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對馬列學院第一班學員的講話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對馬列學院第一班學員的講話》是劉少奇1948年12月14日在馬列學院的講話文稿,選自《劉少奇選集》。
中文名
對馬列學院第一班學員的講話
分    類
對馬列學院第一班學員的講話
其    他
對馬列學院第一班學員的講話

對馬列學院第一班學員的講話文稿簡介

編輯
劉少奇文稿《對馬列學院第一班學員的講話》選自《劉少奇選集》。
劉少奇 劉少奇

對馬列學院第一班學員的講話詳細內容

編輯
對馬列學院第一班學員的講話
劉少奇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四日)
同志們:
學校開學已經很久,我還沒有來過。以後想和同志們多談一談,不知能不能做到。我們學校要辦下去,大家可以安心學習。學習時間定為一年半,課程也規定了,大致分為三個學期。有的同志擔心,怕中途調走,現在可以肯定地説,讓你們儘可能學完,中途不調動。但世界上的事情不是絕對的,個別的人在必要的情況下也可能調走。一般地説是不調動,讓大家學完。
有些同志要求講講形勢。現在中國的形勢發展很快,政治形勢的中心點,即戰爭形勢很好,對我們很有利。北平很快就可解放。去接收的幹部,正準備趕往北平。南邊還包圍着蔣軍的主力,一個星期到兩個星期,黃維等四個主力兵團可能被消滅。把在北平、天津及徐州的兩股主力解決之後,蔣介石就沒有主力了,中國局勢就算“天下大定”了,長江以北軍事上就沒有那麼多的事情可做了。此外就是過長江了。
胡宗南、白崇禧不是主力,明年過長江沒什麼問題。是不是會有出乎意外的事情發生呢?不可能。例如,美國會不會開兵來干涉?大量開兵,開一二十萬來干涉中國革命,美國是不敢的。因為開來軍隊,不但不可能阻止中國革命的發展,而且會使中國革命更要大大發展。它很怕和我們打一仗。如果打起來的時候,我們俘虜它一些人,或消滅它幾千、一萬,它怎麼辦?不打下去,帝國主義面子上不好看,打下去,它受不了。所以現在國際形勢很好。不久,平津解放和徐州戰役結束後,我們將休整一下,明年再過長江。
中國革命勝利的形勢是確定了。現在革命形勢發展太快,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現在不是怕太慢了,而是怕太快了。
太快對我們的困難很多,不如慢一點,我們可以從從容容地準備。你們要安心學習,“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專讀聖賢書”,窗外事可以問一問,但不要因此不安心。現在你們只有一百多個人。雖然工作上需要幹部,但抽出一部分人,擠出一年半時間專心學習,卻很有必要。工作會因此有點損失,但不大。這一年半的時間,你們學馬克思主義,學理論知識,這對中國革命、對人民、對黨都很必要。
為什麼要辦馬列學院,為什麼要學馬列主義呢?特別是一個共產黨員,不學行不行?少學行不行?不行。“沒有革命的理論,就不會有革命的運動。”這是列寧的有名的話。
革命的行動是受革命的理論指導的。理論正確,指導正確,革命就能勝利,否則不能勝利。馬列主義是我們黨的理論基礎,但我們黨在提高理論修養方面是有缺點的。我們的幹部幾年來做了很多工作,對日本帝國主義鬥爭,對蔣介石鬥爭,對地主階級鬥爭,艱苦奮鬥,這很好。但缺點是理論修養不夠,許多同志最重要的缺點就在這裏。就整個黨來説,我們是不是個有馬列主義理論的黨呢?是的,是有理論的,而且從來就是在馬列主義理論基礎上建立起來的黨。黨中央、毛主席的馬列主義修養,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我們多數人在這方面還有很多缺點。我們要提高黨的幹部的理論水平,使各方面比較負責的幹部具有或多少具有馬列主義的理論修養,一定要做到這一點。這就是我們辦馬列學院的目的。馬列學院辦起來,就是要使一些負責幹部有時間、有機會學到一些馬克思主義理論,或多或少具有馬列主義理論修養,再回到工作中去,把工作做得更好。做過實際工作的同志,在實際工作中碰到很多問題解決不了。例如,一下子農業社會主義,一下子又是地主富農思想,一下子又是資本主義思想。做了一些工作,有成績是一方面,但還有另一方面,即犯過些錯誤。只要真正多少做過具有羣眾性的、在革命中起過些作用的工作的人,都懂得自己有盲目性,犯過錯誤。經濟工作中犯過錯誤,土改工作中犯過錯誤,組織工作中犯過錯誤,就是因為有盲目性,缺少知識。很多同志現在也許還不瞭解,到畢業時就會知道,過去犯的那些錯誤,是馬克思、列寧早就在原則上説過了的。
有些同志希望多聽報告。這不是壞事,但有點依賴別人學習的味道。你們的意思好象是説:讀過馬恩列斯的書的同志,講給我聽,我就可以不讀了。這是懶漢的精神,想依賴別人。這種精神,是與共產黨員的精神不符合的。共產黨員的精神,是積極上進的精神、獨立創造的精神。列寧講過,要認識一個複雜的問題,要認識一個真理,沒有相當艱苦的獨立的精神和工作是不可能的。必須有自覺的、艱苦的、獨立的工作,要自己蒐集材料,分析材料,否則要了解真理是不可能的。斯大林也講過,我們不能希望馬克思在幾十年前就把幾十年後的事情都做完,把我們的一切問題都解決了。
他們總要留一點事情給後人做。他們沒有做完的工作還很多,你要做起來,就不太容易,就是相當艱苦的工作。自己不進行獨立的艱苦的工作,要想學到一些理論知識是不可能的。
所以學習主要是靠自己。聽報告,聽教員講,只能得到一定的幫助,不能完全依賴聽報告和教員。要學得一點東西,必須靠自己努力,方法也要弄對。只努力而方法不對,也學不到什麼,自認為學到了,也是假的,靠不住的。
很多問題,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以及黨中央、毛主席都研究過,很多理論問題在原則上幾乎都已解決了。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如何去讀這些書,瞭解這些知識。至於很多具體問題,是不是馬克思都給我們解決了?例如接收北平這類具體問題,是不是都給我們解決了呢?如果這樣要求,就是教條主義。接收北平的具體方法、具體組織、具體形式,要靠我們自己來解決。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敗後,有些同志看了“兩個策略”(即列寧著《社會民主黨在民主革命中的兩種策略》),才後悔為什麼不早點看,許多問題列寧早已解決了。如果當時看了“兩個策略”,從建黨、國共合作問題上好好研究,我們就不會在******、蔣介石叛變革命時毫無思想準備。後悔的事多得很,土改中又發生後悔,後悔一九三三年劃分階級的文件為什麼不早看。我們現在要做到不是事後後悔,而是事前有準備、有研究。
你們做過很多工作,也犯過一些錯誤。現在也許不懂得,到畢業時就會知道,沒有理論是不行的,不學馬列主義理論是不行的。
過去辦過馬列學院,有毛病,有教條主義,已經批評過了。現在又辦起來了,要辦好,辦下去,一班完了,二班、三班還要來。中國黨有三百多萬黨員,面臨的情況複雜,再加上解放上海、北平、天津、南京等地,情況更復雜,沒有高深理論是解決不了這些問題的。現在中央提出一個任務,要提高黨的幹部的理論水平,不久即將發出指示。開辦馬列學院也是提高黨的理論水平的方法之一,而且是很重要的方法。將來還要以馬列學院為中心,在全黨學習中起指導作用,依靠馬列學院去使全黨理論水平有所提高。你們不僅要做學習的模範,而且要幫助全黨學習。比如你們的文章、你們的刊物、你們的學習心得,可以拿來幫助中央去指導全黨的學習。教員、學生也都有此責任。馬列學院是高級黨校,將來還打算在東北辦一個分校,還要辦中級黨校、初級黨校。這是提高理論水平的重要辦法。除此以外,我們還有其他方法,例如在職幹部學習、寫文章、辦報紙等,都是提高理論水平的方法。但馬列學院有特殊作用、特殊任務,而且是在黨中央直接領導下辦的,一定要用它來培養一些幹部,使他們懂得馬列主義知識,把工作做好。
有人會説:“我不讀馬列主義的書不行嗎?以前我不讀這些書,也當了縣委書記、地委書記;我現在不讀,也能當縣委書記、地委書記。”但是,現在中國革命勝利了,不讀書,可不成。以前在山頭上,事情還簡單,下了山,進了城,問題複雜了,我們要管理全中國,事情更艱難了。我們打倒蔣介石、打倒舊政權後,要領導全國人民組織國家,如果搞得不好,別人也能推翻我們的。唐太宗曾與魏徵爭論過一個問題:創業難呢,還是守成難呢?歷史上從來有這個問題。
得了天下,要能守住,不容易。很多人擔心,我們未得天下時艱苦奮鬥,得天下後可能同******一樣腐化。他們這種擔心有點理由。在中國這個落後的農業國家,一個村長,一個縣委書記,可以稱王稱霸。勝利後,一定會有些人腐化、官僚化。如果我們黨注意到這一方面,加強思想教育,提高紀律性,就會好一些。所以現在採取許多辦法,如在黨內反對地主富農思想,反對資本主義意識,進行批評、鬥爭以至處分、撤職等等,都是為了挽救墮落的幹部。否則,墮落的人會很多,會使革命失敗。因此,不是説勝利了,馬克思的書就不要讀了,恰恰相反,特別是革命勝利了,更要多讀理論書籍,熟悉理論,否則由於環境的複雜,危險更大。
有的同志擔心,過去馬列學院有教條主義,將來恐怕又搞教條。這種警戒是有好處的。有沒有犯教條主義的危險呢?任何時候都有的,今天有,以後還會有。教條主義是主觀主義。主觀與客觀的矛盾總是存在的,要是人們不犯主觀主義,就沒有唯心論了。一萬年後也還會有主觀主義。我們自覺地警戒,就能夠少犯或不犯。但是,如果怕犯教條主義,就不學習了,不進馬列學院了,這也有危險性,這叫做經驗主義。
現在黨內思想上主要的偏向、危險性到底偏在哪一方面呢?偏在經驗主義方面的多,經驗主義是主要偏向、主要危險。
不學習就要犯經驗主義,而且已經犯了,就是那些怕犯教條主義的人,他就有經驗主義的偏向,因為他怕犯教條主義,便不學習了。自己已經處在經驗主義偏向的危險中,還不覺得,這就不好了。事情有些為難:不學是經驗主義,學了又是教條主義,該怎麼辦呢?就是要既不是教條主義,又不是經驗主義,布爾什維克的可貴就在這裏。土改不能左,不能右,是不容易的。既要走羣眾路線,又要不犯尾巴主義,是不容易的。沒有相當艱苦的獨立工作,要找到真理,找到正確路線,成為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是不可能的。所以,要學習,要努力。各種問題都是一樣。現在經濟上右的、左的問題又來了。搞資本主義那是右,馬上搞社會主義那是左。
既不能搞資本主義,又不能搞社會主義,事情就有點為難,要克服這個困難。不怕這些為難,才是布爾什維克。學習馬列主義,就是為了解決這些問題。做了很多事,不讀書,怕犯事務主義;讀了書,又怕犯教條主義。任何事情都有兩條戰線的鬥爭。共產黨員對任何事情都要進行兩條戰線的鬥爭,不犯經驗主義,又不犯教條主義。兩條戰線鬥爭,這是共產黨員在黨內生活中經常進行的、不能離開的。
有的同志説:“要聯繫實際,就要到村子裏去工作。”
聯繫實際有很多方法。到村子裏去,是一個方法,但還有更多的方法。馬列學院也能聯繫實際,是要在更廣大的範圍內去聯繫實際。
讀馬恩列斯的書,就是學習外國革命的經驗、世界各國的革命經驗。馬恩列斯的書籍中,論中國的不到百分之一,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講的外國事,寫的外國材料,分析的外國曆史。有的人認為,何必學這些外國東西,中國的書還讀不完,毛主席的書還讀不完呢,或者至少先讀中國的書,再讀外國的書吧!這個説法是不對的。我們要認識中國革命經驗與世界革命經驗的關係問題,必須都學,廢棄一面是不對的。
廢棄中國革命經驗,就是“言必稱希臘”,就是教條主義。
也有些人認為凡外國的東西都是好的,中國的東西都是不好的。五四運動以來,不但黨內,就是黨外,也是如此。整風以後,黨內在這方面糾正了。現在發生的問題,是隻學中國的,不學外國的。學不學外國革命經驗的問題,就是學不學馬恩列斯理論的問題。
中國是個大國,將近五萬萬人口,佔全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幾乎等於整個歐洲的面積和人口。有人説:“歐洲是出馬恩列斯的地方,但歐洲還有一部分地方革命沒有勝利,中國沒有出馬恩列斯,革命卻勝利了。”是的,中國革命的勝利,也是世界革命的勝利,對其他地方影響甚大,是一件大事。但是,只有中國革命的經驗,而不吸取世界革命的經驗,就不但不能擔負世界革命的任務,而且不能指導中國革命取得勝利。請你們看看斯大林論布爾什維克化十二條中的第三條,他告訴我們要根據具體情況的具體分析,來指導各國自己的革命,但是這一條中的最後一句話説,必須參照世界各國的革命經驗。這一句很容易被忘掉。沒有這一句行不行呢?可不可以刪掉呢?不能刪掉。任何一個重要革命問題的解決,光有根據具體情況的具體分析還不行,還必須參照各國的革命經驗、歷史經驗。例如人民代表會議制度,就是研究了資產階級議會制度和蘇維埃制度的經驗而提出的。中國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而且是世界革命很大的一部分,不是孤立的。所以我們學習,不僅要聯繫中國的實際,而且要聯繫外國的實際;不但要研究現在的實際,而且要聯繫歷史的實際。
有人提出為什麼要學西方史?不學行不行?不學不行。
因為學西方歷史是為了讀懂馬列主義。毛主席説,馬列主義是普遍真理,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學習理論,就是為了使這一普遍真理與中國革命具體實踐相結合。所以我們既要有實際經驗,更要有理論知識,二者缺一不可。既要有中國經驗,又要有外國經驗,二者缺一不可。否則,就是跛足的馬克思主義者。教條主義者是跛足式的馬克思主義者,而經驗主義者則是爬行的馬克思主義者,看得不遠,迷失方向。所以我們必須學習普遍真理,把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與中國實際結合起來。有中國經驗,又有外國經驗,才有實現正確指導的可能。
有同志又問:“沒有外國經驗,土改、軍事我們也搞了些,而且有成績,為什麼不行?”是的,以前你沒有這種知識,但中央的指示、毛主席的指示中卻有,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你們還有個缺點,就是如果中央寫錯了,你們也看不出來,照着錯的做。人家寫錯了,你看不出,你只能照樣做,那是不夠做領導工作資格的。你們憑個人的一點經驗去做革命工作,去領導羣眾進行革命,也是不夠的,那就好比是隻能在地上爬行一樣。當然,你們曾做了好多事,也有的做得好,但還是不大稱職的幹部。你們在正確領導下就能做對,沒有正確的領導就做不對,不能獨立決定方向。季米特洛夫講幹部的四個條件中,就有一條,要能獨立地決定方向。你們不能如此,就不是稱職的幹部。如果要算個好乾部,夠資格做領導工作的話,那就要能獨立決定方向。要有中國知識,又有外國知識;要有理論知識,又有實際經驗。過去工作做得不壞,假如學了理論,就能把工作做得更好一點,使工作更前進一步。否則,就有一種危險,就是要後退一步,因為中國革命勝利了,情況更加複雜,不能前進,就要後退。
外國經驗怎樣運用呢?毛主席講不能“言必稱希臘”,斯大林説是參照,所以不能拿外國經驗硬套。不是套,而是參照。例如關於合作社問題,要根據中國情況,參照外國經驗,作具體分析。要這樣去運用。 學習國際經驗,現在特別需要。馬克思主義的內容無比豐富,解決了世界上許多大的原則性問題,如民族問題、工人運動問題、秘密工作問題等等。所以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書要認真學,學得好就站起來了,不爬行了;過去未想通的,現在可以想通了,眼界寬闊了,天地大了。 有的人説:“地理、歷史以前學過,又來學,不必要。” 我們考慮過,還是學一下好。過去學過,現在再學,也沒有什麼壞處。過去在北平學習歷史、地理,和我們這裏有不同的內容、不同的分析。有的同志未學過史、地,學一下更好。 不學地理、歷史,你就“理論不起來”。你説你的歷史知識夠了,就考試一下,結果證明,還是要學。歷史裏邊也有普遍真理。我們要用馬克思主義的觀點來分析歷史現象。 有的同志認為規定的書太多了,讀不完。我以為最好還是把它讀完,緊張一點。 我看了你們的卷子,許多同志文化水平不夠。要學習理論,文化不夠是一個缺陷。因此,為了學馬列主義,學習文化是必要的。以你們現在的文化水平看來,要真正學好理論,有許多同志是不夠的。有些同志大學畢業,但寫的文章就是不通。寫文章,字也要寫正當。你們寫的很多字,我就不認得。寫字也要搞點“紀律性”,否則是無政府狀態,主觀主義,亂七八糟。這叫做不尊重民族語言的傳統。毛主席曾挖苦過寫“工人”二字彎兩彎、加三撇的人,説他是古代文人學士的學生,不管別人懂不懂,叫做主觀主義。這些現象要批評一下。最近各地寫來的報告,審查之後,大錯沒有,小錯一篇中可以找出一百個。語言不通,名詞的解釋不同,一件事就各有各的解釋,我們和你們不同,你們和農民不同。 怎樣才能使語言共同起來呢?就是要學習寫文章,否則你們出去工作難以動筆。多寫文章也能幫助讀書。不但要學習寫理論的文章,而且要注意寫現實性的文章。寫文章也是你們學習好壞的標準之一。學校要用正規辦法,要考試,將來畢業要準備這一着。初級、中級的黨校,也要一步一步地正規點,辦下去,將來黨內的馬列主義理論修養才能達到一定的水準。 [1]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