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孟明視

編輯 鎖定
孟明視(生卒年不詳),姜姓,百里氏,名視,字孟明,史稱孟明視,虞國(今山西省平陸縣)人。春秋時期秦國大夫,秦穆公的主要將領,秦國國相百里奚的兒子。
多次率領秦軍與晉國作戰,屢敗屢戰,最終戰勝了晉軍。秦穆公見晉國屈服了,率領軍隊進入崤山,掩埋了三年前陣亡將士的骨骸,祭祀了三日返回國都。
秦國打敗了中原的霸主晉國,威震西戎,有二十來個小國和部族都爭先恐後地歸附了秦國,使秦國擴地千里,成了西戎的霸主,這都與孟明視有着一定的關係。
中文名
百里視
別    名
孟明視
出生地
虞國(今山西平陸縣)
父    親
百里奚
職    務
秦國武將 大夫

孟明視人物生平

編輯
百里視,即孟明視。春秋時秦大夫,姜姓,百里奚之子(一説即百里奚本人),後成為秦國名將。
一説即百里奚本人,《左傳》無百里奚之名。只有百里(僖十三年)、孟明(僖三十二年、三十三年及文元年)、百里孟明視(僖三十三年)、孟明視(文二年)。可見孟明視是姓百里而名視。僖十三年之百里,據杜注是秦大夫,而《史記》則説是百里奚。三十二年之“召孟明、西乞、白乙伐鄭”,文元年之“復使孟明為政”,二年之“猶用孟明,孟明增修國政,重施於民”,三年之“遂霸西戎,用孟明也”;皆指百里孟明視。而據趙良言,則相秦者為百里奚,伐鄭霸西戎者亦為奚,又謂“奚之相秦,勞不坐乘,暑不張蓋”云云,正與孟明視“增修國政重施於民”相同。考秦國在武王置左右丞相以前無二人同時執政之例,尤無以父子同時執政之理,故知百里奚、孟明視即是一人。百里奚未為秦穆公夫人之媵,為媵者是虞大夫井伯而非百里奚。關於此點,古人論之已甚詳盡。《困學紀聞》雲:“朱文公曰:‘按左氏媵秦穆姬者乃井伯,非百里奚也’。”太原閻若璩雲:“按《孟子》言百里奚先去虞,自不至為晉所虜,益知井伯者另一人。且史載穆公四年乙丑迎婦於晉,《左》則僖五年丙寅,以媵秦穆姬,亦差一年。”今案《呂氏春秋·慎人篇》雲:“百里奚之未遇也,亡虢而虜晉。”《楚辭·惜往日》雲:“聞百里之為虜兮”。《韓非子·説難》雲:“百里奚為虜”。據此,則奚被晉虜當可信。《孟子》言先去虞者,當是由虞奔虢,及虢滅,又為晉所虜。至其走宛,則系由晉逕去,而非媵秦後始亡者。

孟明視主要成就

編輯

孟明視崤山慘敗

晉文公死後,秦穆公決心接替晉國去做中原的霸主,雄心勃勃的百里視是秦穆公主張爭霸中原的堅決擁護者。開始時,由於缺乏經驗,接連打了幾次大敗仗。公元前628年冬,秦穆公不聽蹇叔百里奚的諫阻,決定興師征討鄭國,拜百里視為大將,西乞術白乙丙為副將。百里視當時不懂得這次出征在戰略上的嚴重失誤,他欣然領命,還認為自己的父親未免太膽小了。當他率領着大軍行至滑國(在今河南省偃師東南)的時候,正好給鄭國的一個名叫弦高的牛販子碰上了。弦高是個有愛國心的商販,他在去洛陽做買賣的途中聽到了秦兵要攻打本國的消息,於是一方面叫人趕快回鄭國報信,一方面趕着牛羣迎上秦國的軍隊。他冒充鄭國的使臣,帶了四張熟牛皮和十二頭牛去慰勞秦軍。他對孟明視説:“我們的國君聽説三位將軍要到敝國去,所以趕快派我慰勞貴國的軍隊。敝國雖不富裕,可是願意供給你們每天的日用必需品;要是開拔,我們願意在你們動身的前夕,代你們守夜,保衞你們。”孟明視上了牛販子弦高的當,以為鄭國真的早已得知消息,有了防守準備,所以不敢再攻打鄭國,可是又怕回去無法向秦穆公交差,就順手滅了滑國,搶了不少玉帛、糧食和男女人口,裝滿幾百輛大車,取道而回。四月十四日,他帶領的軍隊到了地勢險絕的崤山地帶(今河南陝縣東),被早已埋伏在那裏的晉軍殺得全軍覆沒,他自己和西乞術白乙丙兩名副將也做了俘虜。晉襄公打算把他們幾個押到太廟裏,宰掉當祭品。

孟明視僥倖生還

晉襄公的母親文嬴(即懷嬴晉文公的妻子,秦穆公的女兒)聽説秦國打了敗仗,秦國的三員大將也給晉國逮住了,擔心晉、秦兩國的冤仇越結越深,就向晉襄公請求説:“百里視這幾個人要爭勢力,弄得秦、晉兩國傷了和氣,我想秦伯一定很恨他們,如果能得到他們,就是吃了他們的肉都嫌不甘心,何必屈尊你去懲罰他們呢!所以,不如放他們回去,讓秦伯拿他們正法,也好消去心頭怒氣。你看怎麼樣?”晉襄公聽從了文嬴的話,就把這三個人釋放了。晉軍主將先軫朝見晉襄公時聽到這個消息,當即勃然大怒,斥罵晉襄公説:“將士們拚了性命,從戰場上把他們活捉過來;你卻憑老婆子一句話,把他們放走,真是助長了敵人氣焰,我們離亡國不遠了!”晉襄公知道自己做錯了事,立刻派大夫陽處父去追趕。陽處父上車揚鞭,追到黃河邊上,只見百里視三人已經上了秦國早已準備好的船上。陽處父心生一計,就解下車子左邊的馬,説是奉了晉襄公的命令,送給百里視的,想把他誘回到岸上來。孟明視在船上站起來,向陽處父行了個禮,説:“感謝貴國的恩典,不把我們這些俘虜的血拿來塗戰鼓,而讓我們回去接受國法的制裁。我們就是死去,也是死得其所了。如果我國也象晉君一樣寬宏大量,保全我們的性命,那麼,三年之後,再來報答貴國的恩典吧!”
孟明視等人回到秦國,秦穆公穿了喪服,在城外等候。他對着回來的將士哭着説:“我沒有聽蹇叔百里奚的話,害得你們吃敗仗,受侮辱,這是我的過失。”百里視對秦穆公的寬宏大量和關懷愛護十分感激,從此更是象對待父親般地尊敬秦穆公。

孟明視再敗於晉軍

過了兩年左右,到了公元前625年,百里視要求秦穆公發兵去報崤山之仇。秦穆公答應了,派百里視、西乞術白乙丙三位大將軍率領四百輛兵車去攻打晉國晉襄公派中軍大將先且居前往抵禦。由於晉國做了充分準備,兩國軍隊在彭衙地方一交鋒,秦軍又打了敗仗,史稱彭衙之戰。晉軍將士嘲諷説:“這就是秦國來報答‘恩典’的軍隊啊!”這回秦軍雖不象上次在崤山失敗得那麼慘,可是百里視卻比上一次更覺得慚愧,簡直是無地自容。他自己上了囚車,不希望秦穆公再免他的罪。可是,富有閲歷的秦穆公知道,老在順風裏駛船的,不一定是好船伕,國家的大船隻有讓久經大風浪,甚至翻過船的人掌握才放心。他對百里視勉勵了一番,繼續讓他統帥軍隊。

孟明視背水一戰破晉軍

經過兩次失敗以後,百里視不敢象過去那麼自負、任性,也不敢再輕敵了,而變得老練一些了。他開始注意國家政治,關心老百姓的生活,重視每一個兵士的作用。他把自己的所有家產和俸祿都拿出來,送給陣亡將士的家屬;他跟士兵們一起吃粗糧、啃草根;他每天訓練兵馬,埋頭苦幹。這年冬天,晉國聯合了宋、陳、鄭三國打到了秦國的邊境。百里視命令將士只許守城,不許出擊。晉國人一再挑戰,他不予理睬;晉國人把秦國的兩座城都奪去了,他還是照樣一聲不吭地訓練兵馬。秦國人氣得摩拳擦掌要跟晉國人拚個你死我活,也有人罵百里視是膽小鬼,要求秦穆公另選良將。可是秦穆公心中有數,仍然不調換這位接連三次打了敗仗的將軍。 [1] 

孟明視終得勝利

崤山失敗後的第三年,即公元前624年夏天,百里視請秦穆公一塊去攻打晉國。他説:“要是這次再打不了勝仗,我決不活着回來!”他挑選了國內的精兵,準備了五百輛兵車。秦穆公拿出大量財帛,安撫了士兵的家屬。全國兵民情緒高昂,一致決心奪取戰爭勝利。父母送兒子,妻子送丈夫,都囑咐説:“要是不打勝仗,可別回來呀!”秦軍浩浩蕩蕩,東渡黃河。過河後,百里視命令戰士將渡河的船全部燒掉,説:“咱們這回出來,背水一戰,有進沒退!”他帶領將士勇敢衝殺,不幾天就奪回了上次被晉軍奪去的兩座城,還打下了晉國的幾座大城。秦國軍隊所向披靡,耀武揚威;晉國人聞風喪膽,縮在城裏,不敢出來對陣。此戰,史稱王官之戰
參考資料
  • 1.    《左傳·文公三年》:秦伯伐晉,濟河焚舟,取王官,及郊。晉人不出,遂自茅津濟,封餚屍而還。遂霸西戎,用孟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