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孛兒只斤·鐵木真

編輯 鎖定
孛兒只斤·鐵木真(1162年-1227年8月25日) [111]  ,尊號“成吉思汗”(傳統蒙古文: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拉丁蒙古文:Činggis Qaγan;西里爾蒙古文:Чингис Хаан;英文:Genghis Khan),蒙古族乞顏部人,生於漠北斡難河(今鄂嫩河)上游地區(今蒙古國肯特省)。大蒙古國可汗(1206年-1227年8月25日在位),世界史上傑出的軍事家、政治家。
鐵木真早年喪父,被敵對部族驅逐,投奔克烈部。後集合部眾,於1189年被推舉為蒙古乞顏部可汗,經過一系列戰爭,在1204年基本統一蒙古高原諸部。1206年在斡難河源即皇帝(汗)位,建立大蒙古國。建國後,實行千户制,建立護衞軍,頒佈《大扎撒》。經過多次的對外戰爭,他佔領了東亞金朝的大片領土,並滅亡西夏西遼及中亞的花剌子模,其征服足跡遠抵黑海海濱。1227年,鐵木真在西夏投降前夕病逝,終年六十六歲。臨終前定下“聯宋滅金”的戰略,死後被秘密安葬於起輦谷元朝建立後,累贈諡號為法天啓運聖武皇帝廟號太祖 [1] 
鐵木真是一位極具爭議性的人物。自其崛起以來,便被視為野蠻殘忍的侵略者 [78]  。近代以來,也有觀點認為鐵木真及其繼承人領導下的蒙古帝國發動的對外征服戰爭,促進了歐亞大陸間的相互影響,對之後的世界歷史進程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29]  。此外,他對蒙古諸部的統一戰爭,對蒙古民族共同體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2]  。鐵木真至今仍被蒙古人視為民族英雄,成為蒙古國的國家象徵 [23] 
概述內圖片:鐵木真肖像元人繪,台北故宮博物院 [3] 
本    名
孛兒只斤·鐵木真
別    名
成吉思汗(傳統蒙古文: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拉丁蒙古文:Činggis Qaγan)
元太祖
元聖武帝
成吉思皇帝
所處時代
中古時期
民族族羣
蒙古族
出生地
漠北斡難河上游
出生日期
1162年
逝世日期
1227年8月25日
主要成就
統一漠北,建立大蒙古國
頒佈《大扎撒
征服金朝大片領土,滅亡西夏
西征花剌子模等國
在位時間
1206年-1227年8月25日
廟    號
太祖
諡    號
法天啓運聖武皇帝

孛兒只斤·鐵木真人物生平

編輯

孛兒只斤·鐵木真幼時經歷

鐵木真(清朝官譯為特穆津 [98]  ,又譯帖木真 [62]  、忒沒真 [132]  ),孛兒只斤氏,於宋紹興三十二年(金大定二年,1162年)生於斡難河(今鄂嫩河)邊的跌裏温盤陀山(又譯迭裏温孛勒答黑)。據説他出生時,右手緊握着一塊大如石的血塊。 [97]  [99] 
鐵木真的降生
圖冊主要參考資料 [146] 
鐵木真的父親是蒙古乞顏部首領也速該;母親訶額侖出身弘吉剌部,同蔑兒乞人也可·赤列都結親,但在宋紹興三十一年(金大定元年,1161年)秋被也速該根據當時的“搶親”傳統搶來為妻。 [68]  鐵木真出生時,也速該生擒了塔塔兒部首領鐵木真兀格,為了慶祝勝利,他便給長子取“鐵木真”之名,意為“鐵之最精者”。 [67]  [99] 
宋乾道六年(金大定十年,1170年),鐵木真九歲(《新元史》作十三歲 [61-62]  )時,也速該攜鐵木真向斡勒忽訥惕部求親,在烏爾遜河西遇弘吉剌·特薛禪,與其女孛兒帖定親,鐵木真按照習俗留在弘吉剌部。也速該歸經扯克兒時,被塔塔兒人、鐵木真兀格之子札鄰不合在酒中下毒。返回家中後,也速該毒發,於是速召鐵木真歸家,隨後逝世。 [63]  也速該死後,乞顏勢力中衰,部眾叛逃至泰赤烏部,鐵木真母子兄弟陷入了困境。 [97]  [4] 
鐵木真母子被族人撇下在營盤以後,孤兒寡婦,生活非常困苦。為了養活幼子,訶額侖緊束衣帶,日夜奔波在斡難河畔,“拾著果子,撅著草根”。鐵木真與諸弟則“將針做鈎兒,於斡難河裏釣魚,又結網捕魚”,來奉養母親。鐵木真的幼年時代,就是在“這般艱難”情況下度過的。 [99] 
一日,鐵木真兄弟四人在一起釣魚,鐵木真釣了一尾金色的魚,被別克帖兒別勒古台奪去。加之前次鐵木真射得一告天雀,亦被別克帖兒奪走。因此,鐵木真在一氣之下,競約同胞弟合撒兒用箭射死別克帖兒。鐵木真這種同室操戈的殘忍行為,立刻激起了訶額侖的憤怒,引證祖言古語,嚴加訓斥。訶額侖對鐵木真的言傳身教,對他一生的事業不無影響。 [99] 
很久之後,泰赤烏部的塔裏忽台唯恐鐵木真兄弟力量壯大,於是乘機來襲,鐵木真逃入帖兒古捏山,仍被擒獲。後來,他瞄準時機逃走,因泰赤烏部屬民鎖兒罕失剌一家的救助,藏在羊毛車裏,才得以脱出羅網。 [4]  [64]  此後,他徙帳於古連勒古山內的桑沽兒河(今蒙古國烏蘭巴托東南)的合刺魯格的青海子(一譯闊闊海子)。 [69] 

孛兒只斤·鐵木真統一諸部

鐵木真出逃後,知道要抵抗泰赤烏的壓迫,必須尋求更強大勢力的庇護,於是投靠也速該的“安答”(anda,意為契交,義兄弟)、克烈部首領脱裏(即後來的王汗),尊之為父,表示臣屬。從此他開始積聚力量,收集舊部眾,移帳到克魯倫河上游的“不兒吉之地”。 [4]  [70] 
脱黑脱阿來襲與蔑兒乞人的覆滅
脱黑脱阿來襲與蔑兒乞人的覆滅(2張)
後來,鐵木真的仇敵、蔑兒乞惕部的脱黑脱阿等來襲(脱黑脱阿是訶額侖第一任丈夫也客赤列都的兄長 [62]  ),鐵木真與其弟別裏古台,“那可兒”(意為門户奴隸)博爾術兀良哈者勒蔑奉訶額倫避入不兒罕山。孛兒帖及其他家人躲避不及,均被擄去。鐵木真請求王汗和蒙古札答闌部貴族札木合幫助,在不兀剌川流域襲擊蔑兒乞人,大獲全勝,不僅奪回家人,還擄掠了大批財物和奴隸(參見詞條不兀剌川之戰)。這次戰爭大約發生在宋淳熙七年(金大定二十年,1180年)至宋淳熙十一年(金大定二十四年,1184年)之間。 [4]  [71] 
戰後,鐵木真和札木合返豁兒豁納黑主不兒之地,二人重新約為安達,“連營逾年”。隨着鐵木真的力量逐漸壯大起來,他逐漸脱離札木合,回到了桑沽兒河旁獨立建營。原來的部屬和一些尼魯温蒙古部落紛紛來歸,各家乞顏貴族也都向鐵木真靠攏,如巴魯剌思忽必來,忙忽人哲台,兀良哈人速不台,從父答裏台斡惕赤斤,從弟阿勒壇、忽察兒等。這些人重新結合成乞顏貴族聯盟,於宋淳熙十六年(金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在青海子共同推舉鐵木真為首領(此據《蒙古源流》所載)。 [4]  [72] 
鐵木真被推舉為汗後,立即建立了自己的護衞組織,命博爾術及胞弟拙赤合撒兒、異母弟別裏古台等為長,分設了帶弓箭的、帶刀的、掌馭馬的、掌飲膳的、管放牧羊羣、馬羣的、掌修造車輛的守衞宮帳的等十種職務,都命其親信那可兒擔任,組成了一支隸屬於自己的精悍隊伍。 [4] 
油畫《蒙古歷史長卷》中的十三翼之戰 油畫《蒙古歷史長卷》中的十三翼之戰
當時蒙古諸部中,泰赤烏部貴族“地廣民眾,號為最強”,他們自然不能容忍乞顏部重興。宋紹熙元年(金明昌元年,1190年),札木合與泰赤烏部等起兵三萬進攻鐵木真,鐵木真方面組成十三翼軍隊抵抗。兩軍大戰於桑沽兒河附近的答蘭版朱思(Dalanbaljus)之野,鐵木真難以抵敵,率部退到斡難河的一個狹地中(參見詞條十三翼之戰)。 [4] 
泰赤烏部雖勝,但“內無統紀”,那顏們互爭權力,對部眾十分殘暴,而鐵木真則極力籠絡人心,厚待部民,因此照烈、兀魯、忙兀等尼魯温蒙古部落都脱離泰赤烏,歸附鐵木真。 [4] 
宋慶元二年(金明昌七年,1196年),塔塔兒部叛金,被金丞相完顏襄統兵擊潰,向斡裏札河(今蒙古東方省烏勒吉河)逃奔。鐵木真聞訊,即向脱裏汗報告,於是脱裏率領克烈軍,鐵木真以“為父祖復仇”的名義徵集蒙古部軍相從,進至斡裏札河,攻破塔塔兒堡寨,獲其首領,“盡擄其車馬糧餉”(參見詞條斡裏札河之戰)。完顏襄以助徵叛部有功,授脱裏王號,脱裏自此稱王汗;鐵木真則被授予“札兀惕忽裏”(ja’ut-quri,諸乣統領)官號。斡裏札之戰和金朝的封賞,大大提高了鐵木真的威望和權力。從此他可以用金朝任命的部族長官身份統轄部眾,號令諸家貴族。 [4] 
回軍後,鐵木真以違背盟誓,不肯出兵為父祖復仇,還乘機偷襲他的老營等理由,擊滅乞顏部長支貴族主兒乞部,奪取其部民(參見詞條鐵木真與主兒乞部之戰),從而消除了聯盟內最有資格與他爭奪權位的一家勢力。 [4] 
宋慶元六年(金承安五年,1200年),鐵木真會同王汗進攻泰赤烏部,在斡難河北得勝,殺塔兒忽台。接着又隨從王汗進兵呼倫貝爾草原,攻打合答斤、散只兀、朵兒邊、塔塔兒、弘吉剌等部,大掠其部民、牲畜。 [4] 
草原各部貴族害怕鐵木真的崛起,推舉札木合為“古兒汗”(即眾汗之汗),誓與鐵木真為敵。宋嘉泰元年(金泰和元年,1202年),札木合糾集泰赤烏氏殘部及各部,組建十二部聯軍,謀攻鐵木真。鐵木真與王汗起兵迎敵,在海刺兒河(海拉爾河)支流的帖尼火魯罕之地大破札木合的聯盟,札木合投降王汗(參見詞條闊亦田之戰)。同年秋,鐵木真進攻塔塔兒部,進兵消滅答蘭涅木兒格思之地(在今貝爾湖南)的塔塔兒部,他與王汗又共同擊敗了乃蠻不欲魯罕的進攻。在攻打塔塔兒之前,鐵木真發佈了兩條札撒(即法令),一是戰勝時不許貪財,事定後均分所得財物;二是戰鬥中兵馬退動至原排陣處要返回力戰(防止衝亂本軍陣腳),違者斬。這是鐵木真就任聯盟首領後的第一次立法,其意義在於提高汗權,限制各家貴族。而在之後不遵命令的乞顏貴族,也被他派那可兒責罰。 [4] 
鐵木真追擊泰赤兀部,在指揮作戰中被泰赤兀部將射中脖頸,生命垂危。者勒蔑為他吸吮淤血,並盜來酸奶救活了鐵木真。 [66]  第二天清晨,泰赤兀部眾向鐵木真投降。泰赤兀部的覆滅,剷除了鐵木真統一蒙古各部的巨大障礙,而其部將如神箭手哲別納牙阿等也成為鐵木真征服天下的得力助手。 [65] 
油畫《蒙古歷史長卷》中的班朱泥河之誓 油畫《蒙古歷史長卷》中的班朱泥河之誓
長期以來,鐵木真一直臣事王汗,追隨他東征西討,巧妙地利用克烈的勢力壯大力量,清除了蒙古內部的敵對貴族,消滅了東部地區各強大部落。鐵木真的勢力日益壯大,引起王汗及其子亦剌合鮮昆的疑忌,札木合、按彈等蒙古部貴族也力勸王汗除掉他。以前鐵木真曾為長子朮赤向亦刺合之女求婚遭到拒絕,宋嘉泰四年(金泰和四年,1203年)春,王汗父子計議偽許婚約,邀鐵木真來飲“布渾察兒”(定婚宴),乘機謀害,鐵木真得到密報,慌忙整軍備戰。王汗謀泄,發兵來攻,雙方戰於合蘭真沙陀(今內蒙古烏珠穆沁旗北境),鐵木真因兵寡失利,部眾潰散(參見合闌真沙陀之戰)。他退到哈拉哈河旁的建忒該山整頓潰卒,僅得四千六百騎,然後轉移到班朱尼河(又作巴勒渚納河,今呼倫湖西南附近)休整。當時鐵木真處境極為艱難,至射野馬為食,汲渾水以飲,於是“舉手仰天”,與追隨他的那可兒們宣誓:“使我克定大業,當與諸人同甘苦。苟渝此言,有如河水。” [5]  “同飲班朱泥河水”成為鐵木真艱苦創業的佳話,載入史冊。 [4] 
王汗獲勝後,愈加驕傲輕敵。而鐵木真在元氣漸復後,探知王汗正在折折運都山(今克魯倫河上游)宴飲歡娛,毫無防備,於是率軍偷襲,圍攻王汗營帳,經過三天三夜激戰,擊潰其主力(參見詞條折折運都山之戰)。王汗狼狽西逃入乃蠻部境,被乃蠻邊將所殺。亦剌合逃到西夏,被逐,又輾轉至曲先(今新疆庫車),也被當地人所殺。克烈部眾盡被鐵木真所並。至此,他完全征服了東起大興安嶺、西至杭愛山的所有部落,“帝業”基本上奠定了。 [4] 
克烈的滅亡震驚了乃蠻部統治者,宋嘉泰四年(金泰和四年,1204年),自恃強大的乃蠻部首領太陽汗決定出兵攻打蒙古,並遣使連結漠南的汪古部,但未能成功,汪古部反將乃蠻使者及情報送知鐵木真。鐵木真得報後,決議將軍馬集中在哈拉哈河旁,按千户、百户、十户統一編組,委派各級那顏,並建立了一支護衞軍。然後率軍逆克魯倫河西進,佈陣於薩里川(今克魯倫河與土拉河兩河上游之間)。太陽汗除率乃蠻本部軍外,又收羅了札木合等一批蒙古、克烈敗散的貴族,蔑兒乞,斡亦刺部亦領兵來助,兵力甚多,但軍紀渙散,內部矛盾重重,太陽汗又懦弱無能。當乃蠻軍進至鄂爾渾河之東的納忽崑山時,蒙古軍亦至,札木合等見鐵木真軍容甚盛,難以取勝,即離太陽汗散去。乃蠻軍大敗,太陽汗受傷被擒,不久死去;其子屈出律率殘部西逃,投奔其叔不欲魯罕。鐵木真乘勝進兵至阿勒台山,征服了乃蠻部。札木合逃亡到倘魯山(今唐努山),被跟隨他的五個那可兒捕送鐵木真處死。 [4] 
蒙古族的興起和大蒙古國的建立 蒙古族的興起和大蒙古國的建立 [135]
滅太陽汗後,鐵木真立即發兵北攻三姓蔑兒乞,其首領脱脱逃奔乃蠻不欲魯罕,蔑兒乞部亦被征服。 [4] 

孛兒只斤·鐵木真建號稱汗

當代畫作的九斿白纛 當代畫作的九斿白纛
鐵木真統一蒙古高原各部落後,於宋開禧二年(金泰和六年,1206年)春在斡難河(今鄂嫩河)源頭召開“忽裏勒台”(蒙古語:Khural,“大聚會”之意),大會蒙古貴族。據説出身晃豁壇氏的巫師闊闊出(號“帖卜騰吉里”,意為上天代言人)上言:“如今地上稱為古兒罕的各國君主都被你征服,其領土都歸你治下,因此你也應該有普天下之汗的尊號。上天旨意,你的稱號應為成吉思汗。”於是諸王和羣臣為鐵木真上尊號“成吉思汗”(Činggis Qaγan,一譯為“青吉思” [82]  ,意為“擁有海洋四方的可汗”,一稱意為“可怕的”“強健的”)。隨後,鐵木真建九斿白纛,以本部落名稱為國號,稱“大蒙古國”(也客蒙古兀魯斯) [60]  [2] 
鐵木真登基後,實行軍政合一的千户制,擴建中軍護衞怯薛軍,建立了一支屬於大汗的護衞軍; [2]  頒佈了《大扎撒》(鮑培轉寫:Yehe Zasag),這是世界上第一套應用範圍最廣泛的成文法典 [89] 
蒙古族的興起和大蒙古國的建立

孛兒只斤·鐵木真興兵伐夏

蒙古國烏蘭巴托的成吉思汗雕像
蒙古國烏蘭巴托的成吉思汗雕像(2張)
蒙古高原各部統一後,繼續對鄰國就進行掠奪戰爭便成為了他們的目標。鐵木真曾對為爭奪繼承權而爭吵的兒子們説:“天下地土寬廣,河水眾多,你們儘可以各自去擴大營盤,征服邦國。”又曾訓示諸將:“男子最大之樂事,在於壓服亂眾,戰勝敵人,奪取其所有的一切,騎其駿馬,納其美貌之妻妾。”強烈的掠奪慾望,是蒙古統治者不斷進行對外戰爭的根本原因。 [51] 
蒙古建國後,開始對外發動大規模征服戰爭。鐵木真將矛頭對準西夏和金朝,並採取“先弱後強”的策略,首先進攻經濟富庶,佔據戰略要衝的西夏。 [108]  自宋開禧元年(金泰和五年,1205年)三月起,鐵木真就對西夏邊境發動了第一次掠奪性進攻,破力吉里寨(今寧夏中衞)、經落思城,擄掠了大量人口、牲畜。宋開禧三年(金泰和七年,1207年)秋,蒙古第二次侵入西夏,佔領兀剌海城,夏方集右廂諸路軍抵抗,蒙古軍不敢深入,次年(1208年)三月退回。 [52] 
宋嘉定二年(金大安元年,1209年),蒙古第三次大舉攻夏。夏襄宗李安全命太子李承禎為主帥、大都督府令公高逸為副,率五萬軍隊禦敵,被蒙古軍擊敗,高逸被俘,不屈而死。四月,兀剌海城守將出降,蒙古軍長驅直入,在相持兩月後,計擒夏外衞要衝—克夷門守將嵬名令公,取克夷門,進圍夏都中興府(今寧夏銀川)。鐵木真下令引河水灌城,因外堤決,倒灌蒙古軍營,只得撤圍,派人議和,迫使李安全獻女求和,同意附蒙攻金,年年納貢。 [51]  宋嘉定十年(金貞祐五年,1217年),蒙古軍徵兵於夏,未得迴應,遂渡黃河,再侵西夏,次年(1218年)正月直抵中興城下,夏神宗李遵頊出逃西涼州。不久後遣使請降,蒙古方才退兵。宋嘉定十七年(金正大元年,1224年),鐵木真又發兵攻夏,攻佔銀州(今陝西米脂西)。宋寶慶二年(金正大三年,1226年),鐵木真因西夏“納仇人”,率軍發動大規模的滅夏之戰。次年(1227年)六月,夏末帝李晛投降,西夏亡(見“病重逝世”目錄)。 [51]  [52] 
蒙古滅夏圖 蒙古滅夏圖 [6]

孛兒只斤·鐵木真南下攻金

油畫《蒙古歷史長卷》中的鐵木真攻金 油畫《蒙古歷史長卷》中的鐵木真攻金
早在蒙古建國前,鐵木真便對金朝的政治腐敗、兵備鬆弛、內部矛盾嚴重等情況就有所瞭解。 [51] 
宋嘉定元年(金泰和八年,1208年),金章宗完顏璟逝世,衞王完顏永濟即位。以前鐵木真曾到淨州(今內蒙古四子王旗西北)進貢,完顏永濟奉詔受貢,因此鐵木真見過他,知其庸碌無能。完顏永濟即位後,遣使傳詔蒙古。鐵木真見此等庸碌之人也能做中原皇帝,由是更輕視金朝,不肯跪拜受詔,乘馬北去。完顏永濟聞訊大怒,策劃襲擊蒙古。鐵木真開始並不相信,在得到金乣軍的密報後,才決定先發制人。 [51] 
宋嘉定四年(金大安三年,1211年),鐵木真以替祖先復仇(蒙古俺巴孩汗等首領曾被金朝釘死在木驢上)為藉口,親率大軍攻金。蒙古軍主力由金西北路邊牆突入,破烏沙堡(今河北張北西北)、烏月營。金西北路統軍主帥完顏承裕畏敵,從撫州(今河北張北)退到宣平(今張家口西南),使昌(今內蒙古太僕寺旗九連城)、桓(今內蒙古正藍旗北)、撫三州盡失。金軍號稱三十萬,據守野狐嶺(今河北萬全膳房堡北),被鐵木真麾師擊敗,在逃至澮河堡(今河北懷安東)時遭蒙古軍追擊,“死者蔽野塞川”,史稱“金人精鋭盡沒於此”(參見詞條野狐嶺之戰)。蒙古軍突入居庸關,直逼金中都(今北京)城下,然後凱旋而歸 [53]  。鐵木真之子朮赤、察合台、窩闊台率領另一軍隊由西南路邊牆進入金境,攻掠淨州、豐州(今內蒙古呼和浩特東白塔鎮)、雲內(今內蒙古托克托東北)、東勝(今托克托)、武州(今山西五寨北)、朔州等城。 [51] 
宋嘉定五年(大安四年,1212年),蒙古乘勝攻取宣德(今河北宣化)、德興(今河北涿鹿),並繼續攻取山後諸州。在攻西京(今山西大同)時,鐵木真為流矢所中,遂撤兵。其先鋒哲別攻東京(今遼寧遼陽),突入城中,大掠而還。 [51] 
宋嘉定六年(至寧元年,1213年),鐵木真會集大軍再入野狐嶺,進至懷來(今屬河北)、縉山(今北京延慶)等地,激戰之後,大敗完顏綱術虎高琪所率金軍十餘萬,追擊至居庸關。因居庸關防守堅固,鐵木真採用迂迴包抄戰術,留下少數軍隊攻關,自率主力馳向西南,由紫荊口(河北易縣西)突入,陷涿、易等州;哲別率精騎奔襲南口,內外夾攻,取居庸關。之後分兵包圍中都。鐵木真命朮赤等率右路軍循太行山南下,掠河北西路、河東南、北路,抵黃河;其弟哈撒兒等率左路軍掠薊、平(今河北盧龍)、灤諸州;鐵木真親自與幼子拖雷率中路軍,掠河北東路、山東東、西路,亦抵黃河。蒙古三路軍在黃河以北的八路之地大肆屠戮、劫掠,《建炎以來朝野雜記》稱“兩河山東數千裏,人民殺戮幾盡,金帛、子女、牛羊馬皆席捲而去,屋廬盡毀,城郭丘墟矣”。 [51] 
蒙金戰爭示意圖 蒙金戰爭示意圖 [137]
宋嘉定七年(貞祐二年,1214年)春,蒙古三路軍會合,包圍中都,遣使入城索貢。新即位的金宣宗完顏珣被迫獻完顏永濟女歧國公主及大量金帛、童男女求和,鐵木真一時無法克城,於是退出居庸關。同時,他命大將木華黎與駙馬孛禿等攻取遼東、西諸地。五月,金宣宗南遷南京(今河南開封),中都附近的乣軍譁變降蒙,鐵木真遂以金“違約”遷都為藉口,派兵再圍中都,以圍城打援和招降之策,攻取、招降旁近州縣。宋嘉定八年(貞祐三年,1215年)五月,中都失陷,鐵木真派失吉忽禿忽等將金銀、珠玉、錦緞盡數運往大營。以札八兒火者為“黃河以北鐵門關(居庸關)以南天下都達魯花赤”,與石抹明安共同鎮守中都。 [51]  同時獲金臣、契丹人耶律楚材,委以重任。 [74] 
在徵金過程中,鐵木真採納了石抹明安、王揖的建議,變屠殺為招降,使金軍望風迎降。為適應攻城需要,鐵木真採納部將建策,逐步建立炮軍,攻城以炮石為先。後來攻城作戰,一次用炮即達數百座,迅即破城。同時,為吸取各民族的先進技術四處掠奪工匠藝人,一城即掠數萬。隨後建工匠軍,設廠冶鐵製造兵器。在通信聯絡上創建“箭速傳騎”,日速數百里,軍令傳遞和軍隊調遣速度因此增快。 [126-127] 
宋嘉定九年(貞祐四年,1216年)春,蒙古大軍退回漠北。次年(1217年),鐵木真授予木華黎代表大汗權威的九旃白旗,許其承製行事,封太師國王,命他統領札刺亦兒等五部,及契丹、女真、乣漢諸軍,專征金朝。木華黎學習金朝制度,在燕、雲地區建立了軍事統治機構,遵照鐵木真“招集豪傑,戡定未下城邑”的旨意,廣納各地官僚、土豪,利用他們去擴大佔領區,如真定(今河北正定)史天倪史天澤兄弟,易州張柔,東平嚴實,濟南張榮,益都李全等。而金朝也採取籠絡土豪的政策。這個時期黃河以北的蒙金戰爭主要表現為雙方土豪武裝之間的爭城奪地,形成拉鋸狀態。至宋嘉定十六年(金元光二年,1223年)病逝為止,經過六年征戰,木華黎征服了金朝河北、山東等地。 [7-8]  木華黎死後,其子孛魯襲職,繼續攻略河朔諸地。 [51] 

孛兒只斤·鐵木真第一次西征

  • 徵西遼
西遼疆域圖
西遼疆域圖(2張)
鐵木真建國不久,就招服了貝加爾湖東西的八刺忽、豁裏、禿麻等部;又遣使至吉利吉思部招諭,使其首領進貢臣服。後因豁兒赤那顏至禿麻部選美女,激起反抗。宋嘉定十年(金貞祐五年,1217年),成吉思汗遣大將博爾忽統兵討伐,被禿麻人襲殺,遂再遣將征討,才將其平定。因吉利吉思部拒絕出兵協助蒙古討伐禿麻部,鐵木真於是在宋嘉定十一年(金興定二年,1218年)派朮赤統兵征討,先收取了“八河”(今烏魯克穆河上源)之地的斡亦剌部,遂渡謙河(今葉尼塞河上游),征服烏斯、撼合姒納、康合思、禿巴思、不裏牙惕等部,進取吉利吉思,追至亦馬兒河(今鄂畢河),盡降之。其西的客失的迷、帖良古、失必兒等部皆降。 [54] 
宋嘉定元年(金泰和八年,1208年)至宋嘉定四年(金大安三年,1211年),間,蒙古大將忽必來在率軍掃蕩盤踞也兒的石河(今額爾齊斯河)的乃蠻、蔑裏乞殘部時,相繼降服了原西遼的屬國畏兀兒(今新疆吉木薩爾吐魯番一帶)、哈刺魯(今新疆霍城西)等部。而乃蠻的屈出律逃亡到西遼都城虎思斡耳朵(今吉爾吉斯斯坦托克馬克西南)後,設計篡奪了西遼的帝位。宋嘉定十一年(金興定二年,1218年),鐵木真遣哲別率軍征討屈出律,在巴達哈傷的撒裏桓(今新疆塔什庫爾幹)之地將其擒殺。自此,西遼境土盡歸蒙古,大蒙古國就與中亞強國花刺子模接壤。 [54] 
西遼圖冊參考資料 [55-56] 
  • 滅花拉子模
主詞條:花剌子模王朝
宋慶元六年(金承安五年,1200年),花刺子模沙阿阿拉烏丁·摩訶末繼位,自稱蘇丹,大肆擴張,並在攻取西遼大量土地後,策劃進一步向東擴張。宋嘉定八年(貞祐三年,1215年),摩訶末派遣一隊使團到東方探聽蒙古與金朝的戰爭情況。鐵木真接見了使者,表示願與花刺子模友好通商,並遣使回訪,同時組織了一支四百餘人的商隊前往花刺子模貿易。宋嘉定十一年(金興定二年,1218年),商隊抵達花刺子模邊城訛答刺(今哈薩克斯坦錫爾河中游東之齊穆耳),該城長官哈只兒·只蘭禿貪圖商隊財物,競誣為間諜,將他們盡加殺害,奪其貨物。一名倖免於難的駱駝夫逃回蒙古報告,鐵木真憤怒至極,派三位使者前往問罪,又被摩訶末殺一人,二人在被剃鬚後驅逐出境。訛答剌事件成為鐵木真出兵中亞的藉口,兩國之間的戰爭不可避免。 [54]  [79] 
宋嘉定十二年(金興定三年,1219年)夏,鐵木真統領二十萬大軍越過阿勒台山(阿爾泰山脈),在也兒的石河駐夏後,即進入花刺子模國境,分兵四路:
  • 察合台、窩闊台圍攻訛答刺;
  • 朮赤率一軍沿錫爾河而下攻取氈的養吉幹等城;
  • 阿刺黑那顏率一軍玫取錫爾河上游的忽氈等城及費爾干納地區;
  • 鐵木真自與拖雷統領中軍徑趨河中
滅花拉子模,取自油畫《蒙古歷史長卷》 滅花拉子模,取自油畫《蒙古歷史長卷》
摩訶末聞蒙古軍已過錫爾河,慌忙從新都撒馬爾罕退到阿姆河南岸。宋嘉定十三年(金興定四年,1220年)二月,鐵木真攻陷不花剌;三月,進圍撒馬爾罕,五日後將其攻克,展開了破壞性的掠奪和屠殺政策。此外,鐵木真又遣速不台、哲別等統兵三萬追擊摩訶末。摩訶末在蒙古軍緊逼下輾轉西逃,最後遁入寬田吉思海(裏海)南岸附近一個島上,不久病死,傳位於其子札蘭丁·明布爾努 [54] 
宋嘉定十三年(金興定四年,1220年)秋後,鐵木真命拖雷率精鋭渡阿姆河,攻取呼羅珊地區諸城,到宋嘉定十四年(金興定五年,1221年)夏,馬魯、你沙不兒(今伊朗內沙布爾)、也裏等城被相繼攻陷。朮赤、察合台、窩闊台等率軍圍攻玉龍傑赤數月,將其攻克。 [54] 
蒙古第一次西征路線
蒙古第一次西征路線(2張)
鐵木真自統中軍攻取忒耳迷等阿姆河沿岸諸城後,於宋嘉定十四年(金興定五年,1221年)初渡阿姆河,取巴里黑,進圍塔裏寒寨,連攻七個月,在拖雷率軍來會後才破城。此時,札蘭丁在哥疾寧重新集結了約十萬軍隊,在興都庫什山腳下的八魯灣川擊敗了失吉失禿忽率領的三萬蒙古軍,聲勢復振,已被蒙古佔領的一些呼羅珊城市紛紛起義響應。鐵木真會合諸路軍隊,越過興都庫什山,趁札蘭丁內部不和、諸部離散的機會,於同年十一月在申河(印度河)北岸一舉擊潰札蘭丁軍,迫使其逃往印度。宋嘉定十五年(金興定六年,1222年)春夏之間,蒙古軍繼續攻略申河一帶,鎮壓呼羅珊諸城叛亂。巴剌率蒙古軍繼續追擊札蘭丁,一路未見蹤跡,加上時值炎夏,蒙古人難以適應北印度的氣候,就於宋嘉定十四年(金興定六年,1223年)撤回。此年十月,鐵木真下詔班師。宋嘉定十七年(金正大元年,1224年)到也兒的石河駐夏,翌年(1225年)二月回到土拉河行宮。鐵木真佔領花剌子模後,命長子朮赤鎮守,並在各城設置達魯花赤 [54] 
西征圖冊主要參考資料 [79] 
  • 西征東歐
蒙古西征軍翻山越嶺,取自油畫《蒙古歷史長卷》 蒙古西征軍翻山越嶺,取自油畫《蒙古歷史長卷》
速不台、哲別在完成了追擊摩訶末的任務後,奉命繼續抄略波斯中西部諸城。宋嘉定十五年(金興定六年,1222年)春,攻入谷兒只(格魯吉亞王國)、失兒灣等地,由打耳班(今俄羅斯達吉斯坦共和國傑爾賓特)越過太和嶺(高加索山),先後擊破阿蘭、欽察諸部,駐冬於欽察之地。應欽察首領玉里吉的請求,羅斯諸王公在基輔決定聯合抗擊蒙古,殺死速不台、哲別派來的議和使者。宋嘉定十四年(金興定六年,1223年)五月,蒙古與羅斯、欽察聯軍會戰於迦勒迦河之東,因羅斯諸王公互不團結,不能協同作戰,終被蒙古軍一一擊潰(參見詞條迦勒迦河之戰)。速不台、哲別統兵抄掠羅斯南部後東還,經伏爾加河,又攻掠保加爾人(關於此役勝敗有爭議),然後由裏海、鹹海之北返回蒙古。 [54]  此次遠征,使蒙古軍足跡遠抵克里米亞半島,是為第一次西征。

孛兒只斤·鐵木真病重逝世

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
宋寶慶元年(金正大二年,1225年)秋,經過七年西征的鐵木真回到漠北。次年(1226年),因西夏背盟,鐵木真不顧六十四歲高齡,堅持親征西夏。他自漠北南下,先取黑水城,消滅夏西部諸軍司的軍隊,然後沿額濟納河南下,到渾垂山避暑。隨後接連攻佔沙州(今甘肅敦煌西)、肅州(今甘肅酒泉)、甘州(今甘肅張掖)、西涼府(今甘肅武威)、靈州(今寧夏靈武西南)等地,進圍中興府。夏獻宗李德旺憂懼而死,其侄末帝李晛繼位。中興府被圍日久後,末帝被迫遣使求和。 [51]  [54]  [52] 
宋寶慶三年(金正大四年,1227年)春,鐵木真派一部分軍隊圍攻中興府,自己率軍南下進金境,攻陷臨洮府等地,駐夏於六盤山休養。病危後,他要求諸子團結一致,擁戴三子窩闊台繼位,並留下遺囑:利用宋、金世仇借道宋境,聯宋滅金。 [9]  七月十二日(1227年8月25日),鐵木真在六盤山下的清水縣(今屬甘肅)病逝,時年六十六歲(《蒙兀兒史記》記為七十一 [10]  ,《新元史》記為七十三 [9]  )。 [11]  被葬於肯特山起輦谷(葬地存疑,見“人物爭議”目錄 [93]  )。隨後,蒙古諸將接受了夏末帝的投降,並遵照鐵木真的遺命將其殺死。 [54]  窩闊台和拖雷則遵守鐵木真的遺策,於宋端平元年(金天興三年,1234年)的蔡州之戰中滅亡金朝。 [111] 
元至元二年(1265年)十月,元世祖追尊鐵木真廟號為太祖 [12]  至元三年(1266年)十月,追贈諡號為聖武皇帝。元至大二年(1309年)十二月,元武宗加諡“法天啓運”四字。此後,鐵木真被定諡為法天啓運聖武皇帝 [12] 

孛兒只斤·鐵木真為政舉措

編輯

孛兒只斤·鐵木真政治

  • 建立政權
主詞條:大蒙古國
  • 設置斷事官
主詞條:大斷事官
鐵木真建國前,曾命異母弟別裏古台擔任斷事官(札魯花赤,jarquci,“整治外頭的事”),審斷鬥毆、偷盜、詐偽等事件。到建立大蒙古國時,任命養弟失吉忽禿忽為最高斷事官(即大斷事官),主持分封民户和懲治盜賊、詐偽等事,把分配給宗室諸王和劃歸各千户的民户數、判決的案件,都記在青冊(koko debter)上,任何人不許更改。大斷事官就是大蒙古國中央的司法行政長官,所以被稱為“國相”,後來漢人就把失吉忽禿忽(又譯胡土虎)稱為胡丞相。直到元世祖初年,大斷事官一直保持着中央最高行政官(丞相)的地位。在他之下設有許多僚屬,組成斷事官機構。諸王也各置斷事官管理本部百姓。 [2] 
  • 頒佈文法
主詞條:《成吉思汗法典
頒佈《大扎撒》,取自油畫《蒙古歷史長卷》 頒佈《大扎撒》,取自油畫《蒙古歷史長卷》
在鐵木真統一蒙古以前,由於蒙古族還沒有文字,因此也不可能有成文法。蒙古人中有許多古來的“約孫”(yosun,意為道理、規矩、緣故,元代通常譯為“體例”),它包含了長期歷史過程中形成的種種社會習慣和行為規範。鑑於因各部貴族攻戰、兼併而導致的社會秩序崩壞的局面,鐵木真認為要綏服囂囂眾民,必須“用極嚴厲的札撒來建立秩序,智者勇者使為統將,捷者巧者使掌後營(奧魯),愚者賤者亦授以執鞭之役,遣就畜牧”,使人們各得其所,各安其位。建國前後,他頒佈了一系列法令和訓言(必裏克,bilik)。在宋嘉定十二年(金興定三年,1219年)西征花剌子模前舉行的大聚會上,又“重新確定了訓言、法令和古來的體制”,下令全部寫在紙捲上,編定為《大札撒》(《札撒大典》,札撒有“命令”“法令”的意思)。後來每當新大汗即位,或諸王朝會共議國家大事,都要先捧出《大札撤》誦讀,遵照其中的有關條文行事。元人説:“凡大宴,世臣掌金匱之書,必陳祖宗《大札撒》以為訓。” [2]  [13] 
《大札撒》是大蒙古國的法典,原書雖已失傳,但中外史籍保留了它的許多條款,如那顏們除君主外不得投靠他人,不得擅離職守,違者死;構亂皇室,挑撥是非,助此反彼者處死;收留逃奴不歸還其主者死;盜人牲畜者九倍償還,不能償還者以子女作抵。此外還有許多保護草揚、水源、馬匹以及宰殺牲畜方法的規定等等。 [2] 
  • 怯薛制
主詞條:怯薛
成吉思汗的四怯薛
成吉思汗的四怯薛(4張)
宋嘉泰四年(金泰和四年,1204年)與乃蠻作戰之前,鐵木真着手“整頓軍馬”,在原有怯薛組織的基礎上建立了一支護衞軍,包括八十名宿衞(客卜帖兀勒,Kebte’ul),七十名散班(土兒合兀惕,又譯禿魯花,Turqa’ut),四百名箭筒士(火兒赤,qorchi)。建國後,他將護衞軍擴充為一萬名,包括箭筒士一千名,宿衞一千名,散班八千名,散班從千户、百户、十户官員和白身人(都魯因古温,duri-yin gu’un)的兒子中挑選有技能、身體健壯者充當;千户之子可帶伴當(隨從)十人,百户之子伴當五人,十户及白身人之子伴當三人。各級那顏必須遵令將自己的兒子送到成吉思汗身邊服役,不得躲避或以他人代充。這顯然含有徵調掌管兵民的那顏子弟入質,以便更有效地控制他們的意義,所以元人又將禿魯花譯為“質子軍”。 [2] 
護衞軍的職責是守衞大汗金帳和分管汗廷的各種事務。規定宿衞值夜班,箭筒士和散班值日班,各分四隊,輪番入值,每番三晝夜,故總稱為“四怯薛”。護衞軍還是由大汗直接掌握的最精鋭的部隊,憑此足以“制輕重之勢” [14]  ,故又稱為大中軍。鐵木真任命最親信的那可兒博爾忽、博爾術、木華黎、赤老温四家子弟世襲擔任四怯薛之長。怯薛職務的分工有火兒赤(佩弓矢者)、雲都赤(ulduchi,帶刀者)、札裏赤(jarliqchi,書寫聖旨者)、必閣赤(bichig-chi,書記)、博爾赤(ba'urchi,廚子)、速古兒赤(sugurchi,尚供衣服者)、昔寶赤(siba'uchi,掌鷹者)等十多種。諸怯薛執事官作為大汗的侍從近臣,地位在外任千户那顏之上。怯薛不僅是大汗的親衞軍和宮廷(王室)事務機構,而且具有政府的職能,在大蒙古國的軍政事務中發揮了很大作用。 [2]  鐵木真建立這樣一支強大的武裝力量,起到了維護汗權、鞏固新生的統一國家以及防止氏族貴族的復活和重新發生內戰的作用,成為蒙古對外征戰的有力工具。
  • 分封子弟
鐵木真統一蒙古高原後,原來分別隸屬各部貴族的所有“有氈帳的百姓”,都成了他的“黃金家族”的臣民和產業,在編組為九十五千户之後,他按照蒙古社會家產分配的體例,給諸子、諸弟和母親訶額侖各分配一“份子”(忽必)百姓。 [2] 
鐵木真給諸子、諸弟劃定了封地範圍。諸弟封在蒙古東部,稱為“東道諸王”。朮赤、察合台、窩闊台三家封地都在阿勒台山之西,稱為“西道諸王”。拖雷“幼子守灶”,繼承鐵木真四大斡魯朵和國之中心蒙古本土之地。諸宗王封地系遊牧地區,所征服的定居地區則作為黃金家族的共有財產,由大汗政府管轄。 [2] 
子弟分封與千户那顏的封授性質不同,後者只是國家的地方軍政長官,黃金家族才是真正的主子。各支宗王所得的分民(忽必亦兒豎)即為各自的家產,管領這些百姓的千户那顏也成為他們的家臣。擁有分民和封地的各支宗王,即建立了各自的“兀魯思”,為大蒙古國之內的“宗藩之國”。諸藩王(汗)奉大汗為宗主,其後王繼立需得到大汗的認可,同時他們也擁有共同推舉大汗、參與大兀魯思重大事務的議決及享受共有財產一份子的權利。 [2] 
  • 塑造蒙古民族
自9世紀回鶻人、黠戛斯人相繼退出漠北草原後,蒙古高原基本上沒有出現過統一、強大的遊牧政權。蒙古高原成為以于都斤山(今杭愛山)為東西分界的蒙古語族和突厥語族各民族、部族活動的中心舞台。 [77]  到11、12世紀,分佈着塔塔兒、克烈乃蠻蔑兒乞、斡亦刺、汪古乞顏等多個強大的部落 [4]  。而經過鐵木真對蒙古諸部的統一戰爭,使統一在大蒙古國治下的漠北各部百姓,原來擁有各自名稱的部落氏族,都以“蒙古”為總名,逐漸融合為統一的蒙古民族共同體 [2]  ,對當代蒙古族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孛兒只斤·鐵木真軍事

  • 發動戰爭
蒙滅西夏之戰
成吉思汗末年的大蒙古國
  • 麾下大將
四駿(一作四傑,博爾術、木華黎、赤老温博爾忽 [4] 
四狗哲別者勒蔑、速不台、忽必來 [4] 
四弟合撒兒別勒古台合赤温、帖木格)
四子(朮赤、察合台、窩闊台、拖雷)
四養子闊闊出、失吉·忽圖忽、博爾忽、曲出 [115] 
  • 領户分封
主詞條:千户制
大蒙古國的統治制度在鐵木真滅克烈之後就開始建立,鐵木真統一蒙古草原後、建國後,把在戰爭中已經實行的千户制進一步完善和制度化。
出土的萬户、千户、百户印
出土的萬户、千户、百户印(3張)
全國百姓(遊牧民)統一按十進制編組,分千户百户、十户三級,共劃分為九十五個千户,並劃定各千户的牧地範圍,分別授予建國有功的貴族和那可兒們世襲管領,封他們為千户那顏。千户的編組原則,一種是那些始終忠誠地聯合或附庸於鐵木真的部落首領(如弘吉剌、亦乞列思等姻族,兀魯、忙兀、八鄰等尼魯温蒙古部落),或主動歸附者(如汪古部的阿剌兀思惕吉忽裏、斡亦刺部的忽都合別乞),均獲准仍“統其國族”(即本部人民),但需按統一編制組成若干千户;少數功勳卓著的那可兒(如木華黎)也被允許收集業已分散的本部落人民組成千户。另一種是由不同部落的人民混合組成的,如泰赤烏、蔑兒乞、塔塔兒、克烈、乃蠻等人數眾多的大部,在被征服後,其部民都被“分與了眾伴當”,加上這些伴當(那可兒)們在戰爭中各自“收集”(擄掠)來的人口,編組為千户。前一類只佔少數,後一類是多數、千户體制既是大蒙古國的軍事單位,同時也是地方行政單位,完全取代了舊時代的氏族部落組織。千户百户那顏是大汗任命的軍事和行政長官,如有過失或不忠誠,大汗可將他們治罪,剝奪其職務,另授予他人。全國百姓都是成吉思汗皇家的臣民,他們被劃歸各千户“著籍應役”,在指定的牧地範圍內遊牧,不得擅離所部。在千户之上設左右翼兩個萬户,為最高統兵官,所有千户(除分給諸子弟者外)都分屬這兩個萬户。 [2] 
孫立新油畫《成吉思汗與蒙古鐵騎》 孫立新油畫《成吉思汗與蒙古鐵騎》 [138]
史集》和《蒙古秘史》一一列舉了這些千户官的姓名、出身、主要經歷以及各千户的組成情況,其中包括七十八位功臣,十位駙馬,有三位駙馬共領有十千户,因此當時實際分封的只有八十八人,這就是蒙古汗國曆史上著名的八十八功臣。千户制是一種軍事、政治、經濟三位一體的制度,是蒙古汗國統治體制中最重要的一環。這一制度的建立,標誌着部落和氏族制的解體。建立特殊功勳的那顏,還被授予種種特權,那顏階層是鐵木真“黃金家族”統治蒙古人民的支柱。這實際上是用戰爭打敗了原來各部的奴隸主和氏族貴族,又重新培植了一個新的奴隸主階層,這是以鐵木真所在的黃金家族為主、各級功臣為輔的新的奴隸主階層。 [102] 
  • 增強軍力
野戰中的蒙古騎兵,取自油畫《蒙古歷史長卷》 野戰中的蒙古騎兵,取自油畫《蒙古歷史長卷》
鐵木真擁有的軍隊數量,據《蒙古秘史》記載,有九十五個千户,加上一萬名最精鋭的護衞軍。在攻掠諸國過程中,又吸收了歸降的軍隊,並驅使被征服地區人民為兵,使軍隊數量大大擴充。據《蒙韃備錄》記載,成吉思汗“起兵數十萬”,西域史家載成吉思汗西征軍達六十萬,這個數字雖屬誇大,但也反映了蒙古兵力確有大量增加的事實。 [51] 
蒙古軍的武器裝備,在征服過程中也得到改善,除原有的弓箭刀槍外,又從中原和西域俘獲許多製作利器、甲盾、攻城之具、炮火等各種武器的工匠,“百工之事,於是大備”,這使蒙古精鋭的騎兵如虎添翼。金哀宗説:“北兵所以常取金勝者,恃北方之馬力,就中國之技巧耳。” [51] 
  • 指揮藝術
史稱鐵木真“深沉有大略,用兵如神”,蒙古軍在他指揮下創造了許多獨到的戰術。 [51] 
展現蒙古軍攻城的當代壁畫 展現蒙古軍攻城的當代壁畫 [57]
每次進兵,蒙古軍必先發精騎四向哨探,遠哨一二百里,探明左右前後虛實,如某道可進,某城可攻,某地可戰,某處可營,某方有敵兵,某所有糧草,刺探得實,急報大營。其駐營整然有法,前置邏騎,分番警戒;大帳前後左右,諸部軍馬分屯,佈置疏曠,以便芻秣,且可互相接應。 [51] 
在野戰中,鐵木真則利用騎兵的靈活迅速,注重分散作戰;一般以十分之三兵力為前鋒,摧堅陷陣,三五騎一組,決不簇聚,以免為敵所包,敵分立分,敵合立合,聚散出沒,極為靈活,“來如天墜,去如電逝”,稱為“鴉兵撒星陣”,往往能以較少騎兵擊潰眾多敵軍;攻打敵陣,每以騎隊先行衝突,前隊衝不動,後隊繼之,同時布兵於敵陣左右後方,待合圍後一齊衝擊;若敵陣堅固,則使牛馬攪陣,或迫降俘為犧牲品施行硬攻,使敵紛亂、疲憊;敵陣一動,即乘亂長驅直入,鮮有不克。在兵力少時,則布疑兵以恐敵;或用設伏之法,佯敗而走,棄輜重金銀,誘敵逐北中伏,常能全殲追兵。進攻堅城時,常先掃清外圍村鎮,然後集中兵力,團團圍困,立柵建堡,絕其外援,以弓箭、炮石器械晝夜連續輪番攻打,使敵疲憊;或決堤水淹,或挖地道入城。鐵木真及蒙古軍採用的種種戰術,“有古法之所未言者”。 [51] 
中國蒙古兵學研究者達林太稱蒙古人“善於把先進的科學技術運用於戰爭,成功地處理了戰爭和科學技術之間的關係”,視鐵木真及其繼承者是蒙古兵學的鼻祖。 [124] 

孛兒只斤·鐵木真文化

  • 創建文字
主詞條:蒙古文字
蒙古文字 蒙古文字
蒙古族原來沒有文字,只靠結草刻木記事。在鐵木真討伐乃蠻部的戰爭中,捉住一個名叫塔塔統阿的畏兀兒人。他是乃蠻部太陽汗的掌印官,太陽汗尊他為國傅,讓他掌握金印和錢穀。鐵木真知他深通文字,就命他留在身邊,用畏兀兒文字母拼寫蒙古語,教太子諸王學習,創制了畏兀兒字蒙古文。除乃蠻人外,克烈人可能也有懂得和使用畏兀兒文的,他們在蒙古文字創制中也起了作用。後來更有許多畏兀兒人成了蒙古諸王貴族的書記官和教師。從此以後,蒙古汗國的文書,“行於回回者則用回回字”,“回回字只有二十一個字母,其餘只就偏旁上湊成。 [2]  [94] 
雖然忽必烈時曾讓國師八思巴採用藏文字母,創制“蒙古新字”,規定為元王朝官方文字。蒙古畏兀字仍然使用,曾用以譯寫《孝經》《資治通鑑》等書以及許多碑銘等。元朝滅亡後,八思巴文基本被廢棄;而蒙古畏兀字歷經變革,漸趨完善,形成了以後通用的蒙古文字。正是有了這種文字,才可能記錄表冊,編定《大札撒》,發佈命令,製作印璽,編纂史書(如《蒙古秘史》),開展外交活動等。成吉思汗倡導的、塔塔統阿等人共同創制和推廣的蒙古畏兀字,是對人類文明建設的一項重大貢獻。蒙古族的文化從此有了劃時代的發展。 [2]  [94] 
  • 宗教政策
清代的鐵木真戎裝唐卡 清代的鐵木真戎裝唐卡 [81]
鐵木真及其子孫建立的蒙古汗國橫跨歐亞兩洲,當時世界上的各種宗教在其統治的範圍之內幾乎應有盡有。其中包括蒙古人原來信奉的薩滿教,西藏、西夏和漢人信奉的佛教,金和南宋的道教、摩尼教,畏兀兒和西方各國信奉的伊斯蘭教(回回教、答失蠻),蒙古高原一些部落乃至欽察、斡羅思各國信奉的基督教(包括景教,即聶斯托利派;也裏可温,羅馬派)等等。蒙古貴族征服天下,基本上是採取屠殺和掠奪政策,但其宗教政策卻比較開明,並不強迫被征服者改信蒙古人的宗教,而是宣佈信教自由,允許各個教派存在,而且允許蒙古人自由參加各種教派,對教徒基本上免除賦税和徭役。實行這一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被征服者的反抗,對蒙古的得天下和治天下都曾發揮過一定的作用。 [15] 

孛兒只斤·鐵木真民族、對外關係

  • 與南宋
宋嘉定六年(金至寧元年,1213年)以後,鐵木真兩次派使者主卜罕、葛葛不罕等使宋議和,企圖聯合南宋攻金,但成效不大。此後宋金關係逐漸惡化,宋朝開始傾向於聯合蒙古,宋嘉定十三年(金興定四年,1220年),宋淮東制置使賈涉派遣趙珙前往河北,會見了蒙古駐漢地最高軍政首腦木華黎。趙珙受到木華黎的歡迎,深入瞭解到蒙古軍政生活的重要信息,回朝後撰有《蒙韃備錄》。宋嘉定十四年(金興定五年,1221年),宋使苟夢玉經過長途跋涉,到達西域鐵門關,覲見鐵木真。嘉定十六年(金元光元年,1223年),苟夢玉再次出使蒙古。但到了寶慶三年(金正大四年,1227年),鐵木真在用兵西夏的同時,又派遣一支部隊前往抄掠南宋的四川,造成“丁亥之變”。不久後,鐵木真在留下“借道宋境,聯宋滅金”的遺囑後逝世,蒙軍撤回。這一時期的宋蒙關係告一段落。 [151-152] 
  • 與高麗
在蒙金戰爭時期,蒙古與高麗也開始接觸。宋嘉定十一年(金興定二年,1218年),鐵木真派哈真、札剌領兵一萬人征討佔據高麗江東城的反蒙契丹遺民領袖耶律喊舍,並遣使與高麗方面交涉,促成高麗、東夏與蒙古聯合攻破江東城,結束契丹遺民之亂。宋嘉定十二年(金興定三年,1219年)正月,哈真、札剌迫使高麗將軍趙衝金就礪與自己盟誓,約為兄弟之國。不久後,蒙古使者蒲裏帒完赴開京報聘,向高麗高宗遞交國書。蒙古約定每年遣使十人左右來高麗,高麗則獻上特產。哈真撤軍前留下四十一名東夏人在義州學習高麗語。蒙麗正式結成名義上的“兄弟之國”。在鐵木真統治末期,高麗停止繳納給蒙古的“國贐”,又殺死蒙古使者,使蒙麗關係在宋寶慶元年(金正大二年,1225年)斷絕。但此時蒙古將精力放在西征及滅金、夏的戰爭中,直至鐵木真去世,雙方未爆發戰爭。 [150] 

孛兒只斤·鐵木真歷史評價

編輯
成吉思汗鐵木真是一位極具爭議性的人物,對他的研究,已經超越歷史的時空,衝出國家和民族的界限,成為世界各國軍界、政界、文化界和學術界共同關注的一個全球性熱門話題人物。 [16] 

孛兒只斤·鐵木真中國

明太祖朱元璋:曩者,天棄金、宋,歷數在殿下祖宗,故以韃靼部落起事沙漠,入中國與民為主,傳及百年,至於殿下。古者帝王混一,止乎中原,四夷不治,惟殿下之祖宗,四海內外,殊方異類,盡為土強,亙古所無。 [17] 
明初文學家宋濂主編《元史》:帝深沉有大略,用兵如神,故能滅國四十,遂平西夏。其奇勳偉跡甚眾,惜乎當時史官不備,或多失於紀載雲。 [1] 
近代史學家柯劭忞新元史》:太祖龍興朔漠,踐夏戡金,蕩平西域,師行萬里,猶出入户闥之內,三代而後未嘗有也。天將大九州而一中外,使太祖抉其藩、躪其途,以窮其兵力之所及,雖謂華、夷之大同,肇於博爾濟錦氏可也。 [18] 
近代演義小説作家蔡東藩元史演義》:成吉思汗之南征,志不徒在滅夏,蓋已視金為囊中物矣。觀其臨歿之時,猶囑及攻金遺策,是可知其成算在胸,預圖吞併。脱令稍假以年,則滅金固易易也。……彼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 [110] 
征戰中的鐵木真
征戰中的鐵木真(2張)
現代文學家魯迅朝花夕拾》:聽説“我們”的成吉思汗征服歐洲,是“我們”最闊氣的時代。到二十五歲,才知道所謂這“我們”最闊氣的時代,其實是蒙古人征服了中國,我們做了奴才……倒是俄人被奴的資格比我們老,應該他們説“我們的成吉思汗征服中國,是我們最闊氣的時代”的。 [19] 
中國國民黨最高領導人蔣介石稱讚鐵木真是“武功熠耀”,“其天縱神武之所肇造,雖歷稽往古九有之英傑而莫之能加”。 [16]  軍事理論家萬耀煌認為:中國之兵學,至孫子而集理論上之大成,至元太祖成吉思汗而呈實踐上的巨觀。此二人遙遙相距千祀,一則援筆以言,一則仗劍以行,卒以造成歷史上中國軍威震轢歐亞之偉業,發揚數千年中國兵學養精蓄鋭之奇輝。 [20] 
抗日戰爭期間,鐵木真被視為英雄中“有國際地位”者,將“全世界的民族聚首相見,東西洋的文化彼此溝通”,具有“民主共和的精神”和“大同的思想”。1935年某蒙藏學校校長宣稱“元太祖是世界上最偉大的英雄”。該校教務長吳英荃則將成吉思汗與希臘之亞歷山大、法國之拿破崙並列,稱為“世界歷史上有統一世界理想之大英雄”,強調“他不但不是破壞世界文明的侵略者,而且是一位促進世界文明者”。 [78] 
1941年成吉思汗紀念會“祭文”中有言: “籲維大帝,自幼誓雪,不屈不撓,蒙古之英。整軍經武,發奮圖存,團結同族,擊退強鄰,徵騎四出,歐亞同驚。帝之遺澤兮,式繼式承;帝之遺教兮,式軾式吊;帝之智勇兮,舉世同欽。“無產階級革命家朱德讚譽鐵木真“是民族英雄,他打退了強鄰的進攻”。另一位無產階級革命家董必武也讚譽鐵木真是“民族偉人,也是世界偉人”。 [16]  [78] 
中國無產階級革命家毛澤東沁園春·雪》: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 [16] 
1981年3月19日《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文章,把鐵木真列為中國歷史上為中華民族的歷史發展作出傑出貢獻的人物之一。2001年民族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影響中國歷史100名人》一書,稱鐵木真是“傑出的軍事家和政治思想家”。 [16] 
柏楊中國人史綱》:鐵木真是歷史上最偉大的組織家暨軍事家之一,他在政治上和戰場上的光輝成就,在二十世紀之前,很少人可跟他媲美。鐵木真胸襟開闊,氣度恢宏,他用深得人心的公正態度統御他那每天都在膨脹的帝國,高度智慧使他發揮出高度的才能。 [21] 

孛兒只斤·鐵木真蒙古

  • 蘇俄控制時期
1924年獨立後的蒙古人民共和國處於蘇聯的影響和控制之下,禁止民族主義,不但沒有視成吉思汗鐵木真為民族英雄,還對其給予否定評價。當時的蒙古政府要求各地禁止崇拜和祭祀成吉思汗,任何場所都不得懸掛鐵木真畫像。所有官方的教科書上都不得稱鐵木真為民族英雄,“即只有明確地咒罵鐵木真及其繼承人的侵略,揭露蒙古統治階級對中亞、伊朗及東歐各國的‘毀滅與破壞’的作品才是好的”。有違此禁,即遭肅清的命運。除了將鐵木真視為野蠻殘忍的侵略者以外,蒙古人民共和國還長期諱言鐵木真,1949年10月27日蒙古人民革命黨中央委員會作出的《關於學校中蒙古歷史、文學課教授情況》的規定中明確指出:“不許歌頌和讚揚成吉思汗。” [76] 
但早在1928年,蒙古的滿蒙學者策·巴圖奧其爾在所撰的《蒙古源流簡述》中已將鐵木真視為民族英雄。20世紀60年代後,蒙古出現了數位研究蒙古帝國及鐵木真的歷史學者,對鐵木真的生平功績進行客觀的論述。 [76] 
  • 民主化後時期
蒙古國普通牧民家庭的掛毯和祭台 蒙古國普通牧民家庭的掛毯和祭台 [134]
1990年蒙古國實現了民主化後,鐵木真成為蒙古人心目中無可取代的民族英雄。當時的蒙古總理索德諾姆在記者會上表示:“多年來,只從單方面來看成吉思汗,將他視為一個侵略者……蒙古正修訂歷史……準備重新評估成吉思汗在歷史上的好壞各方面的角色”。其後鐵木真的形象在蒙古國全面重塑。 [22]  蒙古前總統那楚克·巴嘎班迪曾説:“我們的祖先站得高,看得遠,想得周到。”前總理阿穆爾説,成吉思汗“將蒙古民族名揚四海”。 [16]  蒙古國政府更於成吉思汗開國800週年的2006年舉行國際性慶典。鐵木真成為蒙古國的象徵。 [23] 

孛兒只斤·鐵木真其他國家

13世紀意大利旅行家、商人馬可·波羅馬可·波羅遊記》:成吉思汗體格健壯,聰明機智,擅長辭令,更以勇敢而著稱,他的統治十分公正謙和。人民不僅把他當作君王,簡直視他為自己的主人。他的善良、偉大的品格遠播各地,所以所有的韃靼人無論住在多麼偏遠的地方,都願意服從他的命令。……成吉思汗憑藉他的公正與德行贏得了廣大人民的擁護。他所到之處,人民都十分歡悦,都以得到他的保護和恩惠而感到幸福。 [128] 
13世紀的法國曆史學家朱微爾認為:他(鐵木真)是樹立了和平。 [20] 
鐵木真各類形象
鐵木真各類形象(14張)
《世界征服者史》作者、波斯人阿老丁·阿塔蔑力克·志費尼説:全能真主使成吉思汗才智出眾,使他思想之敏捷、權力之無限為世上諸王之冠。所以,史書雖然記載了古代偉大的庫薩和的實施,以及法老愷撒的法令律文,但是成吉思汗卻憑藉自己的腦子創造出來了類似的東西,既沒有勞神去查閲文獻,也沒有費力去遵循傳統。征服他國的方略、消滅敵軍、擢升部署等措施,也全是他自己領悟的結果。説實話,倘若那善於運籌帷幄、料敵如神的亞歷山大活在成吉思汗時代,他會在使計用策方面做成吉思汗的學生,而且,在攻略城池的種種妙策中,他會發現最好的方法莫如盲目地跟着成吉思汗走。 [13] 
法國皇帝拿破崙説:我不如成吉思汗。不要以為蒙古大軍入侵歐洲是亞洲散沙在盲目移動,這個遊牧民族有嚴格的軍事組織和深思熟慮的指揮,他們要比自己的對手精明得多。我不如成吉思汗,他的四個虎子都爭為其父效力,我沒有這種好運。 [24] 
德國哲學家格奧爾格·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爾談及鐵木真時説,當這些部落(蒙古)由鐵木真和帖木兒做領袖時,就曾經發生過:他們從高原橫衝到低谷,摧毀了當前的一切,又象一道爆發的山洪那樣退得無影無蹤——絕對沒有什麼固有的生存原則。 [25] 
鐵木真各類形象圖冊主要參考資料 [131]  [3] 
俄國軍事家柯列金:通觀世界歷史,用很少兵力,在很短時間內,攻略廣大土地,統治眾多人口,除成吉思汗時代的韃靼人和帖木兒時代的中亞細亞人之外,開天闢地以來從未有過。 [15] 
法國曆史學家勒內·格魯塞蒙古帝國史》:
  • 蒙古人幾乎將亞洲全部聯合起來,開闢了洲際的通道,便利了中國和波斯的接觸,以及基督教和遠東的接觸。中國繪畫和波斯繪畫彼此相識並交流。馬可波羅得知了釋迦牟尼,北京有了天主教總主教。 [26] 
  • 從蒙古人的傳播文化這點説,差不多和羅馬人傳播文化一樣有利。對於世界的貢獻,只有好望角的發現和美洲的發現,才能夠在這一點與之相似。 [26] 
在《草原帝國》中,格魯塞評價道:成吉思汗平息了無休止的內戰,為商旅們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安全。……他的札撒在整個蒙古和突厥斯坦建立了一塊“成吉思汗和平碑”……並且為14世紀的大旅行家們的成就提供了可能性。在這方面,成吉思汗是野蠻人中的亞歷山大,是打開通往文明之新路的開拓者。 [124] 
英國史學家赫伯特·喬治·威爾斯世界史綱》:蒙古人的征服故事確實是全部歷史中最出色的故事之一。亞歷山大大帝的征服,在範圍上不能和它相比。在散播和擴大人們的思想以及刺激他們的想象力上,他所起的影響是巨大的……作為一個有創造力的民族,作為知識和方法的傳播者,他們對歷史的影響是很大的”。 [24] 
美國陸軍將領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在一份報告中説:
  • 如果有關戰爭的記載都從歷史上抹掉,只留下成吉思汗戰鬥情況的詳細記載,且被保存得很好,那麼軍人將仍然擁有無窮無盡的財富。從那些記載中,軍人可以獲得有用的知識,塑造一支用於未來戰爭的軍隊。那位令人驚異的領袖(指鐵木真)的成功使歷史上大多數指揮官的成就黯然失色。……他渡江河、翻高山,攻克城池,滅亡國家,摧毀整個文明。在戰場上,他的部隊運用得如此迅速和巧妙,橫掃千軍如卷席,無數次打敗了數量上佔壓倒優勢的敵人。 [15] 
  • 雖然他毀滅一切,殘酷無情,野蠻兇猛,但他清楚地懂得戰爭的種種不變的要求。 [27] 
日本原陸軍大學校長飯村穣在其《大統帥者——成吉思汗之謎》一書序文中寫道:成吉思汗這樣天之驕子的誕生,使世界從沉睡中覺醒,東西文化交流促成。……所以我把成吉思汗誕生可以看做改變世界方向,形成今日世界的誕生。 [20] 
俄國軍事家柯列金:通觀世界歷史,用很少兵力,在很短時間內,攻略廣大土地,統治眾多人口,除成吉思汗時代的韃靼人和帖木兒時代的中亞細亞人之外,開天闢地以來從未有過。 [15] 
印度前總理賈瓦哈拉爾·尼赫魯一方面批駁“成吉思汗的馬蹄所到之處,幾乎成了無人煙的曠野”;另一方面在《怎樣對待世界歷史》一書中説:“蒙古人在戰場上取得如此偉大的勝利,這並不靠兵馬之眾多,而靠的是嚴謹的紀律、制度和可行的組織。也可以説,那些輝煌的成就來自於成吉思汗的指揮藝術。”他非常贊成勒·加特的説法:“蒙古人所進行的征戰,就其規模和藝術、突然性和靈活性、包圍的戰略和戰術而言,是史無前例的。”“成吉思汗即使不是世界上唯一的、最偉大的統帥,無疑也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統帥之一”。 [16] 
韓國前總統金大中説:“有人認為,由於有了蒙古人,人類才第一次擁有了世界史,而蒙古人倔強不拔、勇猛無敵的精神和機智敏捷的性格卻塑造了偉大的成吉思汗。同樣,我也贊成一些人的評價,網絡還未出現的七百年以前的蒙古人,卻打通了世界各國的關係,建立了國際往來關係。” [28] 
加拿大史學家L.S.斯塔夫裏阿諾斯全球通史》:“由於蒙古帝國的興起,陸上貿易發生了一場大變革。歷史上第一次也是唯 一一次,一個政權橫跨歐亞大陸,從波羅的海到太平洋,從西伯利亞到波斯灣。”他強調蒙古的侵略“促進了歐亞大陸間的相互影響”,最後説:“由這種相互影響提供的機會,又被正在歐洲形成的新文明所充分利用。這一點具有深遠的意義,直到現在,仍對世界歷史的進程產生影響。” [29] 
美國曆史學家傑克·威澤弗德在《成吉思汗與今日世界之形成》中把鐵木真定位為近現代文明和全球化體系的開拓者。 [50] 
英國學者萊穆在《全人類帝王成吉思汗》一書中説:成吉思汗是比歐洲歷史舞台上所有的優秀人物更大規模的征服者。 [15] 
美國作家哈羅蘭姆將鐵木真稱為“人類帝王”。 [24]  [30]  [31] 
德國嘉桑大學教授費朗索兒·馮·額爾多滿在《不屈之王鐵木真》中寫道:那樣無論在歐洲和亞洲,使他們從沉睡狀態中甦醒過來,需要一隻強有力的手去搖動他們是迫切必要的。這樣搖醒他們的強有力的手出現了,這就是不屈之王鐵木真及其後裔。 [20] 
成吉思汗登上美國《新聞週刊》封面 成吉思汗登上美國《新聞週刊》封面
德國鬱夫·阿列克勞賽教授在《成吉思汗》一書中寫道:蒙古民族的歷史可以説從成吉思汗開始,……以相互敵對關係存在着的各各小羣的遊牧民,突如其來成為席捲整個亞洲,合流于軍事政治的完整體之事,這全賴於成吉思汗的強有力的人格,才有可能。……成吉思汗所鋪的這一大道是,他的兒子及後裔相繼續,大汗的精神是,在其無數的家族成員及部將中繼續紮下深根。即他是對其後裔要求,不成為草原國王而滿足,要求對東亞及西歐取得支配地位的妙想。因此,成吉思汗是毫無疑義,不得不成為世界性的偉大人物。 [20] 
2000年12月26日,美國《時代》雜誌評選“對本千年十個影響最大的人物”,鐵木真名列其中,是13世紀影響最大的人物。 [31]  華盛頓郵報》曾評價鐵木真為“風雲千年第一人”。 [134] 
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説:13世紀成吉思汗統一蒙古部落,建立了世界上舉世無雙的龐大的蒙古帝國。他所建立的政權和法律,至今對世界各國和地區仍有積極意義。 [16] 

孛兒只斤·鐵木真軼事典故

編輯

孛兒只斤·鐵木真語錄

  1. 要讓青草覆蓋的地方都成為我的牧馬之地。
  2. 我一旦得到賢士和能人,就讓他們緊隨我,不讓遠去。
  3. 戰勝了敵人,我們共同分配獲得的財物。
  4. 沒有鐵的紀律,戰車就開得不遠。
  5. 你的心胸有多寬廣,你的戰馬就能馳騁多遠。
  6. 在我的力量還不足的時候,我就得忍讓,違心地忍讓!
  7. 打仗時,我若是率眾脱逃,你們可以砍斷我的雙腿;戰勝時,我若是把戰利品揣進私囊,你們可以斬斷我的手指。
  8. 男子最大之樂事,在於壓服亂眾,戰勝敵人,奪取其所有的一切,騎其駿馬,納其美貌之妻妾。
  9. 不要想有人保護你,不要乞求有人替你主持公道。只有學會靠自己的力量活下來!
  10. 在明亮的白晝,要像雄狼一樣深沉細心!在黑暗的夜裏,要像烏鴉一樣有堅強的忍耐力! [95] 

孛兒只斤·鐵木真相貌

晚年鐵木真畫像,元人繪,國家博物館藏 晚年鐵木真畫像,元人繪,國家博物館藏 [133]
關於鐵木真的相貌,直接描寫的最早的記載為其岳父弘吉剌·特薛禪所説的一句話:“你這個兒子目中有火,面上有光。”(《蒙古秘史》第62節)《元史·耶律阿海傳》中還有句話:“見太祖(成吉思汗)姿貌異常。”南宋使者趙珙所著《蒙韃備錄》的記載較詳細:“韃主忒沒真(鐵木真)者,其身魁偉而廣顙長髯,人物雄壯,所以異也。” [131-132] 
近代法律史學家程樹德在《國故談苑》(商務印書館1938年出版)卷二《歷代帝后圖像》條記載甲寅年(1914年)曾在袁克文家中見過鐵木真的一幅立像,像中鐵木真“長身鶴立,北人南相”。 [129] 
1953年9月,前北京歷史博物館從陳宧(北洋軍閥袁世凱下屬部隊的參謀部次長)的後人處徵集到一幅鐵木真半身像。據説是陳宧到蒙古視察時,一位蒙古王爺所贈。畫像中鐵木真頭戴外白內黑的皮冠,身着淺米色毛絨衫(或毛緞),面赭赤,連鬢鬍鬚,黑白相間,額前有發微露,左右分披,冠下耳後垂鬟。有專家考證認為,“畫中人物服飾,與《元史·輿服志》中的記載相吻合,是現存最早的成吉思汗畫像”。其作者被認為是元宮廷畫師和禮霍孫 [129]  [130] 

孛兒只斤·鐵木真重用楚材

耶律楚材畫像 耶律楚材畫像 [145]
耶律楚材遼朝皇室後裔,博覽羣書,下筆成章。鐵木真攻陷金中都時,聞其名而召見,並對耶律楚材説:“遼金是世仇,我此舉為你報了仇。”耶律楚材回答:“我的父祖曾為金朝臣子,臣子無仇視君王之理。”鐵木真因而對他格外看重,稱其為“長髯人”而不名。耶律楚材多次為鐵木真出征占卜,屢次應驗。常八斤因善造弓得寵,常説:“國家用武之時,要楚材這種儒生何用?”耶律楚材説:“治弓要用弓匠,治理天下豈可不用治天下匠?”鐵木真聞之甚喜,曾對三子窩闊台説:“耶律楚材是上天賜給我們家的。今後軍國之事,應當交予此人處理。” [74] 
鐵木真在東印度,遇到一隻一角獸,問耶律楚材此為何物,他答道:“這是上天降下的瑞獸,好生惡殺。陛下是天子,天下百姓為陛下子女,願陛下順天意、全民命。”藉機勸諫鐵木真減少殺戮。宋寶慶二年(金正大三年,1226年),耶律楚材從徵西夏時,諸將爭着入城搶奪子女金帛,他只是收集書籍和大黃藥材。後來發生瘟疫,耶律楚材便以大黃救治,全活甚多。當時各地官員隨意殺人,乃至搶掠田地財產,耶律楚材聞之淚下,於是上奏鐵木真:“沒有聖旨不得擅自徵發,殺人必須要經過朝廷同意,違者處死。”這對保護蒙古治下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意義重大。 [74] 

孛兒只斤·鐵木真為人儉肅

意大利的旅行家馬可·波羅認為鐵木真“是清廉、聰明的人”。在征服金朝北方領土和花刺子模後,軍隊指揮官們穿起優美的鎖子鍊甲,開始佩帶起昂貴的用刀。但鐵木真對花刺子模國王的奢侈生活頗為厭惡,他當時對耶律楚材説:“啊!將來我死後,相信我的兒女們,會住上舒適的漂亮房子,穿上漂亮的衣服,有美麗的伴侶,騎上駿馬是無疑的,同時我很擔心他們必然將他們會忘掉父兄們今日的征戰苦勞吧。”所以,他照舊穿戴遊牧民的衣着,保持艱苦傳統,對自己的後繼者及一般蒙古人要求:“不要以金銀珠寶裝飾自身,而要以道德才能充實自己。” [20] 

孛兒只斤·鐵木真雪山論道

漢人劉仲祿因常獻養生藥而受到鐵木真的信任,他進言稱道教全真派掌教、長春真人丘處機已經三百歲,有長生之秘術。鐵木真被劉仲祿所説動,決定召見丘處機。 [73]  宋嘉定十四年(金興定五年,1221年)二月,應鐵木真之邀,丘處機自宣德州(治今河北宣化)出發,不遠萬里西行。次年(1222年)三月,丘處機自撒馬爾罕前往行宮,覲見當時正在攻滅花剌子模回軍路上的鐵木真。 [32]  八月,丘處機再次啓程覲見鐵木真。九月至十月,鐵木真三次問道於丘處機,並取得了滿意的成果。關於這三次談話的內容,最早記錄的是李志常編撰的《長春真人西遊記》,耶律楚材記錄的《玄風慶會錄》及所撰《西遊錄》。 [59]  一般認為有兩部分:一、修身養命之方;二、治國保民之術。 [32]  在談話中,鐵木真問丘處機長生之道,丘處機回答:“學道之人首戒乎色。……陛下聖子神孫枝蔓多廣,宜保養戒欲。”丘處機還對招撫山東、河北之事提出了自己的意見,並建議模仿金國分封劉豫、然後取之的政策。 [58]  宋嘉定十四年(金興定六年,1223年),丘處機辭別鐵木真。 [32]  元史學者楊訥認為,關於這其中丘處機勸諫鐵木真少思寡慮、積行累功,不要濫殺無辜的“一言止殺”之事,出自全真教後輩的塑造。 [59]  [75] 
各類形象中的鐵木真與丘處機雪山論道

孛兒只斤·鐵木真人際關係

編輯

孛兒只斤·鐵木真家世

關係
姓名及生卒年
簡介
曾祖父
1127年被推舉為蒙古部長,遂稱“合不勒汗”。1148年被金朝冊封他為蒙兀國王
祖父
又譯把兒壇把阿禿兒。合不勒次子。乞顏部首領。
父親
也速該(1134-1170)
乞顏部首領。被塔塔爾人謀害。元朝時被追尊廟號為烈祖,諡號神元皇帝。
母親
訶額侖(?-1207後)
弘吉剌人。原為篾兒乞惕人也客赤列都之妻,後被也速該掠為妻。撫養鐵木真成長,大蒙古國建立後被尊為太后。元朝時追諡為宣懿皇后。
表格主要參考資料 [61-62] 

孛兒只斤·鐵木真兄弟姐妹

關係
姓名及生卒年
簡介
同母弟
拙赤合撒兒(1164-1214到1219間)
自少年時隨鐵木真征戰,被任為“雲都赤”。
合赤温(1166-?)
早逝。
鐵木哥斡赤斤(1168-1246)
隨鐵木真征戰,後受封大興安嶺西麓、海拉爾河以南到哈拉哈河流域之間的土地。貴由繼位後被處死。
異母弟
別勒古台(約1165-1256)
也速該別妻速赤吉勒所生。隨鐵木真征戰。後受封斡難河與克魯倫河流域。
也速該別妻所生。被鐵木真與合撒兒聯手殺死。
妹妹
嫁亦乞列思氏的孛禿。被追封為昌國大長公主。
表格主要參考資料 [99] 

孛兒只斤·鐵木真后妃

鐵木真一共有後妃(可敦)40多人(一説500人),大部分是從各部落、各國擄來的。同時冊立四位大皇后。她們分居在四個斡魯朵(原意為氈帳,後指宮室)中。每個斡魯朵排名第一位的,既是該斡魯朵的首領,其餘后妃按實際地位排名(僅分為皇后、妃子)。所有後妃中,又以第一斡魯朵的正妻、出身弘吉剌部的孛兒帖的地位最高。 [54]  [62] 
所屬斡魯朵
姓名
所出部族
生平信息
第一斡魯朵
孛兒帖可敦(1161-1236後)
弘吉剌部
鐵木真的嫡皇后,也是正宮皇后。元朝建立後追諡光獻翼聖皇后。
忽魯倫可敦
——
皇后。
闊裏傑擔可敦
——
皇后。
脱忽思可敦
——
皇后。
帖木倫可敦
——
皇后。
亦憐真八剌可敦
——
皇后。
不顏忽禿可敦
——
皇后。
忽勝海可敦
——
妃子。
第二斡魯朵
忽蘭可敦
皇后。曾隨鐵木真西征,地位僅次於孛兒帖。
——
又稱為“哈兒八真皇后”。原為乃蠻部太陽汗的後母,後改嫁太陽汗。鐵木真滅太陽汗後,將其納為可敦。
亦乞列真可敦
——
皇后。
脱忽思可敦
——
皇后。
也真可敦
——
妃子。
也裏忽禿可敦
——
妃子。
察真可敦
——
妃子。
哈剌真可敦
——
妃子。
——
——
被《新元史》稱為“乃蠻女”。早逝。
第三斡魯朵
也遂可敦(?-1228)
得寵鐵木真,對其多有建言。
忽魯哈剌可敦
——
皇后。
阿失侖可敦
——
皇后。
禿兒哈剌可敦
——
皇后。
——
被稱為察合可敦,又稱為西夏公主,夏襄宗李安全之女。皇后。
阿昔迷失可敦
——
皇后。
完者都可敦
——
皇后。
渾都魯歹可敦
——
妃子。
忽魯灰可敦
——
妃子。
刺伯可敦
——
妃子。
第四斡魯朵
也速幹可敦
塔塔兒部
讓位其姊,為第四斡魯朵之首。
忽答罕可敦
——
皇后。
合答安可敦
泰赤烏部速勒遜都氏鎖兒罕失剌之女,赤老温之妹。皇后。
斡者忽兒可敦
——
皇后。
燕裏可敦
——
皇后。
有禿該可敦
蔑兒乞惕部
原為蔑兒乞部長脱黑脱阿長子忽都的妻子。鐵木真擊敗蔑兒乞部後將其納為妃子。
完者可敦
——
妃子。
金蓮可敦
——
妃子。
完者台可敦
——
妃子。
奴倫可敦
——
妃子。
卯真可敦
——
妃子。
其他妻妾
完顏氏(?-1264後)
——
金朝的岐國公主,衞紹王完顏永濟第四女,在蒙古被稱為“公主皇后”。鐵木真為其在斡兒洹水西另建斡魯朵。直到阿里不哥僭位和林時仍健在。
克烈部王汗之弟札合敢不的長女,後被鐵木真賜給功臣朮赤台
謨蓋可敦
貝格林部
貝格林部長可體耶訥赤之女。皇后。鐵木真死後得到窩闊台的禮待。
肅良合氏
——
高麗人。妃子。
八不別乞可敦
——
妃子。
注:關於鐵木真嬪妃的相關信息,主要依據《新元史·后妃傳》,其姓名、氏族、生平多有不詳者,表格中多以“——”表示。
表格主要參考資料 [62] 

孛兒只斤·鐵木真子女

主詞條:黃金家族
  • 親生子女
據《元史》宗室世系表等史籍記載,鐵木真有八個兒子(正室孛兒帖所生有四人),按出生順序為:
關係
姓名
生母
長子
朮赤(1177-1225)
孛兒帖
次子
察合台(1183-1241)
三子
窩闊台(1186-1241)
四子
拖雷(1193-1232)
五子
兀魯赤(1213-1228)
“塔塔兒女子”(也遂或也速幹)
六子
闊列堅(約1209-約1237)
忽蘭
七子
也速幹
八子
“乃蠻女”
注:也速幹可敦仍生一子,早天。《元史》宗室世系表中未載察兀兒與術兒徹。朮赤生卒年有爭議,本表格暫取《新元史》説法。
鐵木真的女兒有:
姓名
封號
生平信息
火臣別吉
昌國大長公主
孛兒帖所生。嫁昌忠武王孛禿
延安公主
孛兒帖所生。嫁斡亦剌部長忽都合·別乞的兒子亦納勒赤
趙國大長公主
孛兒帖所生。嫁趙武毅王孛要合。頗有智略。鐵木真第一次西征及其逝世後,她以監國公主身份代理朝政。
鄆國公主
孛兒帖所生。嫁河西王按陳之子赤古。
——
孛兒帖所生幼女。嫁斡勒忽訥兀惕部的泰出。有子術真伯。
高昌公主
鐵木真子女表格主要參考資料 [1]  [54]  [62]  [105] 
成吉思汗鐵木真與其子女畫像、雕塑等
  • 養子
忽裏,塔塔兒人。塔塔兒部亡後被鐵木真收養。後經也遂可敦建議,奉命招攬塔塔兒餘部。 [103] 
哈喇蒙都,塔塔兒人。塔塔兒部亡後被鐵木真收養。後經也遂可敦建議,奉命招攬塔塔兒餘部。 [103] 

孛兒只斤·鐵木真人物爭議

編輯

孛兒只斤·鐵木真生年月日

  • 出生年份
對於鐵木真的出生時間,在中國明初學者宋濂主編的《元史·太祖本紀》中,明確記載他享年六十六歲,卒年是宋寶慶三年(金正大四年,1227年)。 [100]  由此上推,可知其生年為宋紹興三十二年(金大定二年,即壬午年,1162年)。《輟耕錄》《元史》與蒙文史料《聖武親征錄》《蒙古源流》《蒙古黃金史》均有相同記載。 [11]  [99]  而蒙古族史學家、星算家和民間中普遍流傳下來一種較為可靠的説法:鐵木真生於農曆水馬年(壬午年,1162年)夏季首月十六望日,也印證了此説。 [81] 
另外,還存在着成吉思汗生於宋紹興二十五年(金貞元三年,1155年;拉施特史集》及趙拱《蒙韃備錄》,蘇聯、蒙古人民共和國及清末一些中國學者均贊同此説)、宋乾道三年(金大定七年,1167年;漢學家伯希和楊維楨《正統辨》) [97]  、宋淳熙九年(金大定二十二年,1182年;《紅史》《青史演義》)的説法。 [99] 
  • 出生月日
關於鐵木真出生的具體月日。蒙古國於1962年5月31日舉行成吉思汗誕辰800週年紀念活動,根據照甘丹寺精通曆學的僧侶的意見 [136]  。之後,經時任北京天文館館長朱進利用現代科技手段對照推算,得出鐵木真的生日為宋紹興三十二年四月十六日(金大定二年,1162年5月31日),與甘丹寺僧侶的推算結果完全一致。 [81]  [118] 
同時,存在鐵木真的生日為紹興三十二年三月二十一日(金大定二年,1162年4月16日)的説法。 [116-117] 

孛兒只斤·鐵木真尊號

  • 名稱
鐵木真的尊號是成吉思汗還是成吉思合罕,有關前四汗史的一種最詳細、最重要的史源《元朝秘史》,之所以把鐵木真的稱號寫作“成吉思合罕”,法國漢學家伯希和在他的遺著《馬可波羅注》裏提出,如今所見的《元朝秘史》,乃元代時的抄本;正是這個抄寫者,按當時對元朝皇帝的蒙古語習稱,將原來文本里的“成吉思汗”改寫作“成吉思合罕”。 [122] 
另外關於學者理解《蒙古秘史》開篇的首行就寫有"成吉思合罕訥忽札兀兒"的一句話,一般認為:一、為《蒙古秘史》的原書題名;二、為《蒙古秘史》某些章節的題名;三、為獨立的歷史文獻之題名;四、屬於下一個句子的一個句子成分(主語)。人們之所以提出以上幾種意見的主要原因,是與《蒙古秘史》的原書題名究竟是什麼這一重大問題有關。另外,有一種觀點認為流傳至今的《蒙古秘史》的《元朝秘史》一名乃是漢字音譯者給起的題名,在其下方並列兩行所書的“忙豁侖紐察脱(卜)察安”是為漢文題名之蒙譯,無論哪一個也都不是《蒙古秘史》的原書題名。由此,將對人們理解”成吉思合罕訥忽札兀兒“這句話變得複雜化起來。 [121] 
“天賜,成吉思皇帝聖旨,疾”鎏金銅牌 “天賜,成吉思皇帝聖旨,疾”鎏金銅牌 [120]
晚清以前,元、明及清中前期的漢文史集中,並無上尊號”成吉思汗“的記載,《元史·太祖本紀》記載諸王羣臣為上尊號“成吉思皇帝”。南宋學者彭大雅作為出使蒙古聯絡夾擊金朝的使臣,編寫的《黑韃事略》也記載為成吉思皇帝。元代李志常《長春真人西遊記·捲上》也記載為“詔曰成吉思皇帝敕真人邱師”。 [119]  1998年發現的元代銀質鎏金文“鹽山聖旨牌”亦書曰“天賜,成吉思皇帝聖旨,疾”。 [120]  西方的史集中則記載為成吉思汗,並傳入中國,導致自晚清時期的漢文史集中(如《海國圖志》《蒙兀兒史記》《蒙古紀事本末》《新元史》等)出現兩者並用或者獨用成吉思汗的記載。 [1] 
  • 釋義
關於“成吉思”的含義,宋人趙珙在《蒙韃備錄》中以懷疑的説法稱“乃譯語天賜二字也”,《史集》認為“成是強大、堅強的意思,成吉思是這個詞的複數,……都是強盛偉大的君主之意”。近人多采伯希和之説:此字源於突厥語tengiz,意為“海洋”,成吉思汗意即像海一樣廣大的皇帝。澳大利亞學者羅依果《成吉思合罕稱號再探》的研究認為,此字當來源於古突厥語Chingis,意為“可怕的”“強健的”。 [2]  [125] 

孛兒只斤·鐵木真死因

在正史記載中,鐵木真為病死。但由於年代久遠,加之政敵的抹黑等,其真實死因已不可考,在此列出一些説法:
  • 染病説
宋寶慶二年(1226年,金正大三年)秋,鐵木真藉口西夏不遵守條約,又發動了對西夏的戰爭。他誓將西夏滅亡,但遇到了西夏軍民的頑強抵抗。蒙古軍經過將近一年的長期圍困,才攻下靈州。靈州之役使得西夏主力消耗殆盡,城陷後,西夏的都城興慶府已成為蒙古軍的囊中物。此時,成吉思汗卻染上熱病,再加之前所遭受的落馬舊傷發作,引起了併發症,不幸病逝。 [7] 
  • 被雷劈死説
羅馬教廷使節約翰·普蘭諾·加賓尼曾在乃馬真後四年(1245年)至貴由汗二年(1247年)間出使蒙古,他在《出使蒙古紀》記載:“在他(鐵木真)完成了他的命令和法令以後,他就被雷電所擊斃。”他在其所著《被我們稱為韃靼的蒙古人的歷史》中透露,鐵木真是可能是被雷電擊中身亡。蒙古人信奉多神教,也有薩滿,加上草原地區雷電的傷害力,導致蒙古人很怕雷電。故而約翰·普蘭諾·加賓尼的記敍當是採自草原牧民中流傳的一種傳説。 [11] 
  • 被馬踩死説
蒙古人撰編的《蒙古秘史》卷14記載,“成吉思既住過冬,欲徵唐兀(蒙古對西夏的稱呼)。從新整點軍馬,至狗兒年秋,去徵唐兀,以夫人也遂從行。冬間,於阿兒不合地面圍獵,成吉思騎一匹紅沙馬,為野馬所驚,成吉思汗墜馬。”鐵木真墜馬之後,被後面的馬踩中而死。不過這其實是成吉思汗病逝説的一種變型,只是將鐵木真得病的根由歸咎於墜馬而已。 [11] 
  • 中箭説
意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在《馬可·波羅遊記》中認為:鐵木真死於箭傷。《聖武親征錄》説,鐵木真受箭傷有三次:宋嘉泰二年(金泰和二年,1202年)的闊奕壇之戰、宋嘉定五年(金崇慶元年,1212年)的攻西京之戰以及宋寶慶二年(1226年,金正大三年)攻西夏時膝部中箭。有説法認為最後一次箭傷對其身體影響較大。《世界侵略者傳略》《史集》《元史譯文》《綱目譯文》等國內外書籍都説“汗病八日死”。 [33] 
  • 遇刺説
據成書於清康熙元年(1662年)的《蒙古源流》記載,鐵木真的軍隊在進攻西夏的過程中,士兵將俘虜到的西夏王妃古兒別勒只·豁阿皇后(或音譯為古爾伯勒津郭斡哈屯)進獻給鐵木真。就在陪寢首夜,鐵木真遭到殺害。由於《蒙古源流》沒有説明王妃是用何種手段加害鐵木真的,故而演變出了遇刺、中毒等説。 [11] 

孛兒只斤·鐵木真出生地

關於鐵木真的出生地,蒙古國史學家推測不一:
  • 一説在肯特省達達勒蘇木境內巴拉吉河南岸的德倫寶立德格山;
  • 一説在賓德爾蘇木境內鄂嫩河(斡難河)西岸的德倫寶立德格山。
俄羅斯學者則提出鐵木真誕生地是在現代俄羅斯境內距察蘇材村五公里的德倫寶立德格山的地方。但關於這種説法,認同的學者不多。 [34] 
鐵木真像 鐵木真像
中國呼倫貝爾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孟松林在前往鄂嫩河考察,並查閲大量史料後,認為賓德爾蘇木鄂嫩河邊的迭裏温·孛勒答黑山(德倫寶立德格山)是鐵木真的出生地,因為“只有賓德爾蘇木的德倫寶立德格山附近的豁兒豁納黑川原野,才具備承載千軍萬馬的遼闊,只有那裏才具備牧放幾十萬只牛羊的草原。而達達勒蘇木的德倫寶立德格山周圍是一個山區,地域狹小,森林密佈,而且,距斡難河26公里,它不具備成為當時已是蒙古乞顏部頭領也速該·把阿禿兒統領萬眾人馬的領地”,也佐證了蒙古史學家蘇和的觀點。 [34] 

孛兒只斤·鐵木真下葬地

對於鐵木真墓地的具體位置,大致有四種説法:
  1. 蒙古國境內的肯特山南、克魯倫河以北的地方:有關史料記載,鐵木真生前某日,曾經在肯特山上的一棵榆樹下靜坐長思,而後忽然起立,對手下隨從説:“我死後就葬在這裏。” [90]  [111]  宋人的筆記也記載,鐵木真在西夏病逝後,其遺體被運往漠北肯特山下某處,在地表挖深坑密葬。其遺體存放在一個獨木棺裏。所謂獨木棺,是截取大樹的一段,將中間掏空做成棺材。獨木棺下葬後,墓土回填,然後“萬馬踏平”; [92]  [93] 
  2. 內蒙古鄂爾多斯市鄂托克旗境內; [93] 
  3. 新疆北部阿爾泰山所在的清和縣三道海附近:有考古專家在該地發現了一座人工改造的大山,推測有可能是鐵木真的陵墓。佐證之一是馬可·波羅在所著《馬可·波羅遊記》中寫道:“在把君主的靈柩運往阿爾泰山的途中,護送的人將沿途遇到的所有人作為殉葬者”; [92]  [93] 
  4. 寧夏境內的六盤山:鐵木真是攻打西夏時死於六盤山附近。有考古專家據此認為,按照蒙古族過去的風俗,人去世3天內就應該處理掉,或者天葬,或者土葬,或者火化,為的是怕屍體腐爛,靈魂上不了天堂。因此,鐵木真也有在去世後被就地安葬的可能。 [93] 
而多年來一直沒有找到成吉思汗陵的主要原因是元朝皇家實行的是密葬制度,即帝王陵墓的埋葬地點不立標誌、不公佈、不記錄在案。 [93] 

孛兒只斤·鐵木真後世紀念

編輯

孛兒只斤·鐵木真建築

  • 陵墓
主詞條:成吉思汗陵
成吉思汗陵位於中國內蒙古鄂爾多斯草原中部的鄂爾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甘德利草原上,距包頭市185公里。陵墓歷史上多次經遷移,因蒙古族盛行“密葬”,故而真正的成吉思汗陵的位置難以尋覓,現今的成吉思汗陵是一座衣冠冢 [91]  陵園佔地面積5萬多平方米,主體建築由三座蒙古包式的大殿和與之相連的廊房組成。陵園分作正殿、寢宮、東殿、西殿、東廊、西廊六個部分。整個陵園的造型猶如展翅欲飛的雄鷹,極富濃厚的蒙古民族藝術風格。成吉思汗陵於1964年公佈為內蒙古自治區第一批文物重點保護單位。1982年2月,成吉思汗陵被中國國務院核定公佈為第二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35] 
成吉思汗陵
  • 博物館
蒙古國肯特省的成吉思汗博物館 蒙古國肯特省的成吉思汗博物館 [134]
蒙古國在肯特省鐵木真的出生地建有“成吉思汗博物館”。 [134] 
  • 城市街道
2013年11月18日,蒙古國政府將肯特省的首府温都爾汗市更名為成吉思市(Chinggis City),因為肯特省是鐵木真的出生地。 [36]  中國內蒙古自治區亦有成吉思汗鎮 [107]  、成吉思汗大街 [106] 

孛兒只斤·鐵木真雕塑

中國及蒙古國主要的成吉思汗雕塑
中國鄂爾多斯成吉思汗陵的鐵木真塑像 中國鄂爾多斯成吉思汗陵的鐵木真塑像 [140]
蒙古國烏蘭巴托成吉思汗廣場的鐵木真塑像 蒙古國烏蘭巴托成吉思汗廣場的鐵木真塑像
中國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成吉思汗文化廣場的鐵木真塑像 中國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成吉思汗文化廣場的鐵木真塑像
鐵木真塑像 鐵木真塑像
中國內蒙古成吉思汗廟的鐵木真塑像 中國內蒙古成吉思汗廟的鐵木真塑像
中國內蒙古呼倫貝爾的成吉思汗騎馬像,方宏攝 中國內蒙古呼倫貝爾的成吉思汗騎馬像,方宏攝
鐵木真塑像 鐵木真塑像
鐵木真塑像 鐵木真塑像
成吉思汗雕塑 成吉思汗雕塑 [143]
鐵木真塑像 鐵木真塑像
鐵木真塑像 鐵木真塑像
鐵木真塑像 鐵木真塑像 [144]
中國鄂爾多斯的《聞名世界》成吉思汗雕塑羣 中國鄂爾多斯的《聞名世界》成吉思汗雕塑羣 [139]
中國內蒙古巴丹吉林沙漠的成吉思汗雕塑 中國內蒙古巴丹吉林沙漠的成吉思汗雕塑 [134]
中國內蒙古烏海甘德爾山的鐵木真半身像 中國內蒙古烏海甘德爾山的鐵木真半身像
鐵木真塑像 鐵木真塑像 [3]
蒙古國肯特省成吉思汗誕辰800年紀念雕像 蒙古國肯特省成吉思汗誕辰800年紀念雕像 [134]
遼寧阜新縣蒙古族自治縣的成吉思汗敖包 遼寧阜新縣蒙古族自治縣的成吉思汗敖包 [134]

孛兒只斤·鐵木真書籍

蒙古
各國不同版本的鐵木真傳記 各國不同版本的鐵木真傳記 [134]
1928年,蒙古的滿蒙學者策·巴圖奧其爾在所撰的《蒙古源流簡述》中將鐵木真視為民族英雄。1934年初版的《蒙古族簡史》(1991年使用新蒙文再版)中,歷史學家A·阿木爾對鐵木真的生平作了較廣泛的論述。 [76] 
20世紀50、60年代後,蒙古出現了數位研究蒙古帝國及鐵木真的歷史學者,對鐵木真的生平功績進行客觀的論述,如1960年開始撰寫的《蒙古人民共和國通史》(三卷本),蒙古科學院院士沙·那楚克道爾吉的《成吉思汗與其弟哈薩兒等人的矛盾》(1958)、《成吉思汗傳》(1991),H·伊什扎木茨院士的《蒙古統一國家的建立與封建制的確立》(1974),德·麥德爾博士的《成吉思汗與蒙古帝國》(1990),策·達賚院士編著的《蒙古帝國(1206—1260年)》(1996),C·巴德木哈坦《成吉思汗長眠在此》(1997)等。此外,還有如《簡明成吉思汗辭典》《蒙古政治制度》《聖主成吉思汗的傳説》《二十一幅畫像》《成吉思汗戰紀(1179—1206)》《成吉思汗的政治思想和軍事謀略》《成吉思汗的教諭和遺訓》等。 [76] 
中國
中國出版了大量關於鐵木真的著作,如賽熙亞樂《成吉思汗史記》 [146]  朱耀廷成吉思汗傳 [147]  、楊訥《世界征服者:成吉思汗及其子孫》 [149]  等。
其他國家
20世紀法國史學家勒內·格魯塞的《成吉思汗 [97]  為描寫鐵木真生平的專著。

孛兒只斤·鐵木真紀念活動

20世紀以前,對成吉思汗鐵木真的紀念,主要是地方性的,集中於內外蒙古,“每年四月十五、十六兩日舉行大祭”,“內外蒙各盟旗王公,一時鹹集,極稱盛大”。到20世紀中期後,獨立後的蒙古國及中國政府均重視對鐵木真的紀念及形象的塑造。 [78] 
  • 蒙古
1962年,蒙古政府“決定於1962年6月10日舉行紀念為統一蒙古諸部族、莫定了新的國家基礎、推動蒙古歷史向前發展而作出了巨大貢獻的成吉思汗誕辰800週年活動”,並在鐵木真的出生地迭裏温一孛勒答黑為他樹立紀念碑,“修正1949年10月政治局決議(有關如何評價鐵木真的問題)”等。此次會議首次如實地對鐵木真的歷史作用和貢獻作出高度評價。 [76]  [136] 
蒙古國實現了民主化後,蒙古各地開始興建鐵木真的銅像和紀念碑,歌頌鐵木真豐功偉績的電影、小説、舞台劇也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以鐵木真命名的蒙古企業和產品更是層出不窮,以至於蒙古政府不得不立法限制。 [22] 
1995年起,蒙古國恢復了不兒罕合勒敦山的祭祀活動,蒙古國總統參加了這次活動。1997年8月13日,在蒙古、外國學界及蒙古國政府的支持下,“國際成吉思汗研究中心”成立。2006年,蒙古國政府於成吉思汗開國800週年之際舉行國際性慶典,將蒙古的鐵木真崇拜推向頂峯。 [23]  [76] 
  • 中國
中國人關注鐵木真的“擴散”出現在“九·一八事變”後,如伊克昭盟盟長沙克都爾扎布(沙王)與蒙古地方自治政務委員會積極推廣鐵木真紀念。1934年“廢歷三月二十一日”,是“元太祖成吉思汗誕辰”,沙王這一蒙古王公領袖人物作為“吉農”參與主祭,提升了成吉思汗誕辰紀念的地位。1935年後,為增強中華民族自信,成吉思汗紀念逐漸成為國人關注的對象。日軍全面侵華後,國民政府將成吉思汗陵遷移至內地以保護“成吉思汗”,強化了人們對鐵木真的記憶,建構出鐵木真的國家意象。 [78] 
1940年在延安召開的蒙古文化促進會成立大會的主席台上,高懸鐵木真真像。該會將蒙古族與蒙古文化代表和象徵的“成吉思汗”作為重要宣傳對象,鐵木真與蒙古文化在某種意義上被劃上等號。 [78] 

孛兒只斤·鐵木真形象變化

13世紀創作的成吉思汗讀經圖 13世紀創作的成吉思汗讀經圖 [114]
作為在東西方世界都有着巨大影響力的人物,在不同文化背景的敍述者筆下,鐵木真的形象也略有不同。 [112] 
在蒙古敍事中,鐵木真形象隨着歷史變遷發生着變化,在《蒙古秘史》中他是受長生天庇護的蒙古英雄,在17、18世紀的史書中,他身上有了佛教文化和漢文化的影子,在《青史演義》中他則集儒家文化的仁君聖主和蒙古民族英雄於一身。 [112] 
在國外作品中,鐵木真形象隨着時代變遷有所不同。早期東西方文化交流密切,儘管人們對鐵木真瞭解不多,但他的形象是正面的,到了啓蒙運動時期卻發生了變化,鐵木真的形象開始變得暴虐、兇狠,帶有西方對東方誤讀的色彩。 [112] 
中國當代作品中的鐵木真形象,往往集蒙古民族的英雄和推崇儒家文化的明君聖主於一身,高大勇武,英明仁愛,而且其形象更為人性化,有屬於自己的愛恨情仇,與妻子兒女、手下將士,甚至與仇敵之間的情感更為複雜。 [112] 

孛兒只斤·鐵木真其他方面

  • 貨幣
蒙古國的貨幣蒙古圖格里克中,500圖格里克,1000圖格里克,5000圖格里克,10000圖格里克,20000圖格里克正面人物均為鐵木真。 [96] 
  • 郵票
蒙古國分別於1962年(鐵木真誕辰800週年)、1992年(鐵木真誕辰830週年)、1997年及2010年(紀念蒙古秘史成書770週年)發行過與鐵木真相關的郵票。 [136] 
樂隊
1979年聯邦德國成立的“成吉思汗”(德語:Dschinghis Khan)樂隊,其代表作《成吉思汗》便是為紀念鐵木真而創作的。 [141]  蒙古國也有一支“成吉思汗”樂隊。 [142] 
蒙古郵票和貨幣上的成吉思汗

孛兒只斤·鐵木真藝術形象

編輯

孛兒只斤·鐵木真文學形象

關於成吉思汗鐵木真的部分文學著作
國家
作者
著作名
參考資料
蘇聯
瓦西里·揚
[83] 
中國
林猹
[85] 
劉利華
[84] 
成吉思汗傳
[148] 
英國
康恩·伊古爾登
征服者成吉思汗
[86] 
法國
歐梅希克
[87] 
日本
[88] 

孛兒只斤·鐵木真影視形象

年份
類型
劇名
飾演者
1944
電影
絕對異數的成吉思汗
——
1952
成吉思汗
小洛·薩爾瓦多
1956
成吉思汗傳
1958
征服者
——
1965
成吉思汗
1976
電視劇
凌汗
1983
1986
電影
成吉思汗
1987
電視劇
1988
李志堅
1992
電影
成吉思汗
1994
電視劇
1998
2000
巴森(成年)
科爾沁畢少格(16歲)
錫林滿達(12歲)
達楞照日格後(9歲)
2003
巴森
2005
電影
2007
2008
電視劇
電影
成吉思汗
2012
巴森
2013
電視劇
電影
塗們
2015
成吉思汗征服月球
2016
2017
電視劇
2018
電影
陳偉霆
2021
電視劇
扎蘭丁
扎瓦赫爾·扎克羅夫
表格主要參考資料: [37-49]  [80]  [109] 
成吉思汗鐵木真影視形象

孛兒只斤·鐵木真遊戲形象

成吉思汗遊戲形象
成吉思汗遊戲形象(4張)
2009年麒麟遊戲製作發行了一款以重温成吉思汗鐵木真霸業的遊戲《成吉思汗》。 [113]  2000年微軟發行的即時戰略電子遊戲《帝國時代2:征服者》亦有關於鐵木真生平的專屬戰役。而在歷史策略回合制遊戲《文明6》中,蒙古勢力領袖為成吉思汗鐵木真。 [101]  騰訊遊戲《王者榮耀》中亦有名為成吉思汗的英雄。 [104] 

孛兒只斤·鐵木真史料索引

編輯
佚名蒙古秘史》《聖武親征錄 [123] 
宋濂元史》卷1 [1] 
柯劭忞新元史》卷2~卷3 [18] 
參考資料
  • 1.    《元史·卷一·本紀第一》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5-28]
  • 2.    白壽彝 總主編;陳得芝 主編.中國通史 13 第8卷 中古時代 元時期 上: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06:289-294
  • 3.    中國曆代名人圖像細覽  .浙江圖書館[引用日期2020-11-16]
  • 4.    白壽彝 總主編;陳得芝 主編.中國通史 13 第8卷 中古時代 元時期 上: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06:280-288
  • 5.    《元史》卷120《扎八兒火者傳》:太祖與克烈汪罕有隙。一夕,汪罕潛兵來,倉卒不為備,眾軍大潰。太祖遽引去,從行者僅十九人,札八兒與焉。至班朱尼河,餱糧俱盡,荒遠無所得食。會一野馬北來,諸王哈札兒射之,殪。遂刳革為釜,出火於石,汲河火煮而啖之。太祖舉手仰天而誓曰:“使我克定大業,當與諸人同甘苦,苟渝此言,有如河水。”將士莫不感泣。
  • 6.    郭利民 編著.中國古代史地圖集:星球地圖出版社,2017-03:212-213
  • 7.    《劍橋中國遼西夏金元史:成吉思汗與早期蒙古國家1206—1227年》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5-28]
  • 8.    《新元史·卷一百十九·列傳第十六》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0-09-24]
  • 9.    《新元史》卷3《太祖紀下》:秋七月,帝駐蹕清水縣之西江。壬午,帝疾甚。已醜,崩於靈州。帝臨崩,渭左右曰:“金精兵在潼關,南據連山,北限大河,難以遽破。若假途於宋,金,宋之世仇也,必許我,則由唐、鄧直搗大梁。金雖撤潼關之兵以自救,然千里赴援,士馬俱疲,吾破之必矣。”言乞而崩,年七十有三。
  • 10.    屠寄.元史二種 第2冊 蒙兀兒史記: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12:24-57
  • 11.    姜維東.成吉思汗生年與去世傳説研究[J].東北史地,2013.06:55-58
  • 12.    《元史·卷七十四·志第二十五》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2-03]
  • 13.    [波斯]志費尼 著;何高濟 譯.世界征服者史 上:商務印書館,2011-07:25-26
  • 14.    《元史》卷99《兵志》:宿衞者,天子之禁兵也。元制,宿衞諸軍在內,而鎮戍諸軍在外,內外相維,以制輕重之勢,亦一代之良法哉。
  • 15.    宋乃秋 主編,.成吉思汗傳:中國戲劇出版社,2007-09:254-256
  • 16.    朱清澤 著.成吉思汗評傳:解放軍出版社,2014-01:227-229
  • 17.    張德信,毛佩琦 主編.洪武御製全書:黃山書社,1995-07:618
  • 18.    《新元史·卷三·本紀第三 》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0-11-23]
  • 19.    魯迅 著.朝花夕拾:中國言實出版社,2016-07:182
  • 20.    沙日勒岱,武佔海,劉毅政 主編.成吉思汗研究文集 1949-1990:內蒙古人民出版社,1991-05:523-526
  • 21.    高永久 著.中國文化二十四品系列圖書 四海之內 民族的形成與變遷:江蘇人民出版社,2017-02:173
  • 22.    蒙古擬徵收成吉思汗名稱使用費  .搜狐新聞.2005-02-23[引用日期2021-02-03]
  • 23.    劉德斌 主編.東北亞史:吉林人民出版社,2006-12:434
  • 24.    劉慶華 編.中國古代帝王傳:廣東旅遊出版社,2009-09:209-210
  • 25.    [德]黑格爾 著;王造時 譯.歷史哲學:上海書店出版社,1999-09:95
  • 26.    專家論點:談談對成吉思汗的幾個問題的看法  .新浪網.2004-09-23[引用日期2013-06-01]
  • 27.    內蒙古自治區蒙古族古代軍事思想研究會.蒙古族古代軍事思想研究論文集 第2集:出版者不明,1990-10:449-450
  • 28.    《平等互利共贏-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研究》編委會 主編.平等 互利 共贏 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研究:天津人民出版社,2017-03:214
  • 29.    [美]斯塔夫裏阿諾斯 編著;吳象嬰,梁赤民 譯.全球通史 1500年以前的世界: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1988:333-334
  • 30.    [法]勒內·格魯塞 著;劉霞 譯.草原帝國:文化發展出版社,2018-02:103
  • 31.    郝誠之 編著.昭君文化與民族經濟: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04-03:80
  • 32.    徐駱.丘處機:現代出版社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總社,2017-03:124-143
  • 33.    成吉思汗死因新説  .青島新聞網.2006-08-07[引用日期2013-06-01]
  • 34.    “成吉思汗”出生地的認定  .呼倫貝爾日報.2009-03-02[引用日期2013-06-01]
  • 35.    國務院關於公佈第二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通知  .中國政府網[引用日期2020-12-28]
  • 36.    蒙古國成吉思市簡介  .呼倫貝爾市海拉爾區人民政府.2019-12-24[引用日期2022-04-07]
  • 37.    成吉思汗 Genghis Khan(2000)  .時光網Mtime[引用日期2020-11-25]
  • 38.    成吉思汗征服月球 Genghis Khan Conquers the Moon(2015)  .時光網Mtime[引用日期2020-11-25]
  • 39.    成吉思汗十勇士傳奇 Genghis: The Legend of the Ten(2012)  .時光網Mtime[引用日期2020-11-25]
  • 40.    成吉思汗 Genghis Khan: The Story of a Lifetime(2008)  .時光網Mtime[引用日期2020-11-25]
  • 41.    成吉思汗的意願 Po veleniyu Chingiskhana(2008)  .時光網Mtime[引用日期2020-11-25]
  • 42.    蒙古王 Mongol(2007)  .時光網Mtime[引用日期2020-11-25]
  • 43.    蒼狼:直至天涯海角 Aoki Ôkami: chi hate umi tsukiru made(2007)  .時光網Mtime[引用日期2020-11-25]
  • 44.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 A Brilliant Man, Genghis Khan(2000)  .時光網Mtime[引用日期2020-11-25]
  • 45.    成吉思汗 Gengis Khan(1992)  .時光網Mtime[引用日期2020-11-25]
  • 46.    成吉思汗Chengji sihan(1986)  .1905電影網[引用日期2020-11-26]
  • 47.    成吉思汗The Conqueror(1956)  .1905電影網[引用日期2020-11-26]
  • 48.    成吉思汗Genghis Khan(1965)  .1905電影網[引用日期2020-11-26]
  • 49.    哈國導演執導的烏茲別克歷史鉅製《扎蘭丁》上映  .哈薩克國際通訊社.2021-02-22[引用日期2021-02-22]
  • 50.    [美]傑克·威澤弗德 著;温海清、姚建根 譯.成吉思汗與今日世界之形成:重慶出版社,2017-09-01:37-38
  • 51.    白壽彝 總主編;陳得芝 主編.中國通史 13 第8卷 中古時代 元時期 上: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06:295-300
  • 52.    兀剌海城地望和成吉思汗徵西夏軍事地理析  .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2005-12-24[引用日期2021-03-16]
  • 53.    注:此句見《元史·太祖紀》《金史·衞紹王紀》,不見《聖武親征錄》,故如白壽彝總主編之《中國通史》未載此事於正文。
  • 54.    白壽彝 總主編;陳得芝 主編.中國通史 13 第8卷 中古時代 元時期 上: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06:300-304
  • 55.    《中國歷史地圖集》第六冊(2)——金 南宋時期圖組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3-16]
  • 56.    郭利民 編著.中國古代史地圖集:星球地圖出版社,2017-03:194
  • 57.    注:蒙古軍攻城壁畫為2010年“Genghis Khan Exhibit”的一部分,位於美國Tech Museum San Jose,作者為Bill Taroli,由clusternote上傳。
  • 58.    趙玉玲 著.悟道修道弘道 丘處機道論及其歷史地位:巴蜀書社,2012-12:205-208
  • 59.    鮮成︱丘處機“一言止殺”了嗎?  .澎湃新聞.2018-08-08[引用日期2021-04-23]
  • 60.    李德義,於汝波 主編;軍事科學院戰爭理論和戰略研究部 編.中國將師名錄 五代至清代卷:解放軍出版社,2007-02:541-542
  • 61.    《新元史·卷一·本紀第一》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4-26]
  • 62.    《新元史·卷一百四·列傳第一》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4-26]
  • 63.    《新元史》卷104《光獻翼聖皇后傳》:太祖九歲,烈祖挈往舅家,欲為之乞昏。道遇特薛禪,奇太祖狀貌,又夜蘿白海青挾日月而飛集其掌,心喜為吉徵,乃要烈祖至其家,以後字焉。烈祖返,留太祖為贅婿,及將崩,始命蒙力克召太祖歸。
  • 64.    《新元史》卷121《鎖兒罕失剌傳》:太祖為泰亦兀赤酋塔兒忽台所執,命荷校徇軍中。一夕,塔兒鐵台等宴於斡難河上,使一童子監視太祖。太祖擊童子眩僕,湧水而逸。比童子蘇,大呼荷校者脱走,泰亦赤兀人分道追之。鎖兒罕失剌見太祖仰面卧水中,即語太祖:“汝慎自匿,吾不以告人也。”既搜太祖不獲,鎖兒罕失剌言於眾曰:“是荷校者焉往?明日再緝可也。”眾散去,鎖兒罕失剌復至太祖卧處,囑太祖亟逃。太祖私念曩傳宿鎖兒罕失剌家,其子赤老温、沈伯懼憐我,夜脱我校,盍往投之。昧爽,入門。鎖兒罕失剌大驚,赤老温兄弟曰:“鸇驅雀叢草,猶能蔽之。彼窘而投我,而不之救,可乎?”乃脱太祖校,匿於羊毛車中,使其妹合答安守之。泰亦兀赤人大索部中,次第至鎖兒罕失剌家,見羊毛車,欲搜之。鎖兒罕失剌曰:“酷署如此,羊毛中有人安能禁受?”搜者始去。鎖兒罕失剌贈太祖栗色馬、火鐮、弓矢,又煮羊羔盛之革囊,佐以馬乳,為途中之食。太祖始得歸。
  • 65.    《新元史》卷123《者別傳》:太祖敗泰亦幾赤等於闊亦田之野,別速特部眾潰散,者別匿於林藪。太祖出獵見之,令博爾本追搏,乘太祖戰馬而住,馬口色白,國語名為“察罕忽失文秣驪。”博爾本射者別不中,者別對其馬殪之,遂逸去。後與鎖兒罕失剌來降。太祖問:“闊亦田之戰,自嶺上射斷我馬項骨者為誰?”者別日:“我也。若賜死止污一掌地,若赦其罪,願效命似報。”太祖嘉其不欺,遂赦而用之。
  • 66.    《新元史》卷123《者勒蔑傳》:太祖與泰亦幾赤戰於斡難河,頸瘡甚,者勒蔑吮其血,至夜半,太祖始蘇,渴索飲。者動蔑裸入敵營,挈一桶酪返,來往無覺者。調酪飲太祖,遂愈。
  • 67.    《新元史》卷2《太祖紀上》:烈祖討塔塔兒,獲其部酋曰帖木真兀格。師還,駐於迭裏温孛勒答黑,適宣懿皇后生太祖,烈祖因名曰帖木真,以志武功。
  • 68.    《新元史》卷104《宣懿皇后傳》:先為蔑兒乞部人也客赤列都所娶。也客赤列都御後行至斡難河,烈祖出獵見後美,與族人捏坤太石、答裏斡赤斤共劫之。後使也客赤列都策馬疾走,烈祖追不及,以後歸,遂納焉。
  • 69.    《新元史》卷2《太祖紀上》:及帝稍長,泰亦赤兀人忌之。一日,其酋率部眾奄至。帝入帖兒古捏山,為邏者所獲;乘間逸去。泰亦赤兀部下鎖兒幹失剌匿之,獲免。遂徙帳於合剌只魯格山之青海子。
  • 70.    《新元史》卷2《太祖紀上》:帝娶於宏吉剌氏,曰光獻翼聖皇后孛兒台,以後之黑貂裘獻於客烈亦部王罕。王罕大悦,乃為帝招集舊部,歸附漸眾。又徙帳於客魯漣河源不兒吉之地。
  • 71.    陳顯泗 主編.中外戰爭戰役大辭典:湖南出版社,1992-12:155
  • 72.    《新元史》卷2《太祖紀上》:帝幼與札木合約為諳達,至是交日,密徙帳於豁兒豁納黑主不兒之地,與札木合連營逾年,復分軍而去,仍還合剌只魯格山。於是,巴魯剌人忽必來,忙忽人哲台,兀良合人速不台,者勒蔑之弟察兀兒罕,博爾術之弟斡歌連,蒙格禿與其子汪古兒,及撒察別乞、孛圖駙馬,帝從父答裏台,從弟阿勒壇、忽察兒等俱先後來歸。阿勒壇、忽察兒、撒察別乞三人首謀推戴,與諸將盟於青海子,請帝稱罕,以統蒙古之部眾,時為金大定二十九年。
  • 73.    成吉思汗為何召見道士丘處機  .騰訊網.2015-09-28[引用日期2021-04-26]
  • 74.    《元史·卷一百四十六·列傳第三十三》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4-26]
  • 75.    “射鵰三部曲”與“楊訥史學著作四種”  .讀書週報.2018-03-19[引用日期2022-03-07]
  • 76.    巴拉吉尼瑪等 編.千年風雲第一人 世界名人眼中的成吉思汗:民族出版社,2003-01:65-68
  • 77.    齊達拉圖.十至十二世紀蒙古高原部族史探究[D].內蒙古大學,2015.10:摘要頁
  • 78.    郭輝.抗戰時期“成吉思汗”紀念及其形象塑造[J].福建論壇(人文社會科學版),2017.05.05:116-121
  • 79.    董飛.成吉思汗西征史料:編年與研究.南京大學,2013.05.09:VIII+1
  • 80.    拜伊春.文化差異視角下中俄電影中成吉思汗人物形象研究[D].昆明理工大學,2016.03.01:1
  • 81.    阿勒得爾圖 著.大地行者:內蒙古教育出版社,2007-08:232-233
  • 82.    內蒙古師範學院蒙古語言文學歷史研究所 編.蒙古學論文集:內蒙古師範學院,1981:358
  • 83.    [蘇]瓦西里·揚 著;陳弘法 譯.《蒙古人的入侵》三部曲之成吉思汗.北京:中國書店,2012-02:版權第1頁
  • 84.    劉利華 著.長生天 第1部 稱漢.北京:新華出版社,2017-09:版權第1頁
  • 85.    林猹 著.蒼狼秘史 第1部 鐵血歲月.武漢:湖北辭書出版社,2009-07:版權第1頁
  • 86.    [英]康恩·伊古爾登 著;遊懿萱,程道民 譯.征服者 成吉思汗 1 瀚海蒼狼.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14-09:版權頁第1頁
  • 87.    [法]歐梅希克(Homeric) 著;王柔惠 譯.蒙古蒼狼 世人最崇敬的蒙古之王-成吉思汗.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6-12:版權頁第1頁
  • 88.    [日]井上靖 著;馮朝陽,賴育芳 譯.蒼狼.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02-10:版權頁第1頁
  • 89.    《國學經典文庫》叢書編委會 編著.元太祖成吉思汗:現代出版社,2018-01:101
  • 90.    薩仁圖婭 著.風雲千年 成吉思汗詩傳:遼寧民族出版社,2011-12:272
  • 91.    《走遍中國》編輯部 編著.內蒙古 第3版:中國旅遊出版社,2014-01:150
  • 92.    李廣生 主編.中國歷史之謎:百花文藝出版社,2002-01:15-17
  • 93.    金澤燦 著.成吉思汗全傳:遠方出版社,2013-01:304-305
  • 94.    朱清澤 著.成吉思汗評傳:解放軍出版社,2014-01:88-89
  • 95.    金澤燦 著.成吉思汗全傳:遠方出版社,2013-01:2
  • 96.    印度XACT出版集團 原著;王瓊 編譯.小時候我想知道的?國旗·貨幣: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2011-05:72
  • 97.    [法]格魯塞 著.成吉思汗傳: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2012-11:25-28
  • 98.    王桐齡 著.宋遼金元史: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2017-10:169
  • 99.    張建華,薄音湖 總主編.內蒙古文史研究通覽 人物卷:內蒙古大學出版社,2013-09:79-81
  • 100.    《元史》卷1《太祖本紀》:(太祖)二十二年……秋七月壬午,不豫。己丑,崩於薩里川哈老徒之行宮。……壽六十六,葬起輦谷。
  • 101.    《文明6》蒙古勢力預告 成吉思汗霸氣登場  .遊民星空.2017-12-20[引用日期2021-07-16]
  • 102.    張皓 編著.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吉林出版集團有限責任公司,2011-01:62-64
  • 103.    《新元史》卷104《后妃傳》:初,太祖滅塔塔兒。有小兒兄弟二人,曰忽裏,曰哈喇蒙都,為太祖所收養。及稍長,也遂言於太祖,請使忽裏兄弟收塔塔兒之餘眾,得千人。
  • 104.    王者榮耀成吉思汗  .王者榮耀官網網站-騰訊遊戲[引用日期2021-07-16]
  • 105.    《新元史·卷一百六·列傳第三 》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7-16]
  • 106.    黃樹賢 總主編;蘭恩華 本卷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區大典 內蒙古自治區卷:中國社會出版社,2018-01:30
  • 107.    黃樹賢 總主編;蘭恩華 本卷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區大典 內蒙古自治區卷:中國社會出版社,2018-01:459
  • 108.    陳育寧,湯曉芳 著.西夏學文庫 西夏曆史文化探幽:甘肅文化出版社,2018-04:66-68
  • 109.    錢淑芳 本冊編著;鄭福田 叢書主編.馬·影視: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19-07:67-68
  • 110.    元史演義:滅西夏庸主覆宗 遭大喪新君嗣統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7-16]
  • 111.    [法]格魯塞 著.蒙古帝國史:商務印書館,2017:257-259
  • 112.    劉中樹,張慧儒.文學作品中成吉思汗形象分析[J].天津社會科學,2020.02:128-134
  • 113.    背景故事 - 遊戲介紹  .《成吉思汗》官方網站 - 北京麒麟遊戲[引用日期2021-07-16]
  • 114.    "成吉思汗畫像"亮相第十屆海峽兩岸(廈門)文博會  .人民網.2017-11-15[引用日期2021-07-16]
  • 115.    惠煥章,郭峯 編著.元太祖成吉思汗百謎:陝西旅遊出版社,2004-01:88
  • 116.    郭海平 主編.成吉思汗傳:安徽文藝出版社,2012-03:140
  • 117.    鐵慧茹 主編;瀋陽市民族事務委員會 編.瀋陽蒙古族志:遼寧民族出版社,2006-08:3
  • 118.    巴拉吉尼瑪,額爾敦扎布,張繼霞 編.千年風雲第一人 世界名人眼中的成吉思汗 新版:民族出版社,2005-11:139
  • 119.    李志常 述.長春真人西遊記:中華書局,1985:4
  • 120.    劉心亮 主編;胡金明,曹鈞 副主編.中國民間文物檔案 1 2015年度卷:湖南美術出版社,2016-09:135
  • 121.    齊木德·道爾吉 主編.蒙古史研究 第9輯:內蒙古大學出版社,2007-07:32
  • 122.    姚大力 著.讀史的智慧:復旦大學出版社,2016-05:22-25
  • 123.    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編.中國大百科全書 中國歷史: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4-07:587
  • 124.    巴拉吉尼瑪,額爾敦扎布,張繼霞 編.千年風雲第一人 世界名人眼中的成吉思汗 新版:民族出版社,2005-11:351-353
  • 125.    周良霄,顧菊英 著.中國斷代史系列 元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04:108
  • 126.    德山,烏日娜,趙相璧 著.蒙古族古代交通史:遼寧民族出版社,2006-12:31
  • 127.    李伯欽,李肇翔 主編.中國通史 寧 遼 西夏 金 元 卷6:鳳凰出版社,2012-09:264-265
  • 128.    馬可·波羅遊記:第一卷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7-16]
  • 129.    史樹青 著.書畫鑑真:北京燕山出版社,2009-01:251-253
  • 130.    賽熙亞樂著;圖日莫黑 譯.成吉思汗史記 上: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19-01:39-40
  • 131.    賽熙亞樂著;圖日莫黑 譯.成吉思汗史記 上: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15-08:35-43
  • 132.    《蒙韃備録》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9-23]
  • 133.    朱敏 編.中國國家博物館館藏文物研究叢書 繪畫卷·歷史畫: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12:10-11
  • 134.    巴義爾 著.遊牧精神:遼寧民族出版社,2016-05:172-174
  • 135.    郭利民 編著.中國古代史地圖集:星球地圖出版社,2017-03:212
  • 136.    [日]二木博史 著;呼斯勒 譯.蒙古的歷史與文化 蒙古學論集: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03-12:346
  • 137.    指南針七人特工隊採寫.古今建築文化之旅 遍佈神州的宮殿、壇廟、陵園、民居、古城、名剎與藝術的奇妙組合:珠海出版社,2004-10:270
  • 138.    馮遠 主編.中華史詩圖文志 中華文明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文獻集 2:人民美術出版社,2018-05:437
  • 139.    錢紹武,範偉民 主編.中國雕塑年鑑 2007:中國雕塑雜誌社,2007-06:46
  • 140.    馬雲飛 主編.風景名勝趣談:湖北科學技術出版社,2013-04:77
  • 141.    [德]鮑瑟王 著.最後的孩子:接力出版社,2013-01:107
  • 142.    包明齊,趙儒煜 編著.蒙古:大連海事大學出版社,2018-09:38
  • 143.    韓霞 編著.中國古代舞蹈:中國商業出版社,2015-12:101
  • 144.    孫生玉 主編.寧夏地方史話叢書 寧夏軍事史話 上:寧夏人民出版社,2016-04:412
  • 145.    中國曆代名人圖像多圖概覽(耶律楚材)  .浙江圖書館[引用日期2022-03-07]
  • 146.    賽熙亞樂 著;圖日莫黑 譯.成吉思汗史記 上: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19-01:3-4
  • 147.    盧大振,黃斌 主編.世界人物傳記名著導讀手冊:中國城市出版社,2003-02:91
  • 148.    特·賽音巴雅爾 主編.中國少數民族當代文學史:內蒙古教育出版社,2009-09:399-400
  • 149.    巴拉吉尼瑪等 編.千年風雲第一人 世界名人眼中的成吉思汗:民族出版社,2003-01:249
  • 150.    張春海.高麗文獻中的蒙、麗“兄弟之盟”——事實、認同與話語[A].安徽史學,2021(5):121-129
  • 151.    楊德華.蒙古與南宋的外交[J].雲南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89(3):25-34
  • 152.    王寶森.晚宋軍事情報與宋蒙(元)戰爭關係研究[D].河北大學,2018:17-22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