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孔平仲

編輯 鎖定
孔平仲(1044~1111) 北宋文學家、詩人,孔子後裔。字毅父,今江西省峽江縣羅田鎮西江村人 [1]  。治平二年(1065)進士,初授分寧(今江西修水)縣主簿。熙寧三年(1070)後,歷任密州(今河南密縣)教授、秘書省校書郎、衢州軍事推官、秘書省著作郎和虔州(今贛州)騎都尉。元祐二年(1087)户部侍郎呂公著舉薦升太常博士,後歷任太僕丞校理、江浙提點京西南路刑獄。元祐六年四月充任秘書閣校理、朝奉大夫。紹聖元年(1094),言官參劾他元祐時附和舊黨當權者,因而被削官,出知衡州(今湖南衡陽)。又有人彈劾他不推行常倉法,而被徙官韶州(今廣東韶關)。又因他上書辯解,再貶為惠州(今廣東惠陽)別駕,安置編管於英州(今廣東英德)。元符三年(1100)七月起用,授朝奉大夫。崇寧元年(1102)十一月任户部郎中,後改任僉部郎中,提舉永興路(今陝西長安)刑獄、帥鄜延(今陝西富縣)、環慶(今延安)等路。大觀元年(1107)黨論再起被罷官,後主管兗州景靈宮(今山東曲阜縣舊縣村北)。 [1-2] 
孔平仲是北宋中後期著名的文臣,與二兄孔文仲孔武仲“以文章名世”(《宋詩鈔》) ,嘉祐、治平年間連續三科順次登進士第,元祐初同入朝為官,聲名卓著,時號“三孔”。有黃庭堅稱:“二蘇(蘇軾、蘇轍)聯璧,三孔分鼎”之譽。著有《續世説》《孔氏談苑》《珩璜新論》等。《清江三孔集》四十卷中,孔平仲佔21卷。 [3] 
中文名
孔平仲
別    名
字義甫,一作毅父
國    籍
宋朝
民    族
漢族
出生日期
1044年
逝世日期
1111年
職    業
官員
主要成就
任秘書閣校理
創作多部文學作品
出生地
峽江縣羅田鎮西江村
信    仰
儒學
代表作品
《珩璜新論》

孔平仲人物生平

編輯
紹聖年間,言官參劾他元祐時附和舊黨當權者,因而被削官,出知衡州(今湖南衡陽市)。又有人彈劾他不推行常平倉法,而徙官韶州(今廣東韶關市)。因他曾上書辯解,再貶惠州(今廣東惠陽縣東)別駕。安置編管於英州(今廣東英德縣東)。徽宗即位,才召為户部、金部郎中,後出任外官,提舉永興路刑獄,帥鄜延、環慶等路。黨論再起,被罷官,不久去世。

孔平仲個人作品

編輯
孔平仲長於史學,工文詞,富於詞藻,著有《珩璜新論》《續世説》《孔氏談苑》《朝散集》等。他的詩富有現實內容,如《鑄錢行》揭露鑄錢擾民:"三更趨役抵昏休,寒呻暑吟神鬼愁。從來鼓鑄知多少,銅沙疊就城南道。錢成水運入京師,朝輸暮給苦不支。海內如今半為監,農村鬥粟卻空歸。"《熙寧口號》數首,有的歌頌新法的成效,有的指出新法的弊病。他的詩豪放流麗、近於蘇軾,如《霽夜》:"寂歷簾櫳深夜明,睡回清夢戍牆鈴。狂風送雨已何處?淡月籠雲猶未醒。"

孔平仲出版圖書

編輯

孔平仲稱號介紹

編輯
孫平仲與其兄文仲、武仲俱有文名,時號"三孔"。孔平仲"工詞藻,故詩尤夭矯流麗,奄有二仲"(《宋詩鈔·平仲清江集鈔》)。有《清江三孔集》40卷,內文仲2卷,武仲17卷,平仲21卷,有《豫章叢書》本和振綺堂鈔本。錢鍾書認為郭祥正《青山集》續集幾乎全是孔平仲作品(《宋詩選注》)。“三孔”,與“二蘇”(蘇軾、蘇轍兄弟)並稱。不過就詩歌成就而論,“三孔”遠不如“二蘇”。在“三孔”中,孔平仲文學才能稍勝,清人吳之振等《宋詩鈔·平仲清江集鈔》序稱孔平仲“工詞藻,故詩尤夭矯流麗,奄有二仲”,也就是説孔平仲的詩歌成就涵蓋了他的兩位兄弟。作為與“二蘇”同時並受其影響的作家,孔平仲的詩歌有一些類似於蘇軾那樣的豪放雄邁之作,但風格主要近於蘇轍,尤以流麗清整、通暢明快見長。

孔平仲個人交友

編輯
他最稱道的前代詩人是杜甫,其《題老杜集》説杜詩“語言閎大復瑰奇”,“不作諸家細碎詩”,並認為杜詩地位在李白、韓愈之上:“吏部徒能嘆光焰,翰林何敢望藩籬。”這個看法在當時有一定的代表性,表明詩壇已進入崇尚杜甫的時代。他在此詩中又表示要以杜甫為師,從他的作品中也能看出努力師法杜詩之處,他還以集杜詩的方式寫了三十多首詩(《寄孫元忠》),但總覽其詩作,內容不夠豐厚,才識魄力也顯得不足。

孔平仲史書記載

編輯
平仲字義甫。登進士第,又應制科。用呂公著薦,為秘書丞、集賢校理。文仲卒,歸葬南康。詔以平仲為江東轉運判官護葬事,提點江浙鑄錢、京西刑獄。紹聖中,言者詆其元佑時附會當路,譏毀先烈,削校理,知衡州。提舉董必劾其不推行常平法,陷失官米之直六十萬,置獄潭州。平仲疏言:“米貯倉五年半,陳不堪食,若非乘民闕食,隨宜泄之,將成棄物矣。倘以為非,臣不敢逃罪。”乃徙韶州。又坐前上書之故,責惠州別駕,安置英州。徽宗立,復朝散大夫,召為户部、金部郎中,出提舉永興路刑獄,帥鄜延、環慶。黨論再起,罷,主管兗州景靈宮,卒。平仲長史學,工文詞,着《續世説》《繹解稗》《詩戲》諸書傳於世。

孔平仲個人詩詞

編輯
《因讀黃魯直所與周法曹詩詩與字俱好以此寄之》
魯直之文如電坼霜開,魯直之書如雨行冰散。駸駸步驟日加遠,與子三年不相見。
庭柯未長一尺圍,起視孤標插星漢。昨朝誦子所作詩,使我自失長嗟嘆。
我衰力薄空辛勤,直欲為子焚筆研。此才不使重台閣,四十青衫尚為縣。
南山積雪玉倚空,高亭壓城天北風。安得與子跨飛鴻,與我共哦清景中。
鏘金紆紫世不空,豪傑卓犖豈易逢。願言與子長相從,四方上下為雲龍。 [4] 
《千秋歲》
春風湖外。紅杏花初退。孤館靜,愁腸碎。淚餘痕在枕,別久香銷帶。新睡起。小園戲蝶飛成對。
惆悵人誰會。隨處聊傾蓋。情暫遣,心何在。錦書消息斷,玉漏花陰改。遲日暮,仙山杳杳空雲海。
(注:此詞用秦觀《千秋歲·水邊沙外》韻 [1] 
《代小子廣孫寄翁翁》
爹爹來密州,再歲得兩子。牙兒秀且厚,鄭鄭已生齒。
翁翁尚未見,既見想歡喜。廣孫讀書多,寫字輒兩紙。
三三足精神,大安能步履。翁翁雖舊識,伎倆非昔比。
何時得團聚,盡使羅拜跪。婆婆到輦下,翁翁在省裏。
大婆八十五,寢膳近何似?爹爹與奶奶,無日不思爾。
每到時節佳,或對飲美食,一一俱上心,歸期當屈指。
昨日又開爐,連日北風起。飲闌卻蕭條,舉目數千裏。
《寄內》
試説途中景,方知別後心。行人日暮少,風雪亂山深。
《霽夜》
寂歷簾櫳深夜明,睡回清夢戍牆鈴。狂風送雨已何處?淡月籠雲猶未醒。
早有秋聲隨墮葉,獨將涼意伴流螢。明朝準擬南軒望,洗出廬山萬丈青。
《和經父寄張繢二首》
解縱梟鴟啄鳳凰,天心似此亦難詳。但知斬馬憑孤劍,豈為摧車避太行!
得者折腰猶下列,失之垂翅合南翔。不如長揖塵埃去,同老逍遙物外鄉。
《和經父寄張繢二首》
半通官職萬人才,卷蓄經綸未得開。鸞鳳託巢雖枳棘,神仙定籍已蓬萊。
但存漆室葵心在,莫學荊山玉淚哀。倚伏萬端寧有定,塞翁失馬尚歸來。
《禾熟》
百里西風禾黍香,鳴泉落竇谷登場。老牛粗了耕耘債,齧草坡頭卧夕陽。
《晝眠呈夢錫》
百忙之際一閒身,更有高眠可詫君。春入四支濃似酒,風吹孤夢亂如雲。
諸生弦誦何妨靜?滿席圖書不廢勤。向晚欠伸徐出户,落花簾外自紛紛。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