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媳婦

(2007年鬥琪導演中國大陸電視劇)

編輯 鎖定
《媳婦》是由鬥琪執導,娟子彭玉主演的30集電視連續劇。
該劇講述了中國式家庭難斷的——婆熄關係故事。
中文名
媳婦
類    型
家庭、倫理
出品公司
北京博瑞傑國際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發行公司
北京聖天嬌影視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首播時間
2007年1月14日
導    演
鬥琪
編    劇
李青
製片人
王瑋
主    演
娟子
彭玉
陳鋭
呂曉禾
集    數
30 集
每集長度
45 分鐘
在線播放平台
優酷

媳婦劇情簡介

編輯
媳婦  劇照
媳婦 劇照(12張)
田歌,人生四十而不惑,但在婆婆面前,父親面前,丈夫面前,一切使田歌幾多迷惘,幾多憂傷。從副縣長退下來的婆婆,性格變得古怪壓抑,田歌將她接回家照顧她關心她,希望她能回到曾經的開心和幸福,可適得其反,婆婆反而割腕自殺,使善良賢惠的田歌成為眾矢之的。但是,禍不單行,田歌的父親對其不但不理解,反而對她百般誤會,自以為是的妹妹也沒有讓她好過一點,總是不停的惹麻煩,在本以混亂緊張的家庭關係上火上澆油,甚至連丈夫高天羽因為工作的不順利使得夫妻關係走向了危機的邊緣。田歌,一位普通、堅強不乏柔韌的妻子、媳婦、母親、女兒,用自己雙肩撐起了整個家庭的變故和危難。過程雖然艱難困苦,但是峯迴路轉,一年過去了,田歌的付出終於有了回報,一切開始好轉。但好景不長,因為妹妹田唱,田歌竟然被刑事拘留,而且連工作也丟了,最嚴重的是連她自己也患了抑鬱症,即將走上自殺道路。 [1] 

媳婦分集劇情

編輯
    第1集

      即將步入40歲的田歌在一家雜誌社擔任發行部主任,丈夫高天羽和她是高中同學,在工廠擔任勞資科長,兒子高壹面臨中考,一家人的生活的幸福平靜。高天羽的母親原是縣城擔任主抓計劃生育的副縣長,退休後原本開朗的性格變得疑神疑鬼,孝順的天羽夫妻請母親來與他們同住,想換個環境讓母親的情緒好起來。田歌正向主編請假去長途汽車站接婆婆時,卻接到派出所電話説兒子高壹和人打架。田歌急忙趕到派出所接回兒子,為了孩子的前途她央求哥哥田牧野託人給派出所説情,不要把事情告知學校。田歌費盡周折在車站派出所找到婆婆,怕老人着急沒有告訴她孫子打架的事,婆婆卻認為她故意不來接自己。高母到家後的舉動更讓田歌夫婦疑惑不解,老人整日鬱鬱寡歡,精神恍惚,深夜,突然割腕自殺。經搶救脱險,田歌全家不知所措,找看護日夜照顧老人,不想高母又從醫院跑回了家。


    第2集

      高母晚上失眠,半夜起來在屋裏遊走吵醒了田歌,田歌看到婆婆把自己反鎖在屋裏,擔心她再度自殺,天羽把門撬開,高母卻發火説他們侵犯了自己的隱私權,夫妻二人對母親束手無策。田牧野自己辦公司,工作繁忙忘記了答應妹妹到派出所找人的事,田歌生氣怪哥哥卻遭到嫂子沈丹竹的不滿。高壹在學校炫耀自己打架的事傳到老師耳朵裏,田歌被請到學校,老師告訴田歌高壹可能常偷着打遊戲,同時警告她高壹的學習成績很可能考不上高中。田歌和天羽把電腦搬出兒子的房間,他們批評兒子卻讓高母認為是指桑罵槐,收拾東西要回老家被孫子勸住。仍是無精打采的高母出門買菜,忘記關煤氣使家裏失火,幸好田歌及時趕到,高母為自己的行為感到自責,田歌認為婆婆的心病是從領導崗位退下後寂寞所致。


    第3集

      在鄉鎮企業補差的田父回家休假,聽説天羽的母親給孩子們製造了諸多的麻煩,他發揮自己愛做報告的特長,開導高母要學習自己不給孩子們添麻煩,還拿出多年來得的獎盃獎狀向高母炫耀。高母心情更加煩躁,摔碎了田父遞到她面前的獎盃,田父心疼不已。自從田母去世以後,田父常常感到孤單,田牧野想讓父親出去旅遊散心,田父卻認為是兒女嫌自己麻煩,抱怨他們不夠關心自己,一直惦記去了日本七八年的小女兒田唱,嚷嚷着要去日本投奔小女兒。田父為幫女兒又來高家開導高母,高母煩躁不安,告訴田歌説她父親騷擾她,對她動手動腳。田歌急忙找父親詢問,田父極其氣憤,要找高母理論被田歌攔住,田父委屈地要女兒找高母要個説法。高壹和奶奶在家受不了奶奶的嘮叨,和奶奶頂嘴氣走了高母。天羽和田歌從收容所找回高母,工作人員把他們當作虐待老人的典型進行了嚴厲批評。


    第4集

      高母的行為舉止令田歌家完全亂了套,無法理解的田歌悄悄去醫院諮詢心理醫生,醫生指出高母這是典型的抑鬱症,建議她帶老太太到醫院治療。田歌把從醫院帶回的抑鬱症資料拿給丈夫和兒子看,一致認為母親符合抑鬱症的症狀。全家人旁敲側擊地暗示高母去醫院治療,高母氣憤,認為自己沒病。田歌和天羽只好嘗試在家為母親治病,田歌為婆婆制定了一套陽光生活計劃,高母卻毫無興致,還是心情鬱悶。田歌單位同事胡燕一直嫉妒田歌的發行部主任職位,她假借去探望高母暗中打聽田歌的家事,高母告訴胡燕田歌對她不好,胡燕攛掇高母去雜誌社反應家裏的情況,事後又向主編添油加醋説田歌壞話。田歌發現家裏有怪味,她和丈夫擔心兒子吸毒,耐心詢問教育高壹,兒子承認偷偷吸煙以後一定改。田歌想找哥哥幫忙給兒子換個環境好的學校,嫂子的冷言冷語讓田歌失望地離開。


    第5集

      田歌帶婆婆去健身中心跳舞來緩解壓力,高母卻和一同跳舞的老人講述兒媳如何虐待她,田歌來接高母時老太太們對田歌的側目而視,讓田歌十分納悶。田歌和高母路過高壹的學校時,發現兒子和同學到學校門口的小賣店偷偷吸煙,小賣店老闆負責放風。田歌找同事大孟幫忙要報社寫出批評報道,小賣店老闆被派出所訓誡。天羽訓斥兒子,高母卻認為他們夫妻在自己面前教訓孫子是給她臉看,田歌只好帶兒子出去談心。高母告訴田歌自己嚴重失眠,再經不住所謂的陽光計劃,説自己血壞了,還添了更多的病,吵着要回老家。田歌和天羽同意老人回老家,決定要帶高母去醫院全面檢查身體。高壹在學校被人打了,原來小賣店老闆知道報道的事是高壹母親所為,找人報復高壹,天羽和田父找小賣店老闆理論,田父警告老闆不要再找外孫麻煩。田父堅持要到日本找小女兒,而田唱卻堅決不同意父親去日本,指責哥姐沒有照顧好父親。兩難的田歌只好對父親採取拖延戰術,聲稱手續不好辦。


    第6集

      田歌帶高母到醫院檢查身體,檢查結果卻是全部正常,高母不相信醫生的話,田歌和天羽誠懇地和高母談話交心,列舉出高母的重要性,懇求母親再住一段時間,高母感到欣慰,答應再住一陣。田歌知道婆婆的心病是因為從領導崗位退下來寂寞所致,心生一計,特意為高母做了一塊獎牌,以縣委的名義發給婆婆,獎勵高母幾十年為縣裏做出的貢獻。這份禮物讓高母非常感動。天羽誇媳婦有辦法,田歌笑稱是從父親那裏受的啓發,其實田父退休後的獎品都是自己定做的。天羽的工廠機構調整,他勞資科長被免,工廠給他三個月時間另找出路。高母的無理取鬧讓鬱悶的天羽更加煩躁,他忍不住對母親説出了工作上的挫折,請母親多多體諒兒女的難處,讓母親不要告訴田歌,以免她難過。父親要過七十大壽了,田歌到婚介所認真地為父親物色了一位老伴,準備以此作為送給老人的禮物。田歌把在婚介所物色到的老太太照片給父親看,父親高興的默許了。


    第7集

      田歌帶父親去和婚介所介紹的白阿姨見面,兩個老人談得很投機。田歌回家告訴高母給父親介紹老伴的事,高母卻讓田歌多關心丈夫,不要光顧自己的孃家。高母找田父談話,讓他給兒女減輕壓力,正巧遇到白阿姨到田父家做客。白阿姨過去在醫院做護士有潔癖,田父很看不慣她對自己生活的指指點點,高母卻趁機和白阿姨一唱一和地教導田父。天羽東奔西走找工作,卻四處碰壁,單位都以他年齡太大而拒絕,天羽心情非常壓抑。田牧野得知父親從鄉鎮企業回來並不是休假,而是和人家鬧翻了。田歌讓哥哥想辦法讓父親高興起來,田牧野費盡心思終於想到了好辦法,他帶父親去看一塊墓地,想買下來等老人百年之後和母親合葬。田父對兒子的做法無法理解,勃然大怒,一氣之下住進了醫院。高母到醫院對田父冷嘲熱諷,田父更加生氣,拔掉輸液管,堅決要去日本投奔小女兒。田歌打電話和田唱商量,田唱卻突然告訴姐姐她馬上從日本回國。


    第8集

      高母為兒子擔心,怕兒子找不到工作被田歌瞧不起,她在網上打印資料給兒子找招聘單位,讓兒子把下崗的實情告訴田歌,天羽沒有答應。田唱從日本回來,田父看到八年未見面的小女兒淚流滿面,提起自己遲遲辦不下籤證的事,田唱納悶,田歌趕緊岔開話頭。田唱卻不依不饒偏要追究,責怪哥姐不好好照顧父親,田歌發現田唱變得很自私。其實田唱在網戀一個叫花淚痕的網友,這次從日本回來也是為了見他,但花淚痕卻是個感情騙子,在機場與田唱見了一面後就消失不見,田唱對花淚痕朝思暮想,充滿期待。田歌給白阿姨打電話,請她為父親慶祝生日,白阿姨高興地來到田家,田唱卻對她冷言冷語,將白阿姨氣走。田唱到田歌家質問姐姐為什麼要給父親介紹老伴,是不是想把父親推出去不管。高母看不慣田唱説話時的飛揚跋扈,和她爭吵起來,田唱冷漠無情的要田歌帶高母去精神病院看病。


    第9集

      田父過七十大壽,高母賭氣不去出席,又去向舞蹈隊的老太太們講述兒媳對她不好。老人們指責田歌不孝,鼓動高母去田歌單位反映情況。在田父的生日宴會上,田唱向大家炫耀自己在日本的優越生活,沈丹竹對田唱的炫耀不以為然,故意和她攀比,看到哥姐的生活比自己好,自私的田唱怒火爆發,痛哭着説出自己在日本寫字樓裏做清潔工,而且早已離婚的實情。一場歡宴樂極生悲,田父含淚黯然離席。高母在舞蹈隊再次觸電自殺,老人們氣憤地去找田歌的雜誌社主編反映情況。聽説高母再次自殺,田唱告知田歌自己得過抑鬱症也自殺過,經過治療已康復。田歌夫妻苦苦勸説高母去醫院治療,高母不承認自己得了抑鬱症,説是天羽下崗的事讓她着急。田歌這才體會到天羽的難處,她讓丈夫安心找工作,家裏的事全交給她。田歌回單位向主編請長假,決定專心陪婆婆治病,當她看到上門告狀的老人們的冷臉、主編冷淡地讓她把工作移交給胡燕時,田歌非常委屈的地哭了。


    第10集

      田歌找到治療抑鬱症的秦醫生上門為高母看病,秦醫生診斷出高母得的是重度抑鬱症,他讓天羽做好準備,告知治療過程將是一場艱苦持久的拉鋸戰。高母拒絕吃藥就是田歌夫妻首先要克服的難關,因為高母不肯面對得抑鬱症的現實,田歌用開假藥方的方法騙高母吃藥,然後兩個人晚上輪流值班守護高母,防止她再次自殺。田唱很快就墜入騙子花淚痕的情網,花淚痕帶田唱到自己租的別墅騙她説是自己的產業,為防止他人懷疑,他不讓田唱把他們的關係透露給家人,田唱被矇在鼓裏。高興地向家人宣佈要在國內發展,她相信自己作為海歸一定會得到重用,天羽勸田唱要腳踏實地,國內企業已經不再盲目迷信洋鍍金,田唱諷刺天羽是井底之蛙,並一再刺激高母,讓她去精神病院看病。田歌和田牧野並未揭穿父親與鄉鎮企業鬧翻的事實,而是誇獎父親經驗豐富,為安慰寂寞的父親,牧野請父親到自己工廠的下屬商店工作,田父的心裏得到稍許安慰。


    第11集

      田父支持田唱留在國內找工作,請牧野田歌幫小妹尋找工作機會,並把田唱幾年來寄給他的錢和自己的全部積蓄都給了田唱,自私的田唱居然全部接受了,田歌兄妹對小妹自私的行為很有意見。高母初期服藥反應強烈,又開始拒絕服藥,田歌想招把藥偷放到糖水裏,換藥瓶的辦法騙婆婆把藥吃下。田歌被婆婆折騰得筋疲力盡,她感覺自己也需要看心理醫生了。天羽在單位工作不順賭氣想辭職,母親的病又不見好轉吵着要回老家,天羽不忍妻子辛苦操勞耽誤工作,他準備送母親回老家治療。田歌送丈夫和婆婆到長途車站,卻接到電話説兒子在音像店偷光盤被老闆扣住。高母放棄回老家的打算和田歌夫妻一起趕到音像店找回了孫子,天羽氣得動手打了高壹。田歌託大孟給妹妹介紹工作,大孟找朋友給田唱在開發區找到一份翻譯的工作。田歌希望父親再和白阿姨相處相處,小女兒堅決反對,田父最終只好放棄了再找老伴打算。


    第12集

      田父一直對田歌心存芥蒂,責怪女兒在田母病重去世時在外出差,沒有守護在母親身邊,田牧野動情地告訴父親,自從母親去世後,一直是田歌在支撐着這個家,甚至為了能陪在父親身邊,她放棄了自己喜歡的記者工作而改行到雜誌社做發行,田父這才知道錯怪了大女兒。田唱很欣賞大孟,老找機會接觸大孟,大孟卻推託自己有女朋友避開田唱,自負的田唱很生氣,暗中認為姐姐和大孟有曖昧關係。高壹學習成績不好,考上高中的希望很渺茫,田歌和天羽商量每晚陪兒子複習功課做最後的衝刺。高母的病情度過了第一個階段的煩躁期,隨後又出現反覆,為給老人解悶,田歌帶領全家攜婆婆和父親到風景區旅遊兩天,想讓兩位老人散心開心,田歌以心換心地和婆婆交流,讓婆婆走出抑鬱症的困擾。高壹向家人保證他一定要洗心革面,在最後的學期裏好好學習,高母為鼓勵孫子學習拿出五千元錢做獎學金,田父把錢給了田唱無法履行諾言,在親家面前感到很沒面子。


    第13集

      全家在風景區遊玩,高母突然對家人拿出自己立下的遺囑,令大家大吃一驚。田父忍不住指責高母無事找事,兩個老人又爭吵起來,好端端的一次旅遊不歡而散。田歌在兩家人中左右為難不堪重負,精神壓力越來越大,她向秦醫生講述自己的煩惱,秦醫生告訴她也患上了抑鬱症,讓她注意調整心情按時吃藥。田父回家向田唱借錢給外孫做獎學金,田唱譏諷姐姐安排旅遊是為了向父親要錢,田歌生氣地告訴田唱不會要父親一分錢。田歌休假結束要重新上班,她擔心婆婆的病情,高母悄悄告訴田歌自己的病已有所好轉,讓田歌放心自己不會再自殺。同事胡燕一心向上爬,主編提拔胡燕做發行部主任和田歌輪流值班,胡燕暗中使壞,誣陷田歌帶家人出去旅遊是利用單位的業務關係。天羽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只好回原單位下車間幹活,在科室待習慣了的天羽忍受不了繁重的體力工作,心情煩悶常去借酒消愁。田唱為了炫耀自己的幸福,讓姐姐説服父親讓自己搬出來和花淚痕同居。


    第14集

      田歌和田牧野不放心小妹和花淚痕來往,特意來到花淚痕的別墅。見面時,田歌兄妹對花淚痕的身份很懷疑,田唱卻認為姐姐是嫉妒自己,要她不要干擾自己的生活。田歌為妹妹着急只能當惡人,希望父親能阻止這場荒唐的戀愛,田父不但沒有阻止成功,反而被田唱搶白一頓,田父一着急摔傷了腿。田歌胃疼不能去上班,書生氣十足的天羽知道她在單位壓力大,到雜誌社給田歌請假併為家事向主編解釋,結果弄巧成拙適得其反。胡燕趁機向天羽告田歌和大孟關係曖昧的惡狀。天羽無法忍受工作和感情上的巨大壓力,喝得酩酊大醉回家發脾氣。在妻子和母親的追問下,滿肚委屈的天羽只能説出自己下工廠幹活的事,心疼丈夫的田歌勸他換份工作,天羽為了維護男人的自尊拒絕妻子的建議。胡燕為了雜誌社工資漲級的事上竄下跳,而最終投票的結果還是田歌勝出,胡燕更加嫉恨田歌。田唱為了花淚痕要做整容手術,田父堅決反對。


    第15集

      田牧野把阻止小妹做整容手術任務的交給田歌,田歌只好去找花淚痕,讓他説服田唱。花淚痕也表示堅決不同意田唱做手術,原來花淚痕一直以來都只是想利用田唱的感情騙她的錢,他不想田唱把他想騙的錢花掉。花淚痕爽快答應田歌説服田唱,他靠自己的花言巧語取得了田歌的信任。田唱得知姐姐找花淚痕的事,氣勢洶洶找上門,不知好歹地要姐姐不要多管閒事,並指責田歌勾引花淚痕。田歌委屈傷心地流淚,決定不再管田唱的事。壓抑的天羽開始天天酗酒回家就找田歌吵架,高母左右斡旋,勸田歌原諒天羽。田歌找天羽談心,才知道是胡燕在背後誣陷她和大孟的關係,田歌向丈夫説明她和大孟只是很好的同事關係,天羽也坦承是工作的壓力使自己不自信,夫妻兩人和好如初,天羽在母親妻子面前承諾自己不再喝酒。田唱懷疑花淚痕和姐姐關係曖昧,花淚痕無法忍受田唱的無理取鬧,動手打了田唱離家出走。


    第16集

      田歌警告胡燕不要在背後搬弄是非,破壞她的家庭,胡燕仍不甘心,又偷出田歌和大孟出去採訪的合影給天羽看,添油加醋説他兩人關係不正常。不自信的天羽又對妻子產生懷疑,暗中跟蹤大孟,回家後又對田歌不理不睬,田歌感到納悶。田唱不去上班被公司開除,她對姐姐懷恨在心,向天羽誣告姐姐勾引她的男朋友,並且和大孟關係曖昧。田唱的話令天羽對妻子更加不信任,他回家翻田歌的衣櫃想從中尋找妻子不忠的證據,田歌看到後生氣地質問他,天羽當即把離婚協議書拿出來,田歌大吃一驚,她沒有想到丈夫早做了離婚的打算。高壹覺察出父母鬧矛盾,要他們在自己寫的“不離婚合同”上簽字,田歌為了孩子默默忍受。田父對小女兒談戀愛的事不放心,要田牧野請田唱帶花淚痕到家裏做客,家宴還沒開始,花淚痕稱讚起田父的榮譽櫃,田唱隨口揭穿父親給自己買獎品的秘密。這對把榮譽看得比生命都重要的田父來説,有如被人罵為騙子,小女兒的話深深地傷害了老人的心。


    第17集

      天羽不顧母親的勸告繼續酗酒,田歌對丈夫忍無可忍,搬到父親家住。高母兩邊勸説卻仍不能緩解他們的關係。天羽到岳父家找田歌,讓她為了高壹的中考暫時回家。他們在兒子面前裝出和好如初的假象。天羽顧及自尊不肯對田歌説明鬧矛盾的原因,田歌認為是天羽有了外遇,兩人進入冷戰狀態。病情好轉的高母為自己在舞蹈隊和老人們説田歌壞話的事感到內疚,讓田歌陪她去闢謠。心力憔悴的田歌,當她來到健身中心聽到動感的音樂時,心理防線突然崩潰,她合着音樂不協調地瘋狂發泄地跳起來……。田牧野帶父親從海南旅遊散心回來,牧野卻告訴田歌父親對她婆婆很關心,父親和婆婆微妙的關係讓田歌更加心煩意亂。高壹中考成績出來,未上錄取高中的分數,田歌夫妻跑遍所有的學校,希望多花錢也要讓兒子上高中,可是毫無希望。天羽回家看到兒子打遊戲更加生氣,忍不住打了兒子,高壹收拾衣物離家出走。借酒消愁的天羽醉倒在家,田歌半夜獨自一人出去尋找兒子。


    第18集

      田歌終於在街心花園的長椅上找到兒子,原來高壹並沒有走遠,極度疲憊的田歌帶兒子回家,當看到高母坐在大門口等她們時,田歌心裏十分感動。高壹哭着表態,只要能讓他上高中,他一定會努力考上大學,田歌沒辦法只好去求助哥哥。田牧野出差了,沈丹竹對此未置可否,請田歌慎用哥哥的權力資源。田歌失望地離開。大孟關鍵時刻出面幫忙找朋友給高壹聯繫了一所郊區中學落學籍,然後回市裏中學借讀,大孟帶着田歌到郊區四處奔走。高母詢問兒子和田歌鬧意見的原因,天羽告訴了母親田歌有外遇的事,高母看到兒子傷心難過,孫子又沒有考上高中,徹底心灰意冷,她再次產生了結束生命的想法。而更為可怕的是,這次她竟然想帶全家一起死,和她一起脱離痛苦。高母買了老鼠藥放到湯鍋裏,盛好後準備讓全家人喝下,這時田歌説出為高壹找到了讀高中的學校的事,高母突然醒悟過來,立即把所有的湯全部倒掉,田歌天羽深感疑惑。


    第19集

      高母承受不了內心對自己的譴責,服下了大量的安眠藥,再次自殺。胡燕又到天羽面前説三道四,並説大孟為了田歌一直沒有結婚,天羽萬念俱灰,和田歌攤牌談離婚,準備和母親一起回老家生活。田歌回到父親家裏,和父親哥哥哭訴天羽要和他離婚,她不能原諒丈夫對她的不信任,決定同意離婚。田牧野找天羽瞭解情況,天羽卻告訴牧野是田歌愛上了大孟,不願再繼續維持他們婚姻。牧野被他們夫妻搞得莫名其妙,他分析出是天羽下崗後的自卑心理在作怪,讓天羽找田歌當面説清楚,天羽顧及男人的自尊不肯再面對田歌。田歌知道是胡燕在背後搞鬼,她質問胡燕為什麼在丈夫面前胡説,胡燕堅決不承認,和田歌吵了起來,主編卻偏向着胡燕在中間和稀泥。大孟得知天羽對他的誤會,向天羽説明他和田歌關係清白,告訴天羽如果真的和田歌有問題,就不會把他們的照片壓在辦公桌的玻璃板下面,天羽也漸漸感覺出是自己誤會了妻子。在牧野精心的安排下,田歌和天羽在賓館的房間見面,兩人互道出隱藏在心底的話,誤會徹底消除,夫妻倆緊緊地擁吻在一起……


    第20集

      田歌和天羽告訴高母他們和好如初,高母很是欣慰,然而她內心更加不能原諒自己曾經想毒死全家的做法。她封閉自己,從早到晚一言不發,不停地洗鍋洗碗,認為上面還沾有老鼠藥的氣味。全家人對高母的做法非常奇怪,可又問不出原因。天羽決定向自己所學的營銷專業方向發展,為了掌握市場行情決定到單位的車隊去壓車,田歌把照顧婆婆的重擔全部承擔下來……


    第21集

      深夜,田牧野的司機在別墅等到了回來拿東西的花淚痕,花淚痕狡辯不肯承認騙錢的事實,司機等人把他痛揍了一頓。田歌急忙趕到別墅,發現花淚痕被打得滿身是傷,感覺此事不妥,囑咐司機如果有事全推到她身上。田歌追問花淚痕從田唱那裏拿走的四十萬元的下落,花淚痕拒不承認。田歌和警察帶花淚痕到醫院對峙,花淚痕繼續田唱面前演戲,讓田唱作證他和田唱是戀愛關係,錢是他們的共同財產。在派出所民警的嚴詞追問下,花淚痕才承認自己是騙子的真實身份,他已經利用這種手段實行了很多次詐騙。而田歌卻因非法拘禁被派出所拘留審查,全家人為田歌着急。田唱仍不知悔改,大吵大鬧怪家人只關心田歌,田唱的一味自私使失語多日的高母忍無可忍,抓着田唱的脖子大聲喊了出來。田歌被拘留審查七天,田父和高母兩家人都痛心不已,深深體會到田歌一直以來為兩家所作的付出,一直以來都在為別人着想。天羽到拘留所接田歌出來,她沉默不語,天羽帶她到海邊,田歌對着大海大聲呼喊來發泄內心的委屈。高母給田歌準備了一桌可口的飯菜,田歌這才發現,婆婆恢復説話了。


    第22集

      田歌從拘留所出來後,內心非常壓抑和恐懼,晚上常常被噩夢驚醒,天羽耐心地安慰她。回到單位後,在胡燕的挑唆下主編藉口影響不好讓田歌辦內退。田歌無法接受退休的事實,對在拘留所的事也隻字不提,把全部的痛苦都壓在心裏。田歌常常流着眼淚在家燒東西,把過去在單位的文件獎狀全部付之一炬,家人對她小心翼翼讓田歌更加心煩意亂。兩家人分析田歌患上了抑鬱症,讓田唱給姐姐道歉,讓田歌把心裏的痛苦徹底釋放出來,田唱不肯道歉,賭氣要回日本,田父發怒讓她儘快訂機票走人。田唱看到父親也不再護着她,才哭着告訴父親她其實不願意回日本。田父和高母在一起商量對策,田父請高母幫忙説服田歌原諒田唱,高母指責田父不能再護犢子,兩個老人在爭執中漸漸有了感情,相處越來越默契。天羽又因工作出差,高母覺察出田歌的情緒不穩定,擔心田歌像自己過去一樣想不開尋短見,時時留意田歌的舉動。夜晚田歌精神恍惚地走在路上,根本不去留意對面開過來的汽車,幸好高母及時出現,一把拉住了田歌。高母又到牧野家,讓牧野儘快想辦法開導田歌,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第23集

      田牧野猜想只要讓父親高興田歌就會開心起來,他請來父親過去的十幾位老工友,在飯店擺局,為父輩們慶祝工作五十週年紀念。宴會上,田歌和牧野送上他們給父輩們做的精緻像框,感謝父親的養育之恩,田父眼裏充盈着淚水,被兒女的孝心深深感動。田歌和牧野也為父輩們的深情感動,為父親操持完宴會,田歌如釋重負的離開了酒席。高母在家發現田歌放在桌上的存摺和記事本,感覺事情不妙。她急忙趕到酒店,牧野告訴高母田歌已經離席,她讓牧野趕快報警。牧野接到警方電話,得知田歌在亂石灘準備跳海,全家人急忙都趕到海邊。田父和高母大聲地呼喚田歌,勸她從岩石上下來,高母流着淚説出自己有過毒死全家人想法的秘密。田歌回頭看了看家人,還是義無反顧地跳了下去……田歌被救了過來,高母建議送到精神病院治療抑鬱症,高母陪媳婦一起做治療。得知妻子自殺,天羽急急忙忙從外地趕回來見田歌,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天羽和母親用心地開導田歌,田歌在丈夫和婆婆的鼓勵下説出了自己產生自殺想法的原因:在事業和家庭中,她感覺自己毫無價值了。


    第24集

      高母的抑鬱症一天天好轉,她開始關心媳婦的病情,她和田父商量解開田歌心結的方法是讓田唱向姐姐道歉,併為田歌找一份合適的工作。內心受傷過重的田歌還是無法原諒妹妹,她拒絕接受妹妹的道歉。高母打算拿出自己積攢的八萬元錢為田歌開個服裝店,受抑鬱症困擾的田歌卻對婆婆的關心感到莫名得煩躁,認為是婆婆嫌棄自己沒有工作。天羽跟車押送貨物,途中遭遇搶劫,天羽為保護公司財產和歹徒搏鬥受了重傷,田歌得知後沒敢告訴高母,急忙趕到醫院……


    第25集

      天羽身體恢復後,單位安排天羽到風景區療養,陪天羽一起去,夫妻倆重新渡了一次蜜月。在丈夫無微不至的關心下,田歌對天羽敞開心扉,她明明白白地感受到,她和天羽是相濡以沫、不可分離的夫妻,她感激天羽為她做的一切。天羽感覺到田歌對自己過去在雜誌社的工作仍是戀戀不捨,牧野和妻子商量出錢為田歌投資開一家印務社,沈丹竹堅決不同意,牧野苦苦做妻子的工作,最後丹竹同意丈夫的意見,但她要親自擔任董事長。親人們細緻入微的關懷讓田歌淌下幸福的眼淚,她決定不會辜負哥哥和家人的期望,好好把印務社經營起來……


    第26集

      田歌心煩意亂,她告訴丈夫,天羽責怪田歌不該擅自拆開兒子的禮物,讓她把做兒子思想工作的任務交給自己。高壹告訴父親自己根本沒有早戀,只是女同學一廂情願,田歌這才放下心來。田歌在婆婆面前重提給父親介紹白阿姨當老伴的事,暗示婆婆不希望她和父親走到一起。田唱又惹出事端,她和有婦之夫談戀愛,人家老婆打上門來,田唱下得六神無主。田歌息事寧人替田唱賠禮道歉。田家的臉被田唱丟盡了,田父氣得拍案大吼,這次再也不護着田唱了,讓她馬上滾回日本。田唱流淚向姐姐傾訴,她現在心裏極度失衡,也想和哥姐一樣過幸福的生活。田歌心疼妹妹,極力地安慰她,讓她和自己一起經營印務社。沈丹竹堅決反對田唱涉入印務社的工作,田歌只好又去央求哥哥給嫂子做工作。牧野想辦法帶妻子出去旅遊散心,田歌趁機讓田唱進了印務社工作。高母讓田父也上老年大學,豐富自己以便更好地和白阿姨相處,田父急忙辯解對白阿姨並沒有意思,而是和高母更有共同語言,高母言詞躲閃着田父,爭執中兩位老人的手緊緊拉在一起……


    第27集

      田歌又發現了高壹和女同學的照片,她生氣地質問天羽怎麼和兒子談的,竟然屢禁不止。田歌自己找兒子談話,高壹卻責怪母親未經他同意擅自番他的東西,母子的交談不歡而散,高壹感到自己不被尊重,賭氣不再和母親説話。田牧野出面替田歌分憂,為了讓父親和高母分開,安排父親到陵風縣補差。牧野和天羽的工廠聯營,在陵風縣合作生產化工產品,天羽主抓生產,事業進入順利階段。田父對牧野工廠存在的安全隱患非常擔憂,而牧野又不聽勸告,使田父很生氣。田父打電話對高母抱怨自己的苦衷,高母瞞着家人去看望田父安慰他,兩位老人情投意合,商量再婚的事情。天羽到了陵風縣,出乎意料地看到母親和岳父真地走在一起,他告訴二老他和牧野都同意他們的再婚,而田歌卻非常反對,他和牧野讓二老給他們時間去説服田歌。高母也注意到田歌把自己母親的照片擺到牀頭,她覺出田歌不願意她和田父在一起的心思,老人內心非常苦悶。


    第28集

      田歌心平氣和地和兒子談心,讓他把心思放在學習上,高壹答應母親高中階段不談戀愛。高母心知田歌的想法,她不會輕易同意她和田父在一起,獨自一人默默地回了老家。熱心地大孟經常為田歌的印務社聯繫業務,田歌非常感激。大孟從雜誌社辭職,要去其他城市發展,他臨走來向田歌告別,表露自己愛慕田歌多年的心聲,大孟的話令田歌非常震驚,她一向把大孟當成知己對待,分別時大孟緊緊地擁抱田歌,讓她好好生活。而這一幕被田唱偷偷錄了音。田唱以錄音威脅姐姐,提出要做印務社老闆,否則把錄音給姐夫聽。田歌由憤怒而心碎,她對妹妹的自私徹底絕望,氣急下她動手打了妹妹。田歌暫時退出印務社,田唱掌握了印務社大權,工作上連連出錯,加之她盛氣凌人的態度,工作人員紛紛離職。沈丹竹見到印務社被田唱搞得一塌糊塗,憤怒地找田唱算賬。心緒煩亂中的田歌收到匿名電子郵件,是情書,裏面列舉了她的種種優點,鼓勵她發揮潛能接受挑戰,田歌猜測是大孟所寫。


    第29集

      田歌連續地收到了幾封電子情書,可對方根本不透露自己的真實姓名,她想把這件事告訴天羽,可是天羽總是在忙根本沒有時間聽她説話。田歌更加心煩意亂,她把婆婆從老家接回來,告訴婆婆電子情書的事,高母幫田歌分析寫信人。匿名人要約田歌到公園見面談話,高母陪田歌一起如約到公園,另她們意想不到的事,竟然是高天羽捧着一束玫瑰花出現在田歌面前。天羽承認情書是他所寫,原來大孟已對天羽把所有的事和盤托出,天羽能理解大孟對田歌的感情,所以想用這個浪漫的方法給田歌一個驚喜……


    第30集

      田牧野因工廠事故被法院起訴,田歌為了哥哥的事和嫂子四處奔走。天羽一人到醫院給田歌拿檢查結果,醫生的診斷結果讓天羽感到如晴天霹靂:田歌的得是晚期肝癌。天羽把巨大的悲痛隱藏在心裏,對田歌撒謊説是膽結石,讓她馬上住院。田歌從丈夫慌亂的眼神中意識到自己病情嚴重,她默默地為家人做最後的安排:送兩位老人去旅行結婚;讓妹妹今後多照顧父親;到學校了參加兒子的家長會,安排好一切後她在丈夫的陪同下住進了醫院。家人得知田歌患肝癌的事全都悲痛欲絕,田牧野取保候審後,急忙趕到醫院看望妹妹……田唱對自己過去對待姐姐的做法後悔莫及,撲到姐姐懷裏失聲痛哭……父親和婆婆匆匆從旅途中返回,趕在去醫院的路上……田歌被一步步推向手術室,她在心底呼喚着爸爸媽媽,一遍遍地重複呼喚着“我愛你們”,臉上洋溢着悽美的笑容……


分集劇情參考資料

媳婦演職員表

編輯

媳婦演員表

媳婦職員表

導演 鬥琪
編劇 李青

媳婦幕後製作

編輯
北京博瑞傑國際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投資製作拍攝的電視連續劇《媳婦》於2006年五一期間在珠海開機。該劇由著名導演鬥琪執導,彭玉、娟子、呂曉禾、陳鋭、劉飄等知名演員聯合主演。《媳婦》是第一部以平民視角表現普通人家、尋常人物患上抑鬱症後的悲喜與辛酸,捕捉平民老百姓最真實、最細膩、最動人,同時也是最博大的人文情懷。
眾所周知,在當今競爭激烈的今天,大家身邊的很多人因各種壓力都患有輕度或重度的抑鬱症,隨着抑鬱症的擴大化,它已成為現代人一種越來越嚴重的心理疾病,也更加得到社會的最大關注。電視劇《媳婦》就是以此為切入點,講述一位患抑鬱症的老人和她媳婦家庭所發生的悲情故事。此劇是21世紀中年人的生活寫真,表現了兒女反哺父母的人性摯愛。在劇中,彭玉飾演一位受重度抑鬱症痛苦折磨的婆婆,整日疑神疑鬼如履薄冰,兒子媳婦把她從老家接來,以為換了環境會讓老人的情緒好轉起來,不料她竟然在媳婦家連環自殺。娟子飾演的媳婦以她的善良寬容和女性的柔韌,默默承受着婆婆、老公、兒子和家庭社會各方帶給她的重重壓力,為最終走出生活的困境苦苦掙扎。她在疲累痛苦無奈中不知不覺地患上了抑鬱症。最後抑鬱成疾患上肝癌。整部戲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環環相扣,跌宕起伏。此劇的真實感人、催人淚下的劇情定能緊緊抓住觀眾的心。
在《空鏡子》、《浪漫的事》以及近期將在各台熱播的電視劇《婆家孃家》中,彭玉都是以慈祥和藹的老媽媽形象出現在觀眾面前,這次在《媳婦》中首次嘗試飾演患抑鬱症的變態老人,她本人對飾演這個角色非常認真投入,在原劇本的基礎上自己又設計了很多生活細節來潤色人物個性,使人物更加真實。剛剛在央視熱播的《喬家大院》中又火了一把的娟子飾演彭玉的“兒媳”,劇中的娟子依然延續以往温柔善良的賢妻良母形象,展現出女性作為母親、媳婦、女兒各個角色最為博大的情懷。在《高山下的花環》等影片中以出演嚴肅軍人形象而著名的老演員呂曉禾飾演娟子的“父親” ,有意思的是,在這部戲中他與彭玉這位“婆婆”從話不投機、見面就吵的親家發展成了一對相互體貼、相互照顧的黃昏戀老人,兩位老演員的精彩演技一定會讓大家大飽眼福。
該劇於2007年年初陸續在全國各地電視台的黃金時間播出,觀眾們會看到娟子和彭玉傾注全部情感演繹的一對患難婆媳。
一貫以飾演温柔慈愛母親形象見長的彭玉在《婆家孃家》中扮演的仍是一位好母親,在“女兒”李琳陷入生活的困境時傾盡全力幫女兒渡過難關,把一位善良慈愛、心胸博大的母親形象飾演得形似、神似,深受老百姓的歡迎、愛戴。令觀眾更感興趣的是,該公司正在珠海拍攝的另一部電視劇《媳婦》中,彭玉首次轉型,挑戰了一個自己從未演過的角色——一位患嚴重抑鬱症的患者。眾所周知抑鬱症已成為現代人一種越來越嚴重的心理疾病,而讓一個正常人去飾演抑鬱症患者卻並非易事。
談到在《媳婦》中飾演婆婆的這個角色,彭玉深有感觸,首先她感到自己層次高了,説話變了。由於這次飾演的是一位退休的副縣長,彭玉改變了過去戲中的説話習慣,笑稱自己常常出現領導對下級説話的説教口吻。同時,她在飾演的過程中深切的感到笑少了,哭多了。因為自己在戲中患有嚴重的抑鬱症,為使自己進入角色,平日裏愛説愛笑的彭玉變得沉默了,常常一個人躲在角落裏,反覆體會抑鬱症患者的心態。這部戲中哭戲很多,飾演彭玉“兒媳”的娟子説,這部戲裏很少能有特別開心的笑。彭玉飾演的抑鬱症老人更是如此,她常常是哭得聲嘶力竭,下了戲很久以後心情都不能平復下來。面對記者,彭玉一臉倦容地説:“我很累,真的很累。”可想而知,這個費心費力的角色對於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來説是個多麼大的挑戰。彭玉的女兒擔心自己的母親不能從角色中跳出來,彭玉請家人和觀眾放心,她還是那個開朗的彭玉,還是那個大家心目中健康快樂的彭玉。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