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姚興

(後秦第二位皇帝)

編輯 鎖定
姚興(366年~416年),字子略,京兆郡長安縣(今陝西省西安市)人,十六國時期傑出的政治家佛學家後秦第二位皇帝,武昭帝姚萇嫡長子。
生性仁慈,氣度不凡。初仕前秦,授太子舍人。後秦建國後,冊立為皇太子,監國留守長安。建初九年,擊敗前秦苻登後,正式即位,年號皇初。姚興勤於政事,治國安民,發展經濟,興修水利,關心農事,體恤孤寡。皇初六年(399年),面對天災頻頻,自降帝號。統一關隴地區,實現後秦北魏東晉三足鼎立。弘始元年(399年),率兵南伐東晉,攻陷洛陽,基本控制黃河、淮河、漢水流域。然而,在位後期窮兵黷武導致國力不足,苛捐雜税激化階級矛盾。內部諸子爭位,皇太子姚泓懦弱平庸,導致政局不穩,動搖了國本。
姚興在位時推崇佛教、儒學,對北方漢文化的延續有一定貢獻,邀請姜龕淳于岐等大儒到長安講學,並讓太子姚泓拜淳于岐為師。弘始三年(401年),親迎鳩摩羅什入長安,組織了大規模佛經翻譯事業,廣建寺院。 [1] 
弘始十八年(416年),姚興駕崩,享年五十一歲,廟號高祖,諡號文桓皇帝,葬於偶陵,遺詔皇太子姚泓即位,終為東晉太尉劉裕所滅。 [2] 
本    名
姚興
別    名
秦文桓帝
姚子略
子略
所處時代
十六國後秦
民族族羣
羌族
出生地
京兆郡長安縣(今陝西省西安市)
出生日期
366年
逝世日期
416年
主要成就
誅殺苻登、懾服涼州、攻克洛陽、大興佛法
廟    號
高祖
諡    號
文桓皇帝
在位時間
394年~416年
年    號
皇初弘始
陵    寢
偶陵

姚興人物生平

編輯

姚興早年經歷

羌族是中國西北地區的古老民族,最早約有一百五十餘種部族。姚興祖上的燒當羌(又名研種羌)屬於其中較大的一種。公元二世紀初,燒當羌為東漢政府擊破,由河曲(今青海省東南境河曲之地)被徙至漢陽(今甘肅省甘谷縣)、安定(今甘肅省鎮原縣南)、隴西(今甘肅省臨洮縣)一帶。西晉永嘉年間,居住在隴西赤亭的一支燒當羌人在姚興祖父姚弋仲的率領下,從赤亭徙居隃糜(今陝西省千陽縣東)。咸和八年(公元333年),後趙主石虎徙關中豪族及氐羌十萬餘户以實關東。姚弋仲被石虎封為西羌大都督,率數萬羌人移居清河灄頭(今河北省棗強縣東北)。後趙時期,姚弋仲先後任侍中、徵西大將軍、右丞相等職。後趙滅亡,他又接受東晉的封爵,任六夷大都督、車騎大將軍、大單于。姚弋仲死後,姚興的伯父姚襄背叛東晉,在山桑(今安徽省蒙城縣北)打敗揚州刺史殷浩,屯兵盱眙(今江蘇省盱眙縣北),招集流人,初步建立政權。不久,姚襄率領部眾返回關中,途中被前秦軍隊擊殺,其弟姚萇率餘部投降前秦。
姚萇,字景茂,是姚興之父。降前秦後,姚萇因累立大功,被授以左衞將軍、揚威將軍、龍驤將軍,歷任隴東、汲郡、河東、武都、武威、巴西、扶風太守,寧、幽、兗三州刺史,步兵校尉等職。淝水之戰後,南征失敗的前秦分崩離析。太元九年(384年),姚萇得到關中羌人和西北豪族的支持,在渭北馬牧正式脱離前秦,重建政權,自稱大將軍、大單于、萬年秦王,建元白雀。史稱後秦。姚萇的力量發展很快,陸續歸附他的各族人口有十幾萬户。前秦主苻堅曾幾次派大軍進攻姚萇,都未能取勝。次年七月,困守在長安的苻堅突破鮮卑慕容氏的包圍到達五將山(今陝西省岐山縣東北),被姚萇擒殺。白雀三年(386年),鮮卑慕容氏放棄長安東走,姚萇乘機佔據長安,稱帝改元。後秦雖然打敗周圍的一些割據勢力,基本上控制了關中,但佔據隴西的苻登堅持與姚萇為敵,使它不得安寧。苻登苻堅的族孫。苻堅、苻丕父子死後,他繼立為帝,擁有部眾十餘萬人。姚萇及其弟姚碩德多次與之攻戰,始終未能將其消滅。建初九年十二月(394年1月),姚萇病死,其子姚興嗣立,苻登仍是後秦王朝的強大威脅。 [1] 

姚興初登大位

姚興為姚萇的長子,後秦建國時被立為皇太子,嗣位時年二十四歲。前秦時期,姚興曾作過苻堅的太子舍人。姚萇馬牧起兵,姚興時在長安,聞訊後冒險出逃,投奔父親。後秦建國後,姚萇經常外出與苻登作戰,姚興以皇太子身分鎮守長安,統理政事。這期間,姚興同一些漢族的儒家學者建立了比較融洽的關係,同時受到了他們的很多影響。後秦建初七年(392年)三月,姚萇在前線患病,急召姚興到安定行營,準備安排後事。臨行前,姚興擔心原屬苻秦的幾位降將不易駕馭,果斷地將他們全部除掉。到達安定後,姚萇病勢緩和,姚興隨之被留在軍中。第二年五月,苻登政權內部發生內訌,其右丞相竇衝脱離苻登,自立為秦王。七月,竇衝被圍,轉而向姚萇求援。後秦的謀臣尹緯建議姚萇派姚興前往,以使太子有個能實際參加戰鬥的機會,增加今後的應變能力。姚興第一次統率軍隊指揮戰鬥就取得了巨大的勝利。在戰鬥中,他巧妙地避開與苻登大軍正面決戰,採用直接偷襲對方老巢的戰術,結果用極小的代價給敵人以重創,順利地完成了救援計劃。姚萇對於兒子統兵治國的才能比較滿意,在臨終前,輔政大臣姚晃追問攻滅苻登的打算,姚萇回答説:“這一大業馬上即可成功。姚興的才智足可以辦到,你們不必問我了。”
姚萇初死,落在姚興肩上的擔子十分沉重。他不僅要對付苻登,還要防範後秦政權內部的各種勢力。因此,姚興沒有馬上發喪。他害怕後秦分鎮安定、陰密(今甘肅靈台縣西)的其叔姚緒、姚碩德和戍衞長安的其弟姚崇聞訊會發動叛亂。三人之中,以姚碩德威望最高、兵力最強,對姚興的威脅最大。但姚碩德深明大義,顧全大局,不願在苻登未滅的時候,自尋干戈,授首與人。為打消姚興的顧慮,他很快來到長安表明態度,承認姚興的領袖地位,從而緩和了後秦國內的緊張氣氛。姚興以誠相待,優禮有加。 苻登聽到姚萇死去的消息,非常高興。他調動大軍,全力東進,準備一舉消滅後秦。苻登先後攻佔姚奴、帛蒲二鎮,到達始平附近的廢橋。始平(今西安市鄠邑區以西)處於渭水之濱,距長安不足百里。後秦咸陽太守劉忌奴又乘亂反叛。形勢對姚興十分不利。
姚興相關壁畫 姚興相關壁畫
為減少因名號問題而引起的紛擾,姚興決定暫不稱帝。自號為大將軍,以輔政大臣尹緯為長史,狄伯支為司馬,整頓軍隊迎擊苻登。姚興臨危不亂,從容鎮定。首先以奇兵突襲咸陽,將劉忌奴擒獲,消除了後顧之憂。然後,親率大軍趕赴廢橋,解救始平
先行到達始平的尹緯,接受始平太守姚詳的建議,在廢橋與苻登對峙。尹緯命令軍隊據守要塞,消耗敵人,並切斷敵人的水源。苻登的人馬缺水,渴死不少,因此頻頻對廢橋發動攻勢。尹緯認為摧毀敵人的時機已經成熟,準備全線反攻。姚興擔心苻登的力量太強,急忙進行勸阻。尹緯解釋説:“如今的形勢很不穩定,如果不鼓足勇氣打敗敵人,我們就要完了。”
後秦皇初元年(394年)初夏,兩軍在廢橋展開決戰。這一戰,後秦大獲全勝。苻登的軍隊徹底崩潰,他本人狼狽地逃到平涼(今甘肅省平涼市西),躲進馬毛山裏去了。
廢橋一役是決定姚興命運的一次重要戰事。它為後秦最後消滅苻登、稱霸關隴奠定了基礎,戰爭的勝利極大地提高了姚興的威望,鞏固了他的地位。廢橋戰後,姚興正式為姚萇發喪,並在始平附近的槐裏即位稱帝。通過這次戰役,姚興加深了對尹緯的瞭解,他們之間建立起比較密切的君臣關係。尹氏是天水大族,前秦時期受到苻堅的禁錮,尹緯只當到尚書令史。姚萇對他也不甚重視,而姚興卻很倚重尹緯,先後委任他為輔國將軍司隸校尉、尚書左右僕射等重要職務。
當年七月,姚興一面命人乞伏乾歸堵截救援苻登的軍隊,一面親自率軍攻打馬毛山。在那裏,姚興一鼓作氣擊潰苻登,把他擒獲後殺死。為了根絕隱患,姚興解散苻登的部眾,安排他們重新進行農業生產。姚興還把三萬户民户從陰密遷到長安,以充實由於氐人、鮮卑慕容人外徙而顯得人力不足的京畿地區。他將自己直接管轄的大營一分為四,由四軍分別統領這些民户。
回師長安不久,姚興又消滅了盤踞在武功(今陝西省舊武功)的割據勢力竇衝。經過這些努力,後秦終於控制了隴東地區。 [1] 

姚興文治武功

皇初三年(396年),姚興先後佔取成紀、上邽(兩地皆在今甘肅省天水市西),勢力達到天水郡。姚興委任有將帥之才的其叔父姚碩德為秦州牧、領護東羌校尉,鎮守上邽,為全面奪取隴西作準備。
同年年底,姚興派叔父姚緒東渡黃河,攻佔了原屬西燕的河東地區。兩年前,西燕被後燕慕容垂滅亡,河東地區遂為西燕大將柳恭控制。柳恭阻河自固,姚緒幾次攻打都未能得手。直到藉助汾陰大族薛氏的幫助,姚緒才在龍門偷渡成功。後秦大軍一舉拿下蒲阪,柳恭被迫而降。姚興把河東劃歸並、冀二州,以姚緒為二州牧,鎮守蒲阪。
第二年九月,姚興之弟姚崇攻擊鮮卑薛勃部,把後秦的疆域向北擴展到上郡(今陝西省榆林市南魚河堡)一帶。
後秦弘始元年(東晉隆安三年,399),姚興開始蠶食東晉領土。當時坐在東晉國君寶座上的晉安帝是個白痴,朝廷大權由昏庸荒唐的司馬道子司馬元顯父子把持,政治異常腐敗。幾個強大的方鎮覬覦中央的權力,多次舉兵內向,兵車屢動,戰亂頻仍,社會動盪不安。姚興乘東晉衰亂,一再發兵東進,先是逼迫東晉的弘農(今河南省靈寶縣北)太守、華山(今陝西省華縣)太守以地歸附,進一步佔據上洛(今陝西省商縣)。在掃清障礙之後,姚興命其弟姚崇、鎮東將軍楊佛嵩攻取古都洛陽。後秦的軍隊在金墉城下遭到東晉河南太守夏侯宗之的頑強抵抗,未能取得戰果。金墉在洛陽的西北角,城小而固,是攻戰戍守、保衞洛陽的要地。姚崇久攻不下,轉而向東掃平柏谷(今河南省偃師東南),並將周圍一帶的百姓二萬餘户盡數遷到關中。之後,姚興再度命姚崇和楊佛嵩率軍圍攻洛陽。這時,東晉新任的河南太守辛恭靖一面嬰城固守,一面派人向雍州刺史楊佺期求救。楊佺期請求初入中原兵力正強的北魏政府出兵解圍。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辛恭靖堅守百餘天。然而北魏的救兵始終沒有出現。兩個月後,洛陽城被後秦攻破。洛陽城破,影響很大,淮河、漢水以北的許多地方勢力都歸附了姚興。
在動亂的十六國時期,姚興是一位有作為的少數民族君主。在前期,他關心政事,比較好地處理了統治集團內部的關係。軍事上,姚興信任和使用兩位能征善戰的叔叔姚緒和姚碩德;政治上,他依靠的是足智多謀的尹緯。他能夠傾聽臣下的意見,注意提拔一些有才能的人擔任重要官職。攻佔洛陽後,姚興命令百官為朝廷薦舉有真才實學的人。有的臣下曾抱怨世間人才太少,姚興反駁説:“自古以來,有作為的帝王使用人才,既不能找先賢,也不能等後人,他們隨時選拔人才都能取得成功。你自己沒有識人之明,怎麼能説天下沒有人才呢?”兵部郎邊熙認為軍令煩苛,姚興根據他的建議刪削了過濫過重的部分。城門校尉王滿聰不滿意姚興出遊晚歸,以天黑不辨奸良,不開城門。姚興只好從別門而入。第二天,為了嘉獎王滿聰盡忠職守,姚興特意提升了他的官職。
為澄清吏治,姚興採取嚴厲措施打擊貪官污吏。對於比較清廉的臣屬,他不僅給予物質上的獎勵,還下書表彰,越級提拔他們的職務。後秦在長安辦有律學,學員都是地方郡縣的閒散官吏。經過一段時間的法律學習之後,學有成績的人被派回原地負責司法。姚興規定,凡州郡縣地方政府不易判定的案例,一律報請中央政府裁決。他本人經常在諮議堂,旁聽判決,儘量避免冤獄的發生。
姚興還曾發佈命令,要求各地政府釋放因災荒貧困而自賣為奴的百姓;禁止百姓製造錦繡和過多地進行宗教祭祀;安葬陣亡的將士和撫卹他們的家屬等等。此外,他本人以身作則,厲行節儉,從不用金銀裝飾的車馬器物。在姚興的帶動之下,後秦上下崇尚清素,達官貴人也不敢肆意奢侈浪費。這些措施,對於階級矛盾的緩和和關隴地區經濟的恢復與發展,無疑是有益的。
姚興繼承姚萇的政策,大力提倡儒學,興辦學校。當時,許多著名的學者如天水姜龕、東平淳于岐馮翊郭高等雲集長安,講學授徒,各有弟子門生數百人,遠道而來的求學者竟達上萬人。洛陽城內的涼州碩儒胡辨,弟子千餘人,關中不少青年人慕名前去就學。姚興特別指示各地關卡,對來往的儒生,一律放行,不許刁難。姚興素以精通典籍聲聞遐邇,政務之暇,經常在內宮召見學者,和他們一起講論道藝,錯綜名理。其中一些善於為文的人,被姚興安排在身邊,參管機密,起草詔書。姚興提倡儒學意在維護統治,但在客觀上為保存和發揚漢族傳統文化做出了貢獻。
姚興比較注意軍紀。史書上講,他的軍隊“軍令齊整,秋毫無犯,祭先賢,禮儒哲”。由於能夠作到“軍無私掠”,後秦的軍隊,最初的名聲還是比較好的。
後秦的西鄰是一個乞伏鮮卑人建立的國家。它的國號也叫作秦,史稱西秦。乞伏鮮卑人原居漠北,西晉時期開始遷徙到隴西。淝水戰後,其部落酋長乞伏國仁招集諸部,擁兵自立,有眾十餘萬人,逐漸割據隴西。乞伏國仁曾依附於苻登,受封為苑川王。乞伏國仁死後,其弟乞伏乾歸改稱河南王,建都金城(今甘肅蘭州市西北)。苻登敗死後,乞伏乾歸擊殺仇池王楊定,盡有隴西、巴西之地。後來,乞伏乾歸連續戰勝後涼和吐谷渾,獲取大量的人口和土地。
乞伏乾歸本來就是後秦統一關隴、進軍河西的障礙。西秦國力日強,特別是弘始二年(400年)乞伏乾歸把首都從金城東移至苑川(今甘肅榆中縣大營川地區),更使姚興感到不安。這年五月,姚興命令姚碩德將兵五萬,由南安峽進擊西秦。乞伏乾歸親自從苑川趕到前線,兩軍在隴西城(今甘肅隴西南)下形成對峙。由於深入敵境,人地生疏,樵道又被切斷,後秦軍隊逐漸陷入困境。姚興得到報告,立即封鎖消息,遠程跋涉,親自增援姚碩德。
後秦時期圖 後秦時期圖
乞伏乾歸採取誘敵深入的辦法,準備一舉殲滅後秦主力。他預先將精鋭的中軍兩萬人埋伏在伯陽川,並在侯辰谷安排四萬人的外軍作為後繼。然後,他帶領幾千騎兵迎候姚興,以引誘敵人進入包圍圈。但是,交戰時恰遇災害性天氣,大風昏霧,遮天蔽日,乞伏乾歸迷失道路,與中軍斷絕聯繫,誤入外軍陣地。作戰計劃不能照常執行,西秦軍隊措手不及,被姚興打敗。乞伏乾歸丟棄大軍,輕騎遁回苑川。失去主帥的西秦軍隊三萬六千人皆放棄武器,投降後秦。後乞伏乾歸一度依附南涼,經過輾轉反覆,最終還是歸屬了姚興。
征服隴西之後,姚興的兵馬越過黃河繼續西進,先後消滅後涼,逼降南涼、北涼和西涼,佔據西方重鎮姑臧(今甘肅武威)。這樣,後秦的疆域“南至漢川,東逾汝潁,西控西河,北守上郡”(《讀史方輿紀要》),成為十六國後期國力僅次於後燕的強盛王朝。 [1] 

姚興爭鋒北魏

就在後秦勢力順利到達河西的時候,它的北部和東部地區卻遭到了北魏軍隊的攻擊。北魏是拓跋鮮卑人建立的國家。拓跋鮮卑人原起大興安嶺,後不斷南下。淝水戰後,386年其部落酋長拓跋珪糾合部眾復建代國,同年改號為魏。在打敗和消滅周圍的一些部落後,拓跋珪基本上控制了代北地區。皇初三年(396)十月,拓跋珪進擊中原,戰勝了強大的後燕。兩年後,拓跋珪定都平城,稱帝改元,並正式定國號為魏,史稱北魏。北魏和後秦互相接壤,都有吞併對方的慾望。早在後秦建初七年(392年),姚萇因收納反叛拓跋鮮卑的沒弈幹部落,而與魏結怨。姚興即位後,又重用逃亡到沒弈幹處的赫連勃勃,更激怒了拓跋珪。弘始四年十二月(公元402年1月),北魏以五萬大軍攻陷高平,沒弈干與赫連勃勃南逃上邽(今甘肅天水)。魏軍將高平的府庫積蓄及所有牲畜洗劫一空,並將這裏的百姓也盡數徙到平城(今山西大同)。同時,北魏的平陽太守又發兵侵入河東,從東部威脅後秦。還有一支北魏軍隊打敗了西秦的附庸國黜弗、素古延等部。數路魏軍一齊攻擊,兵鋒所及,一片廢墟。後秦舉國震動,長安城內人心惶惶,關中地區的很多城堡白天也不敢把城門打開。
姚興不甘示弱,決定回擊北魏。弘始四年(402年)五月,姚興以大將姚平、狄伯支為前鋒,帶兵四萬進攻北魏的幷州(今山西地區)。他自己親率四萬七千人的後繼部隊,擔任支援。兩個月後,姚平等人拿下了幷州的要塞乾壁。但是,拓跋珪的反應很快,立即傾兵來救,迅速將姚平反圍在汾水東岸的柴壁(今山西襄汾南)。不久,拓跋珪又在蒙坑將救助柴壁的姚興大軍擊潰。姚平身陷重圍,逐漸矢盡糧絕。十月裏的一天深夜,姚平準備突圍與列兵汾西的姚興會合,然而兩人都把希望寄託在對方身上,僅有吶喊,而無接近敵人的實際行動。突圍不成,姚平投水自殺。於是,兩萬大軍斂手就擒。對岸的秦軍坐視這場敗亡,力不能救,皆哀號慟哭,聲震山谷。姚興向拓跋珪求和,遭到拒絕。魏軍企圖乘勝拿下蒲阪,取得河東。只是由於柔然突然騷擾北方,拓跋珪才被迫撤走。柴壁一戰是對姚興的一次重大打擊,從此後秦再也無力東進與北魏抗爭,實際上已經失去了奪取中原的希望。
弘始五年(東晉元興二年,403),後秦向南方擴張領土,取得成效。當時東晉王朝內部發生變亂,荊州刺史桓玄從上游起兵,長驅攻入建康。桓玄逼迫晉安帝禪位於己,改國號為楚。桓玄之變,加劇了東晉統治集團的內部矛盾,一些不滿桓玄統治的官吏北上投降後秦。他們為姚興提供了南方社會虛弊的真實情況,加強了他南下用兵的信心。這一年,姚興先後攻取了東晉的南鄉、順陽、新野等十二郡土地。
同年,後秦的軍隊還重創了仇池(今甘肅成縣西)的割據政權,迫使仇池王楊盛送子為質,接受姚興的封號。 [1] 

姚興尊崇佛教

姚興信佛 姚興信佛
弘始七年(405年),姚興在長安開闢逍遙園,以此處作為僧人鳩摩羅什的譯經場。鳩摩羅什之父為天竺人,娶龜茲女生羅什。七歲時,羅什隨母出家。青少年時期,他曾遊學罽賓、月氏等國,初學小乘,並旁通婆羅門哲學;後改學大乘,精研《由論》、《十二門論》等經典,稱譽西域諸國。呂光平西域,攜羅什至涼州。弘始三年(401年),姚興出兵破後涼,迎羅什到長安。鳩摩羅什至長安,時年五十八歲。初住草堂寺,收納僧徒三千人。姚興待羅什以國師之禮,尊崇備至,常親率羣臣及僧眾聽他講經。羅什在涼州十八年,因此通曉漢文。他發現漢文譯經與梵文原經出入甚大,遂向姚興建議重新譯經。姚興除為羅什開闢譯經場外,還選名僧僧略、僧遷等八百餘人為其助譯。姚興不但為羅什譯經提供種種方便,有時還親自參與翻譯。他讓羅什持梵文經本譯成漢文,自己對照漢文原書,綜合理義,進行考校。《廣弘明集》中現今保留有姚興同羅什等人探研經義的一些材料。經羅什之手,前後譯經共有九十八部,四百二十五卷。在中國佛教史上,鳩摩羅什譯經是件大事。龍樹中觀宗大乘學説的主要經典,由羅什最終譯完;他還對小乘成實宗經典的翻譯,作出了大量貢獻。鳩摩羅什譯經的態度比較嚴肅,力求譯文典雅而又不失原意。從這個意義説,他的譯經活動不但有利於佛教的傳播,而且奠定了中國翻譯文學的基礎。
姚興信佛 姚興信佛

姚興丟失河西

消滅南涼、佔據姑臧以後,後秦在河西地區的統治遇到一定的困難。由於這一帶從來都不是羌人活動的地區,姚興為保住姑臧,每年都得投入大量的兵力。除有一支三千人的常駐軍外,大將齊難統率的四萬步騎主要也是戍衞這裏的。兵力緊張,再加上表面接受後秦封號的北涼國主沮渠蒙遜和南涼國主禿髮傉檀都覬覦着這座要塞,姚興感到壓力很大。所以到弘始八年(406年),他已有意放棄姑臧。但是姚興忽略了事情的另一方面。涼州刺史王尚到任五年,政績突出。在遠離長安,困守孤城的困難條件下,他輕身率下,躬儉節用,努力發展生產,安定人心,受到涼州各族人民的擁護。後秦政權對河西地區的統治正在日趨鞏固。
佛塔 佛塔
這年六月,禿髮傉檀為了討好姚興,特地獻上三千匹戰馬和三萬頭羊只。姚興認為在諸涼的國主中,唯有禿髮傉檀最忠於自己。於是,他下令將王尚調回長安,改任禿髮傉檀為涼州刺史。消息傳到姑臧,許多涼州人表示反對。他們派遣涼州主簿胡威趕到長安,請求姚興撤回成命,留住王尚。胡威埋怨姚興因貪戀小利而捨棄一方土地。指出禿髮傉檀心懷叵測,將河西五郡拱手送他,不但要給涼州百姓帶來直接的損害,而且對後秦本土也潛伏着巨大的危險。姚興意識到自己的失策,急忙派人糾正,但來不及了。禿髮傉檀用在姑臧城南駐紮的三萬大軍,迫走了王尚。隨着姑臧的喪失,後秦的勢力逐漸退出河西,僅有的保留下來的只是對諸涼名義上的領屬關係。同年,姚興的另一重大失誤是將南鄉十二郡歸還東晉,極大地削弱了自身的力量。 [1] 

姚興由盛而衰

弘始九年(407年),赫連勃勃建立的大夏政權突然崛起在後秦的北方,成為姚興無法擺脱的威脅和災難。赫連勃勃在其部族被拓跋圭打垮後一文不名,毫無力量。自接受後秦的封號、統領舊部以來,他的羽翼才日漸豐滿起來。秦魏戰後,姚興為對付北魏,改任赫連勃勃鎮朔方,並以三交五部鮮卑及雜虜二萬餘落撥他管轄。赫連勃勃實力大增,遂決定叛秦自立。弘始八年(406年),他把柔然可汗社侖獻給姚興的八千匹戰馬劫獲,並以射獵的名義襲殺了岳父沒弈幹,並其部眾。次年六月,他自稱天王、大單于,建國號為大夏。在陸續打敗一些部落和割據勢力之後,赫連勃勃開始騷擾姚興。十月,他連陷後秦的北部諸戍。有的部下建議他定都高平,赫連勃勃不同意。他認為專固一城,不能發揮騎兵高速度作戰的特點。他要採取是倏來忽往的突襲戰術,使姚興疲於奔命,防不勝防。赫連勃勃的作法,果然奏效。在鐵弗騎兵的襲擊下,後秦嶺北地區的城鎮整天處於緊張狀態,根本無法進行正常的生活。
弘始十年(408年),赫連勃勃又在青石原大敗後秦軍隊,俘獲和斬殺五千餘人。姚興不能容忍赫連勃勃的一再挑釁,開始籌劃反攻。他首先改善了同赫連勃勃宿敵拓跋珪的關係,然後,命令大將齊難率領兩萬騎兵尋找鐵弗人的蹤跡,準備大戰赫連勃勃。
後秦的兵力有限,姚興本應全力對付主要敵人赫連勃勃。但是,在派兵北上的同時,他又派出以姚弼為主帥的三萬步騎進攻河西,這就使得兵力過於分散。
姚興有個僥倖心理:禿髮傉檀一年前被赫連勃勃戰敗,名臣勇將消耗掉十分之六七,之後內亂頻生,國力大衰。姚興認為這是個打敗禿髮傉檀,重返河西的大好機會。為麻痹對方,姚興聲稱姚弼的大軍不針對南涼,它是配合齊難大軍作戰、防範赫連勃勃西逃而部署的。
姚弼到達金城,有個部下建議乘禿髮傉檀猶豫不定,輕騎突進,掩襲姑臧,但是未被採納。等到後秦兵至姑臧時,禿髮傉檀已完全明白姚興的意圖,作好了設防。禿髮傉檀把許多牛羊趕到野地,引誘後秦軍隊進行略搶。結果,秦將斂成中計,被打得大敗,部下死亡七千多人。姚弼被南涼人圍困在姑臧的西苑,水源斷絕,形勢危難。幸虧姚興派去增援的姚顯及時趕到,才避免全軍覆沒。姚顯好言撫慰禿髮傉檀,得以安全退兵。從此,禿髮傉檀不再畏懼後秦,是年重新稱王,大赦改元,設置百官,與後秦完全脱離領屬關係。
北線作戰的秦軍遭到比河西更大的損失。赫連勃勃避開來勢洶洶的齊難,將大軍撤到朔方東北的河曲,然後利用後秦軍隊縱兵野掠的機會,潛師殺回。齊難猝不及防,敗退途中被夏兵活捉,全軍覆沒。這一仗使後秦聲威大降,嶺北地區原附屬於姚興的部落和割據政權,紛紛轉依赫連勃勃。
弘始十一年(409年)正月,姚興重新調整兵力,派出以其弟姚衝為主帥、大將狄伯支為副帥的四萬騎兵襲擊赫連勃勃。不料,事情中途有變,姚衝企圖回兵長安,奪取政權。狄伯支拒絕參與陰謀,被姚衝毒死。事變雖被姚興迅速平息,但是預期的軍事目的沒有達到。三個月後,赫連勃勃卻成功地襲擊了後秦的平涼,搶虜人口七千餘户,並進屯平涼以南的依力川。
九月,姚興傾兵來到依力川附近的貳城,要與赫連勃勃決一死戰。赫連勃勃先發制人,乘後秦人馬尚未完成集結,猛地襲擊貳城的姚興老營。姚興面對如潮似湧的大夏鐵騎,一時懵頭轉向,竟然準備丟下大軍,逃到擔負糧運的後軍那裏。在羣臣的苦諫之下,姚興沒有走成,但他的舉動已鑄成大錯。秦軍本來就懼怕大夏鐵騎,主帥的臨陣驚慌,更加重了恐怖情緒,結果又被赫連勃勃打敗。在姚文宗等勇將的死戰之下,姚興得以敗還長安,倖免罹難。夏軍乘勝洗劫了周圍的郡縣,將當地七千餘户北徙到大城(今內蒙杭錦旗東南)。
赫連勃勃把南下騷擾姚興作為既定國策,導致後秦與大夏間的戰爭頻繁發生。此後一直到姚興病死,在雙方的戰鬥中,後秦很少有獲勝的機會,而驍騎風馳的夏人卻使平涼、杏城、定陽(今陝西延長縣南)等重鎮幾度易手,先後消滅秦軍近十萬人,搶掠人口兩萬多户,牲畜財產不計其數。一而再的戰爭失利和姚碩德姚緒、尹緯等著名文臣武將的相繼去世,使姚興的處境日益困難。為了避免更多的人口落入赫連勃勃的手裏,姚興將數千户邊鎮居民安置到內地陳倉(今陝西寶雞市東)。為了集中兵力,他將增援南燕的軍隊撤回;為了彌補國用不足,他增加在關津渡口的商税,甚至對鹽竹山木,也巧立名目擴大税收。姚興的這些措施,並沒有幫助他擺脱困境。撤回援燕的軍隊,造成東晉迅速攻滅南燕,轉而威脅後秦;增加税目,極大地加重了人民負擔,激化了階級矛盾。姚興飲鴆解渴、殺雞取卵,為自己釀成了新的苦酒。
弘始十四年(412年),後秦潁川太守向姚興報告説,東晉在邊境附近的芍陂(今安徽壽縣南)一帶屯兵,應該及時採取措施。姚興認為,東晉積弱,不敢輕開邊釁,所以雖然與臣下討論了有關燒糧掠野的防禦措施,實際上卻沒有執行。他低估了劉裕收拾政局的能力,更沒有想到對方在滅掉南燕後,已有吞併關隴的設想。
這一年,原附屬於後秦的仇池王楊盛派兵侵擾祁山。姚興派出四路大軍,分別從鷲峽、羊頭峽、洴城出發,反擊楊盛。姚興本人親自帶領五千騎兵,從雍縣奔赴隴口與諸軍會師。在戰鬥中,由於一位將領畏懦不進,其他軍隊失去配合,結果被楊盛擊敗,姚興無功而還。有位臣下把這次失敗解釋為楊盛佔了地勢險固的便宜,其實更主要的原因還是後秦國力的衰敗和軍紀的渙散。 [1] 

姚興死於危難

弘始十六年(414年)五月,姚興突患重病。後秦皇室內部發生權力之爭,幾乎演成大規模的內戰。
亂子是由皇子姚弼謀奪太子之位引起的。在姚興的諸子中,皇長子姚泓並不受寵。這主要因為姚泓性格寬和、才能平庸,且又體弱多病。早在弘始四年(402年)立太子時,姚興對他就頗為猶豫。姚興喜愛皇子姚弼,認為他是比較理想的繼承人,因此平素格外寵信。野心很大的姚弼逐漸滋生奪嫡的慾望。他原以雍州刺史之職,鎮守安定,經過買通姚興的左右,弘始十三年(411年)調入中央,任尚書令、侍中等職。姚弼取得相權後,努力結納黨羽,積極製造輿論,企圖擊敗皇太子。但大多數朝臣對他比較反感。為了使別人不敢反對他,姚弼給傾向於姚泓的大臣姚文宗羅織了許多罪名,激怒父親將姚文宗殺死。他還苦心積慮地在姚興身邊安插親信,廣樹爪牙,逐漸控制一些中樞機要部門。姚興對姚弼的活動,採取縱容的態度。有人提醒姚興注意事態發展的危險後果,他假裝糊塗,不予理睬。對於姚弼的奪嫡陰謀,皇太子姚泓已有戒備。這次姚興生病,姚泓一面親自到內宮侍疾,一面在皇宮內安排下重兵,以防不測。許多忠於太子的要臣分別統領禁軍,宿衞大內。
姚泓並非過慮,姚弼在府第裏已埋伏下數千甲士,準備一旦姚興去世,立即武力奪權。其他皇子也不甘示弱,在京城的皇子姚裕給鎮守蒲阪的哥哥姚懿送去密信,要他串連在外典管重兵的諸皇子,以討伐姚弼的名義,舉兵內向。姚懿得訊,立即動員軍隊,赦免囚徒,建牙誓眾,開赴長安。姚洸、姚諶等人也分別起兵於洛陽、雍縣。一時劍拔弩張、烽煙滾滾,大有內戰一觸即發之勢。幸虧姚興大病不死,緊張的形勢才得以緩和下來。姚興雖對姚弼恃寵不虔,阻兵懷貳的罪行有所認識,但仍偏愛姚弼的才氣,不忍加刑,只是免去了姚弼的尚書令職務。姚懿等人罷兵還鎮後,專程進京面諫姚興,要求懲辦姚弼。姚興把他們搪塞了過去。
在進京面諫的皇子中,以姚宣抨擊姚弼的措詞最為激烈,姚弼十分痛恨他。第二年三月,姚弼誣陷姚宣,姚興信以為真,派人到杏城將姚宣逮捕下獄。赫連勃勃乘機攻打杏城,後秦守軍臨戰易帥,戰鬥力大減,遂兵敗城陷。這時,姚興已完全恢復了對姚弼的信任,並將三萬大軍交給他,由他負責鎮守秦州。臣下尹昭反對姚弼掌握強兵,批評姚興為後秦製造隱患,但姚興不以為然。
不久,姚興再度患病。姚弼故伎重演,稱疾不朝,又開始在府第聚兵。姚興氣得發昏,在處決姚弼的幾個黨羽之後,召集羣臣商討逮捕和懲治姚弼的辦法。然而姚興只是一時之怒,到火氣一消,愛子心切,故數日議而不決。消息走漏,姚弼的黨羽磨刀霍霍,十分活躍。姚興害怕兵變,被迫下令逮捕姚弼,但又暗示姚泓出面來説情,並以此為詞將姚弼赦免。
後秦弘始十八年(416年)二月,姚興病勢轉重,自知不久人世,遂下令太子監國。姚弼的黨羽在謀殺姚泓和劫持姚興的計劃未逞後,開始策劃入宮作亂。姚興終於下令收繳姚弼的武裝,逮捕姚弼。姚弼的死黨姚洸誤信姚興已死的謠傳,帶兵攻打端門,皇城內外展開了激烈的戰鬥。姚興勉強支撐病體,被人扶到殿前,宣佈處死姚弼。亂軍失去鬥志,潰散而去。事變平息的第二天,姚興病發去世,終年五十一歲。 [1] 

姚興人際關係

編輯
輩分
關係
姓名
簡介
父祖
父親
即秦武昭帝,後秦第1位皇帝。
母親
虵氏
虵皇后
平輩
二弟
官至司空,封安成侯。
三弟
官至後將軍,封義陽公。
四弟
官至中軍將軍,封齊公。
五弟
官至衞大將軍,封常山公。
六弟
封濟南公。
七弟
官至平北將軍
妹妹
——
——
皇后
張氏
張皇后弘始四年(402年)冊封為皇后。
齊氏
即齊皇后,弘始十四年(412年)冊封為皇后。
子輩
長子
即後秦第3位皇帝。
次子
即後秦第4位皇帝。
三子
官至大將軍,封廣平公。
四子
官至徵南將軍,封陳留公。
五子
姚宣
——
六子
官至鎮西將軍
七子
封南陽公。
八子
封平原公。
九子
姚質
——
十子
——
十一子
姚裕
官至車騎將軍
十二子
姚國兒
——
十三子
姚耕兒
——
十四子
官至太常卿,封隴西公,尚北魏陽翟公主。追贈雍州刺史、隴西王,諡號獻。
女兒
——
姚皇后,嫁北魏第2位皇帝拓跋嗣,諡號昭哀皇后。
從女
——
姚夫人,嫁劉宋第1位皇帝劉裕

姚興歷史評價

編輯
晉書》:①“興始崇構,泓遂摧滅。”②“子略克摧勍敵,荷成先構,虛襟訪道,側席求賢,敦友弟以睦其親,明賞罰以臨其下,英髦盡節,爪牙畢命。取汾、絳,陷許、洛,款僭燕而籓偽蜀,夷隴右而靜河西,俗阜年豐,遠安邇輯,雖楚莊、秦穆何以加焉!既而逞志矜功,弗虞後患。 委涼都於禿髮,授朔方於赫連,專己生災,邊城繼陷,距諫招禍,蕭牆屢發,戰無寧歲,人有危心。豈宜騁彼雄圖,被深恩於介士;翻崇詭説,加殊禮於桑門!當有為之時,肄無為之業,麗衣腴食,殆將萬數,析實談空,靡然成俗。夫以漢朝殷廣,猶鄙鴻都之費;況乎偽境日侵,寧堪永貴之役!儲用殫竭,山林有税,政荒威挫,職是之由,坐致淪胥,非天喪也。” [4] 
國史大綱》:“時河、洛一帶久已荒殘,山西亦為東西交兵之衝,石虎之亂,屠割尤慘,故東方惟慕容(指慕容廆),西方惟苻、姚(指苻堅、姚興),為北方文化殘喘所託命。” [5] 
姚碩德:“太子志度寬明,必無疑阻。” [3] 
尹緯:“太子純厚之稱,著於遐邇。” [6] 
赫連勃勃:“姚興亦一時之雄,關中未可圖也。” [7] 

姚興史書記載

編輯
十六國春秋別傳·卷五·後秦錄》
晉書·姚萇載記》
《晉書·姚興載記》
參考資料
  • 1.    後秦文桓帝姚興生平簡介  .趣歷史[引用日期2018-02-16]
  • 2.    姚興歷史評價  .趣歷史[引用日期2018-02-16]
  • 3.    晉書·載記第十七·後秦 姚興載記上 - 中文百科專業版  .網絡[引用日期2021-03-03]
  • 4.    《晉書·姚泓載記》  .網絡[引用日期2021-03-03]
  • 5.    國史大綱  .網絡[引用日期2021-03-03]
  • 6.    晉書·姚萇載記  .網絡[引用日期2021-03-03]
  • 7.    《晉書·卷一百三十·載記第三十》:其年,討鮮卑薛乾等三部,破之,降眾萬數千。進討姚興三城已北諸戍,斬其將楊丕、姚石生等。諸將諫固險,不從,又復言於勃勃曰:"陛下將欲經營宇內,南取長安,宜先固根本,使人心有所憑系,然後大業可成。高平險固,山川沃饒,可以都也。"勃勃曰:"卿徒知其一,未知其二。吾大業草創,眾旅未多,姚興亦一時之雄,關中未可圖也。且其諸鎮用命,我若專固一城,彼必併力於我,眾非其敵,亡可立待。吾以雲騎風馳,出其不意,救前則擊其後,救後則擊其前,使彼疲於奔命,我則遊食自若,不及十年,嶺北、河東盡我有也。待姚興死後,徐取長安。姚泓凡弱小兒,擒之方略,已在吾計中矣。昔軒轅氏亦遷居無常二十餘年,豈獨我乎!"於是侵掠嶺北,嶺北諸城門不晝啓。興嘆曰:"吾不用黃兒之言,以至於此!"黃兒,姚邕小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