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如皋印派

編輯 鎖定
中國篆刻史有過多次重大變革,據清人周亮工著《印人傳》所載,明代後葉文彭、何震、蘇宣等文化書畫家首創花乳石刻印,開創了文人治印新紀元,從而推動了明清流派篆刻的產生和發展。在這一時期,如皋地方印風始興,併產生了影響數百年印史的印學流派——“東皋印派”,也稱“如皋印派”。東皋印學活躍在當時揚州和通、如、海、泰地區(當時南通、如皋地屬揚州),並影響波及上海、江蘇、浙江。獨樹江東印壇200餘年,在明清流派發展史上佔一席地位,為南通地方印史寫下藝跡。
中文名
如皋印派
別    名
東皋印派
別    名
雉皋印派
中心地
如皋
代表人物
邵潛黃經許容

目錄

如皋印派成因

編輯
如皋,《春秋》上稱“橐皋”。後因《左傳》載賈大夫如皋射雉故事,又別稱“雉皋”。至西漢為與安徽境內橐皋鎮相區別,而別名“東皋”(“雉皋印派”“東皋印派”之名即由此衍生)。如皋成名於東晉,是古邑大縣。地處長三角北翼,瀕江控海,歷史上戰亂不多,土地豐饒,是天然的魚米之鄉。明清之際,該地鹽業漕運發達,商業繁榮,日銷鬥金,故有“金如皋”之稱。因此在大批浙商、徽商、晉商來此投資興業的同時,也以包容會通的姿態吸引了一羣羣騷人墨客來此傳藝講學、著書立説。著名戲曲文學家李漁青年時期即隨父親在此生活。當時明末四才子之一的冒襄居水繪園,廣結四方名士,與倪元璐、陳繼儒、黃道周、周亮工、邵潛、王士禎、陳維崧、杜浚、戴本孝、查士標、程邃、宋曹等多有交遊,詩文唱和,盛稱一時。明清易祚,風雲際會,壯志未酬,大失所望的知識分子以不同的形式將滿腔悲憤化諸筆墨和刻刀,造就出了清初勃勃的篆刻藝術。 [1] 

如皋印派源流

編輯
明後期文學家、史學家、書法篆刻家邵潛(1581-1665)字潛夫,自號五嶽外臣。南通州人。年輕時好交遊。因遁足方外未成於萬曆後隱居如皋,精究六書和金石篆刻,當地文人學士愛好篆刻者皆投其門下。憑其學術界名望,以如皋為中心,往來於揚州、如皋、南通之間,推動了明末清初通如揚地區印學活動的繁榮。一時間四面八方精於此業者接踵而至。如皋城內“家祝秦漢、户户斯籀”。其普及程度可謂空前絕後。正如著名學者陶澍所言:“國朝二百年來,摹刻名家可以指數,而大半皆得之雉皋。此非古法之所以流傳,同人之所以攻錯,亦如宋斤魯削,業固善於所聚也”。可見當時如皋篆刻人數之多,風氣之盛,水平之高,影響之大。大眾普及與精英聚集成就瞭如皋印派的繁榮和發展。名師出高徒,普及之下必有提高。此中當以邵潛三大高足黃經、許容和童昌齡最為傑出。
印風屬雪漁派的邵潛固然是如皋印派的導師。其篆刻謹守正宗的秦漢風格,論功力在當時決不亞於其他諸名手。即使置於篆刻歷史長河中,亦不失為一位佼佼者。但如皋印派的源頭當從黃經開始。黃經(1612-1662)號濟叔,一字山松。如皋西南黃家莊人。其家學淵博深厚。父黃應徵為明萬曆如皋博士弟子員,博學多才,乃邵潛摯友。黃經年輕時尚氣任俠,狂狷瀟灑。在邵潛悉心指導下,取法高古,博採眾長,印藝出眾。後在金陵因與嫌犯同名誤捕入獄,其印藝為獄友、著名篆刻家、鑑賞家周亮工推崇備至。説其“畫高簡得倪黃遺意,留心篆籀之學,故印章入神品”。並評道:“濟叔能以繼美增華,求此道之盛,亦能以變本增華,救此道之衰。一燈遠繼秦漢,而又不規規於近日顧氏本板的秦漢,變而愈正,動而不拘,當今此事,不得不推或濟叔矣”。稱黃經不囿於師門和流派,大膽創新,鋭意變革,從而在如皋印派的開拓上有不可磨滅的貢獻。

如皋印派代表人物

編輯
許容(1649-1696後,一説生年為1635年),字實夫,號默公,別號遇道人。如皋如城人。系如皋印派立派人物。
童昌齡(約1650-?)字鹿遊,號鄉谿漁父。原籍浙江義烏,徒居如皋。曾任陝西蘭州司馬。
許之男,字蒲瑞,號田夫,許容侄。繼承家學。許容客居京師時,時來求其刻印多以田夫作品應付。百餘年間,人們只知許默公,不知許田夫。許容成名後,仿者眾。朝成夕售,令藏家莫辨,其中臨摹水平最高為許之男,吳縣範夔次之,戴德清又次之。後之鑑藏家不可不小心。
喬林、喬昱父子。喬林,字翰園,號墨莊,乾隆時人。世居如皋城北丁家所。好讀書,工六書篆籀,究心數十年間。後遊京師,與畢秋帆友善。畢家碑版摹勤半出其手。其以許容為師,純篤深厚,章法嚴謹。偏旁省略入印是其一大特色。在如皋印派中承上啓下。生平攻竹印。彭雲楣持其印獻乾隆,以為宋人作,令侍臣作《竹根圖章歌》以記其事,傳為一時佳話。其子喬昱,號鐵庵;喬普,號雲客;均承家學,名列印史。
姜任修、潘本山,姜恭壽、姜鹿壽師徒、子侄。姜任修,字退耕,號自芸。康熙辛丑進士,雍正癸卯清苑縣令。因遭誣罷官,歸隱如皋白蒲。其篆刻師許容,喜用棗木。姜任修與潘西風交篤,潘子本山隨其學篆刻。二子姜恭壽詩文橫絕一世。摹漢銅印數百方,幾可亂真,百金難求。侄姜鹿壽,得其指授,究心摹印三十餘年,技藝高超。
諸葛禧,號吉友。來自蕪湖銅印世家。善治銅印。乾隆年間居如皋城北西場。印風工整秀麗,章法純厚。得漢人遺意。王北嶽藏其“對酒當歌”銅印,與近現大家相比毫不遜色。
黃學圯,字孺子,號楚橋,如皋柴灣人。系黃經後裔。如皋印派後期主將和集大成者。曾私淑真州吳叔元(思堂),悉心如皋印派研究,於道光10年(1830)撰《東皋印人傳》,開地域印史先河。該書分上下兩卷。上卷收錄本阜13印人,下卷收客寓15印人。真實紀錄了當時活躍在如皋、揚州、南通州一帶印人印藝及生平事蹟。是繼周亮工《印人傳》之後又一部印人傳記著作。該書為探求明清流派印章的重要史料,也是後人研究如皋印派彌足珍貴的文獻。其印風疏朗瀟灑。
如皋印派中人,尚有黃克業、蔣大本、顧一中、胡之祁、範駒等。客寓印人有程邃、吳叔元、錢地宜、沈鳳、以及通州的丁有煜、朱逸、李方膺侄李霽等。未入傳的還有乾隆時莊永最、曹星谷、葛芸洲、錢文英、嘉道年間的馮雲鵬兄弟、顧均、湯徽典諸多印人。 [2]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