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女活佛

(藏傳佛教人物)

編輯 鎖定
十二世桑頂· 多吉帕姆· 德欽曲珍 多傑帕姆女活佛在藏傳佛教史上享有很高的地位。該傳承在主要奉行珀東教法的同時,兼收幷蓄其他諸宗派教法,體現了各宗派融合的特點,在世界宗教文化中獨樹一幟,且具有濃厚雪域高原的文化特色。十二世桑頂· 多吉帕姆· 德欽曲珍是中國唯一的女活佛。
中文名
女活佛
別    名
桑頂·多吉帕姆·德欽曲珍 多傑帕姆
民    族
藏族
職    業
藏傳佛教人物
信    仰
佛教 
主要成就
第十二世多吉帕姆活佛

目錄

女活佛簡介

編輯
女活佛在桑頂寺內 女活佛在桑頂寺內
十二世桑頂· 多吉帕姆· 德欽曲珍,在藏傳佛教中被認定是產生諸佛的大佛母的化身,同時也是中國唯一擁有大呼圖克圖封號(藏傳佛教上層大活佛的封號)的女活佛。1942年藏曆二月初八吉日,在法樂的奏鳴聲中,德欽曲珍被載歌載舞的僧俗百姓迎入桑頂寺,舉行坐牀繼位大典,正式成為第十二世多吉帕姆活佛。 [1] 

女活佛前世今生

編輯
桑頂寺 桑頂寺
女活佛完成了她一生只有一次的“煉丹”儀式。活佛主持“花露藥丸煉丹”儀式,在藏傳佛教寺廟裏是常見的宗教活動。然而,女活佛桑頂·多吉帕姆,每世只有一次。 1994年,女活佛在桑頂寺隆重舉行了“花露藥丸煉丹”儀式,終於完成了她多年的夙願。有上萬名信教羣眾遠道而來。女活佛的“煉丹”儀式持續了近半個月。人們捧着名貴的藥丸向女活佛敬獻哈達,祝願她功德圓滿。
年幼的十二世多吉帕姆活佛自入主桑頂寺起,便享有許多特權。小德欽曲珍出行拉薩,必經過西藏地方政府批准,派出四位僧官、四位俗官護駕。在沿途每個驛站,皆受到隆重接待。德欽曲珍的童年一直在禮佛、誦經、修法中度過,眾多高僧活佛都先後做過她的導師。每年,她還要去古城江孜、春丕山這一切在1949年3月結束。是年,西藏地方政府發動叛亂,桑頂寺正處在動亂的中心地帶。叛亂者接二連三闖入寺廟,要求桑頂寺提供槍支、糧食。活佛和幾個近侍避出桑頂寺,藏在羊卓雍措的湖心島上,卻仍被叛亂者找到,在槍口的“護送”下,女活佛被迫遠走他鄉,修行之路就此中斷。活佛先被挾持到不丹,再由不丹轉道印度。
每年的“崗甲薩”大法會 每年的“崗甲薩”大法會
1949年8月,國慶大典前夕,在中國駐噶倫堡商務代理處的幫助下,十二世多吉帕姆活佛輾轉至巴基斯坦,又繞道阿富汗、前蘇聯、蒙古,最終於9月底回到北京,結束了六個多月在海外顛沛流離的日子。講經弘法,為徒眾祈福。
歸國後,十二世多吉帕姆活佛接受政府安排在拉薩居住,由入寺修行轉為在家修行。1966年,“文革”浩劫降臨,桑頂寺被夷為平地,活佛的修行活動也被迫中止,一隔十餘年。上世紀80年代,桑頂寺復建,女活佛也恢復了在桑頂寺中一年一度舉行的“崗甲薩”大法會。但她仍選擇留在拉薩,在家修行。每年的“崗甲薩”大法會,是她唯一與信眾接觸的機會。
離開桑頂寺後,德欽曲珍建立了自己的家庭,重新擁有了世俗生活。在多吉帕姆活佛的轉世系統中,這本無先例,但在共同經歷了50年風雲變幻的西藏信眾看來,女活佛的選擇已為他們所接受。
女活佛 女活佛
在這片神秘的高原土地上,只要信仰的力量仍未消散,佛陀的福廕便永遠與這裏的子民相伴,多吉帕姆活佛的轉世之路還將繼續漫長地走下去。 [2]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