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夢溪筆談

編輯 鎖定
《夢溪筆談》,北宋科學家、政治家沈括(1031年—1095年)撰,是一部涉及古代中國自然科學工藝技術及社會歷史現象的綜合性筆記體著作。該書在國際亦受重視,英國科學史家李約瑟評價為“中國科學史上的里程碑”。
據現可見的最古本元大德刻本,《夢溪筆談》一共分30卷,其中《筆談》26卷,《補筆談》3卷,《續筆談》1卷。全書有十七目,凡609條。內容涉及天文數學物理化學生物等各個門類學科,其價值非凡。書中的自然科學部分,總結了中國古代、特別是北宋時期科學成就。社會歷史方面,對北宋統治集團的腐朽有所暴露,對西北和北方的軍事利害、典制禮儀的演變,舊賦役制度的弊害,都有較為詳實的記載。
《夢溪筆談》成書於11世紀末,一般認為是1086年至1093年間。作者自言其創作是“不繫人之利害者”,出發點則是“山間木蔭,率意談噱”。書名《夢溪筆談》,則是沈括晚年歸退後,在潤州(今鎮江)卜居處“夢溪園”的園名。該書包括祖本在內的宋刻本早已散佚。現所能見到的最古版本是1305年(元大德九年)東山書院刻本,現收藏於中國國家圖書館。元大德刻本是為善本,其流傳清晰,版本有序,歷經各朝代,數易藏主,至1965年,在周恩來主持下,於香港購回。
《夢溪筆談》具有世界性影響。日本早在19世紀中期排印這部名著,20世紀,法、德、英、美、意等國家都有學者、漢學家對《夢溪筆談》進行系統而又深入的研究,而在這之前,早有英語、法語、意大利語、德語等各種語言的翻譯本。
書    名
夢溪筆談
作    者
沈括 [1] 
ISBN
9787806780305 [1] 
頁    數
342頁 [1] 
定    價
22元 [1] 
出版社
上海書店出版社 [1] 
出版時間
2003年3月 [1] 
裝    幀
平裝 [1] 
朝    代
北宋
基本類型
筆記體百科全書
成書時間
11世紀,一説1086-1093
卷    數
三十卷
價值影響
世界性,中國科學史上里程碑
類    別
重要古籍

夢溪筆談作品簡介

編輯
《夢溪筆談》古本掃描圖 《夢溪筆談》古本掃描圖
《夢溪筆談》包括《筆談》、《補筆談》、《續筆談》三部分,收錄了沈括一生的所見所聞和見解。《筆談》二十六卷,分為十七門,各卷依次為“故事(一、二)、辯證(一、二)、樂律(一、二)、象數(一、二)、人事(一、二)、官政(一、二)、機智、藝文(一、二、三)、書畫、技藝、器用、神奇、異事、謬誤、譏謔、雜誌(一、二、三)、藥議”。
《補筆談》三卷,包括上述內容中十一門。《續筆談》一卷,不分門。全書共六百零九條(不同版本稍有出入),內容涉及天文、曆法、氣象、地質、地理、物理、化學、生物、農業、水利、建築、醫藥、歷史、文學、藝術、人事、軍事、法律等諸多領域。在這些條目中,屬於人文科學例如人類學、考古學、語言學、音樂等方面的,約佔全部條目的18%;屬於自然科學方面的,約佔總數的36%,其餘的則為人事資料、軍事、法律及雜聞軼事等約佔全書的46%。 [2-3] 
從內容上説,《夢溪筆談》以多於三分之一的篇幅記述並闡發自然科學知識,這在筆記類著述中是少見的。如《技藝》正確而詳細記載了“布衣畢昇”發明的泥活字印刷術,這是世界上最早的關於活字印刷的可靠史料,深受國際文化史界重視。“辯證”門談韓愈畫像條,使後人瞭解從北宋就產生並沿襲下來的一個錯誤:把五代韓熙載的寫真當成韓愈的畫像。
此外,北宋其他一些重大科技發明和科技人物,也賴本書之記載而得以傳世。如記載喻皓木經》及其建築成就、水工高超的三節合龍巧封龍門的堵缺方法、淮南布衣衞樸的精通曆法、登州人孫思恭解釋虹及龍捲風、河北“團鋼”、“灌鋼”技術,羌人冷作冶煉中對“瘊子”的應用、“浸銅”的生產等,均屬科技史上珍貴史料。因為沈括本人具有很高的科學素養,他所記述的科技知識,該書基本上反映了北宋的科學發展水平和他自己的研究心得。 [2-3] 

夢溪筆談篇章目錄

編輯
《夢溪筆談》目錄(據“元刊本”)
自序
筆談(注:26卷)
卷一故事一卷二故事二
卷三辯證一卷四辯證二
卷五樂律一卷六樂律二
卷七象數一卷八象數二
卷九人事一卷十人事二
卷十一
官政一
卷十二官政二
卷十三權智卷十四藝文一
卷十五藝文二卷十六藝文三
卷十七
書畫
卷十八技藝
卷十九器用卷二十神奇
卷二十一異事異疾附卷二十二謬誤譎詐附
卷二十三譏謔謬誤附卷二十四
雜誌一
卷二十五雜誌二卷二十六藥議
補筆談(注:3卷)
卷一故事卷二象數
卷三異事
續筆談(注:1卷,共11篇)
注:本表據中國國學網整理,內文註明系據“元刊本 [4] 

夢溪筆談創作情況

編輯
光緒壬寅刊本《夢溪筆談》封面 光緒壬寅刊本《夢溪筆談》封面 [5]
關於《夢溪筆談》的創作背景及相關情況,作者沈括在《夢溪筆談·序》中有比較清楚的説明:1082年(宋元豐五年)後,作者政治上不得志,約1088年前後(元祐三年)住潤州,在那裏修築一座夢溪園(在今江蘇鎮江東)卜居,作者日常的生活較少外出,也較少與人來往,是謂“予退處林下,深居絕過從”。
在創作上,作者自謂“聖謨國政,及事近宮省,皆不敢私紀。至於系當日士大夫譭譽者,雖善亦不欲書,非止不言人惡而已。”即是説,帝王私事,當朝得失,人事譭譽,乃至之前自身的仕途遭遇等等,沈括都沒有也不願意涉及。因此,作者所創作的都是“不繫人之利害者”,出發點則是“山間木蔭,率意談噱”。 [6] 
《夢溪筆談》的撰寫時間,歷來有多種説法。胡道靜在《夢溪筆談校正·引言》中提出:“《夢溪筆談》撰述於1086-1093年(宋元祐年間),大部分於1088年(元祐三年)定居於潤州以後寫的”;李裕民《關於沈括著作的幾個問題》(《沈括研究》,浙江人民出版社,1985年)認為:“作於1082年(宋元豐五年)十月沈括在隨州安置後,至遲在遷居潤州夢溪園之初已完書。”但現一般認為,胡道靜的説法較為可靠,即《夢溪筆談》成書於1086-1093年間。 [7] 
書名《夢溪筆談》,則是因為作者沈括在夢溪園完成作品(注:至少是完成主體部分以及最終定稿,此點未有異議,考《夢溪筆談·序》亦無衝突),因此便以該園名為書名,曰“夢溪”。筆談,則是由於平時和客人在園內交談,作者經常將“與客言者”記錄於冊,友朋聚散無常,時長日久,作者覺得好像自己是“所與談者,唯筆硯而已”,故用名“筆談”。兩者串列並稱,則為《夢溪筆談》。 [6]  [8] 

夢溪筆談版本源流

編輯
《夢溪筆談校證》封面 《夢溪筆談校證》封面 [9]
沈括的《夢溪筆談》宋本祖刻本早已毋見。據流傳本考訂,可知《夢溪筆談》最初刻本為三十卷,內容比今本要多,但都散佚。北宋有揚州刻本,南宋孝宗乾道二年又曾重刻行世,惜宋刻本今皆不存。 [2] 
《夢溪筆談》,現所能見到的最古版本是中國國家圖書館收藏的1305年(元大德九年)陳仁子東山書院刻本。此本據南宋乾道本重刊(見本節插圖),尚可窺宋本舊貌,其開本很大,極為鋪陳,而版框很小,裝幀為當時流行的蝴蝶裝,在元代刻本中獨具特色。元大德刊本的卷首有“東宮書府”、“文淵閣”兩方朱文方印,卷內還鈐有“汪士鍾印”、“平陽汪氏藏書印”、“臣文琛印”、“甲子丙寅韓德均錢潤文夫婦兩度攜書避難記”等印。 [2] 
該元大德刊本流傳有序:元代曾藏於元宮中,明太祖朱元璋滅元后得到,並贈送給太子朱標,後又歸宮中“文淵閣”。清代,從宮中流出,為汪士鍾的藝芸精舍、松江韓氏先後收藏。後為近現代著名藏書家陳澄中(1894年-1978年)收入囊中。陳澄中於解放前後移居香港,1965年,有意將包括這部《夢溪筆談》在內的一批珍貴善本出讓,時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為避免珍貴文物外流,親自過問,責成文化部指派專人前去洽辦,最終在國家經濟並不寬裕的情況下,斥巨資購回,成為書林佳話。1976年,文物出版社曾影印出版,為了讓大眾使用方便,2003年,“中華再造善本工程”出版簡體版的《夢溪筆談》。 [2] 
關於《夢溪筆談》校訂註釋本等,明、清兩代至民國年間,不斷有高質量版本出現,如:明弘治徐瑤刊本,明1631年(崇禎四年)嘉定馬元調本,清1805年(嘉慶十年)海虞張學鵬學津討原本,清光緒番禺陶氏愛廬刊本,近代王國維、葉景葵也有手校本。 [7]  通行的《夢溪筆談》正、補、續三編本首出《稗海》。今有:《夢溪筆談》文物出版社1976年影印元東山書院刻本;《夢溪筆談》國家圖書館“中華再造善本工程”2003年影印元東山書院刻本;胡道靜《新校正夢溪筆談》,上海出版公司1956年版;《夢溪筆談》中華書局1957年版;《夢溪筆談·補筆談·續筆談》大象出版社“宋人筆記”第一編,2005年版;1956年,上海出版公司出版了胡道靜的《夢溪筆談校證》,考據精詳。1957年,中華書局又出版了胡道靜的《新校正夢溪筆談》,很便於閲讀。 [2]  [7] 
此外,《夢溪筆談》在國外也很有影響,早在19世紀,它就因為其活字印刷術的記載而聞名於世。20世紀,法、德、英、美、意等國都有人對《夢溪筆談》進行系統而又深入的研究,並有全部或部分章節的各國譯本向社會公眾加以介紹。日本早在19世紀中期,就用活字版排印了沈括的這部名著,是世界上最早用活字版排印《夢溪筆談》的國家。從1978年起,日本又分三冊陸續出版了《夢溪筆談》的日文譯本。 [2] 

夢溪筆談書籍價值

編輯

夢溪筆談天文學及曆法

依《夢溪筆談》擬圖的畢昇活字印刷術流程 依《夢溪筆談》擬圖的畢昇活字印刷術流程 [10]
《夢溪筆談》中有關天文、曆法方面的記述有20多條。研究者認為沈括對古代天文科學、曆法的貢獻主要有四個方面:一是改進了一批天文儀器。如渾儀,沈括大膽改進了其結構,取消了渾儀上不能正確顯示月球公轉軌跡的月道環,放大了窺管口徑,使其更便於觀測極星,既方便了使用,又提高了觀測精度。沈括還改進過壺漏、圭表等。二是對天象進行細緻的觀測,取得了一些新的發現與觀測結果。例如,沈括用晷、漏觀測發現了真太陽日有長有短。經現代科學測算,一年中真太陽日的極大值與極小值之差僅為51秒。三是提出了“十二氣歷”説,較好地解決了古代曆法中一直存在着的陰陽曆之間難以調和的矛盾。四是在擔任司天監職務期間,大膽起用布衣衞樸進行曆法改革,也針對當時司天監、天文院存在的一些弊端進行過整肅。 [7] 

夢溪筆談地理科學

《夢溪筆談》有30多個條目涉及自然地理、政治經濟地理、測量、地圖製作等。沈括以其豐富的閲歷,撰寫了有關山川、地名沿革與考辨的條目,為研究自然地理提供了寶貴的史料。沈括對各地重要物產、重要生產與生活資料的產銷與經營管理等方面的記述,為研究北宋時期政治經濟地理提供了重要參考。沈括考察了温州雁蕩山獨特地形地貌並分析其成因之後指出:“原其理,當是為谷中大水衝激,沙土盡去,唯巨石巋然挺立耳。”這種“流水侵蝕作用”的看法是十分正確的,這一觀點,直到18世紀末英國的赫頓在《地球理論》一書中才出現,比沈括晚了約700年。著名科學家竺可楨20世紀20年代便曾撰文《北宋沈括對地學之貢獻與紀述》,高度評價《夢溪筆談》在地理學方面的重要貢獻。 [7] 

夢溪筆談物理學

《夢溪筆談》有10多條記述涉及光學、磁學、聲學等領域。如對“陽燧凹面鏡成像及光線聚焦原理的正確描述;對“琴絃共振”現象的觀察與分析;對“古人鑄鑑”時正確處理鏡面凹凸與成像大小關係的研究與分析,對古代神奇的透光銅鏡原理的正確推論;對利用磁石使鐵針磁化用以製作指南針,以及磁石極性、磁針不完全指南(即磁偏角)現象的發現、描述與研究,都極具研究價值。尤其是磁偏角的發現,西方直到1492年才由哥倫布發現,比沈括足足晚了400多年。 [7] 

夢溪筆談數學

《夢溪筆談》中有7條筆記涉及數學,涉及的面較廣且多有創見。被數學界尊為中國古代數學研究的重要成就,其中就包括了沈括首創的隙積術和會圓術。所謂“隙積術”,是指如何計算“垛積”。沈括運用類比、歸納的方法,提出了準確的計算方法,並以堆積的酒罈為例加以説明。實際上,沈括是以體積公式為基礎,把求解不連續的個體的累積數(級數求和),化為連續整體數值來求解,可見他已具有了用連續模型解決離散問題的思想。在中國國數學史上開闢了高階等差級數求和的研究領域。所謂“會圓術”,實際上是指由弦求弧的方法,主要思想是局部以直代曲,對圓的弧矢關係給出了一個比較實用的近似公式。會圓術問世後,得到了廣泛應用,郭守敬、王恂等都用到過會圓術。 [7] 
在數學研究與應用方面的還有:提出瞭如何計算圍棋可能的總局數的方法,並指出:“……然算術不患多學,見簡即用,見繁即變,乃為通術也”,這實際上反映了他不拘一法、解法多樣化、簡約化的思想。在象數中,沈括否定了數的神秘性,肯定了數與物的關係。此外,筆記中關於測量汴河水位落差的方法等,都從不同的側面體現了沈括非凡的數學才能以及統籌與應用的數學思想。 [7] 

夢溪筆談生物學

《夢溪筆談》中與生物學相關的條目比較多,有30多條。大量研究文章充分肯定了沈括對生物學諸多方面作出的貢獻,如:對動、植物分類、形態等的記述,對動、植物的地域分佈的記述,對一批藥用植物進行的考辨與記述,對古生物化石的研究與記述,以及對生物的相生相剋現象的觀察與分析等,都具有極高的研究價值。 [7] 

夢溪筆談音樂

《夢溪筆談》中與音樂相關的記述有40多條。據《宋史·藝文志》載,沈括還撰寫過《樂論》、《樂器圖》、《三樂譜》、《樂律》等著作,可惜已佚。由於沈括是樂律行家,《夢溪筆談》中的相關條目無疑具有古代音樂研究方面的重要價值。總括今人研究,認為《夢溪筆談》音樂方面的貢獻主耍有四個方面:一是研究並闡述了古代音樂的音階理論;二是保存了古代音樂的一些演奏技藝、相關術語;三是記述了沈括對唐宋燕樂的研究心得,如燕樂起源、燕樂二十八調、唐宋大麴的結構和演奏形式、唐宋字譜等;四是記述、考證了部分樂器的形制、用材、流佈與演變等。 [7] 

夢溪筆談書畫鑑賞

《夢溪筆談》中記述書畫的條目有近30條。沈括在書畫收藏與鑑賞方面也是行家。他撰寫過《圖畫歌》,用歌詩的方式,對兩晉、唐五代至宋代的50多位名畫家的作品及風格進行品評,語言精練、視角獨到,得到了著名書畫家米芾等人的高度評價。 [7] 

夢溪筆談文學

由於《夢溪筆談》近三分之一的條目屬科技類,因而有論者認為《夢溪筆談》不能算是完全意義的文學作品,但是由於《夢溪筆談》本身極具文學性,《夢溪筆談》中有20多個條目記述的內容屬文學類,因此,它在文學方面的價值也受到不少研究者的重視。楊渭生《略述沈括的文學成就》盛讚《夢溪筆談》是一部文字優美、敍事生動、富有文學色彩的好作品。
梁成林《略論〈夢溪筆談〉的寫作特色》認為《夢溪筆談》以靈活多樣的形式,平易樸實、清新的文風,精煉通俗的語言,滌盪了當時的形式主義文風。王驤《文藝與科學的美妙結合一試評沈括詩文的一大特色》除對沈括的詩歌特色進行評論以外,還充分肯定了《夢溪筆談》中諸如“雁蕩山”等眾多條目,既是優秀的科技文藝小品,也是文筆極為精美的散文佳作。 [7] 

夢溪筆談語言學

《夢溪筆談》中有30多條記述與語言學有關,內容涉及音韻學、文字學、訓詁學諸方面。沈括對於“反切”之法的源起、“右文”説的記述、部分文字的音義考辯等,是研究古代語言學的寶貴資料。研究者充分肯定了《夢溪筆談》的語言學價值。 [7] 

夢溪筆談史學

《夢溪筆談》中屬史學範疇的記述有20多條,另有關於古代禮儀、職官、輿服、科舉等方面的記述達上百條之多,因此,《夢溪筆談》對於史學研究的價值也是不容置疑的。研究者認為《夢溪筆談》對於史學的貢獻主要有:一是部分條目提供了正史不載或被歪曲了事實的資料,如關於王小波、李順起義的記述等;二是《夢溪筆談》中關於古代禮儀、職官、輿服、科舉等方面的大量記述,是可供史學研究的重要資料;三是沈括記述了自己親身參與的許多重要政治或軍事活動,同樣是十分寶貴的史學研究與參考資料;四是沈括對於部分史實的考訂,也很有見地,因而極具參考價值。 [7] 

夢溪筆談中醫藥學

《夢溪筆談》中涉及醫藥學的記述有40多條,綜合人們對《夢溪筆談》醫藥學條目、沈括醫方專著、《夢溪忘懷錄》中有關條目的研究,一般認為沈括對中國傳統醫藥學的主要貢獻有四個方面:一是沈括提出的視疾醫病的許多重要理論與觀點,至今仍有十分重要的應用或借鑑價值;二是經沈括廣為蒐集、親為應用、長期驗證的很多醫方,對於不同地域、不同時令、不同採製方法等對於中醫藥村藥用價值影響的見解與論述,至今仍為中醫藥界廣為應用;四是沈括在中醫藥學方面多有“創穫”,如:《良方》中詳細記述了“秋石”的煉製方法,有論者認為應屬世界上最早的“提取留體性激素”的製備法;《夢溪忘懷錄》中關於“藥石井”的記述,被認為是最早的磁化、礦化水製備法等等。 [7] 

夢溪筆談工程技術

《夢溪筆談》有30多個條目記述了古代水利、建築工程等方面的技術創新與發明,諸如《巧堵河堤決口》、《測量汴渠》、《製作木地圖》、《修建船閘》、《梵天寺木塔》、《巧築蘇州至崑山長堤》、《統籌安排重修皇宮各工程環節》、《水運儀像台》、《畢昇發明活字印刷術》、《捕鼠木鐘馗》、《嗓叫子一人工喉》、《鍊鋼法》、《膽磯鍊銅》、《鑄造銅鏡》、《維修鹽井》、《巧建船塢》等等條目(注:上述條目名稱均為本文作者所擬),經常出現於各種研究論述中。中國古代勞動人民的許多工程技術與科技發明,也正是由於《夢溪筆談》的記述才得以保留與傳承的。 [7] 

夢溪筆談軍事

《夢溪筆談》中有近20個條目與軍事有關,研究者認為《夢溪筆談》軍事類條目的主要價值在於:一,記述了沈括親歷的一些戰事,這是真實的軍事史料;二,記述了古代部分名將的戰例,可作為典型案例研究;三,記述了古代的一些戰爭攻防手段與策略,如“赫連城”特點介紹、戰棚的作用分析等;四,記述了古代部分兵器的製造技術,如關於弩機、弓等的製作技術與方法等,為後人提供了珍貴的研究資料。沈括曾多次統軍作戰並取得勝利。胡道靜在《沈括軍事思想探源一論沈括與其舅父許洞的師承關係》一文中,對沈括軍事思想的淵源與特點進行了研究,充分肯定了沈括在軍事方面的傑出才幹。 [7] 

夢溪筆談其他

關於《夢溪筆談》,也有研究者對其在化學、農學、考古學等領域的研究與應用價值進行過研究與探討。並取得一些成果。 [7] 

夢溪筆談總體評價

編輯
古本《夢溪筆談》影印本內頁 古本《夢溪筆談》影印本內頁 [11]
《夢溪筆談》詳細記載了勞動人民在科學技術方面的卓越貢獻和他自己的研究成果,反映了中國古代特別是北宋時期自然科學達到的輝煌成就。《宋史·沈括傳》作者稱沈括“博學善文,於天文、方誌、律歷、音樂、醫藥、卜算無所不通,皆有所論著”。英國科學史家李約瑟評價《夢溪筆談》為“中國科學史上的座標”。被世人稱為“中國科學史上里程碑”。 [2]  [7] 
然而,《夢溪筆談》也存在着一些侷限與瑕疵,被研究者普遍認定的不足之處主要有:一是由於所處時代的侷限,該書的部分條目充斥着維護封建王朝統治的意識與觀點;二是由於人類當時認知水平的侷限,該書部分條目的論述已經顯得不夠科學;三是主要由於作者自身的原因,該書的部分條目特別是“神奇”、“異事”類條目中,充斥着濃重的怪誕、宿命唯心色彩,成為該書受批評最多的方面;四是由於種種複雜原因,該書中的部分條目特別是據二手資料寫就的條目存有訛誤,胡道靜《夢溪筆談校證》、吳以寧《夢溪筆談辨疑》等多有校訂。
但是瑕不掩瑜,些許缺憾並不影響《筆談》的總體價值,這也是眾多研究者的共識。 [7] 

夢溪筆談作者簡介

編輯
沈括 沈括 [12]
沈括(1031年~1095年),字存中,北宋科學家、政治家。杭州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嘉佑進士。熙寧中參與王安石變法。1072年(熙寧五年)提舉司天監,上渾儀、浮漏、景表三議,並推薦衞樸修《奉元歷》。次年赴兩浙考察水利、差役。1075年(熙寧八年)使遼,斥其爭地要求。又圖其山川形勢、人情風俗,為《使契丹圖抄》奏上。次年任翰林學士,權三司使,整頓陝西鹽政。主張減少下户役錢。後知延州(今陝西延安),加強對西夏的防禦。1082年(元豐五年),以徐禧失陷永樂城(今陝西米脂),連累坐貶。晚年居潤州,築夢溪園(在今江蘇鎮江東),舉平生所見,撰《夢溪筆談》。
他博聞多學,於天文、地理、律歷、音樂、醫藥等都有研究。對當時科學發展和生產技術的情況,如水工高超、木工喻皓、發明活字印刷術的畢昇、鍊鋼鍊銅的方法等,凡有所及,無不詳為記載。又精研藥用植物與醫學著《良方》十卷(傳本附入蘇軾所作醫藥雜説,改稱《蘇沈良方》)。著述傳世的尚有《長興集》。使遼所撰《乙卯入國奏請》、《入國別錄》,在《續資治通鑑長編》中還保存一部分。 [8]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