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圖拉真紀功柱

編輯 鎖定
圖拉真紀功柱(或譯作“圖拉真凱旋柱”,意大利語:Colonna Traiana),位於意大利羅馬奎利那爾山邊的圖拉真廣場,為羅馬帝國“最佳元首”圖拉真所立,以紀念其征服達西亞、將羅馬疆域擴張到歷史上最大範圍,被譽為“實現羅馬偉大復興”的精神支柱, [1] 
圖拉真紀功柱完工於公元113年,已屹立1900多年,被稱為世上最恢弘、最不朽的“績效表”。 [2]  該柱由大馬士革建築師阿波羅多拉(Apollodorus of Damascus)建造,於113年落成,屬於多立克柱式,以柱身精美浮雕而聞名。圖拉真柱淨高29.55米,包括基座總高38.2米。柱身由20個直徑4米、重達40噸的巨型卡拉拉大理石壘成,外表由總長度200米以上的浮雕繞柱23周;柱體之內,有185級螺旋樓梯直通柱頂。
中文名
圖拉真紀功柱
外文名
Trajan's Column
地理位置
意大利羅馬奎利那爾·圖拉真廣場
氣候條件
夏季炎熱乾燥,冬季温和多雨,雨熱不同期。
開放時間
9:00-18:00,冬季9:00-16:30,週一休息。 [4] 
建造時間
公元113年
建立者
圖拉真
建築類型
羅馬凱旋柱
材    質
大理石

圖拉真紀功柱歷史沿革

編輯

圖拉真紀功柱背景

公元2世紀,是羅馬帝國歷史上實行向外擴張政策的強盛時期。羅馬皇帝圖拉真,通過對達西亞(今大部地區在羅馬尼亞)的征服,便開始把擴張的矛頭指向東方。
公元101年至106年間的連續戰爭中,圖拉真皇帝集結數數以萬計的羅馬士兵,踏着古代世界最長的兩座橋樑橫跨多瑙河,在強大蠻族家門口的山地將其兩次擊敗,然後逐步將其從歐洲版圖上徹底抹去。達契亞文明位於今天的羅馬尼亞,圖拉真對達契亞的戰爭是他19年統治生涯中的關鍵性事件。掠回的戰利品之豐厚令人驚愕。與他同時代的一名歷史學家不無吹噓地寫道,征服達契亞帶來了近25萬公斤黃金,以及近50萬公斤白銀,更不用説羅馬帝國因此還多了一個富饒的行省。 [2] 
公元113年,攻佔了亞美尼亞,渡過底格里斯河,又陷了安息(帕提亞);兩年後,抵達波斯灣,羅馬的版圖一下子擴大了好幾倍。在這場帝國主義戰爭中,羅馬獲得了大批財力和人力,加上國內扶農政策的實施,暫時使帝國國庫迅速充裕起來。説它是暫時的,因為擴張領土的戰爭勢必造成對被征服民族的失控。羅馬帝國的衰退期隨之也已不遠了。 [3] 

圖拉真紀功柱始建

戰爭所得改變了羅馬的市景。為紀念戰爭勝利,圖拉真下令修建了一座廣場,寬闊的廣場周圍建有柱廊、兩座圖書館以及宏偉的市民以及宏偉的市民集會場所烏爾庇亞會堂。“普天之下再無出其右者。”一位歷史學家激情洋溢地評價廣場。 [2] 
圖拉真廣場上的紀功柱 圖拉真廣場上的紀功柱
圖拉真在取得對達西亞戰爭勝利之後,立即在各地大興土木,在羅馬也造起了一些紀念性建築物。廣場廟宇庭院、紀功柱、藏書庫、交易所等等,把羅馬裝綴得異常繁華。在這些完整的建築羣中,保存完好的建築殘跡是羅馬紀功柱——圖拉真圓柱

圖拉真紀功柱改造

據古幣的描繪,早期圖拉真柱的柱冠為一隻巨鳥,很可能是,後來被圖拉真塑像代替,漫長的中世紀奪去了圖拉真塑像。
1588年,教皇西斯都五世下令以聖彼得雕像立於柱頂。

圖拉真紀功柱石柱構造

編輯
圖拉真圓柱系大理石砌成,高達27米。

圖拉真紀功柱基座

它的基座是愛奧尼亞柱式

圖拉真紀功柱柱頭

柱頭採用多立克柱式

圖拉真紀功柱柱頂

柱頂青銅像 柱頂青銅像
柱頂上還聳立着羅馬元首圖拉真的青銅像(此像已在16世紀換下,代之以基督教傳説的聖彼得像)。

圖拉真紀功柱柱身

柱身上環繞着長達200米的飾帶浮雕,繞柱共二十三轉,全部畫面是圖拉真率領軍隊征服達西亞的戰爭。
柱身浮雕 柱身浮雕
這幅長卷浮雕詳細地記錄了圖拉真親自率領軍隊跋山涉水,日夜艱苦卓越絕、鏖戰不息的經歷,它的中心思想即是歌頌帝國戰功,宣揚武力權威。為了迎合這個好大喜功的皇帝的口味,當然免不了對歷史作一些歪曲,但儘管如此,這裏記載的事件是按照實際戰場上的情景刻畫的,所有的人物、軍事裝備、戰爭陣勢、民族特徵,都合乎歷史真實,它給後世留下一份極其珍貴的形象資料,諸如行軍方式,兵器樣子,地理環境,都具有經得起歷史考證的文獻價值。因此,這座紀功柱不僅是藝術品,還是一種文獻。 [3] 
飾帶浮雕上總共刻畫了2500個人物,採用前進式散點透視方法,生動自如地把那些層次複雜、細節瑣碎的不同場面組成一條狹長的帶狀畫面。
柱身浮雕 柱身浮雕
構圖學上觀察,它有許多可取之處,首先它運用的是淺浮雕方式,人物構圖比較緊湊,場面繁而不亂。由於受到傳統浮雕程式的影響,在表現羅馬人時出於美化需要,反顯得呆滯而單調,而在表現敵對一方達西亞人時,卻無拘無束,人物動作顯得誇張,頗有生氣。
除些以外,還有緩緩的多瑙河水,地平線上的羅馬前哨,着了火的房屋以及那些橫貫河流的橋樑、營帳、城堡……等等,這一切構成了極為豐富的一幅戰爭的形象圖冊,而圖拉真的形象前後竟出現了90次。
這座大理石圓形紀功柱,其內圓是空心的,柱內安裝了螺旋式梯子,共有二百個台階,抬級而上可達於柱頂。它作為對羅馬帝王崇拜的象徵物,設計者的構思可謂聰明之極。
我們從柱基知道這座紀功柱建於公元106-113年。 [3] 

圖拉真紀功柱價值影響

編輯
圖拉真記功柱是羅馬帝國覆滅後遺留下的最具特色的重要雕塑之一。千百年來,古典學者們一直把這些雕刻解讀為記錄達契亞戰爭的一部圖像歷史,圖拉真是其中主角,而達契亞國王德凱巴魯斯則是他的勁敵。考古學家對浮雕畫面進行詳細研究,以瞭解羅馬軍隊當年的着裝、武器、裝備和戰略。
由於圖拉真給達契亞留下一片廢墟,所以羅馬尼亞人對這根石柱以及曾裝點在廣場各處的敗兵雕像也極為珍視,因為藉着這些雕像中的線索,他們才得以瞭解自己的達契亞祖先曾經的樣貌與穿着。
圖拉真記功柱對後世影響至深,為後來羅馬以及帝國各處的紀念建築提供了靈感。數百年來,這座城市的許多地標性建築都已經崩塌,而圖拉真記功柱一直矗立。為把這古老的遺蹟神聖化,文藝復興時期的一位教皇將柱頂的圖拉真塑像換成了聖彼得。藝術家們坐着從柱頂垂下的吊籃研究柱身細節。16世紀時,人們開始製作柱身的石膏模後來酸雨和污染蝕去了許多細型留下了它們的樣子。 [2] 

圖拉真紀功柱相關考證

編輯
關於石柱的建築方式、箇中含義,尤其是浮雕中所描述歷史的真實性,各方爭論不休。有時人們會感覺,柱身上雕刻了多少個人物,其解讀方式就有多少種,而這些人物的數量總共有2662個。
意大利考古學家與歷史學家菲利波·誇雷利説:“圖拉真記功柱是驚世傑作。它就像是圖拉真的回憶錄。”石柱建成之時立在兩座圖書館之間,館中可能藏有這位驍勇善戰的皇帝對戰爭的記錄文獻。以誇雷利的眼光來看,柱上雕刻象徵着一幅畫卷,圖拉真當年可能就是以這種形式記下自己的戰爭日誌。“那時的藝術家沒有隨意創作的自由,所以石柱的創造者一定是按照圖拉真的意願行事。”他説。
記功柱下層是關於第一次達契亞戰爭的記述,彩繪復原。 記功柱下層是關於第一次達契亞戰爭的記述,彩繪復原。 [2]
誇雷利説,雕塑家們在一名大師的監督指導下,按照計劃在17塊圓鼓狀頂級卡拉拉石上呈現圖拉真的畫卷。皇帝是故事的主角。他前後共出現58次,被刻畫為足智多謀的指揮官、成功的政治家以及崇敬神明的統治者。他有時向軍隊發表演講,有時與幕僚商議謀略,還有的時候在主持祭神儀式。“圖拉真有意將自己塑造為一個有文化修養的人,”誇雷利説,“而不僅僅是個軍事家。”
當然這只是他的猜測。不管當初圖拉真是以什麼形式寫下回憶錄,如今都早已失傳。實際上,從石柱上搜集到的線索和達契亞都城薩米澤傑圖薩的考古發現告訴我們,這些雕刻畫更多地是用於政治宣傳,而不是記錄歷史。
喬恩·庫爾斯對此則有不同的觀點。他是蘇格蘭聖安德魯斯大學研究古羅馬圖像、武器和裝備的專家,20世紀80至90年代對圖拉真記功柱進行修復時,他有幸從圍繞柱身的腳手架上對其進行近距離研究達數月之久。庫爾斯頓稱,雕刻畫的背後並沒有某個單獨的策劃者。風格上的細微差異以及一些明顯的錯誤,比如位置不合適的窗口常把畫面打斷,各個畫面之間高度不一致,這些都讓他相信,雕塑家們是根據自己聽到的有關戰爭的信息而隨性地進行創作。“美術史家們鍾愛的故事模式是:某個頭腦中充滿無限創意的大師在幕後總導一切,”他説,“但實際上柱身畫面的構圖是由普通工匠在石頭表面直接完成,而不是在工作室裏的繪圖板上。”
在他看來,這些浮雕並非“嚴格基於史實”,而是“靈感來源於歷史事件”。來看看畫面裏的側重點:對兩場戰爭的描繪中,打鬥的場景並不多,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畫面展現了會戰或者攻城的場面,而且沒有圖拉真親身作戰的畫面。 [2] 

圖拉真紀功柱各界評價

編輯
意大利考古學家與歷史學家菲利波·誇雷利説:“圖拉真記功柱是驚世傑作。它就像是圖拉真的回憶錄。” [2] 
黃金生在《國家人文歷史》中發表《空前絕後的武功 無法超越的善良 圖拉真紀功柱:實現羅馬偉大復興》一文,評價圖拉真紀功柱:“近代英國傑出的歷史學家愛德華·吉本在其名著《羅馬帝國衰亡史》中曾慨嘆:"在眾多由羅馬人建造的不朽建築中,被歷史所忽視的何其多,而能逃脱時間和野蠻行徑摧毀的又何其少。"屹立於羅馬舊城之中的圖拉真紀功柱就是逃脱時間和野蠻行徑摧毀留下的不朽建築。” [1]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