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喬紅

(女子乒乓球世界冠軍)

編輯 鎖定
喬紅,1968年11月21日出生於湖北武漢,中國職業女乒乓球運動員,世界冠軍,奧運冠軍,現為中國乒乓球女隊教練,在北京體育大學攻讀研究生。
1989年,喬紅在世界乒乓球錦標賽中獲女子單打冠軍,同時和鄧亞萍合作獲得女子雙打冠軍。在其後很長一段時間內,鄧亞萍和喬紅在國際乒聯的世界女子單打排名中分列第一和第二位。喬紅在奧運會中獲得一銀一銅,同時和鄧亞萍合作獲得兩枚女子雙打金牌。
中文名
喬紅
外文名
Qiaohong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地
湖北武漢
出生日期
1968年11月21日
身    高
162 cm
體    重
60 公斤
畢業院校
北京體育大學
運動項目
乒乓球
所屬運動隊
國家隊
專業特點
右手橫拍兩面弧圈快攻打法
主要獎項
1992年度全國乒乓球最佳運動員
重要事件
第26屆奧運會女子雙打冠軍
性    別
入國家隊時間
1987年12月

喬紅早年經歷

編輯
喬紅,女,1968年11月21日生於湖北武漢。原中國國家乒乓球隊隊員。
7歲開始打乒乓球,被選入南垸坊小學乒乓球隊。1980年進入湖北省乒乓球隊。
1987年12月入選國家乒乓球隊。
1995年9月,與日本松下電器公司簽訂為期2年的合同,從1996年3月起代表該公司參加日本國內比賽。 [1] 
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結束後,正式退出國家隊,繼續到日本松下電器公司打球。1997年6月回國參加第八屆全運會。1998年與松下公司續簽一年合同,出任日本松下電器隊隊員兼教練。
喬紅1968年生,身高1.62米,中國湖北省運動員,後入國家隊。右手橫握球拍兩面拉弧圈結合快攻打法。主要成績:曾獲第40屆世乒賽女單與女雙冠軍,第1和第2屆世界盃女團冠軍,第25屆奧運會女雙冠軍,第2屆世界盃雙打比賽冠軍,第42屆世乒賽女團冠軍,第43屆世乒賽女團,女雙冠軍和女單亞軍,第26屆奧運會女單第3名,女雙冠軍。
喬紅 喬紅
喬紅除了發球極具威脅之外,其反手快撥或快帶能有效地牽制住對方半台區域內的進攻火力;正手拉扣結合處理得當,命中率高;全面範圍內的兩面擺速快,能對付不同技術的打法。她技術全面,臨場心理狀態穩定。行家們認為,喬紅是女子橫握球拍兩面拉弧圈打法向男子化方面發展在亞洲最成功的代表。
2008年作為奧運火炬手在家鄉武漢傳遞聖火。 [2] 
退役之後,喬紅擔任過國家隊教練,現任廣東省體育運動技術學院院長助理和乒乓球運動管理中心主任。

喬紅運動生涯

編輯
1987年,第6屆全運會女單亞軍。
1988年,全國乒乓球錦標賽和乒協杯比賽女子團體冠軍。
1988年,訪歐第一站羅馬尼亞公開賽單打和團體冠軍。
1989年,在第40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上,獲女子單打冠軍;並與鄧亞萍合作,獲女子雙打冠軍;與隊友合作,奪得女子團體冠軍。
1990年,第1屆世界盃乒乓球錦標賽女子團體冠軍。
1991年,在第41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上,與隊友合作,奪得女子團體亞軍;與鄧亞萍合作,奪得女雙亞軍。
1991年,在第2屆世界盃乒乓球賽上,與隊友合作,奪得女子團體冠軍。
1992年,在西班牙巴塞羅那舉行的第25屆奧運會上,獲得女子單打亞軍;與鄧亞萍合作,獲得女子雙打冠軍。
1993年,在第42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上,與鄧亞萍合作,獲女子雙打亞軍;與隊友合作,奪得女子團體冠軍。
1994年4月,在全國乒乓球精英錦標賽上獲女子單打亞軍。
1994年6月,在韓國漢城舉行的第2屆東亞韓國乒乓球大獎賽上,與喬雲萍合作奪得女子雙打冠軍。
1994年8月,在全國乒乓球錦標賽上,與鄧亞萍合作,奪得女子雙打冠軍。
喬紅 喬紅
1994年10月,日本廣島舉行的第12屆亞運會女子團體冠軍;與鄧亞萍合作,奪得女子雙打亞軍;個人奪得女子單打季軍。
1994年10月31日,獲1994年亞洲女子乒乓球明星賽單打冠軍。
1994年12月,在中國上海舉行的亞洲盃乒乓球賽中奪得女子單打冠軍;
1994年10月,喬紅和鄧亞萍在巴塞羅那取得乒乓球女子雙打冠軍;
1995年5月7日,在中國天津舉行的第43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上,與隊友合作,為中國女子乒乓球隊奪得女子團體冠軍;個人奪得女子單打亞軍;奪得女子雙打冠軍(與鄧亞萍合作);
1995年8月,在美國亞特蘭大舉行的第四屆世界盃乒乓球團體賽上獲女團冠軍;
1995年9月20日,在武漢舉行的全國乒乓球錦標賽中,與鄧亞萍合作,奪得女子雙打冠軍;
1996年4月,在中國乒協盃賽上,與鄧亞萍合作,奪得女子雙打冠軍; [3] 
1996年7月29日,在美國亞特蘭大舉行的第26屆奧運會女子雙打比賽中,與鄧亞萍合作,獲冠軍;7月31日,在女子單打比賽中,獲第三名。
奪冠瞬間,喬紅與鄧亞萍,1992年在巴塞羅那第25屆奧運會上,她與鄧亞萍獲女子雙打金牌,女子單打負於鄧亞萍獲銀牌。 [4] 

喬紅個人生活

編輯
多面喬紅本色冠軍:愛笑的“拼命三郎
人們讚揚,她勤奮刻苦,綜合能力強;
人們嘆息,她與鄧亞萍搭檔兩次奪得奧運冠軍,自己卻無一枚單打金牌
人們疑問,她是否真的甘當配角,是否真的知足常樂。
從事業的巔峯到感情的低谷,再到趨於平靜的生活,談起喬紅,人們似乎總有説不完的話。
踏實的“拼命三郎”
喬紅
1975年,正是全國上下掀起“乒乓熱”的年代。武漢無機鹽廠工人嚴方起酷愛打乒乓球,於是他建議好友——南垸坊小學體育老師王德謙在學校組織一支乒乓球隊。恰好,董偉委從武漢汽車製造廠調來支教(體育),董王兩人一拍即合。
同年,喬紅進入南垸坊小學。“身材勻稱,接受能力快”,喬紅一下被選入乒乓球隊。
為了加強腳下力量、啓動快,教練董偉委在喬紅及隊友的腳後跟上塗粉筆灰,讓她們踮着腳訓練;如發現地上有粉筆灰,那麼腳後跟落地的球員就要挨罰;
為了保證喬紅及隊友的動作規範、標準,董偉委將乒乓球枱的四個腳鋸掉,以適合她們的身高;
南垸坊小學規定每晚九點熄燈關門。但乒乓球隊往往要訓練到很晚,很多時候,熄燈後喬紅還摸黑訓練;訓練完門房師傅不開門,她們就翻牆而過。
內斂的“小小羔羊”
喬紅兒時學習成績很好,每門課程平均分在九十分,老師們都很喜歡她。“聽話、温順、老實”,喬紅小學美術老師邱玉嵐對喬紅特別有印象:她很乖很聽話,言語少。
一次區級比賽,喬紅眼看冠軍就要到手,但教練提出讓她把冠軍讓給對手。喬紅心裏極大不樂意,但聽話的她最終還是服從了大人的旨意,讓出冠軍。
輸掉比賽後,下一場是和陳靜對決。在打比賽時,喬紅越想越覺得委屈,不覺就哭出來,一邊打一邊哭,最後這場和陳靜的比賽也輸了。從場上下來,喬紅的眼淚還是流個不停。 [5] 
不過,温順的喬紅,也曾在“沉默中爆發”。
一次開完家長會,班主任找到喬紅母親,建議喬紅放棄打球,因為憑她的成績,學校可以把她保送進外語學校。看到女兒訓練辛苦,同時怕打球誤了學習,母親便不讓喬紅打球。喬紅哭着去找父親喬大友,喬大友在聽過教練董偉委、黃慶偉的建議後,決定支持女兒繼續練球,不過要求是:每次考試不低於85分。喬紅這才繼續她的乒乓之路。
愛笑的熱心女孩
喬紅的童年並非人們所想的那樣,每天是無盡的訓練,她的童年是多彩、快樂的。
據喬紅的同班同學劉莉回憶,一到課間,喬紅就會和同學們丟手絹、踢毽子,這樣的遊戲喬紅樣樣在行。
劉莉是當時學校田徑隊隊員。每次校運動會,她和喬紅都是班上的主力軍。至今,劉莉還記得跑4×100米接力時喬紅的模樣,“身子半蹲着,兩眼直盯着後面,等着我把棒遞給她,樣子特別認真。”
在劉莉的記憶中,喬紅非常愛笑,“笑的時候眼睛眯成一條線。”愛笑的喬紅也有一副熱心腸。當時,班上有一個雙腿殘疾的女生,喬紅便經常和同學接送她上學。
1980年,喬紅憑藉全國業餘體校乒乓球單打第二名的成績進入省隊,結束了她的學生時代,開始了全新的運動生涯。
執教經歷
總是“心太軟”
“一個世界冠軍不一定是個好教練,這話在我身上就有體現,至少目前是這樣。”喬紅的語氣中帶着一點無奈。她總結自己還算不上一個好教練的原因就是總是“心太軟”。“如果小孩一怎麼樣,我就想當時我也不想練,對她們沒有強制性,可有時候對她們還真要厲害點。老牛經常説讓我狠一點,可我總是太理解她們。現在隊內競爭那麼激烈,她們每個人都不容易。”在隊裏,隊員們都習慣叫喬紅“喬姐”,心地善良的她的確是個善解人意的大姐姐,有例子為證:
“直通不來梅”男隊第二輪隊內選拔時,王勵勤和王建軍的決賽激戰正酣,訓練中的女隊員對這場比賽也格外關注。利用喝水休息的空隙,湊到休息室門口瞅兩眼。嘴上轟隊員們回去訓練,可每隔1、2分鐘,喬紅都會飛奔進場地,大聲地給女孩們報比分。
女隊在正定備戰團體賽,一次隊內從7:8開始打關鍵球比賽,由5個主力組成一隊,按事先排好的順序出場,另一邊其他隊員隨便上,哪邊先應到11次就算贏。當大分10比8主力隊領先時,恰巧輪到張怡寧上場,可誰也不願意跟她打,一直站在非主力這邊的喬紅代表她們説出了心裏話:不讓張怡寧打。主教練施之皓點頭。雖然非主力隊的最後一搏沒能改變結果。可在隊員眼中,喬姐總能幫她們説話。
做運動員時,喬紅就想法簡單。“打雙打,我可能會想法多一點,主要怕自己打不好會影響鄧亞萍,所以我雙打發揮從來沒有單打好。”當年,喬紅是曾指導(曾傳強)一手帶起來的,師徒倆甚為合拍。自己做了教練,在執教方式上多少還會受曾指導的影響。“那時候,曾指導對我就一點不厲害,所以我現在對小孩也狠不起來。我從曾指導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比如,我打球的時候,很少計較輸贏,曾指導要求我,輸球要首先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從小養成先自我檢討的習慣,這樣受外來干擾就比較小。我現在也會這樣要求我的隊員。可畢竟時代發展了,曾指導教育我的一些方法對現在的孩子可能不太適用,我也在慢慢琢磨,跟大隼(李隼)、老大(喬曉衞)他們多學習、討教。現在起碼的要求我能達到,可距離最高學府的要求,還遠遠不夠。比起老大,我的執著精神還差得遠。我想盡可能把隊員帶好,但至於能帶成什麼樣,我就沒想過。還是抱着我打球時候的心態,能進一步是一步。我想如果我野心再大一點,可能小孩跟着我會更好一點。”
2015年奧運冠軍喬紅參與廣州乒乓繽FUN童樂日。 [6] 
大家的“開心果”
“我打球那會兒,挺痛苦的,臉上都沒什麼表情,那是被嚇的。現在誰也嚇不着我,我挺快樂的。”快樂的喬紅還喜歡傳播快樂,充當周圍人的“開心果”。
可愛、隨和,熱心腸是朋友對她的評價。吃飯坐在喬紅旁邊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她會不停地招呼你吃,給你夾菜,大家也不用擔心吃到最後菜會剩,因為喬紅肯定會給每個人進行分配。在外邊吃飯,無論誰埋單,喬紅都要先把帳單拿來過過目,看有沒有算錯。這時的喬紅盡顯女人體貼細緻的一面。
1996年退役後,喬紅被中國乒協公派到日本松下電器公司隊,卸去了責任和壓力,在那邊她邊打球邊教球,日子過得十分清閒。可她偏偏是個不會享“清福”的人,閒得她直髮慌。2000年從日本回來,喬紅“落户”廣州,在華南師範大學一本正經地做起了學生。雖然套頭衫牛仔褲的打扮,讓喬紅看上去跟普通學生沒啥區別,可學校領導卻對這個學生格外“關照”,動不動還請她吃頓飯。周圍朋友就更不用説了,經常跟喬紅説,想吃什麼就打個電話,到家裏只管伸筷子;週末朋友聚在一起玩,她難得才陪人家打打乒乓球,喬紅很享受這種有朋友“照顧”的感覺。“可能我是一個人,他們都覺得我怪可憐的。還有就是我屬於比較會營造氣氛的那種人,大家在生活中都有各自的壓抑,跟我在一起,鬧騰鬧騰可能挺解乏的。”笑看來善於充當大家的“開心果”讓喬紅深得人心。
據好友柳屹説,喬紅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暱稱——“鬧鬧”,原因是一旦她忙完自己的事情,最擅長的就是給別人“搗亂”。除非那天她心情不好,鬧騰不起來,可過一會兒雨過天晴,便恢復“鬧鬧”本色。2001年大阪世乒賽時,時任乒羽中心主任的劉鳳巖送了喬紅一個異曲同工的日本名字——“鬧得慌子”。
遇到不開心的事情,喬紅也會找朋友絮叨一番。“誰還沒個煩心事,説出來就好了。我、劉北劍、柳屹三個人性格挺像,經常在一起。我在北京時,恨不得一個星期跟她倆見上4回,都是我去找她們。如果哪天正趕上她們有事,沒時間陪我,她倆都會覺得挺內疚,説“鬧鬧”怪可憐的,可我要有事根本不理她們。”如此“沒良心”的朋友卻跟朋友維繫了最鐵的關係。“我們之間的關係已經達到了一定的高度和境界。”喬紅一臉的驕傲。
1968年出生的喬紅是個十足的“大小孩”,在訓練場上,她永遠屬於“興奮型”,認真給隊員分組的同時,順便絞盡腦汁地把自己也分進去。跟隊員在一起做遊戲、踢足球,屬她玩得最瘋,喊的聲音最大。“連隊員都説,只要喬姐和喬指導(喬曉衞)一上場,氣氛就好多了。”一次身體訓練,女孩分成兩組進行接力賽。張怡寧和喬紅分別是兩個組的最後一棒,看見張怡寧“犯規在先”——還沒等前一名隊友跑回來就迎上去接棒,喬紅也“不甘示弱”,中途折回,高舉雙臂做勝利衝刺狀,周圍的隊員笑成了一團。“我從來沒把自己當38歲的人,可能在運動隊待着相對比較單純。有時朋友説我,你三十幾歲怎麼過來的,酒不會喝,迪廳不去。可我覺得自己活得挺好,吃吃飯、喝喝茶,唱唱卡啦OK,不是挺好嗎?”在生活中,喬紅是一個按照自己想法做事的人,但她習慣站在別人的角度考慮問題,體諒人家的感受,所以,她從來不會讓別人下不來台,也儘量不給人家添麻煩。可跟熟人要起東西來,喬紅
喬紅 喬紅
從來沒有不好意思的時候。“我要東西狠着呢,徐主任、李頭,劉頭、楊頭、老蔡、北劍、國樑,哪個沒被我要過東西,他們都説我是‘死臉’。我就是覺得跟他們熟,而且又不是什麼大事。”這恐怕也是喬紅的AB面。從來沒拿自己當高人看過,喬紅也因此得到了球迷最真誠的喜愛。球迷為她做的個人網站“喬紅乒乓網”,也許沒有現役國手的那些個人網站紅火。可在偶像更迭如此頻繁的年代,淡出人們視線後,還能被人惦記着,難道不是一種幸福嗎?當年,每收到一封球迷來信,喬紅都會認認真真地讀,格外鍾情那些字跡工整的信,有空她也會提筆回一些。如今,當年喜歡她、給她寫過信的兩個女孩已經跟她成了很好的朋友。有時候,一個人的舉手之勞成就的可能是另一個人的夢想。“別人沒接觸我們這種人之前,也許覺得非常難接近,一旦遇到像我這樣的,覺得太容易了,就會覺得我這人太好了。”很多人喜歡用“好人”這個詞來形容喬紅,可在她看來,那只是她性格的自然流露,她與人相處的方法也很簡單:真誠地對待別人。 [7] 
個人語錄
1、“那段時間,對王楠而言是最困難的,她身邊需要一個能夠信賴而且知心的人,聽她説説心裏話。我只是充當了一個傾訴對象,在這方面配合了她一下,努力讓她有份好心情,煩心事兒少了,投入到訓練中的精力自然就多一些,打球關鍵還是靠她自己。”
2、“我覺得我挺能配合人家的。雖然我比鄧亞萍先拿到世界冠軍,可那會兒覺得自己雙打挺差的,跟小鄧配時,挺緊張的。我就覺得應該多想想她,理解她。加上她是進攻型,我是穩健型,我負責把球弄上台,由她來進攻。”
3、“比較一下我和小鄧的付出,我覺得自己拿第二夠好了。她實在太苦,每天平均比我多練一個小時。我除了比小鄧差,比其他人還好呢。説實話,我挺佩服小鄧的,我沒有她那種毅力。但不羨慕她,可能我們追求的東西不一樣,以我的性格,覺得那樣活着太累。我比較隨意,不會勉強自己,先盡力,不行就算了。”
4、“每次拿冠軍都覺得挺知足,可到了下次打比賽,還想拿,但我確實很少跟自己較勁。你説我要是容易知足,也堅持不了10年啊。雙打有小鄧帶我打,她那口氣可以影響我,可單打我也一直不錯。如果説我真的很知足,可能早就下去了。”
5、“我從來不説一定能拿冠軍這樣的話,因為不想給自己太大壓力。就算我覺得肯定能贏這個人,也不會説自己一定行,萬一輸了呢,人家該説你吹牛皮了。”

喬紅黃金搭檔

編輯
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後,喬紅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7年之後,在王楠跌入事業最低谷時,她出現在王楠身邊。巴黎世乒賽上,王楠奪得3枚金牌,成為乒壇“全滿貫”,賽後,王楠發自肺腑地説:“我很感謝喬紅!”
很多人都曾好奇地問過喬紅,在王楠身上究竟用了什麼招。“其實,我真沒什麼招,就是跟她做個伴。那段時間,對王楠而言是最困難的,她身邊需要一個能夠信賴而且知心的人,聽她説説心裏話。我只是充當了一個傾訴對象,在這方面配合了她一下,努力讓她有份好心情,煩心事兒少了,投入到訓練中的精力自然就多一些,打球關鍵還是靠她自己。”
善於配合別人是喬紅對自己的評價。“我覺得我挺能配合人家的。雖然我比鄧亞萍先拿到世界冠軍,可那會兒覺得自己雙打挺差的,跟小鄧配時,挺緊張的。我就覺得應該多想想她,理解她。加上她是進攻型,正在比賽我是穩健型,我負責把球弄上台,由她來進攻。”球風在很大程度上能體現一個人的性格。
沒有鄧亞萍那樣強烈的好勝心,沉穩內斂的喬紅似乎是個“知足常樂型”。“比較一下我和小鄧的付出,我覺得自己拿第二夠好了。她實在太苦,每天平均比我多練一個小時。我除了比小鄧差,比其他人還好呢。説實話,我挺佩服小鄧的,我沒有她那種毅力。但不羨慕她,可能我們追求的東西不一樣,以我的性格,覺得那樣活着太累。我比較隨意,不會勉強自己,先盡力,不行就算了。”AB血型的喬紅説自己性格具有兩面性,這種知足也是兩面的。“每次拿冠軍都覺得挺知足,可到了下次打比賽,還想拿,但我確實很少跟自己較勁。你説我要是容易知足,也堅持不了10年啊。雙打有小鄧帶我打,她那口氣可以影響我,可單打我也一直不錯。如果説我真的很知足,可能早就下去了。”
對乒乓球,喬紅確實談不上酷愛。當初在學校,老師相中了她,便拿起了球拍。只因為啓蒙教練的一句話:“喬紅基礎不錯,一旦起來了,能堅持挺長時間。”爸爸喬大友就帶着這個信念,讓女兒一直堅持下來。“其實,我小時候可不願意打球了,現在我也跟隊員説,不要在我面前偷懶,你們那些小花招我都玩過。但我小時候特別聽話,也因為沒有其它本事。”乖巧的孩子總是討人喜歡,打球一路上,學校老師、業餘體校教練,省隊馮夢雅教練都對喬紅格外好。喬紅當時與陳靜胡小新並稱為“湖北三劍客”,眼瞅着她倆都進了國家隊,可自己還在省裏混呢。回憶起這段遲遲進不了國家隊的“悲慘”經歷,喬紅説,怪不了別人,都怨自個兒,誰讓國家隊教練一看我打比賽,我就緊張,關鍵時刻掉鏈子呢。當時住一個大院的人都知道老喬家的女兒在打球,喬紅知道自己打不出個名堂,爸媽臉上也無光。每逢週末,如果輸了球,喬紅特不願意回家,雖然爸爸從不打罵她,可動輒一個多小時的思想教育,也讓她吃不消。“現在回想起來覺得我爸當時講的話都特有道理,可那會兒根本聽不進去。”父母的面子倒成了喬紅最大的壓力。在省隊,馮教練對喬紅始終沒有放棄。當年的湖北省體委主任還特意找來男隊員給喬紅做陪練。“堂堂一個體委主任,一個星期來看我兩次,在田徑場邊站着看我跑步。當時我就覺得自己應該努力,但也沒想太多,不知道自己究竟能打出什麼樣的成績。”喬紅從不説什麼“豪言壯語”,她只會用實際行動表示決心:只要訓練就好好練,有比賽就好好打。“我從來不説一定能拿冠軍這樣的話,因為不想給自己太大壓力。”喬紅坦言她不是一個非常自信的人,做事容易先想好後路。“就算我覺得肯定能贏這個人,也不會説自己一定行,萬一輸了呢,人家該説你吹牛皮了。”也因此,喬紅一向都很低調。
沒帶任何目標去打1987年全運會,甚至準備打完比賽就找工作。機會卻在這時降臨到她身上,憑藉全運會單打第二的成績,喬紅靠實力打進了國家隊。
1989年,初出茅廬的喬紅第一次參加世乒賽,就出人意料地奪得女單、女雙兩項冠軍。單打第二輪跟她在一條線上的李惠芬輸給了一名朝鮮選手,有人跟喬紅説:“你的機會來了!”她還不以為意。打比賽喬紅喜歡自己守一條線,喜歡“留後路”的她在球場上卻有股決絕的勇氣。“跟外國人打能死拼,可如果碰自己人,多少有點抹不開面。”
初次登頂的喜悦也只持續了一小會兒。“挺高興的,覺得冠軍就這樣啊。我記得當時徐主任還説,這丫頭從哪兒冒出來的,一拿還拿倆(冠軍)。”喬紅拿着磁卡給家裏打電話報喜,説的第一句話就是,爸,我冠軍拿了,你們面子也有了,以後別指望我再打冠軍了。
“如果沒我爸,我肯定打不到這個份上。拿冠軍的那一刻,就是覺得滿足了父母。自己一點興奮的感覺都沒有,以後拿的每一個冠軍,我都不覺得會給自己帶來什麼,無非是讓家裏又高興一次。所以大家每次看我站在領獎台上,都挺平靜,哪次也沒哭過,還不如在下面看人家升國旗激動呢。”拿冠軍似乎只是為了不辜負期望,不斷努力只是不想讓別人失望。本性隨遇而安的喬紅,彷彿是為別人活着。
參加完巴塞羅那奧運會,喬紅就嚷嚷着要退役,可領導做她的思想工作,一做便通。只要隊裏還需要她,喬紅不會講任何條件,而只要還在隊裏一天,她就認真踏實地練好每一板球。像她這種沒有“遠大目標”的運動員,最後能拿11次世界冠軍,能堅持打到28歲,也正因為有了可貴的責任心和平常心。

喬紅生涯數據

編輯
1993年10月5月國際乒乓球聯合會公佈世界排名,列女子世界排名第2位。
1994年2月9日國際乒乓球聯合會公佈世界排名,列女子世界排名第2位。
1995年9月6日國際乒乓球聯合會公佈世界排名,列女子世界排名第2位。
1996年3月26日根據國際乒乓球聯合會公佈的最新世界排名,以1740分列女子世界排名第2位。
1996年6月21日,在國際乒乓球聯合會公佈的女子單打世界排名中,列第2位。
1997年7月15日,在國際乒乓球聯合會公佈的女子單打最新世界排名中,列第2位。

喬紅技術特點

編輯
喬紅 喬紅
右手橫握球拍兩面拉弧圈結合快攻打法。喬紅除了發球極具威脅之外,其反手快撥或快帶能有效地牽制住對方半台區域內的進攻火力,正手拉扣結合處理得當,命中率高,全面範圍內的兩面擺速快,能對付不同技術的打法。她技術全面,臨場心理狀態穩定。

喬紅獲獎記錄

編輯
1987年獲運動健將稱號;
1989年獲國際級運動健將稱號;
1990年獲1989年度“全國十佳運動員”稱號;
1993年,榮獲1992年度全國乒乓球最佳運動員稱號;
1996年2月榮獲全國十佳乒乓球運動員稱號;
1996年8月,被國家體委授予體育運動榮譽獎章和體育運動一級獎章;
2002年12月,榮獲“中國乒乓球運動傑出貢獻獎”。

喬紅退役事業

編輯
喬紅 喬紅 [12]
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後,喬紅正式退出國家隊,繼續到日本松下電器公司打球,1997年6月回國參加第八屆全運會,1998年與松下公司續簽一年合同,出任日本松下電器隊隊員兼教練,2000年回國代表山東魯能參加全國乒乓球俱樂部聯賽,2001年9月至2003年就讀於華南師範大學體育科學學院,拿到了教育專業的學士學位。2003年1月起擔任中國乒乓球女隊教練。 [11] 

喬紅參加節目

編輯
時間
節目名稱
簡介
2004年
中央電視台體育欄目 [9] 
參考資料來源: [9-10] 

喬紅參加活動

編輯
奧運火炬手
2008年5月31日北京奧運火炬武漢站的傳遞開始。奧運會體操冠軍楊威成為武漢站的第一名火炬手。起跑儀式設在黃鶴樓公園。整個傳遞活動以“奧運聖火荊楚行、鄂川人民心連心”和“和諧之旅”為主題,武漢的聖火傳遞距離由原來的42.5公里縮減為20.7公里,將由208名火炬手完成。圖為中國乒乓球女隊教練喬紅傳遞聖火,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乒乓球女子雙打金牌得主。 [8] 

喬紅社會評價

編輯
在國家隊9年,喬紅奪得過11次國際大賽的金牌,是國家隊的台柱之一,但她謙虛隨和,寵辱不驚;28年的人生之旅,20多年的乒壇馳騁,喬紅用心血澆鑄了一塊塊金牌,譜寫了人生的青春之歌,向共和國交了一份出色的答卷。(湖北日報荊楚網評 [13]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