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唐國史補

編輯 鎖定
《唐國史補》是唐代李肇所著的一部史書。又稱《國史補》,是一部記載唐代開元長慶之間一百年事,涉及當時的中國社會風氣、朝野軼事及典章制度等各個方面的重要歷史瑣聞筆記,對於全面瞭解唐代社會具有極其重要且十分特殊的功用和價值,僅《太平廣記》徵引其內容即達一百三十三處之多。共三卷,凡三百零八條事,卷首有目錄,概括每條內容以五字標題。前二卷大體按時間順序排列,卷下則雜記了各類典故制度。此書上承劉餗所著《國朝傳記》,並與之體例相同,卷數相當,但內容較為客觀,少了許多怪異。今傳刻本有明汲古閣刊影宋本、《津逮秘書》等諸本。
作品名稱
唐國史補
作品別名
國史補
作    者
李肇
創作年代
唐代
類    別
歷史瑣聞筆記

唐國史補社會背景

編輯
唐代歷史筆記的發展跟唐代小説筆記的發展在進程上頗相近,即它們各按照自己的特點發展而達到較成熟的階段。魯迅認為唐代小説筆記作者“始有意為小説”,他引用胡應麟説的“作意”“幻設”來證明這就是小説”意識之創造“。 [1]  從歷史筆記來看,它們的作者也逐步形成了一種”以備史官之闕“的意識,即作史的意識,從而提高了它們在史學上的價值。有的研究者認為:
“我們可以説唐代是筆記的成熟期,一方面使小説故事類的筆記增加了文學成分,一方面使歷史瑣聞類的筆記增加了事實成分,另一方面又使考據辯證類的筆記走上了獨立的發展的路途。這三種筆記的類型,從此就大致穩定下來。” [2] 
唐代的歷史瑣聞筆記,因其作者的身份、見識、興趣、視野的不同而具有各自的特點和價值。但這些書説人物,論事件,講制度,旁及學術文化、生產技藝、社會風情、時尚所好等,都或多或少可以從一個方面反映歷史的面貌。 [3] 

唐國史補內容介紹

編輯
《唐國史補》系續劉餗《傳記》(實即《隋唐嘉話》)而作,全書共記三百零八條事,卷首有目錄,概括每條內容以五字標題。記載了唐代開元至長慶之間一百年事,涉及當時的社會風氣、朝野軼事及典章制度等。前二卷記事大體按時間順序排列,卷下則雜記各類典故制度。所記大致有:
①各地產物,如酒、茶、紙的名品和產地。
②流行的遊戲,如長行、雙陸、彈棋、圍棋、博戲等。
③科舉制度方面的典故、軼聞,多集中在卷下,均收入《唐摭言》中。
④官吏、名人的軼聞,如韓愈登華山、李白脱靴等等,這一類所佔比例最大。
⑤工商業情況,如長安藥商宋清、揚州王四舅、俞大娘航船以及安南、廣州的外國船等。
⑥社會風俗,如京城尚牡丹,一本有直數萬者,流俗重碑誌,以重價求文,以及達官爭娶士族女等。
⑦唐代官場一些制度和習俗,如宰相沙堤、火城、堂案、堂帖等,還有官場中的稱謂,使職的設立及名目。
此書對全面瞭解唐代社會具有極其重要且十分特殊的功用和價值。僅《太平廣記》一書徵引其內容即達一百三十三處之多。
《新唐書》、《崇文總目》、《通志》、《宋史》等書皆記為三卷,《郡齋讀書志》、《文獻通考》等書則記為二卷。傳世單刻本有明汲古閣刊影宋本,叢書本有《津逮秘書》、《學津討原》、《得月簃叢書》、《筆記小説大觀》等,一卷節本有《唐宋叢書》、《説郛》、《唐人説薈》、《唐代叢書》等。1957年,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據《學津討原》本標點排印,收入中國文學參考小叢書。197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古典文學出版社本重印。

唐國史補圖書目錄

編輯

唐國史補捲上

魯山乳兄子 崔顥見李邕 張説西嶽碑 袞公答參軍 劉迅著六説
玄宗幸長安 西國獻獅子 裴旻遇真虎 偽撰庚桑子 李白脱靴事
張均答弟垍 王維取嘉句 張旭得筆法 李陽冰小篆 絳州碧落碑
胡雛犯崔令 王積薪聞棋 房氏子問疾 王摩詰辨畫 張果老衣物
白岑發背方 張公戲渾瑊 安祿山心動 楊妃好荔枝 百錢玩錦靿
玄宗思張公 臨淮代汾陽 蜀郡萬里橋 李翰論張巡 左震斬巫事
李唐諷肅宗 柳芳續韋書 李華含元賦 李翰借音樂 二李敍昭穆
李稹稱族望 張説婚山東 王家號鈒鏤 楊氏居閿鄉 元次山稱呼
出家大丈夫 李勉投犀象 李廙有清德 李華賦節婦 李端詩擅場
袁傪破賊事 郗昂犯三怒 劉晏見錢流 母喜嚴武死 鄭損為鄉葬
劉沮遷幸議 魚朝恩講易 淮水無支奇 佛法過海東 路嗣恭入覲
都盧緣橦歌 韓滉召徑山 黃三姑窮理 李丹與妹書 熊執易義風
劉頗償甕直 德宗恕尼哭 楊炎有崖谷 盧杞論官豬 王武俊決水
執朱泚使者 裴佶佯為奴 李令能戢兵 於公異露布 李令勳臣首
埋懷村下營 韓滉自負米 張鳳翔被害 韓滉過大梁 盧杞為奸邪
馬燧雪懷光 和解二勳臣 李馬不舉樂 盧邁撒鹽醋 包佶惡陳氏
顏魯公死事 高郢陷河中 竇申號鵲喜 三處士高卑 汴州佛流汗
德宗望雲騅 命馬繼祖名 徐州朝天行 伊李署子壻 李泌任虛誕
李氏子墜塔 療風醖蛇酒 鳥鬼報王稹 韋丹驢易黿 陽城裂白麻
裴延齡畫雕 韓皐劫呂渭 張造批省牒 張宏毅過驛 韋倫朝朔望
韓陸同使幕 三評事除拜 諸道出界糧

唐國史補卷中

渾令喜不疑 韋皐次汾陽 韋太尉設教 高郢焚制草 揚穆分優劣
穆氏四子目 孟容拒宦者 德宗幸金鑾 行狀比桓文 閻吉州入道
韋聿白方語 恥科第為資 誤造鄭雲逵 何儒亮訪叔 陸羽得姓名
顧況多輕薄 崖膺性狂率 劉圓假官稱 康崑崙琵琶 懸買米畫圖
京兆府筵饌 劉澭理普潤 李惠登循吏 陽城勉諸生 置廣文館事
李實廌蕭佑 任迪簡呷醋 熊執易諫疏 應制排公在 崔叔清惡詩
唐國史補 因話錄 唐國史補 因話錄
馬暢宅大杏 曹洽殺小使 薛尚衍何祥 襄樣節度使 史牟殺外甥
鄭珣瑜罷相 王叔文揚言 鄭絪草詔書 謀始得邠公 劉闢為亂階
韋李皆心疾 唐衢唯善哭 得草聖三昧 李約買蕭字 韓愈登華山
王先生名言 靈澈蓮花漏 百官待漏院 封山輒有雨 役者將化虎
鴆鳥久愈毒 犀牛解鴆毒 張氏三代相 高郢致仕制 苗夫人貴盛
李錡裂襟書 李銛自拘囚 裴垍報崔樞 憲宗問京尹 獨孤鬱嘉壻
韋相叱廣宣 韋相拒碑誌 杜羔有至行 餘長安復讎 孔戣論海味
侯高試縣令 毬場草生對 鄭陽武易比 王相注太玄 蔣乂宰臣錄
陳諫閲染簿 求碑誌救貧 崔昭行賄事 夜不開女牆 王鍔散財貨
韓弘賊張圓 陳儀刺高洪 論害武相事 晉公祭王義 張仲方駁諡
李氏公慚卿 李愬用李佑 誅貶同晦朔 鑑虛煮胛法 盧昂瑟瑟枕
京師尚牡丹 郝玼食吐蕃 王忱百日約 公主降回鶻 趙太常精健
田孝公自殺 韋山甫服餌 僧薦重元閣 貯醋闢蛟龍 王彥伯治疾
宋清有義聲 王四舅一字 竇氏白麥面 灞滻中浸黃 射雉兔之法
古屋東為户 故囚報李勉 妾報父冤事

唐國史補卷下

近代宰相評 拜相禮優異 宰相判事目 台省相呼目 兩省上事儀
中書參酌院 論僕射儀注 論尚書丞郎 申明同省敕 長名定留放
就私第注官 郎官判南曹 李建論選集 朱泚偽黃案 郎官分判制
敍諸曹題目 度支判出入 當直夜發敕 省中四軍紫 御史台故事
御史擾同州 崔御史巡囚 御史給公券 御史爭驛廳 用使下御史
台省相愛憎 內外諸使名 敍著名諸公 敍專門之學 張參手寫書
熊氏類九經 高定易外傳 董和通乾論 詩賜載叔倫 二文僧首出
韋應物高潔 李益著詩名 韓沈良史才 張登善小賦 敍近代文妖
敍進士科舉 禮部置貢院 曲號義陽子 宋濟答客嘲 宋五又坦率
敍時文所尚 裴冀論試題 二崔俱捷事 熊執易擅場 第果實進士
韓愈引後進 宋沆得徵調 李汧公琴名 雷氏琴品第 鄭宥調二琴
韓會歌妙絕 李舟著笛記 李牟夜吹笛 趙璧説五絃 李八郎善歌
於公嫂知音 於公順聖樂 曲名想夫憐 訛謬坊中語 敍諸茶品目
敍酒名著者 敍諸州精紙 貨賄通用物 詼諧等所自 敍風俗所侈
飲酒四字令 敍博長行戲 董叔儒博經 敍古樗蒲法 敍舟檝之利
獅子國海舶 舟中鼠有靈 天官所書氣 虹霓颶風母 人食雷公事
龍門人善遊 杜邠公下峽 魚登龍門化 蠍為主簿蟲 江東吐蚊鳥
猓然有人心 猩猩好酒屐 甘子不結實 揚州江心鏡 蘇州傷荷藕
宣州兔毛褐 越人娶織婦 造物由水土 善和坊御井 敍祠廟之弊
葅庫蔡伯喈 大摩尼議政 元義使新羅 李汭不受贈 虜帳中烹茶
維州復陷事 贊普妻名號

唐國史補作者介紹

編輯
李肇,生卒年裏不詳,貞元后期歷華州參軍。元和二年至五年間,為江西觀察從事。七年任協律郎,十三年以監察御史充翰林學士。十四年加右補闕,十五年加司勳員外郎,出翰林院。長慶元年因為與李景儉等於史館飲酒,貶澧州刺史。長慶中歷著作郎,左司郎中,撰《唐國史補》(據本書卷首作者自序,本書成於穆宗朝作者為尚書左司郎中時,系續劉餗《傳記》(實即《隋唐嘉話》)而作,連卷數也同於劉書,不過比劉書少講些怪異,多講些史實習俗)。大和初遷中書舍人。三年坐薦柏耆貶將作少監。卒於開成元年前。《新唐書·藝文志》着錄其《國史補》三卷,《翰林志》一卷,《經史釋題》二卷。《經史釋題》今佚。(以上按《中國文學大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2000年及《中國文學家大辭典·唐五代卷》,中華書局)

唐國史補文段精選

編輯

唐國史補

公羊傳》曰:“所見異辭,所聞異辭。”未有不因見聞而備故實者。昔劉餗集小説,涉南北朝至開元,著為傳記。予自開元至長慶撰《國史補》,慮史氏或闕則補之意,續傳記而有不為。言報應,敍鬼神,徵夢卜,近帷箔,悉去之;紀事實,探物理,辨疑惑,示勸戒,採風俗,助談笑,則書之。仍分為三卷。

唐國史補敍酒名著者

酒則有郢州之富水,烏程之若下,滎陽之土窟春,富平之石凍春,劍南之燒春,河東之乾和薄萄,嶺南之靈溪、博羅,宜城之九醖,潯陽之湓水,京城之西市腔,蝦蟆陵郎官清、阿婆清。又有三勒漿類酒,法出波斯。三勒者謂庵摩勒、毗梨勒、訶梨勒。

唐國史補敍諸茶品目

風俗貴茶,茶之名品益眾。劍南有蒙頂石花,或小方,或散牙,號為第一。湖州有顧渚之紫筍,東川有神泉、小團,昌明、獸目,峽州有碧澗、明月、芳澀、茱萸簝,福州有方山之露牙,夔州有香山,江陵有南木,湖南有衡山,嶽州有浥湖之含膏,常州有義興之紫筍,婺州有東白,睦州有鳩沉,洪州有西山之白露。壽州有霍山之黃牙,蘄州有蘄門團黃,而浮樑之商貨不在焉。

唐國史補敍博長行戲

今之博戲,有長行最盛。其具有局、有子,子有黃黑各十五,擲採之骰有二。其法生於握槊,變於雙陸。天后夢雙陸而不勝,召狄梁公説之。梁公對曰:“宮中無子之象是也。”後人新意,長行出焉。又有小雙陸、圍透、大點、小點、遊談、鳳翼之名,然無如長行也。鑑險易者,喻時事焉;適變通者,方《易》象焉。王公大人,頗或耽玩,至有廢慶弔,忘寢休,輟飲食者。乃博徒是強名爭勝。謂之“撩零”,假借分畫謂之“囊家”,囊傢什一而取,謂之“乞頭”。有通宵而戰者,有破產而輸者,其工者近有渾鎬、崔師本首出。圍棋次於長行,其工者近有韋延祐、楊芄首出。如彈棋之戲甚古,法雖設,鮮有為之;其工者,近有吉逵、高越首出焉。

唐國史補拜相禮優異

凡拜相禮,絕班行,府縣載沙填路,自私第至子城東街,名曰:“沙堤”。有服假,或百僚問疾,有司就私第設幕次排班。每元日、冬至立仗,大官皆備珂傘、列燭,有至五六百炬者,謂之“火城”。宰相火城將至,則眾少皆撲滅以避之。

唐國史補御史台故事

御史故事:大朝會則監察押班,常參則殿中知班,入閣則侍御史監奏。蓋含元殿最遠,用八品;宣政其次,用七品,紫宸最近,用六品;殿中得立五花磚,綠衣,用紫案褥之類,號為“七貴”。監察院長與同院禮,隔語曰:“事長如事端。”凡上堂,絕言笑,有不可忍,雜端大笑,則合座皆笑,謂之“烘堂”。烘堂不罰。大夫、中丞入三院,罰直盡放,其輕重尺寸由於吏人,而大者存之黃卷。三院上堂有除改者,不得終食,惟刑部郎官得終之。

唐國史補韓愈登華山

韓愈好奇,與客登華山絕峯,度不可邁。乃作遺書,發狂慟哭。華陰令百計取之,乃下。

唐國史補李白脱靴事

李白在翰林,多沈飲。玄宗令撰樂辭,醉不可待,以水沃之,白稍能動,索筆一揮十數章,文不加點。後對御,引足令高力士脱靴,上命小閹排出之。

唐國史補王維取嘉句

王維好釋氏,故字摩詰。立性高致,得宋之問輞川別業,山水勝絕,今清源寺是也。維有詩名,然好取人文章嘉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英華集》中詩也。”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囀黃鸚。”李嘉祐詩也。

唐國史補王四舅一字

揚州有王生者,人呼為“王四舅”,匿跡貨殖,厚自奉養,人不可見。揚州富商大賈,質庫酒家,得王四舅一字,悉奔走之。

唐國史補宋清有義聲

宋清,賣藥於長安西市。朝官出入移貶,清輒賣藥迎送之。貧士請藥,常多折券,人有急難,傾財救之。歲計所入,利亦百倍。長安言:“人有義聲,賣藥宋清。”

唐國史補楊妃好荔枝

楊貴妃生於蜀,好食荔枝。南海所生,尤勝蜀者,故每歲飛馳以進。然方暑而熟,經宿則敗,後人皆不知之。

唐國史補韋相拒碑誌

長安中,爭為碑誌,若市賈然。大官薨卒,造其門如市,至有喧競構致,不由喪家。是時裴均之子,將圖不朽,積縑帛萬匹,請於韋相。貫之舉手曰:“寧餓死,不苟為此也。”

唐國史補京師尚牡丹

京城貴遊尚牡丹,三十餘年矣。每春暮,車馬若狂,以不耽玩為恥。執金吾鋪官圍外,寺觀種以求利,一本有直數萬者。元和末,韓令始至長安,居第有之,遽命劚去,曰:“吾豈效兒女子耶!”

唐國史補虜帳中烹茶

常魯公使西蕃,烹茶帳中,贊普問曰:“此為何物?”魯公曰:“滌煩療渴,所謂茶也。”贊普曰:“我此亦有。”遂命出之,以指曰:“此壽州者,此舒州者,此顧渚者,此蘄門者,此昌明者,此浥湖者。”

唐國史補敍舟楫之利

凡東南郡邑無不通水,故天下貨利,舟楫居多。轉運使歲運米二百萬石輸關中,皆自通濟渠入河而至也。江淮篙工不能入黃河。蜀之三峽、河之三門、南越之惡溪、南康之贛石,皆險絕之所,自有本處人為篙工。大抵峽路峻急,故曰“朝發白帝,暮徹江陵”。四月、五月為尤險時,故曰“灩澦大如馬,瞿塘不可下;灩澦大如牛,瞿塘不可留;灩澦大如幞,瞿塘不可觸。”揚子、錢塘二江者,則乘兩潮發棹,舟船之盛,盡於江西,編蒲為帆,大者或數十幅,自白沙沂流而上,常待東北風,謂之潮信。七月、八月有上信,三月有鳥信,五月有麥信。暴風之候,有拋車雲,舟人必祭婆官而事僧伽。江湖語云:“水不載萬。”言大船不過八九千石。然則大曆、貞元間,有俞大娘航船最大,居者養生、送死、嫁娶悉在其間,開巷為圃,操駕之工數百,南至江西,北至淮南,歲一往來,其利甚博,此則不啻載萬也。洪鄂之水居頗多,與屋邑殆相半。凡大船必為富商所有,奏商聲樂,眾婢僕,以據舵樓之下,其間大隱,亦可知矣。

唐國史補歷史價值

編輯
歷史筆記所記雖不及正史系統、全面,但在揭示時代特點和社會風貌方面,因少有拘謹、言簡意賅而具有獨特的價值。《唐國史補》中的”汴州佛流汗“”韋太尉設教“”王鍔散財貨“”御史攏同州“等條,寫出了中唐時期文武官吏的貪贓枉法、賄賂公行的醜惡行徑;而”京師尚牡丹“”敍風俗所侈“等條,則活畫出德宗朝及其以後貴族生活的奢靡和腐敗;此外,如關於藩鎮跋扈、宦官專權、官僚隊伍膨脹的記載,都從比較深刻的意義上揭露了這個時期的社會問題和歷史特點。玄宗開元、天寶之際,實為唐代歷史的重大轉折,其中盛衰得失,引起後人的許多回味和反思。 [3] 
參考資料
  • 1.    魯迅.《中國小説史略》,見《魯迅全集》第9卷:人民文學出版社,1981:70頁
  • 2.    劉葉秋.《歷代筆記概述》:中華書局,1980:76頁
  • 3.    白壽彝 主編.《中國史學史》第三版: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2016年6月第3版,2018年8月第26次印刷:10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