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唐克

(紅軍烈士)

編輯 鎖定
唐克(1903-1930) 原名唐紹堯,化名趙逸民。湖南零陵人。幼讀私塾,後入縣立中學就讀,復轉入長沙岳雲中學高中部學習。1924年夏高中畢業後赴廣州,考入黃埔軍官學校第二期。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9月畢業後任國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三師八團二營五連黨代表,10月參加討伐軍閥陳炯明第二次東征作戰。
中文名
唐克
外文名
Tang Ke
別    名
唐紹堯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地
湖南零陵
出生日期
1903
逝世日期
1930
職    業
革命者
畢業院校
黃埔軍官學校
信    仰
共產黨
 性別   
男   

唐克人物生平

編輯
1926年秋擔任第二軍教導師二團政治幹事、第九軍政治部黨務科科長,參加北伐戰爭。不久擔任第八軍第四師十二團指導員。1927年4月調任第三十六軍第二師六團指導員。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被迫退出,轉移到武漢。6月到第二方面軍總指揮部警衞團任連長。第一次大革命失敗後,曾去湘南組織秋收起義未成。
1928年春到湘桂邊組織農民武裝鬥爭。後到桂林從事地下工作,深入工人羣眾中進行宣傳和組織活動。1929年夏被派到廣西南寧入警備第五大隊從事兵運工作。1930年2月1日參加龍州起義,成立中國工農紅軍第八軍,任顧問。不久任紅八軍政治學校大隊長。3月率軍校學員去龍州以西發動農民,開展分田鬥爭。3月18日率學員返回龍州,參加同進犯的國民黨桂軍作戰,在突圍戰鬥中負傷被俘。3月19日於龍州北門外英勇就義。 [1] 

唐克人物事蹟

編輯
1925年春,唐克考入黃埔軍官學校。軍校的生活非常緊張,最艱苦的是操練關。唐克身體雖較虛弱,但他咬緊牙關苦練,只過了短短的三個月,他就把十來斤重的步槍加刺刀,練得跟舞一根木棒那樣的靈巧自如。後來,他還練得一個人能對付兩個,甚至三個“敵人”的白刃進攻了。他這種頑強拼搏的學習精神,得到了全隊同學的讚揚。在校期間,他還受到周恩來、惲代英、蕭楚女、聶榮臻等共產黨員的教育、無產階級覺悟不斷提高,不久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2] 
為了在青年軍人中成立一個組織,出版刊物,改造學生的思想,提高師生的覺悟,把他們團結在共產黨的周圍,培養真正革命軍事幹部,在政治部主任周恩來的倡議下,“火星社”誕生了。唐克加入了“火星社”。
1925年2月1日,在周恩來的積極推動下,“青年軍人聯合會”在黃埔島成立。原“火星社”成員成了聯合會的骨幹。
同年農曆8月下旬,唐克任國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三師第八團第二營第五連黨代表。五連在東征中是攻打惠州的先鋒隊之一。惠州地勢險要,軍閥陳炯明揚言,就是神兵也無法攻破。唐克在陣前對全連戰士表示“一定要把惠州天險攻下來,不成功便成仁!”出征前,他把自己的衣物、行軍牀連同一封家書寄回老家。信中説:“吾人當效馬革裹屍之精神,以身殉國”,“革命無成誓不還”。戰鬥打響後,他衝鋒陷陣,英勇頑強,為攻克惠州作出了貢獻。隨後,唐克與戰友們一道,與兄弟部隊一起繼續前進,不到兩個月,將陳炯明的反動軍隊全部擊潰,收復了東江,鞏固了廣東的革命根據地。
1926年7月9日,國民革命軍約十萬人正式出師北伐,開始了轟轟烈烈的北伐戰爭。同年9月,唐克任北伐軍第十軍第四師第十二團政治指導員,隨部隊於9月初進駐韶州(廣東北部重鎮,現名韶關)。當天夜裏,他揮筆寫了十條自箴語:一、不為時代的落伍者,要為實現共產主義而奮鬥終身;二、偷閒一時,貽誤一世;三、吾當自強不息;四、成功是恆心之結果;五、吾人當效馬革裹屍之精神,以身殉國;六、打倒列強,打倒軍閥,不奮鬥不能救中國;七、革命無成暫不還;八、過則勿憚改;九、光陰一刻值千金;十、革命者的良心,無片刻之可離。這十條自箴語成了唐克後來的行動準則。
9月中旬,唐克調任第八軍政治部黨部科長,不久,又被派往八軍四師十二團任政治指導員。
1928年春,黨組織派唐克回零陵進行地下工作。當時,革命處於低潮,蔣介石反動派到處殺害共產黨員和進步人士,親友關心唐克的人身安全,勸他放棄地下工作。他婉言謝絕了,並對親友説:“蔣介石是西山落的太陽,回光反照,時間不長了。
這一年8月的一個晚上,根據上級黨委的部署,唐克和李義、陳伯華等同志組織一批骨幹力量,在一個漆黑的夜裏,只用一支手槍和幾把大馬刀,繳了蔡家埠河西警察分局局長王羅青的16支步槍。不久,縣反動當局派“清鄉”隊長張芝仙到楚江圩抓人。張芝仙與唐克的親爺爺唐壽廷是親戚。唐壽廷當時在楚江圩負責商會工作,兩人見面時,張芝仙説他下鄉要抓人的實情。唐克爺爺就立即連夜趕到唐克家報信,唐克馬上佈置大家轉移。他怕連累家裏,遂決定星夜奔向邊區指揮部全州。他向家人告別時説:“目前革命雖處在低潮,但高潮一定要到來的。共產黨一定要扭轉乾坤!”他妻子黃秀英在月光下送他到三里路,分手時,他滿懷勝利的信心説:“雨後會天晴的,不久我倆會再見面的。”他日夜兼程,由全州又趕到桂林,繼續從事地下工作。
唐克到桂林後,與原來在桂林的同志取得了聯繫,在黨組織的領導下,為了在工人中長期紮下根子,他先學木工與理髮等手藝。有些人問他,你學這麼多幹什麼?他回答:“藝不壓身,手藝多,活動範圍就廣。”
後來,黨組織要唐克以《環球報》記者的身份為掩護,去香港做地下工作。1929年秋,唐克被調到廣西,安排在駐南寧的廣西警備第五大隊從事兵運工作。同年10月13日他隨李明瑞、俞作豫等率領警備第五大隊向龍州挺。途中,因勞累過度,大腿的毒瘤復發,傷口不斷流血,組織上決定讓他到香港就醫。在香港,他傷口還未痊癒,因黨中央決定於1930年2月1日舉行龍州起義,組織上就通知唐克急回龍州共舉義旗。他得這一喜訊,不顧傷口未愈,日夜兼程趕回到龍州參加起義。 [2] 
1930年2月1日,在鄧小平、李明瑞、俞作豫、何世昌等領導下,龍州起義爆發了,成立了中國工農紅軍第八軍。唐克被任命為軍部顧問兼軍政治學校大隊長。 [2] 
2月下旬,唐克和軍總參議兼政治學校政委甘湛澤帶學員到下凍丈量土地,實行分田分地。他們到了下凍不久,桂系軍閥黃紹命令一師長梁朝璣指揮四個團向龍州撲來。1930年3月18日,政治學校師生得令急返龍州投入戰鬥。當他們走到城外五里亭時,即與敵人遭遇,雙方激戰一場。之後,唐克和軍部部分戰士繞到公母山,想避開敵人主力,然後與守軍會師,不料被敵軍包圍,形成背水作戰。唐克和甘湛澤決定以最快速度離開公母山到大榕樹下與大山街集結。這時又遭敵人密集的火力射擊。紅軍雖突破了敵人的阻截,卻付出了沉重代價。激戰已到下午5時,紅軍士氣很旺,支援友軍的心情迫切,雙方在大山街開始展開巷戰。政校師生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只好向西城腳下撤退。為掩護部隊撤退,甘湛澤政委被俘。唐克受傷後,轉移到南門渡口時也不幸被捕,二人於次日在北門高唱《國際歌》英勇就義。 [2] 
碧血灑龍州,丹心為人民。唐克烈士永遠活在人民的心中。 [2] 
唐克烈士故居。 唐克烈士故居。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