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周通

(《水滸傳》中的人物)

編輯 鎖定
周通,《水滸傳》中的人物,青州人,早先在桃花山落草為王,桃花山二寨主,因外表及打扮酷似項羽,人稱“小霸王”,使一杆走水綠沉槍。因看中桃花村劉太公的女兒想娶為壓寨夫人,前去娶親時醉入銷金帳被魯智深假扮新娘痛打一頓。後因盜取呼延灼的踢雪烏騅馬而引發三山聚義。周通上梁山後,成為一百零八將之一,上應地空星,被封為馬軍小彪將兼遠探出哨頭領第十六名,排梁山好漢第八十七位。征討方臘時,周通在獨松關探路時不提防被厲天閏殺死,死後追封義節郎。
中文名
周通
外文名
Zhou Tong
別    名
小霸王
性    別
登場作品
《水滸傳》
國    籍
中國
民    族
主要成就
征討方臘
出生地
青州
所處時代
宋朝
排    名
87
武    器
走水綠沉槍
星    號
地空星
上山前身份
桃花山二寨主
梁山職務
馬軍小彪將兼遠探出哨頭領

周通角色能力

編輯
周通 周通
楚霸王項羽,秦末起義領袖之一,中國第一勇將,後被漢王劉邦所敗,善使戟、鞭、槍等。周通的小霸王之稱,主要是指其外表與項羽相似。
《水滸傳》中寫到周通橫槍立馬迎戰“雙鞭”呼延灼
身着團花宮錦襖,手持走水綠沉槍
聲雄面闊須如,盡道周通賽霸王
漢末名將孫策也叫“小霸王”,那是因為孫策武藝高強,而非指面貌特徵。
踢雪烏騅馬:《水滸傳》中的名馬,是大將“雙鞭”呼延灼的坐騎。書中描述:“那馬,渾身墨錠似黑,四蹄雪練價白,因此名為‘踢雪烏騅’。那馬,日行千里,奉聖旨賜與呼延灼騎坐。”
《水滸傳》第五十四回中,汝寧郡都統制呼延灼奉命進京面聖,接受征伐梁山泊的任務。宋徽宗看到呼延灼,覺得他一表非凡,堪可委用,於是將“踢雪烏騅”賜予呼延灼為坐騎。後來呼延灼征剿梁山失利,仗“踢雪烏騅”之力脱出重圍,敗走青州,一晚於桃花山腳的村酒店落腳時,“踢雪烏騅”曾一度被桃花山的李忠、周通手下盜去。這段時期呼延灼向青州慕容知府暫借一匹青鬃馬為坐騎。直至呼延灼被宋江、吳用等計誘擒拿,並歸降梁山之後,這匹“踢雪烏騅”才再次歸還呼延灼。
陳忱《水滸後傳》中多次以此馬與另一名馬“照夜玉獅子”並列,此馬亦曾被書中呼延灼之子呼延鈺所騎乘。
水滸卡中的周通 水滸卡中的周通

周通人物設定

編輯
山東版《水滸傳》中的周通 山東版《水滸傳》中的周通
出場回目:第五回 小霸王醉入銷金帳
周通是青州人,早先在桃花山落草為王。因長得像項羽,人稱“小霸王”,使一杆走水綠沉槍。一次周通下山剪徑時遇到了“打虎將”李忠,抵敵不過,就留李忠做了桃花山的大頭領。
周通看上了桃花莊劉太公的女兒,要強娶她上山作壓寨夫人。迎親的時候,恰巧“花和尚魯智深投宿莊上,周通被魯智深假扮新娘痛打了一頓。周通邀李忠前來替他報仇,李忠卻與魯智深為舊識,最後通過魯智深的勸和,周通罷了這門親事。
呼延灼被梁山大破了連環馬,逃往青州,又被周通、李忠盜去了踢雪烏騅馬。青州慕容知府給呼延灼二千馬軍,讓他去攻打桃花山。周通、李忠打不過呼延灼,就向二龍山魯智深、楊志武松求救。三山聚義後,周通率桃花山人馬上梁山入夥,坐第八十六把交椅,為馬軍小彪將兼遠探出哨頭領。征討方臘時,周通隨盧俊義攻打獨松關,探路時不提防被衝出來的厲天閏一刀斬於馬下。屍骨葬於獨松關上。朝廷追封他為義節郎。

周通人物塑造

編輯
新版《水滸傳》中的周通 新版《水滸傳》中的周通
在魯達三拳打死暴發户鄭屠後,李忠為了躲避官府的連坐,逃到了青州桃花山,和下山剪徑的小霸王周通大戰三百回合,最終技高一籌,成為桃花山強盜公司的新老大。李忠膽小愛“逃”,周通好色如“花”,魯達由於出了人命官司,不得不出家來逃難,從山西省五台山文殊院轉換到東京大相國寺的途中,竟然經過桃花山腳下的桃花村。村中劉太公因為周通強娶女兒一事正在煩惱,魯智深好管閒事的脾氣又發作了。魯智深採用“番犬伏窩”之計,痛快毆打了周通,並且和李忠的人馬交上了手。李忠一見是他,頓時氣餒,順坡下驢,藉口是熟人,兩下化敵為友。
魯智深留在山上住了幾天,見二人不是個慷慨之人,生性吝嗇,因此鐵了心要走。李週二人又好面子又捨不得錢財,放着大把的金銀不給魯智深當路費,竟然説:“我兩個下山取點錢財,與哥哥送行。”魯智深暗暗冷笑,大是不耐,等兩人下山,自作主張捲了大堆金銀,一走了之。二人氣個半死,可又無法可想:一來魯智深早去遠了,二來兩人聯手也不是他的對手。只能罵兩句“賊禿”解恨。
呼延灼征討梁山失利,路經桃花山下,桃花山的小兵竟然虎口拔牙,偷走寶馬踢雪烏騅。呼延灼輸給梁山,對付桃花山那可是綽綽有餘,輕鬆打敗李週二人後,兩人慌了手腳,這才想起向鄰居二龍山求救——二龍山裏有先後落草的魯智深楊志武松張青孫二孃曹正施恩七人,實力強大。
新版《水滸傳》中的周通 新版《水滸傳》中的周通
桃花山的周通,他有點好色,小霸王周通見了劉太公的女兒,便一眼相中,“撇下二十兩金子,一匹紅錦為定禮”。然後是選擇了黃道吉日去迎親。周通雖自説自話,沒有做到明媒,但可是正娶。到了迎親的日子,他的出場頗為威風:霧鎖青山影裏,滾出一夥沒頭神;煙迷綠樹林邊,擺着幾行爭食鬼。人人兇惡,個個猙獰。頭巾都戴茜根紅,衲襖盡披楓葉赤。纓槍對對,圍遮定吃人心肝的小魔王;梢棒雙雙,簇捧着不養爹孃的真太歲。夜間羅剎去迎親,山上大蟲來下馬。打扮是“頭戴撮尖乾紅凹面巾;鬢傍邊插一枝羅帛像生花;上穿一領圍虎體挽絨金繡綠羅袍,腰繫一條狼身銷金包肚紅搭膊;着一雙對掩雲跟牛皮靴,騎一匹高頭捲毛大白馬”。迎親隊伍裏的小嘍囉們“盡把紅綠絹帛縛着;小嘍羅頭上亂插着野花;前面擺着四五對紅紗燈籠”,既紅火熱鬧,又隆重排場。來到劉太公跟前,小嘍囉齊聲賀道:“帽兒光光,今夜做個新郎;衣衫窄窄,今夜做個嬌客”,有賀有唱,很符合民間娶親的禮數。
劉太公對這門親事不滿意,嫌周通是個強盜,門不當户不對,就像他對魯智深説的:“他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君”。當週通摸進黑洞洞的新房時,他説:“你看我那丈人是個做家的人,房裏也不點盞燈,由我那夫人黑地裏坐地。明日叫小嘍羅山寨裏扛一桶好油來與他點”。被假“娘子”打了,還責問:“做什麼便打老公?”
魯智深是個急性人,他深知劉太公想知道這門婚事的結局,與周通一見面,魯智深就提起這門婚事。他的意見是:劉太公只有這個女兒,將來靠她養老送終,承繼香火,老人家心裏不情願,建議周通把這門婚事放棄了,再選一個好的。周通的回答也乾脆:“並聽大哥言語,兄弟再不敢登門。”一是“聽”大哥的,通情;二是“再也不敢登門”,是誓言,是達理。魯智深還不放心,説:“大丈夫作事,卻休要翻悔!”周通折箭為誓,魯智深一席話便順順當當地解除了婚約。
小霸王周通同很多適齡青年一樣,他也渴望一份美好的愛情,於是在借糧的過程中他把繡球拋給了劉太公的女兒,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周通勇敢的追求自己的愛情有什麼不可以,他大大方方的給劉太公下了聘禮:20條蒜條金 一匹高檔綢緞,這是相當有檔次的聘禮了,而且周通還友好的表示隔一天再成親,雖然有些倉促,但至少沒有使用暴力手段,這比以後他在梁山上的同事王英和董平要高尚得多,王英下山只要是有姿色的就搶上山,董平投降宋江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殺了東平太守搶了人家的女兒,而身為桃花山強盜的周通卻是以禮示人,以德服人,同樣是強盜,做人的差距怎麼那麼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