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周維幹

(國民革命軍21軍147師439旅旅長)

編輯 鎖定
周維幹(1898-1952),又名極甫。祖籍合川縣,生於清光緒二十四年(1898)。曾讀舊制中學,四川陸軍講武堂畢業。歷任川軍劉湘部連長、營長、團長、少將旅長、少將指揮官等職。1940年退職,定居遂寧北門"維園"。此後,未擔任公職。這期間,維幹除日常社交外,多勤於研究書法、篆刻,他擅長隸書、金石雕刻,好古典文學,愛集郵。粗通英文、法文。
本    名
周維幹
出生地
合川縣
出生時間
1898
去世時間
1952

周維幹人物生平

編輯
抗日戰爭1937~1940年時,任21軍147師439旅旅長,在江西鄱陽、景德鎮等地抗日,曾參加江西馬當戰役,擊潰日軍進犯。這次戰役震動較大,當時曾印《馬當烽火》一書宣傳,激勵將士抗日衞國。
遂寧縣解放前夕,中共地下黨組織通過其子周必傳(黨員)做工作,爭取維幹出面組織"遂寧縣臨時治安委員會",任主任委員;後更名"遂寧縣解放委員會"任主任委員,後又任副主任委員。為維持當時社會治安,迎接遂寧解放,做了有益的工作。1950年1月5日,遂寧縣人民政府成立後,維幹曾任遂寧縣第一屆各界人民代表會議代表。1950年12月,主要以歷史問題被錯判刑勞改,1952年病故於江油,終年54歲。1986年,遂寧市中區人民法院撤銷原判,宣告無罪。 [1] 

周維幹人物事蹟

編輯
1931年9月18日,日本駐中國東北地區的關東軍 製造“柳條湖事件”,發動了對中國東北的戰爭。當晚10時許,日本關東軍島本大隊川島中隊河本末守中尉率部下數人,在瀋陽北大營南約800米的柳條湖附近,將南滿鐵路一段路軌炸燬,稱是中國軍隊破壞鐵路。日軍獨立守備隊第二大隊即向中國東北軍駐地北大營發動進攻。次日晨4時許,日軍獨立守備隊第五大隊從鐵嶺到達北大營加入戰鬥。5時半,東北軍第七旅退到瀋陽東山嘴子,日軍佔領北大營。戰鬥中東北軍傷亡300餘人,日軍傷亡24人。這就是震驚中外的九一八事變。
值此“9.18”國恥日80週年之際,記者採訪到為船山區政協撰寫文史稿件的雷守謙老人,聽他講述了1949年10月臨近解放時,擔任過“遂寧解放委員會主任”的周維幹先生1937年率部出川抗日的故事,以示對“9.18”國恥日的紀念。
簡陽休整 出川抗日
1922年,四川陸軍講武堂招收了一名涪江下游合川籍學員,他叫周極甫,號名周維幹。他在四川陸軍講武堂畢業後,分配在熊克武部當連長。以後又到21軍一師三旅七團當營長。1935年紅軍長征進入四川,周維幹奉命固守名山縣城,妄圖阻止紅軍,不料反被紅軍包圍了半個月。紅軍為了北上抗日,加之周維幹援軍到達,便放棄攻打名山縣城而轉移了前進路線。周維幹升任團長。
抗日戰爭爆發,部隊改編為四川暫編陸軍獨立第二旅,周維幹作為團長奉命調簡陽駐防,並且在資陽整訓。1937年,整訓後的周維幹團從簡陽出川抗日,不對裝備簡陋,武器差劣,官兵徒步赴渝,時令已到深秋,官兵們仍身穿單衣,腳穿草鞋,肩背竹夾,極為艱苦,但是官兵們殺敵心切,將困難置之腦後。冒嚴寒霜露,於11月初才乘坐輪船到達武漢。
北戰南征 誘敵深入
這時忽然接到命令,周維幹部調北戰場,全旅有轉乘火車開往河南新鄉黃河邊佈防。但是,戰局瞬息萬變,周維幹部又接到命令,轉赴南戰場,又經鄭州乘火車到達徐州轉南京,赴漂陽、宜興、溧水一帶與日寇作戰。十二月,南京失守,周維乾的部隊奉調皖南一帶接替江防任務,進而轉赴南寧、繁陽、青陽、貴池一代對日作戰。
南京淪陷後,日寇乘勝之勢,進逼武漢。每日派飛機沿江偵查,發現行人和炊煙,立即飛機掃射轟炸,迫使我軍不能就餐。周維幹利用當地並配合羣眾,摧毀日寇據點。但到了冬天,遍地積雪,沒法對地襲擊,而日寇進常在據點內,存放有毒食品,以誘我軍。幸好上級早有指示,不準亂吃敵人食品,並且嚴密防毒,除從敵人手中獲取的戰利品外,其餘未經消毒的不能與肉體接觸。因此,周維幹部沒有被日寇毒死一個人。
槍斃逃兵 治軍嚴明
1938年,我軍在沿長江一帶摧毀日寇重要據點二百餘處,因作戰有功,周維幹被提拔成147師439旅旅長。同年十月,武漢長沙失守,不對逐漸西移,周維幹旅調至江西景德鎮到彭澤、都昌、湖口三縣佈防。他們繼續襲擊日寇,據點,促完成了上年任務外,還活捉了兩名日寇解送上級長官部。
1940年,周維幹請全旅官佐歡度春節,席間,周維幹突然命令將作戰失職的一名排長押出,執行槍決,以免宴席後一些軍官講情。由於周維幹治軍嚴明,做事一絲不苟,全旅官兵,舞步肅然起敬。而周維幹則重視平戰結合,提高戰術操練,爭取戰場上獲得勝利。
敵後佈雷 建立奇功
同年歲末,439旅奉命在長江布放漂雷,周維幹深知此事須軍民配合,遂組織敢死隊,每顆水雷重量數百斤,由四名士兵才能抬走七、八里路,然後換人繼續抬走。尤其在嚴寒之夜,老百姓資源帶路做嚮導,抬起漂雷經過日寇的封鎖警戒線,進入到淪陷區內白天潛伏草叢,入夜再抬到鄱陽湖邊,用百姓船隻經過蘆葦叢,然後由中國海軍協助,放炸藥安雷管,將水雷隨波翻入長江。敵艦來時,雷上裝載的磁鐵立即被軍艦吸引,玻璃管接觸敵艦,發生爆炸,瞬間激起水柱20餘長高,將日寇艦船擊沉。而我軍抬雷士兵有10與人被腳脂凍傷造成殘廢,軍政部發出嘉獎,佈雷戰果輝煌。
1941年4月,日寇對彭澤、都昌、湖口三縣掃蕩,飛機掩護,步炮兵配合,協同進攻。周維幹旅避實就虛,以少量兵力誘敵深入,夜間用八二炮、迫擊炮、六〇炮和手榴彈向敵軍襲擊,打得日寇措手不及,逼迫日寇傷亡慘重撤離10餘華里,繼續潛伏。周維幹找當地百姓作嚮導,進行搜索,再尋隙痛擊敵人。周旋三個月後,周維幹以三個團兵力輪番出擊,把日寇打得筋疲力盡。日軍儘管曾幾次補充,仍無法站住腳跟,被迫撤離彭澤、都昌、湖口三縣。次次戰役,未失寸土。
1942年,439旅奉調浙江、江西鐵路一帶作戰,敵人集中優勢兵力進攻,日軍每推進一步,除破壞鐵路外,還四處燒殺姦淫,慘絕人寰。日寇的暴行激發了周維幹旅繼續抗戰的決心。我軍根據形勢需要,部隊在景德鎮奉命整編,廢旅成師,周維幹調升少將副師長及少將指揮官,後來因病回川就醫,遂脱離部隊,定居遂寧。(記者張帆) [2] 
解放遂寧的戰鬥記憶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人民解放戰爭已獲得基本勝利,但國民黨反動派還有上百萬軍隊在華南、西南和沿海島嶼隅頑抗。為了徹底殲滅國民黨反動派殘佘勢力,不給敵人喘息和逃逸機會,毛澤東根據解放戰爭戰略特點,明確提出人民解放軍在消滅殘佘敵人作戰中,必須實行大迂迴,大穿插、大包圍作戰方針。遵照中央軍委、解放軍總部命令和部署,人民解放軍以摧枯拉朽之勢,向國同黨軍事殘佘力量展開了大規模最後圍殲。
二野戰軍於10月底隱蔽完成向湘西集合,11月1日以數十萬人馬突襲川、湘、鄂邊和湘、黔邊敵薄弱部位。西出貴州,直入川南,截斷川敵逃往滇西退路。同時進擊川東,從東南西三面向重慶合圍。30日凌晨,坐鎮重慶指揮的蔣介石偕其軍政要員登上飛機逃往成都。當天下午,重慶宣告解放。劉、鄧按總部部署先期從南線指揮第十、第十一、第十二、第十八軍和配屬的四野五十軍,分兵梯次直插省會成都為中心的川西目標。
12月16日第十軍30師88團,在黨的地方組織配合下進入內江城。楊森率軍部提前於4 日,從遂寧繞道三台逃向成都。
第十一軍於12月8日下午由33師政治部主任張萬田率97、99兩個團,在中共遂蓬工委和遊擊第一支隊配合下進入遂寧城。
12月19日,國民黨雲南省主席盧漢在昆明宣佈起義;12月11日,國民黨郭汝瑰兵團司令率七十二軍在宜賓宣佈起義(宜、敍、瀘、警備司令、黨政軍聯席會議主轄宜賓、瀘州、樂山、資中、自貢四個專區、43個縣)。12月12日,二野十八軍張國華部隨即接管該防區。完全截斷川西國民黨部隊南逃雲南退路。與此同時,西康省主席劉文輝與鄧錫候、潘文華將軍等在彭縣宣佈起義,受胡宗南集團李文兵團壓迫,向黨中央告急,隨即由第十一軍(招考一批知識青年學生入軍大後)前鋒從遂寧於15日避開去成都公路從簡陽三岔小道,全軍向川西挺進,與第十軍、第十二軍直插大邑、新津、蒲江(軍部在遂寧城設留守處)於17日主力集結進佔邛崍,封鎖胡宗南集團逃往西昌通道,李文兵團多次突圍失敗宣告投降。
10日上午在太和鎮商會禮堂集會宣告“射洪縣解放委員會”成立。
配屬劉、鄧指揮的四野五十軍,從湘西直插川東解放鄰水,鎮江部42部隊在當地地下黨配合下於12月9日解放廣安城。12月16日鎮江部2支隊接替二野進駐蓬溪縣城,四野五十軍軍部移駐遂寧城,(在城內招收一批知識青年學生入“軍大”)並派出偵察分隊(着黑色短裝)直插象山鎮與我川遊擊縱隊司令部匯合,當晚舉行聯歡晚會,顯示軍威震懾反動武裝。經十五支隊嚮導四野鎮江部經三台縣安居、景福直插中江縣境進抵廣漢、金堂、川西一線陣地。五十軍軍部由遂寧城移師簡陽城一線。
根據毛澤東“分散發動羣眾,集中打擊敵人”的游擊戰原則。雷金聲、蔣含光、周樹淮疏散到潼南發動李伯度(潼南中學生)返五桂家鄉(大足、銅梁三縣交界山區)聯絡鄒鐘鳴、唐曦為骨幹的20佘人槍組成武工隊,留下革命火種。解放初配合我軍181師541團編入其偵察分隊,他們發揮本地人優勢,有效地偵察敵情,有力地剿滅了國民黨軍先起義後叛變的五個連,以何克強與當地惡霸李慶佘為首組成救國軍第四組隊及大足縣土匪“九路軍”的徹底勝利。在戰鬥中兩名隊員犧牲。在川北行署總結剿匪勝利大會上受到胡耀邦的表彰。李伯度後任潼南縣公安局長。
蔣含光返回家鄉集鳳獲悉蔣述法及聯防隊被我二野過境的偵察連打垮後,又企圖東山再起。蔣通過上層開明人士出面召集鄉長、自衞隊長(蔣姓在該鄉是大姓)談話,公開向其提出義正詞嚴告誡:“在我軍已經解放附近城市形勢下,你們要選擇自己的出路,不要再跟蔣述法跑了,可以爭取立功贖罪,不然後果自己負責。”鄉長、自衞隊長均表示自願投誠。由於集鳳鄉不支持,其他任隆、高坪、荷葉等鄉公所也不敢再支持蔣述法。甘書廷,蔣含光率遊擊分隊迫使蔣述法聯防隊長蔣東周及20佘人繳械投降。使蔣述法陷於孤立情況下,接受了軍管會主任李林枝、副級任王敍五敦促他的自首書,向我遂寧軍事管制委員會投降。粉碎了國民黨保密局命令這位西南特區中校專員、叛徒、匪首在川中建立游擊區的計劃。
王了度在象山宣佈建立川中游擊縱隊司令部之後,派聯絡員甘書廷通知雷金聲(在遂寧縣老池鄉魏家壩)趕來象山接受任務。將化整為零的武工隊,於11月18日重新集結在吉祥鄉蔣家祠堂,接受早已由王子度策反過來的鄉長李懷義移交了鄉公所所有武器,並保障游擊隊員供給(當時僅40佘人)。為擴大影響毗鄰鄉鎮,特在黃連寨召開了200佘人槍第一遊擊支隊成立大會。雷金聲、甘書廷、雷鉻書任正副支隊長、楊俊任政委。
第一遊擊支隊截獲從吉祥小道向西北逃竄潰軍殘部一個營,繳獲六O炮一門,炮彈四箱、機槍一挺。將游擊隊員舊式步槍換成中正式步槍。又獲悉蓬溪舊縣長戴克誠通知大石鄉長破壞遂寧至南充大橋,“延滯解放軍進軍速度”。時值一股潰軍正在場上騷擾、搶掠店鋪。正副支隊長各率一遊擊隊員分三路進入大石橋場鎮。雷銘書在茶館捕獲蒲昶凡,正在騷擾的潰兵聽到槍聲隨即倉惶逃竄,收繳步槍100餘支,並保住了大橋。河沙鄉公所的人聽到王子度的游擊隊回來了,以一種複雜心情,乖乖地將武器交與來接收的雷銘書、危雲、蔣璽國。繼後又在通往南充小道“王半同”截獲一個排的潰軍,繳槍十餘支,手榴彈十餘枚。12月5日楊森等部從斗城逃離後,雷金聲率支隊進入涪江東岸收繳了永興,仁裏鄉公所武器,在碼頭繳獲一輛軍車。鳴鳳、吉星、高升、任隆等鄉公所武裝也由康毓郎、劉元堃、王緒基等率武工隊收繳後,同城內劉祖玉、張顯芳等一批高農學生加入第一支隊,擴大至四百餘人槍,裝備六O炮一門,機槍、湯姆式衝鋒槍(二野十一軍33師進城後赴靈泉寺會師贈送的衝鋒槍)成為攻擊型游擊隊,移位於靈泉寺,警衞斗城,保衞解放委員會。按王子度命令派精幹隊員入城參加二野十一軍留守部隊組成巡邏隊,並派隊員警衞“維園”(周維幹住宅,已成為川北工委王敍五、王子度、袁觀等辦公住地)。
第二支隊在蓬溪縣板橋鄉成立,正副支隊長姚作中,郭明清、蔣春暉,指導員李忠政,隊員十人僅駁殼槍3支,手榴彈2枚,收繳鄉公所步槍十餘支裝備隊員,又收繳明月鹽警隊步槍十餘支。與常樂鄉全利甫、全澤修率領的武工隊匯合後增至50餘人槍。截獲敵師長羅君彤派軍需處長及隨從護送家眷,繳獲黃金30兩,手槍3支(黃金交軍管會),後又在明月場附近截擊潰軍一個連,游擊隊擴大至150餘人槍,返板橋鄉與正在尾追潰軍的二野十一軍97團一個連匯合後,嚮導尾追向射洪縣竄逃的楊森部132師殘部直到文星、青槓與二野十一軍99團前鋒營長所率的隊伍在“二縱”配合下俘虜國民黨軍1000佘人槍。
11月中旬,王子度趕往三台景福鄉反瓜瓢灣黨員任惠孚外與梁華璁、梁鬥樞會商十一、十三、十五支隊協同行動控制三台縣以南,射洪縣以北、以西各鄉鎮,使之與象山連成一片,構成遊擊縱隊鞏固的指揮中心,進行部署,並研究了對舊鄉保人員區別對待政策。會後分別傳達由梁華璁聯絡西峯工委組成十五支隊,孫登壽、戴榮科任正副支隊長,諶浩存任指導員,梁紫來,馬烈任正副參謀長;三台縣柏樹埡鄉為第三支隊,楊育才、李智德任正副支隊長。梁鬥樞聯絡在射洪縣金家鄉組成第十三支隊,梁兆祥、梁華躍任正副支隊長。由周樹淮聯絡在射洪縣太乙鄉觀音閣組成第十一支隊,王稻星任支隊長、李天倪任指導員,楊開泰、郭大庸、王啓宇任三支隊隊長。
第十一支隊沿用接管景福方式和政策,與“二縱”協同行動,接管了太乙、大明寺,文巨,兩河口、紫雲、瞿河、柳樹、青堤、洋溪等射洪縣境鄉鎮。第十三支隊在和平接管廣興鄉後,用武力解決“不向土八路投降”的金家鄉頑固鄉長楊資生,又接管了武安鄉。與此同時,梁華璁率游擊隊在三台縣樂加鄉接受了走投無路潰軍50餘人槍投誠。
12月10日,梁鬥樞根據參議員宋玉成統戰朋友建議:由於射洪縣長逃跑,縣城成了“真空”,遊擊支隊應該進城接管,經偵察後,派後勤辦理游擊隊駐地和供給準備後,遊擊支隊整裝進城,宣傳黨的入城政策,發出公告對舊人員一律留用,各自堅守崗位。召號店鋪照常營業,安定民心。並通告成立臨時代理縣政府,由宋玉成、梁鬥樞任正副縣長。梁華璁、宋玉成前往郵電局電話總機樓和醫院安撫職員、醫生。
從香山鄉公所來電通知:一股潰軍沿香山公路向金華竄來。梁華璁指揮長槍隊員和投誠士兵設置輕重機槍控制西山坪制高點和要道,以密集火力阻擊來犯之敵,直至黃昏潰軍沿公路向太和鎮方向流竄,被前來增援的“二縱”武裝截獲繳械,查明系脱離羅廣文部的一個團。由二野十一軍留守處派張參謀率一個武裝班接收返遂寧城。
梁華璁率游擊隊從西山坪返回金華途中,又接收了從中江縣城脱離王長權保安大隊飢餓疲憊的50餘人槍投誠。
第十一、第十三支隊奉王子度命令向象山集結後,脱離羅廣文兵團的21軍140師步兵419團2000餘人流竄至涪江對吳家壩一帶有騷擾金華城之勢。“二縱”司令員逯其俊獲悉即電告留守處主任張瑞基派加強班由李參謀率領驅車趕往金華鎮與“二縱”張浴朝政委率“二縱”一大隊佔據金華山。經李參謀、張浴朝去吳家壩與419團團副尹酋軒談判願接受投誠供給糧食,開往遂寧城整編。
12月10日,中共川北工委書記王敍五將中江南路永興積金、金堂縣轉龍鄉等地游擊隊組成第九支隊任命王德立、羅敏(均任中江縣南路工委副書記)為正副支隊長、王本鑑(中江縣南路工委書記)任政委、王定一任政治部主任,下轄三個中隊,由羅敏、楊貫之分別在倉山、積金組成遊擊中隊(李伯達即已到達任縣委副書記)。
12月12日,九支隊分三路採用典型游擊戰術於拂曉奔襲,將立足未穩的警察分隊長鍾用成擊斃,繳獲槍支20餘支,拔除監視游擊隊活動的“釘子”首戰告捷。反動鄉長張甫澄、林子善隊長聽到槍聲即率鄉丁逃往廣福。全鄉十六個保,千餘民集會福壽寺由王本鑑宣告積金鄉的解放,大講解放軍進軍四川大好形勢,號召舊鄉保人員立功贖罪,留守崗位,按《約法八章》辦事。並指派王澤安監管糧食倉庫,保障過境解放軍和游擊隊的糧食供給。
12月13日,王德立,王定一率游擊隊乘勢解放了永興、興發、元興等鄉。
川西平原集結的國民黨軍隊五個兵團,其中四個兵團紛紛宣佈起義。在金堂被我軍擊潰的“川康遊擊挺進軍”竄往永興,被九支隊擊斃王陵基委任的“反共救國軍”團長兩人。
12月中旬,約三、四百人的胡宗南潰軍西行中江受阻,向三台縣金石回竄。王補庵、劉平領導的《前進指揮所》命令泥金游擊隊截擊。由黃大成指揮在老石橋一帶打伏擊,發動農民助戰吆吼,一時土炮齊鳴,長短槍齊發,潰軍不知虛實,丟下輕重機槍,輜重,電台狼狽逃竄,捕獲中江縣特委會秘書,十惡不赦的特務葉學顡,經批准處決。
12月13日,尾隨楊森部逃至中江城外的專員李澤民率配有迫擊炮,重機槍的保安大隊,遂寧縣警察中隊,縣自衞中隊等一箇中隊,佈防在城外壁山廟一帶,派員企圖喊開城門,實施他的“七月計劃”:“時局萬一嚴重,調集九縣自衞隊各一箇中隊,鹽警隊約4000佘人槍打游擊”的如意算盤。但是縣城早已由中共川北工委委員王樸庵、中江北路工委書記劉平等做好上層黨政軍參議會人員策反工作,成立了“臨時治安委員會”。由縣自衞隊教官,區隊長林澤鶴在小南門答話:“城頭駐有大批解放軍隊伍(實際僅有幾名傷病休養員)你們趕快離開”,李澤民、彭心民(中江縣舊縣長)知悉“七月計劃”夭折,大勢已去,也從此潛逃,只剩王長全、殷增盛、袁秉衡率殘部向南流竄。另有50佘人遂寧地方隊伍,在城外央求:“我們不願跟李專員跑了,讓我們繞城通過返回遂寧,不要開槍”。就放這批人從南渡口過凱江在射洪縣金華鎮向十三支隊投誠。
由王樸庵、劉平領導的“前進指揮所”獲悉,保安隊向南逃竄,立即派黨員廖涪中趕往永興通知九支隊截擊。12月14日,王定一率200佘武裝,拂曉前趕往興發,在當地黨員瞿子安發動農民配合下,趁保安隊吃早飯突襲擊斃五人,繳獲一批武器,其佘敵向廣福逃竄。
12月15日,王長全部與李子淵、李文光從倉山敗退至廣福的警察中隊,自衞中隊會合後,又瘋狂反樸,楊遠志、楊貫之、倪幫英率領“邊區人民自衞軍”佔領倉山鎮。(楊遠志其父親系國民黨軍師長,從成都疏散前來的一批黨員大學生同楊貫之、倪邦英兩支農民武裝組成“三台、蓬溪、中江、金堂、樂至邊區人民自衞軍”,經王本鑑報告王子度受予第四遊擊支隊番號。楊遠志、倪幫英任正副支隊長、政委楊澤民、指導員劉希夷、政治部副主任羅年春)。四支隊因兵力與裝備懸殊,經激戰之後被迫撤出倉山,退守永豐、元興待命。王子度命令李庸率起交義鹽警隊從玉峯馳援進至東嶽廟,聽槍聲密集,派出偵察員與四支隊聯絡不上,只得原路返防。保安大隊侵佔倉山之後,捕殺無辜羣眾多人,氣焰囂張,揚言要攻象山鎮。
16日,王長全獲悉遂寧城早已於8日解放,旋即退出倉山竄往廣福。
17日晚,九支隊秘密出發,經妙峯穿行於馮店、李都間、抵金順在八角廟與四支隊會合,19日抵達盛池。
12月20日,王敍五在盛池召開了九支隊、四支隊中隊長以上幹部會。講了我軍進軍成都戰況,部署九支隊回師永興、四支隊返回倉山外圍待命。王敍五單身一人由樂至趕往重慶與中共西南局組織部接上組織關係返遂寧。
12月25日,王本鑑在永興鄉快活嶺召開南路工委擴大會議部署出擊回竄廣福的保安大隊。決定組成兩支突擊隊攻擊。時值偵察員報告:四野鎮江部途經廣福、積金向金堂挺進。保安大隊聞風流竄與三區區長蔣柏舟、積金鄉長張甫澄會合駐紮積金鄉牛頭寨、福壽山與我對峙。
12月27日偵察員報告:四野有十名掉隊的解放軍被反動鄉長張甫澄和自衞隊長林子善率武裝圍困在場外上山上,形勢危急。王本鑑當機立斷,匆忙告別分娩的妻子與乳名“解放”的女嬰,同王德立率游擊隊趕到積金與羅敏會合,瞭解詳情後,決定採用攻心戰術。首先命令游擊隊向張甫澄武裝扇形展開反包圍,支隊旗手高舉五星紅旗,王本鑑正義凜然地警告張甫澄:“放下武器,不準動解放軍一根毫毛。否則,人民要找你算賬,你們膽敢傷害解放軍,游擊隊就堅決消滅你們。如果你們撤出,我們雙方可以談判。”解放軍看見紅旗,聽到喊話,帶隊的一名解放軍高舉手中紅旗高呼:“感謝地下黨同志危難相救。”張、林倆反動分子見勢不妙,可能受兩面夾擊(解放軍配有機槍、衝鋒槍、手榴彈)被迫承認談判。解除了對解放軍的包圍,撤往牛頭寨。帶隊解放軍上前與王本鑑、王德立熱情握手,自我介紹系四野149師447團宣傳隊長區維仁(後晉升少將)率隊到地方採購糧食主,有的戰士患重感冒,有的戰士腳板打上血泡與團部失去聯繫,迷路被反動武裝圍攻。
28日,王本鑑派支隊長王德立率游擊隊員護送艾維仁等十名同志到永興休息後,再護送他們歸隊。於29日與聯絡員廖涪中進城,轉龍台鎮445團歸隊。羅敏接通知趕往廣福處理俘虜問題。
王本鑑送走艾維仁等十名解放軍後,將他們送給《約法八章》等宣傳品組織小學教師趁28日積金鄉逢場向農民宣傳,安定民心。按談判約定王本鑑在眾多農民簇擁下,到張甫澄、林子善約定的談判地點。反動分子總是利用共產黨人講誠信、善良品格,也沒帶武裝護送,行至下場口,即受到埋伏的暴徒攻擊。當場將三十多名無辜農民殺害,王本鑑中彈後,怒斥:“背信棄義之徒總會受到人民審判”用最後力氣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英勇犧牲在黎明時刻,年僅29歲。噩耗傳到永興,游擊隊員各被救的解放軍同志們均泣不成聲,發誓血債要用血償還。
29日,蔣介石警衞師殘部流竄到中江縣清河鄉,在走投無路情況下,派出代表進城向中江解放委員會投降。由王樸庵、王定一率游擊隊、起義自衞總隊600佘隊員(借用十套解放軍軍裝),同時派出聯絡員與四野149師445團配合行動。深夜抵達清河,拒不投降的部分反動分子與我發生激戰,我犧牲四人。拂曉在敵前展開勸降喊話,殘部又豎起白旗,大部分官兵繳械。仍有100佘頑敵拒絕繳械,在本地籍土兵嚮導下,向永興逃竄,最後同盤踞在重石山上的王長全、殷增盛、袁秉衡、李子淵、李文光、張甫澄、林子善一夥反動武裝會合。我軍金政委命令王定一率游擊隊嚮導,配合445團(部分步兵)跟蹤追擊到重石山。派羅伯銘、王澤安去金堂縣轉龍鄉聯絡四野鎮江部二支隊派出六O炮排,在他倆嚮導下進入陣地,將敵山上機槍陣地摧毀,我軍機槍壓制掩護,由解放軍戰士帶領遊擊教隊員衝上山頂。將敵全部繳械,生擒殷增盛,張甫澄、林子善。王長全,袁秉衡隨李文光,李子淵地頭蛇熟悉山間小道,深夜潛逃各自回鄉。王長全回大竹縣搞暴亂後被擒;袁秉衡在遂寧、射洪搞暴亂受到三次打擊後,混入成渝鐵路資陽段工程隊捕獲正法;李子淵、李文光又於同年5月16日,裹脅匪徒400餘人,再次在倉山暴亂,經羅敏(王德立調重慶中共西南黨校學習,羅敏任副區長)率領區幹隊和縣大隊一箇中隊武裝約150餘人槍,在敵我力量懸殊下,堅守區政府,保護糧、棉倉庫等待援兵到下午5時許,我軍趕來解圍。後將潛逃匪首李文光、李子淵捕獲正法。
1950年1月,中江縣人民法院在積金鄉召開公審張甫澄、林子善的羣眾大會,依法判處他倆死刑,血祭王本鑑烈士忠魂。
被我六十一軍追擊從鹽亭逃往三台縣境的胡宗南七十六軍八十師廖澤崇部早已同薛敏泉軍部失去聯絡。沿途地方、縣、區、鄉舊政權均已癱瘓,潰軍失去糧秣供給,用武器、物資換食物充飢,軍官發牢騷:“增援成都,成都也被共軍佔領,我們往哪裏跑?去台灣,全是共產黨天下,白日做夢!?”游擊隊偵察員將蒐集的情報,報告給楊俊才,趁敵先頭營在小學校園開飯機會,命令兩小隊游擊隊員從前後門衝進去,逼迫營長命令士兵繳械投降,由隊員彭先貴(陝北瓦窯堡戰役被俘,經教育返鄉的胡宗南部班長)用親身經歷,宣傳黨的優待俘虜政策,安定了俘虜官兵情緒。飯後,楊俊才派俘虜營長帶上《約法八章》買燒坊一壺白酒,兩斤燒臘,體現放下武器的人道情懷,當晚給敵指揮部上司送,並報告:“中江縣城已被共軍游擊隊佔領,成立了“解放委員會”,已經走投無路,只有放下武器才是唯一出路。”要他們次日上午10時派聯絡官來鄉公所談判,放下武器,馬上按人頭供給糧食。由李智德召集各大隊長,獨立中隊,穩中有降中隊長佈置分別封鎖何家山、白店子、斷石橋一帶山頭,埡口設防,將潰軍團團圍困,嚴防反撲。並安排人員分別負責後勤供給,收繳武器,勸降宣傳工作。實際敵軍團以上軍官備有收音機,雖然與軍部失去聯繫,從收音機裏已聽到蔣介石、胡宗南先後乘飛機從成都飛往台灣,以及裴昌會兵團在德陽起義。師團長們等待時機向我軍投誠。
1949年12月7日,國民黨川中師管區司令周樹德在隻身逃跑前,召集退役返鄉軍官拼湊成“川中游擊反共司令部”,代號“宇明部”委任劉宇光司令(退役前少將)和王輯光(政治部主任)等頭目十餘人。裝備湯姆式衝鋒檢、機槍、柯爾迪手槍、電台號稱一個團。實際僅240餘人槍,尾隨楊森部撤出遂寧後,竄到蓬溪縣隆盛鎮,蒐羅鎮長青年黨頭目張明德任為二團團長,並電告蓬萊鎮長尹體乾,“宇明部”少將司令劉宇光明日到你鎮,“有軍機要事相商”矇在鼓裏的敵人,還不知道早在10月王子度已與尹體乾取得聯繫,協同行動,正在蓬萊、象山張網等待潰軍“請君入甕”。次日,以國民黨鎮長名義在鎮公所開設“鴻門宴”佈置精幹武裝嚴密封鎖會場。歡迎劉宇光、王輯光、張明德前來商議蓬萊鎮防務,併為“宇明部”籌集給養問題。在會商中,區員漆曉孚突然亮出《中國人民解放軍川北軍區第六縱隊》司令員尹體乾職務與番號。迫令劉宇光當場簽署投降令。命令所有武裝人員就地繳械投降,違抗者責任自負。劉宇光無可奈何地癱坐着喟然嘆道:“反共遊擊還沒展開,就被共軍游擊隊繳械,這還在我們川中師管區防區內,離遂寧城僅60公里,在本鄉本土翻船。”反共遊擊戰老百姓不支持邊國民黨基層官員鎮長也投共了,楊森到遂寧專門勸老部下税維城(抗戰時從楊森部師職退役返鄉,任明恥中學校董事長,解放後任遂寧縣人民政府副縣長,直到退休病故)跟隨去成都,税以“故土難離,年事已高”而婉言拒絕。我為什麼要為蔣家王朝當殉葬品?國民黨的氣數已盡,迴天無力呵!只有投降,給大家留條生路吧”。只得簽署命令一律放下武器,抗拒者自己負責。12月8日,二野十一軍33師進駐遂寧後,移交送往重慶。1959年全國人大頒佈大赦令予以釋放,異地安置三台縣敬老院,由縣政協聯繫安度晚年。
從1949年12月4日,楊森率各部逃離遂寧後,到1950年1月2日,李林枝率領南下幹部進城宣佈建立軍事管制委員會,接管國民黨第十二行政專員公署轄九縣(遂、蓬、潼、安、樂、射、三、中、鹽)。併成立中共遂寧地方委員會,遂寧專員公署。各縣也於11日前成立縣人民政府。其中間隔權力真空時段三十左右,由當地中共黨組織領導組成統戰性質的“臨時治安委員會”(解放軍入城後改為“解放委員會”)代行政府權力,周維幹任主任,有效地的控制了地主社會秩序,沒有發生嚴重的散兵、遊勇、土匪、竊賊、地痞、流氓騷擾、搶掠店鋪及民眾財物事件。以一個完整城市移交給新建立的政府。(記者張帆) [2] 
遂寧臨時解放委員會:劃破黑夜的第一道曙光
1949年11月,劉鄧大軍進入四川。駐紮遂寧的國民黨軍隊潰散逃跑後,中共遂寧地下黨接管城市,建立了遂寧臨時解放委員會。管理治安,保護城市,迎來了中國人民解放軍。
成立武工隊與敵周旋
1948年下半年,中國人民的解放戰爭已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負隅西南的國民黨反動派垂死掙扎,瘋狂地鎮壓白統區的愛國民主運動,特別是對地下黨的鎮壓尤其兇殘。
1949年初,中共川康特委書記蒲華輔、川北工委書記華健、遂南中心縣委委員袁如傑等先後被捕,蒲華輔、袁如傑相繼叛變,地下黨組織遭受到很大的破壞。為了繼續工作,迎接解放,地下黨大部轉入農村,成立武裝工作隊,與敵人繼續展開針鋒相對的鬥爭。
經過改組,川北工委由王敍五任書記;遂南中心縣委改為遂南地委,由王子度任書記;遂蓬工委由楊俊任書記,貫徹落實王敍五從香港接受的用武裝鬥爭迎接川北解放的新任務。隨後,在遂寧、蓬溪、三台、中江等地交界的農村,地下黨建立了不少武工隊,使國民黨的地方武裝忙於清剿,疲於奔命。
而此時,全國的革命鬥爭形勢變化很快,解放軍向西南進軍的步伐十分迅速,遂寧地下黨組織又面臨着新的任務:如何維持大面積的地方治安,切實保護人民生命財產,迎接、支援解放軍進入遂寧,保證軍需供應迎接西南解放等一系列問題。這些工作,顯然無法靠在農村堅持鬥爭的武工隊員來完成。
在遂寧城內,只有冉正芬和一些普通黨員(主要是小學教員和小公務員)在學校、機關團體活動,組成各種讀書會和文化團體堅持地下工作。民主黨派只有陽西垣等民盟成員在教師和學生中有些影響,也不可能完成這些工作。8月,針對這一情況,川北工委書記王敍五和遂南地委書記王子度決定,在城內發展一批能與上層聯繫,又能為黨工作的革命青年參加工作。
但是,又在哪裏去尋找這樣合適的對象呢?
全力維護遂寧社會治安
遂寧人周必傳、雷從周、劉安治等進入了地下黨組織的視線。
這幾人都和王子度有親戚關係,相互間很早就有了瞭解。周必傳的父親周維幹曾是川軍劉湘21軍的少將副師長,他在獨立2旅任營長時駐紮名山,曾阻擊過長征路上的紅軍。抗戰時期曾出川抗日,1939年參加馬當戰役抗擊日軍,1940年受蔣介石排擠離開部隊回家鄉定居,在遂寧有一定的聲譽和號召力。而當時的川中司管區司令周樹德,曾是周維乾的部下,住在周維幹家,還曾為周必傳謀過少校幹事的職務,因種種原因周必傳沒有同意。
1945年,劉安治領導的遂寧旅蓉同學會反對縣長彭心明,使國民黨政府不得不把彭心明調走。1946年遂寧旅外大專院校同學會推選劉安治做主席,為旅外同學爭取助學金。1949年,劉安治組織過遂寧中等以上公立學校教師罷教,響應反飢餓、爭温飽鬥爭。
在遂寧男中教書的雷從周畢業於四川大學,思想進步,當時是高農校的農科主任和四聯堰農田水利合作社的司庫。
以上各種情況表明,他們是符合地下黨所需要的進步對象。
1949年8月,周必傳到了成都。王子度立即通知王函,叫周必傳回來到川中司管區去當少校幹事,找劉安治和雷從週一起為黨工作。周必傳聞訊後愉快地答應了,立即回到遂寧去川中司管區工作。
8月底,王子度派遂蓬工委書記楊俊與周必傳、雷從周、劉安治接上頭,開展做上層的統戰工作,摸清當時在地方上有一定影響的人物的思想動態。經過摸底,這些人雖然對共產黨還不太瞭解,但在人民解放軍的強大攻勢壓力下急於尋找出路,完全可能加入到支援、迎接解放軍的隊伍中。
加強統戰壯大解放力量
經過反覆比較,中共川北工委確定爭取周維幹,利用其在遂寧的影響力來團結社會上層人士,安定社會秩序,通過周必傳要求周維幹為黨為做好兩件事:一是組織上層人物維護地方治安,支援解放軍;二是策動周樹德起義。如能完成任務,其以前阻擊紅軍的犯罪歷史可以既往不咎。
周維幹對維護地方治安工作很樂意,對爭取周樹德起義也願意去試試。但由於周樹德比較頑固,策反行動未能成功。
周維幹經過暗中串連,把遂寧縣商會會長、水上警察隊隊長張壽卿,遂寧縣商會副會長賴愚洋,縣參議員、天主教會長劉伯常,縣參議員甘君藻,城關鎮鎮長曾崇禧、蔡藴玉,北固鎮鎮長冉紹卿,東平鎮鎮長瞿伯勳、李治平,南強鄉鄉長肖文漢,西寧鄉鄉長鬍光翰,三元社總舵把子廖瑞廷,北固鎮小學校長黃德壽等二十餘人約集起來,共同商議如何維持地方社會治安問題。
11月下旬,遂寧城內做好了各項準備。由商會出面把各商號的店員組織起來,在城內晝夜巡邏,一處出事,各家各户都敲鑼支援。同時,不許國民黨潰軍進城,只在東南角、街市花園處燒開水、煮稀飯、打餅子,讓潰軍吃了就走。
12月1日,國民黨的專署、縣府、自衞總隊人員全部逃跑。周維幹組織召開了臨時治安會議,成立了臨時治安委員會,推舉周維幹為主任委員,張壽卿、冉紹卿、曾崇禧、瞿伯勳為副主任委員,並設秘書、財務、聯絡、治安等組。
遂蓬工委指示:一、城裏的共產黨員有公開的上層職業,又有一定社會影響的,可以用公開的社會身份參加臨時治安委員會,其餘的在暗中支持,不公開露面;二、游擊隊一律在鄉下活動,不進城露面。所以只有周必傳、雷從周、李俊烈和劉安治在臨時治安委員會工作。
12月2日,楊森殘部竄到遂寧,城內戒嚴,情況非常緊張。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犧牲,楊俊立即指示:一、臨時治安委員會立即停止工作;二、黨組織的人立即隱蔽,密切注視敵情,必要時轉移。
12月4日,楊森殘部撤離遂寧。12月5日,臨時治安委員會又掛出牌子在商會辦公,6日遷於專署。
這期間,治安委員會把城區各鎮的自衞隊和水上警察組織起來,聽從治安委員會統一指揮;要幾個舵把子與小偷、扒手打招呼,不準趁火打劫;相繼發出通知、佈告,要求各區、鄉鎮公教人員堅守崗位,保護好檔案和公物,不準擅離職守;商店繼續營業;區鄉自衞隊維護好社會治安,保護好槍支彈藥和倉庫;各鄉公所準備好糧草、馬匹,以備解放軍調用。
臨時治安委員會在縣府中山堂、北固鎮公所等地,分別召集各鄉鎮有關人員開會,佈置維持社會治安事宜。由周維幹出面做工作,城區自衞總隊副總隊長餘紹周、盧執中等率領總隊部和三個直屬中隊,從橫山調來城西鐵門坎待命,聽候解放軍改編。
由於北門外忠臣廟彈藥庫是楊森派人接管,命令必要時加以爆破,而如果彈藥庫爆炸,遂寧整個北半城必將化為灰燼。遂蓬工委立即派北固自衞隊對彈藥庫嚴加守護,並由周維幹出面籌集一些銀元,由周必傳與楊森留下的爆破人員談判,制止了他們的罪惡行為。
“12·8”迎來遂寧解放
12月8日上午,二野的偵察人員經過遂寧,通知中國人民解放軍下午到達!
得知這一喜訊後,遂寧地下黨立即組織了城區學生和臨時治安委員會成員、青年服務隊隊員來到遂寧城東南角車站,等候歡迎解放大軍的到來。
下午3時,在遂寧各界人士的歡呼聲中,中國人民解放軍二野先頭部隊抵達遂寧!解放軍所經之處,張貼《中國人民解放軍佈告》,宣告川中重鎮遂寧縣正式解放!
晚上,縣府守門的來找劉安治,説有個解放軍要找臨時治安委員會。劉安治立即趕過去,在中山堂會見了中國人民解放軍二野第三兵團第11軍33師97團團部參謀張珍。劉安治向他彙報了遂寧縣城和臨時治安委員會的情況。張珍認為很好,地方治安沒問題,解放軍將繼續前進。臨行前,張珍向劉安治説明解放大軍隨後還將大量進入遂寧,並交待了今後工作的有關事宜,最後建議將臨時治安委員會改為解放委員會。
劉安治連夜到維園向周維幹轉達了這些意見並研究了有關事宜。12月9日上午,臨時治安委員會更名為解放委員會,並通電各鄉鎮,將解放軍的佈告在全城張貼,通知各界人士迎接解放軍。下午,解放委員會率領各界人士、青年服務隊和地下黨員冉正芬、李俊烈、尹文淑等率領教師、學生、青年婦女等數百人,到東南角汽車站迎接解放軍,歡迎的羣眾人頭攢動。
午後1時許,二野11軍33師的首長童國貴、高治國等率領部隊乘汽車到達遂寧;12月10日,川北工委委員、遂南地委書記王子度進城;12月11日,周維幹見到王子度和楊俊,調整了解放委員會成員,仍由周維幹任主任委員,張壽卿任副主任委員,劉伯常、黃德壽、冉紹卿、曾崇禧、瞿伯勳、廖瑞廷為委員,劉伯常兼任秘書(後由甘君藻任秘書),治安組長冉紹卿,副組長曾崇禧、瞿伯勳,總務組長銀鑑清,財務組長張國麟,糧食組長呂佐卿,交通組長陶心一,交際組長黃德壽,柴草馬乾供應站李國良、王心如,文書鄢鳴岐,傳達楊天成……因王子度、楊俊要帶領武工隊員去安嶽、中江、射洪等地,開展迎接解放軍到達的工作,所以遂寧解放委員會仍由劉安治負責聯絡。
這以後,解放委員會實際行使地方一級政權的工作,維持城鄉社會治安秩序,保證瞭解放軍部隊的糧食、柴草馬乾供給。直到1950年1月5日遂寧縣人民政府成立,辛苦工作了整整一個月的解放委員會才結束了它短暫卻十分重要的歷史使命。
1949年11月,劉鄧大軍進入四川。駐紮遂寧的國民黨軍隊潰散逃跑後,中共遂寧地下黨接管城市,建立了遂寧臨時解放委員會。管理治安,保護城市,迎來了中國人民解放軍。
成立武工隊與敵周旋
1948年下半年,中國人民的解放戰爭已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負隅西南的國民黨反動派垂死掙扎,瘋狂地鎮壓白統區的愛國民主運動,特別是對地下黨的鎮壓尤其兇殘。
1949年初,中共川康特委書記蒲華輔、川北工委書記華健、遂南中心縣委委員袁如傑等先後被捕,蒲華輔、袁如傑相繼叛變,地下黨組織遭受到很大的破壞。為了繼續工作,迎接解放,地下黨大部轉入農村,成立武裝工作隊,與敵人繼續展開針鋒相對的鬥爭。
經過改組,川北工委由王敍五任書記;遂南中心縣委改為遂南地委,由王子度任書記;遂蓬工委由楊俊任書記,貫徹落實王敍五從香港接受的用武裝鬥爭迎接川北解放的新任務。隨後,在遂寧、蓬溪、三台、中江等地交界的農村,地下黨建立了不少武工隊,使國民黨的地方武裝忙於清剿,疲於奔命。
而此時,全國的革命鬥爭形勢變化很快,解放軍向西南進軍的步伐十分迅速,遂寧地下黨組織又面臨着新的任務:如何維持大面積的地方治安,切實保護人民生命財產,迎接、支援解放軍進入遂寧,保證軍需供應迎接西南解放等一系列問題。這些工作,顯然無法靠在農村堅持鬥爭的武工隊員來完成。
在遂寧城內,只有冉正芬和一些普通黨員(主要是小學教員和小公務員)在學校、機關團體活動,組成各種讀書會和文化團體堅持地下工作。民主黨派只有陽西垣等民盟成員在教師和學生中有些影響,也不可能完成這些工作。8月,針對這一情況,川北工委書記王敍五和遂南地委書記王子度決定,在城內發展一批能與上層聯繫,又能為黨工作的革命青年參加工作。
但是,又在哪裏去尋找這樣合適的對象呢?
全力維護遂寧社會治安
遂寧人周必傳、雷從周、劉安治等進入了地下黨組織的視線。
這幾人都和王子度有親戚關係,相互間很早就有了瞭解。周必傳的父親周維幹曾是川軍劉湘21軍的少將副師長,他在獨立2旅任營長時駐紮名山,曾阻擊過長征路上的紅軍。抗戰時期曾出川抗日,1939年參加馬當戰役抗擊日軍,1940年受蔣介石排擠離開部隊回家鄉定居,在遂寧有一定的聲譽和號召力。而當時的川中司管區司令周樹德,曾是周維乾的部下,住在周維幹家,還曾為周必傳謀過少校幹事的職務,因種種原因周必傳沒有同意。
1945年,劉安治領導的遂寧旅蓉同學會反對縣長彭心明,使國民黨政府不得不把彭心明調走。1946年遂寧旅外大專院校同學會推選劉安治做主席,為旅外同學爭取助學金。1949年,劉安治組織過遂寧中等以上公立學校教師罷教,響應反飢餓、爭温飽鬥爭。
在遂寧男中教書的雷從周畢業於四川大學,思想進步,當時是高農校的農科主任和四聯堰農田水利合作社的司庫。
以上各種情況表明,他們是符合地下黨所需要的進步對象。
1949年8月,周必傳到了成都。王子度立即通知王函,叫周必傳回來到川中司管區去當少校幹事,找劉安治和雷從週一起為黨工作。周必傳聞訊後愉快地答應了,立即回到遂寧去川中司管區工作。
8月底,王子度派遂蓬工委書記楊俊與周必傳、雷從周、劉安治接上頭,開展做上層的統戰工作,摸清當時在地方上有一定影響的人物的思想動態。經過摸底,這些人雖然對共產黨還不太瞭解,但在人民解放軍的強大攻勢壓力下急於尋找出路,完全可能加入到支援、迎接解放軍的隊伍中。
加強統戰壯大解放力量
經過反覆比較,中共川北工委確定爭取周維幹,利用其在遂寧的影響力來團結社會上層人士,安定社會秩序,通過周必傳要求周維幹為黨為做好兩件事:一是組織上層人物維護地方治安,支援解放軍;二是策動周樹德起義。如能完成任務,其以前阻擊紅軍的犯罪歷史可以既往不咎。
周維幹對維護地方治安工作很樂意,對爭取周樹德起義也願意去試試。但由於周樹德比較頑固,策反行動未能成功。
周維幹經過暗中串連,把遂寧縣商會會長、水上警察隊隊長張壽卿,遂寧縣商會副會長賴愚洋,縣參議員、天主教會長劉伯常,縣參議員甘君藻,城關鎮鎮長曾崇禧、蔡藴玉,北固鎮鎮長冉紹卿,東平鎮鎮長瞿伯勳、李治平,南強鄉鄉長肖文漢,西寧鄉鄉長鬍光翰,三元社總舵把子廖瑞廷,北固鎮小學校長黃德壽等二十餘人約集起來,共同商議如何維持地方社會治安問題。
11月下旬,遂寧城內做好了各項準備。由商會出面把各商號的店員組織起來,在城內晝夜巡邏,一處出事,各家各户都敲鑼支援。同時,不許國民黨潰軍進城,只在東南角、街市花園處燒開水、煮稀飯、打餅子,讓潰軍吃了就走。
12月1日,國民黨的專署、縣府、自衞總隊人員全部逃跑。周維幹組織召開了臨時治安會議,成立了臨時治安委員會,推舉周維幹為主任委員,張壽卿、冉紹卿、曾崇禧、瞿伯勳為副主任委員,並設秘書、財務、聯絡、治安等組。
遂蓬工委指示:一、城裏的共產黨員有公開的上層職業,又有一定社會影響的,可以用公開的社會身份參加臨時治安委員會,其餘的在暗中支持,不公開露面;二、游擊隊一律在鄉下活動,不進城露面。所以只有周必傳、雷從周、李俊烈和劉安治在臨時治安委員會工作。
12月2日,楊森殘部竄到遂寧,城內戒嚴,情況非常緊張。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犧牲,楊俊立即指示:一、臨時治安委員會立即停止工作;二、黨組織的人立即隱蔽,密切注視敵情,必要時轉移。
12月4日,楊森殘部撤離遂寧。12月5日,臨時治安委員會又掛出牌子在商會辦公,6日遷於專署。
這期間,治安委員會把城區各鎮的自衞隊和水上警察組織起來,聽從治安委員會統一指揮;要幾個舵把子與小偷、扒手打招呼,不準趁火打劫;相繼發出通知、佈告,要求各區、鄉鎮公教人員堅守崗位,保護好檔案和公物,不準擅離職守;商店繼續營業;區鄉自衞隊維護好社會治安,保護好槍支彈藥和倉庫;各鄉公所準備好糧草、馬匹,以備解放軍調用。
臨時治安委員會在縣府中山堂、北固鎮公所等地,分別召集各鄉鎮有關人員開會,佈置維持社會治安事宜。由周維幹出面做工作,城區自衞總隊副總隊長餘紹周、盧執中等率領總隊部和三個直屬中隊,從橫山調來城西鐵門坎待命,聽候解放軍改編。
由於北門外忠臣廟彈藥庫是楊森派人接管,命令必要時加以爆破,而如果彈藥庫爆炸,遂寧整個北半城必將化為灰燼。遂蓬工委立即派北固自衞隊對彈藥庫嚴加守護,並由周維幹出面籌集一些銀元,由周必傳與楊森留下的爆破人員談判,制止了他們的罪惡行為。
“12·8”迎來遂寧解放
12月8日上午,二野的偵察人員經過遂寧,通知中國人民解放軍下午到達!
得知這一喜訊後,遂寧地下黨立即組織了城區學生和臨時治安委員會成員、青年服務隊隊員來到遂寧城東南角車站,等候歡迎解放大軍的到來。
下午3時,在遂寧各界人士的歡呼聲中,中國人民解放軍二野先頭部隊抵達遂寧!解放軍所經之處,張貼《中國人民解放軍佈告》,宣告川中重鎮遂寧縣正式解放!
晚上,縣府守門的來找劉安治,説有個解放軍要找臨時治安委員會。劉安治立即趕過去,在中山堂會見了中國人民解放軍二野第三兵團第11軍33師97團團部參謀張珍。劉安治向他彙報了遂寧縣城和臨時治安委員會的情況。張珍認為很好,地方治安沒問題,解放軍將繼續前進。臨行前,張珍向劉安治説明解放大軍隨後還將大量進入遂寧,並交待了今後工作的有關事宜,最後建議將臨時治安委員會改為解放委員會。
劉安治連夜到維園向周維幹轉達了這些意見並研究了有關事宜。12月9日上午,臨時治安委員會更名為解放委員會,並通電各鄉鎮,將解放軍的佈告在全城張貼,通知各界人士迎接解放軍。下午,解放委員會率領各界人士、青年服務隊和地下黨員冉正芬、李俊烈、尹文淑等率領教師、學生、青年婦女等數百人,到東南角汽車站迎接解放軍,歡迎的羣眾人頭攢動。
午後1時許,二野11軍33師的首長童國貴、高治國等率領部隊乘汽車到達遂寧;12月10日,川北工委委員、遂南地委書記王子度進城;12月11日,周維幹見到王子度和楊俊,調整了解放委員會成員,仍由周維幹任主任委員,張壽卿任副主任委員,劉伯常、黃德壽、冉紹卿、曾崇禧、瞿伯勳、廖瑞廷為委員,劉伯常兼任秘書(後由甘君藻任秘書),治安組長冉紹卿,副組長曾崇禧、瞿伯勳,總務組長銀鑑清,財務組長張國麟,糧食組長呂佐卿,交通組長陶心一,交際組長黃德壽,柴草馬乾供應站李國良、王心如,文書鄢鳴岐,傳達楊天成……因王子度、楊俊要帶領武工隊員去安嶽、中江、射洪等地,開展迎接解放軍到達的工作,所以遂寧解放委員會仍由劉安治負責聯絡。
這以後,解放委員會實際行使地方一級政權的工作,維持城鄉社會治安秩序,保證瞭解放軍部隊的糧食、柴草馬乾供給。直到1950年1月5日遂寧縣人民政府成立,辛苦工作了整整一個月的解放委員會才結束了它短暫卻十分重要的歷史使命。 [2] 

周維幹人物住所

編輯
曾經作為遂寧地下黨的活動場所的維園
曾經作為遂寧地下黨的活動場所的維園(2張)
在遂寧市城區裕豐園西側,四川職業技術學院原老校區的教師宿舍內,有一座保護得很好的兩層磚木結構的歐式樓房,這是維園現存的一部分。維園始建於上世紀30年代,為周維幹定居遂寧後的住所。解放前夕,維園成為中共遂寧地下黨組織活動的重要場所,王子度、楊俊等一批重要領導人先後在此聚會,研究策劃黨的重要工作。1949年11月,這座典雅的歐式洋房先後成為了遂寧縣臨時治安委員會、遂寧縣臨時解放委員會辦公場所,周維幹先後擔任遂寧縣臨時治安委員會、遂寧縣臨時解放委員會主任。 [2]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