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吳廷琰

編輯 鎖定
吳廷琰(英語:Ngo Dinh Diem,越南語:Ngô Đình Diệm,1901年1月3日——1963年11月2日,又譯:吳廷炎、吳庭豔),越南社會活動家、政治家,曾擔任越南國首相、國家元首及越南共和國總統。
吳廷琰早年接受神學教育,1918年前往河內的公共行政和法律學院學習政治,1921年畢業,之後開始在阮朝為官,歷任知縣、知府、管道、巡撫等職,1933年5月2日出任吏部尚書,不久後因反對法國殖民政府而辭職,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及其之後積極從事反對法國殖民統治的活動,1943年參與組建恢復越南大聯盟,1947年創建越南民族聯盟,1951年—1954年旅居美國,期間他在美國人的幫助下影響力逐漸增加,1954年6月26日正式就任越南國首相,1955年4月30日開始代理越南國國家元首職務,同年10月組織廢黜君主制的全民公投並取得勝利,10月26日成立越南共和國併成為首任總統,1961年4月9日在總統選舉中連任總統職務。 [1] 
吳廷琰掌權南越期間,實行獨裁統治和親近西方國家的外交政策,派出軍警鎮壓越南勞動黨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的游擊隊活動,實施偏袒天主教和迫害佛教的宗教政策,導致南越國內社會矛盾空前激化,最終引發了1963年11月的軍事政變,吳廷琰本人及其胞弟吳廷瑈在軍事政變中遇害身亡。 [2] 
中文名
吳廷琰
外文名
英語:Ngo Dinh Diem,越南語:Ngô Đình Diệm
別    名
吳廷炎
吳庭豔
讓-巴蒂斯特·吳
國    籍
越南共和國
民    族
京族
出生日期
1901年1月3日
逝世日期
1963年11月2日
畢業院校
公共行政和法律學院
職    務
社會活動家 政治家
出生地
法屬印度支那 廣平省
信    仰
天主教
主要成就
越南國首相、國家元首(1954年—1955年)
1955年10月成立越南共和國
越南共和國總統(1955年—1963年)
勤勞人為革命黨最高領袖
政    黨
勤勞人為革命黨

吳廷琰人物生平

編輯

吳廷琰童年生活

1901年(成泰十三年)1月3日,吳廷琰出生于越南阮朝廣平省(法屬印度支那廣平省)的一個天主教家庭,其父吳廷可是越南朝廷的禮部尚書和內廷總管,其母範氏紳是吳廷可的第二位妻子;吳廷琰是範氏紳所生的第四個孩子,同時也是家中的第三個兒子,他在順化的主教座堂受洗,取教名讓-巴蒂斯特(法語:Jean-Baptiste,越南語:Gioan Baotixita)。
1907年,吳廷可為抗議法國殖民者廢黜成泰帝,攜家人退隱回鄉種地,正直童年的吳廷琰這時也跟隨父親回鄉務農,由於家族信奉天主教,這期間的吳廷琰經常跟隨家人在早上做彌撒,同時學習基本的天主教教義。 [2] 

吳廷琰求學經歷

吳廷琰早年在法國人開辦的天主教小學佩林學校學習,1913年他進入父親創辦的私立學校國家書院就讀,在那裏,吳廷琰學會了法語拉丁語漢語。15歲時,吳廷琰進入神學院學習,但在幾個月後他就因無法忍受神學院的嚴格校規而離去;後來,吳廷琰前往法國人在順化開辦的萊西中學就讀,在即將完成中學學業時,他因成績優異而獲取獎學金,並得到了前往法國巴黎繼續深造神學的機會,但他最終沒有選擇繼續攻讀神學。
1918年,吳廷琰前往河內,就讀於當地專門用來訓練越南官員的公共行政和法律學院,1921年,吳廷琰以全校最優異的成績從學院畢業。 [1] 

吳廷琰步入仕途

1921年(啓定六年),吳廷琰開始在順化的皇家圖書館的工作,擔任圖書管理員,成為阮朝的一名公務員,當年,他被任命為香茶縣知縣,正式成為一名阮朝官員。
1923年(啓定八年),吳廷琰先後擔任香水縣、廣田縣知縣,後又升任海陵府知府,負責管理70座村莊。
1926年(保大元年),吳廷琰晉升為寧順道管道,負責管理300座村莊。
擔任吏部尚書時的吳廷琰(左起第四位) 擔任吏部尚書時的吳廷琰(左起第四位)
1929年(保大四年),吳廷琰在騎馬穿過廣治附近的地區時,首次遭遇到越南共產主義者的宣傳活動,吳廷琰也因此捲入了反共活動,這之後他印刷了自己的小冊子,主張限制一切有關共產主義的活動,並幫助當地官員圍捕了寧順道的共產主義支持者,因鎮壓有功,吳廷琰晉升為了平順省巡撫。
1930年—1931年,吳廷琰和法國軍隊合作,鎮壓了越南共產黨組織的第一次農民暴動。
1932年(保大七年),保大帝返回越南,正式親政。1933年5月2日,保大帝在殖民政府允許下改組內閣,罷免阮有排,任命吳廷琰等青年官員進入內閣,吳廷琰被任命為吏部尚書。3個月後,吳廷琰因向法國人提出建立屬於越南人的議會的要求遭到拒絕,憤而辭職,之後在法國殖民政府的逼迫下,朝廷剝奪了吳廷琰的一切頭銜,吳廷琰因而遭到威脅,並一度被逮捕。 [2] 
吳廷琰辭官後,和家人隱居起來,但他們依舊受到殖民政府的監視;在野期間,吳廷琰將時間用於閲讀、沉思、修道、彌撒、園藝、狩獵和攝影。作為保守派,吳廷琰不是革命的信徒,他的民族主義活動僅限於偶爾到西貢旅行時前去看望民族解放運動領袖潘佩珠 [2] 

吳廷琰二戰期間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吳廷琰開始密切關注世界的局勢。 [2] 
1942年,吳廷琰試圖説服入侵越南的日本軍隊,宣佈越南獨立,但是該建議未被日本採納。
1943年,吳廷琰與流亡海外的民族主義者創建了秘密政黨——“恢復越南大聯盟”。
1944年夏,法國政府發現了吳廷琰所領導的秘密政黨,之後法國政府宣佈吳廷琰為叛亂分子,並對他發佈了通緝令,這使得吳廷琰不得不偽裝成日本軍官,逃往西貢避難。
1945年3月9日,日本佔領軍發動三九政變,隨後保大帝在日軍的支持下宣佈“越南獨立”,成立越南帝國,日軍希望推舉吳廷琰出任保大政府的越南帝國首相,當日《西貢報》也以“愛國志士”為題向越南民眾介紹吳廷琰。吳廷琰得知後立刻拒絕日本人的要求。 [2] 

吳廷琰反對越盟

吳廷琰 吳廷琰
1945年8月,胡志明領導的越南獨立同盟發動八月革命,宣佈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國,此時保大帝表現出有同胡志明領導的越南獨立同盟進行合作的意願,吳廷琰得知這一情況後,便立即動身前往順化,試圖阻止保大帝與胡志明會面,但他在前往順化途中被越盟的游擊隊逮捕,之後吳廷琰被流放到邊境地區的一個山村,在那裏,他因數次染病險些失去生命,6個月後,吳廷琰被帶到河內見胡志明。
胡志明在瞭解到吳廷琰反對法國殖民統治的立場且是一個在越南頗有影響力的民族主義者後,便希望與之合作,吳廷琰與胡志明會面後,胡志明對吳廷琰許以內政部長的職位,但吳廷琰表示拒絕加入越盟,不願與胡志明進行合作,他還為他長兄吳廷魁被越盟士兵活埋一事對胡志明進行質問。此次會面後不久,吳廷琰被越盟釋放,而吳廷琰從此也對越盟產生了仇恨。
吳廷琰被釋放後,在越南北部繼續努力爭取支持者,試圖建立反對越盟的力量,但他的所作所為並沒有產生大的影響,而且引發了越南民主共和國當局的重視,吳廷琰因此再度被通緝。1946年11月,法國和越盟之間的衝突升級為全面戰爭,法越戰爭爆發,吳廷琰見越盟當局對他的關注有所下降,便起身前往南方的西貢地區,同在湄公河三角洲的永隆教區擔任主教的二哥吳廷俶居住在一起。 [2] 

吳廷琰爭取獨立

身穿越南傳統服裝的吳廷琰 身穿越南傳統服裝的吳廷琰
1947年,吳廷琰、吳廷俶兄弟共同創立越南民族聯盟,他們要求法國承認越南擁有類似於英聯邦內國家的主權地位,該聯盟還分別在河內和西貢各資助了一份報紙;吳廷琰的政治活動使他實質上獲得了公開身份,法國政府決定讓步,以安撫民族主義者的情緒,法國政府請求吳廷琰勸説保大帝繼續同法國合作,並許諾他以實權職位。 [2] 
1949年,重新同法國開展合作的保大帝成立越南國,但這時吳廷琰卻拒絕出任保大的首相,並在報紙上發表聲明,主張建立在共產主義和法國殖民主義之外的第三種力量,實現越南獨立,但卻只激起了少數人的興趣。
1950年,越南民主共和國缺席判處吳廷琰死刑,此時法國也拒絕向吳廷琰提供保護,之後吳廷琰曾一度遭到未遂暗殺,為了自身的安全,吳廷琰向法國政府提出前往羅馬參加教廷主辦的聖年慶典的申請,同年8月,獲得殖民政府批准的吳廷琰同二哥吳廷俶離開越南,在赴歐洲前,吳廷琰特意前往日本拜訪流亡當地的阮朝宗室,以謀取支持,準備奪取政權,他還向駐日盟軍總司令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元帥尋求支持,但這兩次行動均未取得成果。抵達羅馬後,吳廷琰會見了教宗庇護十二世,隨後吳廷琰又繼續在歐洲各國遊説,試圖勸説保大任命他為越南國首相,但是遭到保大帝拒絕。 [2] 

吳廷琰旅居美國

吳廷琰和美國學者費舍 吳廷琰和美國學者費舍
1951年—1954年,吳廷琰兄弟前往美國定居,他們住在新澤西州斯貝爾曼的馬力諾神學院,有時住在紐約州的另一所神學院。旅美期間,吳廷琰曾出任密歇根州立大學政府研究署顧問,他會見了在美國政府中擔任顧問的美國學者衞斯理·費舍,費舍的主張與吳廷琰有很多相似之處,吳廷琰也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之後,費舍在美國幫助吳廷琰安排了獲取支持的各種接觸和集會。
《時代》週刊上的吳廷琰 《時代》週刊上的吳廷琰
1951年,在美國國務院舉行的一次招待會上,吳廷琰兄弟二人見到了代理國務卿詹姆斯·韋伯。但是吳廷琰在招待會上的表現並不出眾,由吳廷俶進行了同官員大部分談話;招待會結束後不久,經吳廷俶的引薦,吳廷琰得以拜訪當時美國國內最有政治能力的神職人員、樞機弗朗西斯·約瑟夫·斯貝爾曼,斯貝爾曼在同吳廷琰接觸後不久,便成為吳廷琰的一位重要支持者,隨後他幫助吳廷琰在右翼人士和天主教界中尋找支持力量。在斯貝爾曼的安排和資助下,吳廷琰開始在美國舉行巡迴演講,他在大學演講中聲稱只有“自由世界”能夠拯救越南,但是需要美國來幫助一個既反對越盟又反對法國人的民族主義政府。由於此時法國殖民主義勢力在越南開始逐漸敗退,獲得美國支持的吳廷琰影響力開始增加。 [2] 

吳廷琰回國奪權

1954年,吳廷琰同法國將軍保羅·伊萊出席諾羅敦宮交接儀式 1954年,吳廷琰同法國將軍保羅·伊萊出席諾羅敦宮交接儀式
1954年5月,越盟奠邊府戰役中大勝,越南民主共和國再次宣告獨立,為了與以胡志明為首的越盟對抗,法國被迫放棄對越南的控制,宣佈將權力移交給保大帝,此時越盟控制了北方,而法軍支持的越南國控制了南方,保大帝需要外國的幫助才能保住越南國政權,和胡志明領導的政權相抗衡。考慮到吳廷琰在美國的聲望,保大選擇了吳廷琰的弟弟吳廷練代表越南國政權參加同年4月—7月舉行的日內瓦會議,吳廷練代表保大政權與美國進行接觸,因而美國政府認為這表達了保大對吳廷琰的興趣。 [2] 
1954年6月16日,越南國首相阮福寶蔍(即阮福寶祿)在吳廷琰勢力的逼迫下宣佈辭職,同日吳廷琰被越南國國家元首(國長)保大任命為首相,26日,吳廷琰乘飛機抵達西貢新山一國際機場,當天,吳廷琰正式就任越南國首相一職,同時兼任內政和國防部長,8月8日,勤勞人為革命黨成立,吳廷琰被推舉為該組織的最高領袖;9月7日,吳廷琰代表越南國政府出席了諾羅敦宮的交接儀式。 [2] 
1955年初,法屬印度支那解散,吳廷琰的南越代表團沒有在協定上簽字,以表示拒絕承認越盟的合法地位。同年,吳廷琰已經在美國的幫助下除掉了政府內部的反對勢力,平定了南越國內的各種教派武裝,鞏固了自己的首相地位,真正意義上掌握了越南國的國家大權,成為實際上的統治者。 [1] 
1955年4月30日,吳廷琰代理行使越南國國家元首職務。 [1] 

吳廷琰建立共和

1955年5月10日,吳廷琰宣佈開始正式籌備南越的大選,5月15日,他宣佈廢除了保大帝的皇家衞隊。6月15日,吳廷琰在順化召集皇室會議,宣佈剝奪保大帝的權力。7月7日,吳廷琰宣佈將在1955年10月23日開始一場公民投票,來決定越南南方的未來方向。同年10月18日,保大帝下令免去吳廷琰的首相職位,但此時,保大帝周圍沒有任何官員能對吳廷琰構成實際威脅,吳廷琰在得知保大帝的行為後,下令加速全民公投的籌備工作。
1955年10月23日—26日,南越正式舉行全民公投,競爭的一方是保大帝,主張實行君主制,而另一方吳廷琰則主張實行共和制。選舉期間,勤勞人為革命黨領導人吳廷瑈為吳廷琰提供選舉所需費用,組織和監督這次選舉。而保大帝的競選活動遭到禁止,其支持者遭到吳廷瑈手下的威脅和襲擊,吳廷琰兄弟還派手下四處張貼醜化保大帝的海報,宣揚保大的負面新聞。 [3] 
1955年10月26日,投票結果公佈,吳廷琰的得票率高達98.2%,吳廷琰勝選,當天,吳廷琰在西貢宣佈罷黜保大帝,正式成立越南共和國(簡稱:南越),保大帝隨後被迫流亡海外。 [3] 
1955年10月26日,吳廷琰宣佈越南共和國正式成立 1955年10月26日,吳廷琰宣佈越南共和國正式成立

吳廷琰總統生涯

1955年10月26日,越南共和國正式成立,吳廷琰出任共和國總統,兼任國防部長和陸海空三軍總參謀長職務,成為南越的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掌握軍政實權。 [1]  同時,吳廷琰移居諾羅敦宮,將其改名為獨立宮並定為南越的總統府。
1956年7月16日,吳廷琰宣佈取消原定於當年舉行的全民選舉(1954年日內瓦協議中規定,1956年越南南北雙方通過選舉實現國家的重新統一),他宣稱“只有在完全自由的情況下才是有意義的,因而取消這次選舉是正當的。”
吳廷琰 吳廷琰
1959年8月30日,南越舉行國會選舉,吳廷琰所屬的勤勞人為革命黨獲得議會中的絕對多數席位。 [1] 
1960年11月11日,南越發生未遂軍事政變,吳廷琰在政變中倖免於難。 [1] 
1961年4月9日,南越舉行總統選舉,吳廷琰以89%的得票率連任總統職務。 [1] 
1962年2月27日,南越空軍部隊發動未遂政變,空襲總統府獨立宮,吳廷琰在空襲中沒有受傷,7月1日,吳廷琰下令對總統府獨立宮進行重建,吳廷琰攜家屬暫時前往嘉龍宮居住,10月26日,吳廷琰出席越南共和國國慶節的慶祝活動。 [4] 

吳廷琰政變遇害

參見詞條:1963年南越政變
1963年11月2日,吳廷琰在政變中被殺身亡 1963年11月2日,吳廷琰在政變中被殺身亡
1963年11月1日下午,楊文明阮慶阮文紹阮高祺等高級軍官在西貢(今胡志明市)發動政變,他們在例行軍事會議上宣佈奪取權力,隨後發兵進攻總統官邸嘉龍宮,總統衞隊隨即同政變部隊展開激烈交火,20時,吳廷琰和吳廷瑈兩人經秘道逃離嘉龍宮,前往西貢堤岸華僑區,先後藏身在富商馬國宣家和聖方濟教堂中。
11月2日清晨,吳氏兄弟獲悉政變軍人允諾讓他們安全出國後,同意投降;上午10時,吳廷琰和吳廷瑈被政變軍人逮捕,隨後兄弟二人被銬着塞進一輛M113裝甲輸送車內,在前往軍事總部的途中,吳廷瑈、吳廷琰兩人先後被政變軍人處決。 [5] 

吳廷琰為政舉措

編輯

吳廷琰政治方面

  • 消滅反對派
1955年南越全國公投期間,吳廷琰在投票 1955年南越全國公投期間,吳廷琰在投票
吳廷琰掌握南越政權後,宣佈要統一南越的軍政大權,他依靠美國政府的幫助,擊敗了保大帝的堂弟寶惠、軍隊總參謀長阮文馨等可能與之爭權的對手。 [3] 
法國政府支持的高台教和好教平川派等教派武裝對吳廷琰政權持敵視態度,吳廷琰掌權後,便着手消滅教派武裝,1955年3月—10月,他利用美國提供的武器和資金,派出軍警部隊,發動了多次戰役,大舉剿滅平川派、和好教和高台教武裝,同時政府還對教派武裝進行招安,許諾給予投降的教派武裝以政府職位,到了1956年,南越境內的教派武裝基本被平定,法國駐軍也於同年4月離開南越,至此,吳廷琰的政權基本穩固。 [3] 
  • 制定憲法
1956年初,越南共和國召開制憲會議,7月7日,制憲會議正式通過新憲法。憲法規定,新成立的越南共和國採用三權分立制度,總統由直接選舉產生,擁有廣泛的權力,任期6年,10月26日,越南共和國憲法正式生效。
  • 獨裁統治
美國副總統約翰遜會見吳廷琰 美國副總統約翰遜會見吳廷琰
吳廷琰上台後,實行獨裁統治,對國家實行軍事管理,吳廷琰政府將全國劃為特區、軍區、小區、支區,在全國建立“戰略村”,形成拉網式的軍事防禦體系,同時實行“特種戰爭”戰略,派出大批精鋭部隊清剿農村地區的越南勞動黨領導的游擊隊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 [6] 
吳廷琰使用各種手法迫害對其構成威脅的政治人物,他規定報紙在舉行選舉期間不允許公佈獨立候選人的名字或其政策,禁止舉行超過5人的政治集會,規定私通越共會被判處死刑,南越城市內的學生運動和爭取民主運動也遭到吳廷琰當局的無情鎮壓。 [3] 

吳廷琰經濟方面

  • 經濟政策
吳廷琰總統的總統旗 吳廷琰總統的總統旗
1955年,越南共和國政府建立了越南共和國國家銀行,開始發行南越盾,設立外匯局,規定南越盾與美元的匯率為35比1,1956年,政府成立了國家經濟理事會並規定了該理事會的職責,同年,南越加入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1957年3月,吳廷琰發佈了第一共和國總統宣言,呼籲國內外私人投資者對南越進行投資,發出政府將保護投資者利益的承諾,並頒佈了一系列利於投資的措施與政策(優惠税率、土地租用、所得税等等)。 [2] 
1957年—1962年,吳廷琰政府制定了多項五年計劃,並根據這些計劃來推動南越經濟發展。為了減少對舶來品的依賴,吳廷琰政府推行了以出口為軸心的工業化發展,設立貿易保護措施,為了保護國內的輕工業發展,政府開始實施關税與非關税壁壘。那些被保護的工業所需的器材、機械、鋼鐵等的入口享有優惠。同時,外銷貨享有鼓勵性優待,有不少外銷產品甚至得到政府的津貼,吳廷琰政府讓越南盾貶值以刺激出口。南越的出口量在1955年之後的10年得到平穩增長。 [2] 
吳廷琰總統 吳廷琰總統
吳廷琰總統任期內,南越的經濟水平在亞洲僅次於日本和菲律賓,南越的人均收入高於周邊國家,成為亞洲新興國家發展的楷模。 [7] 
  • 土地改革
1955年,南越政府開始推行土地改革,政府沒收所有荒廢的土地並把土地重新分發給農民,規定每人最多隻能擁有1平方公里的土地,超額的土地必須賣給政府,而政府將把土地轉賣給有需要的農民;規定農民與地主之間必須簽訂用地合約,註明租用金額。此次土地改革使得南越三分之二的土地落在富裕的地主手中。 [2] 

吳廷琰社會方面

吳廷琰
吳廷琰(10張)
吳廷琰政府重視交通和教育事業的發展。交通方面,1955年,政府開始出資重建因戰火而損壞的鐵路,同年接管了越南國時期成立的越南航空,政府除了改造西貢的新山一機場外,還在順化,峴港,芽莊,歸仁,邊和,大叻,芹具和富國等地新建設一批機場。1959年,政府基本完成鐵路的修復工作,整個南越境內的鐵路長度已達1400公里,其中包括一條從西貢到南越北部的主要路線,連接着沿海地區的所有省份,還有三條分支鐵路分佈。到1960年,南越的公路、鐵路、水路和航空系統都得到了極大的改善和擴展,初步建立了現代交通運輸系統,包括鐵路、國家公路網、省際公路、鄉村公路、水路和航空業,公路長度達到14480公里,其中超過3200公里是瀝青混凝土公路,1961年4月28日,南越政府建成的邊和高速公路正式通車。 [7] 
教育方面,在1955年—1960年期間,南越很快普及了越南國語字教育,1957年,政府將西貢市的越南國家大學更名為西貢大學院,同年,在順化又開辦了順化大學院。1960年,南越有4266所公立小學和325所私立小學,學生總人數接近120萬,入學率達歷史新高,公立中學數量達到101所,到1962年南越在校大學生總數達到12000人。 [7] 
吳廷琰政府規定離婚和墮胎屬於非法行為,在吳廷琰當權期間,政府控制的越南廣播電台於1955年正式開播。 [2] 

吳廷琰軍事方面

吳廷琰尤其重視南越的軍事建設,1955年12月30日,越南共和國軍正式建軍,包括陸軍、海軍、空軍、公安和野戰警察和民衞隊和民事防衞力量等,物資資助和武器裝備支援基本由美國提供。南越政府將海陸空三軍的任務定為:保護越南共和政體及國家主權;提供國內安定環境,進而維持政治、社會秩序及法規;防衞新政權免於內部、外部威脅;最終目的則是統一越南。 [2] 
吳廷琰掌權期間,由於美國不斷的軍事援助,越南共和國軍隊的實力得到了顯著的提升,陸軍方面,1956年,南越陸軍擁有3個野戰師、2個輕戰師,共計16萬人,到了1962年,陸軍在在原基礎上新增七個步兵師,兵力達到30萬以上,海軍方面,1955年,南越海軍部隊只有2000人,1960年4月海軍成立了商船部隊,到了1961年時,海軍全軍共有5000名官兵、197艘小型舟艇、23艘船艦,其中多為中型登陸艦;空軍方面,南越空軍在1956年6月擁有了100架作戰飛機,其中大多數為美式戰機,至1962年,南越的各個軍區都設立了空軍基地。 [6] 
吳廷琰向羣眾揮手示意 吳廷琰向羣眾揮手示意

吳廷琰宗教方面

宗教方面,吳廷琰政府實行偏袒天主教的政策,歧視佛教等其他宗教,吳廷琰政府規定天主教才具有正式的宗教身份,佛教經官方許可才能舉行公共活動,規定在南越所有重要的公眾場合都要升起梵蒂岡國旗,政府在公用設施、軍人晉升、土地安置、商業利益和減免税收方面都偏向天主教徒;天主教會是越南最大的地主,但是天主教會擁有的土地被免於進行土地改革,天主教會享受免除財產所得税的特權,天主教徒們也在“事實上”被豁免了政府強迫所有公民參加的無償勞動;美國援助的物資向天主教傾斜,不成比例地分配給天主教徒佔多數的村莊;在1959年,吳廷琰更是宣佈將越南奉獻給聖母瑪利亞,而新成立不久的順化大學大叻大學也都被政府置於天主教會的管理之下,培育傾向天主教的學術環境;在吳廷琰的統治下,南越的一些地區發生了強迫改宗、搶劫、以及毀壞寺廟的事件,一些佛教徒村莊全體改宗,以便能得到援助,或避免被吳廷琰政府強迫遷居。
吳廷琰政府偏袒天主教的政策導致廣大佛教徒和其他宗教人士的不滿,南越政府對佛教徒的種種鎮壓和迫害,引發了順化佛誕槍擊案釋廣德事件、查抄西貢舍利寺等一系列事件,這使得南越在1963年5月—11月處在政治和宗教關係極端緊張的時期,導致了政府的危機。 [1] 
吳廷琰和兄長吳廷俶 吳廷琰和兄長吳廷俶

吳廷琰外交方面

  • 同美國關係
吳廷琰政府實行親近美國的外交政策,美國是南越政府最為重要的盟友。
1957年5月8日—19日,吳廷琰總統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8日中午,吳廷琰乘飛機抵達華盛頓國家機場,美國總統德懷特·戴維·艾森豪威爾和國務卿約翰·福斯特·杜勒斯親自前往機場迎接,並同吳廷琰握手,吳廷琰受到了鳴21響禮炮的熱烈歡迎;9日,吳廷琰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講,並同艾森豪威爾總統就越美關係舉行會談,之後吳廷琰前往紐約、密歇根州夏威夷州等地參觀訪問;19日,吳廷琰在夏威夷同美國太平洋艦隊總司令費利克斯·斯特姆普上將進行交談。 [3] 
1960年,吳廷琰向美國及加拿大政府提出軍事援助的要求;1961年4月,在吳廷琰的請求下,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決定大力支援南越政府清剿越共武裝,實行“特種戰爭”計劃。 [3] 
1961年5月13日,美國副總統林登·貝恩斯·約翰遜訪問南越西貢,吳廷琰同來訪的約翰遜舉行會談,會談後雙方發表聯合宣言。 [1] 
1955年—1959年間,美國對南越投入10億美元的軍事、經濟、技術、物資援助及派出軍事顧問,協助建立美式軍隊。德懷特·艾森豪威爾總統曾致信吳廷琰,承諾美國將會為南越提供援助,能使援助物資更有效地運到越南,以及更有助於越南政府(南越)的繁榮和安定。吳廷琰本人歡迎美國對南越實行經濟援助和派出軍事顧問,但拒絕美國政府直接大規模的派出軍隊對越南實行軍事幹預。 [7] 
1957年5月,吳廷琰訪問美國,同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握手 1957年5月,吳廷琰訪問美國,同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握手
  • 同泰國關係
吳廷琰和泰國國王普密蓬·阿杜德 吳廷琰和泰國國王普密蓬·阿杜德
1955年,越南共和國成立之後,泰國是最早承認並與之建立大使級外交關係的國家。
1957年8月,吳廷琰訪問泰國,在曼谷同泰國總理鑾披汶·頌堪舉行會晤,就泰越兩國關係交換了意見,還親自前往曼谷大皇宮覲見了普密蓬·阿杜德國王。
1959年12月18日—21日,泰國國王普密蓬·阿杜德偕詩麗吉王后訪問南越,吳廷琰接待了到訪的普密蓬國王夫婦,並陪同國王夫婦前往西貢和順化等地遊歷。
  • 同澳大利亞關係
吳廷琰會見澳大利亞總理羅伯特·孟席斯 吳廷琰會見澳大利亞總理羅伯特·孟席斯
1957年9月2日—9日,吳廷琰對澳大利亞進行國事訪問。2日,吳廷琰抵達堪培拉機場,成為首位到訪澳大利亞的外國國家元首,受到熱烈歡迎,享受到了儀仗隊和鳴21響禮炮的待遇,澳大利亞皇家空軍的戰鬥機儀仗隊從上空飛過來向到訪的吳廷琰致敬,澳大利亞總督威廉·約瑟夫·斯利姆和總理羅伯特·戈登·孟席斯親自前往機場迎接到訪的吳廷琰總統;3日,吳廷琰在澳大利亞聯邦議會聯席會議上發表講話,澳大利亞眾議院和參議院的國會議員均予出席。在演講結束後的議會正式午餐會上,孟席斯總理召集現場議員三次向吳廷琰歡呼。澳大利亞工黨領袖赫伯特·威爾·伊瓦特博士也加入其中,宣稱南越已經取得和平、穩定和民主;4日,吳廷琰前往堪培拉的鄧特倫皇家軍事學院參觀,併為一隊正在接受軍官訓練的澳大利亞學員閲兵,當天中午,吳廷琰在皇家空軍的護送下乘飛機前往墨爾本,抵達墨爾本機場時,受到21響鳴炮的禮遇,維多利亞州州長亨利·愛德華·博爾特和副總督埃德蒙·赫林親自前往機場迎接,5日,吳廷琰在墨爾本市政廳發表演講,在維多利亞州活動期間,吳廷琰視察了澳大利亞的大型水力發電項目雪山計劃,6日,吳廷琰抵達悉尼,第三次受到21響鳴炮的禮遇。訪問結束時,吳廷琰獲得了孟席斯總理授予的聖米迦勒及聖喬治勳章,吳廷琰和孟席斯發表雙邊聲明,宣佈他們會加大科倫坡計劃的規模,這一計劃旨在為亞洲學子提供前往西方國家留學的機會。
吳廷琰在訪澳期間,多次同天主教領袖會談,他曾先後同澳大利亞首位樞機主教(悉尼大主教)諾曼·托馬斯·吉爾羅伊,澳大利亞民主工黨領導人鮑勃·聖馬里亞和墨爾本大主教丹尼爾·曼尼克斯會面。
  • 同韓國關係
吳廷琰和韓國總統李承晚 吳廷琰和韓國總統李承晚
1955年10月27日,韓國正式承認了越南共和國的獨立地位並與之建立外交關係,12月,韓國正式派出駐南越公使。
1957年5月14日,韓國總統李承晚致信給正在美國訪問的吳廷琰,邀請吳廷琰訪美結束後對韓國進行國事訪問,同年9月18日—22日,吳廷琰訪問韓國,同韓國總統李承晚和副總統張勉舉行會晤。
1958年11月14日,韓國總統李承晚訪問南越,吳廷琰在西貢接待了到訪的李承晚總統。
  • 同其他國家關係
吳廷琰會見印度總理尼赫魯 吳廷琰會見印度總理尼赫魯
吳廷琰執政後,前往國外進行了多次外交訪問,以尋求提高南越的國際地位。
越南共和國成立後,同日本、菲律賓和一些歐美國家建立了外交關係,但鄰國柬埔寨王國國家元首諾羅敦·西哈努克不承認其合法性,1956年2月2日,吳廷琰宣佈關閉越柬邊境、中止貿易往來,越柬兩國斷交。
1957年11月4日,吳廷琰到訪印度,同印度總理賈瓦哈拉爾·尼赫魯印度總統拉金德拉·普拉薩德舉行會晤。
  • 與台灣當局關係
1955年10月26日,台灣當局承認了越南共和國;12月17日,雙方建立公使級“外交關係”、互換使節。1957年,雙方將“公使館”升格為“大使館”。1960年1月10日,吳廷琰訪問台灣,與台灣地區領導人蔣介石會晤,受到蔣介石的熱情接待,在與蔣介石及蔣經國會談時,吳廷琰兩度要求台灣當局派遣一位將軍前往南越,以協助南越軍隊的整建工作。 [8] 
吳廷琰與蔣介石 吳廷琰與蔣介石
1963年3月4日—9日,台灣地區副領導人陳誠訪問南越,吳廷琰接待了到訪的陳誠並與之會談。 [9] 
  • 同聯合國關係
1957年,南越在美國的支持下申請加入聯合國,聯大的表決結果為40票支持、8票反對,交由聯合國安理會決策時遭蘇聯否決,因此南越未能加入聯合國。

吳廷琰個人生活

編輯

吳廷琰生活方式

吳廷琰的書法作品 吳廷琰的書法作品
吳廷琰身材矮小,他是一個民族主義者、虔誠的天主教徒,遵從人格主義儒學,生活儉樸,擅長書法,能夠説一口流利的越南語、漢語、法語、拉丁語和英語。 [3] 
吳廷琰不但自己篤信天主教,而且還經常勸身邊的人信奉天主教,他曾經對一位高級軍官説,要他忘記自己是一名佛教徒,“將天主教徒安置在敏感的職位上,因為他們值得信賴。”許多軍官因此改信天主教,因為他們的前途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此,如果拒絕皈依天主教,將很難得到提升。 [3] 
吳廷琰終生沒有結婚,他一生中僅在河內公共行政和法律學院求學期間談過一次戀愛,沒有留下子嗣。

吳廷琰家族成員

人物關係
姓名(生卒年)
備註
父親
吳廷可(Ngô Đình Khả,1857年——1923年)
曾出任阮朝的禮部尚書和內廷總管,是成泰帝的帝師,1907年因不滿法國殖民政府廢黜成泰帝而罷官。
母親
範氏紳(Phạm Thị Thân,1871年——1964年)
吳廷可的第二位妻子,同吳廷可共育有六子三女。
哥哥
吳廷魁(Ngô Đình Khôi,1885年——1945年)
吳廷可和範氏紳所生的第一個孩子,歷任富安按察使、鴻臚寺卿、平定布政使、光祿寺卿,廣義巡撫、南義總督,1943年因親日立場被免職,1945年被越盟部隊處決。
姐姐
吳氏嬌(Ngô Thị Giao,?——1944年)
吳廷可和範氏紳所生的第二個孩子,職業是修女。
哥哥
吳廷俶(Ngô Đình Thục,1897年——1984年)
吳廷可和範氏紳所生的第三個孩子,吳廷俶曾擔任天主教順化教區總主教,是南越最有權勢的宗教領袖,在吳廷琰擔任總統時,他與吳廷琰一同住在總統府內,吳廷琰下台後,吳廷俶流亡美國。
妹妹
吳氏霞(Ngô Thị Hiệp,1903年——2005年)
吳廷可和範氏紳所生的第五個孩子,吳氏霞的兒子阮文順曾擔任聖座正義與和平委員會主席。
妹妹
吳氏黃(Ngô Thị Hoàng)
吳廷可和範氏紳所生的第六個孩子,吳氏黃的女婿陳忠勇曾出任南越國防部長職務。
弟弟
吳廷瑈(Ngô Đình Nhu,1910年——1963年)
吳廷可和範氏紳所生的第七個孩子,吳廷瑈是勤勞人為革命黨的創始人和主要領導人、吳廷琰總統的主要政治顧問,南越秘密警察頭目,1963年11月軍事政變後,他與兄長吳廷琰一同遭政變軍人處決。
弟媳
陳麗春(Trần Lệ Xuân,1924年——2011年)
吳廷瑈的妻子,一般稱之為吳廷瑈夫人,簡稱“瑈夫人”,她是吳廷琰的總統顧問,由於吳廷琰終身未婚,陳麗春實際上扮演了第一夫人的角色。
弟弟
吳廷瑾(Ngô Đình Cẩn,1911年——1964年)
吳廷可和範氏紳所生的第八個孩子,吳廷瑾負責照管順化的前皇城,順化地區實際上的統治者,他是吳氏兄弟中最為暴虐的一個,1964年被軍方處決。
弟弟
吳廷練(Ngô Đình Luyện,1914年——1990年)
吳廷可和範氏紳所生的第九個孩子,吳廷練的職業是外交官,曾出任越南共和國駐英國大使。
資料來源: [2] 

吳廷琰人物爭議

編輯

吳廷琰家世背景

吳廷琰同家庭成員的合影 吳廷琰同家庭成員的合影
吳廷琰所屬的吳氏家族來自越南中部,在17世紀受葡萄牙傳教士的勸導皈依天主教。吳廷琰在從事社會活動期間經常自稱出身於顯赫的官宦門閥世家,但人們普遍認為這個家族原本屬於下層階級,直到吳廷可通過了科舉考試,才得以躋身上流社會。 [1] 

吳廷琰選舉舞弊

吳廷琰的總統徽章 吳廷琰的總統徽章
吳廷琰在1955年南越全國大選中獲得98.2%的選票,但投票結果卻出現了離奇的舞弊行為;據統計,吳廷琰在西貢的得票數比該市選民總數要多33%(共得到605025張選票,但當地的登記選民數卻只有450000人)。在其他地區,吳廷琰的得票數也超過了登記選民數。 [3] 

吳廷琰家族政治

吳廷琰和他的親信 吳廷琰和他的親信
吳廷琰的統治帶有獨裁主義和裙帶資本主義色彩,他的統治由於家族腐敗而受到指責,其家族普遍被認為捲入了走私貿易和毒品貿易,南越國內的多個行業吳氏家族所壟斷,吳氏家族還通過彩票舞弊、操縱流通,以及向西貢商人詐欺錢財來積聚財富,甚至將美國政府的援助資金佔為己有,吳氏家族將積聚的財富存入外國銀行。吳廷琰將南越政府中的多個重要職位交由幾個兄弟和親戚擔任。 [1] 

吳廷琰人物影響

編輯
吳廷琰會見民眾(1956年) 吳廷琰會見民眾(1956年)
吳廷琰被殺身亡後,失去政治強人的南越在較長一段時間內未能建立起一個穩定的政府,導致美國軍隊直接參加越南戰爭。在吳廷琰死後的兩年中,南越發生了多次政變,直至1965年阮文紹上台政局才逐漸穩定。 [3] 
北越領導人胡志明在得知吳廷琰的死訊後説道:“我幾乎不能相信美國人會如此愚蠢。”越南勞動黨中央政治局(今越南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則稱:“11月1日政變的結果將會與美帝國主義者的打算相反……吳廷琰是反抗共產主義最激烈的人之一,他會作出任何事情來試圖撲滅共產革命。吳廷琰是美帝最能幹的‘傀儡’之一……在南越流亡海外的反共分子中,沒有人有足夠的政治資產和能力能讓其他人服從。因此,這個政權不會穩定。1963年11月1日的這場政變不會是最後一次政變”。 [5] 

吳廷琰人物評價

編輯
吳廷琰發表演講 吳廷琰發表演講
如果有人能夠控制南越,一定是吳廷琰這樣的人。(美國參議員邁克·曼斯菲爾德評) [3] 
吳廷琰是一個很有影響力的、令人尊重的、清廉的官員,在南越,再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像吳廷琰那樣得到眾多人的支持。美國中央情報局評) [7] 
吳廷琰是新亞洲最為卓越的人之一……他充滿威嚴的同時又有自由主義原則。(澳大利亞《悉尼晨鋒報》評) [10] 
不管在什麼地方,他(吳廷琰)都作為有身具勇氣、信心和遠見的男人而受到宴請。澳大利亞戰爭紀念館軍事史學家彼得·愛德華茲評) [10] 
吳廷琰是位有着極大勇氣和堅定道德操守、並且也擁有足夠智慧的殷切愛國者。(澳大利亞《天主教週刊》評
吳廷琰的雕像(位於加拿大蒙特利爾) 吳廷琰的雕像(位於加拿大蒙特利爾) [13]
吳廷琰是東南亞温斯頓·丘吉爾(時任美國副總統林登·貝恩斯·約翰遜評) [11] 
吳廷琰是美帝國主義的一條忠實的走狗,不論吳廷琰集團使用如何殘暴的鎮壓手段,吳廷琰政權終將不能逃脱眾叛親離、土崩瓦解的結局。毛澤東評) [12] 
參考資料
  • 1.    Ngo Dinh Diem  .Biografías y Vidas[引用日期2019-12-01]
  • 2.    《世界政治家大辭典》編委會.《世界政治家大辭典》(上冊).:人民日報出版社,1992:688-690
  • 3.    王守龍.《美軍越南戰場大解密》:鳳凰出版社,2013:15-25
  • 4.    利國,徐紹麗,張訓常 .《列國志·越南》第三版: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5:63
  • 5.    《各國事變大史典》編委會.《各國事變大史典——世界政變兵變總覽》上冊:安徽人民出版社,2003:520-522
  • 6.    一劍文化.《椰林怒火:從平也戰役到安祿會戰》:台海出版社,2017年:37-40
  • 7.    道格拉斯·德熙.《外國援助,戰爭,和經濟發展:南越,1955-1975》:劍橋大學出版社,1986:22-26
  • 8.    張憲文 方慶秋.《蔣介石全傳》:河南人民出版社,2004:350-352
  • 9.    陳誠.《陳誠回憶錄:建設台灣》:東方出版社,2011
  • 10.    斯圖亞特·麥金泰爾.《澳大利亞史》:東方出版中心,2009:258-263
  • 11.    南越獨裁者被肯尼迪拋棄(2)  .新浪新聞.2005-12-07[引用日期2019-12-03]
  • 12.    1963年8月29日 毛澤東發表聲明 聲討美國—吳庭豔集團  .人民網.2003-08-01[引用日期2019-12-01]
  • 13.    Ngo Dinh Diem  .Jean-Pierre Busque[引用日期2022-01-08]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