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吳光偉

(進步青年)

編輯 鎖定
吳麗麗,本名吳廣惠,又名吳光偉,英文名Lily Wu,被譯為“吳麗麗”或“吳莉莉”,女,1911年出生,河南人,兩歲時隨父母遷居北京
本    名
吳廣惠
別    名
吳光偉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河南
出生日期
1911年

吳光偉人物簡介

編輯
吳光偉 吳光偉
吳光偉,女,1911年出生於河南,兩歲時隨父母遷居北京。曾在陝西省政府民政廳當職員,參加西北救國聯合會婦女部,曾任史沫特萊的翻譯兼秘書,後因“吳光偉事件”的發生,淡出了人們的視線。 [1] 

吳光偉人物經歷

編輯
吳光偉1911年出生於河南,兩歲時隨父母遷居北京。父親當時是北京鹽務局局長,吳光偉是家中的第三個女兒,她有兩個姐姐、一個妹妹和一個弟弟。兄弟姐妹都接受過良好的教育。她就讀的小學和中學都是北平的教會學校,在學校裏,她表現出了很高的愛國熱情。1926年3月18日北平學生舉行抗議段祺瑞政府的示威遊行,在北平經世中學讀書的吳光偉和同學們冒雨等候在段祺瑞政府門前,得到的答覆卻是有的學生被警察打傷,還有一名學生被槍殺。後來,她轉學到上海,在一家商學院的女生部專攻英語。她學習很用功,在班裏得過最高獎勵。
大學期間,吳光偉認識了在北平大學讀書的張硯田,兩人感情迅速升温,於1934年3月1日結婚,當時吳光偉23歲。同年8月,張硯田留學日本帝國大學。吳光偉大學畢業後,曾在北平中華戲劇專科學校任教,同時兼做家教,每月收入60元,自己用20元,其餘都寄給在日本讀書的丈夫,幫助他完成學業。不久,她也到了日本,對那裏的國民教育水平有很深的印象。三個月後,她回到國內,正逢國立南京戲劇學校招收首屆學員。
1935年10月吳光偉考入該校學習。
1935年底,一二九運動爆發後,北平地區的許多熱血青年投筆從戎。張研田和吳光偉也先後來到陝西西安,投奔陝西綏靖公署主任楊虎城,加入到救亡大軍中。張研田任楊虎城的參議,吳光偉則在陝西省政府民政廳當職員,是辦公室裏唯一的女性,月薪60元。
西安事變之後,吳光偉就參加了西北救國聯合會婦女部的工作。通過西北救國聯合會的介紹,滿懷革命理想與激情的吳光偉如願以償地來到了延安。1937年3月底,美國合眾社駐天津記者厄爾·利夫到延安採訪。吳光偉受命出任其採訪毛澤東、朱德時的翻譯。完成了給厄爾·利夫當翻譯的任務後,吳光偉又擔任了史沫特萊的翻譯兼秘書工作。
1937年5月,埃德加·斯諾的夫人尼姆·威爾斯(又名海倫·斯諾)也以記者身份來到延安採訪。她很欣賞吳光偉在舞台上對人物的塑造,更為生活中吳光偉高貴優雅又時尚現代的氣質所驚訝,於是對請吳光偉作了專訪。
再後來,就發生了延安早期著名的“吳光偉事件”。這起所謂“吳光偉事件”,緣起於史沫特萊給延安帶來的新變化。自稱是“大地的女兒”的史沫特萊,不僅在延安採訪寫作,促成白求恩大夫的援華,而且還倡導組織了滅鼠運動、節育運動,以及聲噪一時的交際舞潮流。但是,在延安廣受青年人歡迎的交際舞運動,卻引起革命隊伍裏部分經過長征的女同志強烈反對,她們認為男男女女在一起跳舞有傷風化,會使自己的丈夫變壞。最終導致賀子珍衝進史沫特萊住處,與吳光偉發生肢體衝突。事後,吳光偉、賀子珍都覺得自己受了委屈。尤其是吳光偉,她以一個現代知識女性的自我尊嚴和權利意識,要求有關方面對此作出裁決,給她一個公道説法。這在黨內被稱為“吳光偉事件”。該事件的直接後果是導致毛澤東與賀子珍的感情危機並破裂,最後賀子珍出走,史沫特萊和吳光偉都被“禮送”出延安。
離開延安後,吳光偉先在西安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戰時工作幹部訓練團第四團工作,她仍然希望能夠回到共產黨隊伍裏來,曾積極向黨組織要求過,組織上也安排有關負責同志與她談過話。但由於複雜的歷史原因,她被謝絕在革命陣營之外。幾年後,她隨丈夫到重慶,後來又到了台灣。她在延安時期的革命經歷,也走進了歷史的深處,幾乎被人們所遺忘。 [1]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