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南音

(中國古老樂種)

編輯 鎖定
南音也稱“弦管”“泉州南音”,福建省閩南地區的傳統音樂, [1]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內容之一。 [2]  [14] 
南音有“中國音樂史上的活化石”之稱,發源於福建泉州,用閩南語演唱,是中國歷史悠久的古漢族音樂。 [3]  兩漢、晉、唐、兩宋等朝代的中原移民把音樂文化帶入以泉州為中心的閩南地區,並與當地民間音樂融合,形成了具有中原古樂遺韻的文化表現形式。 [4]  南音起源於唐,形成在宋,南音的唱法保留了唐以前傳統古老的民族唱法,其唱、奏者的二度創作極富隨意性,而南管的演奏上也保持在唐宋時期的特色。其音樂主要由“指”“譜”“曲”三大類組成,是中國古代音樂體系比較豐富、完整的一個大樂種。“南樂”乃就流傳地域而言,“弦管”指南管音樂以絲竹簫弦為主要演奏樂器,古代大多稱“弦管”;“郎君樂”“郎君唱”指的是南管樂者祀奉孟府郎君為樂神。還有稱“錦曲”“五音”等。 [5] 
2006年5月20日,經國務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編號為Ⅱ-71 [4]  。2009年9月30日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政府間組織大會上,南音正式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中。 [6] 
中文名
南音
別    名
弦管
泉州南音
福建南音
批准時間
2006年5月20日 [4] 
非遺級別
世界級
遺產類別
傳統音樂
申報地區
福建省泉州市
遺產編號
Ⅱ-71

南音歷史淵源

編輯
南音 南音
南音起源於何時,文獻資料沒有明確記載。民間有多種傳説,有説是唐代大麴中的“破”“遍”等宮廷音樂傳入福建,與當地民間音樂相互融合發展而來;有説是唐代末年閩王王審知兄弟入福建時帶來。專家學者則從南音的曲牌、樂器和術語等資料進行考證,一般認為,南音大約形成於宋,發展在明清時期。
南音與唐代及唐以前的音樂有一定關係。南音中保留了與唐以前同名曲牌,有【子夜歌】【清平樂】【後庭花】【漢宮秋】【陽關曲】等。南音與唐代大麴的同名曲牌有【三台令】【梁州曲】【甘州曲】等。宋代,隨着宗室南移,泉州作為陪都,商業經濟繁榮,同時文化藝術也得到了交流和發展。據記載,當時泉州的樂户人冊人數有千餘家,每家三五人不等,盛況可見一斑。宋元以來,在浙江、福建流行的南戲對南音也有一定的影響,南音中保留了南戲《荊釵記》《白兔記》《拜月記》《殺狗記》《琵琶記》等劇目。
南音在明代已成型。明萬曆年間坊間木刻刊本《新刊弦管時尚摘要集》(霞漳洪秩衡梓行)、《精選時尚新錦曲摘隊》(景宸氏刊刻)、《新刻增補戲隊錦曲大全滿天春》(海澄人李碧峯、陳我含刊行)共刊了南音清唱散曲二百五十九首。明代嘉靖,惠安崇武人鄭佑晚年編纂整理了一本《南音曲集》。明崇禎三年(公元1630年),泉州沿海的深滬(今晉江市深滬鎮)有“深滬南音班社”,德化有“德化東里弦管”南音班社。
南音 南音
清代,南音在進一步發展,創作了大量的作品。南音曲目以描寫男女愛情和歷史故事的題材為主,這一時期出現了諷刺社會不良現象、封建制度,歌頌婦女勤勞、家庭和睦為題材的曲目,有《一司公》《賭博歌》《伶俐姿娘》等。清代,南曲館林立,閩南一帶千家萬户絲竹管絃,盛況空前。康熙三十五年(公元1696年),陳佛賜開設了鹿港“雅正齋”,是台灣最早的弦管社團。與之後的“大雅齋”“崇正聲”“雅頌聲”“聚英社”合稱為鹿港五大南音管閣。清代,出名的南曲館還有泉州的靈裳閣、迴風閣、昇平奏三大南音班社,晉江的金蘭社、御賓社、御鳴社,安海的雅尚軒,廈門的安同閣、金華閣、集源唐、錦華閣、集安堂等。清代的文人學士對南音進行了整理,林祥玉先生的《南樂指譜》四卷,收三十六套指套、十三套大譜、四套外譜。林霽秋的《泉南指譜重編》和《南音精選》。《泉南指譜重編》收四十五套指套,十三套大譜,共六冊;《南音精選》共十三集,散曲十集三百四十闕,套曲二集九闕,過曲一集四十八闕。
民國二十六年(1937),紀經畝、吳深根、洪金水、許啓章、林添丁、陳春盛等成立了“南樂研究會”,傳徒授藝。抗日戰爭時期,南音創作了《炮中火》《活捉漢奸黃順》等抗日題材的作品,宣傳抗日。
20世紀40年代之前,泉州稱南音為“南曲”,至今“南曲”和“南音”通用;由於南音樂隊編制中有管樂和絃樂兩大類樂器,因此,閩南老一輩藝人有稱南音為“弦管”;廈門、台灣地區以及東南亞地區多稱為“南樂”;南音愛好者互稱對方為“弦友”。
新中國成立後,南音受到了地方政府和文化主管部門的重視。新成立的“泉州南音研究社”,收集整理南音資料,開辦南音培訓班,舉辦南音演唱活動。
1950年,成立了廈門市南樂研究會,下設“集安”“錦華”“金華”等九個分會。
1953年,漳州成立南樂研究會,廈門也有“廈門金風南樂團”。泉州各級文化機構組織成立班社和研究小組,繼承、挖掘傳統曲目,並新創作了《繡花燈》《 封建制度無合理》《海防前線建築工人》《江姐》《紅軍過草原》《長征》《築路光榮》 《海峽情》《迎龍小唱》《 泉州古城頌》,湧現了何天錫、陳天波、林文淑、吳瑞德、吳造、楊雙英、馬香緞、陳玉秀、洪金水、許啓章、林添丁、陳春盛、白麗華、林玉燕等一批出名的演員。
1956 年,福建省組織的南音代表隊參加“全國第一屆民間音樂、舞蹈會演”,其中由紀經畝編曲《北國風光》《 迎龍小唱》,參加了中南海懷仁堂的彙報演出。
1960年, 泉州市民間樂團成立,致力於南音指譜的挖掘、整理和校訂,以及培養人才。文革” 期間,南音的專業團體被解散。 [7] 

南音基本特徵

編輯

南音演唱形式

南音 南音
泉州南音演奏演唱形式為右琵琶、三絃,左洞簫、二絃,執拍板者居中而歌,這與漢代“絲竹更相和,執節者歌”的相和歌表現形式一脈相承。其工尺譜記法自成體系,是古代音樂記寫形制之遺存。橫抱演奏的曲頸琵琶、十目九節的洞簫、二絃、三絃擊拍板等,也都因襲古樂器遺制。南音曲目有器樂曲和聲樂曲兩千餘首,藴含了晉清商樂、唐大麴、法曲、燕樂和佛教音樂及宋元明以來的詞曲音樂、戲曲音樂等內容。南音以標準泉州方言古語演唱,讀音保留了中原古漢語音韻。演唱時講究咬字吐詞,歸韻收音。南曲曲調優美,節奏徐緩,古樸幽雅,委婉深情。 [4] 
南音演唱形式主要為“絲竹相和,執拍者歌 ”,在室內為琵琶、三絃居右,洞簫、二絃居左,唱者執拍板居中。在室外,同樣是唱者執拍板居中,而琵琶、三絃在左,洞簫、二絃居右。
南音的正規演唱一律以閩南方言演唱,依照古例必先吹奏“指套”,然後唱散曲。唱曲是南音的主要內容,一人唱完把拍板恭敬地遞給第二人,逐首接連地唱下去,最後是奏大譜結束。有的館閣還搭“綵棚”,或在舞台,上放置宮燈、黃涼傘,傳説康熙皇帝封賜弦管人為“五少芳弦”“御前清客”,故以此為榮耀。
南音以上述的“指、譜、曲”和“過支聯套曲”、獨特的演奏演唱形式和以泉腔方言演唱為特徵之外,加上自成體系的“工父譜”以及漢唐遺制的古樂器,便構成其基本完整的音樂傳統體系。 [8] 

南音曲式結構

南音由“大譜”“散曲”和“指套”三大部分(俗稱“指”“譜”“曲”)組成,既有用於歌唱的聲樂曲又有用於演奏的器樂曲,是內容豐富完整的音樂體系。現存的曲目尚有二千多首(套),按照民間習慣稱謂,分述於下:
一、大譜。即純器樂曲。有標題、曲譜和琵琶彈奏法,沒有曲詞,以琵琶、洞簫及二絃、三絃為主奏樂器。大譜原有十二套,後來發展至十六套。其中以《四時景》《梅花操》《走馬》《百鳥歸巢》(簡稱“四梅走歸”)和《陽關三疊》較為著名。又有三套佛教音樂《金錢經》。每套譜分為四到八個樂章不等,一般可演奏十至二十分鐘左右。
二、散曲。有譜、有詞。一般由琵琶、洞簫、二絃、三絃等四件主要樂器伴奏,由歌唱者執拍板坐唱,也可以手抱琵琶自彈自唱。散曲的數量最多,據不完全統計有二千首左右(一説有三四千首甚至萬首以上,待證實)。曲詞的內容,除了部分描寫春夏秋冬、風花雪月等自然景觀之外,絕大部分是以第一人稱抒發內心情感。主要取材於唐傳奇、話本和宋元及明代戲劇的人物故事,表現人文精神,反映了人類共同理想和基本願望。其中有相當部分是一唱三嘆的“大撩曲”(如《月照芙蓉》唱十八分鐘),今有人稱之為長抒情曲或“詠歎調”;也有小部分“順口而歌” ,類似民間小調的短小曲目,俗稱“草曲”。
三、指套。亦稱“套曲”,或被簡稱為“指”。每首“指”都有曲詞、工義譜、琵琶彈奏法和撩拍符號,通常只用於演奏,少用於歌唱。原有三十六套,後來發展至五十套。每套套曲由兩首至七首的散曲組成,以音樂的“管門”和“滾門”歸類編輯成套。由洞簫主奏的,稱為“簫指”;由噯仔(嗩吶)作為主奏樂器的,稱為“噯仔指”。“指”除演奏之外,還有一義,即作為指導學生的必修教材,因而有人以“琵琶指南”命名。凡要學習南音的人,必先由教師口傳心授,並指導學生熟讀默背四至五套“指譜”(俗稱“念嘴”,即口傳),然後練習琵琶指法。
四、過支聯套曲。它是“指”“譜”“曲”嚴格按照“管門”“滾門”重新組合的傳統演奏、演唱的形式。一般都是確定“管門”之後,先奏“指”,然後依據“從慢到漸快到快”的規則,有序地選擇逐個“滾門”的曲目唱下去。“滾門”與“滾門”之間由“過支曲”銜接,一氣呵成,不得停頓,最後奏譜結束,俗稱“宿譜”。 [8] 

南音曲目

南音曲目有器樂曲和聲樂曲二千多首,藴含了晉清商樂,唐代大麴、法曲、燕樂和佛教音樂及宋元明以來的詞曲音樂、戲曲音樂等豐富內容。其中,“大譜”裏的三套《金錢經》中的“番家語”“喝噠句”,“指譜”中的“兜勒聲”“普庵咒”,以及那些悠長緩慢的大撩曲(七撩拍)等,一直延續着漢唐以來中國音樂的血脈,並珍存着古代西域音樂文化的某些信息。
南音以“父工六思一”五個漢字記譜,對應“宮商角徵羽”,旁邊附上琵琶指法和撩拍符號,自成體系,完全不同於習見的“工尺譜”,比“敦煌古譜”更嚴密,為南音樂種所獨有。 [8] 

南音代表作品

編輯
南音曲詞的內容,主要取材於唐傳奇、話本和宋元及明代戲劇人物故事,其中《山險峻》《出漢關》《共君斷約》《因送哥嫂》等曲目廣為流傳。 [4] 

南音傳承保護

編輯

南音傳承價值

南音也稱“泉州南音”,是中國歷史悠久的古漢族音樂,其唱法保留了唐以前傳統古老的民族唱法,有“中國音樂史上的活化石”之稱。 [9] 
除了在閩南地區的泉州、漳州、廈門和港、澳、台地區以外,泉州南音還流播到菲律賓、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緬甸、越南等國家,成為維繫海外僑胞和台灣同胞鄉情的精神紐帶,對增進民族認同感也起到了積極作用。 [4] 

南音傳承狀況

泉州南音有深厚的羣眾基礎,作為陶冶情操、自娛自樂的文化表現形式,它與閩南人的生活密切相關,閩南人聚居之地幾乎都有民間南音社團。 [4] 

南音傳承人物

蘇統謀
蘇統謀(2張)
蘇統謀,男,漢族,1939年生,福建晉江人。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南音代表性傳承人,泉州市南音協會常務副主席,晉江市南音協會主席。多次率團出訪菲律賓、印度尼西亞、新加坡等國家,編輯出版有《弦管過支套曲選集》《弦管指譜大全》《弦管過支古曲選集》《弦管古曲選集》(8卷)等著作。 [10] 
李白燕,女,漢族,1966年生,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項目南音第一批省級代表性傳承人。她曾獲得眾多重要獎項,如南音創新曲目《出塞和親》獲第七屆中國曲藝牡丹獎,南音名曲《三更鼓》獲第五屆國際南音大會演唱一等獎,《情灑絲綢之路》獲文化部第七屆“羣星獎”等。她在南音申報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中擔任主唱演員,錄製了大量南音個人專輯暢銷海內外,在南音界發揮宣傳、推廣的示範性作用,曾多次應邀赴法國、日本、新加坡、菲律賓、泰國、印尼及香港、澳門、台灣等國家和地區訪問演出。 [11] 

南音傳承保護

南音 南音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泉州、廈門的南音班社恢復活動,對外交流頻繁。培養學生方面:1984年,福建藝術學校開設了南音三年制中專班,招收學生幾十名,系統地學習南音藝術。成立研究會方面:相繼成立了泉州南音研究社、廈門市南樂研究會等不同層次的研究社或學會。1984 年,“中國南音學會” 在泉州成立,趙楓任會長。中國的學者、作曲者、演唱者參加了成立大會和“南音研討會”。 [7] 
泉州市南音藝術家協會在福建省文旅廳的支持下,根據教育部關於中小學生必背208篇古詩文的要求和泉州自1990年開始進行的南音進校園的工作實際,積極實施中小學生南音唱古詩文推廣工程。 [12] 
2019年10月13日,泉州市南音藝術家協會南安市培訓基地首期培訓班正式開班。 [13] 

南音社會影響

編輯
重要活動
1978 年,香港東方唱片公司到漳州錄製了《一心虧伊》等。 [7] 
1981年,南音弦友們與香港體育會南樂組、菲律賓南樂崇德社切磋交流。 [7] 
1983年,廈門市南樂團應邀赴香港演出。 [7] 
1984 年,新加坡湘靈南樂社來福建訪問演出。 [7] 
1985 年,福建南音團應邀赴菲律賓參加“菲華國風郎君社”活動;1985年,福建的“中國南音藝術團”赴東京參加“亞洲民族藝術節”。 [7] 
2019年11月20日,第十三屆泉州國際南音大會唱開幕,南音是第四屆海上絲綢之路國際藝術節核心項目之一。11月21日,海內外弦友于泉州南音藝苑舉行祭祀郎君儀式。 [13] 
2019年12月14日,《春曉·王大浩從藝四十週年師生洞簫專場音樂會》於福建泉州大劇院音樂廳舉辦。 [13]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