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南越國

編輯 鎖定
南越國(公元前204年—公元前111年),亦稱南粵國, [1]  是秦末至西漢時期位於中國嶺南地區的一個政權。從開國君主趙佗至亡國君主趙建德,一共歷經五任國王,享國九十三年。
秦末,南海郡尉趙佗乘秦亡之際,封關絕道,兼併嶺南的桂林郡、象郡。漢高祖三年(公元前204年)正式建立南越國(南粵國),定都番禺。漢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南越國成為漢朝的藩屬國。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南越丞相呂嘉發動叛亂,殺死南越王趙興,立術陽侯趙建德為南越王。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秋,漢武帝劉徹發動對南越國的戰爭,於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冬滅亡南越國。
南越國全盛時疆域包括今廣東、廣西(大部分地區)、福建(一小部分地區)、海南、香港、澳門和越南(北部、中部的大部分地區)。 [2] 
南越國是嶺南歷史上第一個完整的王朝政權,它奠定了今日嶺南的基本範圍。南越國建立伊始,趙佗實施“和輯百越”政策,引入中原農耕技術與先進文化,使嶺南地區迅速從百越征戰、刀耕火種的氏族社會平穩進入農耕文明時代,同時又將異域文化和海洋文化引進嶺南以至中原地區,開啓嶺南文明千年輝煌。 [3]  同時,南越國時期海上交往為海上絲綢之路的形成奠定了基礎。 [4] 
(概述圖:南越國疆域示意圖 [5] 
中文名
南越國
外文名
Nanyue
疆    域
今中國嶺南地區及今越南北部
首    都
番禺(今廣州)
貨    幣
半兩
人口數量
60萬(西元前165年)
建國時間
公元前204年
亡國時間
公元前112年
民    族
華夏族、古越族

南越國國號

編輯
南越又名南粵,原為古民族名,是古代越人的一支,分佈在五嶺以南地區。 [6]  因其人口眾多,同時趙佗立國的核心地帶也在南越族居住的地區,因此國名定為“南越國”。 [7] 

南越國歷史

編輯

南越國先秦時期

據2014年廣東鬱南磨刀山遺址與南江舊石器地點羣考古發現,嶺南地區在距今60萬年至80萬年前就有人類活動 [8]  。距今約14.8萬年以前的舊石器時代中期,嶺南出現早期古人垌中巖人。 [9]  距今約12.9萬年以前,嶺南出現了早期古人馬壩人。在廣東博羅縣石灣鎮鐵場村曾出土蘇崗、何屋崗兩處貝丘堆積遺存,表明在新石器時代晚期,這裏即具備了相當發達的石制、陶製工藝品製作工藝。 [10] 
西周時代,廣東地區便與中原有經濟文化往來。距今約4900年—4700年,廣東北部、西北部,廣西的西北部和東部地區大致是蒼梧古國的統治地域,廣東石峽文化就是位於此範圍內,學術界已公認,石峽文化已出現私有制、階級分化和王權政治。而廣東的東部和東北部則是閩越族系和吳越族系所建古國。約在距今四五千年前,珠江三角洲露出海面,形成肥沃的平原地貌,是待開墾的處女地。於是東部的閩越、吳越族系西漸,西部、北部的蒼梧、甌、駱族系東漸、南漸,共同開墾珠江三角洲,形成多種文化匯合。 [11] 
進入方國時期,蒼梧古國又遭到楚國的致命打擊,逐漸退出歷史舞台。繼蒼梧國之後,在廣東珠江三角洲水網地區有“驩兜國”,在粵中地區今博羅一帶有“縛婁國”;在粵北陽山、英德一帶有“陽禺國”,在雷州半島及海南省有“儋耳國”、“雕題國”等。2013年在廣東博羅縣橫嶺山發現先秦時期墓葬300餘座,出土銅鼎、銅鐘等青銅器以及大量的陶器、原始青瓷器和玉石器、鐵器,學術界多認為這是古縛婁國的文化遺存。從出土遺存看,當時縛婁國已進入方國社會形態,廣東境內的其他方國大致也是這樣的情況。 [11] 
春秋戰國時代,嶺南與閩、吳、越、楚國關係密切,交往頻繁。歷史上楚庭南武城的傳説,反映出這一時期嶺南與楚、越的關係。《國語·楚語上》也有“撫徵南海”的記載,可見當時嶺南與楚國有軍事、政治關係。 [12]  約在戰國前後時期,在廣西大部分地區,廣東的部分地區出現了西甌、駱越兩大方國,這是嶺南地區方國的鼎盛時期。

南越國秦統嶺南

主詞條:秦攻百越之戰
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秦始皇派大將屠睢率兵五十萬南征嶺南,秦軍分成五路大軍。其中,進攻閩越的軍事行動非常順利。但是進攻南越的過程中,遇到了頑強的抵抗,最後連秦軍主帥屠睢也在亂軍中被殺死。在這種格局下,秦軍不得不調整作戰計劃,暫停對西甌族人的攻伐,由戰略進攻轉為戰略防禦,整個嶺南戰事進入了秦越對峙的階段。為了解決秦軍的糧草、裝備等供給問題,秦始皇下令開鑿靈渠 [13-14] 
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靈渠鑿成。同年,秦始皇任命任囂為主將,與趙佗繼續進攻廣西地區的西甌、駱越各部落,同年完成平定嶺南的大業,整個嶺南由此劃入了秦朝的版圖。秦始皇在嶺南地區設置了桂林郡、象郡、南海郡三個郡,三郡皆受南海尉任囂節制。 [15]  [16]  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秦朝爆發了陳勝、吳廣起義,並因此而引發了全國性的大起義,四面楚歌的秦王朝陷入了分崩離析的局面。南海郡郡尉任囂看到秦朝廷無力南顧,便起了割據的野心。 [15] 
趙佗像 趙佗像 [17]
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任囂病重,他把龍川令趙佗召來,囑其依南海郡傍山靠海、有險可據之利建國, [17-18]  並當即向趙佗頒佈任命文書,讓他代行南海郡的職務。任囂去世後,趙佗就向橫浦、陽山、湟谿等關隘傳佈檄文,説:“強盜的軍隊將要到來,要疾速斷絕道路,集合軍隊,保衞自己。”封鎖了五嶺上所有的交通要道,斷絕了與嶺北地區的一切聯繫。同時趙佗藉此機會,逐漸用法律殺了秦朝安置的官吏,而用他的親信做代理長官。 [19]  此時,由於中原大亂,桂林郡、象郡的一些越人部族亦紛紛獨立,不再受南海尉的節制。 [20] 
漢高祖二年(公元前205年),趙佗發動了對桂林郡、象郡的戰爭,通過武力鎮壓,趙佗基本上恢復了秦所置的嶺南三郡,實現了嶺南地區的統一。此後,趙佗迅速修築城池,加強嶺南的防禦力量。 [20] 

南越國武王建國

南越國宮殿復原模型 南越國宮殿復原模型
漢高祖三年(公元前204年),趙佗正式建國稱王。趙佗稱王后,考慮到一旦中原歸於一統,很可能會派人前來征伐;同時,也為了防備衡山國(漢長沙國)可能進行的突襲,再一次加強了邊防力量,主要是在南越國北部邊界地形險要之處再建關築城。 [21] 
漢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初,漢高祖不承認南海、桂林、象郡三郡為趙佗所有,反而將南海、桂林、象郡三郡封給長沙王吳芮 [22] 
漢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夏季,漢高祖派遣大夫陸賈出使南越,勸趙佗接受漢王朝的封王,歸化中央政權,在陸賈勸説下,趙佗接受漢高祖所賜南越王印綬,臣服漢朝,南越國遂成漢朝的藩屬國 [23] 
漢高後五年(公元前183年),有關部門的官吏請求禁止南越在邊境市場上購買鐵器。趙佗認為漢高祖立其為南越王,雙方互通使者和物資,如今漢高後聽信讒臣的意見,把蠻夷視為異類,斷絕南越所需要的器物的來源,這一定是長沙王的主張,他想依靠中原的漢王朝,消滅南越,兼作南越王,自己建立功勞。於是趙佗就擅加尊號,自稱南越武帝。 [24]  [25] 
漢高後七年(公元前181年)九月,趙佗因惱恨長沙國圖謀自己,出兵攻打長沙國的邊境城邑,打敗了幾個縣才離去。呂后派遣將軍隆慮侯周灶前去攻打趙佗,正遇上酷暑潮濕的氣侯,士卒中的多數人都得了重病,致使大軍無法越過陽山嶺。 [24]  [26] 
漢高後八年(公元前180年),呂后去世,漢軍就停止了進攻。趙佗因此憑藉他的軍隊揚威於邊境,用財物賄賂閩越、西甌和駱越,使他們都歸屬南越,使他的領地從東到西長達一萬餘里。趙佗竟然乘坐黃屋左纛之車,以皇帝身份發號施令,同漢朝地位相等。 [27] 
漢文帝元年(公元前179),漢文帝劉恆即位,派人重修了趙佗先人墓,置守墓人按時祭祀,並給趙佗的堂兄弟們賞賜了官職和財物。又經丞相陳平推薦,命高祖時出使南越的陸賈再次出使南越説服趙佗歸漢。趙佗再次接受了陸賈的勸説,除帝號復歸漢朝,到漢景帝時代,趙佗仍向漢朝稱臣,春秋兩季派人到長安朝見天子。但是在南越國內,趙佗一直竊用皇帝的名號,只是他派使者朝見天子時才稱王,接受天子的命令如同諸侯一樣。 [28] 
建元四年(公元前137年),趙佗駕崩,其孫趙胡繼位。 [28] 

南越國文王明王

“文帝行璽”龍鈕金印 “文帝行璽”龍鈕金印
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閩越在吞併了東甌故地後版圖大增,閩越王騶郢發兵南侵南越國,趙胡派人向漢武帝報告此事。漢武帝讚揚南越有忠義行為,遵守職責和盟約,為他們出兵,派遣兩位將軍前去討伐閩越。漢軍還沒越過陽山嶺,閩越王的弟弟餘善殺死了騶郢,投降了漢朝,於是停止了討伐行動。 [29] 
漢武帝派莊助向趙胡講明朝廷的意思,趙胡很感謝漢武帝,於是派太子趙嬰齊到朝廷去充當宿衞。他又對莊助説隨後就去京城朝見天子。但在莊助離開後,他的大臣卻向趙胡進諫。於是趙胡就以生病為藉口,最終也沒去朝見漢武帝。過了十多年,趙胡 [30]  生病,病得很嚴重,太子趙嬰齊請求回國。 [31] 
約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趙胡去世,諡號文王,太子趙嬰齊繼位。 [32] 
趙嬰齊到長安做宿衞時,取了邯鄲樛家的女兒做妻子,生了兒子叫趙興。待到他即位為王,便向漢武帝上書,請求立妻子樛氏為王后,趙興為太子。漢朝屢次派使者婉轉勸告他去朝拜天子,但他喜歡恣意殺人,懼怕進京朝拜天子,會被強迫比照內地諸侯,執行漢朝法令,因此以有病為託辭,未去朝見天子,只派遣兒子趙次公入京當了宿衞。 [33]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趙嬰齊向漢武帝進獻經受訓練的大象和鸚鵡。 [34] 
約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趙嬰齊去世,諡號明王,其子趙興繼位,樛氏為太后。 [35] 

南越國哀王時期

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漢朝派安國少季前去規勸趙興和王太后,讓他們比照內地的諸侯,進京朝拜天子。命令辯士諫大夫終軍等宣傳這個意思,讓勇士魏臣等輔助不足之處,衞尉路博德率兵駐守在桂陽,等待使者。趙興年輕,王太后是中原人,曾同安國少季通姦,此次安國少季來當使者,又和她通姦。南越國的人們多半知道這事,大多不依附王太后。太后害怕發生動亂,也想依靠漢朝的威勢,屢次勸説趙興和羣臣請求歸屬漢朝。於是就通過使者上書天子,請求比照內地諸侯,三年朝見天子一次,撤除邊境的關塞。天子答應了他們的要求,把銀印賜給南越丞相呂嘉,也賜給內史、中尉、大傅等官印,其餘的官職由南越自己安置。廢除他們從前的黥刑和劓刑,用漢朝的法律,比照內地的諸侯。使者都留下來鎮撫南越。趙興及王太后整治行裝和貴重財物,為進京朝見天子做準備。 [36] 
南越丞相呂嘉年齡很大,輔佐過三位國王,他的宗族內當官做長吏的就有七十多人。他在南越國內的地位非常顯要,南越人都信任他,很多人都成了他的親信,在得民心方面超過了趙興。趙興要上書漢天子,他屢次建議趙興放棄這個舉動,趙興沒聽。他產生了叛亂的念頭,屢次託病不去會見漢朝使者。趙興和王太后也怕呂嘉首先發難,就安排酒宴,想借助漢朝使者的權勢,計劃殺死呂嘉等人。但在宴席上,使者猶豫不決,沒敢動手殺呂嘉。呂嘉回去後就託病不肯再去會見趙興和使者,並暗中同大臣們準備發動叛亂。 [37] 
漢武帝聽説呂嘉不服從南越王,王和太后力弱勢孤,不能控制呂嘉,使者又膽怯而無決斷的能力。又認為王和太后已經歸附漢朝,獨有呂嘉作亂,不值得發兵,於是派郟地壯士韓千秋和王太后的弟弟樛樂,率兵二千人前往南越。他們進入南越境內,呂嘉等終於造反了,呂嘉同他弟弟率兵攻擊並殺害了南越王趙興、王太后和漢朝的使者。他又派人告知蒼梧秦王和各郡縣官員,立明王的長子與南越籍的妻子所生的兒子術陽侯趙建德當南越王。這時韓千秋的軍隊進入南越境內,攻破幾個小城鎮。之後,南越人徑直讓開道路,供給飲食,讓韓千秋的軍隊順利前進,走到離番禺四十里的地方,南越用兵攻擊韓千秋等,把他們全部消滅了。呂嘉讓人把漢朝使者的符節用木匣裝好,封上,放置到邊塞之上説了些好聽的騙人的話向漢朝謝罪,同時派兵守衞在要害的地方。 [38] 

南越國併入漢朝

西漢與南越、閩越的戰爭 西漢與南越、閩越的戰爭
元鼎五年(公元前112)秋天,漢武帝命衞尉路博德為伏波將軍,率兵出桂陽,直下匯水;主爵都尉楊僕為樓船將軍,出豫章,直下橫浦;原來歸降漢朝被封侯的兩個南越人當了戈船將軍和下厲將軍,率兵出零陵,然後一軍直下離水,一軍直抵蒼梧;讓馳義侯利用巴蜀的罪人,調動夜郎的兵卒,直下牂柯江,各軍最後都在番禺會師。 [39] 
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冬天,楊僕率領精鋭兵卒,首先攻下了尋陝,然後攻破石門,繳獲了南越的戰船和糧食,乘機向前推進,挫敗南越的先頭部隊,隨後與路博德會和。兩軍一同圍攻番禺,後番禺降於路博德,呂嘉和趙建德出海西逃時被路博德捕獲。至此,南越國滅亡,傳國五世,共九十三年。 [40] 

南越國疆域

編輯

南越國領土範圍

南越國最強盛時,北部邊界一直到南嶺,包括今廣西北部的三江、龍勝、興安、恭城、賀州,廣東北部的連山、陽山、樂昌、南雄、連平、和平、梅州,蕉嶺一線,大部分地區與長沙國交界;東部邊界一直到今福建西部的永定、平和、漳浦,與閩越國交界;南部疆域包括今整個香港、澳門及海南島在內,邊界一直向南到今越南中部的長山山脈以東及大嶺一線以北的地區;西部邊界到達今廣西百色、德保、巴馬、東蘭、河池、環江一帶,與夜郎、毋斂句町等國交界。 [41] 

南越國行政區劃

南越國是在秦朝南海郡桂林郡象郡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國家。立國之後,趙佗沿襲了秦朝的郡縣制。在郡的設置上,趙佗保留了南海郡和桂林郡,並把象郡拆分為交趾郡和九真郡。 [41] 
南海郡大體包括了今廣東省的大部分區域,秦時設有番禺、龍川、博羅、四會、揭陽五縣,南越國建立之後,趙佗又在此基礎上增設湞陽、含洭兩縣。 [42] 
桂林郡包括了今廣西的大部分區域,下設的縣有布山縣(約在今廣西貴縣轄境),是桂林郡的郡治。四會縣(約在今廣西四會縣及附近地區)。 [42] 
交趾郡九真郡包括了今越南中北部地區,下設的縣可考者只有象林縣,其餘的不見記載。 [42] 

南越國國都

番禺是南越國的都城,最初是任囂攻取嶺南後所建,作為南下秦軍的指揮中心和秦軍的駐紮地,後成為南海郡 郡治。趙佗建立南越國後立即將其擴展為了周圍十里的都城。 [43]  結合文獻記載,其範圍大致為:其南界大約在今廣州市越秀區中山四路向南約300米處,即廣州市第一工人文化宮東側;西界大約至今人民公園;北界與宋代子城北界相接,約相當於今東風路以南;東界在今倉邊路。 [44] 

南越國政治

編輯

南越國政治制度

南越國的政治制度,很大程度上是對秦在嶺南實施的政治制度的沿襲。漢朝建立不久,南越國又臣屬於漢,所以漢制也不可避免地會對南越國產生影響。而南越國的獨立性由來已久,所以它的政治措施也有一些系由南越國統治者自行決定的。但總的來説,南越國的政治制度的獨創仍是少數,大部分仍為對秦漢之制的沿襲,即以仿秦、漢為主。 [42] 

南越國中央官制

中樞官員
⑴丞相:南越國設有丞相官職,越人呂嘉就曾擔任此職,先後侍過四任南越王,其在南越國的地位舉足輕重。
⑵內史:據史漢分析,內史治國民,是丞相的助手,還掌刑獄。南越國的內史,其職掌亦應同此。
⑶御史:御史當為御史大夫的簡稱,在漢乃三公之一,直接負責督察地方官員及監察中央百官。南越國曾有“御史平”,其職掌應同於漢朝。
⑷中尉:《史記》等載南越國有“中尉高”,中尉是秦朝官制,主管京畿治安。南越國沿襲秦制,仍設此官。此外,結合南越國中尉高曾出使長安,請求呂后改變對南越國的政策一事來看,可能南越國的中尉還兼管一些政務。
⑸大傅:《史記》等史籍皆提到南越國設有大傅一官職。大傅即太傅,為周朝之古官,秦統一六國後,未設此官。南越國大傅的職掌也應同周朝一樣是“輔王”。
上述的丞相、內史、御史、中尉、大傅皆系南越國的重臣,從其職掌分工來看,他們實際上起着中原漢王朝“三公”的作用,把持了南越國的內政外交。中央司法機構則至少是由王、丞相、御史等組成。 [45]  [46] 
其他官員
⑴郎:南越國有郎官,當同漢制,分為多種,有文職之郎,如議郎、侍郎;有武職之郎,如郎中、中郎。
⑵中大夫:漢制,諸大夫等系諫官,沒有什麼實權。南越國中大夫應同漢制。
⑶將、將軍:將即將軍,大致應同於漢,職掌軍事。
⑷左將:《漢書》中提到南越國有“甌駱左將”黃同,它的職責猶如漢朝的胡騎都尉、越騎都尉分別為主胡、越騎之官職一樣,“甌駱左將”是南越國所置以主甌、駱軍眾的官職。
⑸校尉:南越國有校尉之職,是職掌軍事的武官。
⑹食官:漢制食官有兩種,一是主管祭祀所用食物的食官;另一種是詹事屬下負責皇后、太后膳食的食官。南越國應同此職。
⑺景巷令:南越國仿漢制永巷令設有景巷令,可能是詹事屬官,職掌為南越王室家事,由宦者充任。
⑻私府:私府系私府長的簡稱,應同漢制,主要執掌太子。皇后家事。
⑼私官:南越國仿漢制,設有私官,以專掌南越王后的飲食起居。
⑽樂府:南越國仿秦漢制,設有樂府,以主管音樂事宜,並有下屬之官。
⑾泰官:即太官、大官,仿秦制,是主管南越王膳食的官職。
⑿居室:仿漢朝居室令,是執掌詔獄的主要官員之一,同時也主管一部分陶器(如瓦)等的監製。
⒀長秋居室:很有可能是南越國仿效漢制而改革官制時,根據實際情況,將原屬少府的居室令與原置的長秋令合併而成,所以“長秋居室”主要應是宮官,同時可能兼管一些屬於居室令的事務。
⒁廚官:廚官是為太子廚事服務之官,也可能是不僅為太子,也為皇后、太后服務。
⒂廚丞:詹事之下為太子服務的官職。
⒃常御:可能是南越國中少府所屬尚方、御府的合稱,是職掌王室服飾、車架、用具、玩好的機構。
⒄少內:應同漢制,統屬於內史,分掌財貨。 [45] 

南越國地方官制

官吏設置
⑴.假守:假以郡守之職謂之假守,掌治其郡。
⑵.郡監:監察一郡政務。
⑶.使者:系南越國根據實情而特設,是南越國特製。僅在名義上“主民”,當地部族首領仍保留原來的特權。
⑷.縣(令)長:為治理一縣的最高長官。
⑸.嗇夫:可能是南越國所冊封的王侯之國的屬官,也可能是仿漢制有寢廟園陵嗇夫之例。 [42] 
南越國的郡、縣的行政長官均兼理司法。 [46] 
郡縣制
南越國的郡縣制是秦平嶺南後所推行的郡縣制的繼續,仍設有南海郡、桂林郡。對於象郡,趙佗考慮到其特殊情況,將其地分為交趾郡、九真郡,趙佗僅派遣行政官員主持處理重大事宜,而具體的一般事物仍由原來的軍事部落聯盟首領管理,這實際上是一種有着較大權力的地方自治。郡下則設縣。
分封制
在實行郡縣制的同時,南越國在嶺南還以中央王朝的姿態,沿用漢制,又分封了幾個王侯,形成了“國中之國”。按文獻記載,南越王所封的王、侯有以下幾位。
⑴蒼梧王趙光,或雲趙佗之孫。蒼梧國在今廣西梧州市及其附近一部分地區。
⑵西籲王,據考證,這有可能是秦軍平嶺南時所殺的西甌君的後代。西籲當在交趾郡境內。
⑶高昌侯趙建德,趙嬰齊長子。高昌是南越國內何地,不詳。 [42] 

南越國法律制度

南越國存在笞刑,也存在黥、劓等肉刑。南越國早期對交趾、九真郡的統治採取“雒將主民如故”的原則,因此在法律制度的選擇上交趾、九真兩郡更多的還是適用其已經形成的習慣。第三代南越王嬰齊仍“猶尚擅殺生自恣”,“懼用漢法”,直至第四代南越王趙興才“除其故黥、劓刑,用漢法”,表明了南越國的法律在很長一段時期很大程度上保留了越人的習慣。 [46] 

南越國軍事

編輯

南越國軍官設置

南越國的軍事制度以仿效漢製為主,南越國王是南越軍隊實際上的最高領袖;在其下,則是大大小小的各級軍官,這些軍官的具體名稱有將軍、左將軍、校尉等。 [47] 

南越國軍隊數量

南越國軍隊的總數量,不可能是趙佗自誇的“帶甲百萬有餘”,但根據史漢的有關記載推測,整個南越國的軍隊有數十萬是完全可能的。秦始皇平嶺南的軍隊即達50萬之眾,他們後來留在嶺南,因此成為了南越國的主要兵力。大約50萬軍隊,這應該是南越國軍隊總量的最低起點。趙佗稱王后,為了對付中原可能進行的征伐,曾一度進行過較大規模的戰爭準備,如大修城池,增築關防,屯兵險要之地等,很可能又進行過較大規模的徵兵。據此,宜定南越國軍隊總數為50萬人以上。 [47] 

南越國兵種構成

南越國軍隊分化出了步兵、舟兵、騎兵等兵種:
①步兵:秦平嶺南時的五路大軍中,步兵應占相當分量,這些步兵不少是秦統一六國時歷經戰爭考驗的精鋭之師,配備有先進的武器,有着豐富的戰鬥經驗,因而戰鬥力很強。趙佗建立南越國後,他們多留在嶺南,為南越政權效力。
②舟兵:舟兵也就是水兵。嶺南地區河網密佈,溪澗眾多,所以越族很早就學會了使用舟。以至於後來秦平嶺南時,秦始皇動用了一些水兵。平定嶺南後,留守嶺南的漢兵中也有也有這些漢族水兵。但是,南越國軍中更多的舟兵是由嶺南越族擔任的,這是因為:其一,越族習水善舟;其二,在歷史上,越族在春秋時期就有了舟兵。
③騎兵:嶺南越族除了擅長行舟,還有部分善於騎射。南越國趙氏政權正是徵募他們為騎兵的;另外,秦平嶺南的50萬大軍中也有少數騎兵,這兩種騎兵構成了南越國騎兵的主體部分。 [47] 

南越國經濟

編輯

南越國農業

南越王博物館 南越王博物館
秦始皇統一嶺南和南越國建立後,嶺南地區受中原先進文化、經濟的影響,原來刀耕火種的原始耕作迅速被鐵具牛耕所代替,農業生產經濟結構迅速改變,水稻開始了大面積的推廣種植,並且已經掌握了選擇、培育和引進優良稻種的技術,以適應本地發展所需。除了水稻之外,南越國還種植有其他的糧食作物,考古出土的有黍、粟、菽、薏米、芋、大麻子等,反映出嶺南種植的農作物種類頗多。除了糧食作物外,人工栽培的瓜果,亦發現不少種類。廣州、貴縣、梧州、合浦等地南越國時期墓葬或稍後一些漢墓中屢有瓜果發現,經鑑定的有:柑橘、桃、李、荔枝、橄欖、烏欖、人面子、甜瓜、木瓜、黃瓜、葫蘆、姜、花椒、梅、楊梅、酸棗等,反映出南越國的園圃業非常之盛。 [48] 

南越國畜牧業

在廣州南越國時期墓中,發現有雞骨和其他家畜的骸骨,裝在陶器或銅器中,象崗南越王墓中,更發現了大量豬、牛、羊和雞的骨頭,可見南越國時期飼養家禽家育十分普遍並有了一定規模。 [49] 

南越國漁業捕獵

南越國的墓葬和遺址中,屢有魚骨、龜足、青蚶、笠藤壺、楔形斧蛤等發現,説明南越國時期嶺南的勞動人民,由於長期採集、捕撈魚類鱉類等水產動物,已積累了豐富的生產經驗,掌握了從事漁業生產的嫺熟技能。
當時,捕獵也是南越國的一項副業,南越王墓中出土有黃胸鵐(禾花雀)200餘隻,還有竹鼠等殘骸。 [50] 

南越國水利

南越國時期,已開始重視鑿井取水,當時所鑿的水井和修築的水池,主要是供應人們汲引之用,但部分也被利用來灌田。 [50] 

南越國手工業

冶鑄業
①青銅器
在南越國的冶鑄業中,青銅器佔的比重最大,從出土的南越國青銅器來看,明顯受到了中原文化的影響,其器型和花紋大多數都和西漢初年中原地區所出相同。這時期南越國青銅器基本上擺脱了中原地區商代和西周時期的青銅器那種莊嚴、厚重、古拙的風格,追求實用為主,器型一般比較輕巧、生動和多樣化。銅器上覆雜的花紋和富麗的裝飾並不多見,素面的青銅器普遍流行,有銘文的銅器相當少。同時,南越王墓出土的不少銅器,表面還進行過鎏金處理,或鑲有寶石金銀等。出土的青銅器包括生產工具、生活用具、娛樂品、兵器及專門為陪葬而制的“冥器”,還有其他雜項,器型多種多樣,豐富多彩。
南越國的青銅器,可分為鑄造、鍛造兩種,其中以鑄造的銅器數量最多。鑄造的銅器可分為範鑄法和失蠟鑄造法兩種,以前者為主。而從出土的遺址和器物來看,嶺南地區在南越國時期,不但已具有開採銅、錫、鉛礦的能力,並且已具有一定的規模和水平,為南越國的銅器鑄造提供了原來的來源。
②鐵器
從出土的鐵器數量和品類看,南越國時期使用鐵器已經十分普遍,已有鑄鐵業生產。不過本身的冶鐵生產規模十分有限。
③金銀器
從南越王墓出土的金銀器來看,當時貼金、鎏金、錯金銀等工藝在嶺南地區廣泛使用,金銀製品的來源有部分可能是中原地區傳入的,有部分是海外輸入,但大部分應是南越王室工匠所制。其製法有鑄、壓、錘鍱、抽絲、焊接、鑲嵌等工藝。 [51] 
製陶業
南越國的製陶業繼承和發展了嶺南地區新石器時代幾何印紋陶的製陶工藝,又受到中原漢文化的影響,製陶技術和工藝得到進一步的發展和提高,即它以各種幾何印紋的圖案作為主紋,用方格紋作地紋相襯,這種做法受中原青銅器的裝飾花紋手法的影響,同時南越陶器的品種更加適應嶺南經濟急劇發展的需要而品種繁多,對以後嶺南陶發展起很大作用。南越陶器主要是日常生活用具,其中也有不少是專門燒製來陪葬的明器,另一個主要內容是燒製磚瓦等建築材料。 [51] 
紡織業
南越國織造的原料以絲、麻兩種纖維為主,其中又以蠶絲纖維佔絕大多數。從出土絲織品看,大部分應是本地生產和織造的,南越國的紡織工業有一定的規模。 [52] 
漆木器製造業
南越國時期,是嶺南地區漆器發展的一個重要時期。從出土資料看,南越國的漆器種類繁多,包括有日常用具、樂器和兵器等。南越漆器以木質胎為主,色調以黑紅為主,大部分都飾有花紋圖案。
除漆器外,南越工匠還掌握了竹木工藝製造。嶺南高温多雨,竹生長較快,南越國的竹製手工業亦有發展。 [53] 
玻璃製造業
從出土材料看,南越國已經有玻璃製造業,根據科學化驗的結果,南越國玻璃屬鉛鋇玻璃系統,這一類玻璃屬低温玻璃,質地脆而不耐熱,只適合做珠飾、璧等。另外,南越玻璃品類單調,常和玉石、水晶、瑪瑙等裝飾物共置在一起,只是當做玉石水晶一類的珍玩使用,其實用價值不大。這樣,就影響了南越玻璃業的發展和普及。 [54] 
玉石製造業
南越國玉器的紋飾多種多樣,依紋樣主要分為幾何紋和動物紋兩大類。治玉方法主要有開料、造型、鑽孔、琢制、拋光、改制等,還掌握了鑲嵌工藝。 [55] 

南越國商業

南越國時期是嶺南歷史上第一次大開發時期,整個社會生產和經濟都取得很大的發展。趙佗十分重視與周圍鄰國及漢朝的關係和商業貿易,充分利用秦平南越時開闢的新道。趙佗“臣服於漢”後,曾大量從中原輸入“金鐵田器馬牛羊”。到呂后臨朝時,實行了“別異蠻夷”的政策,“禁粵關市鐵器”,對南越實施經濟封鎖。漢文帝即位後,糾正了呂后“別異蠻夷”的政策,斷絕了數年的漢越關市又得以恢復。
南越國與長沙國及中原等地的貿易往來,是南越最為主要的商業貿易活動。當時,開發南越所需的先進工具鐵器及馬、牛、羊等,都從長沙國等地通過貿易換得。而南越向漢朝輸出的,主要是土特產等,如南越出產的白壁、珠璣、玳瑁、犀牛角、翠鳥、紫貝桂蠹生翠、孔雀、能言鳥,還有珊瑚樹、荔枝、嶺南佳果等。
此外,南越國與西南夷、巴蜀、夜郎等也有商業貿易往來。 [56] 

南越國貨幣

先秦時期南越族沒有金屬鑄幣,秦統一嶺南後,“半兩”錢流通至嶺南。趙佗立國後,南越國沒有鑄自己的錢幣,國中使用的是秦漢時期的“半兩”錢。 [56] 

南越國賦税

《史記·平淮書》記載:“漢連兵三歲,誅羌,滅南越,番禺以西至蜀南者置初郡十七,且以其故俗治,毋賦税……”,這説明,南越國內是不收税的。“毋賦税”是相對而言的,主要是指南越國不像漢朝一樣定期向臣民收取實物和錢糧作為國家的税收,南越採取的是勞役和實物“地租”這一類的初級賦税的形式。臣民們每年為王室無償勞動一段時間,或將實物交給統治者。 [56] 

南越國人口

《漢書·地理志》詳細統計了當時各郡的人口,到漢文帝二年(公元前178年),南越國人口統計如下:
户籍
人口
南海郡
19613户
94253人
桂林郡
12415户
71162人
象郡
15460户
69485人
合計
47488户
23.49萬人
注:以上數字據史料推斷,參考資料 [57] 

南越國文化

編輯

南越國語言文字

嶺南越族居民,很早就形成了自己的語言。這種語言與中原地區漢族的語言有很大的差異,以至漢、越民族因語言歧異難以溝通交流,須”重譯乃通”。秦統一嶺南後,在嶺南設郡縣以治之,使用秦朝統一的文字——秦篆。南越國時期,秦篆文字在嶺南地區得到了推廣和普及,併成為南越國的官方文字。 [58] 

南越國音樂舞蹈

音樂
南越國木簡 南越國木簡
南越國時,有一種叫“越謳”的音樂較為流行,並傳至中原地區。
南越樂器種類多,地方特色濃厚可分為以下幾類:
①金類:鍾、勾鑃、鐸、鈴、錞於、銅鼓等。
②石類:主要是石磬
③土類:響器,有扁圓和魚形兩種,以泥捏作兩片再合成空心魚形或扁圓形燒成,質硬,內裝沙礫,搖動可出響聲,為舞蹈作拍節之樂器,其作用應與漢代同期的“節”或現代輕音樂樂器中的“沙錘”近似。
④革類:主要是鼓。
⑤絲類:琴、瑟、越築、卧箜篌等。
⑥木類:柷、夯杵。
⑦匏類:主要是笙和竽。
⑧竹類:主要為竹笛。 [59] 
舞蹈
從出土文物看,南越舞蹈既有“越式舞”,又有中原的“雜舞”:
①越式舞:目前南越國所見的越式舞與周代宮廷流行的大舞和小舞不僅姿態相近,且也多與祭祀有關。主要可分為翔鷺舞、羽舞武舞蘆笙舞建鼓舞盤鼓舞、羣舞、杵臼舞等。
②漢式舞:南越的漢式舞目前僅見“長袖舞”一種。 [59] 

南越國紋飾

陶器裝飾圖案
南越國時的漢越兩大類別的陶器其紋飾大多較為繁雜而富於變化,通常一器都施多種花紋,某幾種花紋常配於某幾種陶器上,從而形成器型與紋飾之間一定的配合施用關係。在各種紋飾中佔主體的是印紋和劃紋,其構圖基本上都是一種幾何形的圖案。常見的紋飾有繩紋、方格紋、米字形方格紋、幾何圖形戳印紋、弦紋、綯紋、水波紋、鋸齒紋、篦紋、渦點紋、鱗紋等,種類很多。
南越國陶器的彩繪多施於鼎、盒、壺、、燻爐等漢式陶器上,數量不多。大體以朱繪為主,黃白二色多為底色,黑色作勾勒用。這種彩繪的紋飾大多是捲雲紋,間或也有水波紋。 [60] 
銅器裝飾圖案
南越國的銅器花紋總的來説呈現出一種漢、越、楚諸文化因素並存的風貌,且紋飾的精美和繁縟居各類器物之首。這時的銅器花紋圖案可分為鑄印和彩繪兩種,紋飾中既有谷紋、瓣葉紋、摺帶紋、八角星紋、渦紋等代表百越傳統文化的幾何形圖案,又有饕餮紋、山字紋、龍紋、勾連雷紋、蟠虺紋、捲雲紋等中原漢文化的因素,並且這時南越的銅器還多見以雕鑄手法制成的各種動物和人物形態,姿態十分逼真動人。此外,在南越國的銅鏡、戟等器物上還見有用錯金銀,鑲嵌紅銅、綠松石等手法構成的乳釘、花瓣紋及幾何圖形等圖案。 [60] 
玉器裝飾圖案
南越玉器的紋飾和圖案多與銅、陶器近似,採用幾何紋飾及漢式諸紋,有谷紋、渦紋、蒲紋、龍紋、鳳紋、獸面紋、鸚鵡紋、雲紋、勾連雷紋、柿蒂形紋、弦紋、絞索紋、鱗紋等。但此時南越玉器的總體造型則大多是以線刻、淺浮雕、高浮雕、鏤空、圓雕、雙面透雕等雕刻工藝製作的各種人物與動物的立體造型,並多與金屬、漆工鈿工結合以錯金嵌玉諸手法組成裝飾紋樣。 [60] 
金銀器紋飾
多用錘鍱、焊接工藝構成整體造型。 [60] 
漆器裝飾圖案
南越國萬歲瓦當 南越國萬歲瓦當
南越漆器大多表裏髹漆,一般外表髹黑漆,內裏髹紅漆,然後再在黑地上施彩繪(多為漆繪),採用的顏色多以紅、白為主,也有綠、墨綠、褐、黃、金色等。裝飾花紋主要有三種,一為幾何雲紋、方連紋、B型紋等幾何紋;二為雲紋、鳳紋、捲雲紋等;第三類是目前僅見於南越中心地區,即廣州一帶的特有寫生動物類圖案,如魚紋、龜紋、蟬紋、犀牛紋等。 [60] 
絲織品花紋
南越國絲織品的紋飾一般是採用印染、刺繡和繪畫三種方法構成的。花紋大致有云氣紋類和幾何紋類兩類,風格皆與中原近似。 [60] 

南越國科技

編輯
南越國宮署遺址是最重要的南越國時期遺蹟,它反映了當時科技在建築園林上的突出成就:
(一)發達的建築材料技術
宮苑石水池、石曲渠以及部分建築構件都用石材,奏漢時期用大量石材造宮苑為中原地區少見。
(二)科學的建築結構技術
一是石木結構的先進力學反映,從池中豎立兩列巨型石板,把池分隔成3間,石板底部還橫向鋪墊有枕木,把建築的荷載,經枕木傳遞分散到地面,以保持基礎的穩固,這種結構力學在中國古代十分罕見。
二是板式和抬梁式混合結構為秦漢建築典例。池中南北兩次間中各立一根八稜石柱,石柱平置於池底石板之上,柱底與石板之間並沒有榫卯相接,而柱頭卻有一方形凸榫,可見其上應有構件相套接。該建築説明西漢早期已有板式和抬樑柱式混合結構,為研究漢代石構建築提供了重要的物證。
三是最先運用斜拉力學於石構建築。池西牆地面上的三根殘存的牛腳梁石,呈放射狀向彎月石池張開,面向池中的石板、石柱。而朝池的一端突出處有一孔,很明顯有磨損過的痕跡。可知這牛腳梁石與池中的石構建築起斜拉的作用,與池中的石板和石柱當為一組整體建築。在遺址中出土了迄今世界上最大最精工燒製的方磚,遺址出土最大的方磚使用鑽土燒製,邊長為95釐米,厚達15釐米。
(三)先進的理水技術
利用形狀、深淺不同的水池,大小不同及鋪砌各異的卵石和弧形的石陂控制渠水的流速、波浪、水聲,達到人造自然的效果。
(四)豐富的園林小品裝飾技術
用石板以冰裂紋狀密縫鋪地是世界造園史上的首例。宮苑中石水池的池壁和曲流石渠的渠底,用不同形狀的砂岩石板呈密縫冰裂紋鋪就,為中國園林所首見。小橋、流水、步石的園景組合,為造園史上首見。 [61] 

南越國民族

編輯

南越國民族構成

在南越國境內生活着的民族除了中原移民外,還有為數眾多的越人各支系、部落,主要有百越、揚越外越、南越族、西甌族、駱越族。 [62] 

南越國民族政策

一、以越制越,吸收越人進入政權。
趙佗為爭取越人上層的承認,吸收了許多越人進入南越政權,如呂嘉,趙佗拜之為丞相,並以其弟為將軍。此外,南越國冊封的一些王侯,如西籲王等,及任命的一批文武官員,如甌駱左將軍黃同等都是越人。
二、入境隨俗,遵從越人風俗習慣。
趙佗對於越俗採取的態度是:良則從之,惡則禁之。趙佗拋棄了孔孟之説,不用中原的“冠帶之制”,而與越族“同其風俗”,在他的帶領下,漢族官吏也紛紛接受了越族的風俗習慣。趙佗也明令禁止一些惡習,如“越人好相攻擊”,趙佗就下令禁止。
三、促進融合,大力提倡漢越通婚。
為了消除不同民族間的隔閡,趙佗與越族通婚,呂嘉家族中“男盡尚王女,女盡嫁王子弟宗室”。
四、因地制宜,讓部分越人“自治”。
嶺南越族支系眾多,各部越人發展的極不平衡,因此,這些支系、部族不同的越人,其勢力也參差不齊。針對這些不同情況,趙佗政權因地制宜,採取了一些比較靈活、變通的統治政策。
趙佗在兼併象郡後,針對象郡一帶的歷史情況,實行了由越人“自治”的辦法。交趾一帶,越族的部落勢力十分強大,並且原部族的社會發展程度也比較高,已形成了比較嚴密的部落組織。針對此情況,趙佗僅派二使者前往“典主(管理)”,同時又在交趾地區分封了一位“西籲王”,並不斷通過援助增強西籲地區的向心力,以加強對西甌地區的控制。 [62] 

南越國民族關係

由於趙佗及其後繼者的悉心治理,嶺南百越諸部先後被統一,百越部落相互的攻擊日益減少,經濟文化的聯繫明顯增強,這對越族的發展是有利的。在南越國統治時期,嶺南越族與漢族也增進了相互間的瞭解,越漢關係更為密切。 [63] 

南越國外交

編輯

南越國漢朝

在南越國的歷史中,它與漢朝的關係可以劃分為三個大的時期:
1.南越首次對漢臣服:漢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漢高後五年(公元前183年)。
漢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陸賈使越,趙佗受封,建立了對漢的臣屬關係。漢高後五年(公元前183年),呂后禁南越關市、別異蠻夷,於是趙佗反漢,漢越關係中斷。
2.南越稱帝、抗衡漢廷時期:漢高後五年(公元前183年)—漢文帝元年(公元前179)。
漢高後五年(公元前183年),趙佗反漢,旋即稱帝,呂后遣兵征討,趙佗針鋒相對,阻擊漢軍,漢軍未能逾嶺,趙佗抗漢成功,南越國聲望提高,趙佗公開稱帝達四年之久。
3.南越再次對漢臣服時期:漢文帝元年(公元前179)—元鼎六年(公元前111)。
漢文帝元年(公元前179),漢文帝即位之後,陸賈再次受命出使南越,趙佗遂去帝號,覆上書稱臣,重新恢復了 對漢的臣屬關係,這種關係一直延續到南越國滅亡。 [64] 

南越國長沙國

長沙國位於南越國的北邊,劉邦在分封第一代長沙王吳芮時,把南越國實際統治的南海桂林、象三郡也一併分封給吳芮,所以長沙國對南越國從一開始就懷有敵意,在長沙國和南越國交界的關口長期守有漢朝派駐的重兵。長沙國的政令完全聽從於漢中央朝廷,漢中央對南越國的政策,也就是長沙國對南越國的政策,所以長沙國與南越國這的關係,就是漢對南越國關係的組成部分之一,長沙國不存在閩越國那樣對南越國的附屬關係。

南越國閩越國

閩越國位於南越國的東方,秦朝時被秦始皇所滅,設為閩中郡,國王無諸被廢。漢朝立國時,無諸因輔佐劉邦有功,於漢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被漢朝立為閩越王。南越國和閩越國的關係經歷了三個階段:
  • 第一階段是從漢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趙佗第一次臣服漢朝後開始,此時,南越國和閩越國同臣屬於漢朝,名義上是平等的。
  • 第二階段是從漢高後五年(公元前183年)南越王趙佗和漢朝交戰,成功阻止漢軍南下開始,此時,南越國的聲望大增,閩越因而役屬於南越國,開始了臣屬的關係。
  • 第三階段是從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閩越王郢襲擊南越國,南越王趙胡請求漢武帝出兵,平復閩越之亂開始,這時閩越國重新歸屬漢朝中央,和南越國恢復了對等的關係。
(以上參考資料) [27]  [29]  [65-66] 

南越國夜郎國

夜郎國位於南越國的西部,兩國的交往較早。在南越國建國之初,趙佗就遣使與夜郎聯繫。趙佗抗漢成功後,夜郎國更加倚重、役屬於南越。夜郎的役屬,壯大了南越國的勢力。由史料來看,這種役屬關係一直持續到南越國滅亡才結束。 [66] 

南越國西南夷

西南夷是南越國的西鄰,君長有幾十個,除夜郎國外,還有毋斂、邛都句町等,還有一些處於原始社會末期的部族。趙佗重視西南夷,在他叛漢自立後,就趁機拉攏西南夷,以壯大南越國勢力。雖然趙佗沒有達到讓西南夷臣服的目的,但也加強了南越和西南夷在經濟上的聯繫。而這些西南夷國家、部族也對南越國建立起一種比較鬆散的役屬關係,並將這種關係一直保持到南越國的滅亡。 [66] 

南越國社會

編輯

南越國生活習俗

迷信雞卜
雞卜”是南越國越族流行的一種迷信活動,即用雞骨占卜吉凶。此外,南越國也存在龜甲占卜。
剪髮文身
南越國越族民眾的髮式有斷髮,及剪斷頭髮,還有椎髻與披髮兩種髮式。越族還喜歡在身上刻刺花紋,並塗上顏色。
善舟習水
越族熟習水性,善於用舟。
龍舟競渡
競渡之俗是古代越族的傳統習俗之一,聞一多在《端午的歷史教育》一文中考證認為:端午節是斷髮文身的越族人民,為祈求生命得到安全保障舉行圖騰祭的節日,而龍舟競渡便是這種祭儀中的娛樂節目。
幹欄巢居
幹欄式建築 幹欄式建築
巢居是南越先民為適應嶺南森林稠密、高温多雨、瘴氣較多、底下還有毒蛇猛獸等而發明的居所,就是將住所營建在樹上。這種巢居住人有限,又極受樹木等條件限制,於是,越族先民有發明了“幹欄式建築”。幹欄式建築是下面用多根柱子做支撐,房子建在柱子上,人棲其上,下面圍欄攔起可養六畜等。
鑿齒之俗
鑿齒又稱拔牙,百越民族很早就有拔牙習俗。即越族青年男女出於傳統信念將健康的門齒或犬齒人為的拔除。另外,越人中還有一種漆齒的習俗,稱為“黑齒”。
食蛇鼠蛤
南越族人很早就喜歡吃魚類及江河湖海中的各種蚌蛤蚶螺等貝類,同時,還把蛇、禾蟲、鼠類等視為美食。
厭勝解災
南越有一種風俗,即流行用祭祀卜筮等迷信方法來治病及解災。
喜嚼檳榔
南越產檳榔,當地人喜歡咀嚼之。
貴重銅鼓
在嶺南的風俗中,銅鼓是一種特殊的器物,象徵着權利與莊嚴,與中原貴重鼎,視鼎為國家之象徵相類。銅鼓還作為珍貴的物品被賞賜給有功者。同時,越族還把銅鼓作為貢品,進獻給中央王朝,以表示臣服和忠順。
獵首風俗
不少古籍記載,南方越人有獵首風俗。 [67] 

南越國喪葬習俗

從已發掘的南越國墓葬來看,趙佗實行的“漢越雜處”的政策,亦反映在喪葬制度上,王國統治者尊重越人的習俗,在喪葬上實行了有利於民族團結和文化融合的政策。漢人和越人同葬在一處,其隨葬品既有漢文化的器物,又有典型的越式器物。
從考古發現的材料看,南越國的墓葬葬式,都是採用仰身直肢一次葬,即人死後,用棺槨裝殮,直接埋入土中,死者仰面朝天,四肢平放,這是中國古代最為流行的葬式。另外,南越國墓葬還有如下特點,墓葬多分佈在當時郡縣所在城市的郊區(戍邊者墓地除外),大墓、中小墓分區,各在山崗埋葬。中小墓數十座圍在一崗上,成為一個墓羣。大墓往往獨佔一個山崗。總體來看,南越國墓葬是“聚族而居,合族而葬”。由於越人重視喪葬,“事死如事生”,因此,厚葬亦成為南越國中上層人士喪葬習俗中一個顯著的特色。總管南越國時期的墓葬,可分為4中類型:豎穴土坑墓豎穴木槨墓、有墓道豎穴分室木槨墓和石室墓 [68] 

南越國世系

編輯
諡號
姓名
在位時間
陵墓
武王
趙佗
公元前204年—公元前137年
-
文王
趙胡(一説趙眜)
公元前137年—約公元前122年
明王
趙嬰齊
約公元前122年—約公元前113年
哀王 [69] 
趙興
約公元前113年—公元前112年
-
術陽王
趙建德
公元前112年―公元前111年
-
(以上參考資料) [5] 
參考資料
  • 1.    王祈光,段育文主編.零起點粵語金牌入門:北京時代華文書局,2018.9:第2頁
  • 2.    南越古國吹“西洋風”  .大公網[引用日期2020-10-22]
  • 3.    大型交響史詩《趙佗》河源首演獲圓滿成功  .人民網[引用日期2019-11-16]
  • 4.    何為“絲綢之路”及“海上絲綢之路”?  .央視網[引用日期2018-05-16]
  • 5.    南越王宮博物館.南越國宮署遺址 嶺南兩千年中心地:廣東人民出版社,2010.9:第22-23頁
  • 6.    作者: 班固,王繼如主編.漢書今注 全5冊:鳳凰出版社,2013.1:第2262頁
  • 7.    張一兵著.深圳通史 1 圖文版:海天出版社,2018.8:第78頁
  • 8.    解碼2014年度中國十大考古發現:"糖紙"揭開"象雄國"之謎  .新華網[引用日期2020-10-05]
  • 9.    經考證確認:'封開人'比'馬壩人'早2萬年  .搜狐網[引用日期2020-10-05]
  • 10.    博羅考古證明“南蠻”不蠻 嶺南先秦時期已有高度文明  .網易[引用日期2019-12-04]
  • 11.    從古國到方國--壯族文明起源的新探討  .廣西壯族自治區博物館 [引用日期2019-05-09]
  • 12.    國家二級文物:春秋柳葉形青銅矛  .今日惠州網[引用日期2020-10-07]
  • 13.    《淮南子·卷十八·人閒訓》:乃使尉屠睢發卒五十萬,為五軍,一軍塞鐔城之嶺,一軍守九疑之塞,一軍處番禺之都,一軍守南野之界,一軍結餘幹之水。三年不解甲馳弩,使臨祿無以轉餉。又以卒鑿渠而通糧道,以與越人戰,殺西嘔君譯籲宋。而越人皆入叢薄中,與禽獸處,莫肯為秦虜。相置桀駿以為將,而夜攻秦人,大破之。殺尉屠睢,伏屍流血數十萬,乃發謫戍以備之。
  • 14.    嶽南編.越國之殤 廣州南越王墓發掘記 修訂版:商務印書館,2012.8:第65-67頁
  • 15.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63—66頁
  • 16.    建置沿革|秦至南北朝時期建置  .廣東省情網[引用日期2020-11-04]
  • 17.    秦將趙佗:嶺南開發第一人  .中國新聞網[引用日期2019-07-20]
  • 18.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南海尉任囂病且死,召龍川令趙佗語曰:“聞陳勝等作亂,秦為無道,天下苦之,項羽、劉季、陳勝、吳廣等州郡各共興軍聚眾,虎爭天下,中國擾亂,未知所安,豪傑畔秦相立。南海僻遠,吾恐盜兵侵地至此,吾欲興兵絕新道自備,待諸侯變,會病甚。且番禺負山險,阻南海,東西數千裏,頗有中國人相輔,此亦一州之主也,可以立國。郡中長吏無足與言者,故召公告之。”
  • 19.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即被佗書,行南海尉事。囂死,佗即移檄告橫浦、陽山、湟谿關曰:“盜兵且至,急絕道聚兵自守!”因稍以法誅秦所置長吏,以其黨為假守。
  • 20.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68-70頁
  • 21.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74-75頁
  • 22.    《漢書·卷一下·高帝紀第一下》五年春正月,詔曰:“故衡山王吳芮與子二人、兄子一人,從百粵之兵,以佐諸侯,誅暴秦,有大功,諸侯立以為王。項羽侵奪之地,謂之番君。其以長沙、豫章、象郡、桂林、南海立番君芮為長沙王。”
  • 23.    《漢書·卷一下·高帝紀第一下》十一年五月,詔曰:“粵人之俗,好相攻擊,前時秦徙中縣之民南方三郡,使與百粵雜處。會天下誅秦,南海尉它居南方長治之,甚有文理,中縣人以故不耗減,粵人相攻擊之俗益止,俱賴其力。今立它為南粵王。”使陸賈即授璽綬。它稽首稱臣。
  • 24.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高後時,有司請禁南越關市鐵器。佗曰:“高帝立我,通使物,今高後聽讒臣,別異蠻夷,隔絕器物,此必長沙王計也,欲倚中國,擊滅南越而並王之,自為功也。”於是佗乃自尊號為南越武帝,發兵攻長沙邊邑,敗數縣而去焉。高後遣將軍隆慮侯灶往擊之。會暑濕,士卒大疫,兵不能逾嶺。
  • 25.    《漢書·卷三·高後紀第三》:五年春,南粵王尉佗自稱南武帝。
  • 26.    《漢書·卷三·高後紀第三》:七年……秋九月,燕王建薨。南越侵盜長沙,遣隆慮侯灶將兵擊之。
  • 27.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歲餘,高後崩,即罷兵。佗因此以兵威邊,財物賂遺閩越、西甌、駱,役屬焉,東西萬餘裏。乃乘黃屋左纛,稱制,與中國侔。
  • 28.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及孝文帝元年,初鎮撫天下,使告諸侯四夷從代來即位意,喻盛德焉。乃為佗親冢在真定,置守邑,歲時奉祀。召其從昆弟,尊官厚賜寵之。詔丞相陳平等舉可使南越者,平言好畤陸賈,先帝時習使南越。乃召賈以為太中大夫,往使。……乃頓首謝,原長為籓臣,奉貢職。於是乃下令國中曰:“吾聞兩雄不俱立,兩賢不併世。皇帝,賢天子也。自今以後,去帝制黃屋左纛。”陸賈還報,孝文帝大説。遂至孝景時,稱臣,使人朝請。然南越其居國竊如故號名,其使天子,稱王朝命如諸侯。至建元四年卒。
  • 29.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佗孫胡為南越王。此時閩越王郢興兵擊南越邊邑,胡使人上書曰:“兩越俱為籓臣,毋得擅興兵相攻擊。今閩越興兵侵臣,臣不敢興兵,唯天子詔之。”於是天子多南越義,守職約,為興師,遣兩將軍往討閩越。兵未逾嶺,閩越王弟餘善殺郢以降,於是罷兵。
  • 30.    “文帝行璽”龍鈕金印:來自西漢南越王墓  .雲南網.2019-04-23[引用日期2020-11-20]
  • 31.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天子使莊助往諭意南越王,胡頓首曰:“天子乃為臣興兵討閩越,死無以報德!”遣太子嬰齊入宿衞。謂助曰:“國新被寇,使者行矣。胡方日夜裝入見天子。”助去後,其大臣諫胡曰:“漢興兵誅郢,亦行以驚動南越。且先王昔言,事天子期無失禮,要之不可以説好語入見。入見則不得復歸,亡國之勢也。”於是胡稱病,竟不入見。後十餘歲,胡實病甚,太子嬰齊請歸。胡薨,諡為文王。
  • 32.    吳丹微. 南越王墓出土帶文字器物略考[J]. 文物天地, 2019, (1):8-10.
  • 33.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嬰齊其入宿衞在長安時,取邯鄲樛氏女,生子興。及即位,上書請立樛氏女為後,興為嗣。漢數使使者風諭嬰齊,嬰齊尚樂擅殺生自恣,懼入見要用漢法,比內諸侯,固稱病,遂不入見。遣子次公入宿衞。嬰齊薨,諡為明王。
  • 34.    《漢書·卷六·武帝紀第六》元狩二年夏,南越獻馴象、能言鳥。
  • 35.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嬰齊薨,諡為明王。太子興代立,其母為太后。
  • 36.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太后自未為嬰齊姬時,嘗與霸陵人安國少季通。及嬰齊薨後,元鼎四年,漢使安國少季往諭王、王太后以入朝,比內諸侯;令辯士諫大夫終軍等宣其辭,勇士魏臣等輔其缺,衞尉路博德將兵屯桂陽,待使者。王年少,太后中國人也,嘗與安國少季通,其使復私焉。國人頗知之,多不附太后。太后恐亂起,亦欲倚漢威,數勸王及羣臣求內屬。即因使者上書,請比內諸侯,三歲一朝,除邊關。於是天子許之,賜其丞相呂嘉銀印,及內史、中尉、太傅印,餘得自置。除其故黥劓刑,用漢法,比內諸侯。使者皆留填撫之。王、王太后飭治行裝重齎,為入朝具。
  • 37.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其相呂嘉年長矣,相三王,宗族官仕為長吏者七十餘人……其居國中甚重,越人信之,多為耳目者,得眾心愈於王。王之上書,數諫止王,王弗聽。有畔心,數稱病不見漢使者。使者皆注意嘉,勢未能誅。王、王太后亦恐嘉等先事發,乃置酒,介漢使者權,謀誅嘉等。……使者狐疑相杖,遂莫敢發。……嘉遂出,分其弟兵就舍,稱病,不肯見王及使者。乃陰與大臣作亂。
  • 38.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天子聞嘉不聽王,王、王太后弱孤不能制,使者怯無決。又以為王、王太后已附漢,獨呂嘉為亂,不足以興兵……於是天子遣千秋與王太后弟樛樂將二千人往,入越境。呂嘉等乃遂反……乃與其弟將卒攻殺王、太后及漢使者。遣人告蒼梧秦王及其諸郡縣,立明王長男越妻子術陽侯建德為王。而韓千秋兵入,破數小邑。其後越直開道給食,未至番禺四十里,越以兵擊千秋等,遂滅之。使人函封漢使者節置塞上,好為謾辭謝罪,發兵守要害處。
  • 39.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元鼎五年秋,衞尉路博德為伏波將軍,出桂陽,下匯水;主爵都尉楊僕為樓船將軍,出豫章,下橫浦;故歸義越侯二人為戈船、下厲將軍,出零陵,或下離水,或柢蒼梧;使馳義侯因巴蜀罪人,發夜郎兵,下牂柯江:鹹會番禺。
  • 40.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元鼎六年冬,樓船將軍將精卒先陷尋陝,破石門,得越船粟,因推而前,挫越鋒,以數萬人待伏波。伏波將軍將罪人,道遠,會期後,與樓船會乃有千餘人,遂俱進。樓船居前,至番禺……城中皆降伏波。呂嘉、建德已夜與其屬數百人亡入海,以船西去。伏波又因問所得降者貴人,以知呂嘉所之,遣人追之。以其故校尉司馬蘇弘得建德,封為海常侯;越郎都稽得嘉,封為臨蔡侯。……自尉佗初王後,五世九十三歲而國亡焉。
  • 41.    盧巖主編;蔡兆潔,黃之勇,施鐵靖副主編.伏波文化論文集:廣西人民出版社,2010.10:第121頁
  • 42.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112-120頁
  • 43.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99頁
  • 44.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106頁
  • 45.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134—153頁
  • 46.    何勤華主編.法律文明史 第3卷 古代遠東法:商務印書館,2015-11:第681-682頁
  • 47.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127-133頁
  • 48.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214-217頁
  • 49.    廣東省文物博物館學會編.廣東省文物博物館事業前瞻:廣東人民出版社,2001.8:第138頁
  • 50.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220-222頁
  • 51.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226-253頁
  • 52.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263頁
  • 53.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268-276頁
  • 54.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282頁
  • 55.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285-290頁
  • 56.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299-303頁
  • 57.    劉降渝著.安邦治國 走進漢高祖:四川大學出版社,2012.7:第208頁
  • 58.    曾國富.廣東地方史 古代部分: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2013.11:第37頁
  • 59.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334-347頁
  • 60.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349-356頁
  • 61.    廣州南越國遺蹟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編.南越國遺蹟:廣東人民出版社,2011.6:第68-72頁
  • 62.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161—174頁
  • 63.    方鐵著.邊疆民族史新探:知識產權出版社,2013.10:第361頁
  • 64.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183頁
  • 65.    《史記·卷一百一十四·東越列傳·第五十四》:漢五年,復立無諸為閩越王,王閩中故地,都東冶。
  • 66.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154-161頁
  • 67.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364—375頁
  • 68.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嶺南文庫叢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第376-378頁
  • 69.    張浩著.絕對敬語研究:南開大學出版社,2018.9:第82頁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