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匈奴

編輯 鎖定
古代蒙古高原遊牧民族,興起於今內蒙古陰山山麓。
公元前215年,匈奴被秦將蒙恬趕出河套地區。秦末漢初,匈奴強大起來,屢次進犯,對西漢政權造成了極大的威脅,並控制西域。在漢武帝前期,匈奴被漢軍擊敗,退出漠南。公元前119年,漠北之戰,霍去病封狼居胥山,禪於姑衍,登臨翰海” [1]  。在漢武帝晚年,匈奴擊敗漢軍,重新掌控漠北。在漢宣帝時期,匈奴分裂,五單于爭立。公元前53年,南匈奴首領呼韓邪率眾投降西漢。公元前36年,西漢滅北匈奴郅支單于。在東漢時,匈奴再次分裂為南、北匈奴。公元48年,南匈奴首領醢落屍逐鞮單于率眾投降光武帝劉秀,被安置在河套地區。而北匈奴還是叛服不定。公元87年,鮮卑大破北匈奴,漠北又發生蝗災,北匈奴開始“大亂” [2]  。公元89年,竇憲大破北匈奴,迫使北匈奴西遷班固燕然山(今蒙古杭愛山)南麓勒石,銘刻《封燕然山銘》紀功。 南匈奴在五胡十六國時期建立了前趙政權。匈奴鐵弗赫連勃勃建立了胡夏政權。
(概述圖來源 [39] 
中文名
匈奴
外文名
Xiongnu
簡    稱
匈奴汗國
所屬洲
亞洲
主要城市
頭曼城統萬城龍城
政治體制
君主制
國家領袖
冒頓單于
國家領袖
老上單于
軍臣單于
伊稚斜單于
呼韓邪單于等
主要民族
匈奴人
政    體
遊牧部落聯盟
代表人物
冒頓單于老上單于軍臣單于伊稚斜單于劉淵劉聰

匈奴歷史起源

編輯
“匈奴”一名最早見於戰國時期的《逸周書·王會篇》、《山海經·海內南經》、《戰國策·燕策三》。 [27]  據《史記》記載是在公元前318年(周慎靚王三年,秦惠文王更元七年)。自公元前2世紀初的冒頓單于起至公元1世紀末北匈奴西遷止,匈奴奴隸制政權在大漠南北存在、持續了整整三百年。此後,離散的匈奴又在中國歷史上活躍了近二百年。至南北朝末期,匈奴才在中國史籍上漸趨消失。 [23] 
《史記》一書不僅稱華夏人為炎黃子孫,也將秦人、楚人、吳人、越人、蜀人和西南夷、匈奴、古朝鮮説成是炎黃子孫。 [26]  司馬遷認為“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維。唐虞以上有山戎獫狁葷粥,居於北蠻,隨畜牧而轉移。” [3] 
王國維在《鬼方昆夷獫狁考》中,把匈奴名稱的演變作了系統的概括,認為商朝時的鬼方、混夷、獯鬻,周朝時的獫狁,春秋時的、狄,戰國時的胡,都是後世所謂的匈奴。 [4]  還有一説,把鬼戎、義渠、燕京、餘無、樓煩、大荔等史籍中所見之異民族,統稱為匈奴。
“以滅夷月氏,盡斬殺降下定之。樓蘭烏孫、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國皆已為匈奴。諸引弓之民併為一家,北州以定。”還有一説,把鬼戎、義渠、燕京、餘無、樓煩、大荔等史籍中所見之異民族,統稱為匈奴。至漢代,“匈奴稍強,蠶食諸侯,故破走月氏,因兵威,徙小國,引弓之民,併為一家”,即匈奴統一塞北部族。
塞種,是源自中亞的東伊朗語族高加索人種,即白種人,與匈奴、康居烏孫、大宛習俗相同,“大月氏本行國也,隨畜移徙,與匈奴同”。 [29]  自月氏王被匈奴所殺,大月氏西遷,在印度建立貴霜王朝。考古發現的北方匈奴墓葬有很多處,內蒙古境內較重要的有杭錦旗阿魯柴登、準格爾旗西溝畔、伊金霍洛旗石灰溝;陝西境內有神木縣納林高兔;新疆境內有托克遜縣阿拉溝等處。這些匈奴墓葬出土的金器都是裝飾品,重要的是首飾、劍鞘飾、馬飾或帶飾,如項圈耳墜串珠冠飾以及各種動物形飾片或飾牌,沒有任何器皿。這些飾片飾牌均以草原上常見動物為題材,如牛、羊、、狼、虎等。反映在裝飾圖案上,就是奇異的動物文飾,多為動物斯咬的景象。還有鷹首獅身的格里芬神浮雕,不管是西亞的格里芬獸還是塞種人的再或是匈奴人的,都呈現出類似的造型和修飾風格。

匈奴歷史沿革

編輯

匈奴先秦時期

2019年高勒毛都2號墓地出土的匈奴貴族馬飾 2019年高勒毛都2號墓地出土的匈奴貴族馬飾
在匈奴建國以前,東北亞草原被許多大小不同的氏族部落割據着。那時的部落和部族聯盟的情況是“時大時小,別散分離”;是“各分散居溪谷,自幼軍長,往往而聚者百有餘,然莫能相一”。當時分佈在草原東南西喇木倫河和老哈河流域的,是東胡部落聯盟;分佈在貝加爾湖以西和以南色楞格河流域的,是丁零部落聯盟;分佈在陰山南北包括河套以南所謂“河南”(鄂爾多斯草原)一帶的,是匈奴部落聯盟。此外還有部落集團分散在草原各地。後來的匈奴政權就是以匈奴部落聯盟為基礎,征服了上述諸部落聯盟、部落以及其他一些小國而建立起來的。
自西周起,戎族開始威脅中原王朝,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後,犬戎部落攻陷鎬京,迫使平王東遷。戰國時林胡樓煩多次侵擾趙國,趙武靈王胡服騎射驅逐林胡、樓煩,在北邊新開闢的地區設置了雲中等縣,築趙長城。林胡、樓煩北遷融入新崛起的匈奴。在戰國末期,趙國大將李牧曾大敗匈奴。
約公元前3世紀,匈奴的統治結構逐漸形成中央王庭、東部的左賢王、西部的右賢王,控制着從裏海到長城的廣大地域,包括今蒙古國、俄羅斯的西伯利亞、中亞北部、中國東北等地區。
戰國末年,趙國名將李牧出動戰車1300乘、騎兵13000人、步兵5萬、弓箭手10萬,與匈奴會戰,大破匈奴十餘萬騎,從此匈奴十餘年不敢南犯。
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公元前215年,命蒙恬率領30萬秦軍北擊匈奴,收河套,屯兵上郡(今陝西省榆林市東南)。“卻匈奴七百餘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過秦論》)。蒙恬從榆中(今屬甘肅)沿黃河至陰山構築城塞,連接秦、趙、燕5000餘里舊長城,據陽山(陰山之北)逶迤而北,並修築北起九原、南至雲陽的秦直道,構成了北方漫長的防禦線。蒙恬守北防十餘年,匈奴懾其威猛,不敢再犯。
公元前215年,匈奴被蒙恬逐出河套地區。

匈奴冒頓繼位

冒頓是匈奴頭曼單于之子。當其為太子時,頭曼單于欲立所寵閼氏(匈奴皇后)之子為太子,將冒頓派往月氏(西域遊牧部落)為質,隨即發兵攻打月氏。月氏惱怒,欲殺冒頓,冒頓聞訊,盜得好馬,逃回匈奴。頭曼單于見其勇壯,乃令其統領萬騎。但冒頓已對頭曼單于不滿,他將所部訓練成絕對服從、忠於自己的部隊,為政變謀位作準備。他製造了一種名鳴鏑的響箭,規定:鳴鏑所射而不悉射者斬。出獵時,他射出鳴鏑,隨從有不隨鳴鏑射往同一目標的皆斬。而後,他用鳴鏑射自己的寶馬,左右有不敢射者,也被立斬。進而,他又用鳴鏑射自己的愛妻,左右仍有不敢射者,又被斬殺。後來,他以鳴鏑射頭曼單于的寶馬,左右無一人不射。冒頓知部下絕對忠於自己了。在一次隨父頭曼單于出獵時,冒頓用鳴鏑射頭曼,左右皆隨之放箭,射殺頭曼。隨後,冒頓又誅殺後母及異母弟,盡殺異己之大臣,自立為匈奴單于。 [30] 

匈奴崛起時期

冒頓單于繼位後,開始對外擴張。在大敗東胡王之後,隨即併吞了樓煩、白羊河南王(匈奴別部,居河套以南),並收復了蒙恬所奪的河套地區。並對漢之燕、代等地進行侵掠。向西進擊月氏,老上單于繼位後,大敗並殺死了月氏王,迫使月氏向西域遷徙。北方及西北一帶的丁零渾庾、屈射、鬲昆、薪犁等部族先後臣服於匈奴。 [31] 

匈奴漢匈大戰

匈奴逐漸敗退
匈奴的全盛時期從公元前176年至公元前128年(共48年)。 [28] 伊稚斜單于時期,遭到漢軍打擊,由盛轉衰。
到漢武帝時,經濟、國力大大增強,對匈奴從戰略防禦轉為戰略進攻,發動了三次大戰:河南之戰(也稱漠南之戰)、河西之戰漠北之戰。此時正為伊稚斜單于在位時期。
公元前127年,漢武帝派衞青收復河南地區;公元前121年,漢武帝派霍去病奪取河西走廊,受降匈奴右部十萬人,設武威、酒泉、敦煌、張掖四郡;公元前119年,衞青、霍去病率五萬騎兵分兩路出擊,衞青擊潰單于,霍去病追殲左賢王7萬餘人,封狼居胥。兩軍共殲滅匈奴軍9萬餘人,使其一時無力渡漠南下。
百科x混知:圖解河西走廊 百科x混知:圖解河西走廊
漢用兵西域、追匈奴
伊稚斜死後,子烏維立,烏維死,子詹師廬立,詹師廬死,季父呴犁湖立。在這十幾年間,匈奴避居漠北休養生息。“匈奴牧於無窮之澤(似是貝加爾湖),(大澤)東西南北,不可窮極”。而漢朝因人力、馬匹損失很大,“漢方復收士馬,會票(驃)騎將軍去病死,於是漢久不北擊胡。” [15]  漢朝逐築塞外列城,開始在趙秦二國修建的陰山長城以北修建漢長城,自敦煌往西至羅布泊,沿線構築軍事防禦設施,設置官員鎮守,以保護去外國的使者,並供應給養,商路暢通。 [18] 
漢朝在東部聯合烏桓,西部派張騫兩次出使西域,聯絡大月氏、大宛等國壓縮匈奴的空間。並派漢兵在輪台、渠犁一帶屯田。
趙破奴、李廣利遠征,接連失利
公元前103年,趙破奴率領漢軍攻打匈奴,被匈奴所圍,全軍覆沒。 [7]  匈奴“遂沒其軍”,入雙邊。
公元前99年,貳師將軍攻擊右賢王於天山,殲匈奴萬餘人。 [8]  返軍時為匈奴主力所圍,差點就沒有逃脱,將士損失六七。 [8] 
公元前97年,李廣利率領六萬騎、步兵七萬人出朔方攻擊匈奴單于,公孫敖率領一萬騎兵、三萬步兵出雁門攻擊匈奴左賢王,戰不利,皆引還。 [9] 
公元前90年,李廣利率軍深入漠北戰敗投降,損失士卒數萬人。漢武帝不再對匈奴的攻擊。匈奴得以重新掌控漠北。 [10] 

匈奴中衰時期

漢昭帝時期,匈奴為緩和與漢的敵對關係,把扣留了19年的漢使蘇武釋放,以示善意。
公元前73年,匈奴轉攻西域的烏孫,下嫁烏孫的解憂公主向漢求救,漢朝組織五路大軍十幾萬騎與烏孫聯兵進攻匈奴。
公元前71年,漢朝再次聯兵二十幾萬合擊匈奴,大獲全勝,直搗右谷蠡王庭。同年冬,匈奴出動數萬騎兵擊烏孫以報怨,適逢天降大雨雪,生還者不足十分之一。是時丁零從北面來攻,烏桓從東面來攻,烏孫從西面來攻,匈奴元氣大傷,被迫向西遷徙以依靠西域,西域再次成為雙方以爭奪重點。雙方反覆激烈爭奪車師之際,公元前60年,匈奴內部因掌管西域事務的日逐王先賢撣與新任單于屠耆堂爭奪權位發生衝突。日逐王降漢,匈奴被迫放棄了西域。漢完全控制了西域,匈奴實力大減。 [32] 
內亂之始
匈奴因戰爭、天災、領土及人口的減小,處境日益困窘,內部紛爭開始激化。自伊稚斜單于後,匈奴單于更迭頻繁。公元前60年,虛閭權渠單于死,其妻顓渠閼氏與其弟都隆奇合謀立右賢王屠耆堂為單于。他上任後,排除異己,殺盡前單于所用舊人,重用自己的子弟,以致發生內訌,兵敗自殺。他死後,匈奴開始爭奪單于王位的內戰。 [32] 
五單于爭立
公元前58年,匈奴東部姑夕王等人共立虛閭權渠單于子稽侯柵為呼韓邪單于,擊敗握衍朐鞮單于,握衍朐鞮自殺身亡。都隆奇等人共立日逐王薄胥堂為屠耆單于,擊敗呼韓邪。此時呼揭王自立為呼揭單于,右奧鞮王自立為車犁單于,烏籍都尉亦自立為烏籍單于,是為五單于爭立時期。屠耆單于先後攻擊烏籍、車犁,烏籍、車犁皆敗走西北與呼揭合兵,呼揭、烏籍皆去單于稱號,擁車犁為單于,為屠耆所敗。呼韓邪乘機進攻,屠耆大敗自殺,車犁也率部投降。不久,呼韓邪兄呼屠吾斯自立為郅支單于,居東邊。屠耆從弟休旬王也自立為閏振單于。
公元前54年,閏振率軍東擊郅支,兵敗被殺。郅支乘勝擊破呼韓邪,據漠北王庭。呼韓邪單于南下向漢稱臣歸附,而郅支單于則率部眾退至中亞康居(今巴爾喀什湖與鹹海之間,即哈薩克斯坦一帶),呼韓邪單于佔據漠北王庭。
公元前36年,為了清除匈奴在西域的影響,西域都護甘延壽、副校尉陳湯遠征康居的匈奴,擊殺郅支單于。 [33] 

匈奴平穩時期

四境相安
公元前33年,呼韓邪單于入長安朝貢,並自請為婿,漢元帝遂將宮女王昭君賜之。呼韓邪封王昭君為寧胡閼氏。
呼韓邪死後,其後裔遵從他的遺囑,與漢朝保持友好關係達30多年。直到王莽篡漢為止。
兩漢之際
王莽建新朝後,王莽企圖用武力樹立威信,分匈奴居地為15部,強立呼韓邪子孫十五人俱為單于,以削弱匈奴的勢力;把漢宣帝頒給屬國的金質“匈奴單于璽”索回,另發給烏珠留單于“新匈奴單于章”,蓄意壓低單于的政治地位;將“匈奴單于”稱號改為“恭奴善於”,後改為“降奴服於”,激起了匈奴的不滿,戰火再起。 [22] 

匈奴分裂時期

東漢都護南匈奴
大約在46年左右,匈奴國內發生嚴重的自然災害,人畜飢疫,死亡大半。而統治階級因爭權奪利,再次發生分裂。48年,匈奴八部族人共立呼韓邪單于之孫日逐王比為單于,與蒲奴單于分庭抗禮,匈奴再次分裂為兩部。後日逐王比率4萬多人南下附漢稱臣稱為南匈奴,安置在漢朝的河套地區。而留居漠北的稱為北匈奴
東漢伐北匈奴及爭奪西域
主詞條:天山之戰
留居漠北的北匈奴,連年遭受嚴重天災,又受到漢朝、南匈奴、烏桓鮮卑的攻擊,退居漠北後社會經濟極度萎縮,力量大大削弱,多次遣使向東漢請求和親。其一怕東漢北伐,其二想挑撥破壞東漢與南匈奴的關係;其三想在西域抬高自己聲望,其四想通過和親與東漢互市交換所需物資。東漢政府沒有答應和親,僅同意雙方人民互市。北匈奴從65年至72年不斷襲擾劫掠東漢漁陽河西走廊北部邊塞地區。
隨着東漢的政治穩定和經濟得到恢復發展,國力增強,開始了征伐北匈奴的戰爭。
73年二月東漢派竇固等四路大軍出擊,佔據伊吾盧城(今新疆哈密)。同年,派班超通西域南路鄯善國。
75年至76年漢匈之間對西域展開了一場爭奪戰,竇固、耿恭擊敗呼衍王和左鹿蠡王,佔車師、爭奪金蒲城,因漢明帝駕崩,中原大旱,人民負擔太重,暫時罷兵。
83年至85年北匈奴人先後有七十三批南下降漢,加上南匈奴攻擊,北匈奴力量大大削弱。
87年鮮卑從東部猛攻北匈奴,殺死優留單于。 [34] 
東漢破北匈奴
優留單于死後,北匈奴大亂 [2]  。漠北又發生蝗災,人民饑饉,內部衝突不斷,北匈奴內部危機連連。東漢乘此時機,於89年到91年與屬國南匈奴聯合夾擊北匈奴。
89年(東漢永元元年)夏六月開始,竇憲耿秉率軍與南匈奴軍隊在涿邪山會合(今蒙古國滿達勒戈壁附近),與北單于戰於稽落山(今蒙古國額布根山),北單于大敗逃走,漢軍追擊,俘殺一萬三千餘人,北匈奴先後有二十餘萬人歸附。竇憲、耿秉登燕然山(今蒙古國杭愛山)刻石紀功而還(燕然勒功)。90年再出擊北匈奴,北單于受傷逃走。91年東漢軍又出擊金微山(今阿爾泰山)大敗北匈奴軍,北單于被迫西遷,率殘部西逃烏孫康居
東漢都護北匈奴
金微山之戰後,北單于震懾,屏氣蒙氈,遁走於烏孫之地,而漠北空矣。北匈奴單于不知所蹤,其弟右谷蠡王於除鞬自立為北匈奴單于,在蒲類海“款塞乞降”。蒲類海,毗鄰東漢的伊吾。竇憲利用這一時機“遂復更立北虜,反其故庭,並恩兩護”,以耿夔為中郎將,賜授印璽,持節衞護之,如南單于故事。並命中郎將任尚持符節護衞,屯駐伊吾。方欲輔歸北庭,既聞竇憲死,逐率其眾北還。和帝派將兵任尚、王輔等人追殺北匈奴於除鞬單于。 [12-14] 
94年,南匈奴亭獨屍逐侯鞮單于立。新降的北匈奴部眾對亭獨屍逐侯鞮單于不服,在同年,十五部二十幾萬人皆叛變,脅迫前單于屯屠何之子奧鞬日逐王逢侯為單于,匈奴再次分裂,東漢派遺大軍以及屬國烏桓、鮮卑兵共四萬人大敗逢侯單于,逢侯遂率眾出塞,漢軍追趕不及。
107年,逢侯趁東漢放棄西域之際,控制西域,脅迫諸國共同搔擾東漢邊疆十幾年。
109年,南匈奴萬氏屍逐鞮單于入朝,旋聽韓琮謀,起兵攻漢,為梁慬、耿夔所破,復乞降。
118年,逢侯被鮮卑擊敗,率領百餘人投靠東漢。
東漢末期,東漢忙於平定東漢與羌的戰爭及南匈奴句龍吾斯的叛亂,檀石槐及軻比能“盡據匈奴故地”。
北匈奴西遷康居
在91年北單于戰敗後,率殘部西逃至伊黎河流域的烏孫國,在其立足後,仍然出沒於天山南北,實施掠奪。
119年,北匈奴攻陷了伊吾,殺死了漢將索班。為了對付西域的北匈奴,東漢朝廷任命班勇為西域長史,屯兵柳中,班勇於124年、126年兩次擊敗北匈奴,西域的局勢開始穩定。
在班勇離職後,北匈奴勢力又重新抬頭,漢將裴岑於137年率軍擊斃北匈奴呼衍王於巴里坤。140年六月十五日東漢在西域沙海再次擊敗北匈奴。 [16-17] 
151年,漢將司馬達率漢軍出擊蒲類海,擊敗北匈奴新的呼衍王,呼衍王率北匈奴又向西撤退。
錫爾河是中亞的內陸河,流經今天的烏茲別克、哈薩克等國,注入鹹海。在漢時,這裏是康居國。北匈奴在西域遭到漢朝的反擊,已無法立足,大約在160年左右,北匈奴的一部分又開始了西遷,來到了錫爾河流域的康居國。
當然,值得注意的是:並不是所有的北匈奴都全部向西遷徙,遷徙的部分主要是以北匈奴單于為核心的部分,諸多北匈奴民眾仍然留在北方草原,到了魏晉南北朝時期漸漸與南匈奴一起融入黃河流域的漢族,成為北方漢族的一個重要來源。 [24] 

匈奴藩屬時期

南匈奴依附東漢
依附漢朝的南匈奴人,被漢朝安置在河套地區。藉着漢朝的軍力多次大敗北匈奴,接納大量降眾,勢力大增。但因部族成分複雜,難以駕馭控制,造成內部不隱,時有叛亂,多位南單于被殺。而後漢朝對南匈奴的管理越加嚴厲。
187年,東漢末年黃巾起義董卓專權之際,南匈奴發生內訌,國人殺死單于羌渠,子左賢王於夫羅即位。而參與者恐被報復不認可新單于,另立一位單于,於夫羅只得前往漢朝申訴求助。正值漢末大亂,只好留在河東。195年,南匈奴參與了中原混戰,東漢蔡邕之女蔡文姬被擄掠去匈奴。202年,南匈奴首領歸附漢丞相曹操,蔡文姬歸漢。216年,曹操拘留呼廚泉單于,而派右賢王去卑監國,並將南匈奴分成五部,安置在平陽郡,匈奴單于王朝終結。
漢化的南匈奴,一直居住在河套一帶,三國時期曹操把匈奴分成五個部,即左、右、南、北、中,分別安置在陝西、山西、河北一帶。各部貴者為帥,後改稱都尉;以漢人為司馬以監督。於夫羅子劉豹為左部帥。
東漢末年以來,周邊各民族紛紛湧入中原。其中以匈奴人人數最多,史稱“關中人口百餘萬,戎狄居半,漢匈雜居”。而西晉因賈后亂政,引起了八王之亂,混戰延續長達16年之久。從民族融合的角度看,遊牧民族總是融入農耕民族,儘管遊牧民族有作戰的機動性,常在軍事上顯示出優勢,但當他們一旦進入農耕民族分佈區,便在自身的農耕化過程中消失,最終成為農耕民族的一部分,南匈奴的消亡便是如此。 [25] 

匈奴徙居中原

公元4世紀,匈奴人劉淵在成都王司馬穎手下為將。乘西晉八王之亂之後的混亂時期,劉淵在幷州離石起兵立漢國,稱漢王,後稱帝,佔領了北中國的大部分地區。 [35] 
311年劉淵子劉聰攻佔洛陽,316年攻佔長安,滅西晉。
318年,匈奴貴族靳準殺死劉粲,自立為漢天王。劉聰族弟劉曜在長安稱帝,改國號為趙,之後劉曜消滅了靳氏。
328年,石勒擒殺劉曜,次年在上邽殺其太子劉熙及其將相公卿等三千餘人,漢趙亡。史稱前趙或漢趙。
匈奴在中國北方衰落後,鮮卑人迅速進入蒙古高原,匈奴與鮮卑不斷混血通婚,後代稱為鐵弗人。鐵弗人赫連勃勃被鮮卑拓跋氏擊敗後投奔羌人的後秦。之後擊敗東晉軍隊,奪下了關中地區,以長安為都。425年赫連勃勃卒,子赫連昌繼位。428年北魏俘赫連昌。赫連昌赫連定在平涼自稱夏皇帝。431年北魏俘赫連定,夏亡。夏國的國都統萬城是作為遊牧民族的匈奴在東亞留下的唯一的遺蹟。
融入匈奴人中的月氏人,稱為匈奴別部盧水胡。其中沮渠家族推後涼漢官段業為主,在現甘肅地區建立政權,史稱北涼。後沮渠蒙遜殺段業,自立為北涼主。433年蒙遜子沮渠牧犍繼位。439年被鮮卑人拓跋氏北魏所滅。牧犍弟沮渠無諱西行至高昌,建立高昌北涼。460年,高昌北涼柔然所攻滅。融入靠近高句麗宇文鮮卑部落的一小支匈奴,進入遼東半島
一小支匈奴進入遼東半島,融入靠近高句麗的宇文鮮卑部落。後來宇文氏篡西魏建立的北周政權。之後漢人楊堅篡北周政權,建立隋朝,並統一中原。匈奴也在這期間融入各民族之中。五胡亂華及南北朝時代成為匈奴在中國歷史舞台上的最後一場演出。
魏晉南北朝時及以後的雜胡,包括屠各盧水胡、羯胡、烏丸、乞伏、稽胡,莫不是已經或不斷分解的匈奴族與其他各族融合的結果。但這些所謂匈奴別部或匈奴別種的雜胡,魏晉以後,卻都逐漸於史籍上消失了,除少數融合到北方塞外各族如蠕蠕、高車、突厥中外,大多數都融合到中原漢族之中,如呼延氏、劉氏、喬氏、卜氏、金氏,曹氏等等,他們和漢族幾乎沒有什麼區別。至於不知姓名,早已入塞,與中原漢族發生密切政治經濟聯繫的匈奴人更是不可勝數。 [23] 

匈奴文化

編輯

匈奴宗教

匈奴人信奉薩滿教,五月於龍城祭天地、祖先、鬼神。匈奴每年有規定的日子舉行集體的祭祀。每年三次集會的日期,《史記》説是正月、五月及秋季,《後漢書》為正月、五月及九月,兩者皆為一致。大致上,正月的集會是個小集會,參加的人是匈奴諸長。五月的大會最富宗教色彩,參加的人數很多,主要是為祭其先祖、天地及鬼神。秋季的集會則是為秋天收成而感謝天神的集會。
關於集體祭祀的地點,大致上是在單于所在的地方舉行,雖然都是祭天,同時也有商討國家大計、秋後感謝天神等任務。匈奴人對其祖宗的墳墓很為重視,不只相信祖宗死後有神靈,其他人死後也有神靈,也可以降吉凶。也相信人死後,需要享用金銀衣裘以及女人。
在戰爭時,匈奴人還相信各種巫術。其內容如下:
“曩者,朕之不明,以軍候弘上書言“匈奴縛馬前後足,置城下,馳言‘秦人,我丏若馬’”,又漢使者久留不還,故興遣貳師將軍,欲以為使者威重也。古者卿大夫與謀,參以蓍龜,不吉不行。乃者以縛馬書遍視丞相御史二千石諸大夫郎為文學者,乃至郡屬國都尉成忠、趙破奴等,皆以“虜自縛其馬,不祥甚哉!”或以為“欲以見強,夫不足者視人有餘。”易之,卦得大過,爻在九五,匈奴困敗。公車方士、太史治星望氣,及太卜龜蓍,皆以為吉,匈奴必破,時不可再得也。又曰‘北伐行將,於釜山必克。”卦諸將,貳師最吉。故朕親發貳師下釜山,詔之必毋深入。今計謀卦兆皆反繆。重合侯得虜侯者,言“聞漢軍當來,匈奴使巫埋羊牛所出諸道及水上以詛軍。單于遺天子馬裘,常使巫祝之。縛馬者,詛軍事也。’又卜“漢軍一將不吉”。匈奴常言‘漢極大,然不能飢渴,失一狼,走千羊。’乃者貳師敗,軍士死略離散,悲痛常在朕心。” [36] 

匈奴語言

司馬遷史記》、班固漢書》皆言“毋文書,以言語為約束”。桓寬《鹽鐵論·論功》卻説“雖無禮義之書,刻骨卷木,百官有以相記”。此蓋指漢文帝時嫁予單于的宗女,隨從宗女身邊的官員中行説,教導匈奴單于左右疏記及計算畜物數目。
後漢書》中有一首《匈奴歌》,不少學者用蒙古語突厥語葉尼塞語言等進行過分析和解讀,都沒有得到理想的結果。
關於匈奴語的來源,由於資料闕如,很難得到肯定的結論,有些認為匈奴人講阿爾泰語系蒙古語族,也可能主語阿爾泰語系的滿---通古斯語族,而其他則認為他們的語言屬於葉尼塞語系。蒲立本(Pulleyblank)《上古漢語的輔音系統》的附篇《匈奴語》裏面提到,匈奴語的很多漢語對音都是以漢語l-打頭的,這可以對譯*l-或者*r-(*表示早期擬音),但阿爾泰語普遍不允許l-或者r-在詞首。蒲立本認為匈奴語可能和葉尼塞語有關。有些則認為是東胡、蒙古語的混合。 [37] 

匈奴語系分歧

關於匈奴語的語言系屬問題,學術界仍有很大分歧,主要觀點如下:
1、認為匈奴語是許多語言的混合
2、認為匈奴語屬於一種西伯利亞地區的葉尼塞語言
3、突厥語
4、蒙古語
5、龜茲—鄯善吐火羅語

匈奴疆域

編輯
匈奴在強盛的時侯,東破東胡,南並樓蘭、河南王地,西擊月氏與西域各國,北服丁零與西北的堅昆。範圍以蒙古高原為中心,東至內蒙古東部一帶。南沿長城與秦漢相鄰,並一度控有河套及鄂爾多斯一帶。向西跨過阿爾泰山,直到葱嶺和費爾幹納盆地,北達貝加爾湖周邊。被稱之為“百蠻大國”。以大戈壁為中心分為南、北。與現今不同的是,在漠南一帶的山區,如陰山,當時尚有數量眾多的樹木,而平地有面積廣大的草原。

匈奴人種相貌

編輯
分子人類學對匈奴墓葬的分析顯示,南匈奴基本處於古華北人種和古北亞人種的過渡區間內,北匈奴則包括歐亞混血的南西伯利亞類型以及少量高加索人種的塞種遺存。
蒙古人民共和國的額金河匈奴時期墓葬遺址的基因分析推測,匈奴人羣父系成分有C3*、N1、R1a、O3、R1b、O2*、Q1,相當多元的羣體。
額金河匈奴時期墓葬遺址的基因分析推測(前3世紀-2世紀)
匈奴_c組:這個組全部是C3*應當問題不大,未測DYS389I。
匈奴_25A:SNP測出來是N-TAT,從匹配關係來看很可能是N1c1-M178。
匈奴_26:O3a3c-M134*和O3a-M324*都有可能。
匈奴_28:389II=30在R1a1a-M17中相當常見,推測為R1a1a-M17。
匈奴_36:匹配的是印度的H和日本的D,都在北亞少見,必要等等今後的樣本。
匈奴_57、58:匹配C3*-M217和G2-P15,整體而言還是C3*-M217的可能性較大。
匈奴_65:R1a1-M198或R1a1a-M17。
匈奴_69:R1b1b2-M269,測到的位點相對較多。
匈奴_70、72、73:70、72、73的STR是一致的,70號考察的位點更多,可以判斷是R1a1-M198。
匈奴_81:確定為Q,但無完全匹配的Q。
匈奴_92:雖然現在M120的樣本也非常有限,但還是見到一例匹配山西M120樣本,389II分別是30和29,地域也在鄰近地區。加上81號確定為Q的匈奴樣本與西北裕固族的P*(未測Q)匹配,以及蒙古族測到的Q也主要為M120,這樣,較為肯定匈奴的Q應當為Q1a1-M120。
匈奴_84:目前分別放開1個位點後,可以O3-M117、N1c1-M178、Q1a-MEH2匹配。
匈奴_84bis:雖然只有3個位點測到,但組合很獨特,只找到2例O2*-M95的樣本。
匈奴_88、94:可以匹配O3-M122以及K-M9,其中K-M9因為出自西南樣本,且較少見,相對而言還是O3-M122的可能性更高的一些。
匈奴_95:也未見完全匹配,分別放開一個位點,應當還是以M117或者M324*匹配的多。
一部分匈奴人也呈現出一定的高加索人種特徵。這些匈奴人母系主體是D,和現代內蒙東部的蒙古人比較類似而和外蒙人khalkh人有差異,同時還有比較高的A和Z,和外蒙西部的圖瓦等部族可能有親緣關係,而古代匈奴人有5%個體為U等白人母系。
內蒙古察右中旗七郎山墓地魏晉時期16例拓跋鮮卑遺存與內蒙古商都東大井目的東漢時期拓跋鮮卑mtDNA遺傳學分析顯示,拓跋鮮卑和匈奴具有最近的遺傳距離,皆表現為典型的亞洲單倍型組類型,但在46個匈奴個體中有3個屬於單倍羣為U的歐洲類型。拓跋鮮卑首先具有與鄂倫春人最近的親緣關係,其次才與匈奴表現出比較近的分佈關係。總之,匈奴人羣在人種學上血緣關係是很複雜的。 [5] 
任尚等追殺北匈奴單于之戰後,東方的鮮卑人迅速進入蒙古高原,餘下的匈奴約四十萬人被鮮卑吞併融合。匈奴與鮮卑的混血後代稱為鐵弗人。鐵弗人劉勃勃被鮮卑拓跋氏擊敗後投奔羌人後秦。後自認為是末代的匈奴王,改姓赫連,在河套地區創立夏國,史稱胡夏。後被鮮卑人政權北魏所滅。根據《虞弘墓誌》新考,虞弘是隋代的鐵弗匈奴赫連氏大夏國後裔。虞弘是西歐亞單倍體羣U5,在歐洲有着11%的發生頻度,在歐洲中石器時代人骨中已測到多例U5,但最高頻度發生在極北的薩米、芬蘭等人羣。而虞弘夫人的單倍型類羣G,常見於東亞、中亞等地,最高頻度發生在西伯利亞東北部族羣。

匈奴人口

編輯
據估算,漢初匈奴盛時,人口約有二百萬;宣帝時五單于爭立,人口減為一百七十五萬;五單于混戰後人口更少,約為一百五十萬;及至其衰落,分裂為南北,人口僅存約一百三十萬。 [38] 
曹魏時,分匈奴為即左、右、南、北、中五部,左部帥劉豹統轄萬餘户,居太原郡故茲氏(今山西汾陽);右部6千户居祁縣(今山西祁縣);北部4千餘户居新興縣(今山西忻州);南部3千餘户居蒲子縣(今山西隰縣);中部6千户居大陵縣(今山西文水)。共3萬餘户,人口近20萬。
劉淵在幷州起兵時,幷州匈奴總人口約35萬左右。

匈奴社會形態

編輯
兩極世界理論分析指出,對匈奴社會性質的探討,一些歷史學家習慣於簡單機械地套用馬克思五種社會形態理論的結果就是堅信匈奴屬於奴隸制社會,但是這種觀點不符合史實。在奴隸社會里,奴隸沒有任何支配自己經濟的權利,生產的所有產品都歸奴隸主所有,連奴隸本身也是奴隸主的財產。而封建社會農奴有自己的經濟,有自己的生產工具。另外,也不是所謂的氏族奴隸制。匈奴對於被征服的各國實行殖民政策,是以整個部族為單位,向他們徵收賦税,這近似於實行賦税制的封建農奴制的剝削方式。但是,役使於匈奴政權的各部落人民,有自己的士族、部落甚至國家政權,有自己的經濟、自己的生產工具,只需拿出部分來繳納匈奴統治者徵收的定額税貢。這顯然不是奴隸制的特徵,而是兼具原始部落制和封建農奴制特徵的社會形態。 [6] 

匈奴政治

編輯
匈奴國家政治制度中,單于(相當於中原的天子或皇帝)為最高首領,總攬一切軍政大權。單于之下有左右賢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將、左右大都尉、左右大當户、左右骨都侯。賢王以下至當户,大者萬餘騎,小者數千,凡二十四長,立號曰萬騎,萬騎之下亦各置千長、百長、什長(注:《史記·匈奴列傳》及《漢書·匈奴傳》。)。匈奴這種左右翼和什、百、千、萬十進制的軍事行政組織形式,一直為後起的北方民族所承襲。如烏桓就有千夫長、百夫長的軍事組織形式(注:《三國志·魏志·烏桓傳》注引王粲《英雄記》。)。柔然有“千人為軍”、“百人為幢”的十進制組織。蒙古族不僅有百夫長、千夫長、萬夫長的設置,同時有左翼、右翼的劃分。今天,內蒙古自治區仍採用左、中、右旗的行政劃分法。究其淵源,則沿於匈奴。 [23] 
匈奴的官制:“然至冒頓而匈奴最強大,盡服從北夷,而南與中國為敵國,其世傳國官號乃可得而記雲。置左右賢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將,左右大都尉,左右大當户,左右骨都侯。匈奴謂賢曰“屠耆”,故常以太子為左屠耆王。自如左右賢王以下至當户,大者萬騎,小者數千,凡二十四長,立號曰“萬騎”。諸大臣皆世官。呼衍氏,蘭氏,其後有須卜氏,此三姓其貴種也。諸左方王將居東方,直上谷以往者,東接穢貉朝鮮;右方王將居西方,直上郡以西,接月氏、氐、羌;而單于之庭直代、雲中:各有分地,逐水草移徙。而左右賢王、左右谷蠡王最為大國,左右骨都侯輔政。諸二十四長亦各自置千長、百長、什長、裨小王、相、封都尉、當户、且渠之屬。”——《史記·匈奴列傳
“其大臣貴者左賢王,次左谷蠡王,次右賢王,次右谷蠡王,謂之四角;次左右日逐王,次左右温禺鞮王,次左右漸將王,是為六角:皆單于子弟,次第當為單于者也。異姓大臣左右骨都侯,次左右屍逐骨都侯,其餘日逐、且渠、當户諸官號,各以權力優劣、部眾多少為高下次第焉。單于姓虛連題。異姓有呼衍氏、須卜氏、丘林氏、蘭氏四姓,為國中名族,常與單于婚姻。呼衍氏為左,蘭氏、須卜氏為右,主斷獄聽訟,當決輕重,口白單于,無文書簿領焉。”
——《後漢書·南匈奴列傳》
“單于姓攣鞮氏,其國稱之曰撐犁孤塗單于。匈奴謂天為撐犁,謂子為孤塗,單于者,廣大之貌也,言其象天單于然也。”
漢書》卷九十四上《匈奴傳
除了這些王號和官號,尚有其他:如昆邪王、休屠王、盧屠王、奧鞬王、犁汗王、休旬王、甌脱王、西祁王、右皋林王、古股奴王、古伊秩訾王等等。此外,還有立漢降人為王者,如趙信為自次王,李陵為右校王,史降為天王,盧綰為東胡盧王。侯的名稱有左安侯、左姑姑侯、粟置支侯等等。
左賢王即左屠耆王,地位高於其他諸王,僅次於單于,是單于的繼承者,常以單于太子當之,但也有例外:如復株累若鞮單于後連續5任單于皆由其弟擔任左賢王。
閼氏,音煙肢或焉支,含有美麗的意義。單于至一般諸王皆可稱其妻為閼氏,也有許多稱呼:如寧胡閼氏、顓渠閼氏、大閼氏、第二閼氏、第五閼氏等等。在眾多閼氏中,也有高低位次之分。沈欽韓以為“匈奴正妻則稱大閼氏”,胡三省則以為“顓渠閼氏,單于之元妃也,其次為大閼氏”。
閼氏雖不見得是皇后,但單于的閼氏在匈奴的地位卻很重要。不僅在內政、外交上有重要地位,在戰爭中也起作用。如冒頓攻圍劉邦時,閼氏隨軍在旁。

匈奴軍事

編輯
匈奴民族有完善的軍事裝備。馬匹在匈奴人的生活中扮演着雙重角色,平時是作為交通工具,戰時則成為戰馬。從出土實物看,匈奴馬匹身體略矮,頭部偏大,應屬於蒙古馬
《史記·匈奴列傳》記載匈奴兵“盡為甲騎”、“控弦之士三十餘萬”。匈奴兵器“其長兵則弓矢,短兵則刀鋋”,考古發掘資料與此正相吻合。匈奴墓地發掘情況顯示,兵器一般出土於男性墓葬中,以銅、鐵、骨、木質地為主,主要有弓、箭鏃、弩機、刀、劍、戈、矛、斧、流星錘等。
匈奴人不像中原士兵靠盾牌保護自己,而代之以更省勁、更堅固的盔甲來裝備自身,形成“盡為甲騎”、機動靈活而又強大的匈奴騎兵

匈奴經濟

編輯
匈奴人以畜牧業為主,兼營狩獵。依靠的畜牧主要有馬、牛、羊三種,其中又以馬最為重要。在飲食當中,肉、乳品尤為普遍,有時會食用魚類。其生活地點常隨着季節轉移至其他地方。
匈奴人用畜衣作衣服,他們很早就製作褲子、長靴、長袍、尖帽或風帽,無論在行重或保暖方面,都很適應當地的生活。住的地方叫穹廬,是氈帳所制的帳幕,需以木條作柱樑。並使用各種陶器及金屬器。
匈奴人不僅有耕田產谷,還建有穀倉來藏谷。除在本部耕種外,在西域還有騎田。匈奴人也十分重視商業交換,以牲畜去換取奢侈品。常與漢人互市交易,並將漢人物品轉買運到西域各國幷包括羅馬帝國,在漢對西域通道中斷之時尤為如此。

匈奴相關史料

編輯

匈奴古代史料

有關匈奴人的史料,在史書方面,司馬遷的《史記》、《匈奴列傳》、班固《漢書》、《匈奴傳》、范曄《後漢書》、《南匈奴列傳》、唐修《晉書》、《北狄匈奴傳》及《載記》部份為記載匈奴歷史的史料,其他各列傳或多或少有記載關於匈奴的事蹟。其他的史書如《戰國策》、《東觀漢記》、《漢紀》、《後漢紀》、《三國志》、《十六國春秋》、《魏書》、《資治通鑑》及胡三省注等等史書也有關於匈奴人的史料。
諸子書方面,《塩鐵論》、《備胡篇》、《論功篇》、《水經注》、《通典》、《文獻通考》、《古今圖書集成》也有關於匈奴人的史料。

匈奴現代研究著作

近人的研究著作,有沈維賢的前後漢《匈奴表》、瀧川龜太郎史記會注考證》、王先謙漢書補註》《後漢書集解》、施之勉《後漢書集解補》、林幹匈奴史》、陳序經《匈奴史稿》、馬長壽《北狄與匈奴》、田廣金北方文化與匈奴文明》等等。

匈奴大事紀年

編輯
公元前215年,秦始皇發兵三十萬,使蒙恬北攻匈奴。
公元前214年,蒙恬敗匈奴,略河南地,設縣四十四。增修長城, 西起臨洮,東至遼東,御匈奴。
公元前201年9月,韓王信降匈奴。冒頓進兵太原,至晉陽。
公元前200年10月,劉邦擊韓王信,信敗走匈奴。曼丘臣等扶趙利為趙王。合韓王信及匈奴兵反擊漢軍。漢軍被圍於平城七日。
公元前197年9月,代相陳豨結匈奴自立為代王,劉邦自攻之。
公元前195年3月,燕王盧綰亡入匈奴,被封為東胡盧王
公元前192年,漢以宗室女飾為公主,嫁匈奴。
公元前174年春,冒頓致書漢文帝,約和。冒頓死,老上(稽粥)即“單于”位。漢文帝遣宗室女為公主至匈奴和。
公元前166年冬,匈奴入漢朝那、彭陽,侯騎至甘泉宮,月餘乃退。中行説降匈奴,勸稽粥勿愛漢物。
公元前162年,匈奴連年擾漢邊,雲中、遼東最甚。
公元前158年冬,匈奴入上郡、雲中、月餘始退。稽粥死,軍臣即位。
公元前154年正月,漢七王與匈奴結兵造反,未遂。
公元前152年,漢公主嫁匈奴。匈奴與漢通市。
公元前133年6月,漢武帝使四將軍,兵三十餘萬,誘擊匈奴,無功。
公元前129年,匈奴入上谷,漢使衞青等四將軍各率萬騎分道出擊。青至龍城斬獲。
公元前128年秋,匈奴入遼西、漁陽、雁門。衞青等擊退之。
公元前127年,匈奴入上谷、漁陽。衞青擊退之於河南,逐匈奴白羊王、樓煩王,取河南地,設朔方郡,築朔方城。修秦時所築塞。
公元前126年冬,軍臣死,伊秩邪立,內戰,太子於禪出降漢。匈奴入漢代郡。又入雁門。
公元前124年春,匈奴右賢王兵臨漢朔方,漢以衞青等十餘將往徵。秋,匈奴入漢代郡。
公元前123年2月,漢將衞青統六將軍擊匈奴。斬獲萬餘人。
公元前121年3月,漢將霍去病擊匈奴。殲匈奴近九千人,俘獲匈奴祭天金人。 [19]  夏,去病再擊匈奴。殲匈奴3萬餘人。 [20]  匈奴入代、雁門。秋,匈奴渾邪王殺休屠王,並率4萬餘眾降漢。漢分徙匈奴前後降者子隴西、北地、上郡、朔方、雲中等五郡外為五屬國。
公元前119年春,漢大攻漠北。衞青部俘獲和斬殺匈奴一萬九千餘人。霍去病部殲敵70443人 [21]  ,俘虜匈奴屯頭王、韓王等3人及將軍、相國、當户、都尉等83人。
公元前115年,漢於原渾邪王地設酒泉郡,休屠王地設武威郡。
公元前114年,匈奴伊秩邪死,烏維立。
公元前112年,西羌結匈奴攻漢安故,圍抱罕。匈奴入五原。
公元前111年,漢二將軍率騎深入匈奴二千里。
公元前110年10月,漢武帝北巡、登單于台,匈奴單于殺主張接見漢使者,拘漢使。 [11] 
公元前105年,烏維死;詹師廬即單于位。匈奴王庭益西北。匈奴境大雨雪。國中不安。
公元前104年,漢築受降城於塞外。
公元前103年,漢將趙破奴率二萬騎侵匈奴,全軍覆沒,趙破奴被擒。 [7]  匈奴入雙邊。
公元前102年,詹師廬死,句犁湖即單于位。漢於五原塞外數百里至千里,築城障。
公元前100年3月,漢使蘇武送匈奴使之留在漢者。武以密謀匈奴事發,被拘。句犁湖死,且鞮侯立為單于。
公元前99年5月,貳師將軍攻擊右賢王於天山,殲匈奴萬餘人 [8]  。軍還,為匈奴所圍。李陵敗降匈奴。 [8] 
公元前97年,漢將李廣利公孫敖等人率領二十萬人分兵攻擊匈奴,漢軍不利,皆引還。 [9] 
公元前96年,且鞮侯死,狐鹿姑即單于位。
公元前90年3月,漢將李廣利擊匈奴,敗降,損失士卒數萬人。此後,漢武帝不再出兵匈奴。 [10] 
公元前89年,匈奴介和王率六國兵攻車師。狐鹿姑致書漢武帝、約邊界。
公元前85年,狐鹿姑死,壺衍鞮即單于位。匈奴爭亂。
公元前81年,匈奴與漢議和,釋蘇武歸。
公元前80年,匈奴入漢邊,大敗。
公元前79年,匈奴備漢進攻,築餘吾水橋。
公元前77年,烏桓發匈奴先單于墓棘。匈奴與烏桓戰。
公元前72年,匈奴伐烏孫,漢救之。
公元前71年5月,漢攻匈奴軍罷。冬,匈奴擊烏孫。匈境大雨雪。西、北、東鄰國進攻。屬國瓦解。
公元前68年,壺衍鞮死,虛閭權渠立為單于。匈奴發屯兵備漢。秋,匈奴投屬之辱居種居左地者起兵,與甌脱戰,敗而降漢。
公元前67年,漢鄭吉破車師,其王奔匈奴。
公元前64年,匈奴攻車師,鄭吉被圍,漢以車師地歸匈奴。
公元前60年,匈奴日逐王先賢撣將眾降漢。匈奴罷西域僮僕都尉。
公元前59年,匈奴擊車師。匈奴使人奉獻於漢,賀漢明年(六十年)正旦。
公元前58年,丁零掠匈奴。單于使弟朝於漢。匈奴庭內爭,呼韓邪立。
公元前57年7月,匈奴五單于爭立。郅支立為單于。
公元前56年8月,匈奴屠營單于子右谷蠡王以相爭兵敗,降漢。十一月,匈奴左大將烏厲屈等降漢。
公元前55年6月,漢設西河、北地屬國,以處匈奴降者。
公元前54年正月,匈奴單于稱臣於漢,使弟右谷蠡王入侍漢。
公元前53年正月,匈奴庭內就降漢與否政策爭論。呼韓、郅支各遣子入侍漢。冬,匈奴單于賀漢正旦。
公元前52年冬,呼韓邪請明 年(五三年)朝漢。
公元前51年正月,呼韓邪入漢朝,漢授璽綬。二月,漢使騎送之歸國,允其居漢光祿塞下。
公元前50年冬,呼韓、郅支各獻於漢。
公元前49年正月,呼韓朝漢。二月歸國。
公元前48年,漢使雲中、五原輸谷,救呼韓邪困貧。
公元前44年,郅支殺漢使谷吉,徙帳康居
公元前43年,呼韓邪北歸庭。與漢盟誓。
公元前36年秋,漢西域都護甘延壽發西域兵攻入康居,殺郅支。匈奴隨郅支西遷者幾盡。
公元前33年正月,呼韓邪朝漢。漢以王嬙賜之。呼韓邪為漢保塞。
公元前31年,呼韓邪死,雕陶莫皋立為復株累若鞮單于。
公元前27年,匈奴單于使朝漢。
公元前25年正月,雕陶莫皋朝漢。
公元前20年,雕陶莫皋死,且麇胥立為搜諧若鞮單于,搜諧使子入侍。
公元前12年,搜諧入漢,病死漢塞下。
公元前11年,且莫車立為車牙若鞮單于。
公元前8年,車牙死,囊知牙斯立為烏株留若鞮單于。漢使單子獻地。
公元前3年,匈奴單于請朝漢。
公元前1年正月,烏珠留入朝。
公元2年,漢要王嬙須卜居次入侍。車師后王忤漢戊己校尉,亡入匈奴。婼羌去胡來王率妻子人民入匈奴。王莽迫匈奴允四條件;要匈奴改一字名。烏桓殺匈奴使者,拒絕納税。
公元9年,王莽換單于璽,授新章。
公元10年,漢改匈奴單于為匈奴服於。備甲率三十萬攻匈奴,預分其地為十五國。
公元11年,王莽使人誘賂呼韓邪諸子。烏株留分告諸部入漢塞、大賂。車師降匈奴。
公元13年,烏株留死,成立為烏累若鞮單于。匈奴單于改左賢王為護於。
公元14年,匈奴請和。
公元15年春,漢改匈奴單于為恭奴善於。
公元16年,漢擊匈奴、兵屯於邊。
公元18年,鹹死,輿立為呼都而屍道皋若鞮單于。單于遣使向漢奉獻。漢迫匈奴大臣須卜當至長安,拜為須卜單于。匈奴入漢邊。
公元19年,漢“豬突豨勇”擊匈奴。
公元21年,漢轉谷、帛到邊郡,備擊匈奴。
公元23年冬,更始帝使人至匈奴。單于不再稱臣。
公元25年,盧芳稱西平王,結匈奴,匈奴立為漢皇帝。
公元27年2月,漢漁陽太守彭寵自立為燕王。結匈奴。
公元28年5月,匈奴助彭寵戰,敗。
公元29年11月,漢五原李典等結匈奴,迎盧芳都九原,據五原等郡。
公元30年12月,漢馮異破盧芳、匈奴兵。匈奴遣使向漢奉獻。漢報命、通舊好。
公元31年3月,公孫述瑰器為朔寧王。冬,盧芳所設雲中、朔方太守降漢。
公元32年11月,隴西等郡附瑰囂。
公元33年,漢遷雁門吏民於太原。
公元34年正月,漢吳漢破匈奴兵。漢省定襄郡,遷民於西河。
公元35年,漢省朔方牧並於幷州。
公元38年,西域諸國苦匈奴重斂,請漢置都護,不許。
公元39年2月,吳漢攻匈奴。漢遷雁門、代、上谷吏民於居庸、常山關以東,避匈奴。匈奴左部轉居塞內。十二月,匈奴護盧芳居高柳。
公元40年12月,盧芳降漢,被封代王。
公元41年,匈奴、烏桓、鮮卑連兵入漢塞。
公元42年5月,盧芳又入匈奴。十年後死於此。
公元44年5月,匈奴掠上黨等地。十二月,匈奴略天水等地。漢遷五原民於河東。
公元45年4月,安定屬國胡據青山。冬,匈奴入上谷。
公元46年,匈奴求和親。匈奴為烏桓所破,北遷。都善、車師均附匈奴。呼都而屍死,蒲奴立。匈奴連年蝗旱。
公元47年,薁鞬日逐王比使人奉匈奴地圖至西河,向漢求內附。
公元48年正月,日逐王比與八部大人叩漢五原塞,請為漢扦邊.漢許之。十月,比立為單于,是為“南”單于。從此,匈奴被分稱為南、北匈奴。
公元49年正月,漢祭彤賂鮮卑攻匈奴。南單于向漢稱藩。三月,使子入侍漢。
公元50年正月,漢授南單于璽綬。聽入居雲中,設使匈奴中郎將。夏,南單于部下內訌,左賢王自立為單于,月餘死。冬,北匈奴始攻南單于,漢使南單于,居西河美稷,使西河長吏以兵衞之。南單于以兵屯八郡,為漢偵侯。
公元51年,北匈奴至漢武威,請和親。
公元52年,北匈奴使人向漢貢馬裘,請和親。
公元55年,北匈奴遣使向漢奉獻。
公元56年,比死,莫立為臣浮尤鞮勞單于。一年後,汗立為何伐於慮鞮單于。
公元59年正月,漢明堂大禮,南匈奴侍子助祭。汗死,適立為醯僮屍逐侯鞮單于。
公元62年11月,北匈奴擾五原。十二月,擾雲中,南單于擊卻之。單于適死,蘇立為丘徐車林鞮單于,數月死。
公元63年,長立為胡邪屍逐侯鞮單于。
公元64年,北匈奴向漢求市,許之。
公元65年3月,漢鄭眾使北匈奴還。悉南、北匈奴交通狀,屯營五原曼柏以防之。10月,北匈奴擾西河諸郡。
公元66年2月,南匈奴使子入漢學。
公元72年12月,漢耿秉、竇固等屯涼州,備擊匈奴。
公元73年2月,漢四路擊北匈奴。竇固取伊吾廬、餘無功。漢斑超使西域,殺北匈奴使者。九月,北匈奴大入雲中。
公元74年8月,漢令諸屬國囚任兵,赴軍營
公元75年3月,北匈奴破車師后王,圍金滿城。七月,北匈奴圍攻漢耿恭。十一月,北匈奴圍柳中城。又攻耿恭於疏勒城
公元76年,漢邊郡兵與南單于,共攻北匈奴。
公元83年6月,北匈奴三木樓普大入請降漢。
公元84年,北匈奴向漢請市,許之。大且渠驅牛、羊至關市,為南單于抄掠而去。
公元85年,北匈奴大人降漢者七三人。西域、丁零鮮卑共攻匈奴,單于遠走。冬,北匈奴聲言回擊南單于,漢使南單于還所掠。單于長死,宣立為伊屠於閭鞮單于。
公元87年7月,鮮卑大破北匈奴,殺尤留單于。十月,北匈奴大亂,五十八部二八萬口降漢。
公元88年7月,北匈奴飢亂,降南單于者歲數千人。南單于請漢兵擊北匈奴。宣死,屯屠河立為休蘭屍,逐侯疑單于。
公元89年6月,漢竇憲破北匈奴於稽落山、勒石燕然。北單于向漢奉獻。
公元90年2月,漢復設西河、上郡屬國都尉。五月,竇憲攻北匈奴伊吾廬地。九月,北單于向漢稱臣。十月,南單于與漢兵襲北匈奴。
公元91年2月,竇憲破北匈奴於金微山。單于遠走。北匈奴於除鞬立為單于,至蒲類海、款漢塞請降。
公元92年正月,漢授於除鞬單于璽緩,屯伊吾,以兵監護之。
公元93年正月,於除鞬聞竇憲死率眾北歸,漢派兵擊破,北匈奴殘破,鮮卑據其地,匈奴餘種十餘萬落自稱鮮卑。屯屠河死,安國立為單于。
公元94年正月,安國與師子不和。安國被屬下殺。師子立為亭獨屍逐侯鞮單于。十一月,北匈奴新降者十五部二十餘萬人擁逢侯為單子而起事。漢、鮮卑攻逢侯。
公元96年五月,南匈奴右温禺犢王烏居戰出塞。七月,漢追擊。遷其餘眾於安定,北地。冬,逢侯左部萬餘人降漢。
公元98年師子死,檀立為萬氏屍逐鞮單于。
公元104年十一月,北匈奴稱臣,願和親,漢不許。
公元105年,北匈奴至敦煌貢獻,請漢修故約,漢不許。
公元109年九月,南匈奴骨都侯與鮮卑大人、雁門烏桓連兵犯五原,敗漢兵,圍美稷。十一月,漢兵破南匈奴薁鞬日逐王。
公元110年正月,耿夔、梁堇兵破南單于。二月,南匈奴攻常山。三月,南單于降漢,還所掠漢男女及羌所賣入匈奴者。
公元116年漢與南單于破先零羌於靈州
公元118年春,逢侯降漢。
公元119年北匈奴復役屬西域諸國。
公元120年三月,北匈奴結車師后王,殺漢使,逐車師前王。
公元123年四月,北匈奴數擾河西,漢班勇屯柳中以遏之。十一月,鮮卑攻南單子於曼柏。
公元124年正月,班勇發西域兵攻北匈奴伊蠡王於車師前庭。五月,南匈奴大人阿族以單子徵調煩累,北走,漢追之,斬獲殆盡。檀死,拔被立為南單于。
公元125年七月,班勇斬匈奴在車師後庭之使者。
公元126年班勇發諸國兵擊北匈奴呼衍王。呼衍王遷居枯梧河上。北單于來援,勇逐之。鮮卑數寇南匈奴,求漢復障塞。
公元127年正月,漢與南匈奴破鮮卑其至鞬。
公元128年拔死,休利立為去特若屍逐就單子。
公元132年三月,漢與南匈奴擊鮮卑。
公元134年四月,車師後部擊北匈奴於閶吾隆谷。
公元135年春,北匈奴呼衍王攻車師後部。
公元137年八月,漢兵攻呼衍王。
公元140年四月,南匈奴句龍大人吾斯、車紐等攻西河、圍美稷、擾朔方。五月,漢破之。漢中郎將陳龜殺南單于。九月,吾斯立車紐為單于,結烏桓,羌胡,略幷州、涼、幽、冀等地。漢遷西河、上郡、朔方於內地。十二月,破車紐於馬邑,車紐降。
公元143年六月,漢立守義王兜樓儲為單于。十一月,漢中郎將暗殺吾斯。
公元144年四月,漢破南匈奴左部。
公元147年,兜樓儲死,車居兒立為伊陵屍逐就單于。
公元151年四月,呼衍王擾伊吾。
公元153年, 車師后王進入匈奴。
公元155年七月,南匈奴左薁鞬台耆,且渠伯德等攻美程,東羌應之。漢招誘東羌破台營,伯德等。
公元156年七月,鮮卑檀石槐盡有匈奴故地。
公元158年十二月,南匈奴諸部結烏桓、鮮卑擾沿邊九郡。漢誘烏桓殺匈奴屠各部帥,引兵擊南單于、破降之。
公元166年七月,鮮卑結南匈奴擾九邊。十二月,南匈奴、烏桓二十萬口降漢。
公元174年十二月,鮮卑擾北地,漢郡兵與屠各兵破之。
公元177年八月,漢與南匈奴兵擊鮮卑,大敗。車居兒死。
公元178年, 呼徵立為南單于。
公元179年 ,漢中郎將殺呼徵,立羌渠。
公元187年十二月,屠各胡起事。
公元188年三月,屠各胡攻殺幷州刺史。匈奴內訌,一部與屠各胡合攻殺羌渠,其子於扶羅立為持至屍逐侯單子。起義者另立須卜骨都侯為單于。九月,南單于於扶羅與白波、黃巾合攻河東。
公元189年, 須卜骨都侯死。南單于虛其位,以老王行國事。
公元191年七月,於夫羅附董卓。
公元192年, 睦固結於於夫羅略。曹操破之於內黃。
公元193年 正月,黑山別部與於夫羅附袁述,屯封丘。六月,曹操擊屠各兵於常山,無功。
公元195年11月,南匈奴右賢王去卑護衞漢獻帝,擊退李傕郭汜兵。於夫羅死,呼廚泉立為單于。
公元202年9月,曹操擊降南單于。
公元216年7月,呼廚泉朝見魏,曹操留之,使去卑監其國。分部為五,各立貴人為帥,以漢司馬監之。
公元220年,魏授呼廚泉魏璽綬。

匈奴單于世系

編輯
五單于爭立前的匈奴單于
序號
單于號
在位時間
在位年數
1
頭曼
? - 前209年


2
冒頓
前209年 - 前174年
36年
頭曼子
3
稽粥
前174年 - 前161年
14年
冒頓子
4

前161年 - 前126年
36年
老上子
5
伊稚斜
前126年 - 前114年
13年
軍臣弟,左谷蠡王
6
烏維
前114年 - 前105年
10年
伊稚斜子
7
烏師廬
前104年 - 前102年
3年
烏維子
8
呴犁湖
前102年 - 前101年
2年
兒單于季父,烏維之弟,右賢王
9
且鞮侯
前101年 - 前96年
6年
呴犁湖之弟,左大都尉
10
狐鹿姑
前96年 - 前85年
12年
且鞮侯之子,左賢王
11
壺衍鞮
前85年 - 前68年
18年
狐鹿姑子,左谷蠡王
12
虛閭權渠
前68年 - 前60年
9年
壺衍鞮之弟,左賢王
13
握衍朐提單于
屠耆堂
前60年 - 前58年
3年
烏維單于耳孫,右賢王
參考資料
  • 1.    《漢書·霍去病傳》:票騎將軍去病率師躬將所獲葷允之士,約輕齎,絕大幕,涉獲單于章渠,以誅北車耆,轉擊左大將雙,獲旗鼓,歷度難侯,濟弓盧,獲屯頭王、韓王等三人,將軍、相國、當户、都尉八十三人,封狼居胥山,禪於姑衍,登臨翰海,執訊獲醜七萬有四百四十三級。
  • 2.    《後漢書·南匈奴列傳》:章和元年,鮮卑入左地擊北匈奴,大破之,斬優留單于,取其匈奴皮而還,北庭大亂。
  • 3.    卷一百十 匈奴列傳第五十  .國學網[引用日期2020-01-06]
  • 4.    中國歷史上16個少數民族的最後結局  .華夏經緯網[引用日期2013-10-01]
  • 5.    於長春 等,2007,《拓跋鮮卑和匈奴之間親緣關係的遺傳學分析》,《遺傳》期刊29(10):1223-1229 
  • 6.    黃鳳琳.兩極世界理論.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2014:99-101
  • 7.    《漢書·卷六·武帝紀第六》:秋,蝗。遣浚稽將軍趙破奴二萬騎出朔方擊匈奴,不還。
  • 8.    《漢書·卷九十四上·匈奴傳第六十四上》:其明年,漢使貳師將軍將三萬騎出酒泉,擊右賢王於天山,得首虜萬餘級而還。匈奴大圍貳師,幾不得脱。漢兵物故什六七。
  • 9.    《漢書·卷六·武帝紀第六》:四年春正月,朝諸侯王於甘泉宮。發天下七科謫及勇敢士,遣貳師將軍李廣利將六萬騎、步兵七萬人出朔方,因杅將軍公孫敖萬騎、步兵三萬人出雁門,遊擊將軍韓説步兵三萬人出五原,強弩都尉路博德步兵萬餘人與貳師會。廣利與單于戰餘吾水上連日,敖與左賢王戰不利,皆引還。
  • 10.    《漢書·卷九十四上·匈奴傳第六十四上》:自貳師沒後,漢新失大將軍士卒數萬人,不復出兵。
  • 11.    《史記》:天子巡邊,親至朔方,勒兵十八萬騎以見(現)武節,而使郭吉風(諷)告單于。既至匈奴,匈奴主客問所使,郭吉卑體好言曰:“吾見單于而口言。”單于見吉,吉曰:“南越王頭已縣(懸)於漢北闕下。今單于即能前與漢戰,天子自將兵待邊;即不能,亟南面而臣於漢。何但遠走,亡匿於幕(漠)北寒苦無水草之地為?”語卒,單于大怒,立斬主客見者,而留郭吉不歸,遷辱之北海上。而單于終不肯為寇於漢邊,休養士馬,習射獵,數使使好辭甘言求和親。
  • 12.    《後漢書•耿弇列傳》:夔字定公。少有氣決。永元初,為車騎將軍竇憲假司馬,北擊匈奴,轉車騎都尉。三年,憲復出河西,以夔為大將軍左校尉。將精騎八百,出居延塞,直奔北單于廷,於金微山斬閼氏、名王已下五千餘級,單于與數騎脱亡,盡獲其匈奴珍寶財畜,去塞五千餘裏而還,自漢出師所未嘗至也。乃封夔粟邑侯。會北單于弟左鹿蠡王於除鞬自立為單于,眾八部二萬餘人,來居蒲類海上,遣使款塞。以夔為中郎將,持節衞護之。及竇憲敗,夔亦免官奪爵土。
  • 13.    《後漢書•南匈奴列傳》:三年,北單于復為右校尉耿夔所破,逃亡不知所在。其弟右谷蠡王於除鞬自立為單于,將右温禺鞬王、骨都侯已下眾數千人,止蒲類海,遣使款塞。大將軍竇憲上書,立於除鞬為北單于,朝廷從之。四年,遣耿夔即授璽綬,賜玉劍四具,羽蓋一駟,使中郎將任尚持節衞護屯伊吾,如南單于故事。方欲輔歸北庭,會竇憲被誅。五年,於除鞬自畔還北,帝遣將兵長史王輔以千餘騎與任尚共追誘將還斬之,破滅其眾。
  • 14.    《後漢書•袁張韓周列傳》:時竇憲復出屯武威。明年,北單于為耿夔所破,遁走烏孫,塞北地空,餘部不知所屬。憲日矜己功,欲結恩北虜,乃上立降者左鹿蠡王阿佟為北單于,置中郎將領護,如南單于故事。事下公卿議,太尉宋由、太常丁鴻、光祿勳耿秉等十人議可許。安與任隗奏,以為“光武招懷南虜,非謂可永安內地,正以權時之算,可得捍禦北狄故也。今朔漠既定,宜令南單于反其北庭,並領降眾,無緣復更立阿佟,以增國費”。宗正劉方、大司農尹睦同安議。事奏,未以時定。安懼憲計遂行,乃獨上封事曰:“臣聞功有難圖,不可豫見;事有易斷,較然不疑。伏惟光武皇帝本所以立南單于者,欲安南定北之策也,恩德甚備,故匈奴遂分,邊境無患。孝明皇帝奉承先意,不敢失墜,赫然命將,爰伐塞北。至乎章和之初,降者十餘萬人,議者欲置之濱塞,東至遼東,太尉宋由、光祿勳耿秉皆以為失南單于心,不可,先帝從之。陛下奉承洪業,大開疆宇,大將軍遠師討伐,席捲北庭,此誠宣明祖宗,崇立弘勳者也。宜審其終,以成厥初。伏念南單于屯,先父舉眾歸德,自蒙恩以來,四十餘年。三帝積累,以遺陛下。陛下深宜遵述先志,成就其業。況屯首唱大謀,空盡北虜,輟而弗圖,更立新降,以一朝之計,違三世之規,失信於所養,建立於無功。由、秉實知舊議,而欲背棄先恩。夫言行君子之樞機,賞罰理國之綱紀。論語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行焉。’今若失信於一屯,則百蠻不敢復保誓矣。又烏桓、鮮卑新殺北單于,凡人之情,鹹畏仇讎,今立其弟,則二虜懷怨。兵、食可廢,信不可去。且漢故事,供給南單于費直歲一億九十餘萬,西域歲七千四百八十萬。今北庭彌遠,其費過倍,是乃空盡天下,而非建策之要也。”詔下其議。安又與憲更相難折。憲險急負埶,言辭驕訐,至詆譭安,稱光武誅韓歆、戴涉故事,安終不移。憲竟立匈奴降者右鹿蠡王於除鞬為單于,後遂反叛,卒如安策。
  • 15.    《史記》:初,漢兩將大出圍單于,所殺虜八九萬,而漢士物故者亦萬數,漢馬死者十餘萬匹。匈奴雖病,遠去,而漢馬亦少,無以復往。單于用趙信計,遣使好辭請和親。天子下其議,或言和親,或言遂臣之。丞相長史任敞曰:“匈奴新困,宜使為外臣,朝請於邊。”漢使敞使於單于。單于聞敞計,大怒,留之不遣。先是漢亦有所降匈奴使者,單于亦輒留漢使相當。漢方復收士馬,會票(驃)騎將軍去病死,於是漢久不北擊胡。
  • 16.    《新疆煥彩溝漢碑碑文》
  • 17.    《裴岑紀功碑》:“惟漢永和鬥年八月,敦煌太守雲中裴岑將郡兵三千人,誅呼衍王等,斬馘部眾,克敵全師,除西域之災,蠲四郡之害,邊境艾安,振威到此。立海祠以表萬世。”
  • 18.    《鹽鐵論》
  • 19.    《史記衞將軍驃騎列傳》:冠軍侯去病既侯三歲,元狩二年春,以冠軍侯去病為驃騎將軍,將萬騎出隴西,有功。天子曰:“驃騎將軍率戎士逾烏盭,討遬濮,涉狐奴,歷五王國,輜重人眾懾慴者弗取,冀獲單于子。轉戰六日,過焉支山千有餘裏,合短兵,殺折蘭王,斬盧胡王,誅全甲,執渾邪王子及相國、都尉,首虜八千餘級,收休屠祭天金人。益封去病二千户。”
  • 20.    《史記衞將軍驃騎列傳》:天子曰:“驃騎將軍逾居延,遂過小月氏,攻祁連山,得酋塗王,以眾降者二千五百人,斬首虜三萬二百級,獲五王,五王母,單于閼氏、王子五十九人,相國、將軍、當户、都尉六十三人,師大率減什三,益封去病五千户。“
  • 21.    渡河受款----霍去病(西漢)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引用日期2021-04-25]
  • 22.    《漢書•匈奴傳》:西域都護但欽上書言匈奴南將軍右伊秩訾將人眾冠擊諸國。莽於是大分匈奴為十五單于,遣中郎將藺苞、副校尉戴級將兵萬騎,多齎珍寶至雲中塞下,招誘呼韓邪單于諸子,欲以次拜之。使譯出塞誘呼右犁汗王鹹、鹹子登、助三人,至則脅拜鹹為孝單于,賜安車鼓車各一,黃金千手,雜繒千匹,戲戟十;拜助為順單于,賜黃金五百斤;傳送助、登長安。莽封苞為宣威公,拜為虎牙將軍;封級為揚威公,拜為虎賁將軍。單于聞之,怒曰:“先單于受漢宣帝恩,不可負他。今天子非宣帝子孫,何以得立?”
  • 23.    匈奴在我國曆史上的地位、作用及影響  .中國社會科學網[引用日期2021-08-11]
  • 24.    分化與融合:東漢時期匈奴的歷史人類學研究  .中國社會科學網[引用日期2021-08-11]
  • 25.    分化與融合:東漢時期匈奴的歷史人類學研究  .中國社會科學網[引用日期2021-08-11]
  • 26.    多民族“中國”的構建:司馬遷《史記》的“中國”觀  .中國社會科學網[引用日期2021-08-11]
  • 27.    王鍾翰主編.《中國民族史》(上):武漢大學出版社,2012年:第355頁
  • 28.    水木森.《匈奴簡史》:民主與建設出版社,2016年:第239頁
  • 29.    《漢書 卷九十六上 西域傳第六十六上》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2-07-28]
  • 30.    林幹.《匈奴史》: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23-24頁
  • 31.    王鍾翰主編.《中國民族史》(上):武漢大學出版社,2012年:第359-360頁
  • 32.    王鍾翰主編.《中國民族史》(上):武漢大學出版社,2012年:第365—366頁
  • 33.    陳序經.《匈奴史稿》: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7年:第293-298頁
  • 34.    林幹.《匈奴史》: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101-102頁
  • 35.    王鍾翰主編.《中國民族史》(上):武漢大學出版社,2012年:第376頁
  • 36.    《漢書 卷九十六下 西域傳第六十六下》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2-07-28]
  • 37.    葉曉鋒.匈奴語言及族源新探[J].中山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58(05):128-139.
  • 38.    林幹.《匈奴史》: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18頁
  • 39.    譚其驤主編.《中國歷史地圖集 第2冊 秦·西漢·東漢時期》:中國地圖出版社,1982年:第39頁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