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包法利夫人

(福樓拜著長篇小説)

編輯 鎖定
《包法利夫人》是法國作家福樓拜創作的長篇小説。
作品講述的是一個受過貴族化教育的農家女愛瑪的故事。她瞧不起當鄉鎮醫生的丈夫包法利,夢想着傳奇式的愛情。可是她的兩度偷情非但沒有給她帶來幸福,卻使她自己成為高利貸者盤剝的對象。最後她積債如山,走投無路,只好服毒自盡。
這裏寫的是一個無論在生活裏還是在文學作品中都很常見的桃色事件,但是作者的筆觸感知到的是旁人尚未涉及的敏感區域。愛瑪的死不僅僅是她自身的悲劇,更是那個時代的悲劇。作者用細膩的筆觸描寫了主人公情感墮落的過程,作者努力地找尋着造成這種悲劇的社會根源。
作品名稱
包法利夫人
外文名
Madame Bovary
作    者
【法】福樓拜
文學體裁
長篇小説
首版時間
1857年
字    數
279000

包法利夫人內容簡介

編輯
查理·包法利是個軍醫的兒子。他天資不高,但很勤勉、老實,為人懦弱無能。父親對教育不重視。他在十二歲是由母親為他爭得了上學的權利,後來當了醫生。這時他的父母又為他找了個每年有一千二百法郎收入的寡婦——杜比剋夫人做妻子,她已四十五歲了,又老又醜,“柴一樣幹,像春季發芽一樣一臉疙瘩”。但她因為有錢,並不缺少應選的夫婿。她和查理結婚後,便成了管束他的主人:查理必須順從她的心思穿衣服,照她的吩咐逼迫欠款的病人;她拆閲他的信件,隔着板壁偷聽他給婦女看病。
包法利夫人圖書圖片
包法利夫人圖書圖片(19張)
一天,查理醫生接到一封緊急的信件,要他到拜爾鬥給一個富裕農民盧歐先生治病,他的一條腿摔斷了。盧歐是個五十歲左右的矮胖子,他的太太兩年前已去世了。家裏由她的獨生女愛瑪料理。這是個具有浪漫氣質的女孩子,面頰是玫瑰色的,頭髮黑油油的,在腦後挽成一個大髻,眼睛很美麗,由於睫毛的緣故,棕顏色彷彿是黑顏色,她“朝你望來,毫無顧慮,有一種天真無邪膽大的神情”。她給查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查理給盧歐診治過後,答應他三天後再去拜訪,但到第二天他就去了。此後,他一星期去兩次。先後花了四十六天的時間,治好了盧歐的腿。
查理妻子同丈夫常上拜爾鬥去。免不了要打聽病人的底細。當她知道盧歐小姐曾受過教育,懂得跳舞、地理、素描、刺繡和彈琴時,醋勁大發。她要丈夫把手放在彌撒書上,向她發誓,今後再也不去拜爾鬥了。查理唯命是聽,照樣做了。但不久發生了一件意外的事,他妻子的財產保管人帶着她的現金逃跑了。查理的父母發現媳婦一年並沒有一千二百法郎的收入(她在訂婚的時候撒了謊),於是跑來和她吵鬧。她在一氣之下,吐血死了。
盧歐老爹給查理送診費來,當他知道查理的不幸後,便盡力安慰他,説自己也曾經歷過喪偶的痛苦。他邀請查理到拜爾鬥去散散心。查理去了,並且愛上了愛瑪。他向盧歐老爹提親。盧歐感到查理不是理想的女婿,不過人家説他品行端正,省吃儉用,自然也不會太計較陪嫁,便答應了。開春後,查理和愛瑪按當地的風俗舉行了婚禮。
愛瑪十三歲進了修道院附設的寄宿女校唸書。她在那裏受着貴族式的教育。她愛教堂的花卉、宗教的音樂,並在浪漫主義小説的薰陶下成長。彼耶的小説《保耳與維爾吉妮》是她最喜愛的圖書之一。她夢想過小竹房子的生活,尤其是有位好心的小哥哥,情意纏綿,爬上比鐘樓還要高的大樹去摘紅果子,或者赤着腳在沙灘上跑,給你抱來一個鳥巢;她又“衷心尊敬那些出名或者不幸的婦女”,沉浸在羅曼蒂克的緬想中。一位在大革命前出身於貴族世家的老姑娘,每月到修道院做一星期女工,她向女生們講浪漫故事,而且衣袋裏總有一本傳奇小説。後來,愛瑪的母親死了,父親把她接回家去。
愛瑪結婚了,她終於得到了那種不可思議的愛情。在這以前,愛情彷彿是一隻玫瑰色羽毛的巨鳥,可望而不可即,在詩的燦爛的天堂裏翱翔。婚後,她卻發覺查理是個平凡而又庸俗的人。他“談吐像人行道一樣平板,見解庸俗,如同來往行人一般衣着尋常,激不起情緒,也激不起笑或者夢想”。查理不會游泳、不會比劍,不會放槍。有一次愛瑪用傳奇小説中一個騎馬的術語問他,他竟瞠目不知所對。她悔恨自己為什麼要結婚。有時,她為了彌補感情上的空虛,她向查理吟誦她記得起來的情詩,一面吟,一面嘆息。可是吟過之後,她發現自己如同吟唱前一樣平靜,而查理也沒有因此而感動,正如火刀敲石子,她這樣敲過之後,不見冒出一顆火星來。
不久,查理醫好了一位聲名顯赫的侯爵的口瘡。侯爵為答謝查理,他邀請查理夫婦到他的田莊渥畢薩爾去作客。查理夫婦坐着馬車去了。那是個有着意大利風格的莊園,房子很大,還有美麗的花園。愛瑪對侯爵家豪華的氣派,高雅的客人,珠光寶氣的舞會場面,一一感到入迷。一位風流瀟灑的子爵來邀她跳舞,給她留下了極深的印象。在回家的路上,她拾得了子爵的一個雪茄匣,又勾起了她對舞伴的懷念。回到家,她向女僕人發脾氣。她把雪茄匣藏起來,每當查理不在家時,她把它取出來,開了又開,看了又看,甚至還聞了襯裏的味道:一種雜有美女櫻和煙草的味道。她“希望死,又希望住到巴黎”。
渥畢薩爾之行,在愛瑪的生活上,鑿了一個洞眼,如同山上那些大裂縫,一陣狂風暴雨,一夜工夫,就成了這般模樣。她無可奈何,只得想開些。不過她參加舞會的漂亮衣着、緞鞋,她都虔誠地放入五斗櫃。“她的心也像它們一樣,和財富有過接觸之後,添了一些磨蹭不掉的東西”。愛瑪辭退了女傭人,不願意在道特住下去了。她對丈夫老是看不順眼。她變得懶散,“乖戾和任性”。
查理怕引起愛瑪生病。他們從道特搬到永鎮居住。這是個通大路的村鎮,有一個古老的教堂和一條子彈射程那樣長的街。街上有金獅客店和引人注目的郝麥先生的藥房。郝麥是個藥劑師,戴一頂金墜小絨帽,穿一雙綠皮拖鞋,他那洋洋自得的臉上有幾顆細麻子,神氣就像掛在他頭上的柳條籠裏的金翅雀那樣。他經常愛自我吹噓,標榜自己是個無神論者,他沒有醫生執照,但私自給農民看病。愛瑪到永鎮那天,由郝麥和一個在律師那裏做練習生的萊昂陪着吃晚飯。
萊昂·都普意是個有着金黃頭髮的青年,金獅飯店包飯吃的房客。愛瑪和他初次見面便很談得來。他們有相同的志趣,而且都愛好旅行和音樂。此後,他們便經常在一道談天,議論浪漫主義的小説和時行的戲劇,並且“不斷地交換書籍和歌曲”。包法利先生難得妒忌,並不引以為怪。
愛瑪生了一個女孩,起名為白爾特。交給木匠的女人餵養。萊昂有時陪她一道去看女兒。他們日益接近起來,愛瑪生日時,萊昂送了一份厚禮,愛瑪也送給他一張毯子。
時裝商人勒樂,是個狡黠的做生意的能手,虛胖的臉上不留鬍鬚,彷彿抹了一道稀薄的甘草汁;一雙賊亮的小黑眼睛,襯上白頭髮,越發顯得靈活。他逢人脅肩諂笑,腰一直哈着,姿勢又像鞠躬,又像邀請。他看出愛瑪是個愛裝飾的“風雅的婦女”,便自動上門兜攬生意,並賒賬給她,滿足她各種虛榮的愛好。
愛瑪愛上了萊昂。她為了擺脱這一心思,轉而關心家務,把小白爾特也接回家來,並按時上教堂。她瘦了,面色蒼白,像大理石一樣冰涼。有一次,她甚至想把心中的秘密在懺悔時向教士吐露,但她看到教士布爾尼賢俗不可耐,才沒有這樣做。她由於心情煩躁,把女兒推跌了,碰破了她的臉。萊昂也陷入愛情的羅網。他為了擺脱這一苦悶,便上巴黎唸完法科的課程。臨別時,他和愛瑪依依惜別。他們都感到無限的惆悵。
愛瑪因煩惱生起病來。對萊昂的回憶成了她愁悶的中心。即使旅客在俄國大草原雪地上燃起的火堆,也比不上萊昂在她回憶中那麼明亮。一次,徐赦特的地主羅多爾夫·布朗皆來找包法利醫生替其馬伕放血。這是個風月場中的老手。約莫三十四歲光景,性情粗野,思悟明敏。他有兩處莊田,新近又買下一個莊園,每年有一萬五千法郎以上的收入。他見愛瑪生得標緻,初見面便打下勾引她的壞主意。
羅多爾夫利用在永鎮舉辦州農業展覽會的機會接近愛瑪,為她當嚮導,向她傾吐衷曲,他把自己裝扮成一個沒有朋友、沒人關心,鬱悶到極點的可憐蟲。他説只要能得到一個真心相待他的人,他將克服一切困難,去達到目的。他們一同談到內地的庸俗,生活的窒悶,理想的毀滅……
展覽會揭幕典禮開始了,州行政委員廖萬坐着四輪大馬車姍姍來遲。這是個禿額頭,厚眼皮,臉色灰白的人。他向羣眾發佈演説,對“美麗祖國的現狀”進行了一番歌功頌德。他説目前法國“處處商業繁盛,藝術發達,處處興修新的道路,集體國家添了許多新的動脈,構成新的聯繫;我們偉大的工業中心又活躍起來;宗教加強鞏固,法光普照,我們的碼頭堆滿貨物……”他的演説聲和附近放牧的牛羊咩咩的叫聲連成一片,羣眾還向他吐舌頭。會後,舉行了發獎儀式。政府把一枚值二十五法郎的銀質獎章頒發給一個“在一家田莊服務了五十四年”的老婦。那老婦一臉皺紋,乾瘦疲憊不堪。當她領到獎章後説:“我拿這送給我們的教堂堂長,給我作彌撒。”最後,又舉行了放焰火。愛瑪和羅多爾夫都不關心展覽會一幕幕滑稽劇的進行。他們只是藉此機會説話兒,談天,直到出診的查理回來為止。
展覽會後,愛瑪已忘不了羅多爾夫了。而羅多爾夫卻有意過了六星期才去看她。他以關心愛瑪的健康為由,把自己的馬借給她騎。他們一同到野外散心。愛瑪經不起羅多爾夫的誘惑,做了他的情婦。他們瞞着包法利醫生常在一起幽會。這時,愛瑪感情發展到狂熱的程度,她要求羅多爾夫把她帶走,和他一同出奔。她和查理的母親也吵翻了。
然而,羅多爾夫完全是個口是心非的偽君子。他抱着玩弄女性、逢場作戲的醜惡思想,欺騙了愛瑪的感情。他答應和她一同出逃,可是出逃那天,他託人送給愛瑪一封信。信中説,逃走對他們兩人都不合適,愛瑪終有一天會後悔的。他不願成為她後悔的原因;再説人世冷酷,逃到那兒都不免受到侮辱。因此,他要和她的愛情永別了。愛瑪氣得發昏,她的心跳得象大槓子撞城門一樣。傍晚,她看到羅多爾夫坐着馬車急駛過永鎮,去盧昂找他的情婦--一個女戲子去了。愛瑪當即暈倒。此後,她生了一場大病。病好後,她想痛改前非,重新生活。可是,這時又發生了另一場事。
藥劑師郝麥邀請包法利夫婦到盧昂去看戲。在劇場裏,愛瑪遇見了過去曾為之動情的練習生萊昂。現在,他在盧昂的一家事務所實習。於是,他們埋藏在心底多年的愛情種子又萌芽了。他們未看完戲,便跑到碼頭談天。這時,萊昂已不是初出茅廬的後生,而是一個有着充分社會經驗的人了。他一見面便想佔有愛瑪,並向她訴説離別後的痛苦。當愛瑪談到自己害了一場大病,差點死掉時,萊昂裝出十分悲傷的樣子。他説,他也“羨慕墳墓的寧靜”,時常想到死,甚至有一天,他還立了個遺囑,吩咐別人在他死後,要用愛瑪送給他的那條漂亮的毯子裹着埋他。他極力慫恿愛瑪再留一天,去看完這場戲。包法利醫生因醫療事務先趕回永鎮去了。愛瑪留下來。於是她和萊昂便一同去參觀盧昂大教堂,坐着馬車在市內兜風。這樣,愛瑪和萊昂姘搭上了。
愛瑪回到永鎮後,藉口到盧昂去學鋼琴,實際上,她是去和萊昂幽會。愛瑪再一次把自己的全部熱情傾注在萊昂身上,沉溺在恣情的享樂之中。為了不花銷,她揹着丈夫向商人勒樂借債。
然而,萊昂和羅多爾夫一樣欺騙了愛瑪的感情。他漸漸地對愛瑪感到厭膩了。尤其是當他收到母親的來信和都包卡吉律師的解勸時,決定和愛瑪斷絕來往。因為這種曖昧的關係,將要影響他的前程。不久,他就要升為第一練習生了。於是,他開始迴避她。
正在這時,愛瑪接到法院的一張傳票。商人勒樂要逼她還債,法院限定愛瑪在二十四小時內,把全部八千法郎的借款還清,否則以家產抵押。愛瑪無奈去向勒樂求情,要他再寬限幾天,但他翻臉不認人,不肯變通。愛瑪去向萊昂求援,萊昂騙她借不到錢,躲開了。她去向律師居由曼借錢,可是這老鬼卻乘她眉急之際想佔有她。她氣憤地走了。最後,她想到徐赦特去找羅多爾夫幫助。羅多爾夫竟公然説他沒有錢。愛瑪受盡凌辱,心情萬分沉重。當她從羅多爾夫家出來時,感到牆在搖晃,天花板往下壓她。她走進一條悠長的林蔭道上,絆在隨風散開的枯葉堆上……回到家,愛瑪吞吃了砒霜。她想這樣一來“一切欺詐,卑鄙和折磨她的無數慾望,都和她不相干了”。包法利醫生跪在她的牀邊,她把手放在他的頭髮裏面,這種甜蜜的感覺,越發使醫生感到難過。愛瑪也感到對不起自己的丈夫。她對他説:“你是好人。”最後,她看了孩子一眼,痛苦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為了償清債務,包法利醫生把全部家產都當光賣盡了。他在翻抽屜時,發現了妻子和萊昂的來往情書以及羅多爾夫的畫像。他傷心極了,好長時間都閉門不出。一次,他在市場上遇見了羅多爾夫,但他原諒了自己的情敵,認為“錯的是命”。他在承受了種種打擊之後,也死了。愛瑪遺下的女兒寄養在姨母家裏,後來進了紗廠。
包法利醫生死後,先後有三個醫生到永鎮開業,但都經不起郝麥拼命的排擠,沒有一個站得住腳。於是這位非法開業的藥劑師大走紅運,並獲得了政府頒發給他的十字勳章。 [1] 

包法利夫人創作背景

編輯
19世紀40年代,正是資本主義制度在西歐確立的時期,法國的資產階級也在“七月革命”後取得了統治地位,並且,伴隨着工業革命的逐漸推進,法國的資本主義得到了很大的發展,工農業在這一時期都取得了很大的進步。而小説正是刻畫了1848年資產階級取得全面勝利後的法國第二帝國時期的社會風貌。 [2]  小説取材於真人真事:一個鄉村醫生夫人的服毒案。 [3] 
福樓拜寫《包法利夫人》花了四年零四個月,每天工作十二小時。正反兩面的草稿寫了一千八百頁,最後定稿不到五百頁。1856年《包法利夫人》在《巴黎雜誌》上發表。 [4] 

包法利夫人人物介紹

編輯
愛瑪
愛瑪是一個農夫的女兒,在修道院裏接受過大家閨秀式的教育,在那裏她學過刺繡,彈鋼琴和屈從,但同時她也閲讀了大量浪漫主義的小説。她深信自己得到了那種不可思議的愛情,因此選擇了結婚。在查理·包法利醫治好她的父親之後,她便嫁給了他。愛瑪別出心裁,想在半夜舉行火炬婚禮,充分體現了她的浪漫情懷。然而愛瑪“結婚以前,自以為就有了愛情,可是,婚後卻不見愛情生出的幸福。”婚後不久,她便對這位鄉村醫生感到不滿,後來越發懷疑自己弄錯了。她是滿懷憧憬嫁給包法利的,但是,包法利是個笨人,他的談吐像人行道一樣呆板,見解庸俗;如同來往行人一般,衣着尋常,激不起情緒,也激不起笑或者夢想。雖然丈夫確實深愛着她,但卻不是愛瑪所希望的那種愛。他表達愛的方式是實實在在的,他的愛是確實存在的,但是卻缺乏激情和浪漫。
她討厭平靜的生活,轉而追求自己希望的愛情,一種沒有在現實中得到的愛情。她先後有兩個情人,萊昂與魯道夫。在永鎮她與萊昂發生了一段愛情,但他很快去了巴黎。很快她發現自己的生活既單調又無趣。然後她遇到了魯道夫,當地的一個鄉紳,隨後他們在一起度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此後,她在衣着,窗簾以及非常漂亮而毫無用處的裝飾品上花費了很多錢。她厭倦了她那索然無趣的丈夫,繼而打算與魯道夫私奔到較遠的某個地方。但是魯道夫冷眼相待,拋棄了她。一怒之下,她大病一場。她身體康復之後又揮霍掉了她丈夫許多錢。之後去盧昂看戲,她邂逅了萊昂。萊昂變成了一名律師,愛瑪又開始了和萊昂的幽會,過起了奢華的生活。她欠債越來越多,而這一切都是為了營造小説中那種浪漫的貴族男女的情愛生活。最終債務緊逼,丈夫無能,情人無情地迴避,她吞食了砒霜,痛苦地死在了在她丈夫面前。 [5] 
愛瑪是一位富於幻想、內心充滿了浪漫與激情的女子。然而,她所處的現實卻是不盡如人意的。毫無男子氣概的丈夫,一成不變的枯燥乏味的生活,這所有的一切都令她感到煩躁、抑鬱和痛苦。因此,她把對美好生活的嚮往都寄託在了虛幻的想象上。 [2] 
查理·包法利
查理·包法利是一名鄉村醫生,前後有兩位妻子,但無論是作為哪一任妻子的丈夫,查理在家中都是毫無地位可言的。他的丈夫角色形同虛設。
作為丈夫,查理在生活中,無論大小事,他都極力順從愛瑪的要求。為了愛瑪的健康問題,舉家遷居到另一個陌生的城市重新開始;在金錢方面,查理不僅從來沒有對愛瑪的奢侈消費有絲毫的不滿與反對,反而竭盡全力地去滿足她。然而,在精神層面,查理對妻子的心靈世界是一無所知的,更不用説滿足妻子對浪漫愛情的需求了。所以,包法利醫生和愛瑪之間缺乏心靈上的溝通,一個是現實的另一個則是幻想的。 [2] 
老包法利先生
老包法利先生是查理的父親,與查理的木鈉、呆板不同,當過外科軍醫的老包法利先生在早年是個美男子,於是,漂亮的外表為他帶來了六萬法郎和一個女人任勞任怨的付出。
結婚後,老包法利先生理應在家庭中扮演好丈夫的角色,然而,他依靠妻子的財產生活,吃好、喝好、睡好,騎馬遊樂,將自己肩上作為丈夫和男人的責任交由妻子去承擔。老包法利先生在家庭中的丈夫角色是名存實亡的。這樣的老包法利先生,顯然不是一位合格的丈夫。
除了不是一位合格的丈夫,老包法利先生也不是一位合格的父親。他想要以斯巴達式的嚴格教育使孩子能有一個強健的體魄。或許,這個初衷是好的。可是,他忽略了孩子天生性情温和,並且,他的教育方式也是荒謬的。
另外,老包法利先生對孩子的文化教育問題漠不關心,任由孩子在村裏遊蕩。直到孩子12歲時,在妻子的請求下,他才允許孩子開始讀書。
總之,老包法利先生,是一位毫無意義的丈夫和父親。不得不説,這在某種程度上,深深地影響了他的兒子一一查理·包法利。 [2] 
郝麥
郝麥是藥劑師,在醫生查理到來後,表現得十分熱情,主動向醫生介紹了永鎮的各種情況,包括該地區的常見病例、氣候條件以及醫生家的住房條件等等。
就這樣,在短短的時間裏,郝麥就拉近了與醫生一家的距離。一方面,這麼做,可以向新來的人炫耀他的知識淵博,見多識廣,另一方面,這充分地贏得了查理的感激之情,以確保今後自己被發現無證行醫時,能夠相安無事。
可以説郝麥是一位十足的“好好先生”,出於對自己利益的考慮,他對那些有地位有名望的人,總是迫不及待地去巴結他們,滿臉堆笑,又是鞠躬,又是敬禮,絲毫不敢怠慢。他非常渴望能得到當局的認可。 [2] 
羅多爾夫
羅多爾夫是一位地主,這個男人與愛瑪平庸無能的丈夫和羞澀懦弱的萊昂截然不同,他傲慢、自負、富有攻擊性,是個風月老手。自第一次看到愛瑪,他就想着如何把這個美貌的醫生太太搞到手。在其處心積慮、欲擒故縱的勾引下,愛瑪逐步陷入他的情網。而當情慾和對漂亮女人的征服欲得到滿足之後,這個逢場作戲的浪子對愛瑪失去了興趣。終於,在愛瑪慫恿他帶她一起私奔時,羅多爾夫趁機與她徹底了斷。 [6] 
萊昂
萊昂是一名實習生,後來成為書記員。這個俊美的金髮青年愛上了愛瑪。可此時的萊昂還只是一個靦腆害羞的小夥子,他雖然愛慕愛瑪,可是道德的束縛和天性的純真令他不敢越雷池半步,只能一面心中苦惱,一面默默地關注着她。他看似言行脱俗,其實骨子裏非常膚淺,很快就厭倦了沒有結果的愛情和千篇一律的生活,開始嚮往浮華的巴黎。不久,他便離開了榮維爾鎮,遠赴巴黎求學。 [6] 

包法利夫人作品鑑賞

編輯

包法利夫人作品主題

如同塞萬提斯的《堂吉訶德》是對騎士小説的清算一樣,《包法利夫人》在一定意義上是對浪漫主義與浪漫派小説的清算。女主人公愛瑪·包法利(“愛瑪”是個浪漫的名字,“包法利”Bovary這個姓氏的詞根Bov-包含“牛”的意思:福樓拜煞費苦心選定的這個姓名,本身就意味着想入非非的浪漫與平庸的現實之間的反差)。
故事很簡單,沒有浪漫派小説曲折離奇的情節,無非是一個“淫婦”通姦偷情,自食惡果。作者的本意也不是講故事,他為小説加了一個副標題:《外省風俗》。作品展示了十九世紀中葉法國外省生活的工筆畫卷,那是個單調沉悶、狹隘閉塞的世界,容不得半點對高尚的理想,乃至愛瑪這樣對虛幻的“幸福”的追求,而以藥劑師郝麥為代表的所謂自由資產者打着科學的旗號,欺世盜名,無往而不勝。婦女在這個社會中更是弱者。 [4] 
小説描寫包法利夫人愛瑪為擺脱不幸婚姻,追求不正當愛情而導致墮落毀滅的悲劇。它批判了消極浪漫主義文學的不良影響,尖鋭地抨擊了外省貴族、地主、高利貸者、市儈的惡德醜行,揭露了資本主義社會腐朽墮落的社會風習及小市民的鄙俗、猥瑣,真實地再現了資本主義發展初期在表面繁榮掩蓋下的殘酷現實。將現實和幻想都作為批判對象,是福樓拜這部小説的獨創之處/在理想的對照之下,現實是多麼庸俗醜惡;在現實的反襯之下,理想又顯得多麼空虛蒼白可笑。幻想與現實的強大反差,消極浪漫主義的不良影響和醜惡殘酷現實的腐蝕,是造成愛瑪悲劇的原因。 [3] 
小説女主人公愛瑪為追求浪漫而理想的愛情,終於與現實發生衝突,走上了毀滅的道路。拜倫説過,男人的愛情是男人生命的一部分,女人的愛情是女人生命的全部。愛瑪悲劇命運的根源就在於她作為一個女性,在實現自我價值的過程中,把自己的全部感情和生命都奉獻給了愛情,追求完美、理想而又浪漫的愛情,成了束縛她一生的鐐銬。
此外,小説也闡釋了一個人生普遍存在的困惑:人在追求完美、實現自我價值的時候往往會陷身慾望與現實的衝突,恰如戴上鐐銬或落入陷阱,無法解脱,不能自拔,最終可能會導致失敗或毀滅,儘管在掙扎過程中或許也有暫時的成功,但總要付出高昂的代價。 [6] 
愛瑪·包法利,沒法使她的充滿熱情的浪漫主義屈從於世俗的現實。她的通姦行為是為了滿足她不切實際的願望。她過着一種與她讀過的小説中描述的那樣的時髦的生活方式。她的悲劇結局是她逃避現實的結果。她看不到自己是個失敗者,也不願承認自己沉迷於過分的浪漫之中。她隨後自殺也屬於逃避現實的表現。這説明了浪漫主義幻想的破滅。 [5] 
福樓拜在小説中客觀地揭示了釀成包法利夫人自殺的前因後果,陳述了社會所不能推卸的責任。愛瑪的墮落是命中註定的,在劫難逃,並不是她本人的錯,是當時的社會造成的。愛瑪自殺後,郝麥得到了十字勳章,把愛瑪逼得自殺的奸商兼高利貸者勒樂卻發了財。 [5] 

包法利夫人藝術特色

《包法利夫人》具有明顯的雙重想象型敍事藝術特色。該小説主要講述女主人公愛瑪不滿其作為普通鄉村醫生的丈夫查理。包法利的平庸無趣,不滿現實家庭生活的沉悶單調,帶着對理想生活和愛情的熱烈追求,在無可遏制的情慾支配下,先後邂逅青年文書賴昂和產業紳士羅道爾弗並與其偷情,最後遭到拋棄並走向自殺的悲劇故事。從想象敍事來看,福樓拜首先從包法利夫人的原型歐仁·德拉馬爾,一個和包法利夫人命運相似的現實人物生活事件出發,用一個女人不滿一個男人帶給她的生活,從而追求另外兩個男人並造成悲劇的完整故事構成了作家的想象性藝術空間。其次,在作家所構建的藝術空間裏,其中的人物同樣存在想象性活動,主要是包法利夫人的想象性活動,甚至可以説正是女主人公的想象使故事本身走向毀滅性的結局。
在《包法利夫人》中,無論是寫景、敍事、寫人福樓拜皆能運用非常精細的筆觸,使描繪刻畫無不栩栩如生。“侯爵府邸是近代建築,意大利風格兩翼前伸,三座台階,連着一片大草坪,有幾隻母牛在吃草,一叢一叢大樹,距離相等,分列兩旁……”。這種寫景正符合細密畫“繁褥而刻意的裝飾……極盡描繪之能事,線條纖細如絲,工整細膩、纖毫畢現,可謂盡精微而致廣大”的特點,不是繪畫勝似繪畫。可以説,福樓拜正是通過這種細密畫型敍事藝術手段賦予了《包法利夫人別源象型敍事、平板型敍事以切實而又無限豐富的內涵。 [7] 
福樓拜把真實地反映現實生活當作小説創作的最高原則。他反對藝術家在作品中直接露面做主觀的抒情、評價和道德評價,主張作家的思想傾向與評價寓於場面、情節和形象的自然之中,福樓拜的這種讓傾向從形象的描述中的自然地流露出來的藝術手法正是現實主義的重要特徵,在《包法利夫人》中主要表現為敍事角度的轉換。作者沒有在作品中表述自己的觀點,不對人物進行道德批判,而是大量運用了內聚焦的敍事手法,並且根據情節需要不斷變換焦點,從某個人物的視角出發攝取生活中的景象,並將人物的內心活動投射於外部世界,使描寫變成敍述的一部分。上卷第九章有這樣的一段:“但是特別是用飯時間,她最忍受不了:樓下這間小廳房,壁爐冒煙,門吱嘎響,牆上滲水,石板地潮濕。她覺得人生的辛酸統統盛在她的盆子裏,肉香從她的靈魂深處,彷彿勾起別的惡濁的氣味。查理吃飯吃的很慢;她不是嘎巴一咬棒子,就是支起胳膊肘,用尖刀在油布上劃小道道。”這一段描寫其實是作者通過白描將艾瑪的內心感受表達了出來,使讀者通過艾瑪的眼睛看到餐桌上的情況。這段文字從白描轉到人物感受,再轉到白描,作者始終隱沒不見,體現了作者客觀性的創作手法。 [8] 

包法利夫人作品影響

編輯
《包法利夫人》不僅標誌着19世紀法國小説史的一個轉折,而且在世界範圍影響了小説這個文學體裁在此後一個多世紀的演變和發展過程。 [4] 

包法利夫人作品評價

編輯
法國作家左拉:“以《包法利夫人》為典型的自然主義小説的首要特徵,是準確複製生活,排除任何故事性成分。作品的結構僅在於選擇場景以及某種和諧的展開秩序……最終是小説家殺死主人公,如果他只接受普通生活的平常進程。” [9] 
法國詩人波德萊爾:包法利夫人沉浸於想入非非的浪漫愛情的遐想中,她像男性一樣痴心地、慷慨地委身於那些卑劣的傢伙,也如同一些詩人醉心於女人一樣。其實這個女人在她的同類中,在她狹窄的世界裏和侷限的視野中是很崇高的。 [2] 
法國學者布呂納:“在法國小説史裏,《包法利夫人》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它説明某些東西的結束和某些東西的開始。” [5] 
翻譯家、作家李健吾:愛瑪是一個屬於虛偽的詩與虛偽的情感的女人。 [5] 
作家蘇童:《包法利夫人》是一部包含人性弱點的百科全書,認為它幾乎不帶評判色彩地描述了一個女人在追求愛情和物質享樂時的可愛與可氣、激情與痴狂以及任性與墮落。 [6] 

包法利夫人出版信息

編輯
中文版本
1948年 [10]  ,《包法利夫人》,李健吾譯,人民文學出版社浙江文藝出版社(1992)
1985年,《包法利夫人》(維吾爾文版仿網格本),阿卜都薩拉木·阿巴斯譯,新疆人民出版社
1988年,《包法利夫人》(簡寫本),譚玉培編譯,上海譯文出版社
1989年,《包法利夫人》,張道真譯,外國文學出版社、上海文藝出版社(2007)
1991年,《包法利夫人》,羅國林譯,花城出版社
1992年,《包法利夫人》,許淵衝譯,譯林出版社
1994年,《包法利夫人》,傅辛譯,北嶽文藝出版社
1994年,《包法利夫人》,儀文譯,開今文化事業出版
1997年,《包法利夫人》,馮壽農譯,海峽文藝出版社
1998年,《包法利夫人》,周克希譯,上海譯文出版社
1998年,《包法利夫人》,張放譯,陝西人民出版社
1999年,《包法利夫人》,高德利譯,中國和平出版社
2002年,《包法利夫人》,錢治安譯,長江文藝出版社
2003年,《包法利夫人》,宋維洲譯,灕江出版社
2004年,《包法利夫人》,可延濤譯,天津古籍出版社
2007年,《包法利夫人》,王憶琳譯,哈爾濱出版社
2007年,《包法利夫人》,朱華平譯,廣州出版社
2007年,《包法利夫人》,馮鐵譯,河南文藝出版社
2008年,《包法利夫人》,朱文軍譯,農村讀物出版社
2009年,《包法利夫人》,王凡譯,萬卷出版公司
2010年,《包法利夫人》,孫文正譯,江蘇人民出版社
2011年,《包法利夫人》,周國強楊芬譯,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

包法利夫人作者簡介

編輯
居斯塔夫·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1821-1880),法國作家。生於法國西北部魯昂城一個世代行醫的家庭。父親是魯昂市立醫院院長兼外科主任。他的童年是在父親的醫院裏度過的。因此,他以後的文學創作明顯帶有醫生的細緻觀察與剖析的痕跡。福樓拜從中學時代起就開始嘗試文學創作。1841年他就讀於巴黎法學院,22歲時因被懷疑患癲癇病而輟學,此後他一直住在魯昂,專心從事創作,終生未婚。《包法利夫人》是福樓拜用了將近5年的時間於 1857年完成的。這部作品開創了文學史上的一個新紀元,也成為他的代表作。隨後他又創作了《薩朗寶》(1862)、《情感教育》(1869)和《三故事》(1877)。 [11] 
參考資料
  • 1.    温祖蔭.歐美文學名著介紹與欣賞(小説):福建教育出版社,1981年07月第1版:第197-204頁
  • 2.    王瓊.從《包法利夫人》看福樓拜的男性世界[J].台州學院學報.2014年01期
  • 3.    董秀菊編著.世界文學 上.北京市:大眾文藝出版社,2009.08:80
  • 4.    《包法利夫人》譯本序  .易文網.2007-4-18 [引用日期2013-12-19]
  • 5.    張愛真.淺析包法利夫人的悲劇[J].牡丹江師範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9年03期
  • 6.    黃田.愛瑪的悲劇命運溯源——試析福樓拜的長篇小説《包法利夫人》[J].河南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7年03期
  • 7.    楊鐧.《包法利夫人》的多維敍事藝術[J].海南廣播電視大學學報.2009年02期
  • 8.    盧輝; 陳海霞.從《包法利夫人》看福樓拜的現實主義特點[J].企業家天地.2009年11期
  • 9.    《包法利夫人》譯本序  .易文網.2007-4-18 [引用日期2013-12-19]
  • 10.    張澤賢著.巴金與現代文學叢書 1935-1949:上海遠東出版社,2014.06:第222頁
  • 11.    福樓拜   .易文網[引用日期2013-12-19]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