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包待制陳州糶米

編輯 鎖定
《陳州糶米》,全名《包待制陳州糶米》,是中國元代雜劇作品,書會才人編撰。此劇寫陳州大旱三年,朝廷派劉得中、楊金吾前去賑濟。劉、楊二人乘機大肆搜刮,並用敕賜紫金錘打死災民張撇古。張子小撇古上告開封府,府尹包拯微服私訪,查明真相,為民伸冤。作品再現了宋代封建統治下廣大人民羣眾在天災人禍中飢寒交迫的真實生活畫面,着力刻畫了清官包拯剛直不阿的性格。與其他劇作相較,包拯不僅是個鐵面無私的為民除害者,而且是個歷經宦海沉浮,與百姓分憂的血肉豐滿的藝術形象。喬裝私訪一段,描繪包拯幽默風趣、平易近人的品格,洋溢着民間喜劇色彩。結構排場嚴謹精巧,是元代包公戲的代表作。
中文名
包待制陳州糶米
別    名
《包待制陳州糶米》
屬    性
雜劇作品
時    代
元代
編撰人
書會才人

目錄

包待制陳州糶米作品簡介

編輯
包待制陳州糶米 包待制陳州糶米
《包待制陳州糶米》寫大宋年間,陳州大旱三年, 顆粒不收,人民飢至相食。朝廷派劉得中,楊金吾前去救災。他們不僅私自 抬高米價,大秤收銀、小鬥售米,大肆搜刮百姓。而且還用敕賜紫金錘打死同他們辨理的農民張古。張子小古上告到開封府。包拯微服暗訪,查 明事實真相,智斬了楊金吾,又讓小古以同樣的方式,用紫金錘擊死劉得中,為受害者雪冤。
《陳州糶米》不同於元代一般的公案戲。它涉及了廣泛、重大的社會問題和諸多的社會弊端。如社會的黑暗、皇帝的昏庸、吏治的腐敗、貪官的橫行,以及元代貧苦百姓在天災人禍交迫下的遭遇等。《陳州糶米》所牽動的社會面也是十分廣闊的。被告劉得中、楊金吾的背後是劉衙內,還有支持派他們去陳州救災的朝中諸大臣,甚至還包括那位昏庸的皇帝。打死人不償命的紫金錘、“赦活不赦死”的赦書,不都是出自那位昏庸的皇帝的手嗎?原告看似僅小古一人,實際上他得到包拯的支持,代表了全陳州的百姓。陳州連續乾旱三年,赤地千里,粒米無收。朝廷派劉衙內的兒子劉得中和女婿楊金吾,到陳州大開米倉,平價賣給災民。可是劉、楊二人把這次賑災善舉當作是發財良機,惡意抬高糧價,城裏平民張敝古為百姓出頭,與劉得中論理,竟被劉用紫金錘打死。張敝古的兒子進京向包拯告狀。包拯聞訊震怒,請求朝廷派他去陳州查明案情。在陳州路上,他化裝成農家老漢,沿途暗訪,終於查清了劉、楊二人的劣跡。後來,包拯設計巧妙潛入城中,抓獲了劉、楊二人,當堂開審,殺頭示眾。
《陳州糶米》中的包拯形象,是所有元代公案戲中塑造得最成功的。它沒有着力去刻畫包拯威儀萬千,鐵青着面孔,十分嚴肅的神態;也沒有過多地描寫他剛直不阿,鐵面無私,料事如神,任何再難的案件,只要到他手裏,都能很快得到正確解決的才智。在近現代舞台上,包拯的形象更是被公式化、臉譜化了。只要包拯在舞台上一亮相,就連三歲的孩子也能認出他來。首先在臉譜上給人留下一個鮮明的標誌——漆黑的臉上畫着一個月牙,人稱黑包公;前後左右四位聽差王朝、馬漢、張龍、趙虎緊緊相隨,外加一個書僮包興;貪官污吏、流氓罪犯,只要一見到他或看到他那無情的銅鍘,無不嚇得膽戰心涼;有時在包拯的形象上還加上一些神異迷信色彩。台灣電視連續劇《包青天》正是如此。
《陳州糶米》中的包拯,則是一位幽默風趣、平易近人的喜劇人物。喬裝私訪一段就洋溢着十分濃厚的民間喜劇色彩。包拯去陳州,沒有擺欽差大臣的架勢,鳴鑼開道,前呼後擁,威風凜凜地入城辦案。而是微服私訪,把自己打扮成莊户人家模樣。甚至幹着為妓女王粉蓮籠驢、扶上攙下的差事。就在這幽默、風趣,洋溢着一片喜劇性的氣氛中,輕鬆愉快地從“知情人”口中掌握了贓官劉得中、楊衙內的全部犯罪事實。到了接官亭,包拯又被吊在槐樹上,忍着極大的羞辱和痛苦,一聲不吭地聽仍其擺佈。為的也是進一步證實劉得中、楊衙內所犯下的罪行。作者在突出包拯幽默、風趣、平易近人性格特點的同時,也未忽視描寫他聰明、幹練,辦案乾脆利落的特點。包拯深知,他雖然掌握着皇帝賜予的勢劍金牌,可以先斬後奏。但憑他多年作官的經驗,在官官相衞,皇帝説了有時也不算數的社會里,勢劍金牌有時也不管用。更何況在劉得中、楊衙內的手中也握着御賜的紫金錘呢!因此,包拯在輯拿妓女王粉蓮的同時也把紫金錘弄到了手,作為劉得中、楊衙內作賤皇權的有力證據。並立即將楊金吾推出市曹斬首,又命小古用紫金錘將劉得中打死。等到皇帝的“赦活的不赦死的”赦書來到時,這一紙赦書不僅未能救活劉得中的命,反而保全了受害者小古。既表現出了包拯驚人的智慧,又寄託着人民的理想願望。
劇中對包拯的內心矛盾和複雜的思想活動也進行了細緻的描繪。多年的宦海生涯,使包拯十分明白,在奸邪當道的社會中,凡是敢與權豪勢要作對的忠臣賢士,大都慘遭屈死,沒有好的下場。比干、屈原不就是如此嗎?眼下的陳州糶米一案,就是一個要與權豪勢要劉衙內等作鬥爭的辣手問題。對他來説委實有力扛九鼎之難。因此,他想要急流勇退,辭官歸隱,“從今後,不幹已事休開口”。然而秉性剛直的包拯。聽完小古的訴狀後,立刻激起了他對權豪勢要的憤恨,一定要為百姓伸冤雪恨的念頭也油然而生。並馬上動身去陳州,“與陳州百姓每分憂”。通過這些內心活動的描寫,使包拯這個人物更具體生動,有血有肉,可敬可親。完全去掉了某些包公戲中將他神話的色彩。

包待制陳州糶米劇本

編輯
包待制陳州糶米

楔子
(沖末扮範學士領祗候上,詩云)博覽羣書貫九經,鳳凰池上顯崢嶸。殿前曾獻昇平策,獨佔鰲頭第一名。老夫姓範名仲淹,字希文。祖貫汾州人氏。自幼習儒,精通經史,一舉進士及第。隨朝數十載。謝聖恩可憐,官拜户部尚書,加授天章閣大學士之職。今有陳州官員申上文書來,説陳州亢旱三年,六料不收,黎民苦楚,幾至相食。是老夫入朝奏過。奉聖人的命,着老夫到中書省召集公卿商議,差兩員清廉的官,直至陳州開倉糶米,欽定五兩白銀一石細米。老夫早間已曾遣人,將眾公卿都請過了。令人,你在門外覷者,看有那一位老爺下馬,便來報咱知道。(祗候雲)理會的。(外扮韓魏公上,雲)老夫姓韓名琦,字稚圭,乃相州人也。自嘉祐中,某方二十一歲,舉進士及第。當有太史官奏曰“日下五色雲觀”。是以朝廷將老夫重任,官拜平章政事,加封魏國公。今日早朝而回,正在私宅中少坐,有範學士令人來請,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令人,報復去,道有韓魏公在於門首。(祗候做報科,雲)報的相公得知,有韓魏公來了也。(範學士雲)道有請。(見科)(範學士雲)老丞相請坐。(韓魏公雲)學士請老夫來,有何公事?(範學士雲)老丞相等眾大人來了時,有事商量。令人,門首再覷者。(祗候雲)理會的。(外扮呂夷簡上,雲)老夫姓呂,名夷簡。自登甲第以來,累蒙遷用,謝聖恩可憐,官拜中書同平章事之職。今早有範天章學士,令人來請,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令人,報復去,道有呂夷簡下馬也。(祗候報科,雲)報的相公得知,有呂平章來了也。(範學士雲)道有請。(見科)(呂夷簡雲)呀,老丞相先在此了。學士今日請小官來,有何事商議?(範學士雲)老丞相請坐,待眾大人來全了呵,有事計議。(淨扮劉衙內上,詩云)花花太歲為第一,浪子喪門世無對。聞着名兒腦也疼,則我是有權有勢劉衙內。小官劉衙內是也。我是那權豪勢要之家,累代簪纓之子。打死人不要償命,如同房檐上揭一個瓦。我正在私宅中閒坐,有範天章學士令人來請,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去。説話中間,可早來到也。令人,報復去,説小官來了也。(祗候報科,雲)報的相公得知,有劉衙內在於門首。(範學士雲)道有請。(見科)(劉衙內雲)眾老丞相都在此。學士,喚俺眾官人每來,有何事商議?(範學士雲)衙內請坐,小官請眾位大人,別無甚事。今有陳州官員申將文書來,説陳州亢旱不收,黎民苦楚。老夫入朝奏過,奉聖人的命,着差兩員清廉的官,直至陳州開倉糶米。欽定五兩白銀一石細米。老夫請眾大人來商議,可着誰人去陳州為倉官糶米者?(韓魏公雲)學士,此乃國家緊急濟民之事,須選那清忠廉幹之人,方才去的。(呂夷簡雲)老丞相道的極是。(範學士雲)衙內,你可如何主意?(劉衙內雲)眾大人在上。據小官舉兩個最是清忠廉乾的人,就是小官家中兩個孩兒。一個是女婿楊金吾,一個是小衙內劉得中。着他兩個去,並無疏失。大人意下如何?(範學士雲)老丞相,衙內保舉他兩個孩兒,一個是小衙內,一個是女婿楊金吾,到陳州糶米去。老夫不曾見衙內那兩個孩兒,就煩你喚將那兩個來,老夫試看咱。(劉衙內雲)令人,與我喚將兩個孩兒來者。(祗候雲)理會的。兩個舍人安在?(淨扮小衙內、醜扮楊金吾上)(小衙內詩云)湛湛青天則俺識,三十六丈零七尺;踏着梯子打一看,原來是塊青白石。俺是劉衙內的孩兒,叫做劉得中;這個是我妹夫楊金吾。俺兩個全仗俺父親的虎威,拿粗挾細,揣歪捏怪,幫閒鑽懶,放刁撒潑,那一個不知我的名兒!見了人家的好玩器好古董,不論金銀寶貝,但是值錢的,我和俺父親的性兒一般,就白拿白要,白搶白奪。若不與我呵,就踢就打,就撏毛,一交別番倒,剁上幾腳。揀着好東西揣着就跑,隨他在那衙門內興詞告狀。我若怕他,我就是癩蝦蟆養的。今有父親呼喚,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去。(楊金吾雲)哥哥,今日父親呼喚,要着俺兩個那裏辦事去?管請就做下了。可早來到也。令人,報復去,道有我劉大公子同妹夫楊金吾下馬也。(祗候報科,雲)報的相公得知,有二位舍人來了也。(範學士雲)着他過來。(祗候雲)着過去。(小衙內同楊金吾做見科,雲)父親喚我二人來有何事?(劉衙內雲)您兩個來了也,把體面見眾大人去咱。(範學士雲)衙內,這兩個便是你的孩兒?老夫看了這兩個模樣動靜,敢不中去麼?(劉衙內雲)眾大人和學士聽我説,難道我的孩兒我不知道。小官保舉的這兩個孩兒,清忠廉幹,可以糶米去的。(韓魏公雲)學士,這兩個定去不的。(劉衙內雲)老丞相,豈不聞“知子莫若父”,他兩個去的。(呂夷簡雲)此事只憑天章學士主張。(劉衙內雲)學士,小官就立下一紙保狀,保我這兩個孩兒糶米去。若有差遲,連着小官坐罪便了。(範學士雲)既然衙內保舉,您二人望闕跪者。聽聖人的命,因為陳州亢旱不收,黎民苦楚,差您二人去陳州開倉糶米,欽定五兩白銀一石細米。則要你奉公守法,束杖理民。今日是吉日良辰,便索長行。望闕謝了天恩者。(小衙內同楊金吾做拜科,雲)多謝了眾位大老爺抬舉!我這一去冰清玉潔,幹事回還,管着你們喝彩也。(做出門科)(劉衙內背雲)孩兒也,您近前來。論咱的官位可也勾了,止有家財略略少些。如今你兩個到陳州去,因公幹私,將那學士定下的官價,五兩白銀一石細米,私下改做十兩銀子一石,米里面再插上些泥土糠秕,則還他個數兒罷。鬥是八升的鬥,秤是加三的秤,隨他有甚麼議論到學士根前,現放着我哩。你兩個放心的去。(小衙內雲)父親,我兩個知道,你何須説,我還比你乖哩。則一件,假似那陳州百姓每不伏我呵,我可怎麼整治他?(劉衙內雲)孩兒,你也説的是,我再和學士説去。(做見學士科,雲)學士,則一件兩個孩兒陳州糶米去。那裏百姓刁頑,假若不伏我這兩個孩兒,卻怎生整治他?(範學士雲)衙內,投至你説時,老夫先在聖人根前奏過了也。若陳州百姓刁頑呵,有敕賜紫金錘,打死勿論。令人快捧過來。衙內,兀的便是紫金錘,你將去交付那個孩兒,着他小心在意者。(小衙內雲)則今日領着大人的言語,便往陳州開倉,走一遭去來。(詩云)議定五兩糶一石,改做十兩落他些,父親保舉無差謬,則我兩人原是惡贓皮。(同楊金吾下)(劉衙內雲)學士,兩個孩兒去了也。(範學士雲)劉衙內,你兩個孩兒去了也。(唱)
【仙呂】【賞花時】只為那連歲災荒料不收,致使的一郡蒼生強半流,因此上糶米去陳州。你將着孩兒保奏,不知他可也分得帝王憂?
(雲)令人,將馬來,老夫回聖人的話去也。(同劉下)(韓魏公雲)老丞相,看這兩個到的陳州,那裏是濟民,必然害民去也。異日若本州具奏將來。老夫另有個主意。(呂夷簡雲)全仗老丞相為國救民。
(韓魏公雲)範學士已入朝回聖人的話去了,咱和你且歸私宅中去來。(詩云)賑濟饑荒事不輕,須憑廉幹救蒼生。(呂夷簡詩云)他時若有風聞入,我和你一一還當奏聖明。(同下)
第一折
(小衙內同楊金吾引左右捧紫金錘上,詩云)我做衙內真個俏,不依公道則愛鈔,有朝事發丟下頭,拼着帖個大膏藥。小官劉衙內的孩兒小衙內,同着這妹夫楊金吾兩個,來到這陳州開倉糶米。父親的言語,着俺二人糶米,本是五兩銀子一石,改做十兩銀子一石;鬥裏插上泥土糠秕,則還他個數兒;鬥是八升小鬥,秤是加三大秤。如若百姓們不服,可也不怕,放着有那欽賜的紫金錘哩。左右,與我喚將斗子來者。(左右雲)本處斗子安在?(二醜斗子上,詩云)我做斗子十多羅,覓些倉米養老婆,也非成擔偷將去,只在斛裏打雞窩,俺兩個是本處倉裏的斗子。上司見我們本分老實,一顆米也不愛,所以積年只用俺兩個。如今新除將兩個倉官來。説道十分利害,不知叫我們做甚麼?須索見他走一遭去。(做見科,雲)相公,喚小人有何事?(小衙內雲)你是斗子,我分付你:現有欽定價,是十兩銀子一石米,這個數內我們再剋落一毫不得的;只除非把那鬥秤私下換過了,鬥是八升的小鬥,秤是加三的大秤。我若得多的,你也得少的,我和你四六家分。(大斗子云)理會的。正是這等,大人也總成俺兩個斗子,圖一個小富貴。如今開了這倉,看有甚麼人來。(雜扮糴米百姓三人同上,雲)我每是這陳州的百姓,因為我這裏亢旱了三年,六料不收,俺這百姓每好生的艱難。幸的天恩,特地差兩員官來這裏開倉賣米。聽的上司説道,欽定米價是五兩白銀糶一石細米,如今又改做了十兩一石,米里又插上泥土糠秕;出的是八升的小鬥,入的又是加三的大秤。我們明知這個買賣難和他做,只是除了倉米又沒處糴米,教我們怎生餓得過!沒奈何,只得各家湊了些銀子,且買些米去救命。可早來到了也。(大斗子云)你是那裏的百姓?(百姓雲)我每是這陳州百姓,特來買米的。(小衙內雲)你兩個仔細看銀子,別樣假的也還好看,單要防那“四堵牆”,休要着他哄了。(二斗子云)兀那百姓,你湊了多少銀子來糴米?(百姓雲)我眾人則湊得二十兩銀子。(大斗子云)拿來上天平彈着。少少少,你這銀子則十四兩。(百姓雲)我這銀子還重着五錢哩。(小衙內雲)這百姓每刁潑,拿那金錘來打他娘。(百姓雲)老爺不要打,我每再添上些便了。(大斗子云)你趁早兒添上,我要和官四六家分哩。(百姓做添銀科,雲)又添上這六兩。(二斗子云)這也還少些兒,將就他罷。(小衙內雲)既然銀子足了,打與他米去。(二斗子云)一斛,兩斛,三斛,四斛。(小衙內雲)休要量滿了,把斛放趄着,打些雞窩兒與他。(大斗子云)小人知道,手裏趕着哩。(百姓雲)這米則有一石六鬥,內中又有泥土糠皮,舂將來則勾一石多米。罷罷罷,也是俺這百姓的命該受這般磨滅。正是醫的眼前瘡,剜卻心頭肉。(同下)(正末扮張忄敝古同孩兒小忄敝古上,詩云)窮民百補破衣裳,污吏春衫拂地長;稼穡不知誰壞卻,可教風雨損農桑。老漢陳州人氏,姓張,人見我性兒不好,都喚我做張忄敝古。我有個孩兒張仁。為因這陳州缺少米糧,近日差的兩個倉官來。傳聞欽定的價是五兩白銀一石細米,着賑濟俺一郡百姓;如今兩位倉官改做十兩銀子一石細米,又使八升小鬥,加三大秤。莊院裏攢零合整,收拾的這幾兩銀子糴米,走一遭去來。(小忄敝古云)父親,則一件,你平日間是個性兒古忄敝的人,倘若到的那買米處,你休言語則便了也。(正末雲)這是朝廷救民的德意,他假公濟私,我怎肯和他幹罷了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則這官吏知情,外合裏應,將窮民並。點紙連名,我可便直告到中書省。
(小忄敝古云)父親,咱遇着這等官府也説些甚麼!(正末唱)
【混江龍】做的個上樑不正,只待要損人利己惹人憎。他若是將叫刁蹬,休道我不敢掀騰。柔軟莫過溪澗水,到了不平地上也高聲。他也故違了皇宣命,都是些吃倉廒的鼠耗,咂膿血的蒼蠅。
(雲)可早來到也。(做見斗子科)(大斗子云)兀那老子,你來糴米,將銀子來我秤。(正末做遞銀子科,雲)兀的不是銀子。(大斗子做秤銀子科,雲)兀那老的,你這銀子則八兩。(正末雲)十二兩銀子,則秤的八兩,怎麼少偌多?(小忄敝古云)哥,我這銀子是十二兩來,怎麼則秤八兩?你也放些心平着。(二斗子云)這廝放屁!秤上現秤八兩,我吃了你一塊兒那?(正末雲)嗨,本是十二兩銀子,怎麼秤做八兩?(唱)
【油葫蘆】則這攢典哥哥休強挺,你可敢教我親自秤?(大斗子云)這老的好無分曉,你的銀子本少,我怎好多秤了你的?只頭上有天哩。(正末唱)今世人那個不聰明,我這裏轉一轉,如上思鄉嶺;我這裏步一步,似入琉璃井。(大斗子云)則這般秤,八兩也還低哩。(正末唱)秤銀子秤得高,(做量米科)(二斗子云)我量與你米,打個雞窩,再?了些。(小忄敝古云)父親,他那邊又?了些米去了。(正末唱)哎!量米又量的不平。元來是八升口叚小鬥兒加三秤。只俺這銀子短二兩,怎不和他爭?
(大斗子云)我這兩個開倉的官,清耿耿不受民財,乾剝剝則要生鈔,與民做主哩。(正末雲)你這官人是甚麼官人?(二斗子云)你不認的,那兩個便是倉官。(正末唱)
【天下樂】你比那開封府包龍圖少四星。(大斗子云)兀那老子休要胡説,他兩個是權豪勢要的人,休要惹他。(正末唱)賣弄你那官清法正行,多要些也不到的擔罪名。(二斗子云)這米還尖,再抓了些者。(小忄敝古云)父親,他又□了些去了。(正末唱)這壁廂去了半鬥,那壁廂□了幾升,做的一個輕人來還自輕。
(二斗子云)你掙着口袋,我量與你麼。(正末雲)你怎麼量米哩?俺不是私自來糴米的。(大斗子云)你不是私自來糴米,我也是奉官差,不是私自來糶米的。(正末唱)
【金盞兒】你道你奉官行,我道你奉私行。俺看承的一合米關着八九個人的命,又不比山麋野鹿眾人爭。你正是餓狼口裏奪脆骨,乞兒碗底覓殘羹。我能可折升不折鬥,你怎也圖利不圖名?
(大斗子云)這老子也無分曉,你怎麼罵倉官?我告訴他去來。(大斗子做稟科)(小衙內雲)你兩個斗子,有甚麼話説?(大斗子云)告的相公得知,一個老子來糴米,他的銀子又少,他倒罵相公哩。(小衙內雲)拿過那老子來。(正末做見科)(小衙內雲)你這個虎刺孩作死也!你的銀子又少,怎敢罵我?(正末雲)你這兩個害民的賊,於民有損,為國無益。(大斗子云)相公,你看小人不説謊,他是罵你來麼?(小衙內雲)這老匹夫無禮,將紫金錘來打那老匹夫。(做打正末科)(小忄敝古做拴頭科,雲)父親精細者!我説甚麼來?我着你休言語,你吃了這一金錘。父親,眼見的無那活的人也!(楊金吾雲)打的還輕,依着我性,則一下打出腦漿來,且着他包不成網兒。(正末做漸醒科)(唱)
【村裏迓鼓】只見他金錘落處,恰便似轟雷着頂,打的來滿身血迸,教我呵怎生扎掙。也不知打着的是脊樑,是腦袋,是肩井;但覺的刺牙般酸,剜心般痛,剔骨般疼。哎喲,天那!兀的不送了我也這條老命!
(雲)我來買米,如何打我,(小衙內雲)把你那性命則當根草,打甚麼不緊!是我打你來,隨你那裏告我去。(小忄敝古云)父親也,似此怎了?(正末唱)
【元和令】則俺個糴米的有甚罪名?和你這糶米的也不乾淨。(小衙內雲)是我打你來,沒事沒事,由你在那裏告我。(正末唱)現放着徒流笞杖,做不嚴刑。卻不道家家門外千丈坑,則他這得填平處且填平,你可也被人推更不輕。
(楊金吾雲)俺兩個清似水,白如面,在朝文武,誰不稱讚我的。(正末唱)
【上馬嬌】哎,你個蘿蔔精,頭上青(小衙內雲)看起來我是野菜,你怎麼罵我做蘿蔔精?(正末唱)坐着個愛鈔的壽官廳,麪糊盆裏專磨鏡。(楊金吾雲)俺兩個至一清廉有名的。(正末唱)哎,還道你清。清賽玉壺冰。
(小衙內雲)怕不是皆因我二人至清,滿朝中臣宰舉保將我來的。(正末唱)
【勝葫蘆】都只待遙指空中雁做羹,那個肯為朝廷。(楊金吾雲)你那老匹夫,把朝廷來壓我哩。我不怕,我不怕。(正末唱)有一日受法餐刀正典刑,恁時節,錢財使罄。人亡家家破,方悔道不廉能。
(小衙內雲)我見了那窮漢似眼中疔,肉中刺,我要害他,只當捏爛柿一般,值個甚的。(正末雲)噤聲!(唱)
【後庭花】你道窮民是眼內疔,佳人是頦下癭。(帶雲)難道你家沒王法的?(唱)便容你酒肉攤場吃,誰許你金銀上秤秤?(雲)孩兒,你也與我告去。(小忄敝古云)父親。你看他這般權勢,只怕告他不得麼。(正末唱)兒也你快去告,不須驚。(小忄敝古云)父親要告他,指誰做證見?(正末唱)只指着紫金錘專為照證。(小忄敝古云)父親,證見便有了,卻往那裏告他去?(正末唱)投詞院直至省,將冤屈叫幾聲,訴出咱這實情,怕沒有公與卿,必然的要準行。(小忄敝古云)若是不準,再往那裏告他?(正末唱)任從他賊醜生,百般家着智能。遍衙門告不成。也還要上登聞將怨鼓鳴。
【青哥兒】雖然是輸贏輸贏無定,也須知報應報應分明。難道紫金錘就好活打殺人性命?我便死在幽冥,決不忘情,待告神靈,拿到階庭,取下詔承,償俺殘生,苦恨才平。若不沙則我這雙兒鶻鴒也似眼中睛,應不瞑。
(雲)孩兒,眼見得我死了也,你與我告去。(小忄敝古云)您孩兒知道。(正末雲)這兩個害民的賊,請了官家大俸大祿,不曾與天子分憂,倒來苦害俺這裏百姓。天那!(唱)
【賺煞尾】做官的要了錢便糊突,不要錢方清正。多似你這貪污的,枉把皇家祿清。(帶雲)你這害民的賊,也想一想差你開倉糶米,是為着何來?(唱)兀的賑濟饑荒你也該自省,怎倒將我一錘兒打壞天靈?(小忄敝古云)父親,我幾時告去?(正末唱)則今日便登程,直到王京,常言道“廝殺無如父子兵”。揀一個清耿耿明朗朗官人每告整,和那害民的賊徒折證。(小忄敝古云)父親。可是那一位大衙門告他去?(正末嘆雲)若要與我陳州百姓除了這害呵。(唱)則除是包龍圖那個鐵面沒人情。(下)
(小忄敝古哭科,雲)父親亡逝已過,更待干罷。我料着陳州近不的他,我如今直至京師,揀那大大的衙門裏告他去。(詩云)盡説開倉為救荒,反教老父一身亡。此生不是空桑出。不報冤仇不姓張。(下)(小衙內雲)斗子,那老子要告俺去。我算着就告到京師,放着我老子在哩。況那範學士是我老子的好朋友,休説打死一個,就打死十個,也則當五雙。俺兩個別無甚事,都去狗腿灣王粉頭家裏喝酒去來。一了説,倉廒府庫,抹着便富。王粉頭家,不誤主顧。(下)
第二折
(範學士領祗侯上,雲)老夫范仲淹。自從劉衙內保舉他兩個孩兒去陳州開倉糶米,誰想那兩個到的陳州,貪贓壞法,飲酒非為。奉聖人的命,着老夫再差一員正直的去陳州,結斷此一樁公事,就敕賜勢劍金牌,先斬後聞。今日在此議事堂中,與眾公卿聚議,怎麼這早晚還不見來。令人,門首覷着,若來時,報復我知道。(祗侯雲)理會的。(韓魏公上,雲)老夫韓魏公,今有範天章學士在於議事堂,令人來請。不知有甚事?須索去走一遭。可早來到這門首也。(祗侯報雲)韓魏公到。(範學士雲)道有請。(韓魏公做見科)(範學士雲)老丞相來了也,請坐。(呂夷簡上,雲)老夫呂夷簡。正在私宅閒坐,有範學士在於議事堂,令人來請,須索去走一遭。不覺早來到了也。(祗侯報雲)呂平章到。(範學士雲)道有請。(呂夷簡見科,雲)老丞相在此。學士,今日請老夫果有何事?(範學士雲)二位老丞相,則因為前者陳州糶米一事,劉衙內舉保他那兩個孩兒做倉官去,如今在那裏貪贓壞法,飲酒非為。奉聖人的命,教老夫在此聚會眾多臣宰,舉一個正直的官員前去陳州,結斷此事。只等眾大人來全了時,同舉一位咱。(韓魏公雲)想學士必已得人,某等便當舉薦。(小忄敝古上,雲)自家小忄敝古。俺和父親同去糴米,不想被兩個倉官將俺父親打死了。俺父親臨死之時,着我告包待制去。見説是個白髭鬚的老兒。我來到這大街上等着,看有甚麼人來。(劉衙內上,雲)小官劉衙內。自從兩小孩兒去陳州糶米,至今音信皆無。早間有範學士着人來請我,不知又是甚麼事?須索走一遭去者(小忄敝古云)這個白髭鬚的老兒,敢是包待制?我試迎着告咱。(做跪科)(劉衙內雲)兀那小的,你有甚麼冤枉的事?我與你做主。(小忄敝古云)我是陳州人氏,俺爺兒兩個將着十二兩銀子糴米去,被那倉官將俺父親則一金錘打死了。那裏無人敢近他,爺爺敢是包待制麼?與小的每做主咱。(劉衙內雲)兀那小的,則我便是包待制。你休去別處告,我與你做主。你且一壁有者。(小忄敝古起科,雲)理會的。(劉衙內背雲)嗨,我那兩個小丑生,敢做下來也!令人,報復去,道有劉衙內在於門首。(祗侯雲)劉衙內到。(劉衙內做見科)(範學士雲)衙內,你保舉的兩個好清官也!(劉衙內雲)學士,我那兩個孩兒果然是好清官,實不敢欺。(範學士雲)衙內,老夫打聽的,你兩個孩兒到的陳州,則是飲酒非為,不理正事。貪贓壞法,苦害百姓。你知麼?(衙內雲)老丞相休聽人的言語,我保舉的人,並無這等勾當。(範學士雲)二位老丞相,他還不信哩。(小忄敝古問祗侯雲)哥哥,恰才那進去的,敢是包待制爺爺麼?(祗侯雲)則他是劉衙內,你要問包待制還不曾來哩。(小忄敝古云)天那!我要告這劉衙內,誰想正投在老虎口裏,可不我死也!(正末扮包待制領張千上,雲)老夫姓包名拯,字希文。本貫金斗郡四望鄉老兒村人氏。官拜龍圖閣待制,正授南衙開封府尹之職。奉聖人的命,上五南採訪已回。須索到議事堂中,見眾公卿,走一遭去來。(張千雲)想老相公為官,多早晚升廳?多早晚退衙?老相公試説一遍,與您孩兒聽咱。(正末唱)
【正宮】【端正好】自從那雲滾滾卯時初,直至日淹淹的申牌後,剛則是無倒斷簿,領埋頭。更被那紫襴袍拘束的我難抬手。我把那為官事都參透。
【滾繡球】待不要錢呵,怕違了眾情;待等要錢呵,又不是咱本謀。只這月俸錢做咱每人情不彀。(張千雲)老相公平日是個不避權豪勢要之人也。(正末唱)我和那權豪每結下些山海也似冤仇:曾把個魯齋郎斬市曹,曾把個葛監軍下獄囚,剩吃了些眾人每毒咒。(張千雲)老相公,如今雖然年老,志氣還在哩。(正末唱)到今日一筆都勾。從今後不干己事休開口,我則索會盡人間只點頭,倒大來優遊。
(雲)可早來到議事堂門首也。張千,接下馬者。(小忄敝古云)我問人來説,這個便是包待制。(做跪叫科,雲)冤屈也!爺爺與孩兒每做主咱。(正末雲)兀那小的,你那裏人氏?有甚麼冤枉事?你實説來,老夫與你做主。(小忄敝古云)孩兒每陳州人氏,嫡親的父子二人。父親是張忄敝古。今有兩個官人,在陳州開倉糶米,欽定五兩銀子一石,他改做十兩一石。俺一家兒苦湊得十二兩銀子買米,他則秤的八兩。俺父親向前分辨去,他着那紫金錘一錘打死。孩兒要去聲冤告狀,盡道他是權豪勢要之家,人都近不的他。俺父親臨死之時,曾説道:“孩兒,等我命終,你直至京師尋着包待制爺爺那裏告去。”我投至的見了爺爺,就是撥雲見日,昏鏡重磨,須與孩兒每做主咱。(詩云)本待將衷情細數,奈哽咽吞聲莫吐;紫金錘打死親爺,委實是含冤受苦。(正末雲)你且一壁有者。(小忄敝古扯正末科,雲)爺爺不與孩兒做主,誰做主咱?(正末雲)我知道了也。(三科了)(正末雲)令人,報復去,道有包待制在於門首。(祗侯報雲)有包待制來了也(範學士雲)好好,包龍圖來了,快有請。(正末做見科)(韓魏公雲)待制五南採訪初回,鞍馬上勞神也。(正末雲)二位老丞相和學士治事不易。(劉衙內雲)老府尹遠路風塵。(正末雲)衙內恕罪。(衙內背雲)這老子怎麼瞅我那一眼,敢是見那個告狀的人來?我則做不知道。(正末雲)老夫上五南採訪回來,昨日見了聖人,今日特特的拜見二位老丞相和學士來。(範學士雲)不知待制多大年紀為官?如今可多大年紀?請慢慢的説一遍,某等敬聽。(正末雲)學士問老夫多大年紀為官,如今有多大年紀。學士不嫌絮煩,聽老夫慢慢的説來。(唱)
【倘秀才】我從那及第時三十五六,我如今做官到七十也那八九。豈不聞“人到中年萬事休”。我也曾觀唐漢,看春秋,都是俺為官的上手。
(範學士雲)待制做許多年官也,歷事多矣。(呂夷簡雲)待制為官,盡忠報國,激濁揚清。如今朝裏朝外權豪勢要之家,聞待制大名,誰不驚懼。誠哉,所謂古之直臣也。(正末雲)量老夫何足掛齒,想前朝有幾個賢臣,都皆屈死,似老夫這等粗直,終非保身之道。(範學士雲)請待制試説一遍咱。(正末唱)
【滾繡球】有一個楚屈原在江上死,有一個關龍逢刀下休,有一個紂比干曾將心剖,有一個未央宮屈斬了韓侯。(呂夷簡雲)待制,我想張良坐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輔佐高祖,定了天下。見韓信遭誅,彭越被醢,遂辭去侯爵願從赤松子遊,真有先見之明也。(正末唱)那張良呵若不是疾歸去,(韓魏公雲)那越國范蠡,扁舟五湖,卻也不弱。(正末唱)那范蠡呵若不是暗奔走,這兩個都落不的完全屍首。我是個漏網魚,怎再敢吞鈎?不如及早歸山去,我則怕為官不到頭,枉了也幹求。
(雲)二位老丞相和學士,老夫年邁,不能為官。到來日見了聖人,就告致仕閒居也。(範學士雲)待制,你差了也。如今朝中似待制這等清正的,能有幾人?況年紀尚未衰邁,正好為官,因何便告致仕那?(正末雲)學士,老夫自有説的事。(劉衙內雲)老府尹説的是年紀老了,如今棄了官告致仕閒居,倒快活也。(範學士雲)老相公有甚麼事要説老夫聽咱?(正末唱)
【呆骨朵】老人有件事向君王陳奏,只説那權豪每是俺敵頭。(範學士雲)那權豪的,老相公待要怎麼?(正末唱)他便似打家的強賊。俺便似看家的惡狗。他待要些錢和物,怎當的這狗兒緊追逐。只願俺今日死,明日亡,慣的他千自在,百自由。
(範學士雲)待制,你且回私宅中去者。老夫在此,別有商議。(正末做辭科,雲)二位老丞相和學士恕罪,老夫告回也。(做出門科)(小忄敝古在門首跪叫科,雲)爺爺與孩兒做主咱!(正末雲)我險些兒忘了這一件事。兀那小的,你先回去,我隨後便來也。(小忄敝古謝科,雲)既然今日見了包待制,必然與我做主。他教我先回去,則今日不敢久停久住,便索先上陳州等他去來。(詩云)我今日得見龍圖,告父親屈死無辜,轉陳州等他來到,也把紫金錘打那囚徒。(下)(正末做回身再入科)(範學士雲)待制去了,為何又回來也?(正末雲)老夫欲要回去,聽的陳州一郡濫官污吏,甚是害民,不知老相公曾差甚麼能事官員陳州去也不曾?(韓魏公雲)學士先曾委了兩員官去了。(正末雲)可是那兩員官去來?(範學士雲)待制不知,自你上五南採訪去了。朝中一時乏人,差着劉衙內的兒子劉得中,女婿楊金吾,到陳州糶米去,好久不見來回話哩。(正末雲)見説陳州一郡官吏貪污,黎民頑魯,須再差一員去陳州考察官吏,安撫黎民,可不好也。(韓魏公雲)待制不知,今日聚集俺多官,正為此事。(範學士雲)奉聖人的命,着老夫再差一員清正的官去陳州,一來糶米,二來就勘斷這樁事。老夫想別人去,可也幹不的事,就煩待制一行,意下如何?(正末雲)老夫去不的。(呂夷簡雲)待制去不的,可着誰去?(範學士雲)待制堅意不肯去,劉衙內,你讓待制這一遭。他若不去,你便去。(衙內雲)小官理會的。老府尹到陳州走一遭去,打甚麼不緊?(正末雲)既然衙內着老夫去。我看衙內的麪皮。張千,準備馬,便往陳州走一遭去來。(劉衙內做驚科,背雲)哎喲!若是這老子去呵,那兩個小的怎了也!(正末唱)
【脱布衫】我從來不劣方頭,恰便似火上澆油,我偏和那打勢力的官人每卯酉,謝大人向朝中保奏。
(劉衙內雲)我並不曾保奏你哩。(正末唱)
【小梁州】我一點心懷社稷愁,(雲)張千,將馬來。(張千雲)理會的。(正末唱)則今日便上陳州,既然心去意難留。他每都穿連透,我則怕關節兒枉生受。
(雲)二位老丞相和學士聽者:老夫去則去,倘有權豪勢要之徒,難以處治,着老夫怎處?(範學士雲)待制再也不必過慮,聖人的命,敕賜與你勢劍金牌,先斬後聞。請待制受了勢劍金牌,便往陳州去。(正末唱)
【幺篇】謝聖人肯把黎民救,這劍也,到陳州怎肯幹休,敢着你吃一會家生人肉。哎!看那個無知禽獸,我只待先斬了逆臣頭。
(劉衙內雲)老府尹若到陳州,那兩個倉官,可是我家裏小的,看我分上看覷咱。(正末做看劍,雲)我知道,我這上頭看覷他。(做三科)(衙內雲)老府尹好沒面情,我兩次三番與你陪話,你看着這勢劍,説這上頭看覷他。你敢殺了我兩個小的?論官職我也不怕你,論家財我也受用似你。(正末雲)我老夫怎比得你來。(唱)
【耍孩兒】你積趲的金銀過北斗,你指望待天長地久。看你那於家為國下場頭,出言語不識娘羞。我須是筆尖上掙□來的千鍾祿,你可甚劍鋒頭博換來的萬户侯。(衙內雲)老府尹。我也不怕你。(正末唱)你那裏休誇口,你雖是一人為害,我與那陳州百姓每分憂。
(劉衙內雲)老府尹,你不知這倉官也不好做。(正末雲)倉官的弊病,老夫盡知。(衙內雲)你知道時,你説倉官的弊病咱。(正末呵)
【煞尾】河涯邊趲運下些糧,倉廒中囤塌下些籌,只要肥了你私囊,也不管民間瘦。(帶雲)我如今到那裏呵。(唱)敢着他收了蒲藍罷了鬥。(同張千下)
(劉衙內雲)列位老相公,這樁事不好了。這老子到那裏時,將俺這兩個小的肯幹罷了也。(韓魏公雲)衙內,不妨事,你只與學士計較,老夫和呂丞相先回去也。(詩云)衙內心中莫要慌,天章學士慢商量;(呂夷簡詩云)鳳凰飛上梧桐樹,自有傍人道短長。(同下)(範學士雲)劉衙內,你放心。老夫就到聖人根前説過,着你親身為使命告一紙文書,則赦活的不赦死的。包你沒事便了。(衙內雲)既如此,多謝了學士。
(範學士雲)你跟着老夫見聖人走一遭去來。(詩云)莫愁包待制,先請赦書來;(劉衙內詩云)全憑半張紙,救我一家災。(同下)
第三折
(小衙內同楊金吾上)(小衙內詩云)日間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不吃驚。自家劉衙內孩兒。俺二人自從到陳州開倉糶米,依着父親改了價錢,插上糠土,剋落了許多錢鈔,到家怎用得了。這幾日只是吃酒耍子。聽知聖人差包待制來了。兄弟,這老兒不好惹,動不動先斬後聞。這一來,則怕我們露出馬腳來了。我們如今去十里長亭,接老包走一遭去。(詩云)老包姓兒亻少,蕩他活的少;若是不容咱,我每則一跑。(同下)(張千背劍上)(正末騎馬做聽科)(張千雲)自家張千的便是。我跟着這包待制大人,上五南路採訪回來,如今又與了勢劍金牌,往陳州糶米去。他在這後面,我可在前面,離的較遠。你不知這位大人清廉正直,不愛民財,雖然錢物不要,你可吃些東西也好。他但是到的府州縣道,下馬升廳,那官人里老安排的東西,他看也不看。一日三頓,則吃那落解粥。你便老了吃不得,我是個後生家。我兩隻腳伴着四個馬蹄子走,馬走五十里,我也跟着走五十里,馬走一百里,我也走一百里。我這一頓落解粥,走不到五里地面,早肚裏飢了。我如今先在前面,到的那人家裏,我則説,“我是跟包待制大人的,如今往陳州糶米去,我揹着的是勢劍金牌,先斬後聞,你快些安排下馬飯我吃。”肥草雞兒,茶渾酒兒,我吃了那酒,吃了那肉,飽飽兒的了。休説五十里,我咬着牙直走二百里,則有多哩。嗨!我也是個傻弟子孩兒!又不曾吃個,怎麼兩片口裏劈溜撲刺的,猛可裏包待制大人後面聽見,可怎了也!(正末雲)張千,你説甚麼哩?(張千做怕科,雲)孩兒每不曾説甚麼。(正末雲)是甚麼“肥草雞兒”?(張千雲)爺,孩兒每不曾説甚麼“肥草雞兒”。我才則走哩,遇着個人,我問他“陳州有多少路?”他説道“還早哩”。幾曾説甚麼“肥草雞兒”?(正末雲)是甚麼茶渾酒兒?(張千雲)爺,孩兒每不曾説甚麼茶渾酒兒”。我走着哩,見一個人,問他“陳州那裏去”?他説道線也似一條直路,你則故走。孩兒每不曾説甚麼“茶渾酒兒”。(正末雲)張千,是我老了,都差聽了也。我老人家也吃不的茶飯,則吃些稀粥湯兒。如今在前頭有的盡你吃,盡你用,我與你那一件厭飫的東西。(張千雲)爺,可是甚麼厭飫的東西?(正末雲)你試猜咱。(張千雲)爺説道“前頭有的盡你吃,盡你用”,又與我一件兒厭飫的東西。敢是苦茶兒?(正末雲)不是。(張千雲)蘿蔔簡子兒?(正末雲)不是。(張千雲)哦,敢是落解粥兒?(正末雲)也不是。(張千雲)爺,都不是,可是甚麼?(正末雲)你脊樑上揹着的是甚麼?(張千雲)揹着的是劍。(正末雲)我着你吃那一口劍。(張千怕科,雲)爺,孩兒則吃些落解粥兒倒好。(正末雲)張千,如今那普天下有司官吏,軍民百姓,聽的老夫私行,也有那歡喜的,也有那煩惱的。(張千雲)爺不問,孩兒也不敢説。如今百姓每聽的包待制大人到陳州糶米去,那個不頂禮。都説“俺有做主的來了!這般歡喜,可是為何?(正末雲)張千也,你那裏知道,聽我説與你咱。(唱)
【南呂】【一枝花】如今那個差的民户喜,也有那幹請俸的官人每怨。急切裏稱不了包某的心,百般的納不下帝王宣,我如今暮景衰年,鞍馬上實勞倦。如今那普天下人盡言道:“一個包龍圖暗暗的私行,唬得些官吏每兢兢打戰。”
【梁州第七】請俸祿五六的這萬貫,殺人到三二十年,隨京隨府隨州縣。自從俺仁君治世,老漢當權,經了這幾番刷卷,備細的究出根原。都只是莊農每爭競桑田,弟兄每分另家緣。俺俺俺,宋朝中大小官員;他他他,剩與你財主每追徵了些利錢;您您您,怎知道窮百姓苦懨懨叫屈聲冤,如今的離陳州不遠,便有人將咱相凌賤,你也則詐眼兒不看見;騎着馬,揣着牌,自向前,休得要擺袖揎拳。
(雲)張千,離陳州近也,你轉着馬?揣着牌,先進城去,不要作踐人家。(張千雲)理會的。爺,我騎着馬去也。(正末雲)張千,你轉來,我再分付你:我在後面,如有人欺負我,打我,你也不要來勸,緊記者。(張千雲)理會的。(張千做去科)(正末雲)張千,你轉來。(張千雲)爺,有的説就馬上説了罷。(正末雲)我分付的緊記者。(張千雲)爺,我先進城去也。(下)
(搽旦王粉蓮趕驢上,雲)自家王粉蓮的便是。在這南關裏狗腿灣兒住。不會別的營生買賣,全憑着賣笑求食。俺這此處有上司差兩個開倉糶米官人來,一個是楊金吾,一個是劉小衙內。他兩個在俺家裏使錢,我要一奉十,好生撒饅。他是權豪勢要,一應閒雜人等,再也不敢上門來。俺家盡意的奉承他,他的金銀錢鈔可也都使盡俺家裏。數日前將一個紫金錘當在俺家,若是他沒錢取贖,等我打些釵兒戒指兒,可不受用。恰才幾個姊妹請我吃了幾杯酒,他兩個差人牽着個驢子來取我。三不知我騎上那驢子,忽然的叫了一聲,丟了個撅子,把我直跌下來,傷了我這楊柳細,好不疼哩。又沒個人扶我,自家掙得起來,驢子又走了,我趕不上,怎麼得人來替我拿一拿住也好那!(正末雲)這個婦人,不像個良人家的婦女。我如今且替他籠住那頭口兒,問他個詳細,看是怎麼。(旦兒做見正末科,雲)兀那個老兒,你與我拿住那驢兒者。(正末做拿住驢子科)(旦兒做謝科,雲)多生受你老人家也。(正末雲)姐姐,你是那裏人家?(旦兒雲)正是這個莊家老兒,他還不認的我哩。我在狗腿灣兒裏住。(正末雲)你家裏做甚麼買賣?(旦兒雲)老兒你試猜咱。(正末雲)我是猜咱。(旦兒雲)你猜。(正末雲)莫不是油磨房?(旦兒雲)不是。(正末雲)解典庫?(旦兒雲)不是。(正末雲)賣布絹段匹?(旦兒雲)也不是。(正末雲)都不是,可是甚麼買賣?(旦兒雲)俺家裏賣皮鵪鶉兒。老兒,你在那裏住?(正末雲)姐姐,老漢止有一個婆婆,早已亡過,孩兒又沒,隨處討些飯兒吃。(旦兒雲)老兒,你跟我去,我也用的你着。你只在我家裏有的好酒好肉,盡你吃哩。(正末雲)好波,好波,我跟將姐姐去,那裏使喚老漢?(旦兒雲)好老兒,你跟我家去,我打扮你起來,與你做一領硬掙掙的上蓋,再與你做一頂新帽兒,一條茶褐絛兒,一對乾淨涼皮靴兒,一張凳兒。你坐着在門首,與我家照管門户,好不自在哩。(正末雲)姐姐,如今你根前可有甚麼人走動?姐姐,你是説與老漢聽咱。(旦兒雲)老兒,別的郎君子弟,經商客旅,都不打緊。我有兩個人,都是倉官,又有權勢,又有錢鈔,他老子在京師現做着大大的官。他在這裏糶米,是十兩一石的好價錢,鬥又是八升的小鬥,秤是加三大秤。盡有東西,我並不曾要他的。(正末雲)姐姐不曾要他錢,也曾要他些東西麼?(旦兒雲)老兒,他不曾與我甚麼錢,他則與了我個紫金錘,你若見了,就唬殺你。(正末雲)老漢活偌大年紀,幾曾看見甚麼紫金錘?姐姐若與我見一見兒消災滅罪,可也好麼?(旦兒雲)老兒,你若見了好消災滅罪。你跟我家去來,我與你看。(正末雲)我跟姐姐去。(旦兒雲)老兒,你吃飯也不曾?(正末雲)我不曾吃飯哩(旦兒雲)老兒,你跟將我去來,只在那前面,他兩個安排酒席等我哩。到的那裏,酒肉盡你吃。扶我上驢兒去。(正末做扶旦兒上驢子科)(正末背雲)普天下誰不知個包待制,正授南衙開封府尹之職,今日到這陳州,倒與這婦人籠驢也,可笑哩。(唱)
【牧羊關】當日離豹尾班多時分,今日在狗腿灣行近遠,避甚的馬後驢前。我則怕按察司迎着,御史台撞見。本是個顯要龍圖職,怎伴着煙月鬼狐纏。可不先犯了個風流罪,落的價葫蘆提罷俸錢。
(旦兒雲)老兒,你跟將我去來,我把紫金錘與你看者。(正末雲)好,好,我跟將姐姐去,則與老漢紫金錘看一看,消災滅罪咱。(唱)
【隔尾】聽説罷氣的我心頭顫,好着我半晌家氣堵住口內言。直將那倉庫裏皇糧痛作踐。他便也不憐,我須為百姓每可憐,似肥漢相博,我着他只落的一聲兒喘,(同旦兒下)
(小衙內、楊金吾領斗子上)(小衙內詩云)兩眼梭梭跳,必定晦氣到。若有清官來,一準屋樑吊。俺兩個在此接待老包,不知怎麼,則是眼跳。才則喝了幾碗投腦酒,壓一壓膽,慢慢的等他。(正末同旦兒上,正末雲)姐姐,兀的不是接官廳?我這裏等着姐姐。(旦兒雲)來到這接官廳,老兒,你扶下我這驢兒來。你則在這裏等着我,我如今到了裏面,我將些酒肉來與你吃。你則與我帶着這驢兒者。(做見小衙內、楊金吾科)(小衙內笑科,雲)姐姐,你來了也。(楊金吾雲)我的乖,你偌遠的到這裏來。(旦兒雲)該殺的短命,你怎麼不來接我?一路上把我掉下驢來,險不跌殺了我。那驢子又走了,早是撞見個老兒,與我籠着驢子。嗨!我爭些兒可忘了。那老兒他還不曾吃飯,先與他些酒肉吃咱。(楊金吾雲)兀那斗子,與我拿些酒肉與那牽驢的老兒吃。(大斗子做拿酒肉與正末科,雲)兀那牽驢的老兒,你來,與你些酒肉吃。(正末雲)説與你那倉官去,這酒肉我不吃,都與這驢子吃了。
(大斗子做怒科,雲)口退!這個村老子好無禮。(做見小衙內科,雲)官人,恰才拿將酒肉賞那牽驢的老兒,那老兒一些不吃,都請了這驢兒也。(小衙內雲)斗子,你與我將那老兒吊在那槐樹上,等我接了老包,慢慢地打他。(大斗子云)理會的。(做吊起正末科)(正末唱)
【哭皇天】那劉衙內把孩兒薦,範學士怎也就將敕命宣?只今個賊倉官享富貴,全不管窮百姓受熬煎,一剗的在青樓纏戀。那廝每不依欽定,私自加添,盜糶了倉米,乾沒了官錢,都送與潑煙花、潑煙花王粉蓮。早被俺親身兒撞見,可便肯將他來輕輕的放免。
【烏夜啼】為頭兒先吃俺開荒劍,則他那性命不在皇天。劉衙內也。可怎生着我行方便?這公事體察完全,不是流傳。那怕你天章學士有夤緣,就待乞天恩走上金鑾殿,只我個包龍圖元鐵面,但少不得着您名登紫禁,身喪黃泉。
(張千雲)受人之託,必當終人之事。大人的分付,着我先進城去,尋那楊金吾、劉衙內。直到倉裏尋他,尋不着一個。如今大人也不知在那裏,我且到這接官廳試看咱。(做看見小衙內、楊金吾科,雲)我正要尋他兩個,原來都在這裏吃酒。我過去唬他一唬,吃他幾鍾酒,討些草鞋錢兒(見科,雲)好也!你還在這裏吃酒哩!如今包待制爺要來拿你兩個,有的話都在我肚裏。(小衙內雲)哥,你怎生方便,救我一救,我打酒請你。(張千雲)你兩個真傻廝,豈不曉得求灶頭不如求灶尾?(小衙內雲)哥説的是。(張千雲)你家的事,我滿耳朵兒都打聽着。你則放心,我與你周旋便了。包待制是些的包待制,我是立的包待制,都在我身上。(正末雲)你好個立的包待制張千也!(唱)
【牧羊關】這廝馬頭前無多説,今日在驛亭中誇大言,信人生不可無權。哎!則你個祗侯王喬詐仙也那得仙。(張千奠酒科,雲)我若不救你兩個呵,這酒就是我的命。(做見正末怕科,雲)兀的不唬殺我也!(正末雲唱)唬的來面色如金紙,手腳似風顛。老鼠終無膽,獼猴怎坐禪?
(張千雲)您兩個傻廝,到陳州來糶米,本是欽定的五兩官價,怎麼改做十兩?那張忄敝古道了幾句,怎麼就將他打死了?又要買酒請張千吃,又擅吊了牽驢子的老兒。如今包待制私行,從東門進城也,你還不去迎接哩。(小衙內雲)怎了?怎了?既是包待制進了城,咱兩個便迎接去來。(同楊金吾、斗子下)(張千做解正末科)(旦兒雲)他兩個都走了也,我也家去。兀那老兒,你將我那驢兒來。(張千罵旦兒科,雲)賊弟子,你死也,還要老爺替你牽驢兒哩。(正末雲)口退!休言語。姐姐,我扶上你驢兒去。(正末做扶旦兒上驢科)(旦兒雲)老兒,生受你。你若忙便罷,你若得那閒時,到我家來看紫金錘咱。(下)(正末雲)這害民賊好大膽也呵。(唱)
【黃鐘煞尾】不憂君怨和民怨,只愛花錢共酒錢。今日個家破人亡立時見,我將你這害民的賊鷹鸇。一個個拿到前,勢劍上性命捐。莫怪咱個矜憐,你只問王家的那潑賤,也不該着我籠驢兒步行了偌地遠。(同張千下)
第四折
(淨扮州官同外郎上)(州官詩云)我做個州官不歹,斷事處搖搖擺擺。只好吃兩件東西,酒煮的團魚螃蟹。小官姓廖名花,叨任陳州知州之職。今日包待制大人升廳坐衙,外郎,你與我將各項文卷打點停當,等僉押者。(外郎雲)你與我這文卷,教我打點停當,我又不識字,我那裏曉的!(州官雲)好打這廝,你不識字,可怎麼做外郎那?(外郎雲)你不知道,我是僱將來的,頂缸外郎。(州官雲)唗!快把公案打掃的乾淨,大人敢待來也。(張千排衙上,雲)喏!在衙人馬平安。(正末上,雲)老夫包拯。因為陳州一郡濫官污吏,損害黎民。奉聖人的命,着老夫考察官吏,安撫黎民,非輕易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叩金鑾親奉帝王差,到陳州與民除害。威名連地震,殺氣和霜來。手執升勢劍令牌,哎!你個劉衙內且休怪。
(雲)張千,將那劉得中一行人都與我拿將過來。(張千雲)理會的。(做拿劉衙內、楊金吾並二斗子跪見科,雲)當面。(正末雲)您知罪麼?(小衙內雲)俺不知罪。(正末雲)兀那廝,欽定的米價是多少銀子糶一石來?(小衙內雲)父親説道欽定的價是十兩一石。(正末雲)欽定的價元是五兩一石,你私自改做十兩,又使八升小鬥,加三大秤,你怎做的不知罪那?(唱)
【駐馬聽】你只要錢財,全不顧百姓每貧窮,一味的刻。今遭杻械,也是你五行福謝做了半生災。只見他向前呵,如上嚇魂台,往後呵,似入東洋海。投至的分屍在市街,我着你一靈兒先飛在青霄外。
(雲)張千,南關去拿將那王粉蓮,就連着紫金錘一齊解來。(張千雲)理會的。(做拿王粉蓮跪科,雲)王粉蓮當面。(正末雲)兀那王粉蓮,你認的我麼?(王粉蓮雲)我不認的你。(正末唱)
【雁兒落】難道你王粉頭直恁呆,偏不知包待制多謀策。你道是接倉官有大錢,怎麼的見府尹無嬌態?
(雲)兀那王粉蓮,這金錘是誰與你來?(王粉蓮雲)是楊金吾與我來。(正末雲)張千,選大棒子將王粉蓮去裩,決打三十者。(打科)(正末雲)打了搶出去。(搶出科)(王粉蓮下)(正末雲)張千,將楊金吾採上前來。(做採楊金吾上科)(正末雲)這金錘上有御書圖號,你怎生與了王粉蓮?(楊金吾雲)大人可憐見,我不曾與他,我則當的幾個燒餅兒吃哩。(正末雲)張千,先拿出楊金吾去在市曹中梟首報來。(張千雲)理會的。(正末唱)
【得勝令】呀,你只待錢眼水狠差排,今日個刀口上送屍骸。你犯了蕭何律,難寬縱;便自有蒯通謀,怎救解。你死也休捱,則俺那勢劍如風快;你死也應該,誰着你金錘當酒來。
(張千拿楊金吾殺科)(正末雲)張千,拿過那小忄敝古來。(張千雲)小忄敝古當面。(做拿小忄敝古跪科)(正末雲)兀那廝,你父親被那個打死了?(小忄敝古云)是這小衙內把紫金錘打死我父親來。(正末雲)張千,拿過劉得中來,就着小忄敝古也將那金錘將這廝打死者。(張千雲)理會的。(正末唱)
【沽美酒】小衙內做事歹,小忄敝古且寧奈,也是他自結下冤仇怎得開。非咱忒煞,須償還你這親爺債。
【太平令】從來個人命事關連天大,怎容他殺生靈似虎如豺。紫金錘依然還在,也將來敲他腦袋。登時間肉拆血灑,受這般罪責,呀,才平定陳州一帶。
(小忄敝古做打衙內科)(正末雲)張千,打死了麼?(張千雲)打死了也。(正末雲)張千,與我拿下小忄敝古者。(張千雲)理會的。(張千做拿小忄敝古科)(外扮劉衙內齎赦書慌上,詩云)心忙來路遠,事急出家門。小官劉衙內是也。我聖人根前説過,告了一紙赦書,則赦活的不赦死的,星夜到陳州救我兩個孩兒。左右,留人者,有赦書在此,則赦活的,不赦死的。(正末雲)張千,死了的是誰?(張千雲)死了的是楊金吾、小衙內。(正末雲)活的是誰?(張千雲)是小忄敝古。(劉衙內雲)呸!恰好赦別人也。(正末雲)張千,放了小忄敝古者。(唱)
【殿前歡】猛聽的叫赦書來,不由我不臨風回首笑咍咍。想他父子每倚勢挾權大,到今日也運蹇時衰。他指望着赦來時有處裁,怎知道赦未來,先殺壞,這一番顛倒把別人貸。也非是他人謀不善,總見的個天理明白。
(雲)張千,將劉衙內拿下者,聽老夫下斷。(詞雲)為陳州亢旱不收,窮百姓四散飄流。劉衙內原非令器,楊金吾更是油頭。奉敕旨陳州糶米,改官價擅自徵收。紫金錘屈打良善,聲冤處地慘天愁。範學士豈容奸蠹,奏君王不赦亡囚。今日個從公勘問,遣小忄敝古手報親仇。方才見無私王法,留傳與萬古千秋。
題目 範天章政府差官
正名 包待制陳州糶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