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助聽器

(輔助聽力工具)

編輯 鎖定
助聽器是一個小型擴音器,把原本聽不到的聲音加以擴大,再利用聽障者的殘餘聽力,使聲音能送到大腦聽覺中樞,而感覺到聲音。為聽障者帶來很大便利。
中文名
助聽器
類    別
醫療健康輔助用品

助聽器簡介

編輯
聲音是由物體振動產生,正在發聲的物體叫聲源。聲音只是壓力波通過空氣的運動。壓力波振動內耳的小骨頭(聽小骨),這些振動被轉化為微小的電子腦波,它就是我們覺察到的聲音。內耳採用的原理與麥克風捕獲聲波或揚聲器的發音一樣,它是移動的機械部分與氣壓波之間的關係。自然,在聲波音調低、波長長並足夠大時,我們實際上可以“感覺”到氣壓波振動身體。
 人耳結構示意圖 人耳結構示意圖

助聽器助聽器的種類

編輯
助聽器主要由傳聲器、放大器、耳機、電源和音量調控五部分組成。助聽器按傳導方式分為氣導助聽器和骨導助聽器;按使用方式分類為盒式、眼鏡式、髮夾式、耳背式、耳內式、耳道式、深耳道式助聽器。
助聽器種類-傳導方式 助聽器種類-傳導方式
助聽器種類- 使用方式 助聽器種類- 使用方式
圖2. 不同使用方式的助聽器

助聽器助聽器的結構

編輯
自從二十世紀初,電子助聽器被啓用以來,助聽器的結構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仍由麥克風、放大器、接收器及電源幾部分構成。但是助聽器各部分的體積逐漸縮小,音質日漸改善,有更多的選擇性控制。
1麥克風:收集聲音並轉化成電波。
2放大器:增加電波的強度。
3接收器:剛好和麥克風相反,把增加的電能再轉回成聲波。
4電源:小型電池。
5外殼:保護內部結構。
耳掛型助聽器結構 耳掛型助聽器結構
圖3. 耳掛型助聽器結構圖(圖示:1. 耳機 ,2.接收器 ,3.麥克風,4.音量調節鈕,5.微調電位器 ,6.放大器 ,7.開關,8.電池座)
耳內型助聽器結構 耳內型助聽器結構
圖4. 耳內型助聽器結構圖(圖示:1.音量調控器,2.麥克風, 3.放大器,4.微調電位器 5.外殼,6.接收器)

助聽器助聽器的分類

編輯
助聽器是幫助提高聽力的儀器,實際上就是一個小型的半導體擴音器,其作用可以使比較弱小的聲音,經放大後傳到耳機,使本來聽力下降的部位藉助放大作用而聽到聲音。
有如下幾種類型,但是作用和原理都是一樣的。
(1)從外部結構可分為:盒式、耳背式、耳內式,而耳內式又可分成普通耳內式、耳道式、深耳道式。
(2)從電子原理可分為:模擬助聽器;可編程助聽器、全數碼助聽器、寬動態語言技術助聽器等。
(3)助聽器按傳導方式分為氣導助聽器和骨導助聽器。盒式、耳背式、耳內式都屬於氣導助聽器。
助聽器分類 助聽器分類
圖5. 幾種助聽器的外觀

助聽器盒式助聽器的特點

編輯
盒式助聽器又叫體佩式或口袋式助聽器。外形有如一個小型收音機般大小的長方形盒子,助聽器的麥克風、放大器及電池組裝在其中,外邊由一根長導線連接耳機及耳塞或特製的耳模。通常放在衣服口袋裏或特製的小袋中。此類助聽器體積較大,適於老年人及手指活動不方便的人使用。助聽器的傳聲器(麥克風)與接收器(耳機)距離較遠,不易產生聲反饋,因而對其最大輸出限制較小,功率可以做得很大,並可放置多個手動調節旋鈕。其價格低廉,維修方便,使用5號或7號電池,也可使用充電電池。體佩式助聽器還可以做成雙耳收聽助聽器,由於此類助聽器體積較大,隱蔽性差。助聽器採用普通晶體管元件,本底噪聲較高,加之助聽器本身及導線與衣服的摩擦,使聲音易失真,聲音質量降低。同時,耳機導線易損壞,小兒佩戴不安全。

助聽器耳內式助聽器的特點

編輯
耳內式助聽器是一種微形助聽器,外殼根據病人耳樣定製。放大器、傳音器和接收器全部放在定製的外殼中,能全部放入耳甲腔。外部不需要電線或軟管,較隱蔽和輕便。有中功率、中大功率、大功率耳內式助聽器問世,由於需要根據個人耳甲腔定做,因此價格較高。一般中、青年人選用較多,對頭部易出汗的患者佩戴耳背式助聽器易受潮損壞的,可考慮選擇耳內式助聽器,成長髮育期的聾兒因耳廓也在發育,不適合配戴。

助聽器深耳道式助聽器的特點

編輯
深耳道助聽器是體積最小,最隱蔽的助聽器。根據使用者的耳道定做,聲音放大性能更接近於正常人。它置於耳道深處,外觀上幾乎看不出來,極大滿足了使用者對自身外觀形象的要求。除具有一般耳道助聽器的優點外,更重要的是,深耳道助聽器放置於耳道內,能充分利用人耳道結構對聲音尤其是低頻部分的自身提升作用。由於助聽器聲音輸出口離人耳鼓膜很近,助聽器輸出的聲音能立即到達鼓膜,使輸出增益和波形沒有受到衰減,保證了足夠的聲能和音質保真度。使用範圍較窄,僅適用於輕、中度耳聾者,聽力損失在65分貝內效果最佳。兒童耳道未發育成熟不適宜配戴。

助聽器耳背式助聽器有什麼特點

編輯
耳背式助聽器適用於各類聽力損失者,是廣泛使用的一類助聽器。傳音器、放大器、電池及音量調節、接收器等均裝在呈長鈎形的小盒內,外形纖巧,依賴一個彎曲成半圓形的硬塑料耳鈎掛在耳後,外殼可借用皮膚或頭髮的顏色加以掩飾,放大後的聲音經耳鈎通過一根塑膠管傳入耳模的聲孔中。分為小功率、中功率、大功率等不同類型,功率大、噪音低、失真小,佩戴方便。缺點是助聽器會因使用者出汗而受潮,加速元器件的老化。

助聽器耳道式助聽器有什麼特點

編輯
耳道式助聽器適用於輕、中重度耳聾患者,是高精度的個人專用助聽器。其助聽器外殼根據患者耳形專門設計製造,配戴時非常服貼、嚴密、確保了聲音的密閉及使用時配戴舒適;耳道式助聽器體積比耳內助聽器還小、無外接導線,可最大限度地模仿人耳對聲音的傳送過程。因耳道式助聽器置於耳道內,配戴隱蔽,不易為人察覺,滿足了使用者對自身配戴助聽器的形象要求。兒童耳道未發育成熟不適宜配戴;耳道畸形、狹窄及潰瘍患者不宜佩戴。

助聽器骨導助聽器和氣導助聽器的區別

編輯
正常狀態下,我們至少用兩種方式聽聲音:骨導方式與氣導方式。所謂骨導方式是聲音信號振動顱骨,不通過外耳與中耳直接傳輸到內耳去;而氣導方式是指聲音通過外耳、中耳向內耳傳輸。兩種方式中後者佔絕對優勢。
通常情況下,我們所説的盒式、耳背式以及耳內式等等都是氣導型助聽器。氣導型助聽器將放大的聲音信號向外耳道內傳輸。骨導助聽器不同。嚴格地説,骨導助聽器最終產生的不是聲音信號而是振動信號。骨導助聽器沒有所謂“耳機”或者耳塞,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能夠產生振動信號的震盪器。將震盪器在壓緊在耳後凸起的乳突骨上,震盪器的震動會引起顱骨的震盪並將信號越過外耳與中耳——骨導助聽器的優勢正在於此——直接傳遞到內耳。由於具備這樣的優勢,從理論上講,骨導助聽器特別適合傳導性聾患者(也即外耳與中耳出現問題的患者)使用。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骨導助聽器遠沒有想象的那樣有效。原因在於:第一,骨導聽覺方式就遠不如氣導方式有效;第二,骨導助聽器的輸出裝置——震盪器戴用不僅極不美觀,而且極不舒適,很難被使用者接受。
一般説來,只要能用氣導助聽器就應首先選用氣導助聽器,外耳道畸形或外、中耳感染後反覆流膿不止,無法戴用耳塞、耳模或耳內式助聽器等情況的患者,可考慮使用骨導助聽器。

助聽器助聽器的選擇方法

編輯

助聽器成人選擇助聽器的注意事項

市場上的助聽器分盒式、耳背式、耳內式和耳道式幾種類型。 [1] 
1。盒式助聽器又叫袖珍式或口袋式,比火柴盒稍大,機身與耳機有導線相接,使用時耳機插在外耳道,盒子放胸前衣袋裏。其優點是干擾較小,功率較大,使用方便,容易調節,使用時間也長,價格較低,可滿足耳聾程度較重的人的需要。然而這種助聽器盒放在衣袋裏會產生摩擦聲,影響語言辨別,配戴時很顯眼,所以有時會覺得不方便。
2。耳背式助聽器外形為3~4釐米長彎鈎形,放在耳郭背後,通過一個羊角形耳鈎和塑料管把聲音送入耳道。它的優點是無導線,體積小巧,較隱蔽,干擾小,可裝上感應線圈增加聽電話的功能。不足之處是需專門配製一個耳模,初用時不太習慣以及調節不太方便等。
3。耳內式和耳道式助聽器屬於小型助聽器,具有微小、隱蔽、無導線、無需另做耳模、聽聲效果好、可提高聽力等優點;但調節不方便,價格昂貴,需按每人的耳道和耳甲腔來定製。由於功率較小,只適用於中度耳聾,對重度及極重度耳聾者不適宜。
選配助聽器時最好去醫院,對聽力做一次全面檢查,用電測聽等儀器準確地評價出耳聾的程度,再選助聽器,如果當地沒有相應條件的醫院,聽力損失程度與助聽器功率的選配可按口語試驗來估計。例如,聽不到耳語聲的人聽力損失30~40分貝,聽不到小聲的人聽力損失約40~50分貝,此時宜選購低功率及中功率助聽器;聽不到普通講話聲的人聽力損失約50~60分貝,聽不到高聲講話的人聽力損失60~70分貝,可選配中功率及大功率型助聽器;聽不到大聲喊叫聲的人,聽力損失70~80分貝,選用中、大功率助聽器;全力喊叫聲聽不到的人聽力損失約約80~90分貝或更高,可選配大功率及特大功率助聽器。

助聽器兒童選配助聽器的注意事項

兒童“失聰”往往分為可治癒性和不可治癒性兩種情況。可治癒性耳聾,如中耳炎、耳耵聹栓塞等,只需打消炎針或清洗耳道即可轉好,如果硬配助聽器,助聽器放大的聲音,反而會對孩子聽力造成損傷。
佩戴助聽器前一定要明確診斷。因為兒童表達能力較弱,檢查起來不容易配合,加上兒童聽力有時有一定波動性,一次檢查不能輕易下結論。家長要帶孩子多做幾次檢查,在正規醫院至少做兩次相關檢查後,才能決定是否為孩子配助聽器。佩戴助聽器時,也不要只考慮美觀,覺得孩子戴大一些的助聽器不好看。其實,選配不適合的助聽器才會影響孩子聽力和發音。佩戴助聽器1~2個月後,一定要去醫院再進行聽力測試,以便及時調整。戴上助聽器後孩子從無聲世界到能聽見聲音,有個慢慢適應的過程,家長應堅持對孩子進行語言訓練,但不要急於求成,經過訓練,孩子一般在佩戴3~4個月後開始學説話。

助聽器擴展閲讀:

編輯
[1] 馬小玲,劉訓,張思幸. 國內助聽器的現狀調研與發展分析[J]. 中央民族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4,23(1):39-42
[2] 王媛,王碩,董瑞娟.人工耳蝸植入者使用音調信息識別聲調能力的評價[J]. 臨牀耳鼻咽喉頭頸外科雜誌[J]. 臨牀耳鼻咽喉頭頸外科雜誌,2014,28(19):1461-1464
[3] 敖麗穎,劉勇智. 人工聽覺植入裝置的發展[J]. 內蒙古醫學雜誌,2014,46(5):56-580
[4] 陳克光,戴培東,楊琳.人工中耳研究進展[J].生物醫學工程學進展,2014,35(1):23-27
[5] 張戌寶,現代助聽器的降噪技術(單麥克風類)和性能. 聽力學及言語疾病雜誌,2014,22(5):514-517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