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劉瑾

(明朝權宦)

鎖定
劉瑾(約1451年—1510年),陝西興平人,本姓談(一説淡 [30]  ),六歲時被太監劉順收養,改姓劉。 [1]  明朝中期宦官。與明英宗時的王振、明憲宗時的汪直、明熹宗時的魏忠賢並稱為“明朝四大宦官”。 [42] 
弘治年間,劉瑾犯罪,被赦免後侍奉太子朱厚照。弘治十八年(1505年),朱厚照即位,是為武宗,命劉瑾執掌鐘鼓司,與其他7名受寵太監合稱“八虎”,他居首位。劉瑾弄出各種花樣供朱厚照消遣,深得朱厚照寵幸,很快便升至內官監掌印太監,正德元年(1506年)初,他又受命掌控京師三大營之一的“三千營”。此外,劉瑾還借皇帝之名圈佔了三百多處皇莊。這些做法引起了朝臣們的警惕,劉瑾不斷受到彈劾,但不僅毫髮無損,還升任司禮監掌印太監,在外廷以大學士焦芳為爪牙,大肆迫害曾反對他的朝臣。自正德二年(1507年)起,劉瑾開始掌控文武百官的升降和任免,百官見他紛紛跪拜,貪污不計其數,權勢炙手可熱,被時人稱為“立皇帝”,而朱厚照則被稱為“坐皇帝”,寓意掌握大權的人是劉瑾而非朱厚照。 [31-32] 
據傳劉瑾相信術士餘曰明之言,以為自己的侄子(一説從孫)劉二漢會當皇帝,便私藏兵甲。由於他樹敵太多,導致“八虎”另一成員張永與朝臣楊一清聯手合作,於正德五年(1510年)平息寧夏安化王之亂後呈上被劉瑾隱匿的安化王檄文,其中提到劉瑾圖謀不軌,劉瑾遂被逮捕,在抄家過程中發現了兵甲、玉璽和藏着匕首的扇子,坐實其謀逆罪狀。八月二十五日,劉瑾被凌遲處死 [30] 
(概述圖來源: [2] 
全    名
劉瑾
別    名
立皇帝 [3] 
所處時代
明朝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興平(今陝西省咸陽市興平市湯坊鎮王堡村)
出生日期
約 1451年
逝世日期
1510年
主要作品
《通鑑纂要》
本    名
談瑾

劉瑾人物生平

劉瑾東宮侍儲

劉瑾本姓談,因為依附宦官劉順得以入宮,改劉姓。明弘治年間,他犯了罪,依法當被處死,後被赦免,在東宮侍奉太子朱厚照。弘治十八年(1505年),明武宗朱厚照即位,命劉瑾執掌鐘鼓司 [1] 

劉瑾初獲權力

正德元年(1506年)初,劉瑾被委任為掌管“五千營”的重任。明武宗從太子東宮帶入皇宮中的近侍宦官,除劉瑾外,還有張永谷大用馬永成高鳳、羅祥、魏彬丘聚等七人,合稱“八虎”。“八虎”專門會討十幾歲的明武宗歡心,尤以劉瑾最為狡黠,此人頗通古今,心中常慕王振的為人。 [4] 
劉瑾為了嚮明武宗邀寵,天天進獻鷹犬、歌舞、角抵等戲法、玩藝給明武宗,又常常引誘明武宗“微服”出宮遊玩,是把明武宗教壞的罪魁禍首。明孝宗遺詔中,有要求罷免宦官出監各城門外任的內容,劉瑾均沮之不行。他還勸明武宗下詔,要那些在外監軍的宦官每人上交“萬金”的“承包費”,導引明武宗大興斂財之念。同時,劉瑾又在京城周邊廣置“皇莊”,達三百多所,奪人土地,侵民害物。 [4] 
外廷方面,大臣們開始對明武宗從東宮帶至大內的幾個宦官們並未多在意,只以為是幾個人逗明武宗開心在宮內樂樂而已。但是,這些人竄掇明武宗廣置“皇莊”,四處撈錢,擾民侵利,大臣就不能坐觀。 [4] 

劉瑾屢遭彈劾

朝中得知以劉瑾為首的“八虎”引誘明武宗肆意遊樂、不顧朝政,以內閣大學士劉健謝遷李東陽為首的大臣多次進諫,明武宗都不聽。尚書張升等各級官員都紛紛上書論諫,明武宗也不聽。 [5] 
正德元年(1506年)十月,五官監候楊源借星象有變上書諫言,明武宗頗為心動。劉健、謝遷等又連連上書,請求誅殺劉瑾,户部尚書韓文也率領一幫大臣支持。明武宗便派司禮監太監陳寬、李榮、王嶽到內閣,建議將劉瑾遣到南京。他們三次往返,劉健等人都不同意,尚書許進説:“做得過激會發生變故。”劉健不聽。王嶽為人一向正直,與太監範亨、徐智都憎恨八虎,他將劉健等人的話都轉告了明武宗,並且説閣臣的建議為是,劉健等人正在約韓文等九卿大臣到朝廷伏闕面爭,而吏部尚書焦芳趕緊報告了劉瑾。劉瑾非常害怕,連夜率馬永成等人圍着明武宗哭泣,拜倒在地,明武宗受到感動。劉瑾隨即説:“陷害奴才等人的是王嶽,王嶽勾結內閣大臣想限制皇上出入,所以先要把他們所忌恨的人除掉,況且飛鷹獵犬何損於國事?如果司禮監任用得人,這幫文官怎敢這樣!”明武宗大怒,馬上命劉瑾掌司禮監,馬永成掌東廠,谷大用掌西廠,並連夜收捕王嶽和範亨、徐智,發往南京充軍。劉瑾派人追殺王嶽、範亨於途中,將徐智手臂打斷。 [5] 

劉瑾欺下瞞上

劉瑾得志後,便藉故將韓文革職,杖罰請求留用劉健、謝遷的給事中呂翀、劉郤和南京給事中戴銑等六人,御史薄彥徽等十五人,守備南京武靖伯趙承慶、府尹陸珩、尚書林瀚,都因傳遞呂翀、劉郤的奏疏而獲罪,陸珩、林瀚被勒令辭職,趙承慶被削去一半俸祿。南京副都御史陳春,御史陳琳、王良臣,主事王守仁,又因救戴銑等人而被貶職或杖打。 [6] 
劉瑾權勢日益囂張,他吹毛求疵地挑官員們的細微過失,四處派出校尉,遠近偵探,還不許別人相救説情,他於是專作威福,把親信宦官派往各邊塞鎮守。在敍大同功時,他提升官校達一千五百六十餘人,還傳聖旨給數百人授予錦衣官。 [6] 
通鑑纂要》編成,劉瑾誣陷翰林編修官們抄寫不清,使他們都受到了譴責。而後他命文華殿書辦官張駿等人重抄,給予越級升官,張駿由光祿寺卿升為禮部尚書,其他有幾個被授予高級京官,甚至連裝潢工匠雜役之人也得以授官。他創用枷法,給事中吉時,御史王時中,郎中劉繹、張瑋,尚寶卿顧璇,副使姚祥,參議吳廷舉等人,都被抓住小錯,枷到快死了才解下枷鎖,遣去戍邊,其他被枷死的無數。錦衣衞獄中關滿了囚徒。他討厭錦衣衞僉事牟斌善待囚犯,將他杖打併不准他再出來做官,府丞周璽、五官監候楊源被杖打至死。楊源就是當初借星象有變上書諫言,請加罪給劉瑾的那位。劉瑾每次奏事,總是趁明武宗正在玩遊戲的時候。明武宗心煩他,趕緊揮手讓他走開,説:“我用你幹什麼?別來打擾我!”從此劉瑾便獨斷專行,不再彙報明武宗。 [6] 

劉瑾黨同伐異

正德二年(1507年)三月,劉瑾召集羣臣,讓他們都跪到金水橋南,然後宣佈奸黨名單。大臣則有大學士劉健、謝遷;尚書則有韓文、楊守隨、張敷華、林瀚;各部屬官則有郎中李夢陽,主事王守仁、王綸、孫磐、黃昭;詞臣則有檢討劉瑞;言官則有給事中湯禮敬陳霆、徐昂、陶諧、劉郤、艾洪、呂翀、任惠、李光翰、戴銑、徐蕃、牧相、徐暹、任良弼葛嵩、趙士賢,御史陳琳、貢安甫、史良佐、曹閔、王弘、任諾、李熙、王蕃、葛浩、陸昆、張鳴鳳、蕭乾元姚學禮黃昭道、蔣欽、薄彥徽、潘鏜、王良臣、趙佑、何天衢、徐珏、楊璋、熊卓、朱廷聲、劉玉等,都是海內號稱為忠誠正直的人。他又令六科官員寅時入朝工作,酉時退朝下班,使他們得不到休息,藉以懲罰他們,他下令不要動輒便給文臣誥封,對文官要嚴加約束。 [7] 
寧王朱宸濠圖謀不軌,賄賂劉瑾請求重給護衞。劉瑾給了他,使朱宸濠得以實施造反陰謀。劉瑾不學習,每逢批答章奏文書,都拿回自己家中,與妹夫禮部司務孫聰、華亭奸猾之徒張文冕一起商議決定,辭句都很粗俗冗長,之後焦芳為他潤色,而李東陽唯有點頭而已。 [7] 

劉瑾權擅天下

劉瑾利用權勢,肆意貪污。他勸明武宗下令各省庫藏盡輸京師,從中貪污大量銀兩。他公然受賄索賄,大搞錢權交易。各地官員朝覲至京,都要向他行賄,謂之“見面禮”,動輒白銀千兩,有的高達五千兩。有人為了行賄,只好貸於京師富豪,時人稱為“京債”。凡官員升遷赴任,回京述職,都得給他送禮。此外,他還派親信到地方供職,為其斂財。 [8] 
當時,有個犯人溺水死了,他便將御史匡翼判罪。他曾向學士吳儼索取賄賂,得不到,又聽信都御史劉宇的讒言,恨御史楊南金,便借考核外官之機上書將兩人中傷,撤了他們的職。授播州土司楊斌為四川按察使,令家奴的夫婿提督山東學政。自公侯、勳臣、外戚以下,都不敢與他分庭抗禮,每次私下謁見劉瑾,都相繼跪拜。臣民所上的章奏,先具紅皮揭帖投給劉瑾,稱紅本,然後交通政司,稱白本。章奏都稱他為劉太監而不書其名。都察院上奏獄案時,誤寫了劉瑾的名字,劉瑾怒罵他們,都御史屠滽率領下屬下跪道歉,這才罷了。他派使者察核邊防倉儲,都御史周南張鼐馬中錫、湯全、劉憲,布政使以下官員孫祿冒政、方矩、華福、金獻民劉遜郭緒、張翼,郎中劉繹、王藎等人,被新罪舊罪一起算,逮入獄中,罰補邊糧,劉憲竟死於獄中。他又檢察鹽税,杖打巡鹽御史王潤,逮捕前鹽運使寧舉、楊奇等人。檢察內甲字庫時,將尚書王佐以下一百七十三人貶職。他又創罰米法,凡是曾忤逆過他的人,都被罰發米輸邊。原尚書雍泰、馬文升、劉大夏、韓文、許進,都御史楊一清李進、王忠,侍郎張縉,給事中趙士賢、任良弼,御史張津、陳順、喬恕、聶賢曹來旬等數十人都被破家,死了的人還要拘押其妻兒。 [9] 
正德三年(1508年)夏天,科道有匿名信攻擊劉瑾的所作所為,劉瑾假傳聖旨召集百官,讓他們跪到奉天門下,劉瑾站在門口左邊責問羣臣,到傍晚時將五品以下官員全部投進監獄。第二天,大學士李東陽出面相救,而劉瑾也稍稍聽説這信是宦官寫的,這才釋放了諸臣。但主事何錢、順天府推官周臣、進士陸伸已經中暑死了。那天天氣酷熱,太監李榮給羣臣吃冰鎮瓜片,劉瑾很討厭他。太監黃偉非常氣憤,對羣臣説:“信上所説的都是為國為民的事,是誰寫的就挺身承認,哪怕死了也不失為好兒男,幹嘛冤枉連累別人!”劉瑾大怒,當天就勒令李榮閒住,將黃偉逐往南京。當時東廠、西廠偵緝人員四出,道路上人心惶惶。劉瑾又設立內行廠,它尤為殘酷,借法律細微之處傷人,被害者沒有能保全的。他又把在京客居和傭工的人全部驅逐出去,令寡婦全部再嫁,停殯還不下葬的將其焚燒掉,以致京城紛擾,幾乎釀出禍亂。都給事中許天錫想彈劾劉瑾,卻不勝恐懼,懷裝奏疏,上吊自殺了。 [10] 
內閣焦芳、劉宇,吏部尚書張彩,兵部尚書曹元,錦衣衞指揮楊玉、石文義,都是劉瑾的心腹。他更改舊制,命令天下巡撫入京接受敕令,給他獻賄。延綏巡撫劉宇不到,被逮入獄。宣府巡撫陸完晚到,幾乎得罪,獻賄後,才令他試職理事。都指揮以下請求升遷的,劉瑾片紙書上“某授某官”,交給兵部,兵部即奉命執行,不敢再奏告明武宗。邊防將領犯了法,只要獻給賄賂,即可不問,有的反倒獲得升遷。他又派遣黨羽丈量邊塞屯地,責罰和索求都很苛刻。邊防軍不堪忍受,焚燒了公署,鎮守大臣勸解,才平息下來。給事中高淓到滄州丈量,彈劾懲治了六十一人,甚至還彈劾了他的父親高銓來取媚於劉瑾,劉瑾又因謝遷的緣故,命令餘姚人不得授予京官。因占城國使者亞劉謀反一案,便裁減江西鄉試名額五十名,並像餘姚一樣禁止授給京官,原因是焦芳討厭彭華。劉瑾又擅自將陝西鄉試名額培加到一百名,還為焦芳將河南的名額增加到九名,以優待家鄉的讀書人。這年,明武宗大赦天下,但劉瑾仍施行嚴刑峻法。刑部尚書劉瞡沒做任何彈劾,劉瑾臭罵他,劉瞡害怕了,便彈劾屬下王尚賓等三人,劉瑾這才高興了。給事中郗夔核實榆林功績,害怕不合劉瑾心意,上吊而死。給事中屈銓、祭酒王雲鳳請求將劉瑾所辦的事編成冊,寫進國家法令。 [11] 

劉瑾納賄自肥

明武宗朱厚照 明武宗朱厚照
劉瑾原來急於索賄,凡官員入京朝見、出使,對他都有豐厚的貢獻。給事中周鑰辦事回來,因無金自殺。其黨徒張彩説:“如今天下所饋送給您的,並不都是私財。他們往往先在京師借貸,回去後再拿府庫金錢來償還。您何必斂怨恨而遺下禍患呢?”劉瑾贊同他的意見。正好御史歐陽雲等十餘人照老規矩來獻賄,劉瑾全部揭發了他們,使他們都獲了罪。他於是派給事中、御史十四人分道巡察,有關官員都爭相聚斂錢財來填補府庫。派出的人都迎合劉瑾的心意,專務打擊,他們彈劾尚書顧佐、侶鍾、韓文以下數十人。浙江鹽運使楊奇已死,但還拖欠税額,其孫女竟被出賣。而給事中安奎、潘希曾,御史趙時中、阮吉、張彧、劉子厲,因沒有提出重大彈劾案而被下獄。安奎、張..被枷到快死了,得李東陽上疏營救,才被釋放為民。潘希曾等人也被杖罰,忤逆者分別受到貶斥。他又假傳聖旨,抄原都御史錢鉞、禮部侍郎黃景、尚書秦紱的家。凡劉瑾所逮捕的,一家犯罪鄰里都被連坐,有的住河岸上的,便以河對岸的居民連坐。他屢興大獄,人民號哭喊冤,遍滿道路。《孝宗實錄》修成,參預纂修的翰林應當升遷,劉瑾厭惡這些翰林官一向對他不敬,便將侍講吳一鵬等十六人調往南京六部。 [12] 

劉瑾凌遲處死

正德五年(1510年)四月,武宗派都御史楊一清和八虎之一太監張永去平定安化王的叛亂。楊一清平定叛亂後與前來監軍的張永商討除劉大計。叛亂平定之後,太監張永利用獻俘之機,向武宗揭露了劉瑾的罪狀,揭發了劉瑾的十七條大罪。武宗不禁大吃一驚,命令將劉瑾抓捕審問。在李東陽的幫助下,明武宗最終動了殺心。第二天,武宗親自出馬,去抄劉瑾的家。從其家中查出金銀數百萬兩,並有偽璽、玉帶等違禁物。在劉瑾經常拿着的扇子中也發現了兩把匕首,武宗見狀大怒,終於相信劉瑾謀反的事實,下詔將劉瑾凌遲處死,並廢除劉瑾變法時的一切舉措。 [13] 

劉瑾主要影響

劉瑾經濟

  • 收斂財產,利用權勢,肆意貪污。 [8]  劉瑾貪污的黃金多達250萬兩,白銀5000萬餘兩,其他珍寶細軟無法統計。 [3] 

劉瑾政治

調整官制
(一)裁革官職
正德二年(1507年)閏正月,太監李榮傳旨,令吏部開具天順之後各衙門添設的官職清單。此後,明廷便下令裁革了一大批天順以後添設的各級官職。其中較重要的裁革主要有三次:
第一次是正德二年二月,吏部上奏,自天順之後添設的內外大小官職有一百二十九員,其中包括陝西三邊總制在內因地勢緊要政務繁多不能裁革的有七十員,而非屬要地事務簡單可以裁革的有五十九員。此次實際裁革官職一百二十四員。
第二次是正德二年(1507年)三月,朝廷又裁革了天順以後添設的通判等官,達四百四十五員之多。
第三次是正德三年(1508年)中,劉瑾以巡撫為“舊制所無”,欲罷革天下巡撫,經內閣勸止後,“止將腹裏巡撫革去,其漕運及邊方都御史俱不革”。劉瑾用事時期革除的巡撫有云南、貴州、山東、河南、山西、江西、鄖陽、薊州、保定、蘇松、鳳陽等處,共十一員。此外,正德三年(1508年),朝廷又裁革了部分地方官府添設的縣丞、主簿等以及個別少數民族地區的流官。 [39] 
(二)抑制恩蔭
劉瑾用事時期,朝廷抑制恩蔭的措施主要集中在官員封贈和羣臣蔭子兩個方面。
在官員封贈方面,縮小文官及勳戚的加贈範圍。自洪武二十一六年至正德元年(1506年),文職官員一品至五品,有功績者,皆可加贈。正德二年(1507年),劉瑾掌事,縮小了文官、勳戚的加贈範圍。即正一品、從一品有政績者,可以加贈。正二品至正五品之間的官員,無論政績如何,俱不與加贈。勳臣須有軍功、文職二品以上須政績顯著,才可加贈。如果政績平平,則無論品級高低,所有官員一律不與加贈。
在羣臣蔭子方面,則嚴格了官員蔭子的標準。正德二年(1507年)三月,明廷不僅嚴格規定了官員蔭敍之限,還令有司對以往舊例進行清查並上奏。 [39] 
(三)翰林官調部屬、外任
在升遷方法上,翰林官的升遷,《明會典》雲:“凡詹事府、翰林院掌印官缺,俱從內閣推補。”,此次則改變為由吏部擬定名單,由皇帝裁決。更為重要的是,不少翰林官員被調任為部屬官、地方官。 [39] 
  • 徇私枉法。劉宇剛上任巡撫時,用萬金向劉瑾行賄,使劉瑾喜不自勝。後來劉宇又先後給了劉瑾幾萬兩銀子,結果一直升遷到兵部尚書的位子上。 [14]  其他的官員多數是害怕劉瑾對自己打擊報復,於是各地官員進京朝拜述職時總是要向劉瑾行賄,叫做“拜見禮”。少的要上千兩,多的則五千兩。考察地方官時,竟有賄賂二萬兩銀子的。如果升官要立即使用重金“謝”劉瑾,叫做“謝禮”。 [15]  御史葛浩原來因為冒犯劉瑾,被杖責後貶為平民,劉瑾收下葛浩仇人的賄賂,找藉口又將葛浩押進京城,處杖三十。 [16] 
  • 劉瑾索賄、受賄、貪污,排斥異己,陷害忠良,為增加權勢,劉瑾在錦衣衞和東廠、西廠之上,又建立特務組織“內行廠”,監督官吏和百姓,製造恐怖氣氛,大小官員稍有不從,無不遭打擊迫害,甚至投獄冤死。 [17] 
  • 劉瑾假造聖旨,抄了已去世的都御史錢鉞、禮部侍郎黃景、尚書秦紘的家。凡劉瑾逮捕的人,一家犯法,鄰里均受牽連。在河邊住的居民犯法,甚至株連到河對岸。劉瑾屢次製造大案,使冤號遍道。《孝宗實錄》編成,參加編纂的翰林都應該得到提升,劉瑾卻恨翰林們從來不來巴結自己,把侍講吳一鵬等十六人,全部調到南京的六部去。 [18] 
  • 據《明通鑑》:嘉靖二十年(1541年),兵科給事中屈拴請求頒佈劉瑾創立的《見行事例》,按照六部為順序,編撰成書,頒佈於天下,以來顯赫國威。 [19] 

劉瑾文化

  • 據《明史》記載,給事中屈銓、祭酒王雲鳳請求將劉瑾所辦的事編成冊,寫進國家法令。 [20] 

劉瑾歷史評價

張廷玉《明史》:①瑾尤狡狠。②當是時,瑾權擅天下,威福任情。 [21] 
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瑾朝夕與其黨八人者,為狗馬鷹犬、歌舞角鬥以娛帝,帝狎焉。八人者:馬永成、高鳳、羅祥、魏彬、丘聚、谷大用、張永,其一瑾。瑾尤獪給,頗通古今,常慕王振之為人。 [22] 
張顯清:劉瑾目不識丁,不通文義,武宗即位時掌鐘鼓司,地位低微,卻僅用了一年多的時間,擊敗了朝中所有政敵,全面控制朝政,造成這種局面的根本原因是明代高度集權的君主專制制度。皇權至高無上,沒有任何可以制約它的因素,正因為如此,滿足了皇帝的需要,就會取得他的信任。劉瑾等人對朱厚照投其所好,以鷹犬、歌舞之戲贏得小皇帝的歡心與信任,因而可以有恃無恐的按照自己的意識行事。另一方面,反映出了內閣制度很不穩定,沒有任何保證,它的執掌或者職能,完全因皇帝而異,時而有所恢復,時而削減萎縮,也不具有協調六部和制約皇權的任何法律上的依據,面對劉瑾專權束手無策,在據理力爭失敗後,所能選擇的就是辭職。 [29] 

劉瑾軼事典故

劉瑾增減名額

相傳正德三年(1508年)會試時,劉瑾用張小紙條寫了50人的姓名,要主考王鏊錄取他們。王鏊面有難色,劉瑾就要求增加50個錄取名額,其中就有劉瑾同黨焦芳之子等人。 [33]  此外,又增加陝西鄉試100個名額,河南鄉試95個名額,以拉攏他自己和焦芳的同鄉士人,同時還連帶增加陝西臨近的山西與河南臨近的山東的名額,以致這四省的名額超過了南直隸、浙江、福建、湖廣四個科舉大省。 [34] 

劉瑾一無所獲

劉瑾的一個親信太監親屬病逝,要回鄉歸葬。劉瑾帶領眾多太監一路送葬,恰好途經淶水縣。沿途各州縣大多數官員為了巴結、討好劉瑾,大擺場面,大獻殷勤。只有縣令王勳遲遲不現身,許多同僚出於好意勸他:“朝廷元老,三公九卿哪一個不是惟劉瑾馬首是瞻,畢恭畢敬,你一個小小縣令,有什麼擔待,敢開罪劉瑾?”在同僚勸説下,為了不勞民傷財,又不失禮節,王勳就自己花錢,簡單置備一些祭奠用品,擺放在道路邊的案桌上,其他的事情一概不做準備。
王勳這般做法惹怒了劉瑾。回宮後,劉瑾立即召集錦衣衞和東廠、西廠以及內行廠特務,密室謀劃,一番周密部署後,兵分數路,大張旗鼓調查王勳罪證。
特務們來到淶水縣署衙,室中除辦公桌椅、公文用具、衣袋掛壁,徒有四壁。王勳家中,妻子正帶着兒子在紡車前紡線,妻子既沒有頭飾,也沒有耳飾。兒子穿的也是粗布衣服。
劉瑾帶領眾親信,反覆調查王勳罪證。怎奈王勳為官乾乾淨淨,沒有絲毫污點,劉瑾最終一無所獲。為了給朝廷一個交代,不得已,劉瑾只得承認王勳確實清廉,並犒賞肉食和綢緞。 [17]  [35] 

劉瑾燒烤雛形

據説,劉瑾服刑時,有三名行刑手輪流行刑,按照大明律法,凌遲者須剮3357刀,一刀剮下一薄片肉,刀刀不得觸及要害。三日之內,犯人血肉模糊,漸漸不成人形,但不得嚥氣。因為是公開行刑,圍觀者甚眾,其中很多是攜錢而圍觀。他們攜金帶銀的目的是為了換取剮下的一片皮肉。這些都是劉瑾的仇家,有人直接或間接受過劉瑾的迫害,也有人是被劉瑾迫害致死的親屬。他們爭搶着取得劉瑾的一塊皮肉,捧回家中祭奠親人。等祭奠完畢則在火上架一鐵架,刷上油,把其肉烤熟吞下,以示解恨。這便是燒烤的雛形。 [38] 

劉瑾人際關係

生父:劉榮,本姓談(一説淡),後隨兒子改姓劉,生前為明朝後府都督同知。 [18]  [23] 
養父:劉順,明朝太監。
兄長:劉景祥,父親死後繼任明朝後軍都督府都督同知。 [24-25] 

劉瑾史料索引

(明)焦竑《國朝獻徵錄·卷一百零七》 [25] 
(清)張廷玉等《明史·卷三百十四·列傳第一百九十二》 [21]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四十三》 [26] 
(清)夏燮《明通鑑·卷四十二》

劉瑾藝術形象

劉瑾戲曲形象

京劇中的劉瑾臉譜 京劇中的劉瑾臉譜 [41]
在京劇臉譜領域,約定俗成的規矩是“紅忠白奸”,許多太監都是醜扮,但《法門寺》中的劉瑾是個例外。 [41]  在京劇《法門寺》中,劉瑾在一次隨太后到法門寺降香時,遇到民女宋巧姣攔路替夫傅朋鳴冤告狀,呈上狀紙。劉瑾身邊小太監賈桂佛殿上念狀紙,太后命劉瑾受理查案。劉瑾就令眉鄔縣令趙廉重新審理,查清案情,最終將案子查明,傅朋冤情昭雪。 [40]  對此,郝壽臣認為:“這個臉譜的勾紅,卻是用諷刺手法形容劉瑾養尊處優、腦滿肥腸,吸盡民脂民膏,吃得面色緋紅的形象。” [41] 

劉瑾影視形象

時間
名稱
飾演者
1978年
天龍訣》(電視劇)
王偉 [37] 
1984年
天蠶變之再與天比高》(電視劇)
羅烈 [28] 
2005年
大明帝國之夜來風雨》(電視劇)
秦焰 [36] 
2012年
風雲小棋王》(電影)
參考資料
  • 1.    《明史·卷三百十四·列傳第一百九十二》:劉瑾,興平人。本談氏子,依中官劉姓者以進,冒其姓。孝宗時,坐法當死,得免。已,得侍武宗東宮。武宗即位,掌鐘鼓司,與馬永成、高鳳、羅祥、魏彬、丘聚、谷大用、張永並以舊恩得幸,人號“八虎”,而瑾尤狡狠。嘗慕王振之為人,日進鷹犬、歌舞、角牴之戲,導帝微行。帝大歡樂之,漸信用瑾,進內官監,總督團營。孝宗遺詔罷中官監槍及各城門監局,瑾皆格不行,而勸帝令內臣鎮守者各貢萬金。又奏置皇莊,漸增至三百餘所,畿內大擾。
  • 2.    桑楚.《細説大明》.廣東省汕頭市金平區:汕頭大學出版社,2016.07:第194頁
  • 3.    楊南金為官“三不動”  .雲南省紀委省監委網站.2016-02-18[引用日期2020-12-20]
  • 4.    《氣灼天下千刀萬剮:劉瑾公公的時代》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9-06-19]
  • 5.    《明史·卷三百十四·列傳第一百九十二》:外廷知八人誘帝遊宴,大學士劉健、謝遷、李東陽驟諫,不聽。尚書張升,給事中陶諧、胡煜、楊一瑛、張襘,御史王渙、趙佑,南京給事御史李光翰、陸昆等,交章論諫,亦不聽。五官監候楊源以星變陳言,帝意頗動。健、遷等復連疏請誅瑾,户部尚書韓文率諸大臣繼之。帝不得已,使司禮太監陳寬、李榮、王嶽至閣,議遣瑾等居南京。三反,健等執不可。尚書許進曰:“過激將有變。”健不從。王嶽者,素謇直,與太監範亨、徐智心嫉八人,具以健等語告帝,且言閣臣議是。健等方約文及諸九卿詰朝伏闕面爭,而吏部尚書焦芳馳白瑾。瑾大懼,夜率永成等伏帝前環泣。帝心動,瑾因曰:“害奴等者王嶽。嶽結閣臣欲制上出入,故先去所忌耳。且鷹犬何損萬幾。若司禮監得人,左班官安敢如是。”帝大怒,立命瑾掌司禮監,永成掌東廠,大用掌西廠,而夜收嶽及亨、智充南京淨軍。旦日諸臣入朝,將伏闕,知事已變,於是健、東陽皆求去。帝獨留東陽,而令焦芳入閣,追殺嶽、亨於途,箠智折臂。時正德元年十月也。
  • 6.    《明史·卷三百十四·列傳第一百九十二》:瑾既得志,遂以事革韓文職,而杖責請留健、遷者給事中呂翀、劉郤及南京給事中戴銑等六人,御史薄彥徽等十五人。守備南京武靖伯趙承慶、府尹陸珩、尚書林瀚,皆以傳翀、郤疏得罪,珩、瀚勒致仕,削承慶半祿。南京副都御史陳壽,御史陳琳、王良臣,主事王守仁,復以救銑等謫杖有差。瑾勢日益張,毛舉官僚細過,散佈校尉,遠近偵伺,使人救過不贍。因顓擅威福,悉遣黨閹分鎮各邊。敍大同功,遷擢官校至一千五百六十餘人,又傳旨授錦衣官數百員。《通鑑纂要》成,瑾誣諸翰林纂修官謄寫不謹,皆被譴,而命文華殿書辦官張駿等改謄,超拜官秩。駿由光祿卿擢禮部尚書,他授京卿者數人,裝潢匠役悉授官。創用枷法,給事中吉時,御史王時中,郎中劉繹、張瑋,尚寶卿顧璿,副使姚祥,參議吳廷舉等,並摭小過,枷瀕死,始釋而戍之。其餘枷死者無數。錦衣獄徽纆相屬。惡錦衣僉事牟斌善視獄囚,杖而錮之。府丞周璽、五官監候楊源杖至死。源初以皇變陳言,罪瑾者也。瑾每奏事,必偵帝為戲弄時。帝厭之。亟麾去曰:“吾用若何事,乃溷我!”自此遂專決,不復白。
  • 7.    《明史·卷三百十四·列傳第一百九十二》:二年三月,瑾召羣臣跪金水橋南,宣示奸黨,大臣則大學士劉健、謝遷,尚書則韓文、楊守隨、張敷華、林瀚,部曹則郎中李夢陽,主事王守仁、王綸、孫磐、黃昭,詞臣則檢討劉瑞,言路則給事中湯禮敬、陳霆、徐昂、陶諧、劉郤、艾洪、呂翀、任惠、李光翰、戴銑、徐蕃、牧相、徐暹、張良弼、葛嵩、趙士賢,御史陳琳、貢安甫、史良佐、曹閔、王弘、任諾、李熙、王蕃、葛浩、陸昆、張鳴鳳、蕭乾元、姚學禮、黃昭道、蔣欽、薄彥徽、潘鏜、王良臣、趙佑、何天衢、徐珏、楊璋、熊卓、朱廷聲、劉玉等,皆海內號忠直者也。又令六科寅入酉出,使不得息,以困苦之。令文臣毋輒予封誥,痛繩文吏。寧王宸濠圖不軌,賂瑾求復護衞,瑾予之,濠反謀遂成。瑾不學,每批答章奏,皆持歸私第,與妹婿禮部司務孫聰、華亭大猾張文冕相參決,辭率鄙冗,焦芳為潤色之,東陽頫首而已。
  • 8.    丁振宇.《中華上下五千年 下》.北京市朝陽區:北京工業大學出版社,2014.10:202-203
  • 9.    《明史·卷三百十四·列傳第一百九十二》:當是時,威福任情。有罪人溺水死,乃坐御史匡翼之罪。嘗求學士吳儼賄,不得,又聽都御史劉宇讒,怒御史楊南金,乃以大計外吏奏中,落二人職。授播州土司楊斌為四川按察使。令奴婿閭潔督山東學政。公侯勳戚以下,莫敢鈞禮,每私謁,相率跪拜。章奏先具紅揭投瑾,號紅本,然後上通政司,號白本,皆稱劉太監而不名。都察院奏讞誤名瑾,瑾怒詈之,都御史屠滽率屬跪謝乃已。遣使察核邊倉,都御史周南、張鼐、馬中錫、湯全、劉憲,佈政以下官孫祿、冒政、方矩、華福、金獻民、劉遜、郭緒、張翼,郎中劉繹、王藎等,並以赦前罪,下獄追補邊粟,憲至瘐死。又察鹽課,杖巡鹽御史王潤,逮前運使甯舉、楊奇等。察內甲字庫,謫尚書王佐以下百七十三人。復創罰米法,嘗忤瑾者,皆擿發輸邊。故尚書雍泰、馬文升、劉大夏、韓文、許進,都御史楊一清、李進、王忠,侍郎張縉,給事中趙士賢,任良弼,御史張津,陳順、喬恕、聶賢、曹來旬等數十人悉破家,死者系其妻孥。
  • 10.    《明史·卷三百十四·列傳第一百九十二》:其年夏,御道有匿名書詆瑾所行事,瑾矯旨召百官跪奉天門下。瑾立門左詰責,日暮收五品以下官盡下獄。明日,大學士李東陽申救,瑾亦微聞此書乃內臣所為,始釋諸臣。而主事何釴、順天推官周臣、進士陸伸已暍死。是日酷暑,太監李榮以冰瓜啖羣臣,瑾惡之。太監黃偉憤甚,謂諸臣曰:“書所言皆為國為民事,挺身自承,雖死不失為好男子,奈何枉累他人。”瑾怒,即日勒榮閒住,而逐偉南京。時東廠、西廠緝事人四出,道路惶懼。瑾復立內行廠,尤酷烈,中人以微法,無得全者。又悉逐京師客傭,令寡婦盡嫁,喪不葬者焚之,輦下洶洶幾致亂。都給事中許天錫欲劾瑾,懼弗克,懷疏自縊。
  • 11.    《明史·卷三百十四·列傳第一百九十二》:是時,內閣焦芳、劉宇,吏部尚書張彩,兵部尚書曹元,錦衣衞指揮楊玉、石文義,皆為瑾腹心。變更舊制,令天下巡撫入京受敕,輸瑾賂。延綏巡撫劉宇不至,逮下獄。宣府巡撫陸完後至,幾得罪,既賂,乃令試職視事。都指揮以下求遷者,瑾第書片紙曰“某授某官”,兵部即奉行,不敢復奏。邊將失律,賂入,即不問,有反升擢者。又遣其黨丈邊塞屯地,誅求苛刻。邊軍不堪,焚公廨,守臣諭之始定。給事中高淓丈滄州,所劾治六十一人,至劾其父高銓以媚瑾。又以謝遷故,令餘姚入毋授京官。以占城國使人亞劉謀逆獄,裁江西鄉試額五十名,仍禁授京秩如餘姚,以焦芳惡彭華故也。瑾又自增陝西鄉試額至百名,亦為芳增河南額至九十五名,以優其鄉士。其年,帝大赦,瑾峻刑自如。刑部尚書劉璟無所彈劾,瑾詬之。璟懼,劾其屬王尚賓等三人,乃喜。給事中郗夔核榆林功,懼失瑾意,自縊死。給事中屈銓、祭酒王雲鳳請編瑾行事,著為律令。
  • 12.    《明史·卷三百十四·列傳第一百九十二》:瑾故急賄,凡入覲、出使官皆有厚獻。給事中周鑰勘事歸,以無金自殺。其黨張彩曰:“今天下所饋遺公者,非必皆私財,往往貸京師,而歸則以庫金償。公奈何斂怨貽患。”瑾然之。會御史歐陽雲等十餘人以故事入賂,瑾皆舉發致罪。乃遣給事、御史十四人分道盤察,有司爭厚斂以補帑。所遣人率阿瑾意,專務搏擊,劾尚書顧佐、侶鍾、韓文以下數十人。浙江鹽運使楊奇逋課死,至鬻其女孫。而給事中安奎、潘希曾,御史趙時中、阮吉、張彧、劉子厲,以無重劾下獄。奎、彧枷且死,李東陽疏救,始釋為民。希曾等亦皆杖斥,忤意者謫斥有差。又矯旨籍故都御史錢鉞、禮部侍郎黃景、尚書秦紘家。凡瑾所逮捕,一家犯,鄰里皆坐,或瞰河居者,以河外居民坐之。屢起大獄,冤號遍道路。《孝宗實錄》成,翰林預纂修者當遷秩,瑾惡翰林官素不下己,調侍講吳一鵬等十六人南京六部。
  • 13.    《明史·卷三百零四·列傳第一百九十二》:五年四月,安化王寘鐇反,檄數瑾罪。瑾始懼,匿其檄,而起都御史楊一清、太監張永為總督,討之。初,與瑾同為八虎者,當瑾專政時,有所請多不應,永成、大用等皆怨瑾。又欲逐永,永以譎免。及永出師還,欲因誅瑾,一清為畫策,永意遂決。瑾好招致術士,有俞日明者,妄言瑾從孫二漢當大貴。兵仗局太監孫和數遺以甲仗,兩廣鎮監潘午、蔡昭又為造弓弩,瑾皆藏於家。永捷疏至,將以八月十五日獻俘,瑾使緩其期。永慮有變,遂先期入,獻俘畢,帝置酒勞永,瑾等皆侍。及夜,瑾退,永出寘鐇檄,因奏瑾不法十七事。帝已被酒,俯首曰:“瑾負我。”永曰:“此不可緩。”永成等亦助之。遂執瑾,繫於菜廠,分遣官校封其內外私第。次日晏朝後,帝出永奏示內閣,降瑾奉御,謫居鳳陽。帝親籍其家,得偽璽一,穿宮牌五百及衣甲、弓弩、哀衣、玉帶諸違禁物。又所常持扇,內藏利匕首二。始大怒曰:“奴果反。”趣付獄。獄具,詔磔於市,梟其首,榜獄詞處決圖示天下。族人、逆黨皆伏誅。張彩獄斃,磔其屍。閣臣焦芳、劉宇、曹元而下,尚書畢亨、硃恩等,共六十餘人,皆降謫。已,廷臣奏瑾所變法,吏部二十四事,户部三十餘事,兵部十八事,工部十三事,詔悉釐正如舊制。
  • 14.    《明史·卷三百六·列傳第一百九十四》:劉瑾用事,宇介焦芳以結瑾。二年正月入為左都御史。瑾好摧折台諫,宇緣其意,請敕箝制御史,有小過輒加笞辱,瑾以為賢。瑾初通賄,望不過數百金,宇首以萬金贄,瑾大喜曰:“劉先生何厚我。”尋轉兵部尚書,加太子太傅。子仁應殿試,求一甲不得。厚賄瑾,內批授庶吉士,逾年遷編修。時許進為吏部尚書,宇讒於瑾,遂代其位,而曹元代宇為兵部。宇在兵部時,賄賂狼籍。
  • 15.    李克.《心途:王陽明的傳奇人生》.北京市豐台區:北京燕山出版社,2017.01:61-62
  • 16.    《明史·卷一百八十八·列傳第七十六》:浩既削籍,瑾憾未釋,復坐先所劾武昌知府陳晦不實,與安甫、蕃、熙、學禮、昆六人,逮杖闕下。
  • 17.    廉如王勳,鬼魅奈何?  .河南省監察委員會.2019-10-10[引用日期2020-12-20]
  • 18.    王春瑜.《他們活在明朝》.北京:商務印書館,2013.05:158-168
  • 19.    《明通鑑·武宗傳》:辛丑,兵科給事中屈拴,請頒行劉謹所定《見行事例》,按六部為序,編集成書,頒佈中外,以昭法守。詔‘下廷臣議行。
  • 20.    《明史·列傳·卷一百九十二》:給事中屈銓、祭酒王雲鳳請編瑾行事,著為律令。
  • 21.    《明史·卷三百十四·列傳第一百九十二》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9-05-17]
  • 22.    中國中共文獻研究會編.毛澤東讀書集成 第112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第80604頁
  • 23.    (美)富路特.《明代名人傳 哥倫比亞大學 4》.北京:北京時代華文書局,2015.04:第1282頁
  • 24.    劉瑾之死:被剮3357刀是他人生的最後一幕  .鳳凰網.2018-12-26[引用日期2020-10-16]
  • 25.    《國朝獻徵錄·卷一百零七》:後軍都督府都督同知劉景祥正德五年六月卒景祥以瑾兄賜葬。
  • 26.    《明史紀事本末·卷四十七》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9-05-17]
  • 27.    《風雲小棋王》影片簡介  .新浪網[引用日期2020-05-10]
  • 28.    天蠶變之再與天比高  .時光網[引用日期2021-04-07]
  • 29.    張顯清、林金樹.明代政治史: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3年:319-320
  • 30.    《大明武宗毅皇帝實錄》卷66,正德五年八月二十五日條  .明清實錄數據庫[引用日期2023-01-12]
  • 31.    《皇明經世文編》卷之八十六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3-01-12]
  • 32.    富路特、房兆楹主編.《明代名人傳》:北京時代華文書局,2015年:第1283頁
  • 33.    沈德符:《萬曆野獲編》補遺卷二:是科或傳劉瑾以片紙書五十人姓名入闈,主者有難色,瑾特為增額五十名。其事未必真,而劉宇之子仁、焦芳之子黃中俱以奸黨冒上第,又傳奉黃中等八人為庶常,俱非常之事,士子之肆誚固宜。
  • 34.    沈德符:《萬曆野獲編》卷十四:至正德三年,則科場定製,明備已久,又用給事中趙鐸疏,下禮部議增解額。陝西為百名、河南九十五名。山東、山西俱九十名。是時劉瑾,陝西人;焦芳,河南人,故比周為奸,厚其桑梓。而齊、晉二省,則以餘潤見及,遂超江、浙、閩、楚四大省而出其上。又二年芳逐瑾誅,是科其説不復行。
  • 35.    郭樸:《知州王勳傳》,《國朝獻徵錄》卷八十九:正德初,宦官用事,有歸葬其親者,有旨令眾閹會葬,所過州縣競事奢媚。勳恐厲民,止備牲醴數事。逆瑾聞之忿怒,欲立加顯禍。時閹人有家於淶水者,屢以勳清廉為解,瑾俾邏校入縣署覘之,室中蕭然,惟衣帶掛壁、婦子紡績爾。瑾始信其廉,犒以肉帛,勳分給裏甲,一無所留,詭言曰:“令眾感劉之惠也。”
  • 36.    編劇陳濤:暗香、夜來風雨都是我的巔峯之作  .新浪網[引用日期2023-01-23]
  • 37.    前TVB演員王偉影視作品一覽  .新浪網[引用日期2023-01-23]
  • 38.    佚名. 凌遲處死明朝太監劉瑾——"燒烤"由此起源[J]. 羣文天地, 2009(10):86.
  • 39.    袁婷婷. 劉瑾施政研究. 西北大學, 2016.第19-25頁
  • 40.    徐德亮,李軍.臉譜中的絲綢之路:中國言實出版社,2020.01:第140頁
  • 41.    胡國珍,施尼娜著.中國京劇人物形象:中國戲劇出版社,2016.01:第388頁
  • 42.    汪直  .故宮博物院[引用日期2024-07-02]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