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劉少白

(山西省政協副主席)

編輯 鎖定
劉少白(1883-1968),名象庚,字少白,1883年6月30日出生於山西省興縣黑峪口村。劉少白同志是山西省政協已故副主席,著名的開明紳士,民主戰士,被譽為中國紅色銀行事業的創始人之一,也是一位老共產黨員。 [1] 
中文名
劉少白
別    名
劉象庚
國    籍
中國
民    族
出生日期
1883年6月30日
逝世日期
1968年12月10日
畢業院校
山西大學法學學士
職    業
著名民主戰士,被譽為中國紅色銀行事業的創始人之一 [1] 
主要成就
晉西北抗日民主根據地的創建人之一,創辦學校推動教育
出生地
山西省興縣
性    別

劉少白人物簡介

編輯
山西省政協已故副主席劉少白同志是著名的開明紳士,民主戰士,被譽為中國紅色銀行事業的創始人之一,也是一位老共產黨員。 [1] 
他是一位集貢生、士紳、共產黨人三種身份與一身的傳奇人物。他和毛澤東二人相互尊重,彼此信賴,結成了一段革命情誼,被後人傳為佳話。
在《毛澤東選集》中,提到兩位開明紳士,一位是陝甘寧邊區的李鼎銘,另一位就是晉綏邊區的劉少白。毛澤東説:劉少白“在抗日戰爭和抗日戰爭以後的困難時期內,曾經給我們以相當的幫助”。 [2] 

劉少白人物經歷

編輯
劉少白於1883年出生于山西興縣一個富庶家庭,其曾祖父為黑峪口首富、父親為晚清秀才。(出處:劉少白傳,中共黨史出版社)
1905年,劉少白考入太原府中學堂。1908年,他考入山西大學堂攻讀法律,開始接受新學。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後,他率先剪掉辮子參加反清活動。1918年,劉少白先後在太原陽興中學任董事、山西省立工業專門學校任秘書長,併兼國文教員。他執教10多年,積極倡導白話文,向學生傳播新思想、新文化。同時,他還與同鄉好友牛友蘭一起在興縣創辦了多所中小學校,為家鄉的教育事業作出很大貢獻。 [3]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後,劉少白開始接觸馬列主義,逐步認識到中國只有以蘇俄為師,才是惟一出路。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劉少白在白色恐怖的形勢下,不顧個人安危,冒着生命危險曾掩護許多共產黨員脱離險境,中共山西省委負責人王贏以及許多地下黨員和進步人士都曾在他的幫助下,安全脱離敵人的追捕,陳原道、安子文、王若飛等人也得到過他的大力幫助。 [4] 
1928年,中共領導人王若飛在包頭被國民黨政府逮捕,關押在歸綏(今呼和浩特)第一模範監獄。當時正在北京的劉少白,在得知王若飛被捕的消息後,即利用與傅作義的私人關係,多次找其當面洽談,要他從長計議,儘快釋放王若飛。雖經長時間遊説奔波,但終因案情重大,傅作義不敢作主,未能成功,可也為獄中的王若飛爭得了不少優待。 [5] 
他將自己在北京虎坊橋60號寓所,作為黨中央和河北省委的聯絡點,還負責接收中共中央從上海寄來的活動經費。後來因為叛徒告密,寓所遭到敵特破壞,他避居大連。1932年,他易名傅抑士,遷居大同,上書勸誡張學良支持學生救亡運動,後來到綏遠工作。 [4] 
1937年8月,劉少白加入中國共產黨,他根據黨組織的指示返回家鄉,協助八路軍120師開闢晉西北抗日根據地。為了幫八路軍籌措資金,劉少白創辦了興縣農民銀行。為此,他把自己多年來的全部積蓄拿出來,並動員全縣一百多位富户入股,很快就湊起6萬多元股金。 [6]  1940年1月,興縣農民銀行改為西北農民銀行,劉少白出任行長。西北農民銀行發行的紙幣被稱為西農幣。後來,西農幣流行於晉西北和內蒙地區,發行量很大。第一批被劉少白他們用墨跡塗改過的票子,多年後已存世極少。加上這裏面還有一段承載着艱難歲月的故事,使得劉少白改過的紙幣,成為國內錢幣收藏界難得一見的珍品。(出處:劉少白傳,中共黨史出版社)
西北農民銀行為發展抗日根據地經濟、解決軍需民用、鞏固晉西北抗日根據地發揮了重要作用。 [7] 
1942年5月,劉少白和牛友蘭率領晉西北士紳參觀團赴延安訪問,到了延安之後,他們受到各界人士的熱烈歡迎。7月中旬,毛澤東、朱德等接見了參觀團全體成員。
參觀團回來後,劉少白被選為晉綏邊區臨時參議會副議長。當時,正是抗日戰爭最困難的時候,年屆花甲的劉少白積極響應黨中央號召的大生產運動,帶頭上山開荒,每天要開一分半到兩分荒地,是規定任務的兩倍。開荒後他倡議廣種棉花,邊區政府採納了這一建議,僅興縣就種植棉花數千畝,生產皮棉六七十萬斤。此外,他還與牛友蘭從外地買回織布機,在興縣城關創辦了蔚汾紡織廠。 [4] 
1949年9月,劉少白出席全國政協第一次會議,劉少白當選為全國政協委員、山西省政協副主席,還擔任山西省政府委員會委員、山西省監察委員會委員、抗美援朝華北委員會常務委員、保衞和平委員會山西分會理事、中蘇友好協會山西分會副主席等職。 [7-8] 
新中國成立後,劉少白依然十分關心山西的建設事業,念念不忘桑梓父老,曾兩次拿出自己的積蓄支援家鄉建設。他為改變山西的貧窮落後面貌,積極建言獻策。他向省委、省政府提出了《山西煤炭資源考察意見》,編寫了《煤炭安全技術操作規程》、《山西礦產開發之設想》,還翻譯了不少外文資料,對山西省的經濟建設做出了重要貢獻。劉少白還向省委、省政府提出克服浮誇作風、治理水土流失等建議。 [9-10] 
1968年12月10日,劉少白先生在北京去世,終年85歲。 [4] 

劉少白劉少白與毛澤東

編輯
1938年6月,時任第二戰區民族革命戰地總動員委員會興縣分會經濟部長的劉少白,首次千里迢迢奔赴革命聖地延安。此行一是為接上黨的關係,二是為轉道西安購買高質量的印鈔用紙。在延安,時任中央軍委總政治部秘書長、統戰部部長的王若飛熱情地接待了這位老朋友,並帶他去見暫留延安的中共中央北方局書記劉少奇。劉少奇指示劉少白説:“要充分利用你有利的社會關係繼續開展工作,當好秘密黨員,不公開身份,與組織保持單線聯繫。”王若飛還特別安排時間,領劉少白到王家坪,專門拜見了毛澤東。一見面,毛澤東十分熱情地握着劉少白的手説:“我早聽若飛同志説過你了。你是前清貢生,又是民國議員,還是秘密共產黨員,我毛澤東久仰大名了。”接着,毛澤東關切地詢問起晉西北的經濟情況。當毛澤東聽完劉少白創辦興縣農民銀行的簡要經過後,高興地説:“好你個劉少白,一席話、一支煙,就從人家士紳們口袋裏把錢掏了出來,真不簡單啊!你們發放農貸,辦紡織廠,推動物資流動,也是好辦法呀!”略作停頓,毛澤東深有感觸地總結説:“我曾説過,全黨同志都要學會做經濟工作,如果我們的戰士連飯也沒得吃,衣服沒得穿,邊區人民的生活絲毫沒得改善,何言抗日救國啊!” [11] 
聽着毛澤東這些深入淺出的話語,劉少白非常佩服和激動。

1942年5月21日,劉少白和牛友蘭組織晉西北士紳參觀團到延安參觀學習,劉少白作為參觀團副團長率團第二次訪問延安。在延安,晉西北士紳參觀團受到延安各界的熱烈歡迎。陝甘寧邊區銀行還特邀劉少白座談,就銀行工作交流情況和經驗。7月9日下午4時,毛澤東親赴交際處訪晤晉西北來延安士紳。見面後,他親切地同大家一一握手,然後和大家圍桌暢談。交談歷時5個小時,涉及國際、國內形勢以及“減租減息”、“三三制”政策等問題。
當毛澤東看到劉少白時,他握着劉少白的手,關切地説:“聽若飛同志講,你這次來,還帶了3個孩子到延安來上學。而學校方面卻講什麼住房困難,不好解決。我一聽這話就很不高興。住房困難是事實,可我們有兩隻手呀,沒住房,可以動手挖窯洞嘛,怎麼能把你少白老的孩子拒之門外?”劉少白連忙説:“有主席一句話,問題就解決了,就請主席放心吧。”毛澤東聽劉少白説問題已經解決了,臉上才現出寬慰的笑容,並誇劉老先生很有政治眼光,把自己的子女從小就投進革命熔爐冶煉。這次座談直至晚上9時,大家才依依不捨地與毛澤東告別。
回到晉西北後,劉少白代表參觀團分別撰寫了《晉西北士紳參觀團留別延安各界書》和《晉西北士紳參觀團敬告晉西北各界同胞書》。在接受晉綏《抗戰日報》記者的採訪時,劉少白代表士紳們談了參觀延安的三點感想:第一,填平了自己的空虛;第二,解除了懷疑;第三,堅定了勝利信心。
1945年7月黨的七大以後,劉少白第三次赴延安。這次,他是來參加解放區人民代表會議籌委會工作的。當時,周恩來是籌委會主任兼綱領起草委員會主任,劉少白任籌委會常委和綱領起草委員會副主任。籌委會成立不久,蘇聯即對日宣戰,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因此,籌委會工作沒怎麼開始就停止了。緊接着,毛澤東赴重慶同蔣介石談判,這時籌委會成員的工作便轉向了有關重慶談判的各種活動,如接待蔣管區來延安的各界友好人士,以及進行憲法研究等。由於蔣介石故意拖延談判,積極準備內戰,劉少白請求返回晉綏。林伯渠對他説,中央已把他的黨組織關係通知周恩來,要劉少白做好兩手準備,如果和談成功,成立聯合政府,準備讓他出任解放區的立法委員。

1946年初春的一天,毛澤東來到交際處會見各界人士,劉少白同時受到接見。毛澤東談了國內外形勢和政策。不久,“四八”事件發生,劉少白的好友王若飛與葉挺等人不幸遇難,劉少白深感國共和談無望,決意返回晉綏投入新的鬥爭。

5月下旬,在劉少白準備返回興縣時,毛澤東特意在王家坪單獨設宴為他餞行。席間,毛澤東向劉少白傳達了中央準備全面實行土地改革的決定,希望他作為黨員要帶個好頭。毛澤東説:“蔣介石一心要發動內戰,消滅我們。他要打,我們就奉陪。戰爭可能要打上幾年,我們將殲滅其有生力量,最後解放全中國。”隨後,毛澤東又給劉少白談了中央“五四指示”的精神,並親切地對他説:“你是黨員,可以帶個頭,把你家的土地獻出來嘛!”毛澤東希望他過好土改這一關。毛澤東還告訴劉少白,聯繫他這個秘密黨員的晉綏分局主要負責人林楓已調往東北,要他和新任的主要負責人搞好關係。臨別時,正逢天降大雨,毛澤東派車送劉少白回住處。毛澤東冒雨送他上了車,直至車輪轉動,毛澤東一直淋着雨目送他遠去。此舉深深地印在劉少白的腦海裏。回到駐地後,劉少白立即給晉綏行署發去電報,明確表示擁護土地改革,要向農民獻出土地和房屋。

不料,劉少白在獻出土地房屋之後,卻被指責是“假開明”,旨在“收買人心”。他即被押回老家黑峪口接受批鬥,當場被撤銷副議長的職務,監禁40余天。接着,兩次千人大會召開,劉少白的胞弟劉象坤當場被毒打致死。後來,毛澤東在《晉綏日報》上看到鬥爭劉少白的報道,氣得把報紙扔到地上,指令晉綏分局立即糾正這種極“左“錯誤。毛澤東説:“像少白這樣的人都被你們鬥爭了,以後誰還跟我們合作?”
1948年9月,劉少白應邀到河北平山縣參加華北各屆代表會議,但因晉綏分局把通知開會的電報擱置,他啓程時會議已閉幕。所以他在給毛澤東的信中説:“首途之日,已在閉幕之後。”為了等待中央指示,劉少白在平山南莊住了下來。9月15日,劉少白給毛澤東寫去一封信,信中彙報了自己的思想情況,陳述了對晉綏土改中“左”的偏差的意見和他的黨籍問題。
劉少白又於11月3日,再次致信毛澤東。
毛澤東閲讀信後,批轉劉少奇、朱德、周恩來等閲後存檔。12月5日,時任中央組織部部長的彭真批發了中組部就“與劉少白談話結果”致晉綏分局電:劉少白“是1937年8月在太原由王若飛、安子文兩同志介紹入黨的,以後即一直保持特別黨員的關係。現在應承認其黨籍,並保持組織關係”。“今後應指定適當的幹部和他發生經常的組織關係”。

新中國成立初期,劉少白當選為全國政協委員、山西省政協副主席,還擔任山西省政府委員會委員、山西省監察委員會委員、抗美援朝華北委員會常務委員、保衞和平委員會山西分會理事、中蘇友好協會山西分會副主席等職。這一時期,毛澤東對劉少白政治上、思想上仍很關心,要求也比較高。1951年,有一次,毛澤東問當時擔任中組部副部長的劉少白二女婿安子文:老人現在哪裏,都安排了什麼職務?當他聽説安排了上述職務以後,説:“好。他是個好人,對黨忠心耿耿,為人很耿直,有什麼就講什麼。” [12] 
上世紀50年代初,劉少白到北京參加全國政協會議,受到毛澤東第六次接見,兩人親切握手、合影留念。 [11] 
毛主席寫給劉少白的信 毛主席寫給劉少白的信

劉少白著名的劉公館

編輯
劉公館 劉公館
在北京南城虎坊橋的東北隅,坐落着一家以山西風味譽滿京城的飯莊——晉陽飯莊。它的旁邊是清代名臣紀曉嵐的故居——閲微草堂。然而,閲微草堂還曾經是民國議員、共產黨員劉少白的公館,這裏有着一段鮮為人知的紅色往事。20世紀20年代北洋政府議員劉少白曾居住該處,時稱“劉公館”。1930年劉公館成為在上海的中共中央與河北省委的秘密聯絡站,戰爭年代擔負着重要的黨內地下聯絡工作。 [13] 
20世紀20年代北洋政府議員劉少白曾居住該處,時稱“劉公館”。1930年劉公館成為在上海的中共中央與河北省委的秘密聯絡站,戰爭年代擔負着重要的黨內地下聯絡工作。1926年,劉少白的大女兒劉亞雄加入中國共產黨。1928年年底,劉少白的大女兒、共產黨員劉亞雄根據黨的指示,在莫斯科中山大學受訓後回國。1931年年初,劉亞雄擔任中共河北省委(即順直省委)秘書長,她的丈夫陳原道擔任省委組織部長。“劉公館”此時就成為了中共地下活動的秘密聯絡點。除了接待中共順直省委和北平市委地下黨負責人接頭外,這個秘密聯絡點還負責中轉在上海的中共中央給順直省委的經費、信件。同時,劉少白還加入了黨的外圍組織互濟會,幫助黨組織做了大量工作。
劉公館的紀念碑 劉公館的紀念碑
1931年4月上旬,順直省委遭到破壞,陳原道、劉亞雄等人被捕,劉少白籌集了2000塊大洋到天津進行營救。由於叛徒的出賣,敵人突然搜查劉公館,並佈下便衣憲兵“蹲坑”,準備“擴大戰果”。劉少白二女兒劉競雄趁憲兵不備,從牆上撕下一張紙,偷偷寫上“家中出事,千萬勿回”幾個字,乘廚師送晚飯的機會,把紙條塞給廚師趙芝貴。由廚師轉給劉少白的朋友、鄰居王子才。王家連夜派人將消息送到天津國民飯店,交給了劉少白。劉少白見到紙條,久等不見陳賡、楊獻珍前來接頭,便立即離開天津,前往大連,後來輾轉到山西大同。就在劉少白離開國民飯店後,陳賡、楊獻珍來到飯店接頭,沒有找到。於是,楊獻珍又到北平“劉公館”尋找,不幸被捕。後來,楊獻珍被關押在草嵐子衚衕國民黨北平軍人反省分院,直到1936年9月,經黨組織營救出獄。 [14] 
解放後,劉公館由劉氏後人捐給國家。
1959年初,時任北京市市長的彭真和國務院副總理薄一波,提出在北京建一家經營山西風味的餐館。經過反覆勘察,晉陽飯莊選定了劉少白曾經的公館,即閲微草堂。2001年,在北京拓寬兩廣大街的工程中,閲微草堂得到了保護和重建。晉陽飯莊遷出故居,在旁邊另建。如今,紀曉嵐親手種植的紫藤,還生長在臨街的院門口。每年初夏,紫色的藤花像瀑布一樣披下來,彷彿在講述她所見證的這個古老的宅院的悠悠歷史,特別是那一段紅色的往事。 [14] 

劉少白人物軼事

編輯
1964年12月,第四屆全國政協召開。在這次會議上,毛澤東當選為名譽主席,周恩來當選為主席,劉少白的好友劉瀾濤、傅作義當選為副主席。劉少白仍擔任山西省政協副主席,同時被確認為全國政協特邀代表,他的行政關係從山西政協轉到全國政協,黨的關係轉到中央組織部。坐在少白旁邊的溥儀,身着深藍中山裝,説着一口流利京腔,早已沒有了當年皇帝的威儀,完全是一個謙遜隨和的老北京市民。小組討論中間休息時,溥儀出去散步,少白拿起溥儀桌上的紙筆寫道:皇上,我祝您健康,生活愉快!溥儀回來見到,開心一笑。少白故作誠惶誠恐道:稟告皇上,臣今日擅動御筆,望皇上恕罪。溥儀笑道:要是在過去,朕當怒治你等頑民。如今人民當家作主,你動御筆你就是皇上,我是臣民,遵旨照辦,絕不違抗。兩個老天真,引得一片笑聲。

劉少白人物評價

編輯
興縣農民銀行在少白的帶領下,不斷將資金、給養物資補充給賀龍、關嚮應率領的八路軍120師,幫助部隊渡過了難關,在貧瘠寒冷的晉西北站住了腳。賀龍曾説“少白先生這個經濟部長做得好,幫我們解決了過冬糧草的大問題。”(出處:劉少白傳,中共黨史出版社)
林楓到延安向黨中央彙報工作,特別提到:“少白同志作風嚴謹,工作認真,對革命事業衷心耿耿。多年後,已成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林楓,曾對自己的子女讚歎少白説:“現在你們讀《為人民服務》,知道了陝甘寧邊區有個李鼎銘,卻不知道當年毛主席表揚的是兩個人,那一個,就是晉西北的劉少白!”(出處:劉少白傳,中共黨史出版社)
在政協召開的一次會議上,周恩來看到的清癯矍鑠的劉少白,走過來與少白握手,問少老近來可好。又説“少老啊,你的人生經歷就是歷史,很寶貴,最好能寫成回憶錄,用它來教育後代。少白握着周恩來的手説:總理啊,你放心,這個工作我一定做好。”(出處:劉少白傳,中共黨史出版社)
“劉少白以身許國,畢生求真,屢經坎坷,不改初衷,急公好義,扶危濟困,高風亮節,直道而行,浩然正氣,亙古長存!”楊獻珍(原中共中央高級黨校黨委書記兼校長)(出處:劉少白傳,中共黨史出版社)
慶雲劉少白書畫 慶雲劉少白書畫
在山西近代革命史上,劉少白不僅是辛亥革命的參加者、首屆山西省議會議員,也成為中共領導下的晉西北抗日根據地的創建人之一。(出處:劉少白傳,中共黨史出版社)他提議創辦的興縣農民銀行,是全面抗戰以來,繼陝甘寧邊區銀行之後,第二家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地方銀行。興縣農民銀行隨着戰爭形式的變化,幾經轉並變遷,在新中國成立後,融入了中國人民銀行。劉少白也因此碑譽為中國紅色銀行事業的創始人之一。(出處:劉少白傳,中共黨史出版社)
毛澤東在《毛澤東選集》第四卷的《關於民族資產階級和開明紳士問題》一文中,對劉少白做了充分的肯定。(出處:劉少白傳,中共黨史出版社)
賀龍曾説“少白先生這個經濟部長做得好,幫我們解決了過冬糧草的大問題。” [15]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林楓,曾對自己的子女讚歎少白説:“現在你們讀《為人民服務》,知道了陝甘寧邊區有個李鼎銘,卻不知道當年毛主席表揚的是兩個人,那一個,就是晉西北的劉少白!” [15] 
在政協召開的一次會議上,周恩來看到的清癯矍鑠的劉少白,走過來與少白握手,問少老近來可好。又説“少老啊,你的人生經歷就是歷史,很寶貴,最好能寫成回憶錄,用它來教育後代。” [15] 

劉少白後世紀念

編輯
1975年,鄧小平主持中央工作,批准將劉少白的骨灰安放在八寶山革命公墓,並在其骨灰盒上覆蓋了黨旗。 [1] 
1988年9月30日,根據劉少白的遺願,他的骨灰被重新安葬于山西興縣晉綏解放區烈士陵園。黃河岸邊的父老鄉親以最為隆重的方式,迎回了他。 [11] 
時任國家主席楊尚昆為之題寫了“劉少白之墓”五個大字,原中共中央黨校校長楊獻珍撰寫碑文。碑文的最後對劉少白的一生作了高度概括和評價:“劉少白以身許國,畢生求真,屢遭坎坷,不改初衷,急功好義,扶貧濟困,高風亮節,直道而行,浩然正氣,亙古長存!” [15]  [11] 
位於黑峪口的少白希望學校由劉少白的後人捐資修建。
2003年12月22日,山西省委召開紀念劉少白同志誕辰120週年座談會。座談會上,省史志院負責同志介紹了劉少白同志為中國革命建設事業做出的突出貢獻。劉少白、王若飛同志的親屬、家鄉代表等,以深厚的感情,分別從不同側面緬懷了劉少白同志在不同歷史階段的感人事蹟。省委副書記侯伍傑指出,劉少白同志的一生,是不斷追求真理、追求進步的一生,是積極投身於爭取民族獨立和解放鬥爭的一生,是與中國共產黨親密合作、為中國革命和建設事業無私奉獻的一生。與會者一致表示,要學習、繼承和發揚劉少白同志的革命精神,以實際行動告慰英靈。 [16]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