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別詩

(範雲《別詩》)

編輯 鎖定
《別詩》是南北朝時期的古詩,作者是範雲。別詩共有兩首,詩的特點是狀似寫景,實則寫情,將分別之久、之苦都融於景中,主要抒寫朋友間的聚散,表現了朋友間深厚的友情。
中文名
別詩
外文名
Farewell poem
作    者
範雲(451~503年)
朝    代
南北朝--南朝--梁

目錄

別詩其一

編輯
洛陽城東西,
長作經時別。
昔去雪如花,
今來花似雪。
譯文:
上次離去時,雪像花一樣地飄落,如今再度前來,花開得像雪一般的白豔。這兩句詩是感嘆相聚太短,離別太長,每次分手後總要經過許久才能相見。

別詩賞析:

編輯
此詩寫朋友間的聚散,表現了深厚的友情。用分別時雪花飛舞的淒涼和重逢時百花盛開的温暖做對照,抒發重逢的快樂。
此詩通過對冬天和春天景物的不同描繪,反映節物之異與離別之久。其中“昔去雪如花,今來花似雪”兩句膾炙人口。“昔去花如雪”指當年離開的時候,花就像是雪一樣,在春光中綻放。“今來雪如花”是指現在我回來了,雪花開的就像是當時的春花一樣燦爛。“雪如花”,“雪”是本體,“花”乃喻體,寫離別時為冬天;“花似雪”中“花”為本體,“雪”充當喻體,意指重逢時已是繁花似錦的春天,將分別之久、之苦都融於其中,狀似寫景,實則寫情。
這首詩中,“雪如花”,“花似雪”之間的呼應非常自然貼切,這巧妙照應了前面“經時別”。一“雪”一“花”,是一冷一暖的對照,暗中又與一“昔”一“今”、一“去”(分別)一“來”(相逢)相勾連,從昔到今,從去到來,經歷一個怎樣的冷暖變化啊,不知這段日子朋友們是否都好,詩人在感慨每次一別總是經過許多歲月。
詩句從時間上只是冬去春來,但詩人將雪與花顛倒,翻出新意巧思,便耐人尋味。此詩的絕妙之處正在於意象之間的絲縷相連,讓人不由得驚歎其“得之天外,乃神來之筆”。

別詩其二

編輯
孤煙起新豐,候雁出雲中。
草低金城霧,木下玉門風。
別君河初滿,思君月屢空。
折桂衡山北,摘蘭沅水東。
蘭摘心焉寄,桂折意誰通。
譯文:孤煙從新豐升起,遷飛的大雁離開了雲中。金城的衰草籠罩着寒霧,玉門的樹葉在風裏凋落。和你離別的時候河水剛剛滿盈(或指銀河?),分別的日子裏,我常常在空明的月光下思念你。我從衡山的北面折來芳桂,又從沅水東岸摘下了蘭花。可是採下的蘭花芳桂時的情懷又怎樣傳達呢。
作者小傳:範雲(451 - 503) 南朝梁詩人。字彥龍,南鄉舞陰(今河南泌陽縣西北)人。範縝堂弟。幼極聰慧,文思敏捷,8歲作詩賦,操筆便就。曾遊學於竟陵王蕭子良門下。適值子良遊秦望山,見秦時刻石文,人多不識,雲讀之如流,因而位列上賓,寵冠府朝。與沈約相友善。歷任郢州西曹書佐,轉法曹行參軍、零陵內史、廣州刺史等職。後因助蕭衍成帝業,官侍中、吏部尚書,封霄城縣侯,官至尚書僕射。 原有集30卷,已佚。今存詩40餘首,以《別詩》較著名。鍾嶸《詩品》稱其“清便宛轉,如流風迴雪”。另《贈張徐州謖》、《之零陵郡次新序》、《送沈記室夜別》也較好。另有《除始興郡表》等文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