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冰器

(電視劇:陽光下的冰器)

編輯 鎖定
電視劇《冰器》是中國中央電視台投資,福建電影製片廠西影股份有限公司等聯合攝製拍攝的警匪劇,是一部反黑力作。該劇於在中國大陸上映。
該劇講述了被黑金點燃了慾望,為貪婪佈下了致命的迷離和陷阱,他們的天空沒有一樓陽光……夢想的天堂卻是現實的地獄……秒秒緊張!步步殺機! [1] 
中文名
陽光下的冰器
出品時間
2004年
出品公司
福建電影製片廠,西影股份等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首播時間
2005年
導    演
張曉春,付永強
編    劇
邱向東,楊樹林,張健
主    演
牛莉侯天來劉莉莉吳秀波,黃鵬,成輝
集    數
26
類    型
警匪片、反黑
上映時間
2005年

冰器劇情簡介

編輯
中國南方邊陲小城——驪城。滄桑百年,歷盡風雨。貨運業為這座城市帶來了經濟繁榮,同時也因走私氾濫給這座美麗的城市蒙上了一層陰影。
廖筠如和男友郭飛亡命天涯,投靠了驪城的貨運老大吳天亮。在一次走私交易中,郭飛奉吳天亮之命殺人滅口被刑警隊長王博南發現後對其開始進行全程性的搜捕。
吳天亮兩次派人刺殺已經暴露的郭飛,但都被郭飛識破。王博南帶隊追趕死裏逃生的郭飛。郭飛引燃汽油,爆炸身亡。
三年後,吳天亮已和廖筠如成為了夫妻。吳天亮操縱着驪城最大的走私貨運公司——“萬順”,並準備競拍收購樓盤項目。此時,與廖筠如情同姐妹的刑警隊副隊長向紅也已和王博南開始了熱戀。
在緝私行動中,王博南推斷嫌疑人老三與吳天亮的貨運公司有關。但經過對其的審訊卻毫無結果。王博南提出掃查吳天亮的貨場,被副局長孫寶印駁回。吳天亮派人幹掉了老三滅口,王博南的同事林鵬也因此失職受到批評。
吳天亮買通競爭對手收購樓盤成功,但卻因途中冒出的不速之客而損失慘重。操縱這一切的是現已化名為汪海洋的郭飛…… [1] 

冰器分集劇情

編輯
第一集:
驪城,中國南方的一座邊陲小城,這裏以茶馬古道聞名於世,它滄桑百年,歷盡風雨,仍在延續着貨運的 歷史。俯瞰這座城市,它似乎是站在古老和現代的分界線上,它既有古城風貌,又有現代都市的燦爛文明。
貨運業為這座城市帶來了經濟繁榮,同時也因走私氾濫,給這座美麗的小城蒙上了一層陰影。
刑警隊隊長王博南接到‘線報’,做出緊急部署,阻擊走私車隊。
此時,前來報到的警校畢業生向紅正在途中。
第二集:
吳天亮決定殺人滅口,他派小鄧刺殺郭飛,但被郭飛識破,吳天亮及時趕來除掉小鄧,並一番花言巧語消 除了郭飛的疑惑。吳天亮提出要送郭飛出城,其目的是在路上除掉郭飛。
因為執行任務,向紅始終未同廖筠茹見面。
廖筠茹同郭飛揮淚告別,並將自己珍愛的玉墜贈與郭飛。
郭飛踏上逃亡之路,吳天亮派出心腹阿雄‘護送’。就在阿雄下手之際,郭飛識破了阿雄,二人展開搏殺。與 此同時,王博南帶隊趕來,郭飛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引燃汽油,在巨大的爆炸衝擊中,王博南為保護向 紅而身受重傷。
第三集
因為老三同萬順公司交往密切,王博南推斷,這次走私很可能同吳天亮的萬順公司有關。
向紅開始為廖筠茹憂慮,她的命運是通吳天亮聯繫在一起的。
向紅同廖筠茹逛街,向紅給王博南買了一個‘吉祥鬼頭’做為生日禮物,廖筠茹卻突然記起今天正是郭飛的祭 日。
廖筠茹同吳天亮來到郭飛的墓地,廖筠茹沉浸在深情的懷念中。
此時,一個男人正隱身在墓地旁的樹叢中,他的目光充滿仇恨。此人正是三年前死裏逃生的郭飛,如今他 已經易容,化名為汪海洋。
郭飛開始了復仇行動。
第四集:
吳天亮懊惱不已,他讓黃安平調查,是誰同他作對。
廖筠茹在拍賣會上意外地見到了郭飛。此時的郭飛已經面目全非,但那熟悉的動作仍引發了廖筠茹的無限 傷感。郭飛也同樣被往事折磨着,但他更加堅定了復仇的信念,復仇就是為了結束這痛苦的記憶。
老三被殺,王博南開始將懷疑的目光投向副局長孫寶印。這一推斷,使林鵬和向紅都感到意外。
向紅家,王博南見到了廖筠茹,王博南詢問吳天亮收購天緣大廈的動機,廖筠茹解釋説,吳天亮有了轉行 的打算。吳天亮突然到來,王博南同吳天亮在推杯交盞中,相互試探,二人都感受到了對方的醉翁之意。
這次試探,加深了王博南對萬順的懷疑,同時認為廖筠茹同吳天亮的婚姻並不幸福。向紅感到不解。
林鵬在對萬順公司做秘密調查時暴露身份,因次讓萬順抓住把柄,林鵬受到廉局長的批評。
第五集:
廖筠茹一心想治好向父的病。醫生建議,只有手術才是根治。但讓廖筠茹苦惱的是,她很難説服向父。
郭飛此次復仇是有備而來,他早已將自己的心腹常勇安插進萬順公司。拍賣會上重挫吳天亮後,郭飛開始 了第二步計劃。
通過常勇,郭飛得知了吳天亮販運私貨的計劃。
王博南在外吃飯時,見到了過去的鄰家女孩白潔。如今,白潔已經出落得婷婷玉立。王博南想把白潔介紹 給林鵬。
孫寶印也感到了王博南對自己的威脅。他同吳天亮會面後,找來了飯店的監控錄像,愕然地從中看到了王 博南的身影。孫寶印忙與吳天亮會面,要求吳天亮暫時收斂一些。並打算利用幹部交流的機會,將王博南 調出驪城。

  第六集
郭飛劫持了吳天亮的一車私貨。並將貨車開到了金髮公司。趙有貴聞訊大驚失色,連忙趕到金髮,並用槍威脅着郭飛把車開走。但郭飛臨威不懼,反而進一步勸説趙有貴:只要他們聯合起來,就一定能致吳天亮於死敵。
其實趙有貴一直在尋找報仇的機會,只是因為吳天亮勢力龐大,不敢輕舉妄動。郭飛此次的行為,也從根本上打消了趙有貴的顧慮,趙有貴終於決定同郭飛聯合。
吳天亮獲悉貨車被搶也大吃一驚,忙派人調查。
因為這是一車私貨,吳天亮更為害怕的,還是被搶的事走漏出去。
廖筠茹也被髮生的一系列風波所困擾着。
王博南同孫寶印一同去省城開會。會後,孫寶印有意地同王博南同寢一室,並請王博南吃飯。孫寶印有意地透露給王博南,局裏打算將他作為幹部交流出去。王博南暗裏吃驚,表面卻不動聲色,以隨意的口氣拒絕了孫寶印的‘好意’。孫寶印暗自惱火,嘴上卻以知心的口吻勸説王博南抓住這一機會。
吳天亮不顧廖筠茹的勸説,打算繼續出貨。同時他也希望,以此來找到劫持他貨物的‘餉馬’。
儘管吳天亮計劃周密,但走私車輛還是在途中遭到了郭飛的伏擊。得手後,郭飛帶人迅速撤離,並以過路司機的名義打電話報警。郭飛的意圖很簡單,將警察引來,將萬順走私曝光。吳天亮在得知貨車被砸的消息後,忙讓人轉移車內的私貨。
警車來到的時候,儘管車內的私貨已被轉移,但還是給林鵬留下疑問,萬順為什麼沒有報警,而貨運隊長高峯的説詞顯然很牽強。
廖筠茹在家門口再次見到了熟悉的身影,竟不顧一切地追了上去。郭飛剋制住情緒,冷靜地望着廖筠茹。
痛苦再次侵襲了廖筠茹,她無法明白,眼前的汪海洋為什麼同郭飛的舉止如此相似。
第七集
向紅來向廖筠茹瞭解萬順公司,廖筠茹極力袒護着吳天亮。調查陷入僵局。
王博南認為,報案的司機存在問題,那個司機很可能就是涉案人員,他是想通過報警來吸引警察的注意。而萬順不報案的最大可能就是車內裝載的不能曝光的貨物。
林鵬和向紅決定沿着這種線索進行追查。
因為吳天亮的一意孤行,孫寶印同吳天亮發生爭執。冷靜下來後,二人都深切地感受到,王博南才是他們真正威脅。
向紅得知局裏要安排王博南去做幹部交流的消息後很高興。因為同在一局,二人的戀愛關係一直沒有公開。如果王博南能交流到臨近的城市,不僅對他的前途有利,而且他們就能很快地走進婚姻殿堂。
王博南陷入矛盾之中。
吳天亮開始懷疑趙有貴,並派高峯綁架了趙有貴的心腹鐵子,鐵子終於抵扛不住,交代出:是汪海洋聯合趙有貴劫持了萬順的貨物並砸了萬順的貨車。
吳天亮同孫寶印商議,孫寶印勸吳天亮不要輕舉妄動,在摸清汪海洋的底細後再採取進一步行動。
常勇也在萬順暴露了身份,被趙有貴安排到外面躲避。
郭飛沒有料到,吳天亮會以忍耐的態度面對他的挑釁。
在郭飛的策劃下,金髮司機向萬順司機挑釁,並引發流血衝突。郭飛的目的,就是將萬順同金法的矛盾公開,再次把警察的視線轉移到萬順公司。趙有貴在接受審問時,擺出了一副敢怒不敢言的弱者姿態。
萬順危機重重,孫寶印同吳天亮坐立不安。在王博南的撮合下,林鵬和白潔見面,在白潔面前,林鵬全沒了他的辦案時的果斷和威風,醜態百出,沒想到卻贏得了白潔的好感。
第八集
林鵬和向紅商定,以金髮公司做為查清萬順危機的突破口。
警方對金髮的調查,再次使吳天亮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可吳天亮還未想出對策,郭飛已經再次出招。
郭飛殺死了萬順的司機,並在車上藏匿了毒品。孫寶印及時將萬順司機被殺和發現毒品的消息告訴了吳天亮。使得吳天亮有了心理準備。
吳天亮來到出事現場。他在警察面前擺出一副憤慨的姿態,同時又以一副哀容安慰着死者家屬。在孫寶印的提議下,吳天亮決定同趙有貴講和。王博南分析,車內發現的毒品很可能是對吳天亮的栽贓陷害,吳天亮之所以保持沉默,是因為有致命的把柄握在仇人手中。向紅沿着被殺司機的線索進行調查,但毫無收穫。在吳天亮的授意下,黃安平登門邀請趙有貴。
對於吳天亮的主動求和,趙有貴猶豫不決。孟飛判斷出了吳天亮的用意,勸趙有貴答應。趙有貴帶着孟飛一同赴宴,孟飛見到昔日仇人,強壓怒火。吳天亮擺出一附親和的姿態,而趙有貴的言詞卻充滿挑釁。就在雙方的對峙一觸即發之際,廖筠如及時趕來,化解了一場爭鬥。
趙有貴走後,吳天亮控制不住憤怒,一把掀翻了桌子!
通過這次會面,吳天亮意識到,趙有貴之所以強橫,就是因為有了這個‘汪海洋’。
王博南獲悉了吳天亮宴請趙有貴的消息後,也趕到現場。
王博南也同樣注意到了‘汪海洋’。
再次見到郭飛,使廖筠茹陷入了不能自拔的痛苦中,‘汪海洋’就如同郭飛的影子一般,在廖筠茹的腦海裏揮之不去。
第九集:
林鵬同白潔的感情發展迅速,林鵬陶醉在熱戀中。
林鵬向孫寶印請示,成立專案組調查萬順,但孫寶印認為時機尚不成熟,並勸説林鵬要兼顧全局,刑警隊維持的是整個驪城。
郭飛跟蹤廖筠茹至美容店,廖筠茹也發現了郭飛。郭飛冷靜地面對廖筠茹,二人來到酒巴落座。廖筠茹談起她同郭飛的往事以試探面前的‘汪海洋’。但郭飛卻是無動於衷的姿態。廖筠茹勸郭飛離開驪城,這裏的貨運行充滿兇險。林鵬繼續以金髮公司做為打開僵局的突破口。林鵬向趙有貴詢問吳天亮宴請他的事。趙有貴早有準備,説吳天亮只是詢問他是誰在同萬順作對。林鵬同時也詢問了‘汪海洋’的情況。‘汪海洋’的影子深深烙印在廖筠茹的心裏,她竟奇怪地感覺到,自從汪海洋進入她的生活,郭飛的形象反而模糊了。汪海洋如同一團迷霧,使廖筠茹陷入痛苦的茫然之中。吳天亮對汪海洋深之入骨,打算僱傭殺手除掉汪海洋。向來以穩字當頭的孫寶印也感到,除掉‘汪海洋’是當務之急。
第十集
萬順所發生的一系列案件也深深地困饒着向紅。她為廖筠茹擔心,擔心她捲入萬順的危機之中。向紅主動約請廖筠茹,講出了自己的擔憂。儘管廖筠茹被向紅的關心所打動,但她為了維護吳天亮,只能以謊言安慰向紅,並講出了吳天亮曾做過孫寶印線人的事來為吳天亮開脱。廖筠茹希望向紅能勸説向父做手術。
吳天亮卻一反常態的輕鬆了,吳天亮暗示廖筠茹,‘汪海洋’囂張不了多久了。廖筠茹開始為‘汪海洋’的命運擔憂。但汪海洋留下的電話總是無人接聽。
復仇心切的郭飛準備採取進一步行動。
廖筠茹從上海請來名醫為向父做手術。當向紅聽到需要三十萬的手術費後大吃一驚,廖筠茹向向紅保證,這些錢都是她積攢的,她只是想盡自己的一份孝心。向紅猶豫着答應了。向父酷愛圍棋,但因身體原因,下得總是很慢。王博南很有耐心,一有時間便陪老人過上幾招兒。向父向王博南詢問他同向紅的婚事,王博南認真地保證,他會馬上迎娶向紅。説得老人十分開心。
吳天亮請來職業殺手肖剛,伺機對郭飛下手。

  第十一集
王博南同向紅在街頭漫步,二人難得有這樣輕鬆的時刻。向紅買了兩盞平安燈放入河中,祈禱幸福。二人追逐着河燈,盡情地説笑。一盞燈突然在河中覆滅,向紅的心裏被陰雲籠罩。
廖筠茹聯繫不上‘汪海洋’,焦慮萬分。郭飛仍繼續着復仇行動,他再次槍殺了萬順司機。萬順司機接連被殺,使萬順的生意受到重創。司機不敢上夜班,並紛紛跳槽,為了顧全大局,吳天亮只得忍痛放棄眼前的利益。孫寶印瞭解向紅同廖筠茹的關係,便讓向紅負責萬順的案子。儘管林鵬提出異議,但孫寶印的理由是:正因為向紅同廖筠茹的特殊關係,才能深入地瞭解萬順。
向父終於被廖筠茹説服,答應做手術。吳天亮決定儘快除掉汪海洋。廖筠茹得知吳天亮要對‘汪海洋’下手的消息。她越發地預感到這個汪海洋就是郭飛。廖筠茹回憶起她同郭飛過去經常光顧的一家酒巴,於是便發出短信,廖筠茹堅信,如果汪海洋就是郭飛,那麼他一定記得那家酒巴,也一定會去。
郭飛接到廖筠茹發來的短信,陷入矛盾。此時,他對廖筠茹是一種愛恨交集的複雜心情,即使廖筠茹還愛着他,他也無法接受她嫁給吳天亮的殘酷事實。郭飛在萬般猶豫後,前去赴約。
此時,殺手肖剛正埋伏在郭飛常去的飯館。正是廖筠茹這個短信,使得郭飛逃脱一死。
向紅和王博南到醫院照看向父,向父第二天就要走上手術枱。
向紅近來身體虛弱,總是被惡夢纏繞。
廖筠茹終於在酒巴門口見到郭飛。
廖筠茹讓郭飛幫她尋找一個人,他叫郭飛。但郭飛仍不肯揭開自己的本來面目。望着郭飛離開的背影,廖筠茹突然失去理智地追上郭飛,撕開郭飛的上衣,看到了三年前她贈予郭飛的玉墜。郭飛也終於承認。儘管廖筠茹早有預料,但仍是震驚萬分。郭飛告訴廖筠茹,他這次回來就是要向吳天亮報仇。
王博南終於決定,放棄這次幹部流動的機會。
第十二集
廖筠茹面對郭飛,恍如隔世。醫院打來電話,她才想起向父今天要做手術。向父在進入手術室前見到廖筠茹,內心倍感欣慰。
廖筠茹將自己的積蓄全部取出,勸説郭飛放棄報仇,離開驪城。
向父的手術很成功。
王博南拉着向紅去慶祝。吃飯的時候,王博南説出了自己已經放棄這次流動的決定。向紅很是意外,隨後是巨大的失望。令向紅惱火的是,王博南竟然不同她商量,並認為王博南這麼做是想讓她離開刑警隊。長期的壓抑終於爆發出來,向紅同王博南爭吵起來。
肖剛跟蹤郭飛,準備再次行動。
廖筠茹匆忙去見郭飛,廖筠茹的慌張舉止引起王博南的懷疑。
林鵬批評向紅,並説王博南為了她已經答應流動。向紅深感愧疚。
殺手肖剛再次失手,郭飛逃脱後上了廖筠茹的車。
廖筠茹和郭飛來到廢棄的水泥場,廖筠茹哀求郭飛離開驪城,但郭飛不為所動。跟蹤而來的王博南意外地發現了郭飛的秘密,王博南當機立斷,果斷出機。就在郭飛束手就擒的一剎那,情緒失控的廖筠茹突然撞向王博南,王博南的槍被撞掉。
王博南同郭飛展開搏鬥。廖筠茹在惶恐中開槍。王博南中彈倒下。
第十三集
王博南犧牲了,廖筠茹驚恐不已。
郭飛勸説廖筠茹同他一起報仇,然後遠走高飛,去過幸福的生活。
向紅找不到王博南,開始不安起來,並有了不詳的預感。
廖筠茹深夜不歸,也引起了吳天亮的擔心,他給向紅打來電話,詢問廖筠茹。
郭飛從廖筠茹那裏獲知了吳天亮倚仗孫寶印為靠山的消息,決定一不做二不休。為了從根本上打擊吳天亮。郭飛讓廖筠茹將孫寶印約到水泥廠。
孫寶印接到電話,儘管心存疑慮,但還是答應前往。
郭飛殺死了孫寶印。並設置了王博南同孫寶印相互射殺的迷局。
廖筠茹回到家裏,焦躁不安的吳天亮對廖筠茹大發雷霆。
為了保證廖筠茹的安全,吳天亮給廖筠茹安排了保鏢。此時在廖筠茹眼裏,吳天亮已經成了惡魔的化身。
過路的司機發現了王博南和孫寶印的屍體。
聞聽噩耗,全局震驚!向紅當即暈倒過去。
廖筠茹來醫院看望向紅。為了求生,廖筠茹必需要克服着巨大的心理壓力來面對向紅。
向紅不僅承受着巨大的悲傷,還有強烈的自責。尤其是在王博南生命的最後一刻,她還任性地同王博南爭吵。
因為王博南的死因不明,所以不能為王博南的死定性。
第十四集
向紅終於從悲痛中站立起來。
為王博南報仇已成為向紅生命中的堅定信念!
因為向父剛剛做完手術,所以向紅對父親隱瞞了王博南犧牲的事。為了讓老人安心養病,廖筠茹提出帶向父去郊外的療養院。
廖筠茹這麼做,也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來尋求解脱。突然其來的災難,徹底改變了廖筠茹的生活。王博南和孫寶印的死也強烈地震撼了吳天亮,他暫時停止了除掉‘汪海洋’的行動,讓肖剛離開驪城。金髮公司的生意日漸紅火,但趙有貴卻高興不起來,他已經感到了汪海洋的威脅,但‘汪海洋’卻是他同吳天亮抗衡的資本,趙有貴陷入兩難之中。因為王博南生前一直調查萬順,為了查明王博南的死因,向紅決定先從萬順入手。酒巴里,郭飛向吳天亮進行挑釁,吳天亮強壓怒火。廖筠茹同向父來到療養院,向父感覺到廖筠茹的異常,廖筠茹唐塞過去。對王博南死因的調查陷入僵局。在林鵬的提醒下,向紅突然想起了王博南死亡的當晚,她曾經接到過吳天亮的電話詢問廖筠茹的去向。廖筠茹為什麼夜不歸宿?而吳天亮又為何惶惶不安?
向紅首先向吳天亮瞭解那晚發生的情況,吳天亮告訴向紅,廖筠茹那晚喝多了,在車裏睡去了。向紅對廖筠茹的調查也使得吳天亮不安起來。吳天亮連忙趕往療養院,向廖筠茹詢問那天晚上到底出了什麼事。廖筠茹預感到,向紅已經將懷疑的目光投向自己。吳天亮也見到向父,無意中失口説出王博南犧牲的消息。向父當即承受不住,暈倒在地。
第十五集:
向紅決定到療養院向廖筠茹詢問當天的情況。廖筠茹同郭飛在療養院見面,廖筠茹苦勸郭飛放棄復仇,但郭飛對吳天亮的仇恨已經深入骨髓,同樣不能自拔。
廖筠茹被郭飛強烈直著的復仇決心所恐懼。向紅在山間小路上見到父親,父親告訴向紅,他已經知道了博南犧牲的消息,向父用自己的人生經歷鼓勵向紅要戰勝痛苦。父親的堅強和鼓勵深深地感染了向紅。向紅見到廖筠茹,廖筠茹已有心理準備,面對向紅的題問,廖筠茹沉着應對。
向紅將父親接回家裏。當向父看見他同王博南那盤沒有下完的棋時,不禁淚如泉湧。廖筠茹也生活在深深的自責中,她不知自己該怎麼做才能彌補對向紅所造成的傷害。向紅克服着雙重痛苦,繼續對廖筠茹進行調查,她這麼做,只是為了徹底消除對廖筠茹的懷疑。
向紅來到王博南犧牲的地方,發現了王博南同郭飛搏鬥時,遺落在這裏的玉墜。但向紅從未見過它,因此不能確定它是本案的物證。廖筠茹以照顧向父為名,在向紅家住下,其目的是想進一步打消向紅的懷疑。夜晚,二人又象兒時一樣睡在了一起,卻沒了往日的歡笑,各自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萬順已是一派淒涼景象,吳天亮承受他人生中面臨的最大危機。吳天亮決定找汪海洋麪談一次。吳天亮同廖筠茹見面,希望廖筠茹能回家住。此時吳天亮接到黃安平的電話,黃安平告訴吳天亮已發現了郭飛的行蹤。吳天亮當即決定去見郭飛。廖筠茹暗暗吃驚,隨即打電話讓郭飛回避。
廖筠茹還是放心不下,便尾隨吳天亮而去。郭飛已開始輕視窮途末路的吳天亮。吳天亮見到郭飛,吳天亮告訴郭飛,他今天來完全是善意,無論他們過去有什麼過節,他都會既往不咎。
廖筠茹的行蹤被高峯發現。吳天亮得知後,感到詫異。同時命令保鏢要看緊廖筠茹。
第十六集
廖筠茹對郭飛不聽自己的勸告而十分惱火。同郭飛見面後,吳天亮決定調整策略,首先他決定賣掉萬順。吳天亮説,他將把全部精力投到天緣大廈的經營上。廖筠茹在向紅家意外地發現了那枚遺失的玉墜,不禁驚恐萬分。趙有貴擔心樹大招風,謹慎地經營着金髮公司。郭飛勸説趙有貴,現在正是金髮發展的最好時機。趙有貴在郭飛的鼓動下,開始發展金髮。
廖筠茹詢問那枚玉墜,向紅説,她預感到這枚玉墜也許會同王博南的死有一定牽連,這加深了廖筠茹的惶恐。林鵬和向紅來到金髮公司,想從側面瞭解吳天亮賣掉萬順的意圖,趙有貴卻對此事一無所知。向紅在金髮公司遇到了郭飛,郭飛看見向紅,連忙迴避。‘汪海洋’再次引起向紅的注意。
廖筠茹同郭飛商議,要想方設法轉移吳天亮用於大廈的資金,然後遠走高飛。廖筠茹再三告誡郭飛,吳天亮有着堅強的毅力和過人的智慧,必須要謹慎行事。廖筠茹想從吳天亮那裏獲得大廈資金控制權,但吳天亮認為廖筠茹不易出面。郭飛提出大膽計劃,收買黃安平。但廖筠茹認為黃安平對吳天亮忠心耿耿,危險太大。
黃安平負責籌備大廈工程,他從競標公司中選擇了三家讓吳天亮決定,吳天亮放心地把決定權交給了黃安平。廖筠茹得知這一消息,決定從中抓住黃安平的把柄。廖筠茹讓郭飛重點調查廣廈的金水建築公司。向紅詢問吳天亮為什麼賣掉萬順,吳天亮擺出一副無奈的姿態,説他是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而迫不得已。向紅認定吳天亮一定知道是誰在報復他。吳天亮也同樣堅決地説他不知道。
第十七集
金髮公司生意興隆,貨車吃緊。趙有貴同郭飛商量打算購車,但郭飛卻提出向萬順借車。廖筠茹得知,向紅曾通過吳天亮瞭解郭飛的情況,感到形勢危急。郭飛隻身來到萬順公司求見吳天亮,吳天亮得知郭飛是來借車後,也大吃一驚。黃安平認為不能借,郭飛的這一做法無非是想在吳天亮的傷口上再撒把鹽。但吳天亮最終還是強忍怒火,答應了。
王博南犧牲後,向紅變化很大。除了工作,她就是生活在痛苦的回憶和深深的自責中。林鵬想盡辦法幫助向紅從痛苦中解脱出來,為此也引起了白潔的誤會。廖筠茹對郭飛向吳天亮借車的事大為不滿。認為郭飛是逞一時之快,會把他們引上絕路。廖筠茹發自肺腑的一番話,使郭飛體會到了廖筠茹所承受的巨大痛苦,並求得廖筠茹的諒解。
向紅和林鵬商議,為了打開突破口,拋出孫寶印這張牌。
出乎向紅的意料,吳天亮表現得極為鎮靜,吳天亮一副坦白的口吻,説他當初答應做孫寶印的線人,只是相互利用。他想做合法生意,只有通過警察的力量整頓市場,他才能有生存的空間。吳天亮並肯定地説,他認為孫寶印是個好警察,孫寶印從他這裏沒有拿過一分錢。
第十八集
林鵬決定對萬順施壓,傳訊萬順公司的相關嫌疑人員。
吳天亮早有預料,已讓黃安平吩咐下去。傳訊毫無進展。
廖筠茹感到了郭飛所面臨的危險,便要求郭飛離開金髮公司。同時二人商定,儘快抓住黃安平的把柄,以便利用他轉移資金。
郭飛委託調查公司調查金水廣廈公司。
向紅也獲悉了郭飛前往調查公司的消息。便派便衣前去打探,但調查公司守口如瓶,向紅也無可奈何。
廖筠茹詢問向紅為什麼要調查吳天亮。向紅希望廖筠茹能夠協助警方,種種跡象表明,吳天亮的處境岌岌可危。向父聽到了向紅的這番話,開始為廖筠茹憂慮起來。
郭飛提出離開金髮,趙有貴嘴上答應,心裏開始疑慮起來。
郭飛突然消失,引起了林鵬和向紅的警覺,二人決定正面接觸趙有貴,趙有貴説,郭飛是主動提出離開的,而離開的原因是他們的分歧太大。
調查公司瞭解到了廣廈的情況:這是一家新成立的公司,顯然是為天源大廈的工程而成立的,這家公司的老闆正是黃安平的表弟。
吳天亮意識到,向紅的視線已經轉向郭飛。吳天亮決定聯合趙有貴,共同對付郭飛。
第十九集
向紅因過度勞累而患了失眠症,林鵬十分焦急,卻又無法説服向紅。
郭飛終於露面了。向紅和林鵬商議,開始同郭飛正面接觸。
郭飛也意識到了警察的跟蹤,並將這一情況告訴了廖筠茹,廖筠茹惶恐萬分。吳天亮感到廖筠茹情緒反常,廖筠茹託詞自己的胃病犯了。
郭飛被帶到警局,向紅以瞭解金髮為由對郭飛進行問訊。郭飛沉着應對。趙有貴終於答應同吳天亮見面。
吳天亮講出了他的大局觀:現在‘汪海洋’所威脅的不僅是萬順,還有金髮,只有他們聯合起來才能擺脱困境。吳天亮還保證,以後他會放棄貨運而專心經營大廈,但他們聯合的前提就是一同除掉‘汪海洋’,汪海洋一死,天下太平。
趙有貴對吳天亮將信將疑,但還是動心了。趙有貴説會認真考慮。
儘管在郭飛的説詞中發現疑點,但因為沒有重要證據,林鵬同向紅商定,先放郭飛出去,欲擒故綜。
廖筠茹預感到,吳天亮正在籌劃新的行動,其目的就是除掉郭飛。
自從王博南犧牲後,向父總是盯着那盤沒下完的棋發呆,林鵬知道後,私下開始學習圍棋,並幫助向父走出了痛苦的陰影。向紅深深地感激林鵬為她做的一切。
趙有貴決定同吳天亮聯合。
第二十集
林鵬也開始懷疑吳天亮和趙有貴已達成默契。
廉局長希望向紅打開思路,要敢於否定自己,以免在彎路常越走越遠。
現以查明,孫寶印在海外存有鉅額資產,而這些財產的來源不明,最大的可能就是與吳天亮相互勾結,非法所得。如果這種假設成立,那麼孫寶印的死,將同萬順危機有直接關係。
而吳天亮做過孫寶印線人的事只有廖筠茹知道,是否還有人知道這一秘密,將是這條線索深入下去的關鍵。
監視郭飛的工作有了重大發現,郭飛和廖筠茹秘密約會。
向紅聞聽,在震驚中病倒了。
廖筠茹從吳天亮的電話上發現了趙有貴的電話號碼,廖筠茹進一步推斷,吳天亮很有可能是想聯合趙有貴,共同對付郭飛。
吳天亮和趙有貴再次見面,這一切被跟蹤的郭飛看見。
為了證實吳天亮約見趙有貴的真正目的。郭飛當面試探趙有貴。趙有貴已有準備,説出吳天亮想同他聯合的打算。
趙有貴一番誠懇的説詞打消了郭飛的疑慮。
向紅向廖筠茹詢問,還有誰知道孫寶印同吳天亮間的秘密。廖筠茹説沒有人知道。
林鵬因照顧向紅而冷落了白潔,白潔心情鬱悶,借酒消愁。在酒巴被幾個流氓騷擾。白潔向林鵬求救。林鵬趕來,而白潔也説,她只是想見林鵬一面,林鵬誤會了白潔,二人產生不快。
廖筠茹感到身體不適,來到婦科檢查,竟意外地被告知:她懷孕了。
向紅出於關心前去打聽,當聽到廖筠茹懷孕的消息時也深感意外。
第二十一集
廖筠茹將懷孕的事告訴郭飛,出乎她的意料,郭飛卻一臉凝重。
郭飛認為,孩子只能拖累他們,會影響他們的計劃。但廖筠茹卻口氣堅定地要定了這個孩子,並肯定這是郭飛的孩子。郭飛最終妥協,答應了廖筠茹的要求。
廖筠茹給病中的向紅帶來自己親自做的菜,卻閉口不提自己懷孕的事,這使向紅更加疑惑。
向紅無法明白,廖筠茹為什麼要向自己隱瞞懷孕的事。
向紅跟蹤廖筠茹,再次發現她同郭飛秘密見面。
廖筠茹的生活因懷孕而發生變化,過去她是同郭飛掙扎着走出黑暗,而現在她要承擔起母親的責任,腹中的胎兒也給了廖筠茹求生的巨大勇氣。
廖筠茹提出,她來出面收買黃安平。郭飛認為時機尚不成熟,一旦黃安平不從,將使他們全部努力毀於一旦。
向紅以關心為由,向吳天亮試探。結果發現吳天亮也不知道廖筠茹懷孕的事。向紅陷入迷茫,廖筠茹在她眼裏變得陌生了。
第二十二集
廖筠茹約見黃安平,當面揭出了黃安平在大廈工程上所做的手腳,黃安平驚慌萬分。廖筠茹沉着冷靜,一步步將黃安平逼到她設計的圈套上。
巨大的恐懼壓迫着向紅。藥物的過敏反應也使向紅的煩躁不安,向紅情緒失控地責問廖筠茹為什麼隱瞞懷孕的事?而她同汪海洋到底是什麼關係?廖筠茹驚愕了,她萬沒想到他們早已被警察盯上。
向紅因不冷靜而暴露了行動計劃,受到林鵬的批評。
向紅回到家中,找出廖筠茹離家後寄來的幾封信,但仍找不到揭開疑問的答案。
白潔和林鵬的矛盾也開始加劇,林鵬在看望向紅的途中受到白潔的跟蹤,白潔甚至懷疑林鵬愛上了向紅。
郭飛和廖筠茹感到了形勢的危急,二人一同來見黃安平,準備殊死一搏。
廖筠茹對黃安平説,她之所以背叛吳天亮,是因為她昔日的戀人是吳天亮殺死的,而汪海洋正是告訴她這一秘密的人。廖筠茹的這番話打消了黃安平的疑慮。黃安平答應一同轉移大廈資金。
為了全面瞭解廖筠茹,揭開種種疑問,向紅決定去廖筠茹曾經生活過的城市瞭解她過去的生活。
吳天亮讓黃安平聯繫殺手肖剛,準備除掉郭飛。
黃安平開始動搖。黃安平勸説廖筠茹放棄復仇。
廖筠茹意識到了吳天亮準備對郭飛下手。
郭飛認為,只有殺死吳天亮,才能使黃安平死心塌地地順從。
郭飛策劃了‘借刀殺人’的毒計,不僅除掉吳天亮,並將自己的罪惡嫁禍於他人。
趙有貴決定配合吳天亮除掉郭飛,他派手下監視郭飛,卻意外地發現廖筠茹同郭飛的交往。趙有貴起了疑心,懷疑自己中的吳天亮的圈套。
向紅來到玉江調查廖筠茹的歷史,但廖筠茹過去的住處已被拆遷,唯一的線索也中斷了。
第二十三集
趙有貴向吳天亮説出了廖筠茹和郭飛見面的事。吳天亮震驚了,他不明白,廖筠茹為何會與自己的仇敵交往呢。
吳天亮回到家中,口氣嚴厲地讓廖筠茹解釋此事,廖筠茹説詞牽強,卻幸虧有黃安平圓謊,暫時打消了吳天亮的疑惑。吳天亮除掉郭飛的信心更加堅定!黃安平告訴廖筠茹,大廈的資金已經轉移成功。
向紅對廖筠茹的調查曲折而艱難。終於調查到一條線索,廖筠茹曾在一家花房工作過。吳天亮開始行動了。他讓趙有貴將郭飛約到僻靜地點,然後派殺手肖剛除掉郭飛。隨着郭飛的消失,一切都將死無對證,他也將徹底擺脱困境。然後吳天亮的如意算盤落空了。他萬沒想到黃安平已經掉轉槍口,黃安平交給殺手的‘靶子’竟是吳天亮。
趙有貴被郭飛的手下殺死,並將屍體掩埋。殺手肖剛來到茶樓刺殺吳天亮,幸虧林鵬及時趕來,吳天亮才逃脱一死。林鵬在肖剛手中發現了王博南的配槍。聞聽吳天亮沒有死,黃安平惶恐萬分,並預料到自己將兇所吉少,在郭飛下手之前,搶先一步逃脱了。
向紅的調查也有了重大發現,廖筠茹曾與綽號飛俠的通緝犯郭飛是戀人關係。
第二十四集
吳天亮死裏逃生,使廖筠茹惶惶不可終日。
郭飛安慰廖筠茹,認為他們已經轉移了警察的視線,處境已經好多了。但廖筠茹認為,黃安平如同一顆炸彈,隨時會將他們炸得粉身碎骨。廖筠茹乞求郭飛逃離驪城,但郭飛仍堅持要殺死吳天亮。
吳天亮得知工程款已經被轉走,他現在已經資不抵債。
吳天亮覺醒了,包括廖筠茹在內的所有人都背叛了他,吳天亮咬牙切齒地醖釀着報仇計劃。廖筠茹接到林鵬的通知,掩飾着慌張去醫院看望吳天亮。
林鵬認定肖剛就是殺害王博南的兇手,而肖剛是被趙有貴所僱傭。廉局長卻認為,趙有貴殺死吳天亮,沒有充分的根據。。
向紅來到醫院看望吳天亮。吳天亮始終保持着沉默。吳天亮驚愕地看見了向紅胸前的那枚玉墜,吳天亮認識它,並且知道三年前,廖筠茹把它贈與了郭飛。
郭飛也預感到了形勢的危急,報仇的決心開始動搖了,在廖筠茹痛苦的乞求下,他決定同廖筠茹遠走高飛。但一切都晚了。
吳天亮回到家中。仇恨和痛苦使吳天亮失去了理智,絕望下的廖筠茹已沒了欺騙的勇氣,吳天亮第一次打了廖筠茹。吳天亮將廖筠茹扣做人質,他提出要同郭飛了結一切恩怨。案情分析會上,向紅大膽地將郭飛同汪海洋聯繫在一起,並推斷出,能促使廖筠茹跟隨汪海洋報復吳天亮的原因只有一個:汪海洋就是易容後郭飛!而當初判定郭飛死亡的鑑定,缺少足夠的依據。
如果這一推斷成立,所有的疑問都將破解。此時傳來消息,郭飛正在趕往雪山的途中,而一輛貨車也從吳家駛出。向紅急忙趕到吳家,吳家內空無一人,一派狼藉。向紅髮現了廖筠茹過去佩戴着那枚玉墜的照片。向紅忍受着巨大的悲痛趕往雪山。
雪山腳下,郭飛的槍口直指吳天亮,吳天亮卻泰然自若,因為廖筠茹的生死也掌握在他的手中。如果郭飛開槍,在郭飛實現復仇的同時,廖筠茹也將命喪九泉。
為了廖筠茹,郭飛跪到在吳天亮面前。向紅趕來,廖筠茹徹底絕望,只求一死。郭飛仍殘存着求生慾望,他突然舉槍瞄向向紅,廖筠茹突然不顧一切地用身體檔住射向向紅的子彈。 [1] 

冰器演職員表

編輯

冰器演員表

    • 牛莉 飾  廖筠茹
    • 侯天來 飾  吳天亮
    • 劉莉莉 飾 --
    • 吳秀波 飾 --
    • 黃鵬 飾 --
    • 成輝 飾 --

冰器職員表

編劇:邱向東,楊樹林張健
導演:張曉春付永強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