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党懷英

編輯 鎖定
党懷英(1134年-1211年),字世傑,號竹溪,祖籍馮翊人(今陝西大荔),奉符(今山東泰安)人。北宋太尉党進十一代孫,金朝文學家、書法家。 [1]  党懷英入仕前隱居徂徠山,築竹溪庵,讀書吟詩。現徂徠山上竹溪庵遺址猶存,庵旁有其篆書“竹溪”二字石刻。他還工書法,有“獨步金代”美譽。當時泰山一帶碑刻多出其手筆。現存碑刻如岱廟“金重修東嶽廟碑”的篆書題額以及谷山寺碑、天封寺碑皆為懷英手跡。
金朝大定十年中進士,官至翰林學士承旨,世稱“黨承旨”。
金章宗承安二年(1197),改任泰寧軍節度使,為政崇尚寬簡,深得人心。次年再次召為翰林學士承旨泰和元年,受詔編修《遼史》,大安三年(公元1211年)病逝,葬於奉符城南四十里(今山東省泰安市岱嶽區北集坡鄉西旺村),享年七十八歲,諡號文獻。
擅長文章,工畫篆籀,稱當時第一,金朝文壇領袖,著有《竹溪集》十卷。
本    名
党懷英
別    名
黨承旨
世傑
竹溪
所處時代
金朝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日期
1134年
逝世日期
1211年
主要作品
《竹溪集》十卷
主要成就
文學家、書法家、史學家
籍    貫
馮翊(今陝西大荔縣)
諡    號
文獻

党懷英藝術風格

編輯
党懷英工詩善文,兼工篆籀,“當時稱為第一,學者宗之”(《金史》本傳 [2]  )。金章宗明昌年間,懷英為一時文壇盟主,其書法與趙渢(今山東東平人)齊名,並稱“黨、趙”。党懷英書法被稱為獨步金代,頌揚金太祖武功的《大金得勝陀頌碑》,即由其篆額。在濟南多有活動,曾與辛棄疾屢次在靈巖一帶盤桓,現今靈巖寺中還有他撰文書寫的《靈巖寺碑》。
其山水詩,景象鮮明生動,語言質樸,因事遣詞,風格樸拙,對金代文學的發展產生了一定影響。 [4] 

党懷英生平經歷

編輯
党懷英,祖籍同州馮翊(今陝西大荔),党懷英為宋初名將党進的十一代孫,其父黨純睦為北宋泰安軍錄事參軍,後死於任上,其母以貧不歸,因家奉符(山東泰安)。
党懷英少年時與大詞人辛棄疾共同師事亳州劉瞻(字巖老),一時並稱“辛黨”。金人南下,山東淪陷,辛棄疾率眾起義,歸宋抗金,而党懷英則留而事金,從此分道揚鑣。在金“應舉不得志,遂脱略世務,放浪山水間,簟瓢屢空,晏如也”。大定十年(1170)中進士,調任莒州軍事判官,後累遷汝陰縣尹、國史院編修官、應奉翰林文字、翰林侍制,兼同修國史。大定二十九年(1189),與郝俁參與《遼史刊修。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升直學士,擔任國子祭酒。時增修曲阜宣聖廟,奉聖命撰碑文。後遷侍講學士翰林學士等職,深受歷任君主賞識,為當時金朝文壇領袖。
金章宗承安二年(1197),欲告老,未準,改任泰寧軍節度使,他為政崇尚寬簡,深得人心。次年再次召為翰林學士承旨。泰和元年(1201)受詔編修遼史,泰和四年(1204)8月,金朝廷命其寫了“泰和重寶”,鑄於錢幣上,其字筆圓潤老到,線條流動,柔中寓剛,灑脱透逸,後人以“金泰和”而美稱之,是錢幣遺產中的珍品。衞紹王大安三年(1211)逝世,逝世後埋葬于山東泰安奉符城(今山東省泰安市高新區西旺村)黨家林,建有党懷英墓地,文革被破壞,現僅存石人、石馬、石羊等埋於村東,主墓已不知方位。

党懷英作品集

編輯
党懷英篆詩 党懷英篆詩
党懷英的作品有《夜發蔡口》《日照道中》等。其中《夜發蔡口》:落霞墜秋水,浮光照舡明。孤程發晚泊,倦楫搖天星。藹藹野煙合,翛翛水風生。遠浦浩渺莽,微波澹彭觥。畸鳥有時起,幽蟲亦宵征。懷役嘆獨邁,感物傷旅情。夜久月窺席,慷慨心不平。詩寫旅途見聞,河邊晚照,四野蒼茫,獨行感傷,夜深難寐。景象鮮明、生動,語言質樸、凝鍊,因事遣詞,風格樸拙,可見有南朝謝靈運等人的影響,亦有其不尚虛飾的獨特風貌。至如寫淮南景色“潮吞淮澤小,雲抱楚天低”(《奉使行高郵道中二首》其一),寫行舟所見“岸引枯蒲去,天將遠樹來”(同前其二)等都表現出深刻而敏鋭的觀察力和嫺熟而高超的表現技巧。在今山東境,有《日照道中》一詩:“路轉清溪樹蔚然,解鞍坐愒午陰園。避人鷗鳥驚飛盡,時有游魚弄柳綿。”景物明麗,情致閒逸。聯及党懷英所處的時代,其詩中所表現出的閒適情趣,不無可非議之處,而若聯繫党懷英所處的具體政治環境,似亦不應對古人苛求。著有《竹溪集》,今佚,僅有數首詞因元好問編撰的中州集得以流傳。 [5] 

党懷英評價

編輯
金朝著名文學家趙秉文謂懷英“文似歐陽(修)公,不為尖新奇險之語;詩似陶(淵明)、謝(靈運),奄有魏晉;篆籀入神,李陽冰之後一人而已。”“古人各一藝,公獨兼之,可謂全矣”(《閒閒老人滏水文集》卷一《翰林學士承旨文獻黨公碑》)。趙評雖不無溢美之處,然党懷英的成就確乎是多方面的,詩、文、書法、史學都取得一定成就,對金代文學的發展曾產生一定影響。 [3] 

党懷英軼事典故

編輯
黨竹溪應制,賦《粉紅雙頭牡丹》,曰:“春意應嫌芍藥遲,一枝分秀伴雙蕤。並肩翠袖初酣酒,對鏡紅妝欲鬥奇。曉日倚闌同妒豔,東風拾翠兩駢眉。更看散作人間瑞,萬里黃雲麥兩岐。”
宋真宗朝,石曼卿通守煦山,遣人以泥封桃李核彈之岩石中,其後花開滿山。又嘗攜妓飲山之石室間,鳴弦為冰車鐵馬聲。黨竹溪過煦山,為詩吊曼卿曰:“城頭山色翠玲瓏,尚憶清狂四飲翁。鐵馬冰車斷遺響,桃花石室自春風。生平詩價千鈞重,身後仙遊一夢空。相見蓬萊水清淺,芙蓉城闕五雲中。”
黨竹溪詠茶《青玉案》詞曰:“紅莎綠蒻春風餅,卻趁梅驛來雲嶺。紫桂崖空瓊竇冷。佳人卻恨,等閒分破,縹緲雙鸞影。一甌月露心魂醒,更送清歌助清興。痛飲休辭今夕永。與君洗盡,滿襟煩暑;別作高寒境。”

党懷英金史文載

編輯
党懷英手書的泰和重寶 党懷英手書的泰和重寶
党懷英 [2]  ,字世傑,號竹溪。故宋太尉党進十一代孫,馮翊人。父純睦,泰安軍錄事參軍,卒官,妻子不能歸,因家焉。少穎悟,日誦千餘言。與辛尚書棄疾少同舍屬。師於亳州劉瞻,能詩文,時號“辛黨”。金初遭亂,俱在兵間。辛一旦率數千騎南渡,顯於宋;黨在北方,應舉不得意,遂脱略世務,放浪山水間,簞瓢屢空,晏如也。大定十年,中進士第,調莒州軍事判官,累除汝陰縣令、國史院編修官、應奉翰林文字、翰林待制、兼同修國史。
懷英能屬文,工篆籀,當時稱為第一,學者宗之。大定二十九年,與鳳翔府治中郝俁充《遼史刊修官。凡民間遼時碑銘墓誌及諸家文集,或記憶遼舊事,悉上送官。懷英詩文兼擅,尤長詩。性樂山水,詩文碑記不尚虛飾,因事遣詞,通達流暢,平易自然,格調沖淡。著有《竹溪集》三十卷,惜久佚。懷英工書法,世稱“獨步金代”,尤愛玉箸篆書。泰和四年,書“泰和重寶”,鑄於錢幣之上,是為“金泰和”。
是時,章宗初即位,好尚文辭,旁求文學之士以備侍從,謂宰臣曰:“翰林闕人如之何?”張汝霖奏曰:“郝俁能屬文,宦業亦佳。”上曰:“近日製詔惟党懷英最善。”
明昌元年,懷英再遷國子祭酒。二年,遷侍講學士。三年,議開邊防濠塹,懷英等十六人請罷其役,詔從之。遷翰林學士,攝中書侍郎。時增修曲阜宣聖廟,敕令:“党懷英撰碑文,朕將親行釋奠之禮。”承安二年乞致仕,改泰寧軍節度使,為政寬簡不嚴,而人自服化。三年,召為翰林學士承旨。久之,致仕。大安三年九月終,年七十八,諡文獻,葬於奉符西旺村趙秉文作墓誌雲:“公之文似歐陽公,不為尖新奇險之語;詩似陶謝,奄有魏晉;篆籀入神,李陽冰之後,一人而已。古人各一藝,公獨兼之,可謂全矣。”

党懷英作品選摘

【奉使行高郵道中(之一)】
野雲來無際,風檣岸轉迷。
潮吞淮澤小,雲抱楚天低。
蹚跲船鳴浪,聯翩路牽泥。
林鳥亦驚起,夜半傍人啼。 [2] 
【漁村詩話圖】
江村清景皆畫本,畫裏更傳詩與功。
漁夫自醒還自醉,不知身在畫圖中。
傲霜枝嫋團珠蕾。冷香霏、煙雨晚秋意、蕭散繞東籬,尚彷彿、見山清氣。
西風外,夢到斜川慄裏斷霞魚尾明秋水。帶三兩飛鴻點煙際。
疏林颯秋聲,似知人、倦遊無味。家何處?落日西山紫翠。
雲步凌波小鳳鈎,年年星漢踏清秋。只緣巧極稀相見,底用人間乞巧樓
天外事,兩悠悠。不應也作可憐愁。開簾放入窺窗月,且盡新涼睡美休。
紅莎綠蒻春風餅,趁梅驛,來雲嶺。紫桂巖空瓊竇冷。佳人卻恨,等閒分破,縹緲雙鸞影。
一甌月露心魂醒,更送清歌助清興。痛飲休辭今夕永。與君洗盡,滿襟煩暑,別作高寒境。

党懷英影視形象

編輯
在電影《辛棄疾鐵血傳奇》中,胡正中飾演党懷英。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