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修正主義

編輯 鎖定
修正主義,是指在共產主義運動之中歪曲、篡改、否定馬克思主義的一類資產階級思潮和政治勢力,是國際工人運動中打着馬克思主義旗號反對馬克思主義的機會主義思潮。
修正主義產生於19世紀90年代,其社會基礎是資本主義“和平”發展時期逐步形成起來的工人貴族階層以及補充到工人階級隊伍中的小資產階級 [1] 
中文名
修正主義
外文名
revisionism
定    義
在共產主義運動之中歪曲、篡改、否定馬克思主義
別    名
伯恩施坦主義

修正主義基本概念

編輯
伯恩施坦 伯恩施坦
馬克思主義的提出、完善與發展逼使它的敵人,即以資產階級為主的反動勢力披上馬克思主義的外衣,從而反對馬克思主義。在恩格斯逝世後,德國社會民主黨人伯恩施坦公然提出對馬克思主義的全面“修正”,亦稱伯恩施坦主義。伯恩施坦之後,主要代表是考茨基。
修正主義用資產階級的思想體系否定馬克思主義的思想體系,否定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在哲學上背棄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鼓吹唯心論和形而上學;在政治經濟學上修改馬克思主義的剩餘價值學説,竭力掩蓋資本主義的矛盾,否認資本主義制度的經濟危機和政治危機;在政治上宣揚階級合作和資本主義“和平進入”社會主義,反對馬克思主義的階級鬥爭學説,反對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誘騙工人羣眾為謀取暫時利益而犧牲無產階級的根本利益,否認無產階級政黨必須為共產主義這一最終目的而奮鬥的任務。
19世紀和20世紀時,隨着帝國主義時代的到來,修正主義曾在各國氾濫一時,成為一種國際現象。無產階級革命導師列寧高舉馬克思主義的革命旗幟,領導全世界無產階級同修正主義進行了堅決的鬥爭。

修正主義產生與發展

編輯

修正主義綜述

批判修正主義路線 回擊右傾翻案風 批判修正主義路線 回擊右傾翻案風
自從資產階級無產階級這對“雙胞胎”正式登上人類社會歷史舞台——資本主義社會的形成與發展,在工人階級與資產階級矛盾尖鋭的鬥爭運動中,馬克思主義與修正主義也基本同時形成和發展起來。由於馬克思主義革命的徹底性,論述革命理論中的完整性、嚴密性和科學性,在無產階級中獲得了崇高的聲譽,成為了無產階級革命運動的行動指南。而修正主義一改以往的方法,歪曲利用馬克思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的革命核心原理部分進行了所謂的“修正”。
修正主義是一種資產階級思想在特定歷史條件下的變種形式,表現為以實現個人利益最大化為最終目的,是以維護、鞏固人類社會的私有制和人剝削人制度為目標的思潮和勢力,其本質上的私慾膨脹性、相互聯合協作性、國際性都有是十分顯著的。自正式產生以後的一百多年來,它就像瘟疫一樣地在共產主義運動和無產階級政黨中傳播開來。
特別是當歷史發展到了20世紀下半葉,這種瘟疫曾一次又一次地以執政黨——共產黨的特殊形式,在社會主義國家中大規模地氾濫起來,一步一步地摧毀了共產黨人向共產主義目標奮鬥的先鋒模範作用,把共產黨改造成了一個個“社會民主黨”,甚至是把共產黨搞成了無產階級和勞動大眾的天然敵;把社會主義變成了資本主義,把無產階級的革命運動引向了邪路和不歸路,給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造成了嚴重和甚至是致命的危害,導致了社會主義陣營的最終被瓦解。
這之後短短几年時間裏,它又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先後把幾乎所有的無產階級政黨和社會主義國家搞垮,使這些代表正義力量的國家絕大多數走上了亡黨亡國之路。

修正主義伯恩施坦

伯恩施坦 伯恩施坦
修正主義形成體系併成為集大成者,是開山鼻祖伯恩施坦(1850年-1932年),因伯恩施坦在馬克思恩格斯逝世後不久的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首先提出對馬克思的學説進行“修正”,從而公開地、全面地篡改馬克思主義,故又稱伯恩施坦主義。伯恩施坦1850年1月6日生於柏林一個火車司機之家,青年時期受反普魯士君主專制運動的影響,具有了自由主義民主主義的思想,由於受到各種社會主義思潮的影響,並加入德國社會民主黨後開始信仰社會主義。
早期的伯恩施坦思想受馬克思主義尤其是恩格斯的重大影響,在擔任《社會民主黨人報》主編期間傾向於馬克思主義。早期的伯恩施坦在革命活動中明顯地表現出機會主義傾向,曾受到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嚴厲批評。因有力地批評了拉薩爾主義甚至得到了“正統派馬克思主義者”的稱號,並被恩格斯生前指定為遺囑執行人之一。
恩格斯逝世後,伯恩施坦又熱情地讚揚拉薩爾主義並將拉薩爾譽為自己的“導師”,發展成為了長期擔任德國國會議員、德國社會民主黨第二國際的右派、修正主義的主要首領和標誌性人物。

修正主義考茨基

考茨基 考茨基
修正主義最重要的第一繼任者、創新發展者考茨基(1854年-1938年),是德國社會民主黨和第二國際中修正主義的領袖、理論家。
考茨基1854年10月16日生於布拉格一個知識分子家庭,1874年進維也納大學哲學系學習,1875年參加奧地利社會民主黨,1877年轉入德國社會民主黨。
1881年在倫敦結識馬克思和恩格斯,1883-1917年任德國社會民主黨中央理論刊物《新時代》主編,並以此身份參加黨的領導機構的活動,多次代表德國社會民主黨參加第二國際的大會,成為第二國際的領導人之一。

修正主義主要特徵

編輯
赫魯曉夫 赫魯曉夫
魏巍根據對蘇聯等國復辟資本主義的觀察,總結出現代修正主義具有如下的特徵:
(一)打的是社會主義的旗子,走的是帝國主義的路子,他們一般都依然打着馬克思主義或種種社會主義的旗號,但卻以實用主義的方法閹割其革命的靈魂。他們口頭上掛着人民羣眾,實質上卻代表着新舊資產階級的利益;以復辟資本主義制度為目的。
他們共同的手法是欺騙。因為他們深深懂得在社會主義國家內以反社會主義的面貌出現,是不得人心的,是無法得逞的。因此,他們往往以改革社會主義社會的弊端為名,乾的卻是改變社會主義制度之實。他們有時甚至只做不説,或者做成再説。 [2] 
(二)前美國駐蘇大使馬特洛克在其《蘇聯政變親歷説》中曾説:“只要蘇聯領導人真的願意拋棄這個觀念(指階級鬥爭的學説),那麼他們是否繼續聲稱他們的指導思想為馬克思列寧主義也就無關緊要了。這已是一個在別樣的社會里實行的別樣的‘馬克思主義’,這個別樣的社會則是我們大家都可以接受的。”這句話確實説要害處。放棄階級鬥爭,是社會主義國家垮台的致命因素。
(三)在依靠誰的問題上,他們天天都説依靠人民,依靠工人階級,實際上卻天天都在改變其主人翁的地位。而其真正依靠的卻是黨內外的資產階級,把無產階級專政演變資產階級專政

修正主義蘇聯修正主義

編輯
  • 赫魯曉夫時期
赫魯曉夫修正主義集團(中國於20世紀80年代以前多采用此種稱呼),在強大的帝國主義集團勢力和國內新生貴族勢力形成的形勢下,代表已經形成的新生資產階級貴族勢力集團,採取聰明的迂迴戰術,不斷地歪曲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本質,用部分的馬克思列寧主義來否定整體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用修正主義來替代馬克思列寧主義。
於1961年10月公開在蘇共二十二次代表大會上提出“和平共處”“和平競賽”“和平過渡”“全民國家”“全民黨”的“三和兩全”等修正主義綱領的政治路線,推出“在1980年前在蘇聯基本建成共產主義社會的口號和目標”。
一是赫魯曉夫集團在政治路線方面,全面推行和實施某些資本主義國家可能實現向社會主義的“和平過渡”,認為無產階級專政在蘇聯已經不再是必要的,蘇聯已變成“全民的國家”,蘇聯共產黨已變成“全體人民的黨”。
二是赫魯曉夫集團在經濟方面,提高農產品收購價格、擴大集體農莊、農場自主權,進行工業、建築業管理改組,用地區原則取代部門原則,把經濟管理重心從中央移向地方,提倡利潤原則、強化物質刺激等。
三是赫魯曉夫在對外關係方面,推行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個社會經濟體系和平共處、和平競賽的原則,認為世界大戰並非絕對不可避免;在處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的社會主義國家關係上,推行大國主義、大黨主義和分裂主義,破壞共產主義政黨之間的兄弟黨準則,否定無產階級的國際主義
  • 勃列日涅夫時期
1964年10月赫魯曉夫修正主義集團內部發生重大分裂,蘇共作出“鑑於赫魯曉夫犯有主觀主義唯意志論的錯誤”,解除赫魯曉夫蘇共中央第一書記和蘇共中央主席團委員職務、蘇聯部長會議主席職務。但赫魯曉夫開創的政治、經濟、文化等修正主義局面並沒有結束,仍然被勃列日涅夫及其領導的蘇共較完整地保持下來。

修正主義產生根源

編輯

修正主義綜述

共產黨領導人民大眾推翻了資本主義而進入了社會主義,共產黨雖然成為執政黨,但由於社會主義不僅與資本主義兩種社會存在着特殊的天然聯繫——前者由後者經過革命而形成,仍然存在和運用着大量資產階級的法權,以及存在着許多可能讓私慾繼續膨脹的優厚條件,存在着相當數量的孳生資產階級分子和修正主義者的土壤氣候;而且國際上還存在着數量上佔多數的資本主義國家勢力集團,在軍事上、經濟上、經驗上掌握着絕對優勢的資產階級勢力集團。如果不時時警惕和防止,就很容易出現各種形式的與資產階級志同道合的修正主義集團勢力,甚至造成嚴重氾濫的後果,半途而廢地把馬克思主義開創的,經過億萬無產階級流血犧牲獲得的革命成果徹底斷送。 [3] 

修正主義舊勢力的影響

由資本主義脱胎而降生的社會主義社會,仍然在社會主義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生活中,遺留下許多原社會存在與發展中固有的政治、經濟、文化、思想、意識等方面的舊痕跡,存在着數量不少的小生產者和私有者,存在着勢力不小且自人類文明誕生以來就遺傳下來的、根深蒂固的縱容私慾膨脹的舊思想、舊道德的影響和作用,從根本上來説這些勢力對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社會並不讚賞,很大一部分人談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不知是什麼,但談起過去人吃人、人剝削人的制度卻津津樂道。
失去生產資料和政治統治權的剝削階級,率領着小資產階級和小生產者不斷地鼓譟,憑藉其在政治上的熟練老到和經濟上曾有過的實力、信仰上的決心,不斷地要爭取到輿論上的發言權和控制權,通過特殊的“公民”參政議政權而發揮作用,妄圖恢復能“隨心所欲”地發財致富的已經消滅了的資本主義社會。
這些“理論”對社會主義社會里的勞動大眾尤其是處於執政地位的領導層,必然會產生一定程度的腐蝕和瓦解作用,而且這些原剝削階級總是要變換手法從執政的集團中尋找自己利益的代表人物,而這些當了俘虜的代表人物,就會利用其所掌握的“發言權”和“代言人”的位置,又總是自然而然地為其所代表的階級利益伺機而動,遇有合適的條件就主張並推行走資本主義道路,執政黨稍不警惕就會順水推舟、“順應天時,合乎民意”地推行起修正主義來——走資本主義道路。

修正主義蜕化變質

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中,一方面是由於這種社會革命運動的主體是由堅持各種理論和理想的,包括各種階級和階層、各種思想的人組成的浩浩蕩蕩大軍,金子和泥沙混雜、雜草和五穀並生,其中就不乏許多投機鑽營之徒,也不乏許多意志不十分堅強者。
在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指引下革命取得節節勝利的時候,或是在大革命的洪流席捲下不贊成甚至是反對馬克思主義的人物,也必然會由於某種特殊原因被捲入,這些善於偽裝的機會主義者往往裝扮成馬克思主義者和社會主義的擁護者,以不同的形式加入到革命隊伍中來。
如果説這些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水平和革命性是表面的或短暫的,而謀求到比別人高一等的社會地位和經濟利益則,是根本所在和永恆的,所有的和一切的“主義”都是為自己轉變成為上等人服務的。
當這些人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中謀到理想的上等人位置後,其革命性就可能消耗殆盡或者説是到了盡頭,主要的目標變成了採取各種最有效的辦法竭盡心力地維護和發展已有的優越地位,甚至是千方百計地享受起“打天下坐天下”的上等人生活來——一羣剝削階級代替另一羣剝削階級,對一起奮鬥過的勞動大眾要麼“施”點——“仁政”,要麼發點——“善心”給予適當的安撫。如果説還有進取心,那就是再往上爬並把這種成功的奮鬥永遠固化下來,把勞動大眾奮鬥得來的幸福轉化給自己的子孫萬萬代——希望儘快走資本主義道路——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並保護下來。
另一方面是革命運動中的一些意志不堅定或缺乏革命理論武裝的追隨者,也可能經受不住國內外資產階級政治的、思想的、經濟的、文化的、生活方式的引誘和拉攏,而逐步順水推舟地發展或者蜕化變質後站到修正主義——資本主義的立場上,從實踐當中感到——走資本主義道路生活原來是這麼的豐富多彩,變成了修正主義的幫兇和積極實踐的推行者。

修正主義知識分子

知識分子在各個社會階段的歷史中,都是構成社會及推動社會發展不可缺少的重要有機組成部分。在社會主義社會條件下的知識分子,同樣是由學習和掌握、研究和發展、推廣和應用各種科學、知識、理論的人員構成,是推進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物質文明、精神文明的一支生力軍。
但由於歷史的慣性作用,有很大一部分的知識分子,對廣大的勞動大眾與自己平起平坐心裏總是感到有一種莫名的不舒服,總認為自己要高於工農勞動大眾一籌,而且由於知識分子天然地與資產階級及資本主義,存在着一種感情上的交往關係,在接觸中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和腐蝕,也很容易掌握並接受一些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的東西。

修正主義可能的失誤

社會主義社會是一個嶄新的社會制度,由於沒有現成的理論和可供借鑑的成功道路,逼着堅定走社會主義道路的革命者不斷地探索、不斷地總結、不斷地健全完善,不斷地有所創新、不斷地有所發展,在探索發展道路的過程中,這就可能導致用百倍的精力奮鬥,卻收到微不足道甚至相反的效果,如果造成失誤,還要承擔失敗的完全責任。這就需要革命的無產階級隊伍中,產生出一大批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為共產主義社會而奮鬥終身的傑出領袖集團。否則,將可能走進半途而廢的死衚衕。
資本主義在戰勝封建主義已經有好幾百年的歷史,其在政治、經濟、文化、民主、法制等方面建設,也已經歷了好幾世紀的歷史,其成功之道堪稱博大精深。在社會主義的建設中,如何對資本主義的成功之道進行借鑑,借鑑的範圍是哪些,借鑑到什麼程度?這些都是每個馬克思主義者應該慎重處理和嚴肅對待的問題。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實踐中,不乏其主觀上是要把社會主義的事辦好,實踐中要麼生搬硬套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模式,要麼全盤引進資本主義的管理模式。
這樣的方法倒也簡單,運行起來得心應手,出了問題也有解決的國際慣例可以遵循。但卻從根本忽視了自己的國情——堅持把馬克思主義根本原理並同自己的實際相結合,走出自己特色的社會主義建設之路;或者走與社會主義根本原則相反的道路——取消公有制——維護和擴大階級分化和加深剝削程度,忽略社會公平和社會公正、按勞取酬和共同富裕。這些難於確定變動因素,都很容易導致精明人辦傻事——不知不覺滑到修正主義的泥坑中。

修正主義橫行氾濫

縱觀社會主義國家所走過的政治體制軌跡圖來看,基本上都是按照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原理,建立起了高度集中的有計劃、按比例發展的模式,這既有社會主義社會要徹底消除資本主義社會無序競爭弊端的原因,也有被帝國主義全面而又重重包圍的客觀原因,還有社會主義建設需要集中力量辦大事、打殲滅戰的現實原因,再有無產階級領袖威望崇高的歷史原因,更有的就是長期一黨一人執政難變的特色原因。
權力高度集中的體制,如果最高權力是掌握在堅定的無私奉獻的馬克思主義者手裏,所賦予的所有權力都用到為無產者和勞動大眾謀福利上,用到無產階級的解放事業上,這種高度集權應該説是非常必要,更是不可缺少的。倘若這種高度集權的最高權力被私心嚴重的資產階級野心家和陰謀家所利用,甚至篡奪。
這些人掌權後通過運用手中所掌握的權力,操縱各級政治、經濟、軍事組織為自己謀取福利來,用集權所賦予的各種能量實行起資產階級專政,把無產階級的權力轉變成為推行修正主義路線的狼牙大棒,虛化、烏化和污化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千方百計打擊和迫害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費盡心機地採取各種手段把廣大工人農民建立起來的社會主義物質大廈基礎,不斷地轉化為自己和少數人的私有財產,進而合理合法地對工人階級和勞動大眾進行分而治之式的無情剝削、壓迫,使用國家的鎮壓大權把勞動者再次淪為名符其實的一無所有的無產者。
也由於新產生的無產者在資本和資產階級專政的多重壓迫下,沒有人敢帶頭起來反抗——爭取自己的天然權力,更缺乏必要的組織領導而導致——勢單力薄和相互孤立無援的狀況,勞動大眾又被現代修正主義整體地推到了革命前的境地——弱勢羣體。在這種情況下,這種高度的集權的體制,很容易轉化成為限制無產階級和勞動大眾再次進行革命運動的桎梏工具,變成資產階級陰謀家和野心家為自己私慾膨脹的温牀,變成修正主義能夠相當長時期內公開氾濫的利器。

修正主義手法本質

編輯
修正主義者也是紙老虎 修正主義者也是紙老虎
馬克思主義天生就是指導無產階級如何掘資本主義墓的徹底革命理論,所以一出現就遭到資產階級的切齒痛恨,馬克思主義者理所當然地、天然地成為了資本主義和資產階級的敵人。
而修正主義的天然祖宗是資產階級,骨髓深處唯有資本主義是可以追求的正統目標,天然就是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的盟友——只是反對馬克思主義的手法不同罷了,是天然與馬克思主義勢不兩立的敵人——把無產階級革命和共產主義運動引向邪路上。
縱觀修正主義的罪惡形成和發展史歷史都是一脈相承,其產生和發展有着各種特定的歷史根源——紛繁複雜的政治、經濟條件和社會、文化條件,無論是在資產階級執政的資本主義社會里,還是在共產黨執政的社會主義社會里,都存在着產生修正主義的特殊環境,修正主義正是在這些條件下不斷地孕育、發展,也就是説是在特定環境條件下,存在着馬克思主義與各種各樣社會思潮、共產主義運動的發展與帝國主義的向外擴張、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之間鬥爭異常複雜的情況下,修正主義都可能不斷形成和發展、壯大起來的,並在一定條件下能夠發展成佔統治地位的反動思潮。
修正主義的在無產階級和勞動大眾革命的不同歷史時期的產生與發展,是有着其深層次的條件——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等社會基礎的,並在不同的歷史時期以不同的特定形式表現出來,本質和主要特徵卻是一脈相承的——換湯不換藥。
對於修正主義來説,雖然在不同的歷史階段也有着大小之分和涉及範圍程度之別,但從修正主義的實質上來分析,卻都是從根本上反對馬克思主義的普遍原理,使馬克思主義變成各式資產階級都能夠共同享用的東西,使之蜕化為毫無生氣、缺乏革命性的玄學與閒學,總是打着各種旗號——發展和創新馬克思主義,變換着各種手法——採取公開或隱蔽的手段和方式否定馬克思主義的科學體系;創造各種理論——對革命的本質進行“修正”和“閹割”,使馬克思主義變成不陰不陽的怪物,變成資本主義的可以直接利用工具。
修正主義在社會中的出現並佔據主導地位,徹底地敗壞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聲譽——使深受修正主義之害的人民把馬克思主義原理看成一堆什麼問題也解決不了的無用之物,嚴重損壞所有共產黨的崇高形象——使深受修正主義之害的人民把共產黨都看成了一夥名符其實的政治騙子,摧毀了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所具有的天然徹底革命性——使深受修正主義之害的人民把社會主義社會看成了實實在在的陷阱。
一、奪取有利於資本主義發展話語霸權;
二、故意淡化或抹殺階級與階級鬥爭的存在;
三、打着馬克思主義旗號反馬克思主義;
四、用社會主義之名推行資本主義;
五、藉口代表人民而為資產階級利益奮鬥;
六、用陰謀詭計代替革命的鮮明光明正大性;
七、用腐朽和剝削代替公平與正義;
八、用國際霸權代替無產階級國際主義
修正主義一詞,是在共產主義運動中對馬克思主義進行歪曲、篡改、否定的一類資產階級思潮和政治勢力。產生於十九世紀九十年代。由於馬克思主義在理論上的勝利,逼使它的敵人披上馬克思主義的外衣來反對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無產階級革命家毛澤東早在1957年就教導人們説:否定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否定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這就是修正主義。
修正主義的最終結果就是,當各種不利因素積聚到一定程度時,引發新一輪的革命。
世界大戰結束以後,重新組建的社會黨國際儘管奉行社會改良主義,但也不得不汲取歷史教訓,在《1951年法蘭克福聲明》中,用很大篇幅談論資本主義經濟危機和政治災變。這也就是説,新的社會黨國際也沒有接受伯恩施坦的形勢預測。我們完全可以做出結論,伯恩施坦所作的未來形勢預測,也就是所謂“無危機、無災變”,以及“階級鬥爭文明化”的斷言,以及在鬥爭戰略和策略方面的建議,被歷史特別是1905年以後戰爭與危機時代的證明是基本錯誤的,政治影響是消極的,有時甚至是反動的。
既然修正主義就是社會改良主義,所以最後要談談對於社會改良主義的評價。社會改良與社會改良主義有聯繫,但不是一回事。一般説來,在資本主義和平發展時期,沒有革命形勢,沒有發動革命的時機和獲得勝利的可能,工人階級政黨只能在資本主義制度框架內,利用資產階級民主,從事社會改良鬥爭。
只要是有利於改善工人階級的政治權益、經濟利益、勞動條件、社會狀況的社會改良成果,馬克思恩格斯都是大力支持的。特別是在第二國際時期,恩格斯指導歐洲各國社會民主黨在政治領域參加競選,積極從事議會鬥爭,力求通過參與社會立法,改善工人階級狀況;在經濟上支持工會組織罷工,進行提高工資、縮短工時、改善勞動條件的勞資鬥爭;在文化領域,創辦宣傳社會主義的報刊雜誌,努力推進教育改革,改善工人子女受教育的機會和條件,組織工人職業教育。這三個領域的鬥爭都屬於社會改良範疇,都取得了很大成就。從這個意義上説,我們對於歐洲社會民主黨近百年來在努力改善工人階級和廣大人民羣眾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地位,馴化資本主義的社會改良鬥爭中所取得的成就是積極肯定、高度評價的。 [4] 

修正主義導師言論

編輯
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修正主義、機會主義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同修正主義、機會主義的鬥爭,是無產階級反對資產階級的革命鬥爭中的一個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是全世界人民反對帝國主義奴役的解放鬥爭的一個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不同修正主義、機會主義進行長期的、堅決的、頑強的鬥爭,就根本談不上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就根本談不上反對資本帝國主義,就根本不可能取得無產階級革命的勝利,就根本不可能建立起無產階級專政,就根本不可能建成社會主義並過渡到共產主義。
沒有對抗就沒有進步。這是文明所遵循的規律。到現今為止,生產力就是由於這種階級對抗的規律而發展起來的。
馬克思:《哲學的貧困》(一八四七年上半年),《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四卷第一O四頁
在當前同資產階級對立的一切階級中,只有無產階級是真正革命的階級。其餘的階級都隨着大工業的發展而日趨沒落和滅亡,無產階級卻是大工業本身的產物。
馬克思恩格斯:《共產黨宣言》(一八四七年十二月-一八四八年一月),一九六四年版第三十五頁
工人階級知道,他們必須經歷階級鬥爭的幾個不同階段。他們知道,以自由的聯合的勞動條件去代替勞動受奴役的經濟條件,需要相當一段時間才能逐步完成(這是經濟改造);……他們知道,這個復興事業將不斷地遭到既得利益和階級自私的反抗,因而被延緩、被阻撓。
馬克思:《“法蘭西內戰”草稿》(一八七一年四-五月),《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七卷第五九四頁
小資產階級是用漂亮的言詞和吹噓它要完成什麼功績來鼓勵起義的;當起義完全違背它的願望而爆發起來,它就急於攫取權力;但它使用這種權力只是為了毀滅起義的成果。每當一個地方的武裝衝突到了危急關頭,小資產階級就十分害怕所造成的、對他們是危險的局勢:害怕接受了他們的浮誇的號召而認真武裝起來的人民,害怕已經落在他們手裏的政權,尤其是害怕他們被迫採取的政策會給他們自己、給他們的社會地位和他們的財產帶來的後果。
恩格斯;《德國的革命和反革命》(一八五一年八月-一八五二年九月),《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八卷第一O七頁
糟糕的社會主義者總以為資本家會立刻放棄自己的權利。這是不會的。世界上還沒有這樣善良的資本家。社會主義只有同資本主義作鬥爭才能發展。世界上還沒有一個不經過鬥爭就自動下台的統治階級。
列寧:《在勃列斯尼亞區工人代表會議上的演説》(一九一八年十二月),《列寧全集》第二十八卷第三四O——三四一頁
在無產階級奪取政權以後,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的階級鬥爭並沒有終止,相反地,這種鬥爭會變得更廣泛、更尖鋭和更殘酷。
列寧:《關於共產國際第二次代表大會的基本任務的提綱》(一九二〇年七月),《列寧全集》第三十一卷第一六六頁 [5] 
無產階級專政不是階級鬥爭的結束,而是階級鬥爭在新形式中的繼續。無產階級專政是取得勝利、奪得政權的無產階級進行階級鬥爭,來反對已被打敗但還沒有被消滅、沒有絕跡、沒有停止反抗、反而加緊反抗的資產階級。  列寧:《“關於用自由平等口號欺騙人民”出版序言》(一九一九年六月),《列寧全集》第二十九卷第三四三頁
階級鬥爭還在繼續,只是改變了形式。這是無產階級為了使舊的剝削者不能捲土重來,使分散的愚昧的農民羣眾聯合起來而進行的階級鬥爭。階級鬥爭在繼續,我們的任務就是要使一切利益都服從這個鬥爭。
列寧:《青年團的任務》(一九二O年十月),《列寧選集》一九六五年版第四卷第三七三頁
馬克思説過:任何階級鬥爭都是政治鬥爭。這就是説,現今無產者和資本家之間進行着經濟鬥爭,以後他們也不得不進行政治鬥爭,他們就這樣用雙重性的鬥爭來保護自己的階級利益。
斯大林:《階級鬥爭》(一九〇六年十一月),《斯大林全集》第一卷第二五九頁
歷史上還沒有過垂死的階級自動退出舞台的事情。歷史上還沒有過垂死的資產階級不試圖用盡全部殘餘的力量來衞護自己的生存的事情。
斯大林:《論聯共(布)黨內的右傾》(一九二九年四月),《斯大林主義》第十二卷第三十五頁
從來沒有過而且將來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垂死的階級自願放棄自己的陣地而不企圖組織反抗。從來沒有過而且將來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在階級社會中,工人階級不經過鬥爭和波折就能向社會主義前進。
斯大林:《聯共(布)中央全會:論工業化和糧食問題》(一九二八年七月)《斯大林全集》第十一卷第一五O頁
當然,舊制度是在毀壞,在解體。這是真的。然而人們正在作新的掙扎,正在用另一些方法、用所有的辦法來捍衞、拯救這個正在滅亡的制度,這也是真的。……一種社會制度被另一種社會制度所代替,是一個複雜的長期的革命過程。這並不簡單地是自發的過程,這是鬥爭,這是與階級衝突相聯繫的過程。資本主義已經腐朽了,但是不能把它簡單地跟一棵已經十分腐朽、自己一定會倒在地上的樹相比。不,革命,一種社會制度被另一種社會制度所代替,總是鬥爭,是痛苦的殘酷的鬥爭,是你死我活的鬥爭。每當新世界的人們得到了政權,他們就應該防衞舊世界用暴力恢復舊制度的企圖,新世界的人們總是應該保持戒備,準備回擊舊世界對新世界的侵犯。  斯大林:《和英國作家赫·喬·威爾斯的談話》(一九三四年七月) [6] 
我們有些同志既然看不見戴上新的假面具的階級敵人,既然不善於揭穿他們的欺騙手腕,就往往安慰自己説,世界上已經沒有富農了,農村中的反蘇維埃分子已經由於消滅富農階級政策的實行而被消滅了,……同志們,這是一個極大的錯誤。富農被擊潰了,可是還遠沒有被徹底消滅。而且,如果共產黨員泰然自若,打起瞌睡來,以為富農會按所謂自發的發展方式自己跑進墳墓去,那麼富農是不會很快就被徹底消滅的。
斯大林:《關於農村工作》(一九三三年一月),《斯大林全集》第十三卷第二O五——二O六頁
不通過殘酷的階級鬥爭能不能排擠資本家,剷除資本主義的根底呢?不,不能。  依靠資本家長入社會主義的理論和實踐能不能消滅階級呢?不,不能。這樣的理論和實踐只能培植階級並使階級永久存在,因為這個理論是和馬克思主義的階級鬥爭理論相矛盾的。  斯大林:《論聯共(布)黨內的右傾》(一九二九年四月),《斯大林全集》第十二卷第三十頁
托洛茨基分子活動的基本方法,不是公開而誠實地在工人階級中間宣傳自己的觀點,而是掩飾自己的觀點,卑躬屈節和阿諛逢迎地頌揚自己敵人的觀點,假仁假義和口是心非地詆譭他們自己的觀點。
斯大林:《論黨的工作缺點和消滅托洛茨基兩面派及其他兩面派的辦法》(一九三七年三月)
修正主義,或者右傾機會主義,是一種資產階級思潮,它比教條主義有更大的危險性。修正主義者,右傾機會主義者,口頭上也掛着馬克思主義,他們也在那裏攻擊“教條主義”。但是他們所攻擊的正是馬克思主義的最根本的東西。他們反對或者歪曲唯物論和辯證,反對或者企圖削弱人民民主專政和共產黨的領導,反對或者企圖削弱社會主義改造和社會主義建設。在我國社會主義革命取得基本勝利以後,社會上還有一部分人夢想恢復資本主義制度,他們要從各個方面向工人階級進行鬥爭,包括思想方面的鬥爭。而在這個鬥爭中,修正主義者就是他們最好的助手。
毛澤東:《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一九五七年三月)
蘇聯是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共產黨是列寧創造的黨。但是,我們勸同志們堅決相信,蘇聯廣大的人民,廣大的黨員和幹部是好的,是革命的,修正主義的統治是不會長久的。人們會問:蘇聯被修正主義統治了,還要學嗎?我們學習的是蘇聯的好人好事,蘇聯黨的好經驗.至於蘇聯的壞人壞事,蘇聯的修正主義者,我們應當看作反面教員,從他們那裏吸取教訓。
毛澤東:《 在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一九六二年一月)
無產階級革命家毛澤東曾説過:“修正主義上台就是資本主義上台,而且是最壞的資本主義,是法西斯資本主義。”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