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保安族

編輯 鎖定
保安族是中國人口較少民族之一,民族語言為保安語,屬阿爾泰語系蒙古語族,由於和周圍漢族、回族長時期的交往,保安語中漢語藉詞較多,通用漢文,以漢文作為社會交往的工具。
“保安”系本族自稱。保安族聚居的大河家地方,散居在臨夏回族自治州其它各縣和蘭州市以及青海、新疆等地 [1]  。根據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統計,保安族人口數為20074人。 [2] 
中文名
保安族
語    種
保安語
分    佈
甘肅臨夏積石山
人口數量
20074人

目錄

  1. 1 族稱
  2. 2 歷史
  3. 族源
  4. 發展
  5. 3 政治
  6. 4 經濟
  1. 5 文化
  2. 信仰
  3. 服飾
  4. 飲食
  5. 建築
  6. 禮節
  1. 文學
  2. 體育
  3. 語言
  4. 6 藝術
  5. 歌曲
  6. 舞蹈
  1. 7 習俗
  2. 婚姻
  3. 喪葬
  4. 節日
  5. 禁忌

保安族族稱

編輯
保安族郵票 保安族郵票
保安族的族稱來源於原居住地——青海省同仁縣隆務河邊的保安城。
據記載,保安族大約自明朝初年起,居住在保安城、下莊、尕撒爾(當時俗稱“保安三莊”)一帶,自稱“保安人”,周圍的土族、藏族稱其為“回回”。清同治元年遷徙到甘肅省積石山地區。
歷史上,歷代統治者不承認保安族是一個單一民族,一直稱其為“保安回”、“番回”。
新中國成立後,根據本民族意願,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務院於1952年3月25日正式批准“保安族”為單一民族 [2] 

保安族歷史

編輯

保安族族源

關於保安族的族源和形成,由於史料缺乏,尚未形成統一的定論。主要有蒙古人為主説、回族為主説和色目人為主説等。
蒙古人為主説。根據保安族的傳説、語言特點和類似蒙古族的某些生活習俗方面來看,保安族可能是元明時期一批信仰伊斯蘭教的蒙古人,在青海同仁一帶駐軍墾牧,同周圍的回、漢、藏、土各族長期交往,逐步形成的一個民族。
回族為主説。持此觀點者多是從保安族與回族有關的傳説來追溯其源流的。有認為保安族是從四川保寧府(今閬中市)或南京等地遷至青海同仁一帶的“回民”,與當地其他民族結親落户融合發展而形成的;有認為從陝西、甘肅臨夏等地派往保安地方屯墾守邊的回、漢“營伍人”(即戍邊部隊),落户定居發展而成保安族;還有認為是臨夏大河家地方的“回回”,因長期在同仁等地經商,後落户定居發展形成了保安族。
色目人為主説。認為保安族原先居住過的青海同仁地區,早在漢、唐之際,曾先後為西羌、吐谷渾、吐蕃的屬地。1032年,李元昊建立西夏政權後,其勢力也涉及同仁地區。遼、金時期,女真人控制了黃河流域的廣大地區,其影響直達包括同仁在內的積石州境域。13世紀初,成吉思汗在統一大漠南北蒙古諸部以後,進行大規模的西征。在西征過程中,將中亞諸國大批被俘的青壯年編入“探馬赤軍”,協助蒙古軍隊作戰。這些人包括回回、哈剌魯、康裏、阿兒渾、撒爾塔、汪古等多種人,大部分信仰伊斯蘭教,當時被通稱為“色目人”(意為“各色各目”)。1225年,成吉思汗由中亞回師蒙古,這批信仰伊斯蘭教的色目人又隨蒙古軍隊進入並留牧西北等地。1227年,蒙古軍隊滅掉西夏,並渡河攻打積石州,佔領了包括同仁在內的河州地區。1247年,西藏薩班會見蒙古太子闊端後,蒙古軍隊與西藏的往來隨之頻繁。從此,同仁一帶成為兵家過往的交通要道,同時成為溝通內地與西域貿易的據點,駐紮着包括中亞諸國人在內的蒙古軍隊。1259年,元世祖忽必烈統一全國後,隨着戰爭的減少,遂將“探馬赤軍”編入民籍,就地駐紮屯墾,允許他們娶妻生子,成家立業,成為“民户”。從此,在同仁一帶戍邊屯墾的軍士,就成為保安族的“先民” [2] 

保安族發展

明朝時,統治者為了“守邊防番”,在各地增修城堡,並派兵駐守。洪武時期,在今青海同仁地區設置保安站、保安堡;萬曆年間,在同仁隆務地區設置“保安營”,並擴建為保安城,隸屬河州衞,置都指揮,管轄同仁十二族(亦稱“保安十二族”,意為同仁地方的十二個以藏族、土族居民為主的大部落)。這時在包括同仁在內的河州一帶落户的蒙古人、色目人仍然居多。原信仰伊斯蘭教的居民主要聚居在隆務河邊的保安城、下莊和尕撒爾等地。後來明朝政府不斷從各地調來大批迴、漢族軍士屯田戍邊。“保安營”得到發展和擴大,保安地方的民族成分也發生了變化,以色目人後裔為基礎,回族、蒙古族、藏族、漢族、土族等民族相鄰共處,聯姻結親,在長期的共同生活中,形成了共同語言,具有了共同心理素質,大致在明朝中葉,自然融合成為一個新的民族共同體——保安族。
清咸豐、同治年間,由於受當地喇嘛教隆務寺封建農奴主的欺壓,保安族被迫遷徙,在循化住了幾年,又轉入甘肅,在積石山邊臨夏大河家、劉集一帶定居下來,在新的定居地,保安族仍按同仁居住時的習慣,尕撒爾的保安人聚居在大墩村,下莊的保安人聚居在甘河灘村,保安城的保安人聚居在梅坡村,形成今天的“保安三莊”。從清末至民國時期,保安族一直處在地方軍閥馬安良、馬步芳等統治下。1930年起,國民黨政府推行保甲制,將該地劃為“兩保”。
歷史上,保安族人民曾以不同形式參加了臨夏地區回、漢各族人民的反封建鬥爭。清同治初年,保安族在由青海同仁向臨夏遷徙的過程中,參加了當地回族反清起義。1900年八國聯軍侵犯北京時,駐守京城的“甘軍”中有十幾名保安族戰士同兄弟民族士兵一道,英勇地打擊外國侵略者,一些保安族戰士獻出了自己的生命。在國民黨政府統治期間,保安族人民不斷地同封建統治階級和國民黨政府的派捐、派差、抓丁、強佔水利資源和山林等暴行展開鬥爭。他們常常男女老少一起出動,拿起斧頭、刀子同反動鄉政府以及地主爪牙們展開英勇的鬥爭 [2] 

保安族政治

編輯
據民間傳説,約在清同治時從青海遷到甘肅以前,社會生活中已經呈現出很多封建社會的特徵。保安族的早期社會,大體沿襲歷史舊制,除以部落組織的形式,受地方土司管轄外,各村都設有頭人主持事務,稱作“坊頭”。很多“坊頭”倚仗權勢,霸佔土地,進行殘酷的封建剝削。
1980年6月,國務院批准建立積石山保安族東鄉族撒拉族自治縣,次年9月30日,積石山保安族東鄉族撒拉族自治縣正式成立。隨着民族自治地方的建立,保安族幹部隊伍不斷成長壯大。1981年,自治縣成立時,全縣少數民族幹部434名,其中保安族幹部70多名,佔少數民族幹部總數的16.2%。2001年,全縣少數民族幹部發展到1631人,其中保安族幹部311人,比自治縣成立時增長4.4倍,佔少數民族幹部總數的19.1%,遠遠高於保安族人口的比例。自治縣縣長由保安族公民擔任,縣委、縣人大、縣政協也有保安族公民擔任領導職務。全國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中均有保安族的代表 [2] 

保安族經濟

編輯
保安族婦女 保安族婦女
保安族遷到甘肅臨夏大河家地區以後,原來的封建頭人便與當地官僚、地主、教主們勾結,霸佔了大片農田、林地、果園,壟斷了保安三莊的三條峽水。在保安三莊,佔總户數6.7%的地主、富農卻佔有全部耕地的33%以上,並和當地回族官僚、地主共同霸佔着大河家地區的大片林地和果園,幾乎壟斷了當地所有的水利資源。貧苦農民只能耕種沿山根的乾旱地或河灘地,他們多數淪為地主的佃户,受到沉重的地租和高利貸剝削。在這裏,實物地租是地主對佃農進行剝削的普遍形式,租率一般在50%以上。高利貸剝削名目繁多,其中被稱為“驢打滾”的月利一般為一分,致使農民負債累累。佃農們每年起碼要為地主無償勞役三個月,替地主家修房子、打堡子、整果園等等,甚至農忙時節也要隨叫隨到。正如地主叫囂的:“你們的油缸倒了,也得先扶我的水缸。”保安族居住的梅坡、麻池、岔口三個自然村,新中國成立前就有180户人家給地主扛長工和短工。不僅如此,地主階級還通過僱傭長工、買賣丫環等形式進行剝削和壓榨。這些都顯示了新中國成立前的保安族社會封建性較強的特點。在野蠻的封建壓榨下,保安族地區的農業生產十分落後,貧苦農民過着糠菜半年糧的悲慘生活。
什樣錦 什樣錦
保安族以經營農業生產為主,部分人兼營手工業和副業。他們的農業生產在東遷以前已見諸記載,至清雍正初年,保安、撒拉地區,凡有成熟之地,久為恆產。東遷後學習漢、回等族生產技術,耕作採用豆、麥倒茬輪歇制,使用先進的生產工具等,開始大量種植小麥。保安族的糧食作物主要有小麥、大麥、玉米、青稞、胡麥、豆類、洋芋等,經濟作物有胡麻、油菜、大麻、花椒。蔬菜品種主要有白菜、茄子、西紅柿、辣椒等。果樹品種亦繁多,有桃樹、梨樹、核桃樹、蘋果樹等。
保安族最具民族特色的手工業是打刀,被稱為“保安刀”,已經有100多年的歷史。保安刀的生產以一家一户為生產單位,製作技藝高超,鋒利耐用,精緻美觀。著名的“雙刀”和“雙壘刀”的刀把,多用黃銅或紅銅、牛骨壘疊而成,圖案清雅美麗,享有“十樣景”的讚詞,譽滿甘肅、青海、西藏等省區 [2] 

保安族文化

編輯

保安族信仰

保安族清真寺 保安族清真寺
保安族是中國信仰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之一。早在青海同仁居住時,保安族就全民信仰伊斯蘭教。伊斯蘭教不僅對保安族人民的精神領域,而且對他們的政治、經濟、文化和日常生活等方面,特別是對保安族的形成和民族凝聚力,都產生過重大的影響。保安族信仰的伊斯蘭教,主要包括老教和新教兩個教派,屬於嘎底林耶派和伊合瓦尼派。各派在教律上基本一致。大約在清代早期,伊斯蘭教在西北地區的發展中出現了“門宦”。在保安族地區主要形成了崖頭門宦和高趙家門宦兩個門宦,都屬於嘎底林耶教派。
清真寺是穆斯林進行宗教活動的中心。保安族穆斯林同樣也在清真寺舉行禮拜、講經宣教和從事宗教經堂教育、培養教職人員、舉行宗教活動等。保安族清真寺多為中國宮殿式古典建築,內設大殿、宣禮塔、沐浴室、教長室、經房及滿拉房。積石山縣內凡有穆斯林聚居的自然村都建有清真寺,保安族聚居的保安三莊都有自己本村的清真寺(梅坡寺、大墩寺和甘河灘寺)。保安族不分教派、不分門宦、不分民族都在同一個清真寺裏做禮拜,這是保安族宗教信仰的一個顯著特點。
保安族的生活習俗一方面受伊斯蘭教信仰的約束,一方面由於長期與漢、回、蒙古、藏、土等民族交往,不同程度地相互影響,在此基礎上,形成了具有自己特點的民族文化 [2] 

保安族服飾

保安族起先與蒙古族相鄰而居,服飾與蒙古族相似。
保安族男服 保安族男服
在青海同仁居住的後期(元朝後期),受藏、土族的影響,服飾有所變化:男女在春、夏、秋三季穿長衫、戴禮帽,有的男子還穿高領的白色短褂,外套黑色的坎肩。女子腳穿繡花鞋,服飾色彩比較鮮豔。
清朝咸豐、同治年間,保安族遷徙到今甘肅積石山縣大河家地區後,與回族、東鄉族、漢族密切往來,及生產生活的需要,保安族服飾又有了明顯的變化。平時男女喜歡戴白色或青色的無沿帽,穿白布衫,套青布坎肩。逢節慶時,男子一般頭戴禮帽,身着黑色條絨長袍,這種長袍比藏族穿的長袍稍短,飾有不同寬度和色彩的“加邊”,外束腰帶,繫腰刀,足穿高筒靴。女子則穿過膝的長袍,外套深色的坎肩,飾有花邊。
如今,保安族男子平時戴白色號帽(用白布或黑布做的一種圓頂布帽),身穿白色襯衣,黑色坎肩,藍或灰色褲子;走親訪友或外出時,多穿中山服、軍便服或夾克。女子喜穿色彩豔麗的右衽上衣、長褲,外套坎肩,並嵌有花邊;一般戴蓋頭,通常少女戴綠色的,婚後戴黑色的,老年戴白色的 [2] 

保安族飲食

油潑辣子 油潑辣子
保安族日常飲食多以小麥、青稞、玉米、豆子等加工製成的麪食為主。
保安族的肉食品以牛羊肉為主,忌食豬、馬、驢、騾等和其它兇猛禽獸的肉,忌食一切自死動物的肉和血,而且須經阿訇或伊斯蘭教的長輩屠宰。喜歡燉食,如手抓羊肉、碗菜(熟牛羊肉切塊,加胡蘿蔔、土豆、粉條,用牛羊肉湯燴成)等,以全羊席最為知名。以前蔬菜較少,現在也品種齊全,花樣繁多。保安族喜歡飲茶,新中國成立前多喝茯茶和蓋碗茶,新中國成立後一般多喝雲南的春尖茶,來客人用“三香茶”(在蓋碗茶內放有茶葉、冰糖、桂圓、紅棗、葡萄乾、杏仁乾等)招待。
保安族忌飲酒、吸煙 [2] 

保安族建築

保安族女子的服裝與頭飾 保安族女子的服裝與頭飾
保安族早期與藏族、土族的居住形式相同,以土木結構的土房為主。遷徙定居甘肅大河家後,保安族家庭居住形式也有所變化。早先,户與户之間屋頂相連,平頂、高牆,牆體厚實,並且房連房、牆連牆,一旦有事,不出院門,而是上屋頂,全村就可迅速聯絡到。這是保安族戰亂時期互助、團結的歷史見證。如今,仍可看到少量這類房屋,不過更多的則是獨家獨院,一般為瓦房。
院落佈局有上房、偏房之分。上房也稱堂屋,一般坐北朝南或坐東向西,房內正中多懸掛阿拉伯文字的對聯或經文掛圖等。西房,或者庭院中的上房,通常為老人居住。老人去世,如家中住房寬餘則不住人,專門接待客人或請阿訇唸經時用。堂屋中間置八仙桌子,兩邊出檐的地方建兩個土炕。建造堂屋上大梁時,要用紅布包麻錢裹在梁中間,以示家事興旺。偏房是家中年輕夫婦或未婚子女居住的地方 [2] 

保安族禮節

保安族注重禮節,講究禮貌。
相見時先説“賽倆目”(意為問候祝安)。
保安族尊重長者,忌子女不孝,長幼無序。
保安族人民熱情好客。客人到家,立即請到炕上,用最好的茶飯招待。先是倒茶,接着端上乾鮮果品、手抓羊肉、雞肉等食品,並再三揖讓,客人吃得越多,主人越感到高興 [2] 

保安族文學

保安族文學可分為口頭文學和書面文學。
保安族人民在生產生活的歷史長河中,創作了不少反映本民族的精神世界和社會風貌的傳説故事。比較有名的有《積石山的來歷》、《妥勒尕尕上天取雨》、《神馬》、《保安腰刀的傳説》等。保安族神話故事的一個顯著特點,就是主人公大都以平民百姓為主。通過這些平常人物,來反映保安族人民的宗教信仰、社會生活、思想美德,以及當時當地的自然風物 [2] 

保安族體育

保安族的傳統體育是在長期的實踐和適應本民族特點中發展起來的,一般在冬閒時舉行競賽活動。
保安族保留下來的民間傳統體育項目,主要有頂牛、打石頭、奪腰刀、響鈴操、打五槍等,其中“奪腰刀”、“打石頭”被列為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表演項目 [2] 

保安族語言

保安族女性 保安族女性
保安族有自己的語言,保安語屬阿爾泰語系蒙古語族的一支,比較接近於東鄉語、土族語,它們的很多常用詞彙基本相同。由於保安族與漢族、回族人民在歷史上有着長期交往的密切關係,所以保安語中,不僅吸收了大量的漢語藉詞,而且在語音和語法上也受到了漢語的影響。大多數保安族人兼通漢語,並以漢語文作為社會交往的工具。 [3] 
保安語有11個元音,複元音較多,有26個輔音,其中5個輔音不穩定。保安語在語法上名詞、代詞、數詞和在句子里名物化的形容詞以及形動詞有格的範疇,謂語是句子的主要成分,可以單獨構成句子。語序是主語-賓語-謂語,定語多在中心語前,數量詞做定語也可以在中心語後。藉詞多,派生詞較少。 [3] 

保安族藝術

編輯

保安族歌曲

宴席曲是保安族舉行婚禮時,在宴席場地演唱的一種民間傳統樂曲,曲調優美,歡快明朗,節奏性強,有時還伴有簡單的舞蹈動作。保安族的宴席曲,大致可分為散曲、敍事曲、説唱曲。
《保安族 民族舞蹈》 陳玉先 《保安族 民族舞蹈》 陳玉先
“花兒”是一種產生和流傳在甘、青、寧、新部分地區、以愛情為主要內容的山歌。“花兒”在保安族民間文學中佔相當大的比重,是保安族人人都能觸景生情、即興而唱的山歌。保安族“花兒”在“回漢花兒”的基礎上,吸收了蒙古族、藏族民歌的藝術特點,曲調高亢激揚,並帶有顫音,獨具特色。“花兒”內容十分豐富,有反抗舊社會統治階級壓迫剝削的,有表現保安族日常社會生活的,有表達保安族青年男女真摯和堅貞不渝愛情的,有表達對新生活的追求的,等等。其中,愛情花兒內容豐富、數量眾多、藝術性強,在保安族花兒中佔有重要的地位。
新中國成立後,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保安族民族文化取得了豐碩成果。保安族作家們立創作出了許多作品。“花兒”詩的代表作有丁生智的《火紅的太陽當頭掛》、馬瑞的《白糖裏摻蜜是更甜》、馬文淵的《山莊錘聲》、馬世仁的《瑞雪》等等。散文的代表作有農民作家綻秀義的《柳葉青青》,曾獲1985年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二等獎、甘肅省民族文學創作特別獎,該作者在保安族人民中享有“我們的莊稼漢作家”的美譽。小説的代表作品有馬少青的《保安族》、《艾布的房子》、《保安腰刀與雞蛋皮核桃》、《馬六》、文學作品集《積石山的路》,綻秀義的《麻拉巴過節》等。戲劇的代表作有馬少青、郭正清合作的、反映保安族歷史的花兒舞劇《桑摩爾》,該劇把“劇”和“花兒”有機地融為一體 [2] 

保安族舞蹈

保安族的舞蹈剛健有力,節奏明快,熱情豪放,既帶有蒙古族舞蹈的傳統特徵,又巧妙地吸收和融合了漢、回、土等民族歌舞的長處,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
舞蹈《保安腰刀》曾獲1980年全國少數民族文藝會演優秀節目獎 [2] 

保安族習俗

編輯

保安族婚姻

保安族民眾 保安族民眾
保安族的婚姻習俗,為男娶女嫁及一夫一妻制。
結婚之前的儀式,主要包括説親、下聘禮和送大禮等。
送大禮時,保安族中還有女方的親房户族分別請男方送禮人吃席的習俗,名曰“叫客”。叫客越多,越能顯示女方親房户族多和彼此團結。
女方接受大禮後,便商定舉行婚禮的日期。婚禮一般包括娶親、送親、鬧宴席場等程序。整個婚禮過程呈現喜慶的色彩,男女老少同樂,有“三天無大小”之説。
婚禮大都選在伊斯蘭教的“主麻日”(星期五)舉行。按保安族的習俗,新娘三天不吃男方家的飯,以示父母對女兒的關懷和女兒不忘父母養育之恩 [2] 

保安族喪葬

保安族舞蹈 保安族舞蹈
保安族喪葬習俗嚴格遵循着伊斯蘭教規定的“土葬”、“薄葬”和“速葬”的原則。
一般早亡午葬,晚亡晨葬。“麥體”(即屍體)停留最多不超過一天。人去世後要請阿訇唸經,由本教阿訇或教徒中有名望的兩人給亡人“抓水”(洗屍)、“穿卡凡”(用白布裹屍),然後移入“塔卜”(清真寺內用的公共抬屍匣)。
安葬時,亡者親屬要請阿訇在“麥咱”(墓地)誦讀《古蘭經》,親屬將亡人安葬於挖好的“拉海堤”(即墳墓西壁挖好的偏洞),堵好洞口,將土緩緩填人坑內,並向每人散發“海底耶”(施捨金),錢數根據家庭條件而不同。亡人的衣物,分送阿訇、親友及困難人,或遵遺囑送到別處,但亡者家屬不能留。
葬後三天,家裏人還要去墓前悼念,以油香等食品分贈親友,以示對亡人的追悼 [2] 

保安族節日

爾德節、古爾邦節、聖紀節既是宗教節日,也是保安族的民族節日。
大爾德節 大爾德節
爾德節又稱開齋節、肉孜節。伊斯蘭教規定,成年穆斯林在每年的伊斯蘭教歷9月要齋戒一個月,在這個月裏,凡男12歲、女9歲以上者,從拂曉至日落前不得進食,稱“閉齋”。爾德節是保安族最盛大、歡樂的節日,一般慶祝三天。人們要穿上最漂亮的衣服,親戚朋友互相請客,互道“賽倆目”,祝願生活如意、節日愉快。
古爾邦節,又叫小爾德、宰牲節、贖身節,漢語稱“宰牲節”。在爾德節後的第70天,即回曆十二月十日舉行。保安族慶祝古爾邦節時按家庭經濟情況宰牛、宰羊,保安族認為在古爾邦節宰牛、宰羊有最大的“塞白卜”(益處),並把所宰的牛、羊肉平均分配,叫“肉份子”。慶祝活動同樣會持續三天。
聖紀節是紀念“先知”穆罕默德誕生和逝世的日子。穆罕默德是伊斯蘭教創始人,公元570年,伊斯蘭教歷3月12日,誕生於沙特的麥加城,62年後的這一天,病逝於麥地那。穆斯林便把這個日子稱為“聖紀”。保安族人在每年“聖紀”這一天,誦讀《古蘭經》,讚頌穆罕默德,進行集體紀念活動 [2] 

保安族禁忌

保安族的禁忌滲透着伊斯蘭教文化的意識。
所食牛、羊、雞肉,必須經阿訇或懂經典的穆斯林屠宰,否則禁食。
嚴忌食豬、驢、騾、馬、狗肉以及兇禽猛獸的肉。禁食自死牲畜和一切動物的血。
忌用手去撫摸食物。
忌坐在裝有食品的箱蓋上。
女主人在廚房炸“油香”、饊子等油炸食品時,客人和家人均不得進入廚房。
忌婦女在河裏順水舀水,必須逆流舀水,更忌反手舀水、倒水。
嚴忌客人進入女人的寢室。
忌從外地歸來的家人直接進入有小孩和有病人的屋子。
忌男女跨越斧子、鐮刀、繩子等生產工具。
忌人坐在門坎上,尤忌婦女坐門坎。
宰牛、羊、雞時,忌先收拾內臟後再割開心。
出遠門的人忌在途中見到擔空水桶的人,若遇到須即刻返回家。
忌對長輩叫“老頭”,因為這是不尊敬、不禮貌的表現 [4]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