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作揖

編輯 鎖定
作揖,是漢民族見面禮的一種,行禮時,雙手合於胸前,左手在外,右手在內。
拱手禮,作揖的另一種形式,一般右手握拳在內,左手在外;若為喪事行拱手禮,則正好相反。
抱拳禮,也是作揖的另一種形式,古人以左為敬,通常用左手在外;另因在攻擊別人時,一般用右手,所以以左手示人,表示真誠與尊敬。
中文名
作揖
拼    音
zuò yī(口語中多讀zuō yī) [9-10] 
別    名
拱手禮抱拳禮
反    切
作:則落切;揖:伊入切 [1] 
適用場合
見面,道別,祝福
起    源
周代以前

作揖詞語釋義

編輯
拼音:zuò yī(口語中多讀zuō yī) [9] 
解釋:古時漢族傳統相見禮的一種形式。兩手抱掌前推,身子略彎,表示向人敬禮。 [2] 
作揖與拱手、抱拳等意思相近。作揖比較正式,禮儀更隆重。而拱手、抱拳等更加口語化和隨意化,比如拱手相讓、抱拳示好等等。
京本通俗小説·錯斬崔寧》:“那後生放下搭膊,向前深深作揖。”
初刻拍案驚奇》卷一:“(金老 )只得作揖別了。”
官場現形記》第二五回:“(賈大少)説着,便作揖下去。 黃胖姑 連連還禮。”
艾蕪《我的青年時代》二一:“在山頂上看見下邊的村子,籠着過新年的氛圍……有穿新衣的男子,恭恭敬敬地跟遇見的人作揖(古代的一種表示敬重的方式)。”

作揖歷史起源

編輯
吳道子所繪孔子像拓片 吳道子所繪孔子像拓片
“揖”據考證大約起源於周代以前,有3000年以上的歷史了。揖禮屬於相見禮,周武王死後,其子周成王年幼即位,由叔叔周公旦攝政,採取了許多措施來鞏固政權,其中就包括建立起了周朝的各項典章制和禮樂制度。自此,揖禮開始大行於天下。
據《周禮·秋官司儀》記載,根據雙方的地位和關係,作揖有土揖時揖天揖特揖旅揖、旁三揖之分。土揖是拱手前伸而稍向下;時揖是拱手向前平伸;天揖是拱手前伸而稍上舉;特揖是一個一個地作揖;旅揖是按等級分別作揖;旁三揖是對眾人一次作揖三下。此外,還有長揖,即拱手高舉,自上而下向人行禮。這些作揖的方法仍然不免要區分許多等級,儘可以不去管它,現代人只要吸取最簡便的作揖方法就行了。 [3] 
從許多種作揖的方式中,要找出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舉手。宋代陸游的《老學庵筆記》説:“古所謂揖,但舉手而已。”清代的閻若璩,在《論語·述而》的註釋中説:“古之揖,今之拱手。”這兩人的解説可以認為基本一致。如果我們吸取這種作揖的方法,去代替握手,再加上大家常見的點頭或輕微的鞠躬,那末,這在一般的場合下,應該是行得通的吧。 [3] 
向人作揖雖然恭敬,但相比於跪拜,它又不是最恭敬的,有時能表示倨傲,《漢書·高帝紀》就有“酈生不拜,長揖”的描述,顯出狂徒酈生對劉邦的不服氣。
古代婦女行禮方式與男子有很大區別。唐宋時期漢族民間白話小説有相關記載,婦女相見行禮,往往是口稱“萬福”。這種禮節要求兩手鬆松抱拳重疊(右手覆左手)在胸前右下側上下移動,同時略作鞠躬的姿勢。這種禮在京津地區,直到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依然保存,在年節、祝壽等莊重場合使用。
清代學者段玉裁在《説文解字注》中説,古代女子也行作揖禮,即“左手在內,右手在外,是謂尚右手。女拜如是,女之吉拜如是,喪拜反是。”
但是,根據唐宋以後白話小説,並不支持此種説法。以宋代小説《錯斬崔寧》為例,男女相見,男方“深深作揖”,女方則“還了萬福”。這説明,當時男女已各行其禮。 [4] 
古代是男權社會,記錄了作揖禮的古畫、古文字等,幾乎都是關於男性的,為左手在外、右手在內(如唐代吳道子畫的孔子像)。在講究男女有別、陰陽和合的時代,段玉裁這段話把女士作揖中左右手的順序描述成與男士正相反,是合情合理的。

作揖行禮標準

編輯
展臂扶手,至胸前合攏手立掌。男左手前,女右手前。作揖磬折躬身(30、45度不等)。手立掌平胸外推,同時身隨胯部磬折,頭身一體不動,起身後手即垂下叉手而立。用於初相見,敬長上,行家禮。只行一個。為常規揖禮。 [5] 

作揖行禮方式

編輯
明星錯誤的作揖方式 明星錯誤的作揖方式
如果到人家做客,在進門與落座時,主客相互客氣行禮謙讓,這時行的是作揖之禮,稱為“揖讓”。作揖禮在日常生活中為常見禮儀,除了上述社交場合外,向人致謝、祝賀、道歉及託人辦事等也常行作揖禮。
作揖的正確手勢是:作揖的基本手勢是右手握拳,左手成掌,對右拳或包或蓋,這樣的作揖手勢是“吉拜”,反之則為兇拜,可用於弔喪。而在賀歲廣告中經常出現的,正是這樣的“兇拜”。 [6] 
古代作揖的方式有很多。儘管現代人對待傳統禮儀沒有必要像古代人那樣嚴謹,但原則性的東西不能弄錯。男子右手握拳左手包於其上是“吉拜”,表示尊重,用於見面、告別等場合;相反的手勢則是“兇拜”,一般用於弔喪。女性的手勢和男性是相反的,左手握拳右手包於其上是“吉拜”。古代漢族揖禮與拱手有吉凶之分,吉事為陽,兇喪之事為陰;男為陽,尚左手,女為陰,尚右手;行吉禮時,男子左手在外,女子右手在外;行兇喪之禮時,男子右手在外,女子則左手在外。

作揖優點

編輯

作揖衞生

握手可傳播某些細菌病毒。握手時雙方中如有泥帶水,也會給另一方帶來不舒服。而中國的作揖,施受雙方完全沒有身體接觸,即便到傳染病醫院去慰問一大羣病人,回家後也無須急匆匆先去衞生間洗手。 [7] 

作揖方便

當代人的交際繁多,假如一個人會見十多位客人,與每位都握一次手,便要握得很耐心。假如十多個人同時會見十多位客人,那更要握上好一陣工夫。既然説時間就是金錢,為何不用作揖這種方式來惜金?一拱頃刻之間,以一當十乃至當百,即使有成千上萬的客人,也都接受了你對客人們的親切。 [3] 

作揖優美

人在握手時含胸曲背,低頭引頸,姿態實在不大好看。如果交際雙方的身高差距太大,握手更多見窘態。身高者有折腰之累,身低者有被懸吊之險,難免把某種莊重的外交或某種歡樂的重聚,搞得有點滑稽。作揖則無須有這種擔心,完全可以抬首挺胸,立身如柱,氣宇軒昂雄姿英發,高出手高懸臂抱拳一合,充分展示美的體形和美的氣度。讓周圍的人眼睛一亮——壯士也。

作揖自主

人們多有這樣的體驗:握手時,有一方已伸出手來了,另一方沒有看見或故意裝作沒看見,使對方的手停在空中縮也不是,不縮也不是,時間一秒秒過去,尷尬透頂。有時也有另一種情況:剛才沒看見的一方突然看見了,趕忙補救,雖然已把對方的手挽救了並已緊緊握住,但怠慢或疏忽已經造成,心中難免留下歉意。這種多發性事故,暴露了握手這一方式的最惱人的缺點,它必須由雙方協調配合,同時動作才能完成。即使是訓練有素的交際家,已經經過了長期實踐摸索,臨場仍需要聚精會神,才能掌握好自己出手的時候。這種事幹多了,沒有不累的道理。作揖當然比握手簡單多了,完全是自主的,任何人想出手就出手,想什麼時候出手就什麼時候出手,完全不受對方目光及其眼神的制約,絕不可能被對方冷落得進退兩難,遭其他人暗笑。

作揖延伸

編輯

作揖拱手禮

圖1 圖1
拱手是謂斂拳沓手也。一般當胸拱手,手心向下(內相對),手不前伸。拱手禮是行、住、坐、卧等生活化使用的萬用方便禮,為在胸前攏手,由前向後收為厭,加磬折鞠躬為現代適合的禮;往前推拱為宋明清時期的拱手禮,沓掌呈拱手形,一般站立男子是腳與肩同寬,女子是略窄於肩。向前小推一到兩次是常禮,打招呼的不躬身,問候的躬身就是拱手磬折作揖了;適合現代的中國大禮是抱拳掌靠於胸前,同時磬折鞠躬45度,重禮是磬折鞠躬90度。
現代更加簡便的拱手禮就是抱拳拱立胸前,可以視距離遠近皆用,手可抬高遙祝,寧高不低,不能低於胸。
右圖1是清代漢民族使用的拱手作揖禮,是民間常用的拱手禮,為日常平輩之間的相見禮,送別禮等。後世作禮省事,拱手加鞠躬當做拱手作揖了,那是簡化的了。而拱手侍立或拱手説話是對長輩等以示尊重。 [5] 

作揖抱拳禮

左手手掌在上挺直,是武人常用的抱拳禮。 [8]  古代曾多用於習武之人之間,是作揖的簡化。現代抱拳禮多用於武術或者運動時的行禮。
武人抱拳禮 武人抱拳禮
抱拳架臂屬於“揖禮”的一種,源於明代江湖或軍禮,右手握拳,左手四指併攏自然覆裹右拳上,左手拇指扣在右手食指第一節。此抱拳陽剛之禮多在明朝江湖武林盛行,是對於儒生的屈身作揖陰柔化的矯正。明朝民間習武風氣盛行,因而抱拳揖禮也在民間得以推廣。抱拳揖禮手態簡單,舒適自然,百姓易學易懂,平時相見而揖,風氣極盛。
在中國抱拳究竟有什麼講究呢?抱拳的標準姿勢是:男子左腳上前一步,右腳跟上;並步的同時,兩手外展環抱胸前,右手握拳,拳面向左手,拳頂對着左掌中指下端;左手四指伸直,拇指彎曲,兩手手拳向外前推,不需要鞠躬。弟子、晚輩對師父、長輩行禮時要上一步;師父、長輩對弟子行禮時不用上步。赤手、執械是皆作此態。男子切忌右手抱左拳,否則是為“兇拳”,或看不起對方,有一決生死之意。古代宋明女子是沒有這個禮的。現代女子武術還是遵循男左女右的陰陽兇吉規則為宜。
抱拳的國學涵義如下:
(1)左掌手指表示德、智、體、美“四育”齊備,象徵高尚情操。屈指表示不自大,不驕傲,不以“老大”自居。右拳表示勇敢之意。左掌掩右拳相抱,表示“勇不滋亂”,“武不犯禁”,有約束自己、節制勇武的意思。
(2)左掌右拳攏屈,兩臂屈圓,表示五湖四海(即世界人民)皆兄弟。左手拇指彎曲意指“莫稱大”;兩手環抱胸部前手向處前推,代表友好之意,意指我們的友誼永記心間。

作揖叉手禮

雙手供附胸腹間,上手男左女右。表示誠意正心,也是謙恭的身態。無論男女老幼都可使用。
叉手揖禮 叉手揖禮
叉手禮是唐、宋時期的一種行禮方式,也叫交手禮,來自西域波斯單手附胸禮(現代被歐美引用為效忠禮)。因在中華都是雙手示禮敬,就演變為雙手叉手禮了。
在早於唐朝三百多年前的西晉元康年間,已有叉手示敬的禮節。唐柳宗元詩曰:“入郡腰恆折,逢人手盡叉。”叉手示敬,是唐代流行的一種恭敬姿勢。唐以後的五代、宋還盛行這種禮節。在五代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上繪有作叉手禮的人物形象。宋人《事林廣記》中,有“叉手法”的記載:“凡叉手之法,以左手緊把右手拇指,其左手小指則向右手腕,右手四指皆直以左手,大指向上。如以右手掩其胸,收不可太着胸,須令稍去二三寸,方為叉手法也。”即雙手手指交叉在胸部而示敬。 [5] 
叉手禮多在站立時使用,尤其是回話時,常加上這種禮節動作。現代可以為行大禮前站姿,升國旗前的站姿等。現代的叉手禮,手型改為手交叉在肚臍上,一樣是男左女右,加上鞠躬就是一種現代的禮敬了。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