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何畏

(中國工農紅軍高級將領)

編輯 鎖定
何畏,原名何世富,又名何敬賢,原中國工農紅軍在土地革命時期的高級軍事將領。1900年3月15日出生在海南樂會縣博鰲鄉朝烈村(今屬瓊海市),1926年3月考入黃埔軍校第五期,1927年12月參加廣州起義,並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中國工農紅軍第9軍軍長、第四方面軍紅軍大學政治委員,候補中央委員。 [4]  1937年秋赴西安治病,叛變投靠國民黨特務機關。1949年全國解放前夕被抓獲處決。 [1]  [5] 
本    名
何畏
別    名
何世富 [1] 
別    名
何敬賢 [1] 
出生地
海南樂會縣博鰲鄉朝烈村(今屬瓊海市) [1] 
出生日期
1900年3月15日 [1] 

何畏姓名來源

編輯
北伐軍政治部合影,後排右一為何畏 北伐軍政治部合影,後排右一為何畏
何畏3歲時隨父親何良炳去馬來亞,就讀於中華學校。何世富是他父親起的名,想他們家世世代代富有。何畏及敬賢是他在學校裏自己起的名字。何畏,何者畏懼,勇也 ;敬賢,敬仰聖賢,文也。何畏取這個名字,是希望做一個大智大勇、文武雙全的人。 [1] 

何畏人物生平

編輯

何畏早年經歷

何畏早年曾參加馬來亞共產黨。馬來亞當時屬英國、荷蘭殖民地,由英國、荷蘭兩國統治。何畏由於活動積極,被英、荷殖民者驅逐出境回國。回到中國後,何畏考入廈門大學。從廈門大學畢業後,何畏被派到香港,進入服裝廠工作,開展革命鬥爭。1925年6月19日,香港一多萬工人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為支援五卅運動工人大罷工,舉行了著名的香港大罷工。何畏參與了大罷工的一系列活動,還參加了糾察隊。
1926年3月, 何畏考入黃埔軍校第五期,成為為數不多的大學畢業生考黃埔的青年。在黃埔軍校期間,何畏與共產黨人、教官周士弟關係密切。1927年5月,何畏從黃埔軍校畢業。1927年12月,何畏參加了廣州起義,並加入中國共產黨。不久,何畏奉命潛到越南,參加了廣西越南邊境的游擊戰爭,和越南革命黨人一起在越南與法國軍隊作戰。 [1] 

何畏派往廣西

1929年3月,以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為首的桂系軍閥,在蔣桂戰爭中敗北。同年5月,蔣介石為穩住廣西局勢,任命俞作柏為廣西省政府主席,李明瑞為廣西綏靖司令。俞作柏和李明瑞上任後,即通過有關人士向共產黨人傳出信息,表示願意同共產黨人合作,並要求共產黨派幹部到他們的部隊工作。
中共中央派出鄧小平為代表,到廣西全權處理同俞、李合作事宜,領導當地黨的工作。與此同時,中央和廣東省委也相繼派出了張雲逸、陳豪人、龔楚、袁任遠、李謙、葉季壯、袁也烈等同志到廣西工作。何畏也被同時派到廣西,被安排到廣西警備大隊工作。
何畏已有了在馬來亞革命以及參加過黃埔軍校鬥爭、省港大罷工、北伐戰爭、廣州起義等鬥爭經歷,他被派往廣西后,就密切關注着那裏的高層人事變動。
何畏對廣西較熟悉,加上他經驗豐富,知識面寬,做好下層軍官及士兵的工作,對廣西兵運工作起了很大的促進。他參加了張雲逸指揮的消滅土匪頭子熊鎬為隊長的南寧警備第三大隊的戰鬥。 [1] 

何畏參加起義

百色起義、龍州起義爆發後,建立了紅七軍、紅八軍,形成了左、右江革命根據地。何畏在紅七軍先後擔任連長、營長,參加了消滅地方豪強及地主武裝,抗擊國民黨部隊進攻等一系列戰鬥。他作戰勇敢,身先士卒,領會上級意圖及判斷敵情都很快,經常出克敵制勝的建議,是紅七軍有名的“拼命三郎”和“小諸葛”。何畏也因參加廣州起義後參加百色起義,成為我軍為數不多的參加兩次著名起義的將領。 [1] 

何畏四處征戰

1930年11月,紅七軍主力離開廣西,開向中央蘇區,於1931年7月抵達中央蘇區,歸入紅三軍團。為發展壯大地方武裝,紅七軍撥出80餘支槍,在江西上崇縣組建了西河紅色獨立營,由何畏任營長,不久任上猷縣紅色獨立營長。
1932年10月,何畏被派到紅四方面軍工作,參加了鄂豫皖蘇區反“圍剿”鬥爭,西征轉戰,川陝蘇區反三路圍攻、反六路圍攻,曾任紅四方面軍第四軍第十二師副師長、師長,成為紅四方面軍一員猛將。
1933年7月, 紅四方面軍在入川后擊敗川軍的三路圍攻,力量迅速發展,遂對部隊進行改編,編為四個軍,即紅四軍(軍長王宏坤,政委周純全)、紅九軍(軍長何畏,政委詹才芳)、紅三十軍(軍長余天雲,政委李先念)和紅三十一軍(軍長王樹聲、政委張廣才),1933年11月又將川東遊擊隊改編為紅三十三軍(軍長王維舟、政委楊克明),共轄5個軍,總兵力達8萬人。 [1] 

何畏重要將領

1935年6月28日,中革軍委根據兩河口會議決定,紅一、四方面軍下達了向松潘及西北地區前進的行動命令,將整個部隊分為左、中、右三路軍及岷江、懋功兩個支隊和一個後方警備部隊。懋功支隊何畏為司令員兼政委。6月29日,中革軍委在兩河口制定了《松潘戰役計劃》,其中懋功支隊由何畏率領二十七師共四個團,留駐夾金山南、巴朗山東之達維、懋功、丹巴河東岸及崇化地區,掩護我軍北進作戰及其後方。
8月4日至6日,中央政治局在毛兒蓋附近的沙窩召開了擴大會議。會上,補選了陳昌浩、周純全二人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徐向前為中央委員,何畏、李先念、傅鍾為中央候補委員,陳昌浩任紅軍總政治部主任,周純全任副主任。這也反映何畏是紅四方面軍最重要的幾位將領之一。 [1] 

何畏紅軍大學

紅一、四方面軍會師後,黨中央決定,把紅一方面軍幹部團和紅四方面軍紅軍學校合併,成立中國工農紅軍大學,任命倪志亮為校長(未到職),原紅九軍軍長何畏為政委,劉少奇兼政治部主任,李特為教育長,莫文驊為總支書記。紅軍大學隨右路軍行動。
紅一、紅四方面軍及紅軍大學分開後,1935年10月初,經總司令朱德、總參謀長劉伯承提議,紅四方面軍在卓木碉(今四川省馬爾康縣腳木足)又組建了新的紅軍大學,劉伯承兼任校長,何畏任政治委員,該校後併入在陝北成立的抗日紅軍大學(即後來的抗大)。 [1] 

何畏脱離革命

1937年4月19日深夜,何畏帶着警衞員悄悄離開延安,也脱離了革命隊伍。此後,何畏的名字在紅色歷史上消失了。 [1] 

何畏結局之謎

編輯
關於何畏的結局,有三種説法。

何畏成為特務

説法之一,何畏1937年到西安治病時叛變,加入國民黨特務機關,任中統專員,1949年解放前夕被抓獲處決。
經歷過長征的成仿吾在《記叛徒張國燾》(北京出版社1985年版)一書中説:張國燾出走後,成為國民黨中將和國民參政會參政員,而其實際身份則是“軍統”少將特務、“特種問題研究室”主任,及國民黨中組部“反共設計委員會”委員兼主任秘書。
相仿的還有“中共一大代表叢書”中的《張國燾》一書(作者張樹軍),稱:“張國燾叛逃後,何畏步他的後塵,投奔國民黨,被國民黨特務機關扣押。在被扣押期間,何畏致函張國燾求救。張國燾拿着何畏的求救函去找戴笠,乞求戴笠將何畏接到重慶來共商反共大計。戴笠雖表示同意,但仍拖了半年之久才將何畏釋放。何畏見到張國燾後,也做起了國民黨的特務。”這段描述更加詳細了一些,不過,仍存有許多疑點。
由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編纂的《中國共產黨歷屆中央委員大辭典(1921—2003)》(中共黨史出版社2004年版)一書收錄有何畏的條目,稱:何畏於1937年到西安治病時叛逃,投靠國民黨特務機關,任中統專員,又於1949年解放前夕被抓獲處決。 [2] 

何畏投江自殺

説法之二,何畏轉入中統也未得志,於是每日攜帶白水一壺、饅頭幾個,在圖書館埋頭苦讀與中國農業有關的書籍,日後成為金陵大學農經系講師。1949年解放軍渡江前夕,何畏投江自殺。 [1] 

何畏隱姓埋名

説法之三,何畏解放後回鄉務農,死於1960年的三年自然災害中。
近年來,海南《椰城》等雜誌刊登了介紹何畏建國後在家務農的情況的文章。據這種説法,何畏長期離家參加革命工作,他在馬來亞的原配夫人曾國彩沒有生活依靠,只好帶着長子何達梧回海南博鰲後塘村老家。1946年,曾國彩接到何畏從廣州寄回家鄉的信,説他現在廣東省救濟院安老所,並已娶羅明新為妻,生有一男一女。
1955年,何畏因與羅明新發生糾紛,離開了羅明新,回到闊別幾十年的老家,同原配夫人曾國彩和兒子何達梧一起生活。在老家期間,何畏一直沉默寡言,從不透露在外幾十年參加革命工作及其生活經歷的絲毫情況。何畏在村裏當義務教師,協助掃盲工作,曾教孫子及村民唱《東方紅》、《國際歌》等歌曲。何畏從教拼音開始,教村裏的青年們學講普通話。何畏吃苦耐勞,曾經跟村裏的人做過木工、泥水工,幹活很踏實,從無怨言。何畏愛讀書,甚至連上廁所都看書。他平時沉默寡言,從不談論政治,不流露其身世和經歷。何畏的兒媳鍾家蓉説:糧食緊張時期,他曾經教村裏人摘“革命菜”充飢。
1960年,整個中國都感到糧食緊張,到處都有餓死人的事情。由於飢餓,何畏食用了煮熟的蟾蜍,結果中毒而亡,享年60歲。何畏出殯那天,村裏的人都來參加送葬,那些老人至今仍記憶猶新。 [1] 

何畏人物性格

編輯
何畏由於受到張國燾的器重,頗為專橫跋扈。何畏的工作方式簡單粗暴,不少人對他有意見,但是因為張國燾很賞識他,大家也拿他沒有辦法。 [1] 

何畏性格粗暴

在紅四方面軍的高級將領中,何畏以性格暴躁而聞名。何畏是海南人,別人很難聽懂他的方言,為此連換幾任參謀。後來還是作戰參謀周希漢(後來成為共和國中將,海軍副司令員),他細心琢磨何畏發音規律,一星期即能聽懂何畏的廣東話。何畏大喜,逢人便誇 :“這小子他媽的是天才!”紅九軍一次戰鬥失利,何畏遷怒於時任軍部作戰科長的周希漢。周希漢也是不服輸的性格,他當場和何畏頂了起來。何畏勃然大怒,吼道 :“老子斃了你!”他隨即從腰間拔出手槍,連發五彈。周希漢側身站立,並不躲閃,結果毫髮無傷。周希漢説:“何畏槍法不行,老子命大。”何畏笑着説 :“老子不過嚇嚇人,哪捨得真打。” [1] 

何畏頗為細心

何畏雖然性情暴躁,但是也頗為細心。周希漢被何畏罰打了二十軍棍,送進醫院療傷。剛過幾天,何畏覺得自己做得有些過頭了,特意到醫院看望並交代醫院政委董賢映 :“對周科長要特殊照顧好。給周科長燉一隻母雞,沒有就到老百姓那裏去搞。”劉伯承曾隨紅四方面軍長征,由於身體不好,何畏派人給他送來50塊大洋,讓他補養身體。劉伯承卻一塊都不收,並寫信婉言謝絕。 [1] 

何畏相關謠言

編輯
1989年《文摘報》曾刊載過稿件《他曾向毛澤東、周恩來開槍》,説紅軍長征途中的1935年8月4日,黨中央在四川毛兒蓋召開會議,張國燾向何畏使了個眼色,何畏竟掏出手槍向對面的毛澤東開槍,徐向前把何畏的手槍往上一推,子彈打在房頂上,留下一片密密麻麻的彈孔。但它是作者編造出的假故事。
據中央文獻研究室《周恩來年譜》記載,黨中央毛兒蓋會議是1935年8月20日召開的,而剛剛被中央軍委任命為紅一方面軍司令員兼政委的周恩來此時卻因患阿米巴肝膿腫未能參加中央召開的這次重要會議。
《他曾向毛澤東、周恩來開槍》發表一個月後,徐向前元帥看到這篇文章,立即以“徐向前同志辦公室”的名義致函《文摘報》:“徐向前同志看了《他曾向毛澤東、周恩來開槍》一文,感到十分驚訝。文中所述何畏開槍一事完全是無中生有。何畏從沒有參加中央召開的會議,談不上有開槍之事。徐向前同志説,對待歷史要採取嚴肅的態度,決不能隨意編造。” [3] 
參考資料
  • 1.    何立波,柳玉海.被歷史湮沒的紅九軍軍長何畏[J].黨史博採(紀實),2010(12):19-22.
  • 2.    散木. 何畏變節之後[J]. 同舟共進, 2013(7):6.
  • 3.    秦九鳳.本來是編造 又被炒上報——《毛兒蓋會議毛澤東遇險》不實[J].黨史文苑,1995(05):46.
  • 4.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毛澤東年譜:中央文獻出版社,2002
  • 5.    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屆中央委員大辭典(1921—2003):中共黨史出版社,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