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任璿

(清朝山東登州知府)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任璿(1647—1698),字政七,號興茨,衞輝府新鄉縣人。康熙己未科進士,授翰林院庶吉士。歷户部主事、員外郎,刑部郎中,累官至山東登州知府。關注民生,振興文教,頗有政聲。
本    名
任璿
政七
興茨
所處時代
清朝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衞輝府新鄉縣
出生日期
1647年
逝世日期
1698年
主要作品
《登州府志》
主要成就
修學宮、賑饑民
功    名
進士
官    職
知府

任璿人物生平

編輯
任璿(1647—1698),字政七,號興茨,別號在庵,河南衞輝府新鄉縣人。任文曄之子。康熙己酉科(1669)舉人。康熙十八年(1679),登己未科同進士第91名(歸允肅榜),授翰林院庶吉士。散館,改户部廣東司主事,清浮冒,權會計。父卒,回籍守制。服闋,補户部江南司員外郎、升刑部廣西司郎中。二十四年(1685),告假歸裏侍母。期間,與同鄉郭遇熙暢泰兆等文人飲酒賦詩,聯吟倡和。三十一年(1692),出守登州,甫下車,見學宮頹圮,祭器樂器不備,悉捐俸修之。時遼左告飢,上命以登州倉谷四萬石,海運至三岔河平糶賑濟。東海小舟約千餘艘,船户聞風逃避,牧令束手無策。璿言於上官,請舂米二萬石運往,可省腳價之半,上官報可。未數月,悉起運,上下利之。主持纂修《登州府志》二十二卷,康熙三十三年(1694)刻本,今存十八卷。三十五年(1696),丁母憂。三十七年(1698)春,卒於故里。康熙五十三年(1714),祀鄉賢。 [1] 

任璿個人作品

編輯
志者何?志,郡邑之跡也。跡則何為乎?志跡為昔之所已然,不志之,無以鑑前跡;為今之所既然,不志之,無以啓後,故志之也。是故星野、山海、土田之不易,沿革、户口、風俗之屢更。逮乎人物之盛衰、吏治之得失,典禮之大、軼事之細,莫不備志,故曰志也。何續乎?續以完乎其志焉。爾昔之跡,昔志志之。然闕而未載,載而未詳,詳而未核者,往往而有,則待乎增削。今之跡,昔志不及志之。政令殊昔,事例遵今,則待乎纂入;人情異趣,習俗異尚,人材嗣起,則待乎補綴。而無以增削之、纂入之、補綴之,則志不完,故續之。續之,所以完乎其志也。續之矣,而不居作者之名。一切因仍茍且共人生活,則如勿續,否則啓款釀浮,否則取青媲白。記一人,而於其人有溢量;記一事,而於其事有縟旨。使後之議今,一如今之議昔,則何以為完書?故續修之志,較始修之志功等,而倍難之。
餘不敏,來蒞茲土,於郡志三致意焉。初,餘筮仕謬讀中秘書,未嘗司纂修之事,敢自謂有著作才?嘗從事芸閣諸君子後,竊聞之,作史者矣,不虛美、不隱惡,事必懲實,意無苛刻,寧直而信,無文而偽。夫郡邑之志,郡邑之史也,謂作志而有殊於作史乎哉!爰偕郡之賢人君子,尊吾所聞而釐定乎舊志,詳覆參訂,數易稿,而事始竣,蓋其慎也。
餘用是有感焉!登郡海環三面,衞所而外,州一縣七,城在山間。環境計裏千有數百,無規方五十里之平疇,農力磽确斥鹵耳。故凋敝困疲之形多,豐亨豫大之象少。蓋登之土瘠,登之民貧,登之賦繁而徭重,是守土所急。宜繪圖上告,徐策治安者也。與煩擾寧清靜也,與操切寧息事也。知弊而去之必盡,毋狃已成而因循;知利而興之必力,毋憚易轍而遲迴。加意作人,則人才日以盛;加意綏輯,則孑遺日以滋;加意風尚,則民俗日以淳。變通宜民,與時調劑,期於盡善而後已,餘未之逮也。雖然,竊有志焉,用以自勖,且以告後之來茲土者。前有以鑑也,後有以啓也,法戒嚴而師資凜慎。勿曰是志也,跡焉已爾。登郡幸甚,是為序。
康熙甲戌秋八月知登州府事鄘南任璿題
參考資料
  • 1.    田文鏡 王士俊.《河南通志》:古籍,雍正十三年:卷五十八 人物二 衞輝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