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乞出第一札子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信息栏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乞出第一札子〈治平三年〉】
臣昨日獲對便坐,輒述懇私,乞解政事之任。緣臣疾患累日,氣血虛乏,頭
目昏眩,不能久立,不得久侍天顏,悉陳悃愊。伏自濮園之議既興,言事之臣
荒唐不學,妄執違經非禮無稽之説,恥於不用,不勝其忿,遂厚誣朝廷,藉以為
名,因乃肆言訕上,指臣為奸邪首議之人。陛下至聖至明,洞見中書與兩制所議
本末,察臣無罪,曲賜保全。而呂誨等附下罔上,語言悖慢,無復君臣之禮,以
至斥黷母后,非毀詔書等事,陛下皆屈意含容,不加顯戮,止於退罷而已。及詔
定濮王典禮,不如誨等所誣,既又詔榜朝堂,諭以本末。由是中外釋然,凡素為
誨等誣誑炫惑之人,皆識朝廷本意,但恨曉諭之晚。今則是非已正,曲直已分,
臣所被誣,亦已獲雪。然則更何所辨,豈合有言,而臣義有不得已者。蓋以執政
之臣,天下之所瞻望,朝廷以為重輕。若其名譽烜赫,非止一人之榮,乃是朝廷
之光也。其或身名毀辱,非止一人之辱,乃是朝廷之辱也。昔唐文宗甘露事後,
小人用事,宰相李石為其所惡,乃遣盜殺之,不中而斷石馬尾,石遂求罷。

乞出第一札子厚誣朝廷

編輯
【乞出第一札子〈治平三年〉】
臣昨日獲對便坐,輒述懇私,乞解政事之任。緣臣疾患累日,氣血虛乏,頭
目昏眩,不能久立,不得久侍天顏,悉陳悃愊。伏自濮園之議既興,言事之臣
荒唐不學,妄執違經非禮無稽之説,恥於不用,不勝其忿,遂厚誣朝廷,藉以為
名,因乃肆言訕上,指臣為奸邪首議之人。陛下至聖至明,洞見中書與兩制所議
本末,察臣無罪,曲賜保全。而呂誨等附下罔上,語言悖慢,無復君臣之禮,以
至斥黷母后,非毀詔書等事,陛下皆屈意含容,不加顯戮,止於退罷而已。及詔
定濮王典禮,不如誨等所誣,既又詔榜朝堂,諭以本末。由是中外釋然,凡素為
誨等誣誑炫惑之人,皆識朝廷本意,但恨曉諭之晚。今則是非已正,曲直已分,
臣所被誣,亦已獲雪。然則更何所辨,豈合有言,而臣義有不得已者。蓋以執政
之臣,天下之所瞻望,朝廷以為重輕。若其名譽烜赫,非止一人之榮,乃是朝廷
之光也。其或身名毀辱,非止一人之辱,乃是朝廷之辱也。昔唐文宗甘露事後,
小人用事,宰相李石為其所惡,乃遣盜殺之,不中而斷石馬尾,石遂求罷。

乞出第一札子荊南節度使

編輯
文宗
雖知石賢相可惜,亦不得已而罷石為荊南節度使,蓋顧國體當爾也。今臣固無李
石可惜之賢,而其所被毀辱者,何止斷馬尾而已?呂誨等連章累疏,惡言醜詆,
陛下為臣愛惜,留中而不出。誨等自寫章疏,宣佈中外,今閭巷之人皆能傳誦。
雖誨等急於賣直取名,肆其誣罔,不暇惜國體而自為傳播,如臣者豈合強顏忍恥,
猶安厥位,使天下何所瞻望?凡臣所貪以為榮者,乃朝廷之辱也。由是言之,臣
豈得已哉?使臣無疾病,猶當懇自引去,況臣不幸適值自春來痟渴不止,昨日
奉德音,陛下悉已知臣所苦,聖恩憫恤,為之惻然。伏望陛下特賜除臣近京一郡,
俾養衰殘,則臣未死之間,誓當別圖報效。今取進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