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中國足球

(國家足球運動)

編輯 鎖定
足球運動,最早的起源在中國。在春秋戰國時期,就出現了“蹴鞠”或名“塌鞠”。最早的説法見《戰國策·齊策》:“臨富甚福而實...塌鞠”。到了漢代,由於社會經濟的繁榮,蹴鞠得到了更大的發展,幾乎是萬人空巷。而且蹴鞠成了宮廷的主要體育活動。
漢高帝劉邦的父親初入皇宮時,曾因沒有球踢而一直悶悶不樂。後來劉邦特意為劉太公建造了“新豐宮”,於是太上皇就可以和家鄉的人一起蹴鞠取樂。這樣的環境,也造就了漢武帝、漢成帝這樣的“帝王球星”。另外,蹴鞠還成了軍隊訓練的內容之一。
現代中國國家男子足球隊始建於1924年,於1931年加入國際足聯。從1976年起參加亞洲盃足球賽,於1984年和2004年兩度獲得亞洲盃亞軍。2001年,中國隊首次躋身世界盃決賽圈。
2022年7月10日,第一屆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在杭州啓動。 [4] 
中文名
中國足球
起    源
中國
起源時間
春秋戰國時期
主要賽事
中國足球協會超級聯賽

中國足球足球歷史

編輯
古代足球
足球運動,最早的起源在中國。在春秋戰國時期,就出現了“蹴鞠”或名“塌鞠”。最早的説法見《戰國策·齊策》:“臨富甚福而實...塌鞠”。到了漢代,由於社會經濟的繁榮,蹴鞠得到了更大的發展,幾乎是萬人空巷。而且蹴鞠成了宮廷的主要體育活動。漢高帝劉邦的父親初入皇宮時,曾因沒有球踢而一直悶悶不樂。後來劉邦特意為劉太公建造了“新豐宮”,於是太上皇就可以和家鄉的人一起蹴鞠取樂。這樣的環境,也造就了漢武帝、漢成帝這樣的“帝王球星”。另外,蹴鞠還成了軍隊訓練的內容之一。
唐代是蹴鞠的鼎盛時期。比起漢代,此時的蹴鞠又有了新的發明創造。首先是“充氣球”的出現,再次是球門的發明。其時的球門分為兩種,一是球場內設置兩個球門,兩端個一個,A打B的門,B打A的門,運動量大,競技性比較強,類似現代足球;另一種是在球場的中央設置球門,AB雙方共享,球門高,進口小,估計只有拔絲疼那樣的才會進得去。另外,還有不同球門的踢法,種類很多,有一人自踢,兩人對踢,還有多人花樣踢法。當時,唐代的MM們玩的一般都是非對抗性的蹴鞠,她們也就成了世界上最早的女足球員了。
到了宋代,兩個球門的踢法已經不見了,主要流行一個球門或是不用球門。這種方式運動量不大,然而技術性和娛樂性都增強了。踢法是:先由A隊球頭踢球過門(門高估計三丈高、一尺寬),B隊球員得球后,傳給自己的球頭,由球頭射門,把球踢過門去為勝。
值得一提的是,清代由於民族風俗的關係,十分喜歡在冰上蹴鞠(最早的冰球運動)。玩時分為兩隊,每隊數十人,球擲起後,兩隊爭踢,以球在自己本方隊員的腳下傳遞為樂。這個有點像我們玩球時的倒腳,只是我們是幾個人傳遞,中間一人搶,通常都是“累個半死”方罷休。
現代足球
二十世紀之初,現代足球由歐洲傳入中國。“看戲要看梅蘭芳,看球要看李惠堂。”這是三十年代在上海流傳的一句話。在舊中國,一位體壇人物能夠和京劇大師梅蘭芳的名字相提並論,確實非凡。他以頑強的拼搏,高超的球藝,贏得了“亞洲球王”稱號。1976年,聯邦德國一家權威性足球雜誌組織的評選活動中,李惠堂與巴西的貝利,英格蘭的馬修斯,西班牙的斯蒂法諾,匈牙利的普斯卡士齊名,被評為“世界五大球王”。其時,中國足球在亞洲逐漸發展強大,和李惠堂一起,湧現出了第一批開天闢地式的先驅,第一次出現代表國家外戰的正規球隊。這是一種標誌,中國足球開始起步,足球在中國成為規範化的競賽。在1915年到1934年,中國足球隊獲得了遠東運動會的九連冠,並於1936年、1948年兩次入圍奧運會。這時,中國足球在亞洲是當之無愧的霸主。
隨後的時間內,由於政治等原因,整個世界足壇都出現了一段真空,中國足球也不例外。
新中國時期
新中國成立後,中國國家隊曾集體去匈牙利留學,並與1958年回國,可惜衝擊1958年世界盃決賽圈失敗,打擊不小。或許這應該算作中國足球在整個20世紀的第一大事,它背後的深遠意義,絕不僅僅是第一次整支國家隊出國留學,第一次出現外籍國家隊主帥這麼簡單。最重要的,是它為中國培養了第一批現代足球的骨幹,李鳳樓、陳成達、年維泗這批人,日後不但成為國家隊主力,更長時期地佔據中國足球的統治地位,他們自身的素質,能力,魄力在此後幾十年裏直接影響着中國足球的發展,主宰着中國足球的命運。而他們言傳身教出的後代,無論是在當球員,當教練還是主管領導工作方面都深深帶有前輩的烙印,因此,這批人成為近代中國足球的開拓者和奠基人,是當代所提及的真正意義上的中國足球之根源。
其後的時間內,是十年“文革動亂”,在一個“政治第一”的年代,足球被禁止了。改革開放之後,蘇永舜率領中國隊衝擊1982世界盃決賽圈失敗。這是中國足球長期封閉,重返國際足聯後首次衝擊世界盃出線權,實質上它是中國足球現代史的開端。它是中國足球與外界第一次全方位的碰撞與較量,使中國人第一意識到現代足球的殘酷,初步接觸到以主客場為代表的國際足壇的通行賽制。整個過程經中央電視台現場直播,傳遍整個中國,為中國培養出第一批看九寸黑白電視,讀八分錢一份足球報的球迷羣體,中國足球史上第一次出現一球牽動億萬心的熱潮,球星的概念開始形成,衝出亞洲走向世界的口號,至今依然是中國足球幾代人奮鬥目標。此後,足球確立了中國第一運動的地位。
1985年5月19日,由於中國隊在世界盃預選賽中主場敗給了香港,失去出線權,在場球迷情緒激昂,氣憤難平,無處發泄,進而演變成打砸搶的街頭暴亂。從此,中國足球不再孤立地被當作體育運動,而更多地從文化角度,被當作中國社會的一個窗口。國家隊主教練曾雪麟引咎辭職,不僅僅因為比賽的失敗,更被當成安撫民族主義情緒,穩定社會的替罪羊。這意味着中國足球被賦予了沉重的社會使命,在這種背景下,保守風氣逐漸瀰漫了整個中國足壇。中國隊在亞洲從極盛轉向衰落,技戰術風格從主動進攻演變為防守反擊,逐漸向二流水平滑落。
1988年的奧運會和1990年的世界盃,中國隊擦肩而過,因為了兩個“黑色三分鐘”。進入現代足球的中國隊,抓住東西亞分治,不必硬碰主要對手韓國隊的歷史機遇,第一次從真正意義上衝出了亞洲。但中國足球卻未能把握住這次難得的機會,從而使自身有質的飛躍,因此進軍奧運並未帶來太多的影響。反倒是次年的世界盃預選賽所帶來的衝擊與反響要強烈得多,中國隊兩次在領先的有利形勢下,兩次在終場前三分鐘內連失兩球,痛失衝出去的歷史良機。儘管又一次失敗,但這種極度戲劇性的結果,使足球在中國社會受關注的程度又達到了空前的高峯。
1979年開始改革,開始對外開放,但足球上與“洋教頭”的“再一次親密接觸”卻一直等到了90年代。1992年,謀求開拓發展的中國隊將請來了施拉普納,但是衝擊1994年世界盃決賽圈又再次的失敗了。施拉普納成為第一任來華執教的國家隊主帥,他在中國不到兩年的短短時期,是中國足球由專業化向職業化過渡的分水嶺。雖然施拉普納率隊打出亞洲盃季軍的成績,也給中國隊帶來足球發達地區的部份理念,但限於他自身的水平與中國的實際國情,導致中國隊失敗的必然結果。施拉普納之後引發了繼續引進洋教練還是仍由中國人出任國家隊主帥的爭論,隨着中國足球與國際的接軌,這種爭議已不復存在。
職業化聯賽之前的格局是遼寧的一統天下,作為中國足球第一大省,遼寧建立了1984年到1993年十連冠軍王朝。實際上,東北足球早在50年代已居中國前列,但直至二十世紀80年代初,以李應發為代表的遼寧隊,才逐漸確立了遼寧足球在中國無可撼動的霸主定位。他們以每年奪一冠的方式,建立起十連冠王朝,其中包括代表中國最高水平的全運會,全國甲級聯賽,足協盃冠軍稱號,和迄今為止中國球隊唯一所獲的洲際冠軍亞俱杯。甚至在今天,職業聯賽七年五奪冠的大連隊,仍然帶有當初的影子。遼寧足球成為中國足球最大的組成部份,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中國足球的輝煌與失落。1994年,中國足球職業聯賽全面啓動,這意味着中國足球進入了一個新的時期。職業化本意是通過建立競爭機制,從而使球員完成“要我練”到“我要練”的良性轉變。結果這一無心插柳之舉使足球成為一項巨大的產業。但職業聯賽又衍生出的一系列新問題,如假球黑哨,球員素質不升反降等等,隨着投入的增加愈演愈烈,到了不可收拾,甚至使中國足球改革不下去的程度。與此同時中國球員外戰中一系列拙劣的表現,終於使中國足球自我定位在亞洲二流上。
1997年的戚務生,“明知不可為而為之”,衝擊世界盃力不從,所以慘敗大連金洲,國人繼續失望。本土教練的水平使得中國隊不得不再次寄望於外教,霍頓來了。這位曾經中國國家隊和國奧隊的主教練,花了中國足球兩年時間和若干萬美金的“英國紳士”終究沒有經得起“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考驗。他的“平行站位”、“長傳衝吊”理念沒有拯救得了中國隊。我們的打法沒有變數和套路,結果只能那樣。可惜一代那麼有潛力的隊員和同他們的前輩一樣被寫入了失敗者的史冊。但是,和施拉普納一起,他們的足球思想卻大大的影響了中國足球。因此,中國足球堅定不移的走起了外教之路。
除了傳統的男子足球,中國也努力發展女子足球。中國女足於1982年建立,但是長期以來女子足球在中國並不普及,仍然處在可有可無的從屬地位,體制和思維方式仍然停留在專業體育時代,第一代女足球員仍然活躍在賽場上。只有在1996奧運會,1999世界盃上中國女足兩度衝擊冠軍未果,屈居亞軍之後,全國才掀起一定的女足熱。
2022年7月10日,第一屆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在杭州啓動。

中國足球足球發展

編輯
地區隊時期
在1994年之前,中國國內的足球隊均為專業隊,大多數由各地足球協會管理,名稱也以各省市的地名為主。此外,中國還有相當數量的下屬於不同國有事業單位的行業體協,比如鐵道部下屬的火車頭隊、軍隊下屬的八一隊、武警部隊的前衞隊等。
俱樂部時期
1992年6月,中國足協在北京西郊的紅山口召開了著名的“紅山口會議”,將以職業化作為足球改革的突破口。職業化的主要動機是讓各參賽球隊脱離原有的政府行政體育機制,完全以商業化和市場化作為生存發展的手段。
紅山口會議後,中國出現了第一批“足球俱樂部”,不過其中很多是並未完全脱離原地方體委的個體,比如北京國安、廣州太陽神。直到1993年12月上海申花成立,中國才出現了完全脱離政府機制的職業足球俱樂部。 而與此相反,諸如遼寧隊、八一隊等原專業體制下的老牌勁旅,則多年內始終無法真正脱離原有政府行政關係,最終面臨降級甚至解散的困境。
聯賽時期
1994年,第一屆職業化的甲A聯賽開始。
職業化的甲A聯賽、甲B聯賽一共進行了10年,2003年賽季結束後,改製為中國足球協會超級聯賽中國足球協會甲級聯賽中超成立的目的是希望仿照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等歐洲先例,由各職業聯賽俱樂部自主管理和運營賽事,逐漸脱離中國足協的管理。中國足協轉而負責各級國家隊比賽、青少年運動員培養等任務,以及組織足協盃等其它賽事。
2013年6月15日,在合肥體育中心1:5慘敗於泰國國奧,這場比賽再次將中國國足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很多人表示不再相信中國足球,甚至有個別高校校隊出面公開挑戰國足,實在是很鬧劇。
新規劃時期
2016年4月,《中國足球中長期發展規劃(2016—2050年)》(下稱《規劃》)出台。規劃分近期、中期和遠期三個時間段,近期要實現保基本、強基層、打基礎的發展目標;中期實現中國足球動力更足、活力更強、影響力更大,躋身世界強隊的發展目標;遠期則要實現足球一流強國的目標,中國足球實現全面發展。
《規劃》稱,近期是從2016年到2020年,這個階段要實現中國足球保基本、強基層、打基礎的發展目標。保基本的含義是,人民羣眾對足球運動的需求得到基本滿足,開展足球活動的場地、時間、經費得到基本保障,全社會關心和支持足球發展的良好氛圍基本形成。強基礎的含義是,校園足球加快發展,全國特色足球學校達到2萬所,中小學生經常參加足球運動人數超過3000萬人。社會足球發展基礎不斷夯實,基層足球組織蓬勃發展,基層足球活動廣泛開展。全社會經常參加足球運動的人數超過5000萬人。打基礎的含義是,中國特色的足球管理體制機制初步建立,政策法規初具框架,行業標準和規範趨於完善,競賽和培訓體系科學合理,足球事業和產業協調發展的格局基本形成。全國足球場地數量超過7萬塊,使每萬人擁有0.5—0.7塊足球場地。
《規劃》提到,中期從2021年到2030年,這個階段要實現是中國足球動力更足、活力更強、影響力更大,躋身世界強隊的發展目標。動力更足的含義是,管理體制科學順暢,法律法規完善健全,多元投入持續穩定,足球人口基礎堅實。每萬人擁有1塊足球場地。活力更強指的是,校園足球、社會足球、職業足球體系有效運行,各類市場主體踴躍參與,足球產業規模有較大提高,成為體育產業的重要引擎。影響力更大指的是,職業聯賽組織和競賽水平達到亞洲一流,國家男足躋身亞洲前列,女足重返世界一流強隊行列,體育大國形象得到進一步提升。
《規劃》表示,遠期從2031年到2050年。這個階段要全力實現足球一流強國的目標,中國足球實現全面發展,共圓中華兒女的足球夢想,為世界足球運動作出應有貢獻。

中國足球足球賽事

編輯
當前中國國內足球聯賽及主要盃賽有:
男子賽事
賽事名稱
創辦時間
備註
2004年
前身是1989年創辦全國足球甲級隊(A組)聯賽
2004年
前身是1989年創辦全國足球甲級隊(B組)聯賽
2004年
前身是1989年創辦全國足球乙級隊聯賽
2002年
原名全國足球業餘(丙級)隊聯賽、中國足球協會業餘聯賽
2002年
2012年

1984年
2007年起停辦,2011年復辦
2004年
2006年起停辦
1995年
原名中國足球超霸杯,2004年起停辦,2012年復辦
女子賽事
賽事名稱
創辦時間
備註
1997年

1992年
2007年起停辦
1983年

2006年

1995年
2009年起停辦

中國足球相關鏈接

編輯
《意見》促發展
日前,國務院印發了《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加快體育產業發展、促進體育消費、深化體育事業改革的號角再次吹響。
意見將全民健身上升為國家戰略,把增強人民體質、提高健康水平作為根本目標,也標誌着體育產業的發展將成為推動體育發展方式轉變的一個新的切入口,從體育大國走向體育強國,從“金牌體育”向“全民體育”的轉變將是不可阻擋的必然趨勢。
意見對於體育產業發展的要求更加明確、具體、深入。在繼續強調簡政放權、取消商業性和羣眾性體育賽事活動審批、推進職業體育改革等任務之外,還增加了“豐富市場供給、建設一批便民利民的中小型體育設施”等新要求,提出到2025年人均體育場地面積達到2平方米,經常參加體育鍛煉的人數達到5億的目標。
值得一提的是,意見不僅對體育產業的總體發展指明瞭方向,還對足球、籃球、排球等普及性廣、關注度高、市場空間大的集體項目以及冰雪運動給予特別關注。經過多年的積弱不振之後,中國足球的發展已經上升到“國家戰略”的層面,前景令人關注和期待。 [1] 
普拉蒂尼:中國足球必須依靠政府
普拉蒂尼覺得,歐洲國家當中,法國和中國有很多相似處,政府扮演着更大的社會角色,社會資源高度集中現象顯著。“足球是最簡單但是也最複雜的運動,足球的發展,需要牽涉到最廣泛的社會資源,同樣也需要最全面的社會支持。大家討論德國西班牙以及美國的青訓成功,為他們的國家足球帶來的幫助,但是不同社會類型裏,解決方案的組成都是十分複雜的,不可能有包治一切的萬能藥。中國足球的未來成功,決定權在中國政府手裏,至少在目前這個階段。”
我很想知道普拉蒂尼在和中國足協的同行晚宴上,是否也探討了這樣的話題。那是一個封閉晚宴,中國足協不允許外人蔘與。普拉蒂尼説,他自己的成長經歷,就和七十年代法國政府力推足球,隨即出現著名的“蓋蘭選材法”相關。這些建議和經驗,不知道在圍繞APEC的喧囂裏,會否有人聽到。
“必須要有政府的政治性支持,這是中國足球走出目前局面根本性的條件,”普拉蒂尼在論壇上説道。私下場合,他也多次強調自己的這種觀點。“以中國的社會類型特點,政府所扮演的角色最為關鍵,政府必須要在戰略設定和具體執行上,強力推行足球的普及和發展,這樣才能為中國足球長久發展打下堅實基礎。國家領導人和政府政要的喜好,必須轉化成對足球發揮實際作用的執行方案,並且得到切實執行,才能夠真正改變目前局面。”
普拉蒂尼如是説,和他自身經歷有關。他和我分享過他青少年時代經歷過的法國足球革新。七十年代,法國足球同樣不夠成功,“當時法國政府的積極介入,改變了法國足球的整體架構。人們看到的只是克萊方丹國家訓練基地,實際上,法國政府要求所有的上兩級職業俱樂部,必須成立自己的青訓中心,必須保證每年青少年足球培訓的人數以及選材執行,否則就要吊銷這些職業俱樂部的運營執照。我們聽到的,都是職業足球和青少年足球無關,但是在青少年足球發展遭遇挑戰,而大量資金和社會資源又都在向職業足球集中時,職業足球一定得承擔起很大一部分青訓工作。這樣的推動和監督,只有政府能做到。” [2] 
足球改革
3月16日,備受矚目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正式對外公佈。作為中國足球改革與發展的綱領性文件,《方案》指明瞭中國足球未來發展的方向和道路。 [3]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