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七言古詩

編輯 鎖定
七言古詩簡稱七古,在古代詩歌中,是形式最活潑、體裁最多樣、句法和韻腳的處理最自由,而且抒情敍事最富有表現力的一種詩歌形式,詩體全篇每句七字或以七字句為主。簡單地説就是篇幅較長,容量較大,用韻靈活。如杜甫的七言古詩代表作《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並序》、《丹青引贈曹霸將軍》等。
作品名稱
七言古詩
作品別名
七古
文學體裁
詩歌
起源於
民謠
作品舉例
小麥謠》、《城上烏》
特    徵
每句七字或以七字句為主

七言古詩溯源

編輯
七言古詩,是中國古代詩歌體裁的一種,詩體全篇每句七字或以七字句為主。
它起源於民謠。先秦時期除《詩經》、《楚辭》已有七言句式外,荀子的《成相篇》就是摹仿民間歌謠寫成的以七言為主的雜言體韻文。西漢時期除《漢書》所載的《樓護歌》、《上郡歌》外,還有司馬相如的《凡將篇》、史游的《急就篇》等七言通俗韻文。
《燕歌行》
東漢七言、雜言民謠為數更多,如東漢末年的《小麥謠》、《城上烏》(司馬彪續漢書·五行志》)、《桓靈時童謠》“舉秀才”(葛洪抱朴子·審舉》)都是很生動、通俗流暢的七言和雜言民間作品。相傳漢武帝曾會聚羣臣作柏梁台七言聯句,但據後人考證,實系偽託,並不可靠。
曹丕的《燕歌行》是現存的第一首文人創作的完整七言詩。以後湯惠林、鮑照都有七言作品。鮑照的《擬行路難》18首,不僅在詩歌內容上有很大的擴展,同時還把原來七言詩的句句用韻變為隔句用韻和可以換韻,為七言體的發展開出了新路。
從梁至隋代七言體詩歌逐漸增多,至唐代七言詩才真正發達起來。七言詩的出現,為詩歌提供了一個新的、有更大容量的形式,豐富了中國古典詩歌的藝術表現力。

七言古詩分類

編輯
七言古詩 七言古詩
七言古詩,是對七古歌行的統稱。古人所謂七言,並不是説全詩每一句都是七個字,而是隻要詩中多數的句子是七言就可以了。如李白蜀道難》既有“噫籲嚱”三言,復有“危乎高哉”四言,“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五言,“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衝波逆折之回川”九言,但仍認為是七言歌行,而不認為是雜言詩
明清以來的詩論家,對於七言古詩的劃分有兩種意見,一種是認為七古、七言歌行二者同體,可以互相替代,如胡應麟《詩藪》雲:“七言古詩,概曰歌行。”王士禛古詩選》就徑直分五言詩與七言詩歌行鈔兩部分。明清詩話評論中,將七古與七言歌行相互代稱,其例更是不勝枚舉。而另一種意見則認為,七古與歌行在體性上存在分別,這種分別而且甚大。李中華李會二位先生曾著文論述過這個問題,略曰:從形式上看,七古與七言歌行都是七言詩,又都不能算是七言律詩,故歸為一體,目為七古,似亦理所當然。然而就各自詩體的源流、體式與風格而論,二者之間又存在着明顯的差異。

七言古詩七古七律

白居易 白居易
首先,七言歌行出自古樂府,而七古則是七律產生之後別立的詩體,二者淵源不同。漢魏樂府有《長歌行》、《短歌行》、《燕歌行》、《齊歌行》、《豔歌行》、《怨歌行》、《傷歌行》、《悲歌行》、《鞠歌行》、《棹歌行》等,可以視為唐代歌行之祖。其中七言歌行,則是漢魏以來七言樂府歌詩自然的發展。清代吳喬圍爐詩話》嘗雲:“七言創於漢代,魏文帝有《燕歌行》,古詩有《東飛伯勞》,至梁末而大盛,亦有五七言雜用者,唐人歌行之祖也。”所謂古詩《東飛伯勞》,即《樂府詩集·雜曲歌辭》載錄的《東飛伯勞歌》。故七言歌行出於漢魏、南朝樂府應無疑義。至於七言古詩,舊説它起於漢武帝時的《柏梁台詩》。然而《柏梁台詩》的作者有二十四人之多,每人一句,只能算是聯句,算不得完整的七古。所以從詩體發生的角度説,二者不同源。

七言古詩特徵

其次,就體式的主要特徵而言,七古要求與七言律詩(包括七律、七排)劃清界限。清王士禛《古詩平仄論》有云:“七言古自有平仄。若平韻到底者,斷不可雜以律句。”七言古詩則有句腳多用三平調、句中不避孤平之類的講究,這些都是對格律詩的反動。至於七言歌行,雖然初期部分作品在體式格調上頗與七古相似,然而在其演化過程中律化的現象卻愈來愈嚴重。據王力漢語詩律學》的統計,白居易《琵琶行》88句中律句與似律句共計53句,而《長恨歌》120句中律句與似律句佔到百句之多。這種律化趨勢的形成並非偶然,它是歌行體詩要求適宜歌唱而着意追求聲韻和諧的結果。

七言古詩文學風格

從文學風貌論,七古的典型風格是端正渾厚、莊重典雅,歌行的典型風格則是宛轉流動、縱橫多姿。《文章辨體序説》認為“七言古詩貴乎句語渾雄,格調蒼古”,又説“放情長言曰歌”、“體如行書曰行”,二者風調互異。《詩藪》論七古亦云:“古詩窘于格調,近體束於聲律,惟歌行大小短長,錯綜闔闢,素無定體,故極能發人才思。李、杜之才,不盡於古詩而盡於歌行。”則在七古、七律之外,因其風格的差異視七言歌行別為一體。《昭昧詹言》説“七言古之妙,樸、拙、瑣、曲、硬、淡,缺一不可。總歸於一字曰老”,又説“凡歌行,要曼不要警”。“曼”即情辭搖曳、流動不居;“警”即義理端莊、文辭老練。這些評論,都揭示了七言古詩與歌行在美感風格方面的不同。儘管在具體的詩歌創作中,以七古的筆法寫歌行、以歌行的筆法寫七古,一度成為時尚,然而在總體上仍不難看出二者之間的差異。舉例來説,杜甫《寄韓諫議注》盧仝月蝕詩》、韓愈謁衡岳廟遂宿嶽寺題門樓》、李商隱韓碑》等,只能是七言古詩;而王維桃源行》、李白《夢遊天姥吟留別》、白居易《長恨歌》、韋莊《秦婦吟》只能是七言歌行。

七言古詩作法

編輯
姜夔説:“放情曰歌,體如行書曰行,兼之曰歌行。”據此,七言歌行的體性應當是一氣盤旋直下,流轉奔逸。歌行短制,往往與近體詩在體性上相近。如王勃滕王閣詩》: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如果不考慮平仄,簡直就是兩首近體絕句連在一起。又如杜甫《夜聞觱篥》:夜聞觱篥滄江上,衰年側耳情所向。鄰舟一聽多感傷,塞曲三更歘悲壯。積雪飛霜此夜寒,孤燈急管復風湍。君知天地干戈滿,不見江湖行路難。同樣,高適的《燕歌行》:開元二十六年,客有從元戎出塞而還者,作《燕歌行》以示適,感征戍之事,因而和焉。漢家煙塵在東北,漢將辭家破殘賊。男兒本自重橫行,天子非常賜顏色。(一結)摐金伐鼓下榆關,旌旗逶迤碣石間。校尉羽書飛瀚海,單于獵火照狼山。(二結)山川蕭條極邊土,胡騎憑陵雜風雨。戰士軍前半死生,美人帳下猶歌舞。(三結)大漠窮秋塞草衰,孤城落日鬥兵稀。身當恩遇常輕敵,力盡關山未解圍。(四結)鐵衣遠戍辛勤久,玉箸應啼別離後。少婦城南欲斷腸,徵人薊北空回首。(五結)邊風飄飄那可度,絕域蒼茫更何有。殺氣三時作陣雲,寒聲一夜傳刁斗。(六結)相看白刃血紛紛,死節從來豈顧勳。君不見沙場爭戰苦,至今猶憶李將軍。(七結)就像是七首絕句串在了一起。
事實上,七言歌行體的基本章法,就是仄韻平韻交替,四句一換韻。(當然也有兩句、六句等偶數句一換韻的。)換韻主要是依照意思的轉折,如上舉《燕歌行》,一結寫主將奉命出生,是詩的起,用職韻。二結四句,寫出征途中的聲勢和敵方進犯的態勢,是詩的承,換刪韻。第三結開始着筆勾勒,極盡描摹刻畫之能事,所以又換麌韻了。描摹刻畫,又可分四個小的層次:三結四句,寫戰鬥慘烈而主將荒淫,用婺韻;四結四句,寫戰爭失利,未能解圍,用微韻;五結,寫征夫思婦久別遠離之苦,用有韻;六結,寫邊地征戍的艱苦,仍用有韻。至第七結前兩句,是詩的轉,後兩句,則是詩的合。四句換用文韻作結。在轉韻時,一般一二句都要用韻,即首句要入韻。《滕王閣詩》和《燕歌行》,每四句換韻時,首句總是入韻的。而一首詩多次轉韻,常是平仄韻交替使用。這和律句平仄字相間的意義相同,為的是使聲調富於變化而又齊整和諧。
如果把一個個的四句比作一粒粒的珍珠,那麼長篇七言歌行就是用一根絲線——詩的主題思想,把這一粒粒的珍珠串成一條美麗的項鍊。這種章法,被白居易、元稹等人發揚光大,稱為長慶體,併到了清代吳偉業那兒總其大成,是名梅村體。如白居易的《長恨歌》、《琵琶行》,元稹《連昌宮詞》吳偉業《圓圓曲》等。這類詩,最可注意者為韋莊《秦婦吟》。此詩“為長慶體,敍述黃巢焚掠,借陷賊婦人口中述之。語極沉痛詳盡,其詞復明淺易解。”寫出黃巢造反給人民帶來的不幸,堪稱有唐一代史詩冠冕。

七言古詩演進

編輯
唐代是中國詩歌大放異彩的時代。在唐代眾多的優秀文學作品中,七言古詩無疑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唐詩之所以成其為唐詩,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七古在唐代的興盛。七古作為一種古老的詩體,經歷了漫長而曲折的發展歷程,終於在唐代走向成熟。在以往的研究中,更多關注的是盛唐及其以後的七古作品。但對文學史稍加關注就不難發現,任何文學體裁的發展都是一個複雜的系統過程。
李白 李白
文學作為一種社會現象,其發展必定是社會,作家的心理以及整個社會心理發展的共同結果。七古的發展同樣不是一蹴而就,盛唐詩人是在綜合了前代七古創作實踐的基礎上,轉益多師,才最終創造了七古的輝煌。盛唐七古的最後準備期——初唐,前承漢魏六朝,後啓盛唐,雖然在這一時期七古的面貌沒有發生徹底的改變,但正是在“四傑”等初唐七古詩人的努力下,七古獲得了走向高潮的必要準備。初唐時期,七言古詩的體制得以正式確立,從四傑到張、李、沈、宋諸人,七言古詩經歷了一個從形式到風格方面的緩慢演變的過程。初唐諸詩人都為七言古詩的成熟與完善做出了各自的貢獻,並開啓了盛唐七古的先聲。

七言古詩歷史名人

編輯
李白在七言古詩發展中所作出的巨大貢獻,李白的七古有豐富的社會內容和巨大的思想容量,在反映生活的深度與廣度方面,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藝術上,具有句式多變和韻律結構多變兩個突出特點,從而把七古的藝術表現力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李白的七古中,浪漫主義精神得到了最充分的表現,浪漫主義藝術特徵得到了最主充分的發揮。[1]

七言古詩代表作品

編輯
《春江花月夜》
作者:張若虛
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灩灩隨波千萬裏,何處春江無月明。
江流宛轉繞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裏流霜不覺飛,汀上白沙看不見。
江天一色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
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
白雲一片去悠悠,青楓浦上不勝愁。
誰家今夜扁舟子?何處相思明月樓?
可憐樓上月徘徊,應照離人妝鏡台。
玉户簾中卷不去,搗衣砧上拂還來。
此時相望不相聞,願逐月華流照君。
鴻雁長飛光不度,魚龍潛躍水成文。
昨夜閒潭夢落花,可憐春半不還家。
江水流春去欲盡,江潭落月復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霧,碣石瀟湘無限路。
不知乘月幾人歸,落月搖情滿江樹。
《燕歌行並序》
作者:高適
開元二十六年,客有從御史大夫張公出塞而還者,作《燕歌行》以示適。感征戍之事,因而和焉。
漢家煙塵在東北,漢將辭家破殘賊。男兒本自重橫行,天子非常賜顏色。
摐金伐鼓下榆關,旌旆逶迤碣石間。校尉羽書飛瀚海,單于獵火照狼山。
山川蕭條極邊土,胡騎憑陵雜風雨。戰士軍前半死生,美人帳下猶歌舞。
大漠窮秋塞草腓,孤城落日鬥兵稀。身當恩遇常輕敵,力盡關山未解圍。
鐵衣遠戍辛勤久,玉箸應啼別離後。少婦城南欲斷腸,徵人薊北空回首。
邊庭飄颻那可度,絕域蒼茫更何有?殺氣三時作陣雲,寒聲一夜催刁斗。
相看白刃血紛紛,死節從來豈顧勳。君不見沙場征戰苦,至今猶憶李將軍。
《蜀道難》
作者:李白
噫籲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
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
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巔。
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後天梯石棧相鈎連。
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衝波逆折之回川。
黃鶴之飛尚不得過,猿猱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盤盤,百步九折縈巖巒。
捫參歷井仰脅息,以手撫膺坐長嘆。
問君西遊何時還?畏途巉巖不可攀。
但見悲鳥號古木雄飛雌從繞林間。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使人聽此凋朱顏
連峯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掛倚絕壁。
飛湍瀑流喧豗,砯崖轉石萬壑雷。
其險也如此,嗟爾遠道之人胡為乎來哉?
所守或匪親,化為狼與豺。
朝避猛虎,夕避長蛇,
錦城雖雲樂,不如早還家。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側身西望長諮嗟。
《夢遊天姥吟留別》
作者:李白
海客談瀛洲煙濤微茫信難求。
越人語天姥,雲霞明滅或可睹。
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嶽掩赤城
天台四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傾。
我欲因之夢吳越,一夜飛度鏡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謝公宿處今尚在,綠水盪漾清猿啼。
腳著謝公屐,身登青雲梯。
半壁見海日,空中聞天雞。
千巖萬轉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龍吟殷巖泉,慄深林兮驚層巔。
雲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煙。
列缺霹靂,丘巒崩摧。洞天石扉訇然中開
青冥浩蕩不見底,日月照耀金銀台。
霓為衣兮風為馬,雲之君兮紛紛而來下。
虎鼓瑟兮鸞回車,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動,恍驚起而長嗟。
惟覺時之枕蓆,失向來之煙霞。
世間行樂亦如此,古來萬事東流水。別君去兮何時還?
且放白鹿青崖間,須行即騎訪名山。
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將進酒》
作者:李白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兵車行》
作者:杜甫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
耶孃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
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幹雲霄。
道旁過者問行人,行人但云點行頻。
或從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營田。
去時里正與裹頭,歸來頭白還戍邊。
邊庭流血成海水,武皇開邊意未已。
君不聞漢家山東二百州,千村萬落荊杞
縱有健婦把鋤犁,禾生隴畝無東西。
況復秦兵耐苦戰,被驅不異犬與雞。
長者雖有問,役夫敢申恨?
且如今年冬,未休關西卒。
縣官急索租,租税從何出?
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
生女猶得嫁比鄰,生男埋沒隨百草。
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
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
《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並序》
作者:杜甫
大曆二年十月十九日夔府別駕元持宅見臨潁李十二孃舞劍器,壯其蔚跂。問其所師,曰:“餘公孫大娘弟子也。”開元五載,餘尚童稚,記於郾城觀公孫氏舞劍器渾脱瀏漓頓挫,獨頭宜春梨園二伎坊內人洎外供奉,曉是舞者,聖文神武皇帝初,公孫一人而已。玉貌錦衣,況餘白首;今茲弟子,亦匪盛顏。既辨其由來,知波瀾莫二。撫事慷慨,聊為《劍器行》。昔者吳人張旭,善草書書帖,數常於鄴縣公孫大娘西河劍器,自此草書長進,豪蕩感激,即公孫可知矣。
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
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
㸌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羣帝驂龍翔。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絳唇珠袖兩寂寞,晚有弟子傳芬芳。
臨潁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揚揚。
與餘問答既有以,感時撫事增惋傷。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孫劍器初第一。
五十年間似反掌,風塵澒洞昏王室。
梨園子弟散如煙,女樂餘姿映寒日。
金粟堆前木已拱,瞿唐石城草蕭瑟。
玳筵急管曲復終,樂極哀來月東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繭荒山轉愁疾。
《琵琶行並序》
作者:白居易
元和十年,予左遷九江郡司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聞舟中夜彈琵琶者,聽其音,錚錚然京都聲。問其人,本長安倡女。嘗學琵琶於穆、曹二善才,年長色衰,委身為賈人婦。遂命酒,使快彈數曲。曲罷憫然,自敍少小時歡樂事,今漂淪憔悴,轉徙於江湖間。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覺有遷謫意。因為長句,歌以贈之,凡六百一十六言,命曰《琵琶行》。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絃。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
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
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轉軸撥絃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弦弦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
低眉信手續續彈,説盡心中無限事。
輕攏慢捻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難。
冰泉冷澀凝絕,凝絕不通聲暫歇。
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
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
東船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撥插弦中,整頓衣裳起斂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蟆陵下住。
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
曲罷曾教善才服,妝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鈿頭銀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污。
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閒度。
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
門前冷落鞍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樑買茶去。
去來江口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
我聞琵琶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
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卧病潯陽城。
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
住近湓江地低濕,黃蘆苦竹繞宅生。
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
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
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
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弦弦轉急。
悽悽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
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長恨歌》
作者:白居易
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不得。
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
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春寒賜浴華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雲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承歡侍宴無閒暇,春從春遊夜專夜
金屋妝成嬌侍夜,玉樓宴罷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憐光彩生門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驪宮高處入青雲,仙樂風飄處處聞
緩歌慢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
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cháng)羽衣曲》。
九重城闕(què)煙塵生,千乘萬騎西南行。
翠華搖搖行復止,西出都門百餘里。
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
花鈿(diàn)委地無人收,翠翹金雀玉搔頭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
黃埃散漫風蕭索,雲棧縈(yíng)紆(yū)登劍閣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無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聖主朝朝暮暮情。
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
天旋日轉回龍馭(yù)到此躊躇不能去。
馬嵬(wéi)坡下泥土中,不見玉顏空死處。
君臣相顧盡沾衣,東望都門信馬歸。
歸來池苑皆依舊,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
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
西宮南內多秋草,落葉滿階紅不掃。
梨園弟子白髮新,椒房阿監青娥老。
夕殿螢飛思悄然,孤燈挑盡未成眠。
遲遲鐘鼓初長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鴛鴦瓦冷霜華重,翡翠衾(qīn)寒誰與共?
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
臨邛(qióng)道士鴻都客,能以精誠致魂魄。
為感君王輾轉思,遂教方士殷勤覓。
排空馭氣奔如電,昇天入地求之遍。
樓閣玲瓏五雲起,其中綽約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
金闕西廂叩玉扃(jiōng),轉教小玉報雙成。
聞道漢家天子使,九華帳裏夢魂驚。
攬衣推枕起徘徊,珠箔(bó)銀屏迤(yǐ)邐(lǐ)開。
雲鬢半偏新睡覺(jiào),花冠不整下堂來。
風吹仙袂(mèi)飄舉,猶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
含情凝睇(dì)謝君王,一別音容兩渺茫。
昭陽殿裏恩愛絕,蓬萊宮中日月長。
回頭下望人寰(huán)處,不見長安見塵霧。
惟將舊物表深情,鈿(diàn)合金釵寄將去。
釵留一股合一扇,釵擘(bò)黃金合分鈿(diàn)。
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
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
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1] 
作者:岑參
北風捲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散入珠簾濕羅幕,狐裘不暖錦衾薄。
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難着。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雲慘淡萬里凝。
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
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
輪台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
山迴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