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七劍下天山

(2006年趙文卓主演大陸電視劇)

編輯 鎖定
《七劍下天山》是由北京慈文影視製作有限公司、中央電視台聯合出品的古裝武俠劇,由霍耀良成志超聯合執導,趙文卓呂良偉王學兵蔡少芬李小冉王麗坤領銜主演。 [1-2] 
該劇改編自梁羽生小説《塞外奇俠傳》和《七劍下天山》,講述了在公元一六四三年,滿清入關取締政權的大環境下七個劍客為了反抗清政府的禁武令發生的一系列故事。
該劇於2006年3月16日在CCTV-8黃金強檔劇場首播。 [3] 
中文名
七劍下天山
外文名
Seven Swordsmen
別    名
七劍下天山(上部)
類    型
古裝、武俠、劇情、奇幻
出品公司
北京慈文影視製作有限公司、中央電視台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拍攝地點
橫店影視城、七劍天匯山莊、魔鬼城
發行公司
廣東飛仕影音有限公司
首播時間
2006年3月16日 [3] 
導    演
霍耀良、成志超
編    劇
李昌福、吳九汐、劉雨竹、張馨月、袁衞東、李輝
製片人
馬中駿、王勇、吳澧波
主    演
趙文卓、呂良偉、王學兵、蔡少芬、李小冉、王麗坤、於承惠、計春華、喬振宇、桑偉淋、張博、羅二羊、梁家仁、徐向東
集    數
39 集
每集長度
45分鐘左右
在線播放平台
PP視頻
出品時間
2005年8月
藝術顧問
徐克、張鑫炎
編    審
張馨月

七劍下天山劇情簡介

編輯
公元一六四三年,清軍入關取得政權,為求控制大局,嚴禁士子結社集會,不許百姓練武,到處搜捕武林高手,反抗者格殺勿論,令天下大亂。
隱居天山山脈一帶的劍術高手傅青主、韓志邦、武元英往尋天山名宿晦明禪師商議拯救中原。晦明禪師得知天下黎民受清軍鐵蹄蹂躪,遂派楊雲聰、辛龍子、楚昭南趙文卓飾)及穆郎,四徒,連同三俠,七劍下天山!
七劍下天山電視劇劇照
七劍下天山電視劇劇照(24張)
七劍俠下山會合民間龐大組織的正義力量“紅槍會”,四處和清兵對抗。一次因行蹤敗露,七劍被迫分道揚鑣,各自執行任務,並相約一年後中秋在錢塘江畔七劍重敍。
七劍之一楊雲驄(王學兵飾)在大漠巧遇草原女英雄飛紅巾蔡少芬飾),二人並肩抗擊清兵,暗生情愫。但楊雲驄在一次激戰受傷,為敵方將軍之女納蘭明慧李小冉飾)所救。明慧的温雅多情,使楊另投愛河。心高氣傲的飛紅巾因妒成恨,和楊雲驄關係分裂。其間,七劍中的楚昭南因利變節,挾持人質叛投敵營。楊潛入清營營救人質,也會見了明慧,明慧正因親王多鐸來説親,父命難違,兩個相愛的人是註定不能在一起了,含淚惜別,繾綣纏綿。
數月後,楊雲驄正進行任務中,獲知納蘭明慧與多鐸在江南杭州大婚。大婚前夕,楊雲驄潛入將軍府,期望明慧和他出走,但明慧不能負累家族,楊一氣之下由她手中搶走女兒,趕赴錢塘江畔之約。中秋月圓,江潮澎湃,但七劍各遭不幸,前來赴約的僅有小師弟穆郎一人。而穆郎亦被“天地會”女舵主劉鬱芳誤會叛敵,含冤莫白,正要投江自盡,卻目睹楊雲驄遭多鐸追殺,楊臨終時將女兒託付給穆郎帶上天山學藝。天山七劍從此在江湖上隱沒…… [4] 

七劍下天山分集劇情

編輯
    第一集《天山劍客》

    公元1634年,滿清政權為鞏固王朝初建的權威和統治,頒佈律令,不準百姓習武,違者斬立決。清軍四處收繳刀槍棍棒,中原之地,殺戮四起。武莊,一個人人習武的村落,在風雨飄搖中,岌岌可危。但更大的危險是,據傳武莊藏著明皇後代—小魯王。滿清皇室為防中原人士挾小魯王起事造反,派猛將納蘭秀吉出馬,要一網打盡武莊匪徒,生擒小魯王!武莊莊主劉精一率眾防禦,而他的獨生女兒劉鬱芳因生性膽小不肯練功,被父親關在家中已有兩月沒有出門了。母親去世前曾教過鬱芳讀書,鬱芳最大的夢想是教會武莊的孩子們讀書認字,但這次她剛被父親放出來,就驚覺世事不再,戰亂已至。父親給她的任務是,在戰亂中帶好武莊十幾個孩子,保護他們的生命。柔弱的劉鬱芳驚惶失措,不知自己能否擔起重任。正在這時,小皮失蹤了,這個孩子是莊主親自帶回來的,他的失蹤在武莊掀起了巨波。鬱芳被父親重重責打,她的好朋友—養馬的韓志邦,挑糞的武元英全都出動了,幫她一起尋找小皮。茫茫雪山之上,一位鬚髮盡白的老人嚮晦明大師請求,希望他派幾位弟子入關相助無辜百姓。晦明大師沒有應允,反對他説了些莫測高深的話。鬱芳夜尋小皮,遇到一個神秘的老人,那老人把小皮送還給她,便策馬夜奔而去。秀吉率兵攻入莊內,劉精一率眾拼死抵抗,但秀吉胸有成竹,指揮篤定,看樣子是對武莊佈防瞭然於心。劉精一設計的天險、關卡,瞬間全線崩潰。鬱芳帶孩子們慌亂逃跑,小三哥為救孩子們,死在清兵亂刀之下。第一次面對鮮血和和死亡,劉鬱芳無法應對,陷入自責和對小三哥的欠疚當中。孩子們的哭聲讓她清醒,她趕緊帶著孩子繼續逃,但沒多久便被秀吉將軍快馬趕上,鐵騎將弱女幼童團團圍住!孩子們拒不説出誰是小魯王,秀吉正欲趕盡殺絕,那個神秘老人再度出現,一柄鈍劍上下翻舞,製取了一眾殺氣騰騰的軍人。老人令鬱芳帶孩子們躲好,返身去武莊相助,清兵大敗,四散而去。一向高傲的秀吉將軍猶如陷入惡夢當中,老人那柄鈍劍已成為他心中陰影。這時軍號長鳴,豫親王多格多駕到。秀吉急急出營迎接。豫親王震怒,指責秀吉被一柄鈍劍亂了大軍,正説著,那柄鈍劍已從天而降…


    第二集《七劍》

    晦明大師同意讓弟子們到紅塵中去經歷人生,鑄劍窟內,他將四柄神劍授予四位弟子:心高氣傲的大弟子楚昭南得由龍劍;謙和剛正的楊雲聰得青幹劍;狂暴武痴辛龍子得競星劍;善良和氣的穆郎得日月劍。大師還贈予武莊來的兩個年輕人兩把寶劍:韓志邦得了力大樸拙的舍神劍;武元英得了變幻變測的天瀑劍。

    傅青主沒想到自己也得了一柄劍,那是他多年前遺棄在大漠的鐵劍,晦明將他修好,取名莫問——莫問前塵有愧,但求今生無悔。

    神劍到手,七人似感受神力,在劍光當中遙想未來的歲月。鑄劍窟內,一時風雲四起!

    七劍縱馬,下天山。

    武莊眾人躲入瘟疫流行的小鎮,扮作醫生暫時藏匿在這裏。

    順治皇帝召豫親王回京,是希望他儘早中止戰火,豫親王卻認為天下未平,尤其是小魯王下落不明,始終威脅着朝廷。他召來猛將風火連城,命他屠莊,追查小魯王!


    第三集《決戰博野》

    風火連城包圍了武莊眾人藏身之處,刀光劍影,武莊老少命懸一線。

    關鍵時刻,七劍神兵天降。風火連城被楚昭南的寶劍所吸引,忘了捉拿小魯王的大任,跟着由龍劍越追越遠。其餘六劍合力救出全莊人,並帶着大家隱身在山林之中。

    豫親王大怒,指出一條路令清兵追蹤武莊餘匪。原來他已在武莊中安插了內奸!

    與此同時,心思縝密的傅青主也發現了隊中有內奸,為防人心大亂,他秘而不宣,帶大家進了密洞,準備在這裏查出內奸再上路。

    博野山洞內,韓志邦向劉鬱芳表示真情,劉鬱芳卻悄悄愛上了英武的劍客楚昭南。

    而內奸,也準備在這裏,剿滅武莊,剿滅七劍!


    第四集《鬱芳中毒》

    武元英始終沒有學會用他那個兩頭是尖的天瀑劍,傅青主用計激好勝的辛龍子研究出劍的用法,武元英終於悟出此劍秘訣在於放下執著。

    七劍抓內奸的行動失敗,驚動了劉精一等人。傅青主將實情相告,並叮囑眾人不可將消息外傳,以免亂了人心。但第二天,消息還是不脛而走,種種猜忌瀰漫洞中……

    鬱芳中毒了!劉精一不許任何人下山為鬱芳買解藥,因為他明白清兵正在搜山,內奸的用意正是逼人下山,暴露密洞所在。

    鬱芳命危,楚昭南私自下山買解藥,卻巧遇了女奴綠珠。他救下這個個性獨特的女子,並自此開始牽動情愫。

    而此時的山洞內,武莊眾人發覺不見了楚昭南,疑心他是內奸要報信,正準備和七劍廝殺。


    第五集《真假密道》

    楚昭南及時趕回,平息了誤會。劉鬱芳服了解藥,病情漸緩,對楚昭南更是愛慕。而楚昭南的一顆心,這時仍在惦念山下那個叫綠珠的女子。

    傅青主帶七劍洞中演練劍法,發現了清兵派來的幾個黑衣人已尋到洞口。七劍打死黑衣人,只留下一個活口,不許武莊人殺他。

    武莊人見劉精一對七劍言對計從,大為不滿。待眾人走後,傅青主才道出不殺黑衣人的原因:他想用此人為誘餌,引出內奸。

    傅青主安排韓志邦看守黑衣人,武元英守住秘道口,準備將內奸一舉抓獲,再率眾人離開山洞。未料內奸棋高一着,先殺黑衣人,再闖秘道!


    第六集《青幹本色》

    幸而傅青主考慮周到,他説出的秘道是假的,內奸未能逃出山洞,他殺了張來福,又藏身眾人當中。楊雲聰追內奸而至,剛剛抱起張來福的屍體,便被隨後趕來的武莊漢子認定他是內奸,殺了張來福!

    眾人大譁,圍攻七劍。楊雲聰為大局自請就縛,交出寶劍,請楚昭南將他押送地洞,要大家齊心迎敵。

    豫親王已查出密洞所在,連夜運送火炮,準備攻山!危急時刻,傅青主緊急佈署:劉精一帶敢死隊從側面下山引開敵人,好讓劉鬱芳帶孩子從秘道逃生,楚昭南留在洞中查出內奸,他自己帶辛龍子從正面下山打毀清軍的火炮。

    被關押在地洞中的楊雲聰終於發現內奸原來就是劉精一的好兄弟邱東洛!邱東洛將火藥塞進他嘴裏準備引爆,關鍵時刻,楚昭南趕到,救下師弟,但邱東洛趁亂而逃。

    火藥震塌了秘道,穆郎前來相助,孩子們終於走脱,劉鬱芳卻墜入懸崖!


    第七集《穆郎的血》

    孩子們從秘道逃出,小皮為撿回他的布娃娃,中箭而亡!小小的墳前,孩子們哭做一團。孩子頭兒張華昭帶着大家趕緊上路,沒想到卻走進了風火連城的火雷陣中。幸虧楚昭南及時趕到,孩子們安全了,楚昭南卻被炸昏,連由龍劍也不知去向!

    懸崖下,劉鬱芳毒性再次發作。穆郎一直對這個外表文弱心裏要強的姑娘心懷好感,這時他用自己的血救了鬱芳。

    小孩子們找到了劉鬱芳,鬱芳從孩子手中看到了楚昭南的護手符,追問之下才知道楚昭南遇險,她不顧病情,星夜去尋,穆郎追上,默默陪她……

    此時的楚昭南,已被風火連城抓住,正要五馬分屍。刺眼的陽光下,楚昭南睜開眼睛,卻看到一隊女奴被押進軍營,其中竟然有他魂牽夢繫的綠珠!風火連城發現楚昭南對綠珠不尋常的關注,索性當着他的面折磨綠珠,楚昭南狂獸般怒吼,綠珠倒是一副聽天由命的樣子,她説身為女奴,總是會受這些苦的。

    沒想到綠珠的苦沒受太久,風火連城就為她換上了金縷錦衣,並許她在營中自由活動。


    第八集《悲情由龍》

    綠珠捧了金碗送水給楚昭南,卻刺傷了這位英雄男兒的心。

    豫親王駕到,他居然也夜召綠珠!驕縱的風火連城慾火中!

    綠珠正欲寬衣解帶,親王止住了她,説只是想和她做一筆交易:只要綠珠能令楚昭南愛上她,便還綠珠自由。

    綠珠迷惑地望着這位英俊的王爺,不知他在打什麼主意。為了自由,綠珠接受了王爺的任務。當然,她很快成功了。但當她找王爺要自由時,王爺卻交給她一個香包,要她先跟楚昭南尋到由龍劍,再用香包裏的毒藥害死楚昭南。綠珠這才明白,原來王爺想要的,是那把由龍劍。


    第九集《綠珠無情》

    綠珠按王爺吩咐悄悄放出楚昭南,二人逃跑時,狂怒的風火連城追上了綠珠。已闖出營門的楚昭南縱馬回營,浴血救出綠珠。

    二人奔到林中,一夜纏綿……

    夢醒時,楚昭南發現綠珠的香包,他聞了聞,臉上的笑容漸漸凝住。

    清晨的小溪邊,楚昭南取回了由龍劍,但他不再相信綠珠了。風火連城追來,綠珠抽劍自盡,臨死前,綠珠對楚昭南説:綠珠想要無情,沒有做到。你要我相信的真情,你自己卻不曾相信。我不會毒你的,你相信我嗎?

    綠珠的血染紅了溪水……

    楚昭南大開殺戒,風火連城及一眾清兵死在溪邊。多格多聞訊趕來,看到血浸的戰場,反對楚昭南心生好奇:原本只想要一把由龍劍,現在看來,是隻有這樣的人才使得出這樣凌厲的劍。自此,他決心不惜一切代價,要收服楚昭南。


    第十集《鬱芳婚禮》

    劉鬱芳、穆郎、韓志邦帶着孩子們躲到桃花渡,這裏地形偏僻,遠離戰亂。暫時的平息當中,三個年輕人互相扶持,穆郎對鬱芳的感情被韓志邦看在眼裏,他刻意迴避鬱芳,而善良的穆郎,又何嘗不知志邦的心事。三人之間,產生了難言的情感。卻不知桃花渡外,清兵已追蹤而來!鬱芳的病越來越重,志邦出去做工賺藥錢和盤纏錢,讓穆郎在家教鬱芳練劍,紛飛的花瓣中,穆郎突然驚覺這一幕曾在他夢中出現過,兩個年輕人,不知不覺間已越走越近。

    眾人準備籌夠盤纏便走,好心的大叔看他們帶着一羣孩子東躲西藏,已猜到他們是朝廷追拿之人,説願意代為撫養這些孩子,免得孩子們一路奔波,危險重重。  鬱芳為孩子們打算,決定留下孩子在桃花渡,過安穩日子。不料偷聽到這個消息的孩子們自動帶好小揹包,時刻守在鬱芳旁邊,不肯離開。

    劉鬱芳落淚之餘,也答應孩子們,絕不分開。劉精一等人也趕來這裏,與鬱芳會合。

    正在此時,清軍追兵已到桃花渡。渡口被重兵把守,一個人也不許放出!幾番驚險,眾人終於逃脱龍騎營的追殺。不久,傅青主等人與劉精一會合,天山劍客終與紅槍會盡釋前嫌。但楊雲聰卻因紅槍會的誤解一人遠迴天山了。

    多格多認為楊雲聰帶走了小魯王遠避關外,派出納蘭將軍,一路追殺楊雲聰。


    第十一集《沙漠之鷹》

    孤身遠走大漠的楊雲聰遇到了維族歌手埃爾江,二人一場酣醉後,埃爾江説出他正被人追殺,楊雲聰慨然許諾,一定保他安全。

    卻沒料到,追殺者就在楊雲聰眼皮底下劫走了埃爾江。更沒料到,追殺者竟是一個美麗的女子——飛紅巾。

    楊雲聰最終未能實現承諾,保住埃爾江的性命。但艾爾江似乎也心甘情願死在飛紅巾一柄彎刀之下。

    從此,楊雲聰與這個性情剛烈、性情飄忽的女子展開了漫長的糾葛。


    第十二集《飛影紅巾》

    納蘭將軍的女兒明慧格格來到軍營,頭一天就因給兵士帶家書而觸犯了軍規,多格多王爺軍法嚴厲,這一次卻為明慧格格而網開一面。誰都看得出來,王爺喜歡這個温柔美麗的格格。

    飛紅巾率沙漠之鷹找水,到最絕望的時候,幸虧楊雲聰找到水源,拯救了族人。飛紅巾對楊雲聰心生好感,正當二人談的投機之時,飛紅巾得知楊雲聰是天山派弟子,竟立刻反臉,趕走了楊雲聰。


    第十三集《青幹由龍》

    原來飛紅巾的師傅白髮魔女與天山晦明大師曾有一段不了緣,白髮魔女嚴令弟子見天山派人就殺。飛紅巾沒有殺楊雲聰,只是一臉冰霜的趕走了他。楊雲聰十分不解。

    楊雲聰離開沙漠之鷹,卻偶然聽到清軍計劃圍剿,立刻飛速回來報信,並與飛紅巾一起夜闖敵營,飛紅巾對楊雲聰心生好感。深夜裏二人醉酒談心,大漠上,紅巾飄揚。

    邱東洛請來師父齊真君相助王爺捉拿沙漠之鷹,齊真君一到軍營,卻只談價錢。一言不和,這個脾氣古怪的老頭拂袖而去。之後齊真君與楊雲聰楚昭南展開一場沙漠大戰。


    第十四集《俠骨柔情》

    楚昭南帶着綠珠的屍體來到關外安葬,他找到楊雲聰,告訴他內奸邱東洛已經暴露,楊雲聰的不白之冤得以洗清。

    楚昭南被飛紅巾特立獨行的個性所吸引,但礙着楊雲聰,沒敢表明。

    楊雲聰夜探清兵營地,發現了一個漂亮的風箏,風箏的主人,正是美麗的明慧格格。多格多急於抓住楊雲聰,擒獲小魯王,派軍圍剿楊雲聰和沙漠之鷹。

    軍營裏,明慧盡力救助受傷的兵士,卻只能看着一個個年輕人死去,對戰爭充滿厭惡。楊雲聰闖營時受了重傷,明慧把這個“逆匪”藏在自己房間當中,才救了他的性命。兩個身份立場完全不同的年輕人在相處中,竟慢慢產生感情。


    第十五集《納蘭明慧》

    沙漠之鷹的營地裏,飛紅巾掛念楊雲聰安危,而楚昭南對飛紅巾產生好感!

    明慧為救受傷的戰士違反軍規,明慧大膽闖入王爺帳,希望多格多王爺網開一面,救助重傷的兵士。

    冷傲的多格多王爺對這位美麗的格格,言聽計從。納蘭將軍看出王爺的心意,喜在心頭,希望女兒就此和王爺締結良緣。但明慧現在一心只想放走藏身在清軍營中的楊雲聰,楊雲聰走了,明慧放人的事也被王爺發現。

    誰也沒有想到,王爺並未懲罰明慧,反而向她求親。只是面對英俊體貼的王爺,明慧竟未有絲毫動心。沙漠之鷹抓獲了納蘭明慧,楊雲聰説服飛紅巾放了明慧,反而引起飛紅巾更大的怒火。

    夜晚,飛紅巾獨自探牢,雪亮的刀尖比劃在明慧美麗的臉上。明慧不驚不懼,倒令飛紅巾刮目相看。飛紅巾對明慧説出清軍對她族人的傷害,明慧親眼看到父親的軍隊造下的殺孽,心情低落。

    楊雲聰私自放了明慧,納蘭秀吉怒火沖天。


    第十六集《亂世兒女》

    楚昭南留在營中,幫飛紅巾對付清兵。但他一片誠心相助,卻似乎總難得到飛紅巾的真心相待。在飛紅巾這裏,卓而不凡的楚昭南第一次感受到挫敗。楊雲聰護送明慧,途中二人夜宿山洞,真情迸發,明慧答應與楊雲聰遠走天山。但第二天凌晨,楊雲聰醒來時,卻看到一襲輕紗的明慧獨立山頭,山下,是多格多大軍。為避免廝殺持續,明慧決定回到清軍營。


    第十七集《止戰之殤》

    多格多雖是冷血軍人,對明慧卻充滿柔情,諸多牽就。他嚮明慧承諾,只要她同意二人的婚事,多格多定會在一年內終止戰爭,再不殺人。

    楚昭南答應飛紅巾取多格多的人頭,夜闖清軍軍營,卻沒想到帶回來的是曼玲娜的屍體。飛紅巾的手下已經開始懷疑楚昭南是多格多派來的奸細,甚至懷疑是楚昭南殺死了曼玲娜。為了給曼玲娜報仇飛紅巾決定進攻清軍軍營,但這在楊雲驄和楚昭南看來無疑是送死,為此楚昭南想到抓楊雲驄獻給多格多詐降,以由龍青幹兩劍制服多格多,然後搗毀軍營的鋼炮,策應飛紅巾。


    第十八集《鐵血丹心》

    飛紅巾不相信楚昭南堅決反對他的提議,為了得到飛紅巾的信任楚昭南隻身前往王府詐降。


    第十九集《京城俠影》

    楚昭南的詐降之計失敗,飛紅巾的沙漠之鷹隱匿到了大漠深處,這使得飛紅巾堅信楚昭南已經成為叛徒。

    多格多被皇上急招回宮,敖龍的軍隊將多格多攔阻在城外,不許多格多覲見皇上,多格多心生疑慮。原來敖龍已經控制了多數八旗軍力,皇上的軍權危在旦夕,就連皇后也是敖龍埋在皇上身邊的一顆棋子。為了不被敖龍權勢要挾,皇上決定廢后,為此將多格多急招回宮,予以武力與敖龍一決高低。


    第二十集《多格多爭霸》

    敖龍為逼順治退位,欲將皇上陷於不義之地,派人捉拿了江南才女董小宛,準備進獻給皇上。董小宛的丈夫冒闢疆帶着女兒小蓮進京營救董小宛卻無計可施,偶然之下遇到了傅青主等人。

    傅青主決定幫助冒闢疆救出董小宛。董小宛在宮中極力反抗弄的傷痕累累,還對皇上出言不遜,敖龍心中竊喜,他暗自收買太監讓董小宛夜夜陪伴皇上,董小宛的污言穢語再傳出去,皇上為董小宛廢后一事便是忤逆判祖,以此理由便可逼順治退位。皇上心存善念讓太監找來的郎中救治董小宛身上的傷,不料太監找來的郎中,正是紅槍會的魯子春。


    第二十一集《十日圍城》

    魯子春與傅青主商討營救董小宛出宮,傅青主想這正是刺殺順治的大好機會,於是決定與魯子春一同進宮。皇上十分同情董小宛的遭遇,並向董小宛説出自己希望滿漢一家的初衷,卻遭到董小宛的嘲諷。

    太后聽信敖龍所言,説皇上寵幸漢人,便勸説順治殺掉董小宛,否則忤逆之罪會使得八旗軍隊和蒙古兵力聯合謀反,後果不堪設想,順治不想殺一個無辜女子,不料敖龍帶軍隊包圍了皇城,皇上決定從秘道送董小宛出宮,傅青主本來是想刺殺皇上,陰差陽錯的把皇上一同帶出了秘道。


    第二十二集《龍虎會》

    皇上神秘失蹤,敖龍將計就計説順治駕崩,擁戴三阿哥玄燁繼位。

    王爺多格多與納蘭明慧在杭州成婚,利用成婚的喜訊多格多想引出混於江湖中的七劍,於是詔告天下舉國同慶。

    楊雲驄化名為展鵬進入杭州城,在客棧巧遇飛紅巾,飛紅巾執意前往行刺多格多為沙漠之鷹報仇,楊雲驄怕青幹劍暴露無奈與飛紅巾假扮情侶避人耳目。隨後楊雲驄得知即將與多格多成親的居然是納蘭明慧。


    第二十三集《聚義風雲》

    紐枯魯假扮程一山與楊雲驄結拜兄弟,想查出楊雲驄的真實面目,但他的詭計早就被楊雲驄和飛紅巾看破,危在旦夕之際,飛紅巾查出了通往城外的密道,她與楊雲驄才得以脱身。楊雲驄再次勸説飛紅巾不要冒險返回大漠,沙漠飛鷹的仇七劍會替她報,但仍舊被飛紅巾一口回絕。

    為救老舵主,劉精一制定了多個方針但都不得實施,韓志邦盼着中秋早日到來,七劍便可聚首,到時便可救出老舵主,還能想辦法清除劉鬱芳身上的殘毒,但看着穆郎對鬱芳無微不至的照顧,韓志邦心裏很不是滋味。


    第二十四集《桔園之謎》

    劉精一為救總舵主和紅槍會的人,吩咐手下從桔園挖秘道通往清軍大牢。秘道已經挖通,劉精一決定先讓穆郎進大牢一探究竟。桔園之上住了一家姓趙的人,為了穆郎能萬無一失的進入秘道鬱芳去到桔園。納蘭明慧為了能安全的生下孩子與兩個僕人躲避在桔園之內,鬱芳的貿然來訪引起了納蘭明慧的懷疑,三人決定連夜逃走。穆郎進入大牢卻見不到總舵主的身影。劉精一見到穆郎遲遲不歸,決定讓韓志邦再去營救。


    第二十五集《日月舍神》

    韓志邦闖進大牢,在大牢內找到了總舵主,總舵主將自己的腰帶系在了韓志邦的腰上。紅槍會的眾弟兄害怕人多驚動了清軍,都不肯跟隨穆郎和志邦離開大牢,無奈穆郎背起總舵主同志邦先出秘道。不料半路誌邦與穆郎走失,待穆郎回到分舵時總舵主已經被清軍劫走,兩人此去一無所獲,但總舵主留下了一張紙條,紙條上寫着傳位韓志邦。

    大家覺得此事實在蹊蹺,韓志邦本來是去救人的怎會無緣無故成了總舵主,就連韓志邦自己也十分不解,當韓志邦拿出總舵主交給他的腰帶時,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這真的是總舵主的心意,但韓志邦還是想把事情搞清楚,唯一的方法就是救出老舵主。


    第二十六集《舵主韓志邦》

    與多格多成親的日子越來越近,但納蘭明慧卻杳無音訊,這讓納蘭秀吉傷透了腦筋,他一到杭州就立刻尋找納蘭明慧的下落。明慧知道只要父親找到自己就一定會殺了自己肚子裏的孩子,她想盡辦法也要生下孩子才能回到王府與多格多成親。明慧神秘的行蹤引起了鬱芳的懷疑,鬱芳斷定明慧一定是王府中的人,為了救老舵主鬱芳企圖綁架明慧來要挾納蘭秀吉,可鬱芳萬萬沒有料到,明慧肚子裏懷的竟然是楊雲驄的孩子。


    第二十七集《杭州風暴》

    納蘭明慧為楊雲驄生下一個女兒,明慧將女兒交給了凱娘,讓凱娘帶着孩子投奔楊雲驄,自己決定回王府成親,就在出門的一刻凱娘碰到納蘭秀吉,女嬰也落到了秀吉手裏。鬱芳將明慧的情況告訴了楊雲驄,楊雲驄找到明慧藏身之地卻早已人去樓空,楊雲驄發誓要找到明慧和孩子。楚昭南已經來到杭州,七劍即將聚首,紐枯魯為了將七劍一網打盡找來了四大高手,稱為江湖四險。


    第二十八集《燈籠仿風波》

    納蘭秀吉雖然找到了女兒卻在半途又將女兒弄丟了,他落到了紐枯魯手裏,紐枯魯以為納蘭明慧是楚昭南的女人,便以納蘭明慧為餌引七劍上鈎。飛紅巾救出了明慧的女兒,本想成全楊雲驄一家團聚,卻沒想到明慧再次落入敵手,楊雲驄將全部的罪責歸於飛紅巾,這讓飛紅巾痛苦不已,她決定帶走楊雲驄的孩子,日後再找楊雲驄算帳。納蘭秀吉得知自己的女兒落在了紐枯魯手裏,不禁驚慌失措,他害怕多格多一旦得知明慧成了楚昭南的女人,自己將會背上欺君叛國的罪名。就在此時楚昭南走進了秀吉的府第,他與秀吉達成協議,為了救出明慧,楚昭南打算第二次詐降多格多。四大惡人要謎奸納蘭明慧飛紅巾趕到。


    第三十集《變色由龍》

    楚昭南被多格多封為正二品武將,在豫親王府做江湖事務統領,為了試探楚昭南的誠意,多格多命楚昭南獻上紅槍會老舵主吳九汐的人頭。楚昭南殺死老舵主的消息使得紅槍會各位分舵主的憤怒不已,楊雲驄以性命擔保大師兄的清白,也難以讓人相信,韓志邦身為總舵主迫於壓力只能託楊雲驄帶信給楚昭南,命他向紅槍會的各位分舵主解釋清楚。楊雲驄夜探王爺府,將事情的原委告知了楚昭南,楚昭南向紅槍會的眾位英雄發誓,一定取得多格多的人頭為老舵主報仇雪恨。


    第三十一集《勢不兩力》

    飛紅巾沒有殺得了多格多,受到了白髮魔女的指責,飛紅巾決定用寶珠作為人質逼楊雲驄殺多格多。

    楚昭南向多格多透漏了紐枯魯囚禁納蘭明慧一事,多格多一氣之下趕走了紐枯魯,並派楚昭南進紐枯魯府衙帶回納蘭明慧,楚昭南私自將明慧藏了起來,騙多格多明慧已經安全回王府要靜心修養,而另一方面楚昭南要挾納蘭秀吉幫助自己。

    七劍相聚杭州城,決定在王爺大婚之日,行刺多格多。


    第三十二集《明慧大婚》

    傅青主帶回的辛龍子一直瘋瘋癲癲呼喊着小皮的名字,七劍的其他兄弟害怕辛龍子瘋癲的樣子會誤了刺殺多格多的大事,都暗暗捏了把汗。

    紐枯魯離開王府其實是個假象,他暗中幫助多格多佈置引劍出鞘的陷阱。

    大婚這天假扮多格多的紐枯魯神秘失蹤,多格多無奈只能自己去演這齣戲,戲中的新娘也早已換成了紅槍會的劉鬱芳,行動在即,飛紅巾卻告訴楊雲驄其實納蘭明慧早就已經被楚昭南殺死了,而且是楚昭南親手埋葬的,這一切都是楚昭南的陰謀。噩耗如雷貫耳讓楊雲驄開始質疑。


    第三十三集《決裂》

    楚昭南來到王府,一旦他刺殺了多格多發出信號,紅槍會的人馬便會衝進王府,可萬萬沒有料到紐枯魯為多格多設計好金蠶衣,穿上它多格多便可躲過由龍劍。一直埋伏在府外的紅槍會人馬接到楚昭南的信號衝殺進了王府,卻正中了多格多的陷阱,在危難之時楊雲驄本想衝在前面,卻被楚昭南拉住,楊雲驄質問楚昭南是否殺死了明慧,楚昭南矢口否認,楊雲驄開始懷疑楚昭南。紅槍會的人死傷無數,劉精一也命喪黃泉。所有的人都認為這一切是楚昭南欺騙了大家,將大家引入虎口,劉鬱芳痛恨自己居然愛上了一個衣冠禽獸,她決定找到楚昭南為爹報仇。


    第三十四集《決戰錢塘江》

    劉鬱芳找到楚昭南與他對決,韓志邦和穆郎及時趕到,看到大師兄真的與鬱芳動手都難以置信。韓志邦質問楚昭南為什麼要殺死劉精一和江飛安,楚昭南的解釋是如果不殺這兩個人他就不能進入喜堂,也就不能行刺多格多,但楚昭南的話已經不能使眾人信服,為此傅青主重新布好陣法,決定帶七劍夜闖多格多王府,這次是生死較量,只有同心協力才能凱旋而歸。就在緊要關頭楚昭南開始動搖。

    由龍善攻走生門,青幹善守佔師位,志邦元英走兩翼,七劍布好劍陣準備血洗多格多王府。生門便是多格多的府邸,楚昭南直逼多格多而來,多格多告訴楚昭南即便是拿走自己的人頭也洗刷不掉由龍劍上的血跡,楚昭南知道自己已經不能回頭,只有殺死多格多才能保住七劍,楚昭南與多格多展開生死對決。楊雲驄的死無疑是對楚昭南重重的一擊,楚昭南開始憎恨所有讓七劍下山的理由,心魔籠罩了楚昭南,為了重整七劍,傅青主帶七劍從返天山。


以上資料來源 [5-11] 

七劍下天山演職員表

編輯

七劍下天山演員表

七劍下天山職員表

出品人 朱彤、馬中駿、鄭凡、鐵佛
監製 任克雷、汪國輝、潘志忠、楊文虎、傅思、李小國、葉碧雲、許魯平
原著 梁羽生
導演 霍耀良、成志超
副導演(助理) 唐堂、黃嘉偉、嚴世彪
編劇 李昌福、吳九汐、劉雨竹、張馨月、袁衞東、李輝
攝影 黎宏宙、田少波、王壯、白林、張振東
剪輯 張振富、馬明路、黃鋭
道具 陳寶銘
美術設計 路奇、鍾志鵬
動作指導 元彬、查傳誼、陳會毅、凌志雄、凌志華
造型設計 陳顧方
服裝設計 宋曉濤
燈光 洪錦全、趙雄安、郭建雄、何紅文
場記 呂娜、楊健、楊昆、付莉、王海洲、孫曼辰
展開
以上資料來源 [1-2] 

七劍下天山角色介紹

編輯
  • 楚昭南
    演員 趙文卓

    男,36歲。楚昭南是一個背叛人物,他與楊雲驄是很相同的類型,他太在乎自己,缺乏平常心,什麼都希望最好,在利祿沉浮中,他把握不住自己,在女色面前也是一塌糊塗。心性與德性的紊亂,最終導致慘痛的結局。

  • 楊雲驄
    演員 王學兵

    天山劍派一代宗師晦明禪師的弟子,七劍的二師兄,他英武俊逸,在諸弟子中屬功夫上乘的一個。隱忍深山,潛心修劍並非他最終選擇,他想幹一番大事,以至於被人當做 [內奸],都沒有絲毫怨言。七劍下山失敗後,飛紅巾的強硬是他難以接受的,所以當與一個滿人女子----納蘭明慧相遇後,他的生活完全被改變。

  • 飛紅巾
    演員 蔡少芬

    女,21歲。在草原和沙漠上,她是個廣為流傳的傳奇人物,她衝出鬼沒,鞭如子彈,人若飛燕。刀的喜怒讓人無法捉摸,正是這個弱點使她失去了楊雲驄。她需要愛卻拒絕愛,這有些像她的師父[白髮魔女]。這個人物的可愛之處也就在於她的缺點。

  • 納蘭明慧
    演員 李小冉

    她不僅有美麗的外表,更有美好的內質,她的楚楚姿色,她的包容寬大,她的正直善良,在一般男人眼裏,她幾乎是完美無缺的。正是她的這些閃光才將楊雲驄深深吸引,一個百折不撓的血性男兒,竟然不顧階級與身份的差異,一心愛上了她。最終,她只得以死來解脱自己。

  • 傅青主
    演員 於承惠

    傅青主是"天地會"的智慧人物,也是晦明禪師的朋友。清兵入關,施暴政於天下,他上天山請晦明幫忙。他冒死救出了年幼的冒浣蓮,並把她培育成深厚的人,在對抗滿人的結果上,他最終意識到,"我們蠃不了他們"。他超於其他劍俠,認識最清醒。

  • 凌未風
    演員 喬振宇

    小時叫穆郎,"牛虻"式的英雄。因一個無知的錯誤,造成了可怕的後果。懷疑他的是自己的戀人,他先是想到以死來證明自己的清白,但突然降臨的意外事件使他不得不改變想法。大師兄背叛,二師兄被害,楊雲驄在臨死前將女兒相托,於是他擔起道義和責任。在返回天山的路上,穆郎遭人毀容。

  • 劉鬱芳
    演員 王麗坤

    她是穆郎幼時的朋友,並暗戀着他.。她從小就生活在血與火中,練就了一種剛強與堅定。從知道心中戀人“背叛”天地會的那天起,她就陷入了痛楚的情感世界中。穆郎失蹤了,她多年來還留着他的《春秋》。十八年後,她變得沉默寡言,辯事果斷直截了當,談到"知已"兩字,心裏無限感慨。

  • 韓志邦
    演員 張博

    他是天地會的人,是劉鬱芳最好的朋友。他敬仰天山劍派的人,尤其楊雲驄和楚昭南。他對劉鬱芳是由友情發展到暗戀的,當看出劉鬱芳與穆郎的關係超越了自己,他內心很矛盾和痛苦。憨厚的品性,使他只能做出最大的犧牲,並以死成全劉鬱芳。

  • 辛龍子
    演員 計春華

    晦明大師三弟子,是個從小被狼養大、不擅與人互動的孤獨劍客。因此他的性格如野獸般兇狠。辛龍子是敢死隊,是最不怕死的先鋒隊。在“七劍”中他代表“犧牲”。

  • 武元英
    演員 桑偉淋

    天山劍客、武莊居民,因遭盜賊之患致家破人亡,冒死救走被武莊中人視為奸細的傅青主,是對傅青主的報恩行為,卻因此成為“天山七劍”之一。武元英是七劍中代表“平衡”的人物。韓志邦和武元英是受訓幹部。不同的是韓志邦的背景較好,他比較積極主動,是比較自我的人。武元英比較內斂,是個平凡者,是無我的。

以上資料來源 [12] 

七劍下天山幕後花絮

編輯
  • 趙文卓在拍攝五馬分屍的時候,劇組動用了五匹馬,雖然這五匹馬都經過了訓練,但是隻要有一匹馬動了,趙文卓就有生命危險。所以在拍攝這個場面的時候,在場的人員都屏息靜氣,生怕驚動了馬。 [13] 
  • 為了拍攝這部電視劇,呂良偉吃了不少苦,比如其中有太多的打戲,這引發了他的肩周炎。 [14] 
  • 王學兵拍攝時為了配合景色,服裝都被沙子磨得特別舊,就好像粗布的一樣,把自己的皮都磨破了。 [14] 
  • 王麗坤從徐克和投資方確定讓她扮演劉鬱芳的時候開始,她就開始學習劍術和騎馬,等到《七劍下天山》正式拍攝的時候,她的劍術和馬術已經非常不錯了。 [14] 
  • 王麗坤在一個山洞裏拍攝中毒的戲時,在那個山洞裏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白天、黑夜,而且特別潮,由於演的是中毒的戲,就只能在那個山洞裏躺着拍攝。連着拍了幾天之後,她從洞裏出來,眼睛看外面的東西都不適應了,而且躺的牀也都發黴了。 [13] 

七劍下天山劇集評價

編輯

七劍下天山正面觀點

劇情有新意
電視劇《七劍下天山》的劇情糅合了《七劍下天山》和《塞外奇俠傳》兩本小説,並在“鬼才”徐克的創意下進行了全新的創作。該劇對故事以及人物的大膽改編,打破了以往人們頭腦裏武俠劇的思想框框,打破了金庸定下的中國武俠世界的標準。
角色有生活質感
武俠劇大多追求唯美飄逸的風格,通過特效製作帶給觀眾視覺享受。然而電視劇《七劍下天山》卻追求質樸真實的風格,劇中大俠無論在服飾裝扮、成長經歷還是在日常生活上,都與常人沒有多大區別,大俠也要為生計奔波,也會為錢財所累。《七劍》裏面的角色都是普通人,心理變化也是普通人,感覺就像每個人自己一樣,而不是飛天入地的大俠。大俠和英雄是從我們普通人演變而成的。這是電視劇高明也值得稱道的地方。
演員錦上添花
《七劍》對演員的挑選非常準確,趙文卓、於承惠、計春華都是有真功夫的演員,表演起來一招一式有板有眼,搭配徐克寫實的風格,形成了統一的風格。首次出演武俠劇的王學兵,在劇中表現亦出色。
(以上為四川信報評 [15] 

七劍下天山反面觀點

劇情:改得有點離譜
電視劇錯綜複雜的愛情糾纏過多,失去了原有的質樸與陽剛。編劇對梁羽生的原著進行了大肆的改編:楚昭南由反派向正派的性格大逆轉;武莊出身的劉鬱芳在劇中手無縛雞之力、楚楚可憐;楚昭南和飛紅巾閃電傳情,這些對原著顛覆性的改編,編劇自以為聰明的把《塞外奇俠傳》和《七劍下天山》兩部作品糅在了一起。楚昭南由原著中的叛徒到劇中“昇華”為一個大英雄,編劇還繪聲繪色地給他添加了與數個女人的感情戲,只為了突顯他一號男主角的光彩,難免有些牽強。
演員:沒有挖掘出內涵
演員在表演上延續了以往的形象,武打加愛情的標誌性動作使得這部電視劇顯得拖沓和呆滯。人性上的轉變是最能吸引人的也是最能打動人心的。電視劇開篇展示的趙文卓扮演的楚昭南似乎是人性中就帶着善良。趙文卓在電視劇版中的露面沒有讓人有驚喜,一如他以前古裝片的扮相。與他之前的演繹過的角色沒有很大的突破,完全正面的大哥形象,豪爽的大俠風範令人難以聯想到原著中的那位經歷曲折的楚昭南,缺乏悲劇色彩,將楚昭南完全刻畫成了一個正面角色,正面英雄,少了楚昭南應有的自負、陰鬱等性格中比較灰暗的一面。而王學兵在劇中還是以憨厚男人的形象出現,全然沒有儒雅俠義的英雄感覺。這都是選角上和表演上的盲點之處。而飾演韓志邦的張博,因為演員本身過於年輕,少了人物應該有的敦厚,無論是外表還是表演看着都過於稚嫩。
視覺:忽略細節的真實
在開篇的前幾集,天山上茫茫雪景煞是好看,但是雪落到煮沸的鍋中竟然沒化開,無論如何不符合自然規律。還有自盡的綠珠頸上沒有半點血痕,雖然編導解釋是為了保持綠珠的完美形象,但這更像科幻而少了武俠的意味。在電視劇裏特技的多次運用,特技色彩的濃重,武打場面的真實程度與之前製片人宣揚的背道而馳。在天山上的鏡頭更讓使人感覺我們身處神話之中,魔幻色彩濃重:武俠宗師正在練幾把魔劍,場景的虛假和特技的過分渲染完全讓電視劇失去了它之前所追求的質樸。
(以上為新浪娛樂、瀋陽晚報評 [16-17]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