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姜春華

(醫生)

編輯 鎖定
姜春華(1908~1992年),字秋實,漢族,江蘇南通縣人,著名中醫學家、中醫髒象及治則現代科學奠基人。從醫60餘年,學驗俱豐,臨牀療效卓著。先生自幼從父青雲公習醫,18歲到滬懸壺,復從陸淵雷先生遊,30年代即蜚聲醫林,曾執教於上海中醫專科學校、上海復興中醫專科學校、新中國醫學院等,還受聘為《華西醫藥》、《北京中醫雜誌》、《廣東醫藥旬刊》、《國醫砥柱》等雜誌的特約編輯。60年代初即提出“辨病與辨證相結合”的主張,治學勤奮,勇於探索,曾提出“截斷扭轉”獨創性的臨牀治療觀點。為中醫和中西醫結合事業做出了可貴的貢獻。
中文名
姜春華
國    籍
中國
籍    貫
中國江蘇
出生日期
1908年8月
逝世日期
1992年3月
職    業
醫生 中醫學家
代表作品
《中醫生理學》
《中醫診斷學》和《中醫病理學》

姜春華人物簡歷

編輯
1908年8月 出生於江蘇省南通縣。
1923年 起 [1]  從父學習中醫
1925年畢業於南通職業學校。
1926—1932年 在上海邊行醫邊自學。
1932年 起從師陸淵雷學習中醫。
1937—1948年 在上海中醫專科學校、上海復興中醫專科學校、上海新中國醫學院任教。
1954—1992年 進入上海第一醫學院附屬內科醫院(今華山醫院)任中醫科主任兼第一醫學院中醫教研室主任。
1972年 任上海第一醫學院附屬中山醫院中醫科主任。
1992年3月 病逝於上海

姜春華生平概況

編輯

姜春華家庭背景

江蘇南通 江蘇南通
姜春華,1908年出生於江蘇省南通縣。其父姜青雲儒而兼醫,除診病外終日手不釋卷,甚望兒輩紹繼其業。姜春華自幼喜愛書畫,他雖在15歲上考入南通職業學校,但在學習之餘仍用心臨摹碑帖畫譜。曾拜書法家李梅清(清道人)學生王聖華為師,專攻北魏體。而後,王聖華卻勸他,為了為人民解除病痛,並解決生計,還是繼承家學,做一名醫生為好。姜春華聽從了老師的規勸,決定割愛書畫,走上了學醫的道路。

姜春華嚴父教導

在嚴父的教導下,姜春華學習了四書五經、諸子百家以及詩詞歌賦,在古文方面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以後又熟讀了《四言脈訣》《藥性賦》《湯頭歌訣》等醫家必讀的啓蒙書和《內經》《難經》《傷寒論》《神農本草經》等醫學經典著作。在學習醫書的同時,常隨父侍診,耳濡目染,取得了不少治病經驗。他在年輕時讀書喜歡獨立思考,不是“純信”,而是“索疑”,身邊備有一本簿子,題為“醫林囈語”,專門摘錄醫書中不切實際的記載。如一本書中説有人患病,診斷為3年以前飲酒所致,予以服藥催吐,吐物猶有酒味。他錄出並加評語説:“酒置在露天隔日氣味即無,豈有三年之久嘔出酒味來”。這種例子甚多,他常説:“學而不思則罔,對於前人的理論,要經過思索,哪些是對的,哪些是錯的,這才有益,我不喜歡跟人家腳跟轉,古云亦云”。

姜春華拜師學醫

古人云:“道不行於父母之邦”,姜春華為了自求獨立,18歲便隨着親戚來到上海,藉助同鄉親友,輾轉介紹,醫治微恙小疾,有一定療效,從此立下腳跟,開始懸壺行醫生涯。當時因年紀輕,診務亦不甚忙,行醫之餘他發憤自學,經常跑舊書攤、舊書店買舊書,或到圖書館、大書店看書。他閲讀雜誌,見陸淵雷先生文,心甚欽佩,及陸先生招收遙從弟子,乃執贄請為弟子,正式拜陸淵雷為師。陸先生是革新派,他教中醫也大膽地教西醫,這對姜春華的學術思想影響很大。他從那時起就認為,中西醫之間不應有門户之見,因為兩種醫學都是面對着病人。只要立足於中醫,做到西為中用,古為今用,學點西醫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為此他自學西醫大學的教材,還利用晚上去聽課,參加西醫進修班學習,並從留德醫學博士李邦振學習聽診叩診,通過中西醫會診查房學習西醫檢查診斷。由於勤求古訓,融會新知,使姜春華的思路馳騁於多學科之間,為他後來學術思想的形成奠定了基礎,對於提高臨牀療效亦有裨益。

姜春華著作

《中醫診斷學》 《中醫診斷學》
自30年代起,他開始撰寫論文。 《中醫治療證候發凡》連載於《國醫導報》 ,《餘雲岫醫學革命論批判》一文連續發表在《廣東醫藥旬刊》等雜誌。抗日戰爭時期,他先後擔任華西醫藥雜誌、北京中醫雜誌、廣東醫藥旬刊、國醫砥柱社或編輯,或特約撰述,一時名馳南北,被稱為“滬地新中醫青年領袖”。那時他年富力強,又擔任上海中醫專科學校、上海復興中醫專科學校、上海新中國醫學院教學工作。在不斷的寫作和教學實踐中,使他對中醫學術更加融合貫通,但他還經常説:“學然後知不足,教然後知睏乏”,“勤能補拙”,並用景嶽語刻了一枚閒章“學到知羞”,可見他治學態度的嚴謹。在此期間,他還寫出了《中醫生理學》 、 《中醫診斷學》和《中醫病理學》等教科書,均由北京國醫砥柱社出版。

姜春華行醫行善

姜春華不但擷取中西醫之長,而且善於吸取中醫歷代各家學説精華,方藥聯繫實際,看病讀書結合。他30歲後診務日趨繁忙,凡日間診治過的病例如療效不顯,他入夜就查閲前人治驗,考慮選擇前人醫方可取之處,適當調整。當時正值抗戰時期,上海郊區人民逃集租界避難,飢飽不時,露宿冷食,以致疫癘流行。由於治病需要,他運用西醫對急性傳染病的知識,翻檢了古代的天行、時行、瘟疫温病等專著,搜求有關“瘟疫”的治法,摸索了一套治療方法,治好了許多急性傳染病人。有時為了治病救人,他甚至施診給藥,分文不取。實踐使他體會到:中醫不僅長於調理,對於急性疫病也有很多有效的方藥,療效是不錯的。

姜春華熱愛祖國

姜春華熱愛人民共和國,熱愛共產黨,1954年他第一批響應號召,放棄私人開業的優厚收入,進入上海第一醫學院附屬內科醫院(今華山醫院)任中醫科主任併兼任醫學院中醫教研室主任,從而使他的精湛技術得以更好地發揮。

姜春華肝病專家

編輯
肝硬化腹水 肝硬化腹水
肝硬化腹水就是中醫的臌脹病。因病屬晚期,用藥棘手,很難治癒。50年代初患肝硬化腹水病人較多,西醫亦無特效辦法。姜春華立志向這種頑疾發起進攻。在他的要求下,醫院專為他增設了14張牀位,並安排西醫大學畢業的沈自尹醫師協助,同時跟隨他學習中醫。以往中醫治療肝病多以理氣為主,一般認為,晚期肝硬化腹水的病人慎用攻瀉,因為容易造成肝昏迷。但姜春華認為:中醫所説的肝具有藏血和主疏泄的功能,肝臟血瘀氣滯影響肝藏血和疏泄功能,故肝病之治不論是急性肝炎的肝腫大,還是慢性肝炎的肝硬化,均可選用活血化瘀為主的方法治療。
對於肝硬化腹水的病人也要因人而異,由於病人體質病情各有不同,若臨診遇患者舌苔厚,脈有力,體質較強,有可攻之證,若不急先解決越來越多的腹水就會危及生命。因此,他常果斷採用大劑量逐水藥,急病急攻,腹水退了再扶正固本,調理肝脾。他根據張仲景“下瘀血湯”、“十棗湯”之意,以活血化瘀為主,自擬了“軟肝湯”和“加味巴漆丸”等有效方藥,根據病人不同情況,分別採取先攻後補,先補後攻,攻補兼施等方法治好了不少羣醫束手的肝硬化腹水病人。比如,一40歲男性晚期肝硬化腹水患者,腹部臌脹隆起,肚臍突出,大小便不通,飲食不進,西醫用利尿藥無效,只能靠補液和抽腹水維持。姜春華應邀會診,他仔細地看了病史記錄,詢問了病情,診腹察色,按脈視苔,然後開了處方,“十棗湯”加味,用量較重,他告訴病人家屬:“吃藥後若腹瀉或許可治,要注意觀察”。一劑藥服後不久病人腹部開始作響,接着下了一些結糞,二劑藥服後病人又瀉出污水半盆,隨之病人小便也通了,腹圍逐日縮小,食慾增加。以後,姜春華又用攻補兼施的方法耐心調治。
不久,這個瀕臨絕境的病人竟康復出院。隨着一批批患者腹水消失,肝功能恢復,病癒出院走上工作崗位,當時擔任院長的錢惪教授很為驚訝,因為現代醫學認為肝組織纖維化(硬化)已是不可逆的了,於是他親下病房,自量腹圍,看化驗單,也曾試用硫酸鎂瀉下無效,終於信服,他組織寫出報道性文章,肯定了中醫治療肝硬化腹水的效果。此後,國內許多病人慕名而來,其中不少肝硬化腹水病人在各地求治無效,經他診治後化險為夷。人們提起姜春華首先會把他和“肝病專家”聯繫在一起。1955年他被評為上海市先進工作者,還光榮出席了全國先進工作者大會,1958年他榮獲衞生部頒發的繼承發揚祖國醫學金質獎章。

姜春華辨病辨證

編輯
辨病辨證 辨病辨證
姜春華在60年代初就已提出“辨病與辨證相結合”的理論,認為:“既要為病尋藥,又不廢辨證論治,為醫者須識病辨證,才能做到辨病與辨證相結合”。辨證論治是中醫的精華,但並不是完美無缺的。他曾舉例説,有些病,證好了,但病未愈,而又無證可辨,如慢性腎炎常可見到諸證皆愈而化驗蛋白尿沒有消失,就不能解決問題。再有冠心病患者,醫生了解此病有冠狀動脈供血不足,又結合證之陰虛,加以病證同治,常能提高療效。因此,他主張,首先辨證論治是中醫的靈魂,千萬不能丟,否則將失掉中醫的精神,這是肯定的;但為病尋藥,專病專方專藥也有其必要,二者不可偏廢。正如《養生論》所指出的:“病有內異外同,外異內同”。單憑症狀表現不足以看透疾病的本質,你所指的異病,可能其實是同病;而你所説的同病,也有可能卻是異病。辨病可藉助現代醫學檢測手段,以彌補中醫診斷之所不及。只有辨病與辨證相結合,方能明確診斷,使辨證切合病情,用藥針對病源。
幾十年來,姜春華臨診既注重辨證論治,又反覆挖掘驗證民間單方、驗方和專病專藥,如用黑大豆、爵牀治療慢性腎炎,馬勃天漿殼南天竹子治療咳嗽佛耳草碧桃幹、老鸛草截喘,白頭翁湯配合人蔘大黃治痢,魚腥草鴨跖草大葉性肺炎殭蠶蟬衣治療乙型肝炎等,都取得較好的療效。他治病重思路,勇探索,不拘舊説。如對黃疸治療,前人有“治黃不利小便非其治也”之説,而他則謂:“治黃專利小便非其治也”,因而他退黃之法不用茵陳、五苓,而用大黃、膽草等通下苦泄,效果尤佳。對一些頑症痼疾,他有膽有識,敢以毒峻之品頓挫其勢,如咳喘治療用紫金丹砒石明礬豆豉),即刻平喘率達70%以上,並對砒霜研製方法、適應證、用藥反應、劑量掌握、毒性試驗做了研究報告。中藥配伍中人蔘與五靈脂相剋,他遵李中梓之説,常以此配合治療肝脾腫大而取顯效。對某些風濕性心臟病咯血患者,施以姜、附重劑而強心止血力挽垂危。對於頑痹之症,他多在温散蠲痹、祛風通絡之中,加用大劑量生地黃以涼血清營,滋陰潤絡,温涼兼施,剛柔相濟,使寒痹從温而通,瘀熱得清而化,經絡疏暢,頑痹得解。總之,姜春華治病,匠心獨運,他不僅對肝炎、肝硬化病的治療有豐富經驗,對腎病哮喘風濕性心臟病內分泌病、脾胃病均有深入研究,並有一定成就。

姜春華“截斷扭轉”

編輯
內科雜病 內科雜病
科學研究,貴在創新。所謂“新”,勢必或有異於前,或有悖於眾説。姜春華勤思索,敢創新,他從中醫傳統理論和治病經驗中得到啓發,於70年代初首先提出在辨病辨證基礎上應掌握“截斷扭轉”方藥的學術觀點。他認為,外邪侵入人體後,如果不迅速祛除,則邪逐步深入,侵犯重要臟器,病情愈益複雜。應採取“迎面擊之”之法,截病於初。他根據温病的病原特異性是以熱毒為主的特點,結合吳又可《温疫論》 “知邪之所在,早拔去病根為要”以及劉松峯《松峯説疫》 “真知其邪在某處,單刀直入批隙導窾”的截斷病源之説,將衞氣營血辨證施治和截斷病源辨病用藥有機地結合起來,提倡“重用清熱解毒”、“早用苦寒泄下”、“不失時機地清營涼血”,認為對於温病(泛指各種傳染病),必須抓住早期治療,不必因循等待,必要時可以早期截斷衞→氣→營→血的傳變。
實踐證明,姜春華在温病治療提倡“截斷扭轉”的三大法寶,即重用清熱解毒,早用苦寒泄下,及時涼血破瘀,能明顯提高療效,特別是對於急性傳染病和急性感染性疾病,由於病情發展快,死亡率高,疾病變化有特殊規律,用截斷方藥能消滅病源,從而攔截阻斷疾病向惡化方向發展。這無疑是一個創新的學術思想。“截斷扭轉”治法還進一步得到了不少醫療單位臨牀療效的驗證。據北京友誼醫院、上海市傳染病院、南通市中醫院江蘇省中醫研究所等報道,對急性肺炎、乙型腦炎、流行性出血熱腸傷寒等病分別掌握好清熱解毒、苦寒泄下、涼血破瘀這3個截斷環節,能加快控制感染進程,控制高熱,防止昏迷,縮短病程,並大大降低病死率。如江蘇省中醫研究所用“清熱解毒4號”為主治療255例流行性出血熱患者,使病死率從12.6%降低到2.45%,並證明早期使用可減輕毒血癥狀,確能縮短熱程,並能阻斷病程進展,越期而過。
姜春華在臨診實踐中運用“截斷扭轉”方藥,不僅用於治療温病,也常用於內科雜病。

姜春華著述與碩果

編輯

姜春華敢於創理外之理

姜春華在人才薈萃、醫家雲集的上海醫科大學從事臨牀、教學、科研工作30多年。他深深體會到,作為西醫名牌大學的中醫教授,要善於與西醫教授共事,注意發揮西醫之長,在繼承發掘整理祖國傳統醫學理論的同時,運用現代科學技術方法研究中醫,參與和指導中醫、中西醫結合科研課題,多出成果,取得突破。這是發展中醫的歷史重任。作為一名老中醫,他不願做被傳統觀念束縛、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所謂“純中醫”,更不屑當以膚淺的“中西合璧”應付臨牀的所謂“新中醫”,而是嚮往學貫中西,博古通今,有所發展,有所創新,講究實效的“走樣中醫”。他常説:“中醫要走樣,不走樣就不能進步,中醫只有不斷進步才有前途”。他認為,治病不能侷限於傳統的理法,要敢於創理外之理,法外之法,如果古人不創新,永遠停留在張仲景時代,則中醫學亦無如此豐富的內容了。

姜春華勇於開拓

幾十年來,他身體力行,勇於開拓,取得了世人矚目的成就,為現代中醫和中西醫結合事業做出了可貴的貢獻。從60年代初起,上海第一醫學院藏象研究室在姜春華的領導下,開展了腎本質的研究工作。中醫對“腎”非常重視,認為“腎是先天之本,人體陰陽之原”,但他又不同於西醫解剖學上的“腎”。在臨牀上用中醫補腎的藥物治療哮喘(其本在腎),脱髮(其華在發),腰痛(腰為腎之府),耳鳴(通竅於耳),阿狄森氏病(色黑屬腎)以及其他與腎有關的疾病,均獲得較好療效。中醫關於“腎”的理論有沒有物質基礎?“腎”的本質究竟是什麼?他們運用現代科學的方法對人體“腎”的生理、病理的陰陽變化進行了系統嚴密的觀察,並在動物身上做了多次實驗,取得了顯著成果。姜春華主編的《腎本質的研究》一書,受到國內外醫學界的高度重視。

姜春華疑難病的治療

姜春華對活血化瘀的治則方藥進行了長期的研究,對運用活血化瘀法異病同治積累了豐富的臨牀經驗。人們曾認為,肝硬化是醫學界疑難病,因為肝臟組織一旦纖維硬化就不會復原。而姜春華從中醫的傳統理論出發,認為肝是藏血之髒,瘀血內結是肝硬化的主要病理機制,他提倡重用活血化瘀方藥,自擬“軟肝湯”等方藥治療肝硬化,不但能改善體證,而且能使硬化的肝臟得到改善,同時異常的化驗指標也能得到糾正。他又進一步指導中西醫研究人員用現代科學實驗方法進行研究,證實中醫活血化瘀法能改善血液循環,使已經纖維化的肝臟組織得以改善,並能使肝細胞營養增加,調整機體免疫系統功能。此外,他還將活血化瘀方藥廣泛運用於心血管疾病、腎病腦病、結締組織疾病、急腹症腫瘤以及其他一些疑難病的治療,也取得了良好的療效。

姜春華倡議指導

70年代初,在姜春華的倡議指導下,上海第一醫學院(今上海醫科大學前身)成立了活血化瘀研究組,他擔任組長。從此“上一醫”的活血化瘀研究工作蓬勃開展,從微循環、血液流變學電子顯微鏡觀察、動物實驗、藥物研究、臨牀研究等各方面開展了大量的工作。1978年獲得全國科技大會頒發的重大科技成果獎。由於姜春華是中國研究活血化瘀的倡導者之一,曾應邀在上海和全國各地的學術會議上多次作了專題講授。他主編的《活血化瘀研究》和《活血化瘀研究新編》已分別於1981年、1990年出版發行,受到國內外專家和讀者的讚譽。1978年他光榮地出席了全國科學大會並擔任主席團成員,1981年5月,上海市舉行中醫、中西醫結合科研成果授獎大會,姜春華撰寫的“腎與命門的演變”、“中醫對於瘀的認識”、“陰陽原始”3篇論文榮獲一等獎。

姜春華論文著作

姜春華在60餘年岐黃生涯中,不僅臨牀療效卓著,科研碩果累累,施教桃李天下,對中醫古籍文獻也有深入的研究。他自30年代起先後發表200餘篇學術論文,其中長篇論文《虛實概論》、《本草主治釋義》發表於《中醫雜誌》,《傷寒六經若干問題》、《脈學上若干問題》發表於《上海中醫藥雜誌》。抗日戰爭期間,著有《中醫生理學》 、 《中醫病理學》 、 《中醫診斷學》 ,建國後著有《中醫治療法則概論》《傷寒論識義》《姜春華論醫集》 ,主編有《腎的研究》《活血化瘀研究》《活血化瘀研究新編》等著作,年愈八旬還筆耕不輟,推出力作《歷代中醫學家評析》 (1989年上海科技出版社出版)。這些論著的特點是:考據訓詁,廣證博引,構思新穎,立論獨特,論理透徹,自成一統,受到國內外學者的推崇。

姜春華成績

姜春華196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85年因治療晚期血吸蟲病作出成績,受到上海市政府記大功獎勵。他曾當選第五屆全國人大代表和第七屆上海市人大常務委員。1957年被聘為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研究員,1978年在上海首批評定為中醫教授,1980年被聘為國家科委中醫專業組成員,1981年被衞生部聘為醫學科學委員會委員、血防委員。他先後歷任第一屆全國中醫學會常務理事,第一屆全國醫史學會委員, 《中國醫學百科全書》編委、國家科委發明評選特約審查員,上海市高級職稱評審委員等職。晚年在患病中擔任上海醫科大學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上海中醫學會名譽理事長,上海中醫學院、上海中醫藥研究院、上海市中醫文獻館顧問等職務。幾十年來,他治病、讀書、思索、總結,一步一個腳印,這就是這位當代名醫走過的道路。

姜春華湖南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副巡視員

編輯
姜春華,男,漢族,1957年1月出生,籍貫湖南桃江,1981年4月參加工作,1979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現任湖南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副巡視員。
1978.04--1981.04 益陽衞校醫士班畢業
1981.04--1986.08 桃江縣衞生局辦事員
1986.08--1989.09 桃江縣人事局辦事員
1989.09--1993.07 湖南省人事廳調配處、人才流動服務中心幹部
1993.07--1994.08 湖南省人事廳人才流動服務中心副科級幹部
1994.08--1996.05 湖南省人事廳辦公室副主任科員
1996.05--1997.04 湖南省人事廳辦公室主任科員
1997.04--2000.10 湖南省人事廳辦公室副主任
2000.10--2003.07 湖南省人事廳公務員管理處處長
2003.07--2010.10 湖南省人事廳辦公室主任
2010.10--2011.07 湖南省公務員局副局長
2011.07--2011.08 湖南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副廳級幹部
2011.08--2014.09 湖南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副廳級幹部、湖南省人才流
動服務中心主任
2014.09湖南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副巡視員 [2] 
參考資料